520小说网 » 都市小说 »首席御医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三二章 情怀

第九三二章 情怀

文/银河九天
首席御医 本章字数:5951 首席御医txt下载
推荐阅读:恶女当家 巨星的贴身保镖 金銮风月 大魏宫廷 绝妃善类,拒嫁腹黑爷 情深不悔,神秘陆少的心间宠 大明文魁 科技之门 全方位幻想 武侠之父
    “曾大夫,辛苦了!”邱老的警卫参谋上前几步,跟曾毅打了个招呼,然后大手一指车子,道:“请上车吧!”

    曾毅跟对方寒暄两句之后就上了车子,路上对方不讲话,曾毅也不多问,车子直奔邱宅而去。

    和上次一样,邱宅门口依旧是警卫森严,不过有警卫参谋领着,门口的警卫拦都没拦曾毅。

    进门之后,院子里有人正摆了个奇怪的姿势,静静地站在那里,胸腔有节奏地不住起伏,显然是在练一种呼吸功法。

    听到脚步声,那人收了姿态睁开眼往门口看来,等看清楚是曾毅,当时脸色一变,不过很快又恢复如常,这位在练功的不是别人,正是邱大军。他看见曾毅脸色大变,不过是习惯使然,等想到自己已经和曾毅把恩怨都讲明白了,现在是无怒无惧,这脸色就又恢复正常了。

    曾毅随意一瞥,也就知道邱大军在练什么了,跟他仅剩的一颗肉丸有关,看来邱大军还没有放弃希望,那个功法似乎也是请教过高人的,可惜曾毅对此完全不看好。

    朝邱大军微微一颔首,算是打过招呼,曾毅就跟在警卫参谋的后面往屋里走去,没有在院子里多做任何停留。

    邱大军同样向曾毅一颔首,什么话都没讲,就站在那里看曾毅进了屋,随后邱大军又摆出刚才那个奇怪的姿势,再次操练了起来。

    直接到了二楼的书房,邱老正坐在沙发椅里在看一本厚厚的相册,看到曾毅进来,就把相册随手一合放在旁边,道:“小曾大夫来了啊,辛苦了!”

    “邱老您好!”曾毅上前笑着打了个招呼,顺便观察了一下邱老的气色,发现邱老气色似乎比半年前好多了,便道:“最近邱老身体应该好多了,没有觉得不舒服吧?”

    邱老没有着急回答曾毅的问题

    。而是指着自己身边的一个凳子,和蔼笑道:“坐,坐下再说吧!”说完,邱老对警卫参谋吩咐道:“给小曾大夫拿些水果来。要新鲜的!”

    “不用了,太麻烦!”曾毅忙对警卫参谋说到。

    警卫参谋没有理会曾毅的客气,转身出门去拿水果去了,不大一会,就亲自端着两盘水果送上来。放在了邱老旁边的小茶几上。

    “来,尝尝!”邱老伸手拿起一颗苹果,直接递到了曾毅面前。

    曾毅不得不接,道:“谢谢邱老!”说完,也对警卫参谋投去感谢之色,让堂堂少将去给自己端水果,曾毅还没托大到毫无回应。

    “你大老远来为这把老骨头治病,我还没谢你呢!”邱老爽声一笑,示意警卫参谋可以去忙了,自己这里没什么需要的了。

    警卫参谋便退出书房。轻轻合上那扇门。

    “邱老的气色看起来好多了!”曾毅又回到刚才的话题,顺手把苹果轻轻放在一旁。

    邱老颔首,道:“自从上次你给针过之后,我的老毛病就再没有犯过,本想不麻烦你跑这一趟了,可他们非拿你的医嘱说事,掐着时间到了复诊的点,就把你给请了过来。”

    “还是复诊一下比较稳妥,邱老这想法可不能有,否则出了问题。可就是我的责任了。”曾毅说到。

    邱老哈哈一笑,道:“好好好,我积极配合,不让你为难就是了!”说着。邱老伸出胳膊,把袖子一拉,道:“来吧,你说怎么做,我照做就是了。”

    曾毅伸手搭脉,心里有些奇怪。自己见过邱老多次,但似乎就没见他笑过,这是孤独症的一个表现,可今天来复诊,邱老却笑容满面、笑声不断,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摸了会脉,曾毅就感觉到了,邱老的孤独症确实有大为好转的迹象,这让曾毅有些纳闷,自己的针灸只缓解旧伤的发作,却不治疗孤独症,孤独症也不是针灸和药物能够治疗的,那得邱老自己看开才行。

    曾毅纳闷的正是这一点,最后一想,觉得应该跟邱大军有关,据潘保晋讲,邱大军自从被割了一个肉丸之后,这几个月都是闭门不出,整天呆在家里,脾气也改了不少。有邱大军整天待在家里,邱老可以跟人说话聊天,孤独症可能就是因为这个好转了吧!

    不过谨慎起见,曾毅还是问道:“这几个月,邱老还服过什么别的药吗?”

    邱老摇头,道:“我又没别的毛病,吃什么药,就是按照你说的那些该吃吃,该喝喝。”

    曾毅“哦”了一声,心里就有了答案,没有吃别的药,那就是跟邱大军有关了,同时曾毅心里也是有些感慨,如果邱大军早一点改改脾气待在家里,邱老何至于得什么独孤症啊!

    收了脉,曾毅道:“邱老这段时间保养得很好,身体没有大碍,旧伤也没有变化。我再给你针一次,然后您老还跟之前一样,该吃吃,该喝喝。”

    “好嘛,就听你的!”邱老呵呵一笑,放下袖子,自从曾毅进来书房,他的笑声就没有断过。

    曾毅也没有多作耽搁,拿下自己的金针,又掏出一个针灸包,就开始为邱老施针,除了那根金针比较耗时间外,其它普通针都施针飞快

    。大概五六分钟,邱老头部、胸前、胳膊、大腿都扎了十来根针。

    施完针,曾毅直起身,道:“邱老,起针还需要一段时间,您可以闭目休息一会,看看书也行!”

    “那就聊聊天嘛!”邱老说了个提议。

    曾毅点头答应,却不知道要跟邱老聊什么话题,除了治病之外,曾毅对邱老了解不多,也不知道邱老喜欢聊什么。

    邱老此时提了个话题,他指着手边的那本相册,道:“来来来,给你看看我年轻时的样子!”说着,邱老却没有动,他胳膊有针,也不知道能不能乱动。

    曾毅就捧起相册,在邱老面前打开,映入眼帘的第一张照片,都有些发黄了。而且褶皱不堪,上面有三排几十个人,是一张大合照,甚至照片上人的脸庞都有些模糊。不知道是时光的原因,还是当年拍照技术的原因。

    曾毅在那张照片上仔细找了一番,最后找到一个眉目跟邱老有三分像的年轻人,指着问道:“这位就是年轻时的邱老了吧?”

    邱老笑着颔首,道:“那时候我才十九岁。是一名红军战士。”说到这里,邱老又目光一敛,声音有些悲痛,道:“照片上的这些人,都是我的战友,如今就只剩我一个了。”

    曾毅一听,就赶紧翻过这页,去看后面的照片,邱老前期的照片,大多都是合照。想来可能是因为当年照相不是很方便,如果单独照一个人,就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情了。跟邱老合照的人不断变化,邱老也逐渐成长,从普通的战士,变成了班长、排长、连长,再后来就是团长、师长。

    每一张照片,邱老都能讲出一场战争或者一次战役,而跟邱老合照的那些人,也绝大多数基本都没有存活至今。

    曾毅感慨战争残酷的同时。也是快速往后翻着照片,怕触动了邱老的伤感,现在好容易孤独症好转,可不能在勾起邱老的孤独情绪了。

    呼啦啦往后连翻了十几页。曾毅终于看到邱老结婚生子了,合照不再是跟战友,而是跟家人,眼前的一张照片,邱老怀里抱着一个襁褓婴儿,笑得很开心。脚边还站着一个两三岁的小男孩,而在邱老的旁边站着的,应该就是邱老的夫人了。

    脱离了战争战友,但情况却更惨了,因为照片上的这些家人,如今也都不存在了,邱老的夫人去世了,一子一女也早已不在人世。

    曾毅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甚至想合上这本相册,设身处地一想,曾毅都觉得自己有些接受不了,更别邱老这么大岁数的老人了,看着这些故去的人,心里不知道会是怎样一种感受啊!

    邱老这时候却指着照片上的小男孩,道:“这个就是我的儿子,他叫邱建岳,是个非常聪明有智慧的人。”

    说着,邱老伸手将相册往后翻了两页,照片上的小男孩变成了青年男子,虽然穿着简朴,却温文儒雅,气质不凡。

    “看看,是不是很帅?”邱老笑着问到。

    曾毅点头赞同,不过视线扫过邱建岳的时候,却突然觉得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于是仔细地观察了起来,最后曾毅发现,这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应该是因为邱建岳的目光和身上的那股气质,这跟曾毅入仕之前那种闲云野鹤的气质很相似。

    曾毅看相片的时候,邱老也在仔细观察曾毅,当看到曾毅对照片上邱建岳感兴趣的时候,邱老的呼吸就变了,苍劲的大手也不住有些微微颤抖

    “邱伯伯以前是做什么的?”曾毅此时突然问了一句,他对邱建岳的职业很感兴趣,因为邱建岳身上完全没有军人的痕迹。

    邱老的呼吸瞬间如常,笑着道:“他是做学问的,是半个哲学家吧!”之所以是半个,是因为邱建岳英年早逝。

    说着,邱老又把照片往后翻了两页,指着站在邱建岳身边的一位年轻女子道:“这是他的爱人,也是做学问的。”

    曾毅心中不住感慨,也大概知道当年邱建岳夫妇为什么会选择自杀了,哲学家也就是思想家了,是智者,在当年的大环境下,面对那个疯狂的世界和人心,这对智者是个极大的考验,邱建岳夫妇选择自杀,是对现实的无奈和失望,可能也是一种对自己内心的追求和坚持。

    和邱建岳相反的,是翟家的三兄弟,那都是虎将,当年也被迫害,不过他们思考得少,也就没有邱建岳那么多的想法和悲天悯人的情怀,反而熬到了大风波结束,上阵杀敌又是一条好汉。

    可惜可叹,如果邱建岳能活到现在,那他的价值可能比翟家三兄弟加起来还要大,虎将易得,我们从来都不缺这样的英雄,但有大思想的智者,却很难见到。

    “小曾啊,我也有个疑问呐!”邱老此时看着出神的曾毅,说到。

    曾毅回过神,笑道:“邱老有什么疑问?”

    邱老往沙发椅里一靠,道:“你的医术。丝毫不在谢全章谢老之下,这不是我说的,而是谢老亲口讲的。你有这么好的医术,去做个誉满天下的名医。想来是件十分容易的事情,你却跑去当官,这是为什么啊?要知仕途险恶,当官可比当医生难多了!”

    就连邱老这样的位高权贵之人,也叹仕途险恶。足见为官不易。

    这样的问题,之前翟老也曾经问过曾毅,坐在那里想了片刻,曾毅道:“为官不易,但世上有很多事情,不是医术能够解决的。”

    邱老看着曾毅,等着曾毅的详细解释。

    曾毅说道:“刚刚入仕的时候,我在南云县卫生局做副局长,当时南云县发生了一起特大杀人案,对我触动很大。”

    顿了一下。曾毅接着说道:“南云县有个年轻人,见谁都是满脸笑容,脾气非常好,但不幸的是,这个年轻人是个先天性的哑巴,不能讲话。因为这个,年轻人没读什么书,也没有什么维持生计的手艺,他在县里的农贸市场租了个摊位卖菜,虽然收入微薄。但勉强能维持生活,后来他还娶了个媳妇,也是个哑巴,不过两人很恩爱。一起出摊,一起收摊,日子虽苦,但我想他们心里应该很甜。”

    邱老一动不动,静静听着曾毅在讲这个故事,两个人虽然都哑。但也没有吵架的可能,想来是比别人要甜蜜一些。

    “农贸市场里跟年轻人紧挨的两个摊位,一边是杀猪卖肉的,另外一边是出售散干货的,这两边经常占用年轻人的摊位摆自己的货,年轻人有口说不出,只能苦笑了之,后来这情况越来越严重,从只占边边角角,到了想占多少便占多少,年轻人的菜越来越不好卖,几次抗议,换来的是被占越多。”

    “后来,年轻人有了一个孩子,日子更紧了,而经济来源就只有卖菜收入,年轻人再次抗议,却挨了屠户的殴打和谩骂

    。”曾毅说到这里,语气有些沉默。

    邱老眉头微微一沉,他已经猜到结局是什么了。

    “有一天,年轻人出门的时候就带了把刀,在农贸市场再次抗议无效后,年轻人一刀挥出,屠户当时倒下,在大家还没回过神的工夫,年轻人又砍死了出售散干货的摊主,之后追上摊主七岁大的儿子,将他砍死在农贸市场的门口,就因为这个七岁的孩子经常拿菜叶子扔年轻人,嘲笑年轻人是哑巴。”

    曾毅沉默良久,然后看着邱老,道:“年轻人最后判了死刑,这一刀,毁了三个家庭。”

    邱老叹息一声,这样的事情,是个极大的悲剧。

    “医术可以修补人身体上的病痛,但修补不了这样的人间悲剧。”曾毅看着邱老苦笑一声,道:“我刚入仕的时候,也有过迷茫,也曾动摇过,但这件事情之后,我反而坚定了自己的选择,避免悲剧的发生,同样是在治病救人。”

    邱老微微摇头,这样的悲剧,原本不该发生,一刀毁了三个家庭,结局实在令人惋惜伤心。这样的悲剧,原本也可以不发生,但不是通过医术,而是通过社会秩序的建立和伦理道德的教化,来防止这样的悲剧发生,这就是官要做的事情了。

    曾毅要为官,目的就在于此了,大医赤诚之心,无愧于天地。

    想到这里,邱老心里有些激动,因为曾毅的这一点,跟当年的邱建岳十分相似,同样悲天悯人的情怀。这一刻,邱老差点有一种错觉,直把曾毅当做邱建岳,也差点说出心里的那个秘密。

    “你……”邱老开口欲言。

    曾毅并没有错察觉到邱老的异样,他此时站起身,道:“时间差不多了,我为邱老起针吧!”

    邱老那没说出口的话又收了回来,神色恢复平常,颔首道:“好,好……”

    曾毅便没有多说什么,开始为邱老起针,不到一分钟,所有的针都起了出来,曾毅把金针绕成梅花戒指,道:“如果没有什么意外的变化,就还是半年一次复诊,邱老平时要注意休息,保持心情愉快,这样才能身体康健,延年益寿。”

    邱老点着头,不为别的,就为自己的这个孙子,自己也得多撑几年,他道:“你是大夫,都按你说的来。”

    曾毅看邱老如此配合,就笑了笑,开始收拾东西,准备离开。

    邱老此时问道:“既然你如此坚定地要做官,那你想做什么官?”

    曾毅一滞,不太明白邱老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不想欠自己这个医生的人情,打算为自己换个称心的职位,这倒让曾毅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你开了口就是伸手要官,不开口也不好,难道你觉得邱老没能力还你的人情嘛。

    想了想,曾毅道:“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如果可能的话,我倒是希望自己是个传播文化、做学问的官。”

    邱老一想,脸上露出欣慰笑意,如果不是极力克制,他的虎目都要泛出泪光来。在现在的环境下,谁都想做威风凛凛的一把手,传播文化、做学问这能算是一个官吗?但这却是伦理教化、避免悲剧不可缺少的重要一环,同时,这也是当年邱建岳要做而没有做到的事情。

    (未完待续。)
(快捷键 ←)上一章:第九三一章 荒诞返回目录下一章:第九三三章 结盟(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