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穿越小说 »重生之温婉最新章节列表 » 二十宴会

二十宴会

文/六月浩雪
重生之温婉 本章字数:4494 重生之温婉txt下载
推荐阅读:二婚总裁,傅先生别来无恙 穿越未来之男人不好当 化身二次元萌妹 汤律师,嘘,晚上见 指尖风gl 暖婚蜜爱,容先生是爱妻控 黑暗血时代 探虚陵现代篇 太后宅斗用菜刀 盛世芳华
    女子让温婉做什么,温婉就做什么;对着那个女子,也很贴心。<77nt。la 520小说在线>非常乖巧听话。让那个女子非常满意。

    “告诉娘,你这些年都是怎么过来的。”女子温柔地问着。

    温婉比画了几下,很少人懂得她什么意思,反正就在那乱舞的。温婉看到那女人眼底的不耐烦,不过掩饰得很好。

    好半天,身边的人连估带算的,猜测到大概是说家里有七个孩子,她最小,吃得也少,但是做的活计却最多,经常吃了上顿没下顿。。在家里,哥哥姐姐都欺负自己。那个故事其实半真半假。吃了上顿没下顿,是在这里;哥哥姐姐欺负自己,是在现代;经常被骂被打,是乔姨娘。这样加加减减,效果出奇的好。

    “桃儿,你会写字吗?”女子的声音,如春风一般吹在了温婉的心里

    。温婉难过地摇头,缠着那女子教她认字。

    教了半天,只认了三个字。不是一般的笨,是笨到让聪明人要疯的那种笨。但很好学,仍然缠着要学。

    “难怪不讨人喜欢,笨得到家了。”那女人被缠得没办法,趁人不注意,暗自嘀咕着。

    要说温婉的演技只是一般般。但是人们都有了一个先入为主的概念,加上收集过来的资料,也没显示温婉有多聪明,至少学了一个多月的刺绣,连最基本的针法都没全学完,说明这个孩子不聪明。

    其实温婉是不愿意学。她虽然喜欢,也崇拜这门技艺,但却不会去认真学。她又不打算做绣娘,学这个做什么。当是应付应付就是。

    经过好几天的考察,得出的结果,都是一致的。赵王广下请贴。

    在平国公平府,平国公非常奇怪地问着“奇怪,赵王突然大张旗鼓请郑王,还有好几位重臣,这是做什么?难道他不知道现在应该低调行事。”

    “不管他行事如何,这个面子,还是要给的。明天晚上,我去看看吧”世子咨询着,国公爷点了点头。

    与此同时,在苏相府上,相爷的儿子,左副都御史苏显冷哼了一声“这个赵王,原以为他能跟郑重王平分秋色,没想到,也是个草包。”

    “现在,有资格问鼎储君的就是赵王跟郑王;赵王出身贵重,母亲是贤妃,是镇国公府的嫡小姐。他自己才华谋略无一不精;又有着镇国公做后盾,是最有希望的。郑王文涛武略,丝毫不逊于赵王,可他输在出生上;如果,他的出生再高贵一些,他母亲不是个罪婢之后,或者有一个出身高贵些的养母,也许希望会大上很多。可惜,他都没有。加上皇上也不喜郑王,如果赵王不走错步,两个之中,留下的,应该就是赵王了。不过,世上的事情没有绝对。”苏相苏护摇头。

    “可拦不住他自己犯蠢。现在这个敏感的时期,他竟然敢大张旗鼓地宴请这么多朝中重臣,不惹皇上的眼吗?”苏显冷声说着。

    “你还是要多多历练啊,如果不是事出有因,赵王怎么可能做这样的事情。你去看看,看看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苏相冷清着。

    而在赵王最担心的对手,郑王府内。幕僚问着身边一身穿着蟒服的男子“王爷,赵王这是想要做什么?”华服男子摇头,面有忧色。

    想争啊,谁不想坐上那把交椅,可是自己的出生,注定要比别人艰难呐。罪官之后,为什么自己要是罪官之后。自己母亲,直到死也只是从五品的小小的容华。还是因为生了自己这个儿子,才有的那机会封了容华。如果自己的出身再高一点,也有搏一把的机会。可是现在,就算接触的人不说,可是那疏远的态度,还是证明自己没有机会。

    自己也努力过,也一直在找那机缘。可是机缘,机缘到底在哪里。

    抛开那虚无缥缈的机缘,剩下唯一的机会,就是看父皇的态度的。这十年来,自己的番地,在这十年,他名下封地上的的十个县城,从每年需要朝廷救援,到现在交上等同与其他一等县交付的赋税。十个封地,被他治理得井井有条,蒸蒸日上,现在百姓安居乐业。还有就是子嗣多,赵王到现在只有两个儿子,其中一个还病怏怏的。而他有七个儿子,都聪明伶俐,这些都是他的优势吧!心里,只能祈祷,父亲看中的是能力,再有下任的继承者,而不是该死的出身。

    可心里,却很清楚,那是个硬伤,就算父皇不在意,文武大臣也不能不在意

    。看看,赵王他究竟,想耍什么花样,接招就是了。

    在这一日,赵王下帖子约定好的日子内。所请的人,都来了。就算本人没来的,也都派了自家的核心子弟来了。看着来人,赵王的笑容,更是灿烂了。宴会布置得算是低调,没有流光异彩的华灯,琉璃玉盏夜光杯什么的。来客到齐后,赵王讲了一番道贺词,就吩咐开席。

    宴席也没什么特殊的地方,大家聊一下该给皇上敬什么礼,谈论一下最近发生的一些趣味事件。看舞女跳舞,最后聊到子嗣。

    “八弟,你府上小王子有七位,郡主却只有两位,实在是太少了。”赵王意味深长地说着。

    郑王笑着说,这也是天定的,而且现在还年轻着,以后,肯定会添加的,不急。但心里却是提高了警惕。要说子嗣稀少,该少的也不会是自己吧!

    “是吗?那八弟,仁康三十一年,你是不是来游了一趟京都啊?”赵王笑呵呵地说着。

    郑王脸色非常难看,当下就拉下脸,冷声问着赵王这是什么意思。当时的番王,没有皇帝的旨意,是不得随意离开封地的,否则就以谋逆罪论处。现在赵王这么讲,不等于说自己谋逆吗?

    太祖建国时期,分封诸王。但也为了防止诸王分割了皇帝的权利,容易发生汉朝诸王混乱的局面。王爷的封地,并不如汉朝的王爷那么大。最大的封也,也就只有一个洲,大概十三个县那么大。而且每个番王只能收取赋税的十分之三做嚼用。王爷在封地,没有皇帝的旨意,不得调动军队。王爷对自己的领地,只有管理权,只要治理好名下的属地就好,军权不能过问。自己的私军也不得超过一千人。没有圣旨传召,不得离开封地,否则,就以谋逆罪论处。所以,这些年来,虽然也偶尔有叛乱,但很快就平息了。不得不说,太祖还是很圣明的。

    赵王听了,挥了挥手。护卫带进来一个女子,女子长得国色天香,穿着一件露了小半个胸脯的粉嫩色衣裳。看着那艳丽露骨的装束,就知道是从事贱业的。良家女是不会穿成这个样子。

    古代等级分明,什么人穿什么衣服;什么品阶配什么饰品,规定得非常严格。还有称呼,也是不得随便叫的。就像是,如果家里没有人是当官或者有功名的,不得称呼老太爷或者老祖宗之类。

    在坐的男人看了,无一不惊艳。女子一来,就扑到了郑王桌面前,哭着说,爷,我是小诗,我是诗诗啊!爷,我终于找到你了。

    郑王看了以后,脸色恢复正常,心里已经明白,今天赵王是要给自己下套,不过这样的套,是不是太拙劣了一些!冷冷地问着“五皇兄,你这唱得是哪出。”

    女子看郑王不认自己,悲痛欲绝:“诗诗知道,诗诗配不上爷,也不奢求爷让诗诗陪伴左右。可是,爷,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当日你走后,我已经身坏有疑。爷,我给你生了一个女儿,一个很可爱的女儿。爷,我找了你五年了。我不奢望其他,我只求你,把那可怜的孩子带回去吧!这些年,她跟着我,吃了很多的苦。爷,诗诗求求你了。”

    请来的众位贵客,交头接耳。

    郑王冷笑着,想要栽赃陷害自己,也不用这么拙劣的方法。嘴上这么说,可心里却明白,真正的杀手涧还没出来。

    “爷,你不认我不要紧。可是你不能不认我的女儿,你不能不认我们的女儿!我知道我是地上的云泥,你是天上的雄鹰,我配不上爷,可是,女儿是你的骨血,你不能不认啊。爷。你不知道桃儿受了多少的苦啊

    !爷,你不能这么狠心!”女子悲凉地叫着。郑王瞄了一眼赵王,正好也向他望来,脸上带着似笑非笑的神情,郑王心紧缩了缩。

    赵王挥了挥手,外面的守卫带进来一个小女孩,也就是温婉。

    那女子来身边好几天了,寸步不离的。刚才突然离开,之前就有人进来给温婉梳妆打扮。几个丫鬟给她净脸,瞄眉,温婉清楚,该是到了看清楚他们终究要拿自己做什么的时候了。

    晴儿把温婉头发全都挽起来,梳了个螺旋髻,发上插着赤金首饰,戴了两朵绢花;着了件大红色云锦华服,光滑细腻如云彩一般耀眼。刚穿上去的时候让温婉惊耸,当日可就是这个东西差点要了自己的小命,开始温婉死也不穿,被强行给套上。

    这会的温婉可就富贵了,头上插着一套雕着孔雀的头饰,耳着一对珍珠耳坠子;脖子上挂着八宝璎珞金项圈;腰上挂了个绣着兰花的香囊;手腕上左边带上金累丝花卉雀纹金镯子,右边带上一对吓须镯;右手指上给戴上一个镂空嵌珠梅花戒。

    温婉照着镜子,本来她的柳眉杏眼挺好看的,不明白怎么把自己柳眉画得那么浓;圆乎乎的小脸;微翘的鼻子;性感的嘴唇;华丽的服饰,再配上一对弯弯的柳眉,那肯定是非常的漂亮。可是这会的浓眉,破坏了整体的美感,不伦不类的。怪异之极。

    女子这一段时间不断给他洗脑,说她本出生富贵人家,只是她父亲不知道她的存在。等过两天,她父亲就来接她,让她好好表现。

    温婉很是不解,这几天也一直在琢磨这事就算把自己送回给便宜爹,也没什么丢脸的呀!自己是他正妻之女,正经的嫡女,最多被嘲笑一番女儿怎么是个哑巴,沦落为人婢女,还有管家无方,没什么让人好图谋的。

    而且,自己爹好象也不是什么大官,能图谋到什么。就算想图谋平家,自己对他们来说,也是一个弃女,用不着搞得这么复杂吧!

    想着很快能见着那个父亲,还是低着头,依旧乖巧听话的样子。所谓虎毒不食子,见了自己,应该会好好对自己。至少,温婉也不多求,应该能让自己衣食无忧,保证自己的生命安全。那时,自己就可以去找嬷嬷了。这样想着,非常地配合。

    这会晴儿又重复了一遍,让她好好表现,等到温婉的沉默的回应,满意地拉着她出了房门。

    然后,温婉就被侍女带了出来,看着周围那么多的人,有些胆怯地朝着晴儿靠了靠。

    宴会上,所有的人看着那个小女孩,再看着郑王,恍然明白这个女子为什么有这么大的胆气。也明白,赵王为什么要这么做了。而郑王一看到这个小女孩,脸色一沉,不过很快恢复如初。

    “赵王,你这是什么意思。”郑王决定先发制人。

    赵王笑呵呵地说:“八弟,我帮你找回了女儿,你怎么不谢我,还朝我发脾气呢!”

    温婉听着他们的讲话,朝着上面的人看了看,再朝着那个愤怒的男子望去,模糊之间有些明白,上面的男子,应该是自己的父亲。原因无他,实在是,一看俩人,就知道是父女。

    只见那男子:头带紫金玉冠,身穿金黄色绣着龙跟五色云纹的华服,腰左边挂一爪蟒雕玉佩,右着长剑;浓眉,杏眼,圆脸;鼻子微翘,厚厚的嘴唇。跟刚才温婉照镜子的那个人、场地中央的她,简直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温婉乖巧可爱,那个男子英武不凡。
(快捷键 ←)上一章:十九试探,演戏返回目录下一章:二十一命运转折点(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