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穿越小说 »重生之温婉最新章节列表 » 十二:疑虑

十二:疑虑

文/六月浩雪
重生之温婉 本章字数:5320 重生之温婉txt下载
推荐阅读:探虚陵现代篇 太后宅斗用菜刀 盛世芳华 黑暗血时代 极品全能学生 三婚完美,总裁二娶天价前妻 [洪荒]成圣之前的日子 暖婚蜜爱,容先生是爱妻控 红楼之白魔法神贾珠 (西幻)一群逗比欢乐多
    “不就一个罪婢生的无人问津的王爷,真是胆大妄为,在我们府邸就敢要打要杀。现在他还没被立为储君,要是真有万一当了皇帝,还我们平家的什么好。拿我的朝服来,我要进宫见娘娘。”平母气得,呆在正院出不去,在那犹不平愤大声叫嚷着。

    大夫人嘴角发苦,哄着老夫人喝了安神的药。回了自己院落。

    “娘,祖母这样下去。可怎么好。娘娘,也只是一个正二品的妃子,哪里能管得着当朝超品阶的王爷。”大奶奶忧心着。

    大夫人也叹了口气。

    “娘,这郑王,竟然敢在我们府邸杀人。这也太胆大包天了。”大奶奶想起那满是血的地,心有余悸。那人,就这样一剑穿心,死了。

    “这算什么,当年他的封地,混乱不堪,每年官府都要倒贴进去

    多少钱。他凭借铁血手腕,用了三年时间,把个宜洲,治得跟个铁桶一般,现在宜洲的富庶,可不比其他番王的封地差。”大夫人摇头。

    “只是,我听说,郑王从小到大遭皇上厌恶。行事一直小心谨慎,也不与朝中的大臣有来往。与今天的作为,大相径挺。”大奶奶有些不清楚。前后反差,也太大了。

    “那是以前,现在不同。你可能,还不知道温婉对郑王来说,意味着什么。如果……温婉对他来说,就是一个契机,你以后就会明白的。只是没想到,他竟然直接把温婉带到皇宫里去。咳,也不知道老夫人到底是怎么了。这年龄越大。性子越发左了。她就不想想,郑王哪里还是以前的郑王。得罪了他,万一将来,我们平家,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大夫人一想这个问题,就难受。

    “娘,老夫人这样下去,可该如何是好啊。”大奶奶也忧心。

    平国公与世子回了府邸,两人在书房。中午饭都没出来吃,下人非常着急。

    “诚儿。爹是不是老了。”平国公很沮丧地说着。今天看着皇帝发怒了,再有之前的事,他真是有些无力。这么大的事,不仅瞒着自己。而且还查不到任何的线索。也或者说,下面的人。已经开始各有各的心事了。要不是自己的孙女,开口提醒,自己都要怀疑她是克家的孩子。虽然老管家说没有疑点。可事实上,真就这么发生了,莫非真是自己老了。

    “爹,娘年纪大了。有个头疼脑热的很正常。至于孩子打架受伤,是很平常的事。以前也经常发生过。其他的,虽然凑巧,却也没大的障碍。不过,我倒仔细查着,清词的疯魔,跟五弟妹有关系,其它的,暂时还查不出来。爹,该怎么处置。”平向诚没说其他,只问了这句。如果再这样下去。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了呢!

    “你弟弟是不会同意休了那个女人的,上次为了那个女儿,闹得沸沸扬扬。现在。这个样子,更加不会了。我也不想逼他。家里已经出了一个风魔的老二,可不能再出那样的事情了

    。以后的事,你说怎么办吧。”自己最疼爱的儿子,却为了个女人要死要活的。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要再这样下去,我们国公府要完了。不消两天,所有的人都知道,我们平府容不下一个失母的孩子。就算这个孩子是皇上的外孙女也一样。不管将来哪位皇子即位,这个,都能成为他们的把柄。更糟糕的是,我们还不知道以后会是什么样子。”平向诚非常艰难地说着。本来看温婉那高兴的样子,心里悬着的心放了一半。可没两天,就闹出了那么多的事。

    克家,人在两个王府好好的,一到平家,就克家了。而且克的还是大房、二房、三房小妾的子女,跟五房全部的人。

    “那你说,最好的解决方法是什么?”看着大儿子默不作声,叹了一口气。

    “现在有两条路,一条,就是送那女人上路,不过那样,你五弟估计着也废了。已经废了一个老二,我不想再折一个老五进去了。剩下的一条,我把爵位让给你。然后,你们兄弟分家。这样,就算他们想闹,闹出大事也牵连不到你身上,到时候还有个回旋余地。等皇上的万寿节一过,我就上折子。让你袭爵。”平向诚没有拒绝,可脸上也没有任何的开心。

    “那个孩子,脾性倒还温和,应该不会报复平家吧?也许不会报复平家,但是离平家的人远远的,一定是的。”平国公自言自语着。

    “远远的,只要她不报复我们,就好。”世子接话着。不管是不是事出有因,反正她在就没好事,这却是不假。

    两人去了老夫人的院子里,老夫人醒了,知道温婉去了王府,恨恨着。既然愿意去郑王府,那不更好。瞧瞧,才来三天,这个家乱得像一锅粥。十足的一个扫把星。

    “不是我偏心,老太君在的时候,也说了那个孩子克父克母克家,这才把她送得远远的。现在她一回来,府里就出了这么多事。她母亲已经被她克死了,现在就克父克家了。老爷,等后天皇上的寿节一完,立即让她搬到庄子上去住。”平母心有余悸。

    “你把她当成灾星,她还把平府当成灾地呢!也是我的错,越发纵容的你不知道分寸。以后,这个家就全都交给老大媳妇,你什么都不用管了。”平国公看着自己妻子气愤不已经的样子,想说的话,全都吞回去了。这几年,老妻的性子越发左了。根本就不能说,一说就大吵大闹,家里没个宁静。

    再想想受了那么大委屈的温婉,在府第里笑颜逐开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心里不知是苦还是涩。心里委屈,脸上仍然是温婉的笑容,这该要有多大的毅力。

    “老爷。你是什么意思?”平母尖叫着。

    “她在郑王府住了十来天,都好好的。一回家,就状况百出,不相信里面没人使坏都难。夫人,我知道你因为老二的事情,做什么都想顺着老五。可是你看看,老五娶的那个是什么东西。还有今天这事,算了,我也不想说了,老了。不中用了。你以后,带带孙女,或者,多念念经。内外事物,不需要你再插手了。”平国公叹息着。

    “老爷的意思。是她还想报复平家。这样不忠不孝的东西,就该一棍子打死。”平母脸色更难看了。

    “她会不会报复平家,我不知道。但是娘。你不要小看她。这个孩子,比我们想象中的要聪明得多。加上有一个位高权重的王爷在身边,如果给予她机会,我无法想象以后。我们国公府会是什么样子。娘,我请你以后。对这个孩子好些。”世子哀求着。

    “哼,百事孝为先,她就是想要报复,也得看她有没有这个本事

    。王爷,就算是番王,又如何。我们平家还怕了他不成。等过了万寿节。也是要滚回宜洲去的。今天在我们家的事,一定要让御史参他一本。等这事一完,我定要好好教导她规矩。”平母一下打起了精神。

    “娘,你恐怕没有这个机会了。”世子摇头着。平母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但她知道。温婉,对平家,有怨恨。得小心防着。

    “你给我消停,要是你再做什么过激的事情。或者胡乱插手府邸里的事情,不要怪我不给你颜面。到时候,你就去佛堂呆着去。”国公说完,甩袖而去。

    “你,你。”看着结发三十多年的丈夫,第一次甩脸子给她。老夫人气闷。越发觉得温婉是个克星。

    郑王府,书房

    沈涧闪烁着莫名的光芒“王爷,小姐这么聪慧,怎么会在国公府邸受这等委屈。”

    “你想说什么?”郑王直直地看向她。

    “我觉得,小姐是故意要激怒安氏。否则,也不可能有这之后的一连窜事情。我之前不明白,小姐为什么要这么做。国公府邸的人,又为什么要把小姐往死里逼。”沈涧越说,越是激动。

    “你到底想说什么”郑王皱着眉头。

    沈涧嘴角上扬:“王爷,我怀疑,这一切,都是小姐故意为之。为的,就是得到皇上跟王爷的怜惜,为她出头。而结果,王爷也看到了。我敢说,皇上见了小姐这等可怜样,就算再铁石心肠,也不可能不动容。所以,我猜测,皇上应该会对小姐有所安排。不说其他,一个乡君的爵位,是绝对逃脱不掉的。”

    郑王沉默许久“那孩子,没那么多心眼。”

    沈涧再想多说,被郑王阻止,让他出去了。一个人在书房,静静地呆着,过了许久,以人听不到的声音细细喃语“如果说一切都是巧合,那就太巧合了。相比巧合,那我更愿意,这是她一开始的计策。这样,她才可以很好的保护自己。我也不需要担心了。”

    温婉被郑王府带回来。一觉睡到大晚上,醒来的时候,看见熟悉的景物,笑了笑。夏荷服侍她穿戴好,用完膳食,进了书房练字。她上辈子是左撇子,这辈子想把习惯换过来。所以,之前一直是用右手练字。现在,倒是便宜。

    “温婉醒过来了,吃完饭,在练字。”郑王听了,心里说不出的怪异。怎么可以这么安静。不该是醒过来就找他,说说委屈什么的吗。

    “是的,小姐在练字。一个人在书房,不让我们进去。”夏荷也不明白,为什么温婉只要一有时间,就练字。手伤成那样,也不愿意放弃。小姐,这是为的什么。

    郑王亲自去了绿园,看着门给关着。轻轻推了推,反关着。心里想着,这个丫头,在打什么哑谜。没进去屋子里打扰她,吩咐丫鬟好好伺候着,一到时点,就让她休息。别累着了。

    看着书房里,多出来的一鼎铜胎鎏金刻金丝云纹四足香炉子,冉冉点冒的红光里,腾出浓浓的香,盘旋在整个房间里。房间里,香味熏人。让人沉湎其中。温婉静静地想着这几天的事。

    她是故意泼了安氏茶水的,她就是要逼得安氏自乱阵脚。特别是夏影那一句,她被扔到河里就这么不明不白,相信安氏肯定会寝食难安,有所行动,坐实了她克父克母克家的传闻

    。好让五房闹腾起来。只是她没想到,平家竟然全家总动员,全都蹦达起来。当然,平家越是表现出容不下她的态度,对她越有利。这也是她那天;挨尺子却没有反抗。挑动了所有人的神经。今天也是故意挑衅清珊,让她打得成自己猪头脸。

    而之前,应该说从昨天开始,她就没吃两口饭。为的,也是今天这个关键时刻。

    温婉苦笑。她这也是没办法。从那天刚回来平家老夫人说的话,加上这两天发生的。更是证明了她的猜测是对的,老夫人是要等皇帝外公的寿宴一完。就要把她送走。

    用这等苦肉计,还不知道有几成胜算的苦肉计,也是没办法的办法,如果现在不能引起舅舅跟皇帝外公的注意。得不到他们强有力的庇护。等舅舅回了封地,万一事忙。照顾不着,把她给忘记了。皇帝外公没见过她,对她也没任何感情,又是个日理万机的,怎么会记得她。身边也没一个靠山,等到风波过去后,谁知道她会被那平家的老夫人送到什么鬼地方。那个女人又是个狠毒的,到时候只要一帖子药,就能让她归了西去。

    想着以后又要再过三餐不饱,想想过那提心吊胆的日子。只有整日想着害人的。哪里有着天天防人的。就算到时候没被害死,那日子,过得肯定也很糟心。还不如赌了。赢了以后就有舒心的日子过。输了,了不起。也仍然是老样子。

    所以,她要趁着舅舅在京城,让舅舅知道,现在正是风头之上,这些人就敢这样对待之前。温婉相信,舅舅一定会找皇帝外公说情去。除非他对自己的疼爱都是假的。可她明显感觉到舅舅对他的疼爱是发自内心的。

    如果舅舅把自己受到的虐待的消息,传到皇帝外公那里去,就算皇帝外公是个冷酷无情的,但是她作为他的亲外孙女,身上还流着他一半血脉的孩子,就是为了面子工程,也该会为自己出头的。

    而舅舅果然没让她失望。甚至比她想的还要做得好。只是,皇帝外公的所为,让她有些难过,都昏迷了还要把她抱出去,不怎么仁道。估计也是担心她他克人这一说法!不过,能得一点点怜惜,就够她受用的。再者,感情,是需要培养才有的。

    不过,有这样的结果,也让她很满意。至少在皇帝外公那里,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象。让他知道,就算有他的发了话,平家的人仍一样薄待她。正常来说,看到她那个惨样,怎么都会垂怜一二。只要皇帝外公怜惜她,给她一个恩赐,送她一个保命符,她就再不需要担心。

    这个保命符,就是地位。温婉在王府的日子知道了。按照正常情况来说,她是公主的女儿,是可以有爵位的。

    为此,她还特意去查了书,以她的身份,应该可以封个县主或者乡君的爵位。有了爵位不说每年有俸禄领,可以保证她以后衣食无忧;更重要的是,有了那爵位榜身,她就再不担心那个女人来害她。因为,要是得了爵位,不管谁来害她,一经查实,一定会被死的,还会牵连亲族。至少,如果安氏敢这么做,她的三个孩子是保不住的。

    虽如此,她还是很难受。她当时,也只是设计那姓安的女人。真没想到,平家所有的人都行动起来了。效果会比她预料的还好。

    可是,她很伤痛,为着这个孩子。这些,可都是本尊的亲人啊!上辈子她没亲人缘分,但那些伯伯姑姑堂兄弟姐妹也没谁这么算计过她,这么逼得人没有活路。这个孩子,与自己一样,没有亲人缘!

    有一点她真不明白,现在她只是一个孩子,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为什么整个平府全都行动起来,要把她置于死地呢!究竟是什么原因,让这些人这么狠毒!(未完待续)
(快捷键 ←)上一章:十一:初见皇帝外公返回目录下一章:十三:温婉问因由(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