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穿越小说 »重生之温婉最新章节列表 » 十三:温婉问因由

十三:温婉问因由

文/六月浩雪
重生之温婉 本章字数:4727 重生之温婉txt下载
推荐阅读:穿越未来之男人不好当 化身二次元萌妹 指尖风gl 二婚总裁,傅先生别来无恙 暖婚蜜爱,容先生是爱妻控 黑暗血时代 探虚陵现代篇 太后宅斗用菜刀 盛世芳华 极品全能学生
    克星,温婉自然是不信的。[千千小说]克人,鬼才相信那个玩意。不过温婉却想了半天,怎么都想不明白,为什么会这么多人容不下自己。如果只是五房的人,那没什么说的。可是大房、二房、三房、五房全部牵扯进去。究竟里面藏了什么玄机。自己回到平家到底碍了这些人什么。按说自己只是一个孤女,到底是什么,让这些人为了共同的利益,非要排挤死自己。得让舅舅去查查,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平家所有的人都容不了她。这里面,肯定有鬼。

    后来温婉知道,她当时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就凭着她那张脸,郑王就是回了封地,也不会不管,只是当时真不知道。要是知道,她绝对不会自讨打。

    皇帝拿着一张白纸,不知道在想什么,过了好半天,又仔细看了之前的东西。一双手,把纸捏得紧紧的。

    “袁天,真的有做梦,梦见菩萨托梦,说以后会大富大贵,再无灾难?”皇帝对于这点,真是有着疑虑与敬畏。

    “这个,也是有的。”袁天斟酌着说道。

    皇帝挥了挥手,让他下去。心里却是嘀咕开来。说没有,那个孩子一直读窝在庄子上,没出过门。不可能会游泳,当时那地方又是个荒凉的,也不可能有人救得上来。能一获救的原因,就只有神鬼之说。莫非这个孩子,真是个有福气的。

    可是转而想,又觉得,很可能是这个孩子一直在故弄玄虚

    。为的,就是能得到他的看重“宣郑王觐见/”

    正好郑王到了宫门口。

    “皇上。郑王殿下在外等候/”温宝进来禀报着。

    “你这么喜欢那个孩子,哪怕为了她,什么都愿意/”皇帝犀利的看着郑王,冷漠地问着。

    “父皇,儿臣不奢求其它,只愿这孩子能平安。儿臣也希望,这孩子能得到她该有的。父皇,如果得不到父皇的庇护,温婉只有死路一条。儿臣那时候,看她被打得红肿的脸。还有身上一条条青紫的伤痕。儿臣……父皇,只有你才能给温婉一条活路了。只有你能庇护得了她。父皇,儿臣求你。”郑王平常都是一脸平静、冷漠。可是这会,却是面色悲戚。

    郑王想着温婉肿红的脸,肿得高高的手。身上的淤伤。明明受了那么大的罪,却还能笑着对自己说没事。郑王的心就特别的疼,他宁愿看着那孩子哭。也不要看她没事一般地笑。他知道温婉不是没心没肺,只是不想他担心。所以,就一直强撑着。

    “就因为她跟你长得像,你就愿意这么为她。”仁康帝看着这个被人评价为。铁石心肠、冷血无情的儿子,竟然会为了那个娃娃求情。还如此难受的。皇帝看得出,郑王是真的疼惜,不是装的。

    “这个孩子可人疼。如果将来父皇跟她接触了,儿臣相信,父皇也一定会喜欢她,会很疼她的。父皇,这个孩子,受了太多的苦,如今在我们的眼皮底下,还受这样的欺负。儿臣实在是忍不住了。父皇。你没看到,那孩子肿红着脸,全身都是伤。还对着儿臣笑着说没事,还让儿臣不要担心。说她会过得很好。儿臣,儿臣却不能为她主持公道,父皇,儿臣心里……父皇,要是你顾虑朝廷律法,你让她跟儿臣一起去封地吧!要再这样下去,这孩子,不知道还能活几天。”郑王义发自内心的话。如果皇帝真不答应,那就只有强行把人带回封地去了。放在这里,郑王真的担心温婉被他们害死。

    皇帝看着郑王,这个从一生下来就被他所厌恶的儿子。恍惚之间,他好象能看见一个朦胧的影子:“那孩子,现在怎么样?”

    郑王心里有些吃惊,也有些欣喜“太医说无发碍,只是以后要好好养着。不过,她醒了后,就一直在书房练字。”

    皇帝错愕“她的手不是肿了,怎么写字,这不是胡闹?手不要了。”

    郑王心里闪过莫名的味道“儿臣也劝了,可是她一定得坚持着。神神秘秘的,不过这些日子,一直在反复练习一副对联,不间断。”

    皇帝沉默了一会“明日,你让祁言带着那孩子上大殿。”

    郑王惊喜地看着皇帝。可是皇帝没给她再说话的机会,直接让他出去了。之后继续处理政务。

    “王爷,你说,皇上让世子带着小姐上大殿。王爷,你求的?”沈涧觉得脑袋都大了。让一个身有隐疾的孩子去参加皇上的六十大寿,还在大殿之上,这不存心给皇上添堵吗?还很容易让人攻击他心怀不诡。

    “不是,是父皇吩咐的。我也不知道父皇是何意。不过,我已经确认了消息,父皇大寿一完,我就得回封地了。父皇,可能也是想给这个孩子一个机会。虽然她有哑疾,但还是希望父皇,能给她这个恩典。让她好好的。”郑王叹息着说道。

    再怎么说,有一个克父克母克家的名声,没有几个人是不顾忌的。

    “王爷,你是用回封地,换取温婉小姐去祝寿的机会

    。王爷,你怎么可以这么感情用事。”旁边一个幕僚有些不相信地问着。

    “要留,也不会为了这事就不让留;要走,也不在乎多做这件事。王爷,温婉小姐若知道王爷的这片拳拳爱心,应该会很开心的。”沈涧赞叹着,自然也就不再拦着了。其他人都下去了。

    “我没有想那么多,当时听到温婉受了那么大的委屈。我很愤怒地去了平国公府。可是我去见她的时候,她还说她过得很好,仍然很高兴。可她脸上还有全身的伤痕,却是一句话都没说。只对我说自己很好,让我不要为她担心,她会好好过的。我倒是宁愿他抱着我哭一场,我也不要她笑着对我说没事。想起我小的时候。在宫里时,被人欺负羞辱的时候,没有一个人站出来。去跟我母妃哭诉的时候,她不仅不为我出头,还训斥我净给她惹祸。那时候,我多希望,有人可以帮帮我。可是,没有人帮我。我只能靠自己走过来,一步一步走过来。”郑王哑着声音说着。

    “我也知道,很多人都在怀疑。是我在散布的消息。其实,我没有散布过这样的消息。可在内心,我却希望这是真的。我没有看不起她,太祖也是杀猪出身,英雄不问出处。我想要的,可以凭我自己的努力得到。但我真的不想做她的儿子,没有一个母亲。可以对自己的孩子这么冷漠,这么无情。所以,在我知道温婉的身世时,我很高兴。虽然我没有证据。但是,我相信自己的判断没有错。”郑王看着远方。很平静地说着。沈涧在一边静静地陪着他。

    等出来的时候,沈涧心里想着。虽然有这方面那方面的因缘,但最重要的,要能找到证据,荣登大宝才有可能。虽说英雄不问出处,可那只是乱世,而且也要能成为英雄,在之前,还是一样被人唾弃。王爷,你很清楚。在太平盛事,讲究的就是出身,还有朝中的势力。

    王爷。你的出身就是硬伤,一旦夺嫡失败。永远不会再有翻身的机会。而就算成功登位,也会留下一个污点。事事追求完美的你,又怎么能忍受得了这样的瑕疵。

    不过现在,你能为了一个孩子,而变得不再完美。希望,这个孩子,能让你一直保持这样的不完美。太完美的人,不适合为帝的。

    温婉吃完饭,仍然在书房里练字,抬眼望了望身边的两个丫鬟。指了指夏芹,再对夏荷挥了挥手。

    书房里只剩两个人的时候,温婉取了一张写了字的纸,上面写道:“跟我仔细说说,皇帝外公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夏芹,会武功,眼里没有卑微,只有恭敬。不用猜,就知道她是干什么的。正好,温婉有很多不知道的。

    夏芹看了温婉一眼,眼神有一瞬间的波动“圣上是一个很英明的君主。先皇宠幸奸臣,致使天下叛乱四起,灾祸不断,民不聊生,当今圣上力挽狂澜。才有现在百姓安居乐业的生活。”

    温婉了然,皇帝外公是一个不糊涂英明睿智能造福百姓的好皇帝 “平国公府的地位很高?为什对舅舅这么横?”

    夏芹垂着头“第一任平国公跟镇国公,与太祖皇帝乃为结拜兄弟。三个人出生入死,夺取天下。当时,三个人以太祖皇帝才华最次,军功也最少,但两位国公爷都推举了心胸宽阔的太祖皇帝为帝。太祖登基以后,要赐封两位兄弟为王,两位国公爷都推了。太祖发布的第一道圣旨,就是封两位异性兄弟为国公爷。还公开允诺,平家跟罗家永不夺爵、永不降爵,与大齐存亡,共享万年富贵。”

    温婉可是记得明朝那个乞丐皇帝是个狠的。把有功之臣基本都杀了个精光,赐的那些个免死金牌都是屁用没有,纯粹就是糊弄人

    也不知道夏芹是不是看出了温婉的想法“当初两位老国公爷也是看出了太祖宗皇帝是个宽厚仁义的,才推举太为帝。太祖皇帝也兑现了自己的诺言,对两家都很优待。对追随他的那些大臣,都从厚宽贷。那些功臣,没有战死的,都寿终正寝。太宗的皇后就是出自平家。”

    说完,停顿了一下“王爷,一直都不得皇上的喜欢。当时王爷出生的时,皇上,得了消息厌恶,说反正也长不大不愿意取。还是在一旁的苏妃娘娘劝导,最后还是苏妃娘娘取了个‘章,出自锦绣文章之意’。王爷出生没多久,杜娘娘因为冲撞了皇后娘娘的轿撵,被打入冷宫。王爷是在冷宫里长大的,这些年,皇上一直都很厌恶王爷,从离开京城到现在,整整十年,第一次得昭回京。王爷,在京城,没有任何势力。”

    温婉这才释然,否则,老太婆怎么敢这么嚣张。只是,王爷舅舅,真的,什么势力都没有吗,温婉心里有个大问号“赵王呢??”

    夏芹仍然不急不慢地说道“当年皇后于苏贵妃之死,皇上杀了好多嫔妃。其中包括品阶最高的白皇贵妃,淑妃,德妃,死了无数宫人。只有贤妃逃脱此劫难,现今的德妃是二十年入宫,十年前赐封的。宫里统管后宫的时贤妃,贤妃出自镇国公府邸罗家。赵王是贤妃的儿子,是所有皇子里最受宠的,每年都会回京城,至少滞留一个月。在京城里,很有威信。基本上,有七成的人都认定,皇上会赐封赵王为太子。”

    温婉想了想“你能说说,国公府邸这么对我,会受到什么惩罚,我是说,最轻的。”

    夏芹眼神闪了闪“皇上这几年,不再像年轻一般,现在对臣下更多了宽厚。如果国公爷愿意退让一步,捐献一半的身家,大概无事。至于那些人,对皇上来说,都是如蝼蚁一般的存在,是不会上心的。要处罚,也要靠小姐你自己。”

    温婉愣了愣,再想,不愿意问了,省得心寒了。明日见着皇帝,里有有怨恨之气。还是当什么都不知道的人好。不过疑虑又浮上心头“平家老太太是怎么回事?”

    在这个以夫为天的世界,平国公竟然如此纵容她,以致对后院的钳制权利都没有。闹得这个叫鸡飞狗跳。

    夏芹看了温婉,没想到她在平家两天,竟然可以看出这么多事出来“现在的国公爷,并不是老国公的亲身子,是老国公胞弟的嫡三子。当年老国公要挑选嗣子,竞争的有六位。而现今的国公爷能胜出,不是本身的能力,是因为娶了现今的国公夫人容氏。容氏的母亲,与老国公夫人是未出五服的堂姐妹。”

    温婉接着拿出一张纸出来,上面写着“皇帝外公,疼不疼我娘。”

    夏芹垂下头,估计是在斟酌怎么开口“皇上,以前是很疼爱公主的。公主的诗词很好,乃是大齐朝有名的才女。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情,皇上下令,不许再有任何人,在皇宫里提起公主的名字。”

    温婉愕然,笔画了几下,问着发生了什么事情。夏芹保持沉默。温婉让她出去,自己想了一会,没什么思绪,只得暂时这样,暂时丢开不想。

    她出去,关了门,继续练字。

    温婉一整天都在书房里练字。郑王跟大表哥很繁忙,只是吃饭的时候看到人。就这样,安静地过了一天。

    晚上练字练习到非常晚,看着还是扭扭歪歪的字,只得放着。咳,希望,不要太丢人吧!练到了半夜,才不得不放下笔。(未完待续)
(快捷键 ←)上一章:十二:疑虑返回目录下一章:十四:参加寿宴(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