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穿越小说 »重生之温婉最新章节列表 » 二十二:圣母的福徽公主

二十二:圣母的福徽公主

文/六月浩雪
重生之温婉 本章字数:6843 重生之温婉txt下载
推荐阅读:写文之1/2正经[重生] 伪废柴修仙记 御龙剑仙 红杏回忆录 仙界独尊 大妖孙悟空 校园修仙教师 最强战帝 网游之三国无双 天才狂少
    病的这么巧,众人不相信,都肯定温婉是装病的。

    而温婉确实是生病了。温婉在当天晚上,就有了轻微的发烧,倒是不怎么严重。不过古嬷嬷正为找不着理由了,现在有现成的理由,自然是要好用了。阻挡了两天,两天后,病好了。

    “温婉侄女,伯母实在是没有办法呀!你能不能宽限些时日,一年,就一年,一年内,我一定把钱给你筹集了。”三夫人一听说,温婉病已经好了,能见客了。立即急匆匆过来,一上来就哭上了。

    温婉听了,非常奇怪地看着佟氏。你就是想要赖钱,也不该是这样的赖法。找个好听点的,让别人容易接受的理由啊。一年,说出去,也不怕人笑了大牙。

    旁边的夏语问着“郡主说,她不明白你在说什么?什么给郡主筹钱,筹集钱做什么?”

    佟氏一下哑火了,不知道该做什么样的表情。没想到,温婉根本就不认。她不接话,自己怎么说。难道还能说,我占了你娘的嫁妆,已经把她们都折成了银子。这话要是敢说,她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死的。拿了可以说暂时保管,可要是敢吞公主的东西,找死。

    如果她敢把这话说出去,古嬷嬷她们一定给自己宣扬出去。到时候,国公爷还不撕巴了自己。凑齐了还她,还能说是帮她保存,这要说出来,可就成了占有。占有公主的嫁妆,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三夫人灰溜溜地回去了,很不甘心地把保存下来的几样宝贝,给拿了出来。抵债;再添了两万两银子。看着这些东西,可把三夫人肉疼死了。

    大房是没什么说的,大夫人一句话都没说,甘愿凑银子,甚至因为少了,还去当铺当了几件首饰才凑齐。

    四房那边,有着快马加鞭送信去。送信的人一到,他们得了消息,就让人把字画给带回来了,另外还有三千两银子。信上说明。这是公主当时送给自己的,不是在公主去世以后才要到的。但因为这个样子,还是还回来的好。三千两银子,是自己攒下来的,虽然是杯水车薪。但,也是自己的一片心意。

    温婉正学着规矩了,来了两个婆子。领了进来。那个婆子看着这里,井然有序,各司其职,见自己来。那些人连头没都抬,暗自心惊。没想到。这里,规矩竟然这般严厉。

    “郡主,五老爷请你过去一趟,说找郡主有事商量。”温婉听了后,点了点头。收拾了一下,就去了五房。

    给平向熙请安后,平向熙看着一脸沉静的女儿,到口的话,一句都说不出来。最后,安氏带了三个孩子进来。站在一边。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看得古嬷嬷火大。可是因为有平向熙在,又不好过份开口。

    清珊看着温婉。那眼神,要有杀伤力。估计能把温婉戳个千八百的洞。不过被夏影一扫,吓得缩了回去。平向熙才开口,说这边只能筹到5千两银子,多的,实在是拿不出来

    温婉摇了摇头,表示着,不要的。哪里有父亲给女儿还钱的,说出去,自己还不要被唾沫星子淹死。到最后,也没接那五千两银子。出了五房,直接去了国公爷那里,跟平国公表示,公主娘留下的钱与那些首饰,她都不要。省得说她这个女儿,逼迫父亲掏钱

    哼,不要,给阿猫阿狗,也不可能给这群没心肝的人。

    国公爷听了大怒,要是将来这事传了出去,还不知道被人怎么编排了呢!温婉这么说,平国公更是愧疚了。立即去五房,把平向熙臭骂了一顿。要不然他还带着伤,估计一顿家法是跑不掉的。

    不过,府里照样是鸡飞狗跳,热闹非常。但却再不敢来找温婉。所有人都知道,温婉郡主,不是表面那么无害。这些人,也没找上门来了。温婉的日子,也就清净下来了。

    “夏影,从今天开始,你教我打拳,我要锻炼身体。”温婉已经非常明确地认识到,这个身体真是不行,不动就生病。

    古代人的医疗太落后,加上温婉的底子又差,要是再不锻炼,估计就有早夭的情况出现了。好不容易能多活一场,可不能就这样挂了。好日子,还没开始呢!

    本来温婉是想要去跑步锻炼的,可是她们说,古代的女子,一言一行都要有严格的标准。笑不露齿,走路不能迈大步。哪里还能让你像个疯孩子一般跑步,所以,温婉只得作罢。但是,在自己院子里,练拳,应该不会有问题。

    夏影看着温婉的身体确实是不行,点头应了。其它几个想反对,可是被夏影冷冷的一眼,都缩回去了。不过,只能在内院练,不得出去练。温婉是这里的主人,她说什么,其他人,也不敢有异议。

    “郡主,你让查的事情,我已经查清楚了。这是结果。”夏影说着,拿了一叠纸给她自己看。

    温婉看了以后,眼睛滚圆滚圆的。她开始有疑虑,夏影不愿意在她面前直接说她的公主娘。但是看着公主娘的嫁妆那么丰富,又不像是个不受宠的。那究竟是为什么让父女俩感情破裂。唯一的原因,平家,平向熙。而这张纸,给了她答案。可是这时,她也不知道该怎么来形容此时的心情。

    她这个便宜娘,才华卓越,孤傲高洁。在宫里,虽然不是皇帝外公最疼爱的一个,但绝对是最关心的一个。因为她时不时生两场病,是药罐子泡大的。因为有皇帝的关心,她在皇宫里,过得,其实也算得上是很幸福的。

    不过,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从小到大身体就不好,太医说不宜早婚。拖到十八,配了二十的状元郎。可指婚没多久,就生了一场大病。养了一年多。等成亲的时候。是二十岁了,超越年龄的老姑娘了。

    这个不是重点,就这些还不能让温婉止不住要哭。让温婉要哭的是,她的公主娘嫁来到平家以后,好象受到平家的感染。她的这个便宜的公主娘就变成了圣母,绝对是圣母。纸上写了这么多,概括而言就是当年公主跟那个便宜爹成亲以后。太医说她身子喘弱,很难有孕,同时也告戒她的身子是不宜生子,否则。会有性命之忧。

    当时的老太君还在世,得了消息后,非常的忧心。怕绝了平向熙这一只血脉。叫着平母,找着了公主娘,跟她苦苦哀求。希望她能宽怀大量,允许平向熙纳一通房丫鬟,生下子嗣延续血脉。如果公主娘不同意。平家也是没办法的。可是让人意外的是,公主娘同意了。

    平向熙看福徽公主那么好说话,就直接求了她,说他想纳安乐侯家的三女儿为妾。苦苦哀求好些天。也不知道福徽公主怎么想的,竟然也同意了。要知道。如果公主不同意,不说妾室,通房都不可以有。当然,自己同意的那就另说了。

    不知道是谁在皇帝那边吹了吹风,皇帝把平向熙狠狠训斥了一顿,罢了他的官。公主娘听了,进了宫,苦苦哀求皇帝

    。皇帝对着福徽公主发了好一通火。却拗不过她,随了她的意。

    纳了安氏不到三个月,安氏就怀孕了。加上嘴巴甜。很会讨老太君跟平母的喜欢。也很得心善无害的公主的喜欢,把她当妹妹一般看待。生下儿子以后,地位更是直线上升。隔一年。又生了一个。在生了两个儿子以后,安氏就打了主意想要把孩子过继到公主娘名下。公主娘当初想着自己也生不了孩子。就答应了。

    可这事很快传到宫里去,平向熙被皇帝外公打了二十大板,贬斥罢官;另外皇帝再赐给安氏一条白菱。公主娘得了消息,竟然不顾自己喘弱的身子,跑到皇宫里苦苦哀求皇帝,在养和殿跪了一天一夜,晕死过去。皇帝见她,她仍苦苦哀求皇帝答应她赦免驸马跟安氏。

    皇帝外公气得直接问她,究竟是驸马跟一个妾室重要,还是他这个父皇重要。公主娘默然不语,之后竟然说,她与驸马情比金坚,与安氏姐妹情深。皇帝气得肝疼,华丽丽晕了过去。

    虽然只是短暂的一分钟,可是却留了人话柄。当时的皇帝伤心得不行,但为了女儿考虑,也是该要多做些事情的。再怎么样,他也不能看着自己女儿就这么死了。把平国公训斥一顿,仗责了安氏四十大棍。不过,心灰意冷。

    之后,也许是终究心里难受,也或者是凑巧,皇帝病了好些天。

    为了一个男人跟妾室,竟然气晕了自己的老父。如此不孝之女,宗人府上折子,对皇帝说,要把她除名。可能是皇帝外公还是顾念苏贵妃,加上苏护毕竟是宰相,除名之事,不了了之。

    但是,皇帝再就不待见她了,原因很简单,竟然会为了一个男人,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妾室,而伤了他一片慈父之心。皇宫也不让她进了,也不许任何人在他面前提起福徽两个字。一提就发怒。也就是,变相地绝了父女关系。此事后,一直到死,福徽公主都没能进宫。

    这事,轮为整个京城的谈资。此事过后,福徽公主就成了上流社会贵妇人拒绝往来对象。那些与她交好的人,再不上门来。就是宴会,也再不请她。彻底把她孤立起来。

    还有一点,让温婉无语的是,她这个公主娘完全没有金钱意识。真正的视金钱为粪土。摆放在她房间里的物件,只要谁说喜欢,基本上都会送人。所以六年,她的嫁妆被她送走了很多。国公府邸的主子们经常跟她哭穷,她庄子上铺子上还有封地上的基本上都贴补了国公府。虽然陪嫁很丰富,但是禁不住她这么花消。

    而封地是在她气晕了皇帝以后就收回去的。至于后来,内务府邸来收回物件时,陪嫁物件少了四成。内务府的人来了,也只是把逾制的物件跟皇庄与公主府收回去。那些家具、首饰等东西,因为还有她女儿在,在国公府人的走动还有宫里人说的仁德之下,人性化地留下了。留着给原主当嫁妆。

    就算因为数额相差太大。但也未报到皇帝那里去。跟福徽郡主有来往的贵人,是为零。所以,没有一个人站出来说一句话。

    这么大一笔钱,全都肥了平家这群白眼狼。她这个正主,却还要忍冻挨恶,真是天大的讽刺。

    咳,不争气的便宜娘啊,你怎么是白莲花圣母啊!圣母不好当,付出代价很惨重啊!估计要不是自己横空出世,连皇帝。都忘记了自己还有那样一个不知道怎么说的女儿吧!论起来,皇帝其实听疼便宜娘呢,可公主娘怎么就这么不整齐呢!这么大一个靠山不要,竟然要那两个极品。找虐。

    再往下看,温婉的眼睛阴了阴。眼里闪过寒光。

    福徽公主在那次以后,病了一场

    。可是有夫婿的体贴与关爱,妹妹安氏的曲意奉承伏低做小之下。又在太医的精心调治下,身体很快就好了。一年后,在安氏再次怀孕四个月,在福徽公主吃了不知道多多少少汤汤水水以后。竟然也诊出怀孕了。可八个月后,却是血崩而亡。三年后。安氏上位扶为平妻。

    黄嬷嬷说过公主娘的身体是不能生孩子。每次事后,以防万一,喝的药了都放了避孕的东西。怀孕以后,那位一直是公主娘的专职的郝太医,奉劝公主把孩子拿掉,就她的身体,生孩子基本是一只半脚踏进棺材里。可公主娘对这来之不易的孩子非常的珍惜,死也不愿意打掉。结果,没能逃过死关。

    温婉记得很清楚,黄嬷嬷因为这事。还被公主娘很不待见。那日,要不是那位郝太医听到说要把她浸死,跟几个婆子据理力争。也等不到黄嬷嬷及时赶来,也亏得郝太医。否则本尊也早就死了。

    那位郝太医,是因为外婆对他有大恩。就算公主娘再不被皇帝外公待见,他仍然三天来请一次平安脉。否则,公主娘死得会更早。

    温婉看着资料上所说的,眼睛闪了闪。夏影看着温婉,什么表现都没有。心里有些怪异,按说现在不该是难过或者愤怒吗?这个小主子,心里究竟是在想什么。

    大夫人找了好久,对照登记的册子,终于找出六样物件。这东西当初确实是公主送给她的,可是现在这个情况,谁知道你是贪的还是公主送的。或者,骗的。

    “这缺了这么多,要补这么大的漏洞,可怎么补。“大夫人发愁。

    “夫人,你想。趁着这机会,彻底打了她的气焰。这可是千灾难逢的机会,相信世子爷也没什么好说的。”大夫人一听,眼睛一亮。

    带了人,到刘姨娘那里,逼着刘姨娘把东西交出来。刘姨娘不干了,坚决说没有。大夫人也不含糊,立即让人搜,很快就搜出了一匣子首饰出来,还有三千多两的银票。一看那架势,是早得了消息,这会来个突击行动。否则,也不可能这么精确地找着东西。

    刘姨娘哭天抢地,说这是她省吃节用攒下来的。

    大夫人冷笑着:“你省吃见用,你省吃俭用八辈子都攒不到这么多钱。还有,这首饰可都是宫式花样,有的还有内务府的标记,你就是有钱都买不到。最好还是老实些,否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大夫人拿了首饰走了。刘姨娘立即去找着世子,哭嚎了一通。世子这顿时间因为温婉的事情憋屈的厉害,正好撞枪口上,被世子收拾了一顿。刘姨娘很识时务,缩在自己的小屋里,老实得很。

    而大夫人算了算,首饰等物加起来大概价值2万两,刘姨娘那里收了3千两,自己只要凑1.7万两银子。比自己预期的要少很多,而且又打击了刘姨娘嚣张的气焰。以后,也没有跟自己叫板的资本了。这钱就是出,也乐意。

    二房自然是不需要说了,主事人都死没了。

    三房也交出二十来样物件,外加2万两银子。被平母逼着加了五千两。一共出了2万五千两,把个佟氏气得绝倒。

    四房五副字画两孤本,外加三千两银子。

    五房开始只说出5千两。国公爷当下就去找了儿子,痛骂了一顿。安氏也被平国公指着鼻子骂,平向熙一个字都不敢说。最后不想再费口舌。要是不给就滚出国公府。平向熙没办法,只得逼着安氏,要不把钱全都凑齐,要不把物件全都交出来;否则,两人一起滚出平家

    大夫人知道,公主嫁妆里的大头,其实都缩在五房。这会要是五房不出,平母到时候不愿意倒贴这么多。还不得要公中出,亏的还是自家。立即让人跟平母的贴心妈妈谈话,顺带送了一百两银子。

    而平母在听了贴身婆子的话。想着,万一五房真少给出很多,可全要自己贴补。把人叫来,问着到底出多少。安氏说,温婉已经明确表示不要了。她这里也最多能出五千。

    老夫人瞧着这行情。也顾不顾得上是不是自己喜欢的媳妇了,带了丫鬟婆子随后跟来。这一次非常有魄力,立即让丫鬟婆子把人全都包围起来。搜了库房,再搜了安氏的屋。

    从安氏的屋里搜出十几匣子名贵的首饰,基本上都是公主的嫁妆单子上列着的东西。还有2万5千两银票。库房里则是一大堆公主的陪嫁之物,对比一下她陪嫁过来的东西。平母冷笑了声,留了她的陪嫁之物所抵价值的东西。其他东西全都带回到去了。

    安氏一下瘫软在地,这一次,可什么都没有了。陪了夫人又折兵,哪里知道老太太这么狠的。出手这么快。

    最后的结果是,所有寻回来的物件,全都送到蘅芳阁,大概有近五成的物件,折算一下剩下大概还有九万两的银子。大房出了两万两,三房出了两万五千两,四房出了三千两。五房出了两万五千两,余下的国公爷逼着平母添加了1.7万千两私房进来,凑齐了9万两。

    平母拿银子出来的时候。跟割肉一般。本来还想跟温婉说说,可是温婉根本就不去上房。病了。气得平母差点晕倒过去。但也知道,这是皇上下的旨意,忍着这口气。拿了私房出来,想着幸好有先见之明,抄了安氏,逼着三房加了钱,否则,自己倒贴得更多。温婉开始是不想要的,实在推脱不过,就给接了。

    温婉看着送回来的东西,全是好东西。那床,富贵又漂亮(安氏准备给清珊做嫁妆,所以她自己没用);那梳妆台,上面的镜子说是唐代的铜镜;还有紫檀木座墨玉观音,是用整块的上等墨玉雕刻而成,观音大师慈眉善目,和蔼可亲。这种上等的墨玉非常难得,就这个物件,纸上写了价值一万五千两银子。

    温婉得了这么多东西,看得眼花缭乱。不过,反正入了库,上自己的东西。以后可以慢慢看。让把那观音放在正房的案几上供着。

    还有十几匣子的贵重首饰。再有到手的银票。温婉终于知道,为什么她刚回来,平家的人全都往死里把她整,原来如此。这么一笔巨款,要是原主回来。一旦有人追究,可就得全部归还。就像现在这样。不过,这些人,也真是够狠的。占了人财产,还让原主饿肚子。

    “平家的人贪了那么多东西,皇帝外公不该治罪吗?”温婉奇怪地问了夏影。古嬷嬷一直叫着平家的人胆大包天,没了边。可是皇帝外公,却是悄无声息的,让温婉很挫败。

    “皇上自然是不可能跟妇孺算帐的,要找,也是找当家人。所以,这嫁妆单子,送到的是国公爷手里。至于郡主所说的,完全不用担心。天底下能占皇家便宜的,还没有。吃了十倍百倍地吐出来。”夏影冷冷地说道。

    温婉听了倒是笑了,这话概括的含义可就多了去了。不过,没白便宜这些人就好。

    “听说这些东西还是抄过来的?老夫人向来是个没分寸的我不奇怪。大夫人看着很精明,怎么会查抄刘氏。”温婉现在知道规矩,一般大户人家,是不能自抄家的。因为这预兆着一个府邸的衰败。(未完待续)
(快捷键 ←)上一章:二十一:福徽公主的嫁妆单子返回目录下一章:二十三:捐钱给族里(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