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穿越小说 »重生之温婉最新章节列表 » 二十五:送行

二十五:送行

文/六月浩雪
重生之温婉 本章字数:4656 重生之温婉txt下载
推荐阅读:极品全能学生 三婚完美,总裁二娶天价前妻 [洪荒]成圣之前的日子 盛世芳华 红楼之白魔法神贾珠 (西幻)一群逗比欢乐多 末世江湖行 太后宅斗用菜刀 [综]本宫是男的 新世界1620
    温婉走到赵王面前,跪下来,非常恭敬地给他磕了三个头,一副感激涕零的样子。77nt.Com千千小说网赵王的脸,又青又紫。郑王面色很冷,旁边跟随的人,看了都不自在。

    就连周王,看着赵王的神色都是很不悦“老五,温婉到安家去当奴婢,大庭广众之下说了出来,你以为是多光荣的事,生怕别人不知道是吧?你是不是觉得温婉去给人当奴,给我们皇家增了光,添了彩。让你感觉非常有面子。”

    郑王听了周王这句话,再看了温婉,眼里闪过精光。周王虽然厌恶他,但是这话却说得非常中肯。温婉如果是故意,那这孩子,确实是聪明,估计以后赵王再也不会拿这事说嘴了。

    赵王对温婉的这一举动,气恼万分,没想到温婉给他来这招。这下,自己做什么说什么都是错的了,完全陷入被动的境地。不过,很快脸色恢复正常,把腰间的羊脂玉佩取下来,送给了温婉,说自己当时也不知道你是我的外甥女,要知道,就不会有这样的事情了

    温婉高兴地接过礼物,然后,行了个谢礼。拿着玉佩给郑王看,一脸没见过好东西的样子。周王看了觉得自己不送礼不像话,看了自己身上,没带什么饰品,一咬牙,从袖子里摸出一个圆滚滚有鸡蛋那么大,特别漂亮的珠子。

    温婉看了,赶紧又摇头又摆手,表示着不要。周王这下不高兴了,“老五送的东西你就收,我送的东西你就不收。怎么着,看不上我送的东西。还是认为我不配做你的舅舅。”

    温婉听了还是不要,见周王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忙笔画了几下,还在郑王手上写了一行字。

    “三皇兄,婉儿说这个东西,她是不会收的,收了会不安心。她这个做外甥女怎么能拿舅舅的心爱之物。要是你愿意,回头送给她一本好字帖。她的字写得不好,正想找一份好的字帖,好好练练字。三皇兄,相对于这颗夜明珠。婉儿更喜欢字帖。送礼物,自然是送合乎心意的,你说是吧。”郑王在一边解释着。温婉赶紧着点头。

    “好,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明天我就让人给送本好字帖给你。保管外甥女你满意。”周王笑容满面的。这颗夜明珠可是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弄到的,一直放在身上随身带着。舍不得离开半步,要真给了温婉。估计今天晚上,肯定睡不着觉。有这话,他既得了里子又不亏了面子。这个外甥女,有眼色。难怪父皇会喜欢她呢!他也有些喜欢了。看那碍眼的老八。也觉得没那么让他难以接受了。

    赵王瞧着周王的态度,眼色不善的看了一眼温婉。在心里寻思着,这个孩子究竟是真的这么纯善,还是心里有了计较。真纯善还好说,如果这么小的年龄就有这么深的心机,那就太可怕了。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真纯善。能让自己一而再,再而三的吃憋,绝对不会是纯良之辈。

    “好了,很晚的,我们要回去了。”周王带着人走了。赵王也跟着他走了。温婉还是兴高采烈地,继续逛着。

    “婉儿,你刚才真的不生气吗?”有些爱怜地问着。

    温婉摇了摇头。笑了笑。自己是真的不生气,因为他说的是事实。如果当初不是他。自己,肯定已经被打死了,不管什么原因,是他救了自己,这点没错。要真不生气,那是不可能的。可是,形势比人强。在这个情况下,难道能否认,或者说他不是要救他。估计这话传出去,再没人愿意待见她。

    学了这么久的礼仪,知道,如果要感激,最起码,就得磕头。相比于其他人动不动就跪就磕头,她已经好很多。再这赵王也是她长辈,所以给赵王舅舅磕头,没什么太大的心理负担,就当给他拜寿。

    郑王看着她神色如常,眼中,更是深邃了。这个孩子,有着,一颗真正的纯善之心。两个人逛到非常的晚,到街市没人,才回去。

    “晚上,要跟舅舅睡?”温婉听了高兴地点着头。

    “婉儿,你打算怎么处置安氏?”郑王问着昏昏欲睡的温婉。

    温婉的瞌睡虫一下消散了,知道郑王是有话要说。郑王摸着温婉的小脑袋“温婉,安氏暂时不能动。不管怎么说,她都是你的庶母。如果你现在报复她,让她死了。对你的名声极为不利。舅舅当年就是没听人的劝告。肆意报复了之前害我的人。可也因为如此,舅舅在这方面吃了大亏,温婉万不可走舅舅的老路。”

    温婉疑惑地看着他,但郑王却再没说他的事

    。只是让温婉不要直接跟安氏作对。有平向熙给那个女人撑腰,要是针尖对麦芒,她就会被人诟病为不孝。不仅会被人所议论,将来还找不到好的婆家。更会遭遇皇帝外公的厌弃。大齐朝是以孝治天下,就算平家的人再怎么过分,那些人都是她的长辈,不能忤逆,更不能报仇。

    郑王看着温婉面无表情的样子,有些难受 “温婉,舅舅是为你好。一个坏名声,是可以毁了一个人的。舅舅当年就是没顾忌,恣意行事,才有的那样坏的名声。让你外公很不喜欢我。至于你所受的委屈,以后舅舅会帮你讨回来。现在,暂时不要动。”

    温婉摆了摆手,笔画着“舅舅,那些人对我来说都是陌生人。我不会去报复他们的,我只要把我自己的小日子过好就好了。”

    温婉想了想,仔细笔画“舅舅,我想知道。为什么平家,这么乱?”

    在王府,郑王咳嗽一声旁边的仆从都得抖一抖。连世子表哥都得小心翼翼。在平家,平国公的话好象没什么用。虽说男子不管内宅,但是,也太嚣张了。

    郑王对温婉的敏锐。很赞赏“当年老国公挑选子嗣,挑选了如今的国公爷,是所有子侄里最书呆的。挑选他的原因,虽然说如今的国公夫人也是一部分缘分。但最重要的时候,让一个呆且懦弱的人当国公,可以让你皇帝外公放心。温婉,这里面牵涉了很多朝中之事,说多了你也不懂。不过,你现在是父皇亲赐的贵郡主,又有金鞭在手。平家的人。不敢对你怎么样的。”

    温婉似懂非懂得的点头。

    郑王看着温婉的样子,摸着她小脑袋:“你放心,我已经得了消息,国公爷有心让爵。世子夫人是个精明的,她不会得罪你。只会与你交好。平家的人。再不敢如此嚣张,更不敢欺负于你。”

    两人说了一通的话,郑王交代温婉该避讳什么。顾忌什么,不能犯什么错误,把自己所遭受的,没人教导而吃过大亏当为教训的事情。都一一跟她说了。温婉听了,直点头。

    可能是真累了。没说话,停顿了一会温婉就睡着了。郑王看着她面带微笑的睡颜,想了很久很久,最后,也睡下了。

    温婉其实并没有真睡着,此时她脑子很清醒。舅舅的话,给她敲响了警钟。她一个要尽快知道这个社会的规则,才不会犯不该犯的错误。至于平家,她无视。安氏,她现在不会做什么。但只要时机一成熟。也绝对不放过。

    第二天送别的时候,温婉本来想送到郊外去的,可郑王却是不让。就让她送到王府大门。温婉死抱着郑王不放。温婉非常的难过,那眼泪。就跟不要钱似的。要不是实在不行,郑王都想把她打包带走算了。温婉要死不活的就是不松手,最后没法子,还是被祁言给抱着,才使得郑王脱身,郑王全身沾着温婉的泪水走了。

    温婉肿红着眼睛,打道回府了。最后的6万两,给了林管家3万两,让他给置办田地跟宅子。田地不管出息,但要有山有水有上好的树林。宅子要建在安全、清净的地方。还有三万,得作为投资费用。

    至于封地,温婉已经跟郑王说好了,封地的出息先让管着,暂时不要送钱来,否则那些人看了自己这边这么有钱,又来打饥荒。有着手里的钱,再加上自己还有朝廷给的俸禄!够她过好日子了了。

    回平府的时候,带了一车东西回去。有笔、纸、砚、各色伐纸、香袋、香珠、花粉、胭脂、泥人、面具、花灯等用品;冰糖葫芦、卷糖、泥糕片等好些小吃。

    回去之后,就让人分好,给那些兄弟姐妹送去

    。因为都是些小玩意,还有好些小吃,送的对象自然都是孩子。古代的孩子出去的少,特别是女孩子,都非常喜欢。就连清珊,开始得了东西就给扔了,可还是忍不住捡了起来。看了爱不释手。

    “我这个妹妹,其实也不是那么狠心的”尚麒拿了温婉送的笔纸,有些感叹地说着。也不知道为什么,娘怎么老说温婉的坏话。看着也不像是个坏孩子。而且自己不找她事,她也从来没找过这边的事。

    大夫人看着自己儿子玩着那鬼面具,不亦乐乎的样子,在旁边叫着自己的儿子“尚卫,以后要多亲近亲近你这个堂妹妹。还有,你得了她的礼物,可不能是个只进不出的主。”尚卫点头,表示知道。之后,也就尚卫一个人,与温婉关系比较好。

    温婉回到蘅芳阁,就进了卧房。让人全都出去,屋子就留了三个人。温婉、夏语、古嬷嬷。古嬷嬷一看这个架势,知道是要自己表态了。其实,根本就没的给她选,她是皇上赐给温婉的宫婢,就算有品阶在,那也只是一个宫婢。自然,是向温婉表决心了。说自己以后,事事都听郡主的,再也不敢任意妄为。

    温婉笔画了几下,夏语眼睛瞪了下,然后,有些迟疑,在温婉犀利的眼神之下,硬着头皮说了温婉的意思。

    温婉告诉古嬷嬷:“郡主说,不需要事事听她的。以前是什么样,以后还是什么样。只是她决定的事情,你听从了就是。这个院子里,大大小小的事,还是由你把持着。郡主,她只要有安心的日子就好。”

    古嬷嬷先是一愣,接着,惶恐地看着温婉。她这样说,意味着,她要给平府的人,或者说给所有的人一个错觉。蘅芳阁里,包括温婉自己,都在她的掌控之中。温婉,她已经被自己拿捏住了。郡主,她的这个主子,是要拿她做饯子,来抵挡平府里跟外面人的纠缠。

    她这个主子,精明得都让人害怕。自己这次,真的栽了。当初选人的时候,是自己自告奋勇的来。想着,福徽公主是个软绵的人,她的女儿,能是个多么聪明的。只要她护着,做出忠心耿耿的样子,到时候,小郡主,还不是得样样听她的。

    可事实是,以后,蘅芳阁里,所有的事,的确都是得听她的。实质却是,她挡了麻烦,得罪了人,郡主逍遥自在。她得了面子,郡主,得了里子。到了现在,就算想回头,已经都不可能了。只得认命了。

    温婉对着夏语,夏语赶紧跪着说,自己,绝对不会乱说一句话的。温婉这才点头,表示满意。说着以后,一切照常就是。

    “夏影,你去给我弄两本大齐律法的书给我看。”温婉想着,要想了解一个国家的规则,直接看律法就可以。

    等夏影买了大齐律例,温婉就天天抱着大齐律法。看到律法的条条框框,不明白的又问了夏影,越看是越不甘心,父杀子,仗责二十;字杀父,监斩。父母不慈也就受些非议,子女不孝前途尽毁。要是父母告子女一个忤逆不孝,子女什么前程都没有了。还得祸害孩子。男子可以在外面偷鸡摸狗,女人万一红杏出墙就得浸猪笼沉死。看得温婉心里发毛,这许许多多不公平,不是三句两句能说明白的。

    温婉看得更是仔细,以后得小心。

    “郡主,你无需担心。这只是对平民适用的律法。”夏影看着温婉五彩斑斓的颜色,忍不住开口。

    温婉自然知道她现在是特权阶级,没人敢随意伤害她。当然,暗处的不在此例。可是,对于这个社会的不公平,温婉还是心里发寒。这里的规则实在是太多了。而且,对女人尤其不公平。(未完待续)
(快捷键 ←)上一章:二十四:感悟返回目录下一章:二十六:得名家字贴(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