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穿越小说 »重生之温婉最新章节列表 » 二十七:上香英俊少年郎

二十七:上香英俊少年郎

文/六月浩雪
重生之温婉 本章字数:6278 重生之温婉txt下载
推荐阅读:大妖孙悟空 最强战帝 红杏回忆录 天才狂少 伪废柴修仙记 写文之1/2正经[重生] 全能武侠系统 御龙剑仙 仙界独尊 衣冠楚楚,总裁得寸进尺
    宜洲,郑王府

    “母妃,父王打来的雪狐皮,可以做我的风衣吧?等冬天到的时候穿出去,非得羡慕死她们。”大郡主思聪高兴地叫着。

    “风衣?王妃说,是该要送去给京城里的温婉郡主用。”冯侧妃有些为难地说着。大郡主一听,立即不干了。跑去找王妃理论。之前王妃就说好了雪皮给自己做风衣的,自己都跟这里的名媛说,要是没有,说出去,自己不是很没面子吗?

    “雪狐皮送到京城去,是王爷亲自吩咐我,送给你表妹温婉的。既然你父王吩咐的,母妃我自然是不能违逆的。思聪,你要想要好的皮毛衣裳,我会跟王妃子说的。要是可以,那就花银子,去市上买来好的毛,给你做一套时兴漂亮的衣裳。”王侧妃丝毫不想理会大郡主的胡搅蛮缠,有些不大高兴地说道。王妃是主管衣裳这块。

    大郡主一下被噎住了,父王亲自吩咐的,这下可就有难度了。这还是自己磨了好久,王妃才答应的,没想到,竟然是这样的结果。让她又恨有恼。对远在京城的温婉,起了厌恶之情。

    “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可人儿,让我们王爷这么惦念。之前雪狐皮给送走了,现在还让准备皮子。说要把两张虎皮,三张狼皮,五张貂皮;还让王妃准备一匣子首饰,还有其他一堆的。王爷,对温婉郡主的宠爱的是不是太过。了”王妃的贴身嬷嬷担心地说着。

    “呵呵,再过又怎么样。横竖着是外甥女,与其给她们,我倒更愿意给温婉。祁言的信里可说了。那孩子性格如名字,温婉柔顺,可人贴心。不像那两个,就是喂不饱的白眼狼,我对她们这么好,还是联合着算计我。而且,那孩子把三个县的管理权都全权交给王爷打理,还说收入可以任由王爷用。这份信任,就让人感动。不说,还为王爷化解了那么大的陷阱。我真想见见那个孩子。听说,长得跟王爷像是模子里刻出来的,都说外甥似舅,真想好想见见。”郑王妃笑着。

    “总会有机会的。”嬷嬷小着声说道。两人丢开这个话题,说着过年的一应事情。

    温婉回来后没半个月

    。就到了八月初一。

    八月初一,这日是温婉的生辰,却也是她母亲的忌日。温婉没兴致过。决定那日去玉泉寺上香。

    玉泉寺是仅次于皇家寺庙的寺院。温婉之所以没去皇觉寺,一是因为太远,二是因为听说玉泉寺很宁静,不喧哗。或者应该说。那里的景致最是好的。

    这日,带着一众丫鬟婆子去了山上上香给福徽公主生祭。

    山路崎岖。景色也就山啊树的,没什么奇怪的。不过山中空气清新,四周树林茂密,鸟语花香。让温婉天天憋闷的心情,一下舒缓开来。温婉想着,以后每个月出来上两次香,当是给自己放风。

    到了玉泉寺,温婉看着这个地,倒甚是幽静。环境也是不错的。倒是名不虚传。到了大殿拜了佛祖及各路神仙。跪在佛祖面前,默默地念着:你们母女可能已经团聚。早日投胎,下辈子做人要强硬一些。不要再心慈手软做圣母了,否则。对自己对孩子,都不好。嬷嬷。你安心吧,我会过得很好的,你放心。

    再为了公主娘跟黄嬷嬷点了长明灯。师太自然应允。花了一千两银子,点了两盏长明灯。五百两一盏长命灯,真贵啊!

    一会,主持过来迎了她进内殿休息,吃了中午用饭,温婉吃了点头,这里的斋饭做得倒是很合她的口味。吃完饭,不太想那么早回去。听说了寺庙后面有一片山林,里面景致不错,就去了寺庙的后山走了走。其他人都留着,只让夏影一个人跟着。原因很简单,夏影有武功。越往里走,越凉快,温婉打了个舒服的冷颤。这里可是避暑的好地方。温婉觉得有点凉,这里的温度可比京城低了好多。怕着凉,就让夏影回去拿件衣服过来。她自己还不想那么快回去。晚些时候再回去,当是夏游了。夏影让她别乱走,立即转回去拿衣服去。

    寺庙后面,满山都是树木,葱翠一片。信步走上去,边走边观赏路边的景色。满山都是花,都在争相绽放,显示自己的美丽和风采。一阵风吹来,带着花的香味,好似要把温婉所有的忧愁全都带走了一般,温婉全身都舒畅了起来。

    听着泉水叮咚的声音,顺着声音走去,果然那看见有一道泉水自上而下流淌下来。温婉正热得不行呢,温婉捧了一把泉水,洗了洗脸。真凉快呀!

    “扑哧。”一个笑声,把温婉给惊动了。

    温婉抬头一看,见离自己大约百里远之地有一个头戴紫金冠,身穿宽松白色里衣;一双墨眼黑漆漆,眼眸晶亮清澈;身材硬朗健硕,五官俊雅却不失英气的少年郎。

    此时少年郎的锦衣放在一侧,只着里衣挽着衣脚跟裤管在水里,那如同冰雪般白净的肌肤,又仿若上等的羊脂玉莹润,在眼光的折射下闪现出晶莹的光泽。端的是,风流倜傥,富贵无边。

    当然,这些都不是重点。不说他还穿着里衣,就算脱光也跟温婉没关系,可跟温婉有关系的是此人的一双大脚正放在水里。

    少年郎刚才是走的路太多,热得不行,这才脱了鞋袜与外套,在水里凉快,正洗得欢快,就看见一个小女孩在下首捧着水洗脸,想着她洗的是自己的洗脚水,不由乐了。

    少年提醒了这小女孩子,可那小女孩又傻傻地看着他,一副呆样,眉眼一挑“喂,小丫头,小小年龄,就看男人看痴了。这以后,还有谁敢娶你为妻。要是没人娶你,你就嫁给爷算了。爷能供你吃好的穿好的。”

    温婉因为是上香

    。身着一身莹白的素椴褂子,梳着一个双丫髻,除了手腕的一对银镯子,并没有佩带任何其他的首饰。看上去,可不就一丫鬟。

    温婉想着刚才捧的水,那不是捧了他的洗脚水洗脸。再听到这不要脸的话,当下又气又羞,恨恨地瞪了那个少年。还好自己没喝,就这洗脚水,都得恶心得自己一个月吃不饭。这个可恶的家伙。竟然不提醒自己,可恶,太可恶了。

    “你这个丫头好大胆子,我可是好心提醒你,怎么还不领情呢?”那少年看着温婉气呼呼的。圆脸鼓鼓的,一双杏眼瞪得大大的。觉得有趣,逗着她玩。

    温婉见着他这么说。做了一个鬼脸,想转身离去,脸上的水滴正好落在唇上,温婉恶心的不行。一想。要就这么罢休太窝囊了。她犯恶心都是这个坏家伙害的。看着少年正起身穿衣袜,温婉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了上去。推了他一把,把他推到泉水里。然后咚咚咚,跑了。

    少年一个没提防,这么一推,就给推到水里去了。衣服全都沾湿了,少年郎又气又恼,可恶的小丫头。不过转而一想,这个丫鬟也好玩,胆子真是大如天啊。也不知道他们的主子是怎么教导的。一想,这样躺着。看她回不回来。

    温婉跑了几步,听到后面扑腾一声,回头一看。没人影。那个少年没了,也没声响的。不会这么一个恶作剧就报废了。温婉吓得赶紧转回去,看着少年躺在地上,用手摸了摸鼻子,呼吸微弱几近于无。

    温婉吓得一下急了,也没有多想。使出吃奶的力气,给他移了移,将他窝在草里的头转过来,正面放在草丛上,给他按了按肺部,然后深出一口气,俯身就给他做人工呼吸。

    嘴刚贴上,少年睁开了眼睛,温婉吓了一大跳,想起身,可力道一猛,两人嘴巴正好碰上了嘴巴,不仅如此,人还趴在他身上!整一投怀送抱,外加强吻。

    少年本来只是想吓一吓这个胆大包天的小丫鬟。却是没想着还有这一状况,当下脑袋也是嗡的一声,还没想着怎么着呢,就觉得软软的香香的东西贴着自己。

    温婉条件反射般把人推开,可那男却是神经质一般反手把人搂得紧紧的,温婉起不来。

    温婉挣扎不开,气得要死。仍然死命地捶着这个变态,这个死变态,连幼女都不放过,死变态,猥琐男。本想咬两口的,可看他没继续下去,倒是不好再咬了。

    “小狐狸,是不是想要吸我的精血?”少年砸吧了舌头看着温婉愤怒无奈委屈的样子,觉得特好玩。

    温婉沉默,没应话。想着夏影怎么还没来,做什么呀!也不远的!动作怎么那慢得,跟蜗牛似的。温婉从来没觉得夏影这么不称职。

    “真是狐狸变的?那也该变个大美人,怎么变个小娃娃。不过也不错,挺甜的。你再吸吸,我的精血很好喝的。”少年半是乞求,半是期盼,一副任你宰割的样子。

    看得温婉哭笑不得,还精血,狐狸?鬼神书怪看得多了吧!一想到她说,想让她喝人血,再想到刚才用了她的洗脚水洗脸,温婉差点吐了。咳,温婉觉得自己很倒霉。好不容易出来一躺,散散心。就没想到,碰到一个脑子不正常的。

    少年看着温婉嫌恶的样子,有些挫败,半是难过半是茫然地:“你不会也嫌弃我的精血不好吃吧?不是说狐狸精只要是男子的血都吸收吗?为什么,为什么连只狐狸精都不喜欢我的精血,莫非,我真的是人间人愁,鬼见鬼嫌?”

    温婉感受到他的悲伤,心里的恶心劲倒是去掉了不少

    。看着他为自己不喝他的血这么悲伤,眨巴眨巴着眼睛。非常遗憾自己不是狐狸。要真是狐狸那该多好啊!多美味的午餐啊!肯定能喝个饱。

    “原来还是只善良的小狐狸。你不愿意,我再给你吸吸,可好。”少年的话落。温婉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看见眼前一个大大的脑袋。她嘴巴就给封住了。温婉瞪大着眼睛,她,她被吻了,竟然被强吻了?

    虽然少年身上有一股檀香味。很好闻,还有着属于少年郎独特的干净气息。并且,她能感觉到少年郎的青涩,如果她现在成年,还有可能欣赏这么青涩的少年。可是,可是现在她还是幼童。温婉嘴角露出一抹惊疑外加狐疑的神情。看着那少年,露出一股怪异的笑容。

    少年郎开始是想起之前的事情,心里难受,想捉弄捉弄这个胆大包天的丫鬟。这会,却是被温婉那抹意味不明的神情给吓着了。不会吧。这么小就露出这么邪恶的笑容,不会真是狐狸精吧?因为冒犯了她,准备把他拆骨入腹。

    温婉趁着他分神那会,一口咬下去,可能是因为太用力。也可能是因为舌头本就是柔嫩的原因,温婉闻到一股血腥味。一瞬间,满嘴是血。温婉呸呸了半天。今天真是倒霉到家了。

    温婉看着那少年铁青要杀人的模样,有些吓住了。咳,这个状况,可怎么收场啊。温婉眼珠直转。想什么法子好脱身呢!可别被他逮了个现形。

    “为什么,为什么连只狐狸都不喜欢我的精血。小狐狸。难道我的精血喝了你会死吗?我的精血就这么的那么难喝吗?”男子面露出的悲痛欲绝的神色,让温婉莫名其妙。

    莫非,不是变态,也不是猥琐,而是脑子有问题,真是个神经病。想到这里,温婉一阵挫败。她不会这么倒霉吧,不就上一次香,就碰上了个神经病。老天,不是说都上香是消灾的。怎么他给自己惹灾灾来了的。温婉对于上香一说,更是持了浓浓的怀疑了。

    “小狐狸,你说。我真的就有这么让人讨厌,就得让所有的人远离。靠近了就得死吗?”男子闪烁着慑人的目光。

    温婉迷糊了,这人看着挺正常,不正常的人说不出这话出来,莫非是受了刺激,被人刺激过了头,所以脑子有些不正常了。

    温婉转动着眼睛,想着要不要帮帮这个倒霉孩子。可转而以想,她这么帮,自己问题多多,哪里还能去管别人的闲事呢。可要是再不走,呆会肯定的露陷。这个死夏影,关键时刻总是不在的。这个保镖,一定得开除,花个好价钱去请过一个得用的。

    正在温婉为难之际,远处传来一阵大声的叫唤声。

    “少爷,少爷。”不远处有一个人在大声地叫着。

    温婉刚刚松了一口气,转而大惊,想起一件事,暗道大不好。完了,这不是在现代。自己的一次恶作剧就把自己一辈子给做弄没了。得赶紧跑。四处看了看,温婉能感觉到,夏影应该在附近。

    “呀……”少年看着温婉想逃跑。本来还想钳制住这只小狐狸。但是手一疼,松了开来,温婉趁机准备跑了。

    “小狐狸,你别想跑,我带你回家。以后我天天给你吸,好不好。”看着温婉想跑,少年钳制着温婉,让她动弹不得。

    可是又一粒石头过来,打在他手上。疼得放开了。温婉趁机得了自由,跑了。

    “小狐狸,小狐狸……”少年郎大叫着,想追上去

    。脚一疼,踉跄地摔在地上。少年爬起来,警惕地看了周围没,却是什么人都没有。这里的四周,已经没有小狐狸的影子了。

    “少爷,你这是……”看着少年全身都湿透了,还在那大声地叫着狐狸。贴身小厮吓了一到跳。好在是夏天,要是冬天,可怎么得了。

    “你刚才有没有看见一个这么高、脸圆圆的、一双大大的杏眼的一个小女孩子。”少年急切地问着。

    “没有啊,我进来都没看到人。少爷,你不会是做梦。不对,要做梦也该梦见美人,怎么会梦见一个小丫头。”随从不解地问着。

    “小狐狸,小狐狸,小狐狸你出来呀!”少年大声地叫着,找了半天都没找着,沮丧地回去了。

    温婉被夏影抱着躲在树上,看着那个少年这个样子,虽然被占便宜,但还是觉得特别的有意思。要是能出声,肯定已经笑出来了。

    温婉赶紧换了全身的衣裳,再被夏影带回寺庙,温婉想起刚才发生的事,有点小郁闷。看来自己不是做坏孩子的料,难得做一次,就被人占那么大便宜,真是亏大了。看样子,自己还是当一个乖孩子吧!。

    夏语看着温婉全身湿漉漉的,忙叫人打来水,让温婉重新净面。再将刚才套上的外套取了。让人取来了一套水蓝色的衣裙给她换上。再重新梳洗一番,端了水出去了。

    “郡主,以后不可以再如此卤莽。还有,男女授受不亲。要是传扬出去,你的闺誉可就全没了。”夏影严肃地说着。

    温婉眼睛转了转,没反驳,虚心接受。夏影看出是温婉在恶作剧,所以便没惩罚那个孩子。咳,想着温婉终究还是个孩子,估计在平府憋坏了。至于亲吻,夏影是想着温婉不知道这么回事,好玩。捉弄了一下别人就那么高兴的。就捉弄的方法让人接受不了。

    收拾妥当后,一行人就下山回家去了。

    “没有,这么高,脸圆圆的,梳着一个丫头发髻,穿着一身白衣。怎么会没有这个丫鬟呢?不可能啊”少年问了好些个庙里的尼姑,都说没有这么有个丫鬟。少年觉得很奇怪,难道是自己真遇见狐狸了。

    “少爷,老太太派了人来,说走了。让少爷准备一番。”少年郎听了有些郁闷,但还是出去了。跟祖母会合去了。

    “平安,你说爷遇见的莫非真是小狐狸幻化来的小孩。来吸爷的精血的。要不,就这么大点的地方,怎么会找不着此人呢?”少年奇怪地问着。心里却很是怀疑是不是真遇见了妖怪。

    “少爷,那是寺庙,就算是有妖怪,哪里还能跑大佛门之地来撒野。我看你不是在做梦就是花眼了。奇怪,做梦或者看花眼,也该是看见个大美人。少年,你是不是想女人了。”长随唬了一跳,立即断他的念头。转而想到一个非常贴切的理由。

    “胡说八道什么。”少年郎很郁闷,自己都被占了那么大便宜,还能看花眼。真是,那个小女孩也真是大胆,竟然就这么占自己便宜。那么小,能行周公之礼吗?不行,得去好好查查!

    寺庙的事情,温婉跟夏影都没放在心上,当是一阵风,吹了就过去了。反倒是那个少年郎,跑了大半个月,都没找着人。最后,沮丧地放弃了。自然,这些温婉都不知道。就是知道,按照这时的风俗,她也是能躲多远就躲多远的。(未完待续)
(快捷键 ←)上一章:二十六:得名家字贴返回目录下一章:二十八:中秋(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