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穿越小说 »重生之温婉最新章节列表 » 三十七:说亲

三十七:说亲

文/六月浩雪
重生之温婉 本章字数:4827 重生之温婉txt下载
推荐阅读:仙界独尊 御龙剑仙 校园修仙教师 写文之1/2正经[重生] 网游之三国无双 伪废柴修仙记 新世界1620 红杏回忆录 [综]本宫是男的 大妖孙悟空
    到了腊月二十九,各色准备齐整。[千千小说]府中换了门神、联对、挂牌、新油,焕然一新,喜气洋洋。从大门、仪门、大厅、暖阁、内厅、内三门、内仪门并内塞门,直到正堂,一路正门大开。

    温婉从这里跑到那里,那边跑回到这边。看着忙碌得下人,真是太好玩了。几个丫鬟跟着,看着她活蹦乱跳的,觉得也有趣,随着她自己尽兴玩闹。温婉感叹着,真的,古代过年真的很热闹。哪里像现代,一点味道都没。当然,繁琐也是一定的。

    第二天,由平母等有诰封者,皆按品级着朝服,先坐八人大轿,带领着众人去朝贺。等回到王府,温婉下轿的时候,温婉排第三位。一群老人妇女中间站着一个孩子,怎么看怎么怪异。朝贺的时候,温婉就看见乌鸦鸦的一片。谁谁,反正是一个她都不认识。行礼领宴完毕后,回了家,引入宗祠。

    温婉开始有些头疼,想着这可真是活受罪。等到了宗祠,一看,嘿,跟之前来的完全不是一个样子。现在祖祠里香烛辉煌,锦樟锈幕。

    族长主祭,平老国公陪祭,平向熙献爵,族长两儿子献帛,向宏捧香。青衣乐奏,三献爵,拜兴礼,焚帛祭酒。

    祭祀用的猪与羊两个都选得是尺长一度地猪、羊;然后是鸡鸭鹅肉鱼各一盘,祭糕馒头各两盘,寿桃红枣各两盘,剩下地都是取五五之数了。饴糖五、芝缠五、蜜饯五、串果五、果嵌糖五,其次就是五色糖献、五色饼锭、五色罩果、五色鲜果那些。每桌碟菜二十品,碗菜八品,汤菜两品。还有果子五盘。饺子四盘。年糕与馒头各一盘。另外,还准备茶酒各三爵。这里里外外的就是几十上百个盘子。

    温婉看着那些盘子,心里嘀咕着,真奢侈。好象听说这些东西是不让吃的,真浪费。

    温婉是跟着平母她们站在褴外。等这些祭祀用品传到这边,传到向宏手里,再传到宋氏手里,又传于温婉,再传于大夫人,大夫人传于平母。平母传给族长夫人,族长夫人捧着方放在供桌上。

    等饭菜传供完毕,男左女右,平母沾香下拜,众人一起跪下

    。礼毕。族长跟平老国公等忙退出。其余小辈专侯与平母行礼。

    到了平母的上房,平母坐下后及几个老辈的夫人坐在了上面。地下两面相对放了十二张雕漆椅子,都是一色小褥。每一张椅子下一个大铜脚炉,让温婉等姐妹坐了。

    大夫人捧茶于平母,大奶奶捧茶于众位老祖母。之后,其他几个本家小媳妇又捧了茶给众姐妹。

    “这就是郡主呀!长得粉雕玉啄。真真跟个年娃娃一样。”一个叔祖母对着温婉惊喜地说着。

    温婉很礼貌地向那位叔祖母行了个礼,又坐回去。

    “瞧着通身的气派。不愧是皇家的子孙。我家那几孙女跟郡主一比,可不成了一天一地了。老姐姐,你好福气呀!”那位叔祖母笑呵呵地恭维着温婉跟平母。平母笑了笑,说这也是拖了皇家的福。

    温婉则只是笑笑,并没有接话。以前所有的人对自己不闻不问,这会这么热情,肯定是有猫腻。[千千小说]

    “郡主,郡等得闲的时候,我让几个孙女多去郡主处走动走动,几个姐妹多多相处些。大家都是一家人。郡主,你说可好。”那位叔祖母见温婉并不接她的话,只能自说自的了。

    众人看着温婉。说这话。还不是在打自己的主意。温婉笑了笑,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

    “郡主,叔祖母这可是递了话的。老姐姐,都是一家人,姐妹之间还是应该多多走动,你说是与不是。”转头对着平母。平母自然是应了,可惜,这里还没有能做温婉主的。平母也一样。

    温婉笔画了几下,夏语忙翻译“郡主说,姐妹之间自然是应当多多相处。不过郡主喜静,不喜闹,所以,还请老夫人见谅。

    人多自然闹了,这就是变相的拒绝了。其中一个老人看了温婉,眼睛灼热灼热的。

    “郡主过了年,也有七岁了吧?”另外一个老人家说,应该是叫伯祖母。温婉是不知道哪位了。家里亲戚这么多,哪里能认全。平母笑着说道,过了今天,就七个年头了。

    “我娘家有了侄孙,今年十岁。聪明伶俐,长得也好,要是跟郡主站在一起,肯定是金童玉女般登对。老妹妹,你看,成吗?要成,我过两天,就把我侄孙带过来给你掌掌眼。”老人家说着。

    温婉觉得自己被雷到了,自己才七岁好不。就有人给自己相对象。

    “伯祖母说的,可是户部尚书曹大人的三儿子,曹颂公子?”大奶奶故意装做疑惑的样子。要是对的,可就喜事了。

    “自然是了,说的是我侄子的嫡次子。小小年纪,就有才学在外。我也是看着郡主喜欢,才临时起意的。老姐姐,你看呢!”伯祖母慈爱地说着。

    在场的几个人,都有些震惊住了。户部尚书曹家,曹家三少爷曹颂,年仅十岁,才名在外。三岁出口成章,五岁做诗,七岁写得一手好文章。要不是曹老爷阻止,十岁就都能下馆了。听说长得也是如瓷娃娃一般,将来,必定是个美男子。这两年,可没少人打曹家三少爷的主意。听说淳王妃跟福灵公主都想把曹颂说与自己的女儿,可惜没能如愿。京城很多贵人都抛出想结亲的想法,全全都被曹老爷给推了。说孩子年纪还小,过两年说。

    这次,怎么会看上温婉了呢?虽说温婉现在是郡主了,可要知道,给曹颂说亲里面,可还有王爷亲女,将来必定也是郡主无疑

    !而且人家还是才貌双全的。更重要的是。人家健全,不是哑巴。

    而没人怀疑这位老太太的话。所以,这位伯祖母说这话,倒没有人认为她在图谋什么。反而羡慕温婉的好运。

    清词、清簪羡慕嫉妒恨地看着温婉。为什么一个哑巴都能得这么好的婚事,自己这么辛苦,却还得苦苦巴着求着老夫人,却求而不得。难道,出身,就真与这么重要吗?

    其他人,都还比较正常。

    清珊则是恨恨地看着温婉。母亲也跟她提过。也亲自跟曹夫人打探了两句。可惜人家看不上自己。可是,为什么,为什么看不上自己,却偏偏看上了这个哑巴。

    曹颂哥哥,神仙的一般人儿。怎么可以配一个哑巴呢!不可以,一定不可以,一定要告诉曹颂哥哥。一定不能让你坏里曹颂哥哥的名头。心里暗暗告诉自己。

    要是温婉知道清珊的想法,估计会笑晕。曹颂是圆是扁她都不知道。就算是天上的神仙,自己才七岁好不,也不感兴趣。最多感叹一句。现在的孩子,真早熟啊!

    “这个。自然是极好的。只是她的婚事,我做不了主,得皇上同意才可。”平母虽然不喜欢温婉,可是这门亲是极好的。自然是没有外推的理由。曹家,自然是上上的人家。

    “要是老妹妹你同意,我那侄媳妇可以向宫里贵人求求情,让宫里允了这婚事,让两娃娃定下来。”伯祖母曹老太太说着。

    “自然是极好了。”平母笑着说道。

    曹老爷的媳妇元氏,跟宫里现在的宠妃,也就是十六皇子的亲娘德妃娘娘。是手帕交。这么一件小事,求了应该能允的。

    温婉一听,急了。自己才不要莫名其妙多了个未婚夫呢!立即站起来,想要反对。被古嬷嬷一个眼神制止住。立即乖乖地坐回位置上。旁人一副了然的样子,只有那位伯祖母,眼中闪过精光。

    “老夫人,恕老身唐突。郡主的婚事,要皇上点头才算好的。”古嬷嬷行了个礼,说着。

    “呵呵,自然是。哪里郡主选的人家,不报备皇上知道的。等过两天,我就让我侄媳去向宫里求恩典。”伯祖母笑呵呵地说着。

    然后一群人笑呵呵的说着笑着,温婉觉得很刺眼。什么意思呀,问都不问自己的意思,把自己当货物,在那品斤论两卖呀!

    要不是被古嬷嬷犀利的眼神制止住,早弹跳起来说着,本姑娘不愿意。这古代女子名声那么重要,不说爱不爱,恋不恋的。对方品貌才学,这万一中途死了残了什么的,自己岂不是很倒霉。

    自己在听几个绣娘跟嬷嬷丫鬟八卦时,说了京城中有一个奇男子,也就是白家六少爷,去年的武状元。三岁订了门娃娃亲,未婚妻子没半年夭折了。九岁订了一门亲,那女子一年后得急病死了。十二岁再订一门亲,半年后,那女子去寺庙拜佛,路遇土匪,不愿受辱自杀身亡。十五岁,现在算起来,也就是去年四月份,他表妹身体很好。而且怕万一,自从订了亲,两家怕出意外,一直让女子呆在家里,哪里也不出,打算过完年就准备成亲。哪知道,就这样的,在他考了武状元以后,大概就是十一月上旬左右,他表妹在花园散步的时候,失足落水,溺水而亡了。

    这个男子,成了京城有名的克妻人

    。找了四个未婚妻,都没了。自此,再也没有人家愿意跟他们结亲了。男子在听到表妹溺水没了,加上之前的评论说他克妻,一气之下,求了皇帝,跑前线打仗去了。

    温婉觉得那个男子很倒霉。你说,要是他没那么早定亲,等十六岁定亲,不就不会出意外了,哪里来的四次意外。倒霉摧的也就一次意外,自然是没人说什么。偏偏他家里人这么急的。这下,倒霉了吧!

    自己可不想步她的后尘,之前已经有一个克父克母克家的传闻。可不想以后再背个克夫的罪名。

    “郡主,你放心。皇上是不会允这门亲事的。”古嬷嬷安慰着温婉。温婉奇怪地看着古嬷嬷,她怎么这么肯定。

    “郡主刚入了皇家玉碟,怎么样也要多留两年。皇上这么疼爱郡主,一定舍不得的。”古嬷嬷说了等于没说。

    温婉应了一句,回了房间,若有所思的看着外面。是不是,还有什么是自己不知道的。温婉总觉得,自己忽略了什么。从三个封地开始,还有这些的丫鬟。会不会里面有间谍。想想觉得自己脑袋用了过度了,自己又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不至于花心思在自己身上。不过,该有的警惕心,还是不能放松。

    “夏影,陪着我出去走走。”温婉穿了那件拉风的雪狐大衣,出去外面看着。到处是大明角灯两边高挂着。下面的人也急陆奔走,都身着大衣衣裳打扮得花团锦簇。人声嘈杂,笑语煊阖。

    温婉听着爆竹啪啪络绎不绝的声音,不觉得热闹,反而觉得自己很孤单。热闹是他们的,不是自己的。自己只是这里的一个过客,一个看热闹的人。

    对自己真心的有几人。舅舅估计是对自己有六成真心,皇帝外公估计对自己有两分关心。身边的人,都是奉命来保护照顾自己的,谈不上真心。真正对自己真心的,没人,这个世间,有的只是自己。她一个人,孤零零地,在这世间活着。

    孤单、寂寞,自己已经忍受了这么多年。也可以继续忍受下去。可是这样的忍受,有意义吗!老天让她重新活了一次,活着的意义就是让自己再来受一次苦吗?

    温婉茫然了,陷入了深深的迷乱之中。

    “郡主,回去了。”夏影看着温婉面色很差,猜测到她现在的心情肯定不好,忙劝了她回去。

    到了第二天,儿子、媳妇、孙子、孙女一一过来给老国公,老夫人拜年,看了一圈,都没看见温婉的人。老国公问了一下。

    “郡主昨天晚上出去看夜景,吹了冷风,着了凉。这会还在床上躺着。等好了再过来,省得过了病气。”老夫人一听就不高兴了,大过年的,你跑外面吹风,故意把自己弄病了寒搀大家呢!

    其他人神色各异。大夫人得了信,带着大奶奶去探望温婉,温婉却是睡着了,没见到。放要药材就走了。温婉是睡了一天。

    因为晚上出去外面走动,当天晚上发烧了,华丽丽感冒了。晚上吃了一碗姜汤,可早上起来的时候,头昏沉沉的。休息了一天,睡了一觉才好。看着温婉的样子,王太医还说温婉的身体好呢!否则,至少要躺十天半月的。让温婉很庆幸,也更加坚定,要锻炼好身体。

    自己已经每天要吃三碗药,还得受一次金针。王太医已经给了答复,三五年内,应该能好。也就是说,要持续三到五年。痛苦啊!(未完待续)
(快捷键 ←)上一章:三十六:过年返回目录下一章:三十八:拜年(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