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穿越小说 »重生之温婉最新章节列表 » :梦璇番外 (上)

:梦璇番外 (上)

文/六月浩雪
重生之温婉 本章字数:12540 重生之温婉txt下载
推荐阅读:汤律师,嘘,晚上见 二婚总裁,傅先生别来无恙 穿越未来之男人不好当 化身二次元萌妹 指尖风gl 暖婚蜜爱,容先生是爱妻控 黑暗血时代 探虚陵现代篇 太后宅斗用菜刀 特战狼王
    镇国公府内,身为世子夫人的梦璇在处理家务事。精神有些不济。揉了揉太阳穴。身边的丫鬟忙递了一杯茶过来。

    梦璇接了茶喝完后继续处理事务。这时候外面一个丫鬟走进来说道:“世子夫人,舅老爷来了。”

    梦璇听到外面的人说舅老爷过来了,忙站了起来。弟弟童福这次出公差有半年了。她得了消息,弟弟这次出公差不太平。如今平安回来,也让他悬着的心罗了地。

    平童福进来就见到姐姐含着泪珠,走上前去道:“二姐,你这是怎么了?我这好好的,你哭什么呢?”

    梦璇擦了眼泪:“不哭,我这是高兴呢

    !盼星星盼月亮终于将你盼回来了。回去看了娘吗?娘这半年可挂念你了。”

    平童福点头:“已经见过娘了。娘很好,你不用担心。倒是二姐你别太操劳了。”管着国公府这么大一摊子的事,很劳累的。

    梦璇笑着摇头:“这是我本该做的,下面也有人帮扶着,我没事。倒是你,这次出去半年可是瘦了又黑了。”

    平童福没说这次出差的过程惊险万分,笑着避重就轻地说了一路上的趣闻。说了一刻钟头左右,世子爷就过来了。

    平童福对这位姐夫,怎么说呢!看在是姐夫的面子上,客客气气。除此之外,其他事没有了。所以当下说的都是客套的话。

    平童福用了膳就回去了。

    梦璇红着眼送走了平童福,再回头看着丈夫:“让世子爷见笑了。”弟弟这次平安归来,她一时情难自禁了。

    世子爷罗大虎当下笑着没说什么。对于这个小舅子,他倒是有心攀交,但是明显小舅子对他不打待见。其实罗大虎也不知道小舅子为什么现在这么不待见他。记得以前相处还蛮好的,就是与妻子成亲那会,也还挺和善的。可是时间越长,对他越是亲热不足,客气有余。他开始还想弄明白原因,想修复一下感情。

    说起来他这小舅子也是一人才。两榜进士出声,科举入仕;但是身手也不错,属于能文能武,文武双全的人。入仕以后前途也是光明的。却是不知道为何,最后投到了翎昸殿下的麾下。过早地战队了。

    也因为如此,爹让他离这个小舅子远点。爹对他说,小舅子野心很大。胜了就一步登天,若是败了怕是得牵连家小。他听了爹的话,自此与这小舅子感情越来越生疏了,话都没几句了。

    梦璇不知道世子爷在想什么。只是柔声说起了府邸的一些事情。当然是一些她不好插手处理的事。

    虎哥儿听了以后多是点头:“这件事你做得很对。有些浑水,咱们不能掺和。”说起来他对妻子还是很满意的。理家是一把好手,里里外外处理得也妥妥当当,对外交际也很得体,内宅的事他从没操过一分心。

    梦璇听了这话得体一笑:“应该的。”这本就是他的分内事。

    夫妻两人正说着话,就听到外面来人说道:“世子爷,世子夫人,华姨娘不舒服,想请大夫。”

    虎哥儿望着梦璇。

    梦璇笑着说道:“世子爷先去看姨娘。我这就让人拿了对牌去请太医给华姨娘看病。”

    虎哥儿点了下头就出去了。

    梦璇身边的丫鬟七七恨恨地说道:“夫人就是好性子,由着这个贱人作弄。”她有时候真是觉得世子夫人太善了。

    梦璇一笑:“她要折腾就让他折腾去吧!”太夫人跟国公夫人都是极为讲规矩的人,不会因为你地位特殊就特别的宽待的。

    七七跺跺脚,自家夫人真是急死人了。

    梦璇挥手道:“你先下去吧

    !”这个丫头是老夫人给的,很多话也不能让她知道。

    梦璇想着去养老的嬷嬷,身边少了嬷嬷等于是少了一条臂膀。她重重叹气一声。本来一家和和乐乐。但是弟弟却是有着野心,这次不告诉她,但是她却很清楚弟弟这次出去办差惊险万分。富贵险中求,想要荣华富贵就得付出巨大的代价。她就这么一个弟弟,要是可以他真心希望福哥儿别去拼。

    梦璇身边的贴身丫鬟紫衣端了一杯茶过来:“夫人,那华姨娘越是折腾越好。到时候让太夫人知道看她还如何蹦跶。”据闻当年国公爷之所以只有三个嫡子,就是因为太夫人不喜欢庶出的。那些作乱的姨娘全部都被太夫人发卖出去。现在也就太夫人长居在庙里,不管府邸的事。加上世子夫人性子又好,那个女人仗着有国公夫人撑腰,才不知死活蹦跶了起来了。

    梦璇没说话,只是静静地喝茶。没多会得到消息,华姨娘有了身孕。梦璇倒也不意外,丈夫宠爱华姨娘,又没用避子药。有身孕只是迟早的事情。

    只是没想到,没到三个月华姨娘就落胎了,而下药的人是她派去服侍华姨娘的人。因为这件事,世子爷大发雷霆,认定是她做的孽。还说她不能容人。

    她当下就去了正院,跪在婆婆面前:“母亲,世子爷就因为我给姨娘的丫鬟做下这等的事,就认定是我指使让华姨娘落胎的。儿媳没做过这样的事,请母亲彻查此事。”华姨娘自恃为婆婆的娘家侄女,所以很明折腾。却不知道国公府有国公府的规矩,以为用一个孩子就能将她这个世子夫人拖下马,也太天真了。

    梅儿看着跪在地上的梦璇,微微叹气:“这件事我会让人彻查的。只要不是你做的,我自会还你一个清白。”说起来她也是一肚子的窝火。当年梦璇嫁过来与她关系也很融洽。可是娘家侄女不争气,竟然勾搭上了虎哥儿,两人还私相授受。事关娘家的脸面,她再不愿意也只能将她抬进府邸。

    她也知道这么做是给儿媳添堵。因为是她侄女,身份比其他人来的贵重,又因为她得原因,儿媳管束也是束手束脚。若是进门后安分守己也就罢了,可是进门以后天天闹腾。她是甩手不管,可是常常不能不管。却是没想到这次竟然闹到落胎。

    若说是梦璇下的药,梅儿是不相信的。庶出的子嗣已经有三个,没的就容不下这么一个。

    梦璇听到国公夫人招了世子爷过去,后来又派人将躺在病床上的罗姨娘狠狠训斥了一顿,禁了华姨娘的足,三个月不准出院子。

    紫衣有些不平。老夫人也太偏袒华姨娘了,敢栽赃陷害世子夫人,一旦正室,重则打死,轻则送到庄子上。却是没想到只是禁足三个月。这就是偏袒了。

    梦璇听了轻轻一笑,这个结果早在预料之中了。之前每次闹腾,结果都是雷声大雨点小。婆婆说不管华姨娘,由着她处置,可是最后却都插手了。要不然华姨娘哪里能如现在这样,连她都算计上了。

    紫衣见着自家夫人的神色,有些难受:“夫人,苦了你了。”自家姑娘是高嫁,娘家依赖不上。在婆家受着委屈连苦都无法诉。

    梦璇笑着:“每个人都有一本难念的经。我已经很好了。”平家其他族人现在还在贫民窟呢!而她现在过的可是荣华富贵,锦衣玉食的日子了。

    梦璇想着平家的族人,当下忍不住想起自己的姑姑。当年因为平家用了巫蛊之术诅咒了姑姑,导致皇帝大怒,平家被抄家夺爵。他们这一房因为公主祖母的缘由并没有波及。最后她们姐妹三人得了姑姑的好,都嫁了好人家,童哥儿也娶了名门闺女

    福童曾经对她说,他们一家欠姑姑的太多太多,多得一辈子都还不清。这些她都知道,她嫁到国公府后,就算娘家势微,可是国公府上下也无人小瞧不了她。不仅是她嫁妆丰厚,更是因为她有姑姑帮着他撑腰。也是她运气极好,嫁入国公府后头一年就生下了长子,第三年又生下了次子。虽然说生次子的时候太医说伤了身,雨后怕是难生养。但是她已经有两个儿子,已经在国公府站稳了脚跟。

    婆婆慈善,夫妻恩爱,又养育了两个儿子。她觉得人生已经很幸福了。只是她做梦也没想到,丈夫与婆婆侄女有了苟且之事。而且婆婆与丈夫问都不问她一句,就要将这个女人抬进家门。甚至还要以侧室的名份进门。这件事伤透了她的心。

    紫衣见着自家夫人闷声不说话,眼角酸酸的。姑娘在娘家的时候,说一不二的。哪里如现在这样,事事受掣肘。性子也变了许多。

    梦璇以为这件事完了,没想到还有呢!世子爷去找了老夫人,说是华姨娘落了胎受了委屈,而且当初他就答应了要给华姨娘侧室的名分,现在借着这儿原有,要抬华姨娘为侧室。

    老夫人态度如何梦璇不知道,但是既然没传出拒绝的话,想必还是在考虑之中了。紫衣眼泪汪汪地说道:“夫人,若是华姨娘抬为侧室,到是越发弹压不住了。”

    梦璇讥笑道:“当初华姨娘就奔着侧室的位置去的,可惜公公不同意。现在做下这样的事,还想抬为妾室,做梦了。”国公府真正当家作主的是公公,可不是婆婆。

    当初华姨娘的事,婆婆是倾向自己娘家。公公态度很明确,妾可以,但是想为侧室,两字,别想。也因为如此,小罗氏只能以姨娘的身份进门了。若不如此,她更是难以弹压得住。

    说来她是真的沾了姑姑的光了。姑姑不仅跟婆婆是闺中姐妹,就是与公公也是极好的朋友。因为这两层关系,她才能顺利嫁入国公府。否则凭借他们家当时的状况,决计是要退亲的。

    华姨娘也就因为她娘家势微,总认为自家还比她还好。总想踩着她上位。若不是婆婆是她姑母,国公夫人又护着。她哪里还会由着她如此蹦跶,早除掉了。更不用说今天来设计陷害她。

    内宅的事,国公爷不管的。于是她使计让国公爷知道了这件事。国公爷让人唤了世子爷去。国公爷与世子爷说什么她是不知道的,但是华姨娘却是被送到了家庙去了。一直到三个月后才被丈夫接回来。

    从家庙回来以后,华姨娘很安份。但是华姨娘的安份,让她提高了警惕。这个女人,从家庙回来倒是越发沉得住气了。

    这日她在处理事情,外面一个管事进来说道:“世子夫人,大姑娘从海口送来了节礼。”说完将清单送了上来。

    梦璇看着长长的清单,笑着让人将管事领了下去。说起这个大姑子,也是一个有运数的。嫁过去没两个月就跟着丈夫去了海口。上没有婆婆管着,丈夫也从不纳小,第二天就生一个大胖小子。之后每隔一年生一个,次次都是大胖小子。从嫁过去到现在,每年过年过节都是厚厚的礼送过来。国公府的人说起来,无不说大姑娘好福气。

    紫衣在边上自然也说着大姑娘好福气了。这都生了三个大胖小子了,而且大姑爷也不纳小,日子过得端是自在。

    梦璇微微一笑:“是啊,好福气。不仅大姑娘好福气,就是淳王府的大郡主也是个好福气的。”大姑娘还不说,毕竟是跟着丈夫去了海口,远离了京城

    。淳王府的大郡主那才是真正的有福气的人。公公婆婆没与他们住一起。自己当家作主,夫妻恩恩爱爱得,羡煞旁人。

    紫衣忍不住说道:“也是郡主心宽,做她儿媳才有福气。”据说是郡主不愿意与儿子儿媳住一起,说是怕起冲突,影响心情。而且还不准许文城候纳妾。有这样的婆婆,可不是儿媳的福气。

    梦璇轻笑:“姑姑一向心善心宽。”就如姑姑对他们一家多有照佛,但是却从不需要他们念恩一般。

    紫衣也不出声了。

    丫鬟惊慌失措跑过来叫道:“夫人,夫人,不好了。大公子,大公子不好了。”

    她听了当时差点晕过去。梦璇知道歇氏不安份。却不知道歇氏竟然如此大胆,打上了他儿子的主意。不过一股毅力坚持着,跑过去看儿子,见着儿子全身是血的。

    一问才知道,儿子从假山上摔下来,摔得人事不省。好在老天保佑,儿子虽然折了腿,但是太医说好好养个三五月就会好的。不会留下铲,更不会成为残疾。

    她抓着了证据,证明是歇氏害得成哥儿。可是世子爷却不相信。竟然说他是诬陷。说她就是看不得华姨娘好。世子爷查出来完全就是一场意外。

    婆婆也插手查了,不过查到害成儿的是另外一个姨娘。不是歇氏。这个姨娘是利用她与歇氏的矛盾,想要除掉成哥儿。

    她听了心里愤恨之极。那个姨娘又没生儿子,连个女儿都没有。怎么会去害成哥儿。只是婆婆定了这件事,她反驳不得。

    她看着身上都是伤的儿子,那不仅是她的儿子,也是丈夫的孩子,婆婆的嫡亲孙子,为什么就一定要袒护这个女人。为什么还一定留着华姨娘这个毒蝎在家里。留着这个女人在府邸,怕是不仅成哥儿,就是韶哥儿都有危险了。不成,她一定要除了这个女人。可惜她还没想着如何除掉歇氏,自己却病倒了。

    福哥儿到了国公府,来探望梦璇。见着梦璇的面色极为不好。面色发阴。他上次来见,虽然二姐面色疲惫,但是却没现在这样,怕是国公府内又有什么龌蹉了。

    福哥儿让人找着了梦璇的陪嫁丫鬟,问清楚了这件事。福哥儿面色发黑,一个姨娘,国公夫人的姨娘,还真是好大的体面。

    福哥儿的妻子,贺氏柔声安抚道:“老爷,这件事我们不能插手。若是我们插手,二姐在国公府内会更艰难的。”他们毕竟是外人,若是贸然插手国公府的内务,肯定会惹得国公爷跟国公夫人不满。

    福哥儿皱着眉头,他若不是因为这个顾虑,早就将罗大虎胖揍了一顿。哪里还在这里费神色。

    三个姐姐,福哥儿与梦璇的感情是最好的。自家娘是个柔弱性子的,一点指靠不上。大姐虽然性子没像着娘,但是自小就想自己的事情想得比较多,三姐性子像着娘,柔绵得很。只有二姐,时时关心着他,还教导他许多的事。

    三个姐姐家人,只有二姐是高嫁。大姐跟三姐虽然没说,但是心里还是觉得有些差距。但是按照他来说,其实二姐是嫁得最不好的。国公府的男人,每一个都是色胚。从国公爷到下面的小爷,谁后院不满是莺莺燕燕。他们平家又败落了,高嫁只会受着欺负。二姐那么要强的人,虽然在国公府站稳了脚跟,但是整个人却没在家里这么鲜活,面上永远是端庄得体的笑容。没看一次,他难过一次。

    贺氏想了下后说道:“夫君,姑姑跟国公夫人是闺中的好友

    。若是由着姑姑去说,肯定要比我们插手有用得多。”不管如何,他们是不好插手的。但是若是由着姑姑插手,那就没问题的。

    福哥儿却是摇头:“不说见不着姑姑,就算见着了,也不好用这些事去叨唠姑姑的。”

    贺氏轻笑道:“夫君,二姐这媒是姑姑保得,当初二姐出嫁姑姑也是给了丰厚的嫁妆。由此可以说明姑姑很喜欢二姐的。现在知道二姐受了这么大的委屈,于情于理,姑姑都不会袖手旁观的。”

    福哥儿想了下也觉得有理,当下点了头。这件事最好还是找个中间人说和说和。福哥儿想到的第一个人选,就是明瑾。这些年福哥儿一直都坚持着每个月两天在郡主府里学武。虽然没如翎昸与祁哲那么与明睿哥俩处的时间长,但是好歹也混了个脸熟。后来明瑾从文,他与明瑾关系也就慢慢的好起来了。现在可是极为要好的朋友的。

    贺氏却是提出了反对的意见:“夫君,这件事要我的说法。最好还是请了文城候夫人给姑姑提一下。太过刻意反而不好。”谁都不知道温婉郡主不理事,若是特意跑过去说这件事,让国公府知道倒是不怕。怕就怕姑姑听了会反感。

    福哥儿想了下点了头。

    贺氏送了福哥儿离开后,歪在榻上歇息了一下。身边的丫鬟端来了参茶:“以前还以为二姑奶奶得了一个好婆婆。却是没想到,国公夫人现在却让二姑奶奶如此难为。”

    贺氏喝完了参茶放下后说道:“以前好,那都是看在姑姑的份上。现在那是自己娘家侄女,人都是偏的。我可听说这个女人是自小养在华老太太身边的,还是国公夫人看着长大的,自小也极喜欢的。所以,二姑奶奶这亏也只能往肚子里咽了。”要贺氏说,国公夫人跟某些夫人比起来,还算是比较好的。至少没直接插手儿媳管后院。只是有些偏心。只是二姑奶奶这落差太大,导致婆媳关系也生疏了。白白的便宜了这个歇氏。

    丫鬟说道:“姑娘也算是为了二姑奶奶尽心了。”若是真能让郡主为二姑奶奶说句话,那二姑奶奶在国公府的日子也好过了。

    贺氏轻笑:“二姑奶奶好过了,夫君也会好过的。”说道丈夫,贺氏面上浮现出笑容。

    福哥儿对妻子贺氏极好,两人现在养育了两子一女。虽然说福哥儿也有两房妾室,都是贺氏给抬举的,是贺氏不方便的时候服侍的。福哥儿是个极为讲规矩的人,宠妾灭妻的事情根本不存在。因为如此,那两房妾室在贺氏面前老老实实,半点幺蛾子都不敢出的。贺氏的日子也是过得极为舒心的。

    国公府收到灏亲王府的喜帖,灏亲王六十大寿。她现在是代表着国公府在外应酬,自然是她去了。

    让她意外的是姑姑也去灏亲王府。这些年姑姑一直都是闭门不出的。虽然有文城候夫人出门应酬,但是就算往来也都是在文城候府内的。郡主府的门太严密,一般人进不去。

    梦璇道记得小的时候每个月都会去郡主府几次。可后来,父亲与姑姑生疏就很少去郡主府了。平家出事以后再没去过郡主府。只是让她们三姐妹没想到的是,大姐出阁之前郡主府有派人给大姐添妆。她也不例外,妹妹也有。就是福哥儿成亲也有厚礼。不过因为她是高嫁,所以给的添妆特别的丰厚。也就因为姑姑的这个举动,让她很快在府邸里站稳了脚跟。只是这么多年她却没见到过姑姑。

    没想到这次灏亲王寿宴,姑姑来了。她没见着姑姑,倒是见到了文城候夫人,也就是淳王府的大郡主。淳王府的大郡主不说京城,就是天底下也难得寻到这样的美人

    。人人都说文城候艳福不浅,却不知道大郡主也是好福气。

    温婉一向不耐烦应酬,年龄大了越发的不喜欢应酬了。现在有着儿媳,有什么事都是儿媳张罗。温婉是真正的甩手掌柜了。只不过这次是灏亲王六十大寿,再是闭门不出,温婉也得过去祝寿。回去的时候听见了儿媳敏嘉说起了梦璇,说着梦璇的不易。

    梦璇几个人自从平家出事以后,温婉也没招了他们过去。但温婉对他们姐弟四人的关照都是有目共睹的。众人也都知道温婉不喜欢吵闹,所以没认为就是生疏。

    温婉是没想到敏嘉在国公府竟然过得这么艰难。被一个小妾逼到了角落。这实在是匪夷所思的事。温婉有点怀疑这真伪性。就温婉所认识的梅儿,不该是这么糊涂的人。

    温婉现在除了关心生意,其他时间跟精力都放在丈夫跟儿子,还有孙子身上了。别的事情都不大过问。所以这件事,温婉没问过下面的人,不好给出意见的。

    敏嘉见着婆婆没接自己的话,心底有些失望。这件事是丈夫让她提的。她也知道定然是表格平童福拜托丈夫的。丈夫与表哥平童福关系好,丈夫请她做的事她定然会做的。另外敏嘉也认为国公夫人有点过份了。自家婆婆对大嫂这么好,她却这样对表姐,真是太过了。敏嘉也是看不过眼,所以这次特意装成不在意的样子跟自家婆婆提了。只是没想到,婆婆竟然没反应。

    温婉回到府邸,问了秋寒是怎么回事。半天后就知道了前后发生的事。敏嘉说的还只是冰山一角后,扯的事情很多。温婉听完后那是眉头都皱起来了。梅儿这也太胡扯了,这不存心让儿子的后院乱起来。

    梦璇不知道的是,宴会后没多久婆婆竟然说让她跟着一起去郡主府一趟。她很吃惊,好好的怎么就让她去郡主府了。

    到了郡主府,郡主府如她记忆之中一般,半点都没变。到了正院,那颗石榴树仍然是枝繁叶茂。

    她由着丫鬟领了进去。到了门外,她突然有点不敢进去了。所谓近乡情怯,该是如此吧!

    她看着坐在上位的姑姑。姑姑依然如他想象的那般美丽。岁月好像不在姑姑身上停留。看着姑姑含笑的面容,她心底的紧张一下去了。姑姑还是如记忆之中那般亲切,她走上前去轻轻叫了一声:“姑姑。”

    温婉见着就算化了浓妆面色不佳的梦璇,再想着梦璇在国公府内的事。当下眉头皱的紧紧的:“气色怎么这么差?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身体不舒服改天过来就是。”听到是一回事,看着这模样又是另外一回事。瞧着这孩子这模样,温婉有些心疼了。

    梦璇忙说着:“没有,就是昨儿个没睡好。让姑姑忧心,是梦璇的不是。”她没想到姑姑开口就是这么一句话。心下又酸又涩的。

    温婉招了下手:“坐下吧!你也不要以为年轻,就不好好保养自己。现在不保养好自己,老了可就有罪受了。我跟你婆婆可都是过来人,你要不相信,问问你婆婆看看是不是这个道理……”

    梅儿笑着说道:“这话是。”

    打人不打脸,揭人不揭短。温婉就是有话与梅儿说,也不可能当着梦璇的面说。叫来了秋五:“你给梦璇好好看看,帮着她好好调养调养。年轻可不能亏了身体。”

    秋五会意,领了梦璇下去。

    梦璇不知道姑姑与自家婆婆说什么了

    。回去的时候婆婆脸色凝重。她也不敢多说什么。

    回到正院,紫衣轻声说道:“郡主该是跟老夫人说什么了吧!”看着老夫人那模样,百分百是郡主跟老夫人说话了。这样就好,郡主说的话,相信老夫人会考虑的。

    梦璇摇头:“不会,姑姑不会插手国公府的内务的。”最多也就婉转地提两句了。

    梅儿回到院子里,有些烦躁。平儿走过来说道:“夫人,是不是郡主说什么了?这国公府的内务事,郡主难道还想要插手不成。”瞧着应该是为世子夫人的事了。也不是平儿自夸,自家夫人对儿媳那是极好的。从不刁难。不过是华姨娘这件事,但这件事老夫人也是不想的,只是有些事情也是不得已。

    梅儿苦笑:“就温婉的性子,你觉得她会插手国公府内的事务?”温婉只是跟她说了怡萱还有敏嘉的一些趣事。然后说的是孩子,说了一些家和万事兴的话。对于梦璇的事,温婉提都没提。

    她知道温婉的潜意思。她对自己儿媳妇如同对自己的亲闺女一样,也希望她能善待梦璇。温婉面上看似对梦璇没怎么关注,但到底是她的侄女,是她看着长大的孩子,不希望她受委屈。

    梅儿重重叹了一口气。她也没想到弄到今天这个地步。这个侄女是自小养在她娘身边,很得她娘的喜欢。虽然做错了事,但是每次过去看望娘的时候,娘就让她多担待担待,多多照顾照顾。弄的现在外人瞧着都觉得她在虐待自己儿媳妇,是个恶婆婆了。

    平儿想了下后说道:“夫人,其实有件事我当日没说,是怕夫人你危难。”

    梅儿有些疑惑。在听了平儿的话后,梅儿错愕。之后重新开始查这件事。结果让她大失所望。她原本以为是梦璇借此栽赃嫁祸,想要除了侄女。却没想到竟然真是她下的手。若是进门后安分守己,她相信梦璇也能容得下。现在竟然连她的嫡孙都敢下手,还有什么是她不能做的。看来都是她的错,容得她心思越来越大了。

    梦璇听到华姨娘被送到乡下的庄子静养,有些诧异。不过很快明白过来,怕是姑姑真的跟婆婆说了什么了。若不然,婆婆怎么会将自家侄女送到庄子上去。虽然不知道是否再过三五个月再接回来,但至少暂时得个清静。

    华姨娘送走了,又有新的姨娘填充。只不过新的姨娘可不是老夫人的侄女,跟世子爷也不是表亲。她能掌控。

    她也没想过独宠,国公府的爷们每个都是三妻四妾,只要保证自己的地位,保证了成哥儿的嫡长子位置就可以了。其他的她不多想了。

    听着紫衣说文城候带了一个女人回来,她只是微微摇头。男人都是偷腥的猫,想让男人守一个女人,那是非常艰难的。

    紫衣微微感叹道:“还以为文城候能跟老侯爷一般呢!没想到竟然这样。”老侯爷可是大齐朝最好的男人,天底下的女人谁都想嫁老侯爷这种类型的男人。

    梦璇听了莞尔一笑:“没有男人会拒绝美人,只看付出的代价够不够。”世人都说神武候痴情,专一。她也相信神武候很爱重她姑姑,但是若就因为这份爱重就让神武候在边城八年守身如玉,显然份量不够。她其实是更愿意相信,神武候是知道若是他若敢做对不起姑姑的事,以她姑姑的强悍,怕是决计要和离,到时候儿子都不是自己的了。可是他坚持住,不仅功成名就,而且家庭和睦,父子亲密。若是神武候没坚持住,白家也成为不了大齐的第一望族。

    当然,就算有这些原因存在,但是一个男人在外面八年,没有足够的毅力也是坚持不下来的

    。所以,神武候还是值得敬佩的。

    梦璇每天都听着外面传回来的八卦。文城候带回来的女人,安置在文城候府。之后的两个多月,众人都纷纷议论这个女人会如何。结果,怀孕没多久就落胎,甚至连大郡主都不落个好。弄到最后,连郡主跟老侯爷都闹起来了。

    梦璇听了失笑:“这些人也真够二的。就一个姨娘能让姑姑跟姑父闹起来。他们也太看得起这个女人了。”若是姑姑有心,一句话就能置这个女人于死地。姑姑跟姑父闹起来,肯定不可能为了这么一件小事,一定是有其他的事了。

    紫衣也觉得自家夫人说的是对的。

    没多久,这个女人就被送走了,还是文城候亲自送出去的。没之后郡主与老侯爷和好如初,一切恢复自然。京城的八卦话题本来也就到此为止了。

    结果没多久,郡主府传出消息。说郡主说了,以后神武候与文城候两个府邸的男丁,二十九周岁之前都不准纳妾。郡主已经将这条写入了家规之中了。谁若干违背,从家族除名。

    这条消息一下沸腾了京城了。京城那些疼爱女儿的人家,眼睛都瞄向了几个温婉郡主的几个孙子。只可惜,郡主说孩子必须得满了十五岁后才说亲。

    紫衣很感叹:“郡主可真真是……以后嫁入神武候与文城候的姑娘,都有福份了。”虽然不是说永不纳妾。但是二十九岁以后才能纳妾,等小妾进门,儿子都长大成人,自己也要当奶奶了。还怕什么小妾庶出的。

    梦璇却是觉得这个家规很好。这个消息都引得二弟妹都起了心思。姑姑有话说三代不结亲,二弟妹想着不跟神武候府结亲,但是可以跟文城侯结亲,她是决计不去接这话茬的。她只是用姑姑说的那句鞍,孩子必须满了十五岁后才能说亲为由拒绝了。

    姑姑家的事由不着他操心,她也没这个时间去操心。她现在担心的是弟弟福哥儿。她清楚福哥儿想要什么。福哥儿是想跟着翎昸殿下,若是翎昸殿下成功了,他得了从龙之功,就可以将祖上的爵位拿回来。

    平国公的这个爵位是世袭罔替,虽然暂时被夺,但是只要时机成熟还是可以要回来的。福哥儿若是真的得了从龙之功,爵位十有**能要回来的。只是要想得这份从龙之功,哪里这么容易。这条路太艰辛了。甚至可能随时都会有性命危险。只是弟弟已经做了决定,她又阻止不了。

    夺嫡的路很艰辛,不说福哥儿几次经历了危险。就是翎昸殿下也几次差点没命。最让她心惊胆颤的是,长孙殿下竟然朝着翎昸殿下了毒手。差点让翎昸殿下死在他手上。

    紫衣不明白地问道:“夫人,郡主是翎昸殿下的老师。为什么郡主不帮帮翎昸殿下。”若是郡主能出面支持翎昸殿下,朝堂之上定然不会争得这么激烈。

    梦璇摇头:“翎昸殿下只是姑姑的侄子,不是姑姑的儿子。”若是姑姑的儿子,那自然是鼎力支持翎昸殿下上位。可只是侄子,却是不可能竭尽全力扶持上位。以姑姑的功勋,不管谁上位,最后都得敬着她来的。而不是卷入夺嫡之中,承受无穷的后患。

    紫衣点了下头,表示知道了。

    日子再难,也得好好过。她听到大姐跟着姐夫进京很是高兴。姐夫当年在翰林院呆了三年,这些年就一直外放。还是头一回回来。

    姐妹分离了这么多年,本该是有无数的话说的

    。可是大姐一件着她就面色沮丧地说着:“梦璇,我递了帖子想求见姑姑,却是见不着姑姑。”丈夫进京是为了谋一个更好的差事。可是僖这边使不上力。她本想走姑姑这条路,可是却被堵塞了。

    梦璇一愣,转而就笑着说道:“姑姑深居简出,除了文城候他们,其他人都见不上的。”

    大姐跟她说了好些话,都是希望请她帮着走动走动。他们久不在京城,对京城也不熟悉。她是国公府的世子夫人,门路广。希望她能帮扶一把。

    梦璇听了苦笑。对于官场上的事情她是不大通透,但是看着大姐夫外任这么多年官位却还没弟弟高就知道有问题了。为这件事她特意问过福哥儿的。

    福哥儿也跟他说过,大姐夫读书是不错,但是不通俗物。当官多年政绩不突出,考核勉强达个良。性子又不圆融,又有着读书人的傲气。这些年上位完全就是靠熬资历。

    梦璇听着大姐说想要留在京城,她也没直接回话。京城的官位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倒不是谋求不着,只是这件事她得问过福哥儿。梦璇叫来了弟弟福哥儿,跟他说起这件事。

    福哥儿摇头:“二姐,这件事你不要管。大姐夫的性子,不适合呆在京城,若不然,决计是要卷入到漩涡里面去的。”现在争储争得厉害,还是外任比较安全一些。

    大姐不知道福哥儿的苦心,只是认为她跟福哥儿不为她们尽心。最后走的时候,见都不见她。

    她只有苦笑。

    福哥儿知道后却是冷冷一笑:“二姐也别为她难过了,不值当。她自小就是为自己考虑得多,只想着要我们出力帮扶,这些年她可又为我们做过什么?身为长姐,哪里有一丝长姐的觉悟。”福哥儿的印象之中,梦澜没为自家做过一件事。嫁人以后就一心为夫家。这本无可厚非。可是出嫁三年,归家的日子屈手可数。还因为二姐的丰厚嫁妆,很是酸了一回。不想着二姐嫁入高门日子艰难需要嫁妆撑门面,却是对着娘说着给嫁妆不均。那个时候他就对这个大姐冷了心。

    梦璇听了心头叹气。嫁妆确实不均,她的嫁妆比大姐整整多出了一倍。但是这个不均却不是娘造成的,是姑姑给的不对等。也因为这个原因,大姐心头一直都不舒服。但是这件事又不能怪姑姑,姑姑也是为了给她撑面子。毕竟国公府的世子夫人,一百二十八抬嫁妆其实不算多的。她也是靠着丰厚的嫁妆,还有姑姑的脸面,在国公府日子才过得比较顺畅。若不然,还不知道日子要过成什么子了。

    福哥儿听到梦璇说嫁妆是不均,冷哼了一声:“嫁妆为什么不均,她又不是不清楚。可她还是为这件事耿耿于怀了这么多年。三姐也跟她一样的嫁妆,却是半句话都没有。就她觉得自己委屈了。”她竟然还敢埋怨姑姑不公,若不是姑姑,她还不知道如何了。

    梦璇也知道,这根刺扎下去,怕是一辈子都不能消除了。不过好在小妹却没对这个有什么不满。与她还是很亲密。

    梦楠的婚事是梦璇促成的。当时他们家其实处于很尴尬的境地,所以梦楠的婚事有些为难。后来梦璇挑选了这户人家,男方门第不高,但是家风很好。而且这个男的本性宽厚,又上进。梦楠嫁过去以后,妹夫也只是秀才的功名。后来考中了举人,却是没考中进士。这个妹夫也没心思当官,就在家里当个老君翁。说起来,三个姐妹其实梦楠的日子是过得最舒服的。

    求推荐,求收藏,求转发,各种求。
(快捷键 ←)上一章:明睿番外 (七)返回目录下一章::梦璇番外 (下)(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