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玄幻小说 »唐砖最新章节列表 » 不死的活人——幽冥界(中)

不死的活人——幽冥界(中)

文/孑与2
唐砖 本章字数:6946 唐砖txt下载
推荐阅读:一品恶妇 谈情说爱,前夫好霸道 第一仙师 女总裁的超级保镖(都市王牌保镖) 神级反派 [英美娱]写给奥莉维亚的十四行诗 法神GL 将军送上门[娱乐圈] 重生之我为书狂 读档九八
    天马一样的旺财在地狱的岩浆里跑的肆意畅快,他奔跑的速度一直在增加,深渊一跨而过,高山一跃而过,硕大的蹄子踏碎了无数正在奔逃的枯骨,在这里他是真正的王。

    云烨的鞋子已经在冒烟,他感觉不到痛楚,所以就由着心向前奔跑,张开嘴笑的畅快,即使有无数的火山灰尘也不能让他闭嘴……

    旺财嘶鸣一声巨大的马蹄子将脚下的一块岩石踩的四分五裂,巨大的身子腾空而起乌云一般的向云烨罩了下来,愚蠢的云烨居然大笑着伸出双臂去迎接……

    旺财的身子在往下落的时候就在变小,从硕大无朋变成黄河边上那只小马驹不过是转瞬时间的事情,柔柔的毛发,怯生生的眼神,看得云烨心中大痛,张开双臂揽住旺财的脖子浑身的神经似乎都在跳跃,旺财回来了,贼老天就再也不欠自己什么东西了

    &怎么才来?你怎么才来啊!

    李泰总是跑到家里来偷东西,还抓咱家的马,我打不过他!”

    旺财孩子一般的呜呜哭着,使劲的把头往云烨的怀里钻。

    &不是来了吗,还是那句老话,吃了咱家的统统给咱家拖出来,拿了咱家的统统给咱拿回来,这就去找他算账!”

    对于旺财突然间会说话这种事情云烨一点都不感到奇怪,旺财本来就该会说话才对,不会说话的旺财那才是不对劲的一件事。

    说话间,旺财偷偷的吐了一口口水,云烨熊熊燃烧的小腿转瞬间就回复如初。李二会变成一条龙,长孙会变成凤凰,程咬金会变成黑老虎,李泰能变得无比的高大。自己兄弟如今好像还是什么都不会,旺财觉得这才对劲,兄弟要是变得无所不能,还要自己干什么。

    无舌咔嚓咔嚓的走过来想要抚摸一下旺财,被旺财一尾巴扫了出去,在人间的时候就不喜欢他。到了这里就更加的不喜欢,全身的骨头架子沾满了火山灰看着都脏。

    云烨欢喜的从背包里拿出来一把大刷子帮旺财清理脖子上的鬃毛,自己早就做好了准备,这把刷子上的毛不软不硬,是五个工匠挑了一年才凑齐了软硬度一致的毛,狼毫不行,太硬,黄鼠狼的须子也不成,会黏到旺财的身上。只有猫的胡须软硬合适,长度适中,估计旺财会喜欢,如今拿出来一用,果然如此。

    无舌站在一边很无趣,实在受不了一人一马的黏糊劲慨然道:“我们先回家吧,这里的气候一点都不好。”

    云烨抬头看看远处如同蜡烛一般燃烧的山脉,又看看那些火山灰堆积成的暗云。小心的把旺财耳朵上的一点灰尘掸掉这才点头道:“那座山快要炸开了,我们走。回家去!”

    旺财欢喜的蹦跳了两下,身子稍微一矮,云烨就跨上了旺财的后背,身子一纵就从这片着火的大地上飞了起来,无舌伸手捞住旺财的尾巴风筝一样的随风飘荡。

    &砀山有一万三千丈高,周边三万里。山中有墨水湖,山脚有荆棘林,有吃不完的恶果,看不尽的彼岸花,血焉树三日一开花。开花则千里芬芳,你一定会喜欢的。”

    无舌用旺财的尾巴将自己拴住,飘在空中游荡,还有功夫给云烨讲述自家的庄院,

    &财抓来了辟土兽,用火焰石垒了好大的一个院子,原本想把整个芒砀山全部圈起来的,可是邙山鬼王不同意,都是亲戚,他已经走投无路了,我们也不好把他赶出去,去年的时候那日暮清点自家的马匹,发现少了三百头,去找单雄信要,结果出来答话的是单鹰,那日暮不好撕破脸皮悻悻的回来了,但是已经警告过单鹰,要是再偷咱家的马,就让小苗去找单鹰说话,小苗已经是西域地方的鬼神,血食多,所以很厉害,老夫都打不过……”

    云烨痛苦地抓抓头发对无舌道:“既然大家都在,我留在阳世干什么,每天除了看身边的花开花落屁事没有,心早就腐朽的可以种蘑菇了,对了,辛月呢?”

    旺财嘿嘿的笑道:“夫人上天了,原本那日暮也是要上天的,到了天上一看罪人碑你的名字就在上面,还排在异类第一,注定是要下地狱的,所以就要求神仙把她从天上扔下来,夫人看着天上一大家子人走不脱,只好留在上面,咱们家毕竟还有无数的功德,所以在天上也不错

    。”

    云烨哈哈笑道:“这样也好,福气他们去享用,罪孽我来承担,这样也不错。”

    无舌笑道:“你怎么不问问皇帝他们怎么样了?”

    听到无舌这么问,云烨和旺财一起大笑起来,云烨轻轻地拍打着旺财宽阔的后背说:“我帮着李家打了一辈子天下,又帮着他们看守了好几百年的江山,早就够了,老子都他娘的死了,谁还管那么多,过好自家的日子才是正经,你看看,旺财都笑话你。”

    无舌也大笑起来,觉得云烨的话很有道理,既然都重新开始了,谁都不欠谁的,在这片土地上过自己的日子最要紧。

    说话间旺财就已经驮着云烨来到了芒砀山,这是一座高的看不到山顶的山脉,黝黑的岩石上刻印着无数巨大的岩画,有的狰狞,有的光明慈善,最奇怪的是这里居然还有一幅巨大的《佛陀说法图》,一个光明佛坐在上面正在对底下的一群奇形怪状的恶鬼说法。

    佛陀嘴里喷吐白色的莲花,落在那些狰狞的鬼头上如同莲花雨!

    一些被感化的恶鬼,重现人形,还有一些恶鬼却变得更加狰狞,手里抓着那些重现人形的鬼往嘴里塞,最边上的鲜血小溪一般的往下淌。

    云烨皱着眉头道:“果然是人善被鬼欺啊!旺财,你可要变得厉害才成啊,我如今屁用不顶,你要是不变的厉害一点,咱家就要完蛋了。”

    旺财鼻孔里喷出两道黑色的气浪。转瞬间从眉心那块菱形的白色毛皮中间长出一根一丈多长的黑色犄角,犄角的顶端有电光闪烁。

    旺财的四个蹄子也变大了好多,得意的扬起一只蹄子给云烨看:“邙山鬼王都被我狠狠地踢了一蹄子,我最近还发现我的犄角能发出雷电,来一个死一个,李泰现在来了我也不怕。”

    云烨放心的点点头。继续看山上的巨大岩画,《佛陀说法图》底下有一个巨大的山洞,山洞口还有一个巨大的平台,一个红衣女子仰着头站在平台上跳着脚呼唤。洞口还有一个胖胖的青衣人也仰着头看正在飞过来的旺财。

    &君!”云烨刚刚落地,那个绿衣女子就飘了过来投入到云烨的怀里,两只胳膊紧紧地搂着他,似乎担心他再次不见了。

    云烨把头埋进那日暮的发间,嗅着熟悉的味道,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数百年不见,这样的感觉就仿佛是在昨日。

    那日暮入殓的那一天,她身上的衣衫是云烨亲自动手给换的,这个女人早就说过,一定要穿自己那件最漂亮的绿裙子,戴上自己最喜欢的那顶狐皮帽子,这些云烨都亲自帮她安置了,她死后的容颜。没有痛苦,只有不舍……

    唔。身子是柔软的,轻盈的,云烨甚至能感到她胸前的那对乳峰又回到了二十岁时候的模样,这一切太熟悉,太熟悉了。

    &么这么冰凉?在外面站的太久了?”

    那日暮拭去眼角的泪水,奇怪的重新拥抱了一下丈夫。还把手放在丈夫的胸口“呀”的叫了一声道:“夫君,您如今依旧活着?”

    &个屁,就算活着早在火山爆发的时候早就被烟气熏死了,更别说吸进去了那么多的火山灰,大火烧脚我都没感觉到有多疼

    。”

    &是您还有心跳啊。您摸摸妾身都没有!”那日暮说着话就把丈夫的手按在自己鼓腾腾的胸口上,云烨仔细感觉了一下,真的没有,那是日暮的身体就像是一尊大理石雕塑成的一样光滑,而且还柔软,就是感觉不到丝毫的心跳,还有温度。

    那日暮嗤嗤的笑道:“妾身和您一起睡的时候,一定先把身子烤热了再睡!”这个女人还是和人世间一样在自己跟前没羞没臊的。

    &钱!过来,让我看一下!”云烨转过头朝那个低着头一言不发的青衣人吼道。

    青衣人老钱也是飘着过来,一到跟前就跪在地上哽咽着道:“侯爷,您回来了?”

    老钱的问话就像是在人世间一样,似乎自己刚刚去了书院一趟,夹着书本刚回家他站在门口迎接的样子。

    云烨低头看看抖动着肩膀的老钱“嗯”了一声道:“回来了,这次不出去了,给我弄壶茶来,家里只要人都在就是老样子。”

    老钱拿袖子擦拭一下眼睛答应一声就匆匆的进洞去了。

    云烨推开旺财贴在自己胸前的那个大脑袋,扔掉背上的背包一屁股坐在洞口的一张躺椅上长出了一口气道:“总算是回家了。”

    日子就该是这个样子的,那日暮坐在腿上,揽着云烨的脖子叽叽喳喳的讲述这里的一切,旺财趴在躺椅边上的一个毯子上,偶尔插一句嘴,纠正一下那日暮没有说对的地方,至于无舌,正在翻云峥的大背囊,将里面的东西一样样的摆在面前,看到了那四块玉牌,立刻就欢喜的装在架子上,整个山洞口一片光明,在地狱的黄昏中,就像是升起了一颗璀璨的明星!

    &机遁去了一,所以万事皆有可能。”

    颜之推坐在小车上,被身后一个虚无飘渺的黑影推得来回晃动,显得非常的邪恶。

    李纲皱眉道:“就怕弄巧成拙,天意从来都不可揣度,云烨寿数已尽,但是生死盘上依旧看不到他的踪影,难道说他的生机犹未灭绝?”

    颜之推拿脚踢一下正在演算的房玄龄问道:“命盘上可还有云烨的踪迹?”

    房玄龄回过头道:“没有,但是很奇怪,地藏在生死之间徘徊,而今在生死之间徘徊的命点又多了一个,不过看起来很弱小,难道说这就是云烨的命点?”

    颜之推呵呵笑道:“还真是如此。天不生云烨,万古如黑夜!哈哈哈,地藏被困在生死之间不得解脱,云烨如今也是如此,地藏看样子不会寂寞了。”

    李纲不解的道:“地藏之所以被困在生死之间,是因为我们逆天改命。生生的将地藏将要用到的化身金乔觉从根本上毁灭掉了,云烨是什么原因?我们只是将他的寿数磨灭掉,没有其它的麻烦,怎么就会成为一个活死人?”

    颜之推闭上眼睛摊开双手,一道青色的光芒从手心喷薄而出,很快在虚空中出现了一个恐怖的光头赤足的女人身影。

    李纲若有所思的问道:“这是旱魃,有系昆之山者,有共工之台,射者不敢北射。有人衣青衣。名曰黄帝女魃。蚩尤作兵伐黄帝,黄帝乃令应龙攻之冀州之野。应龙畜水。蚩尤请风伯雨师,纵大风雨。黄帝乃下天女曰魃,雨止,遂杀蚩尤。魃不得复上,所居不雨。叔均言之帝,后置之赤水之北

    。叔均乃为田祖。魃时亡之,所欲逐之者。令曰:“神北行!”

    颜之推笑道:“正是如此,当年旱魃口吐火焰帮助黄帝战胜了风师雨伯。斩了蚩尤,她就是非人,非神,非鬼的奇特所在,当年旱魃居住在赤水,因为只要旱魃所在之地就不会下雨。赤水之地无法种田,于是旱魃被田祖羞辱一路向北,据老夫所知她去的地方就是幽冥地狱的北方。

    北方之地还有一个光明的存在你们可知晓?地藏因发下宏愿,地狱不空誓不成佛,所以他能燃烧自身的愿力。为地狱带来光明,而北方的那位光明的存在却因为这件事生生的闭上了自己的眼睛,从而让幽冥地除了那缕佛光之外再无光明。”

    房玄龄惊讶的叫道:“颜师您说的可是烛龙?”

    颜之推收掉手里的青光笑道:“就是烛龙,小气的烛龙啊,他其实用不着睡觉,因为旱魃的事情他迁怒于黄帝,就睁开眼睛五百年,再闭上眼睛五百年,所以在地藏之前,幽冥地五百年光明大作,五百年暗无天日,可是自从地藏发光以来,烛龙的眼睛就再也没有睁开过。”

    程咬金大笑道:“这容易啊,只要我们打的烛龙不敢闭上眼睛不就成了!”

    秦琼怒道:“消停一会,揍烛龙这种事情你去吗?”

    程咬金缩缩脖子道:“自然是大家一起去。”

    颜之推正要训斥程咬金,忽然发现凤凰衣底下的李二全身都在冒烟,就让长孙撤掉凤凰衣,仔细的观察李二布满裂缝的身体。

    没有凤凰衣遮蔽的李二,身体似乎并没有崩溃,那些细小的裂缝也正在愈合,而且速度越来越快,地上的黑色岩石翻卷开来,李二那根碎掉的尾指又重新飞了回来牢牢地长在李二的手上。

    时间过了很久,李二睁开了满是裂纹的眼睛道:“我需要将养三十年,送我去火山池,我感觉到了一缕生命的气息,这对我的将养非常有好处。”

    颜之推连忙问道:“何方?”

    李二抬起手臂直直的指着西方道:“西方!”

    李泰瞅瞅西方,奇怪的道:“那是芒砀山的方向啊!按照颜师所说,云烨既然是活死人,那么整个幽冥界恐怕只有他还带有生命的气息,难道说那家伙已经到了幽冥界,并且就躲在芒砀山?我带着父皇去芒砀山走一遭,既然我父皇不在,大军就在这里扎营,休整三十年!”

    李泰一招手幽冥血河车轰隆隆的开了过来,长孙轻轻地用凤凰衣包裹着李二将他送上了血河车,自己也跨了进去,颜之推挥挥手,一张玉牒就落在了长孙的手上:“把这个给云烨看,他就明白自己到底要干什么了,既然来到了幽冥界,享清福可不成!”

    幽冥马拖着巨大的马车轰隆隆的向西方驶去,程咬金舔舔嘴唇对秦琼道:“反正我们也闲着没事,不如也去芒砀山一趟?”

    秦琼摇头道:“这时候不能离开啊,李靖还在游魂关抵御金轮王的进攻,段志玄也在固守幽冥地,我们必须留在大营随时准备支援他们,那里都去不得。”

    程咬金烦躁的道:“那小子就不能来这里看我们一趟?”

    杜如晦接话道:“有什么好看的。一个个鬼气森森的,看一眼连阳世间的好印象都毁掉了,见面不如不见,杜如晦从袖子里伸出自己那双鸡爪子一样的手伤感的道

    程咬金探出一双毛茸茸的大手呵呵笑道:“那是你们,俺老程可不像你们一样个个和鬼差不多,俺是黑虎星君。幽冥气损伤不到俺。”

    所有人都在咒骂程咬金不是人子,只有李纲背负着双手远远地看着北方出神。

    云峥觉得自己的生活又回来了,躺在温暖的白玉床上,盖着自己从阳世间带来的蚕丝被,怀里还有一个暖暖的美人,什么样的烦恼都被抛到九霄云外了。

    如果硬要说有一点瑕疵,那就是那日暮每隔几个时辰就要把自己泡到滚烫的水里泡泡才成,不过自从旺财找到了一大块温玉,最后的这点烦恼也没有了。

    &君。您说咱们这样会不会再生几个孩子出来?”那日暮在云烨的胸口上划着圈圈,她最喜欢听丈夫缓慢的心跳声,对她来说这就表示自己依旧活着不是什么奇怪的幽魂。

    云峥摩挲着那日暮光溜溜的背臀道:“这好像难了点,不过谁知道呢,又没有先例,我死的不彻底,你能不能孕育出生命来,只有天知道。”

    &家母鸡下蛋不是也要抱窝么?抱窝就是为了保证温度恒定。妾身只要每天把身体烤的和您一样温暖说不定会诞育出一个孩子来,从明天起就烤。就是没有温度计,不好测算。”

    云烨抓抓脑袋,觉得这样奇怪的话题还是不要进行下去的为好,今天答应帮助无舌修补身体,这事一定要抓紧,每天看着一个半身是人。半身是骨头架子的无舌实在是倒胃口。

    睡觉这回事只是云烨的一个习惯,其实大家都用不着睡觉,见云烨在睡觉,所以旺财和老钱他们就感到一阵阵的莫名困倦,睡眠作为一种强大的习惯到了这里依旧影响着这里所有的人。现在连那些幽冥马都喜欢上了这种活动。在云烨睡觉的时候,他们就会学着旺财的样子躺在一个舒适的地方呼呼大睡。

    那种感觉实在是太奇妙了,睡觉的时候能明显地感觉到自己的身体里似乎有一颗种子在发芽,痒痒的,随着自己的呼吸正在慢慢地成长,早就干枯的经络也似乎正在变得柔软,敏锐的旺财第一个就感觉到了,它发现自己距离云烨越近,这种感觉就越发的明显,不过当他提出晚上要和云烨睡在一个屋子里的时候,被云烨和那日暮非常无情的赶了出去。所以他睡眠的地方就在云烨的房门口,每天都把脑袋紧紧地贴在那扇玉石制作的门上……

    以前不是没有在一间屋子里住过,辛月脱光光的的样子自己都见过,现在矫情什么,旺财带着强烈的不满,再一次把脑袋搁在自己的前蹄上。

    无舌在学习怎样呼吸,这样的感觉很久都没有过了,骨头上在长肉,只是长得很不规范,需要云烨帮忙,将一些奇怪的肉用力的压进去,弄平整。

    不厌其烦的云烨干脆让无舌自己用石头雕刻了一个人形的模范,是两瓣的,只要扣起来就是一个完整的人形,躺进去之后压上石头,这样的骨头上长出来的肉就会变的规范,无舌很细心,连胯下那点细节都主意到了,上辈子少了这点细节,让他整整的痛苦了上百年。

    云烨打开无舌的石头模范,骨头架子上的肉长势很好,就是不太长毛发,英俊绝伦的无舌依旧是一颗光溜溜的脑袋,整个上半身已经完全长好了,现在就剩下两条腿了,再有三天估计就会完全长好。

    光骨头上长肉这么神奇的事情云烨当然要问无舌,结果他也不知道,旺财倒是知道一点,他身上的肉就是李泰归来之后才长出来的,非常的奇怪!(未完待续。。)
(快捷键 ←)上一章:不死的活人——幽冥界(上)返回目录下一章:不死的活人——幽冥界(下)第一小节(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