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穿越小说 »盛世嫡妃最新章节列表 » 49.脱险,京城多事夜

49.脱险,京城多事夜

文/凤轻
盛世嫡妃 本章字数:9340 盛世嫡妃txt下载
推荐阅读:快穿和快穿的巅峰对决 异世之神造 赠我一场美梦 侯门骄妃 一剑破九天 [综漫]掰直这把箭! 头条绯闻 妙女多娇 送子天王 重生之小狼崽子
    49。脱险,京城多事夜

    幽静的山崖边,一弦弯月不远不近的挂在天边。山头上习习凉风吹来,无力的躺倒在山崖上的独眼男子眼底满是最悔莫及的苦笑,“叶小姐,这样的手段不会太卑鄙了么?”叶璃悠闲的坐在他身边,随手扯下肩头上染着红胭脂药水的布条往山崖下一丢。无所谓的耸耸肩道:“你也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啊,我不会内疚的。”手段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

    “别动。”轻薄而锋利的利刃不轻不重的贴在男子颈间的脉搏上,“我不建议你轻举妄动,在你没有绝对的把握之前。只要我再往前刺半寸,大罗金仙也救不了你。”

    “很特别的毒,我能问你用了什么奇毒对付你的救命恩人么?”男子无奈的放弃了运功暂时止住毒发的想法,事实上他现在根本就调动不了半点内力。

    叶璃摇头,“秘密。不过救命恩人这个称谓还有待商榷吧。话说我最近的心情非常不好。”

    “很荣幸能够听京城第一才女诉苦。”男子笑道,只是配上那令人惊惧的外貌就显得有些滑稽了。叶璃皱眉道:“自从我和定王被指婚之后,似乎各种麻烦都找上门来了。不停的试探,监视,找茬,当然还有绑架。”

    “既然这么麻烦,不如跟我一起私奔你觉得怎么样?”

    叶璃长长地睫毛轻轻扇动了一下,“我对千金小姐,才子佳人的戏不感兴趣。而且我猜那些戏里肯定忘了交代那佳人的父母怎么办,亲戚怎么办,姐妹怎么办,名声怎么办。靠什么活下去,要是才子又跟别的佳人私奔了怎么办?”男子怅然的看着她,半晌才道:“你想的真多。戏里不都说了才子后来肯定会考上状元荣华富贵,千金的爹娘都会原谅她,亲戚都会羡慕她,姐妹都会嫉妒她。最重要的是,最后才子佳人肯定是白头携闹恩爱一生?”叶璃摇头,“戏里最后只是说此剧终,白头偕老恩爱一生是大多数人自己想象的好么?”

    男子仔细想了想,好像真的没有哪出戏或者话本子一直写到才子佳人白头偕老儿孙满堂的啊。

    “好吧,姑奶奶。到底怎么样你才肯放了我?”似乎明白了和叶璃绕弯子是没用的,男子直截了当的问。

    “告诉我到底是谁要害我。”叶璃也不绕弯子,干脆的问道。

    “如果我不说会怎么样?”

    冰冷的刀锋在他脖子上轻轻地滑过,脖子上的肌肤顿时泛起了一个个小小的疙瘩,“你放心,我不会拿刀子戳你的。我会…直接把你推下去。”叶璃看了一眼底下深不见底的山谷,微笑。

    你还不如拿刀子戳我呢?男子哭笑不得,“不行,这个真的不能说。”

    “这个可以说。”

    “我答应别人了。男子汉一言九鼎,你就算真的戳死我我也不会说。”男子坚定的道。叶璃盯着他打量了一会儿,挑了挑眉道:“好吧。既然如此,那就让我来看看这张面皮下面藏着的到底是什么样的一张脸吧。”

    “叶小姐,你现在放了我当我欠你一个人情如何?”男子商量道。

    “这话有点耳熟。不过,你觉得我会相信一个连身份都不知道的人么?就算你欠我一百个人情我找不到人还不是百搭。”叶璃一手握着匕首纹丝不动的指着男子的颈脉,一只手开始在那张扭曲丑陋的脸上摸索起来,“叶小姐,我身上有两万两银票,你拿去算是给你压惊。今天的事情咱们一笔勾销如何?”

    叶璃手下不停,淡淡道:“你以为我跟你一样为了钱不要命么?这一次一笔勾销,我怎么知道还会不会有下一次?”

    男子沉默了片刻道:“我知道她还有没有下一次,但是我可以保证我绝对不会在跟叶小姐为难。如何?”感觉到叶璃的手顿了一下,男子连忙加一把劲继续道:“我保证绝对不会再跟叶小姐为难。这个你可以跟墨修尧说,他知道我是谁,也知道我说的话到底能不能信。”脖子冰冷的刀锋终于离开了一些,叶璃站起身来,“姑且信你。”

    “解药。”

    “没有,药是青玉临时给我的。虽然让你用不了内力但是从这下去不用轻功应该也没问题吧。”叶璃微笑道。

    男子咬牙,但是不远处传来的脚步声让他无暇再和叶璃争辩,只能站起身来准备使用从未用过的方法爬下山谷去。不过可惜,他显然还是慢了一步,一道幽冷的声音从另一头的小路上传来,“韩明月——”

    坐在轮椅上的素衣男子慢慢出现在小路的尽头,他身后依然是沉默的褐衣少年平稳的推着轮椅。即使是这道路并不平坦的山顶上似乎也没见他有什么费力的表情。坐在轮椅上的墨修尧面沉如水,盯着独眼男子的目光却清冷而幽深。只被他看了一眼,独眼男子就觉得身子一僵,仿佛被寒冰冻住了一般。只能望着离自己不到两步的山崖苦笑。

    “阿璃,你可还好?”墨修尧看着叶璃,目光微暖。叶璃从容的在他的注视下收回匕首,走到他跟前,有些歉然的笑道:“抱歉,让你担心了。”

    墨修尧眼神闪了闪眉头微皱,最后只是轻轻叹息了一声轻声道:“你累了,咱们回去再说吧。”

    叶璃也觉得现在这环境并不适合说话,便点了点头同意了墨修尧的意见。跟在墨修尧和阿瑾身后上来的人中一名女子送上了一件披风给叶璃。叶璃淡淡微笑,虽然觉得并不算冷却还是结果披风披上。

    “韩明月,可否告诉本王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墨修尧眼神锐利的盯着山崖边的男子问道。

    “这样你都能认出来?”男子叹气,伸手在自己脸上摸索了一会儿,从脸上扯下一张皮质的面具,露出原本俊美无匹却难掩沮丧的面孔。在听到墨修尧交出韩明月这个名字时叶璃只是挑了挑眉,等到男子摘下面具看到那张俊美的面容心里也没有几分惊讶了。这张脸倒是和前段日子那位风月公子长得至少有八分相似。只不过那张脸上是容易勾引人心的轻狂浪荡,而这张脸则要正派得多,同样挑眉轻笑的表情给人的却是潇洒不羁的感觉。

    “呵呵,修尧,咱们好多年不见了。没想到再次相见竟然是在这种情况下,真是…有点遗憾。”俊美的男子即使穿着一身土匪的粗衣,也给人一种王孙公子的风流倜傥。只是此时脸上略带讨好的表情让人有些微的不适,“一定说你要成亲了我就千里迢迢的赶来祝贺,看来你还是一样的不欢迎老朋友啊。”

    “你的祝贺,就是绑架我的未婚妻?”墨修尧的声音低沉悦耳,叶璃站在他身后不自觉的拢了拢身上的披风。

    “误会。”韩明月苦着脸无奈的道:“事先我不知道要绑的人是你的未婚妻啊,可是生意接都接了要是完不成我韩明月的名声和脸面往哪儿搁?我已经尽量把损失减到最小了啊。现在,我的生意做完了,你的未婚妻安然无恙。”而且我还被她坑了啊,亏的是我好不好?

    “出钱的人是谁?”墨修尧盯着他问道。

    “我不能说。”韩明月苦笑。

    墨修尧冷笑一声,“韩明月,只要有钱除了你弟弟你有什么不敢卖的?”

    韩明月叹气,脸上的表情更加苦涩,看着墨修尧道:“总还是有那么一两样东西是怎么样也不能卖的。而且明晰这次也被你收拾的不清,修尧,这次看在我的面子上不追究了成么?我保证没有下次。”墨修尧脸色更沉,韩明月跺脚道:“天一阁今年的盈利送一成给嫂子压惊!”

    “韩明月,你太紧张了。”墨修尧抬手,轻触了一下脸上的面具淡淡道。

    韩明月一滞,脸上闪过一丝懊恼。他怎么忘了墨修尧太过了解他了,如果他不表现的那么紧张的话墨修尧反而还不容易确定目标,“修尧,算我求你……”

    “滚吧。”深深地看了韩明月哀求的脸一会儿,墨修尧才吐出两个字。

    面对如此无礼的对待,韩明月却是一脸欣喜,“三天之内一定把赔礼送到嫂子府上!”

    墨修尧的回答是,微微向后抬手,“黑云骑,放箭!”

    原本成半圆形侍立在周围身裹黑衣,头戴黑巾的人不知何时已经握住弓箭。开弓,放箭——

    韩明月无奈的只能一头往山崖下栽去,“墨修尧,你狠!”

    韩明月的惨叫声消失在山崖上,叶璃眨了眨眼睛低头看着墨修尧。有些拿不定韩明月刚才是不是还隐藏了实力,至少她即使是最佳状态下从这里跌下去也不可能安然无事。似乎知道她的疑惑,墨修尧解释道:“韩明月做什么都喜欢留后手,他在下面肯定有布置。摔不死。”叶璃皱眉,原来刚才威胁把他扔下去根本没有任何威胁性。果然不了解敌人就很容易出现失误。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兵圣诚不欺我。

    “回去吧。”墨修尧伸出手轻声道。

    “好。”

    徐府别院里,好不容易打发走了两位舅舅和五位表哥表弟。叶璃一面觉得同时应付这么多人有些头大,同时又能够感觉到心里无法抑制的温暖和被亲人关心的喜悦。墨修尧坐在一边静静地看着与自己相对而坐的少女默然无语。他突然发现自己对这个未婚妻并不了解,其实他的未婚妻今年也还不到十六岁的年龄,却让人意外的坚强果断而且成熟。自己十五六岁的时候在做什么?墨修尧极少想起从前的事,但是看着眼前的少女淡然微笑的模样他却觉得回想从前的事其实并不是那么痛苦。

    十五六岁的他正是意气奋发少年得志的时候,纵马京城,轻狂肆意。天下谁不知道当年定国王府的小公子少年英才惊采绝艳,天下谁不知道定国王府的少将军小小年纪横扫南疆并发如神?即使是在腥风血雨的战场上他也是神采飞扬,言行无忌的。但是这个少女在十五岁的时候却已经已经了大多数女子一辈子也不会经历的事情。年幼丧母,退婚,继母算计,惨淡的名声,人人避之惟恐不及的婚事,被暗算,被绑架。但是似乎从来没有看到过她惊慌失措的模样。即使是今天遇到这样的事情,脱险之后她也没有哭泣或者发怒。甚至还微笑着对他说抱歉,让你担心了。如果换一个位置,自己在她这个年纪绝对做不到这样的从容不迫,墨修尧心中淡淡的叹息。

    “阿璃,今天的事我很抱歉。”许久,墨修尧轻声道。

    叶璃抬眼看他,莞尔一笑,“这又不是你能控制的事情,也是我自己太不小心了。倒是…明天京城里只怕…恐怕要连累定国王府的声誉了呢。”

    墨修尧看着她,眼神深邃莫测,“定国王府我说了算,只要你没有后悔。”

    叶璃眨了眨眼睛,瞬间明白他是什么意思。定国王府他说了算,所以无论她的名声变成什么样都不会影响他们的婚事。是这样么?偏着头想了想,叶璃无奈的笑道:“我估计如果我后悔了的话…大概这辈子也嫁不出去了。那不如…将就一下?”

    墨修尧的唇角微微勾起一丝不易见的弧度,“那最好。我也觉得如果你后悔了的话,我这辈子也不容易再找到一个合适的王妃了。”

    叶璃看着他笑道:“既然王爷不嫌弃,那咱们就凑合一下吧。”

    看着坐在窗前的少女回头对自己笑说咱们凑合一下吧,墨修尧突然觉得有些心神晃动。烛光下,少女略少些血色的容颜似乎泛着淡淡的莹光让人心中一动。墨修尧很快移开了已经,以手支额道:“这两天韩明月想必会送些东西给你,不用管他都收下就是了。”

    叶璃惊讶道:“他真的会将天一阁的收入的一成送给我?”天一阁是大楚最大的情报组织,每年贩卖各种消息的收入即使是一成也绝对是非常惊人的。

    墨修尧点点头,看着叶璃欲言又止。

    叶璃笑道:“今天的事不用说了,既然你已经算是答应韩明月了。虽然还不太清楚天一阁和清风明月楼有多大的实力,但是我也不太想和他为敌。不过,只此一次。如果那个人以后再有什么动静并且落到了我的手上。我不接受求情的。”

    “当然。”沉寂了片刻,墨修尧认真的看着叶璃承诺道:“既然阿璃不后悔,那么以后你我才是一家人。任何想要伤害阿璃的人,便是与我为敌。”

    叶璃点点头微笑不语。窗外的弯月渐渐往屋脊落了下去,少女抬头回望天边的残月,清丽的容颜被月光染上了一层沉静的微光。身后,坐在轮椅上的青年专注的望着少女清瘦的身影,温和的目光氤氲着莫名的光芒。

    京城某处天一阁秘密据点,韩明月一身狼狈的跌了进去将原本房间里的人吓了一跳。

    “哥,你这是怎么了?”让无数父母恨不得剥皮抽筋又让无数的深闺少女意乱心迷的风月公子愣了一下,连忙扑过去接住兄长摇摇欲坠的身体。韩明月摆摆手,任由弟弟扶到一边的软榻上坐下,苦笑道:“惹到煞神了。”虽然他习惯了做万全的准备,但是从山崖上跳下去无论再怎么小心还是被凸出的树枝撞的内伤外伤不清。对此他心里倒没有什么怨怼,大家彼此心里都清楚,墨修尧确实已经手下留情了。不然的话,黑云骑任何一个人的箭法也不会射不到一个内力全失的人。

    “咦?大哥你见过叶三小姐了?”韩明晰把了把韩明月的脉搏惊道。

    韩明月强撑着做起来,看着弟弟眯眼道:“你怎么知道?你这次在京城惹上墨修尧,该不会就是因为这位叶小姐吧?”

    韩明晰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努力的赔笑道:“哥…那什么,我上次也栽在叶璃手里了,也是这个药。那个…我欠她一个人情,你别找她麻烦成么?”

    韩明月冷笑,“你拿天一阁当人情欠着?”

    韩明晰羞愧的低下头掰手指,“那个…那女人很聪明。我什么都没说她就猜到天一阁和清风明月楼的关系了。她拿了我的玉佩,我也没办法啊。”

    “那是我的玉佩!拿来,放在你身上还不知道要惹出什么祸来。”韩明月伸出手,韩明晰不敢违逆,自然乖乖的交出了玉佩。反正他对什么清风明月楼还是天一阁都没有兴趣,拿着兄长的玉佩也不过是纯粹为了好玩罢了,“大哥,你伤的重不重?我去叫大夫。”

    看到一向玩世不恭的弟弟满脸的担忧,韩明月神色软了一些,轻声道:“不碍事,只是使不出内力,不用请大夫了。有客人来么?”韩明晰脸色一沉,冷哼了一声道:“确实有个女人下午下午就来找你了,我把她赶出去了。”

    “明晰……”

    韩明晰烦躁的在屋里走来走去,“哥,咱们会江南去别搀和这些事了成么?上次我只是跟叶璃开了个玩笑,墨修尧差点就砍了我的一条腿和一只手。就算你是天一阁主,你别忘了他可是定国王爷。你自己不要命了还想赔上天一阁吗?”韩明月动了动唇角想要开口说什么,还没说出口就被韩明晰打断了,“别说你们是朋友,狗屁!就算是朋友也不能动人家的女人,你以为我是采花贼就没底限啊?还有,你别忘了你们当初对他做了些什么事!你怎么还敢招惹他?”

    “明晰…你长大了。”韩明月看着烦躁的弟弟在屋里转来转去,再没有半点平时的玩世不恭轻声道。

    韩明晰脸上一红,哼了一声转身就往外走,“我去叫那女人过来!”看到弟弟的身影消失在门外,韩明月抚着还隐隐作痛的胸口皱了皱眉,不知怎么的韩明晰刚才那句别忘了你们当初对他做了什么事浮上脑海。韩明月眼神微暗,心底微微的叹了口气,“明天送过去的赔礼…再加一成吧。”

    “你怎么弄成这副德行?”门口传来一个低沉的女音,韩明月抬眼望去,门外的女子一身宽大的黑衣遮住了原本妙曼的身子,容颜也完全遮掩在黑巾之下,只留下一双清冷的眼眸闪着淡淡的寒光和不满。

    “你不是看到了么?你以为墨修尧那么好对付?”韩明月坐起身来,淡淡的道。

    黑衣女子冷哼一声,“我交代你的事情办成了没有?”

    啪!韩明月手里的茶杯应声而碎,清澈的茶水顺着指缝落了一滴,“我不是你的奴才!注意你说话的口气!”

    女子眼底闪过一丝怒气,但是很快又忍住了,低声道:“是我不对。明月,今晚的事……”

    “有没有办成又怎么样?反正叶璃被掳走的消息不是已经传出去了么?你的目的也算是达到了吧。”韩明月道。

    “你没做到!”女子声音立刻尖锐起来,“我要你毁了她!”

    韩明月无意思的摸了摸脖子,心里苦笑。毁了她?幸好他真的没有这个打算,不然只怕当时毁的会是他自己。那位叶三小姐可不像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无害。不知道为什么,韩明月却并没有打算把这个消息跟眼前的女子共享。

    “我让你这个天一阁主,江南第一美男子亲自动手也算是对她的恩赐了。你为什么不做?”女子犹自不满的叫道。

    “够了!”韩明月冷声道,“你为什么不问问我是怎么受伤的伤得怎么样?你觉得我要是真的动了叶璃今晚我还能活着回来么?”

    “我…”女子气息微窒,似乎察觉到自己的失态歉疚的看了他一眼,柔声道:“你为什么要一个人去,如果你多带一些人,就算墨修尧带着黑云骑也未必能伤到你。如今的情况,他根本不可能调动大批的黑云骑。”韩明月冰冷的脸色也跟着女子轻柔的声音缓和了一些,淡淡道:“因为我不能把天一阁拖下水。这是你我之间的私事,自然是我自己解决。你也好自为之吧,以后关于叶璃的事情不要来找我,我不会再帮你了。”

    “为什么?”

    “因为下一次修尧绝对会杀了我。我是商人,从来都不想挑战墨家人的底线。你走吧,自己小心一点。”说完,韩明月半倚着软榻闭上了眼睛,不再理会门口的黑衣女子。黑衣女子显然还有什么话想说,但是看着软榻上脸色灰败浑身上下写满了拒绝的男子,只得将想说的话咽了回去,轻哼了一声道:“那你好好休息,我先回去了。”

    转身出了门,门外不远处的大树下和韩明月有八分相似的男子眼神阴郁的盯着她,“你不用再来了,我们马上就要回江南去了。”

    黑衣女子侧身,玲珑的媚眼微微挑起,带着点点不屑的意味,“有空多去采几朵花儿吧,别多管闲事。我可不想明月什么时候来跟我说少了一个弟弟。”韩明晰脸色一沉,复又冷笑道:“正好,本公子就来看看到底是什么货色迷得我哥神魂颠倒。”风月公子武功怎么样没多少人知道,但是轻功绝对不是闲着没事的人吹不来的。原本还站在树下的男子只是衣摆轻轻一扬瞬间便消失在树下。转眼间已经站在了黑衣女子的身侧伸手去拉那脸上的黑巾,“放肆!”

    “明晰,住手!”门口,韩明月阴沉着脸看着眼前剑拔弩张的两个人,“放她走。”

    “哼!”韩明晰愤恨的一甩手如惊鸿般掠起,消失在房顶上。韩明月盯着院子里的黑衣女子眼带警告,“不要招惹明晰。”

    “呵呵,只要他不来惹我,我怎么会去招惹他?明月,他到底还是你弟弟。我们是朋友不是么?”女子低声笑道。

    砰!韩明月往后退了一步,当着她的面重重的关上了门。

    “韩、明、月!”黑衣女子眼中闪过惊愕,恨恨的叫道。却看到屋里的烛火很快的熄灭,显然里面的人准备睡觉了。轻哼了一声转身离开了宁静阴暗的院落。

    黑衣女子走出不起眼的院落,立刻有几名黑衣人上前,“小姐。”

    女子点了点头冷声道:“回去吧。”

    领头的黑衣人也看出女子的心情并不太愉快,也不敢多少什么一挥手几人护着女子在黑夜中飞快的离开。

    “嗖——”

    一支羽箭夹着千钧之势破空而来,为首的黑衣男子连忙拔剑想要挡开长箭。但是那箭却不是那么好挡的,只觉得手里的长剑一震连握剑的手也顿时麻木不仁。羽箭贴着剑面穿过直射向他护在身后的黑衣女子。

    “啊?!”

    “小姐!”

    羽箭从女子脸边划过,牢牢地定在不远处路边的墙壁上。黑衣女子回头看着那入木三分的羽箭身子一软险些栽倒,只差那么一分,那支箭就算不射穿她的脑袋也会毁了她的脸。

    “小姐。”身边的人连忙过去扶住,女子挥手甩开了,一扬手狠狠一个耳光打在黑衣男子的脸上,“废物!”黑衣男子眼神黯然的低下了头。

    “凤之遥!”不远处的屋顶上传来一阵清朗的笑声,女子一抬头就看到凤之遥一身招摇的红衣,悠闲的坐在屋顶上看着下面她狼狈的模样。凤之遥俊眉微扬,左手还拎着一把弓对她示意,“凤之遥,你好大的胆子!”女子咬牙道。

    “呀哟,本公子好怕。本公子半夜拿把弓箭射一两个行踪鬼祟的黑衣人应该不犯法吧?说不定秦大人还得感激本公子为京城的治安出了一份力呢。你说是不是?”

    “给我杀了他!”女子素手一指屋顶上,声音里也满是杀气。只要一想到刚刚那一箭,她就忍不住想把眼前嚣张的男人粉身碎骨。

    “啧,跟本公子比人多?怕你啊?”凤之遥懒洋洋抬手往后一招,屋顶上悄无声息的出现了同样一群黑衣人,不过每个人手里都握着弓箭,直接开弓箭尖精准的瞄准了下面狭窄的街道。黑衣女子气的眼睛几乎要冒出火来,咬着牙倨傲的道:“凤之遥,你敢杀我么?”

    凤之遥遗憾的摇摇头,“我不敢。”

    听了他的回答,女子明显的信心更足了。微微扬起下巴道:“既然不敢,就给我滚的远远地!”

    靠!本公子最讨厌目中无人的女人了!凤之遥邪气的凤眼闪过一丝寒芒,抬手飞快的拉弓放箭,又一支箭贴着女子的衣摆顶在了她脚下。

    “凤之遥!”

    凤之遥懒洋洋的看着她,目光比女子的更加不屑,“别叫了,再叫本公子也不会爱上你的。有人要我警告你一声,别再搞那些乱七八糟的事了,不然,今晚这一箭绝对不会射到墙壁上去了。你就算不相信本公子的箭法,也不该怀疑他们。”抬手指了指站在他身后身姿挺拔纹风不动的黑衣男子凤之遥淡淡道。

    “不…这不可能…”黑衣女子惊异的盯着凤之遥身后的黑衣人,他怎么可能…

    “凤之遥,你敢私自调动黑云骑!”

    “啧,自欺欺人的女人。”凤之遥不耐烦的坐起身来道:“总之你记住本公子的警告就是了。免得下次毁容了什么的还怪本公子没带到话。”

    黑衣女子垂眸不语,凤之遥也没有心情与她多做纠缠,对身后的人道:“办完该办的事,大家散了吧。”

    “嗖——嗖——”

    几声破空的风声,原本护在女子身边的人应声倒地,只留下为首的那一个紧紧地握着剑紧张戒备着。但是他心里清楚,此时他握剑的手因为刚刚那一箭根本毫无力气,若是再来一箭自己根本就挡不住也逃不了。

    “凤之遥,你随意出动黑云骑就不怕宫里的人知道么?”黑衣女子终于开口道。

    凤之遥一挥手,笑道:“你还是先想想怎么解释你身边突然少掉这么多人吧。”

    最终,女子没有再多说什么,带着仅剩的一个侍卫含恨离开了这条人际罕至的街道。她一离开,屋顶上的黑衣人也很快消失在夜色里。凤之遥一转身翻过房顶从屋檐下半开的窗户落进屋里,看着里面端坐的男子无奈的笑道:“怎么样?徐大公子满意了么?”

    徐清尘安然的坐在窗边,跟前摆着一壶酒和两个酒杯。抬手倒了两杯酒,放下酒壶抬头对凤之遥微笑道:“替我谢过王爷。”

    ------题外话------

    呜啦啦~自从入了V收藏哗啦啦的掉。我的心脏啊~谢谢亲们的支持~
(快捷键 ←)上一章:48.山寨历险记返回目录下一章:50.变调的谣言(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