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穿越小说 »盛世嫡妃最新章节列表 » 50.变调的谣言

50.变调的谣言

文/凤轻
盛世嫡妃 本章字数:9257 盛世嫡妃txt下载
推荐阅读:至尊主播 伪村姑的锦绣田园 超级灵药师系统 穿越时空之殖民全球 心魔 暗匠 美国之大牧场主 我家萝莉是大明星 鬼夫萌妻之夫人请回家 阴胎十月之鬼夫缠上身
    50。变调的谣言

    叶三小姐,未来的定王妃被土匪掳去了得消息在京城里觉得称得上是震撼。早在叶璃被掳走没多长时间久已经开始在京城的各种场合流传了。流言这种事情想要强行禁止只会欲盖弥彰愈演愈烈。所以无论是叶家徐家还是黎王府明面上都没有任何人对此发表过意见。等到第二天一早叶璃坐着马车带着宫里的各种赏赐在徐家二公子和三公子的护送下从徐家别院回到叶家的时候,人们心中的流言渐渐地开始动摇了。毕竟,偶然和非偶然路过的人们无意间看到的叶三小姐无论神色还是身体似乎一切安好,实在不像是刚刚才被人掳走过的样子。而徐家的两位公子就连据说性子最烈最藏不住心事的徐三公子看起来也没有什么异常的表现。所以…昨天的消息只是一个恶劣的谣言么?

    叶璃漫不经心的听着青霜叨叨絮絮的讲述从外面听来的评论,心底暗暗发笑。三哥现在当然可以心平气和的出来见人,因为他昨天晚上已经把大半的怒火都发泄在那些不长眼的土匪身上了。想起昨晚和墨修尧一起下山时那山寨里弥漫着浓重的血腥味,还有三哥那一身杀气纵横的模样,叶璃相信世代书香的徐家只怕确实要出一位武将了。墨修尧如何处置那些土匪的叶璃并不打算过问,不管那一群是从外地流窜到京城的土匪还是本地土生土长的土匪,少了那么一群人总还是一件好事。

    “叶三小姐。”

    窗外清朗的男声传来,青鸾立刻抽出剑指着突然出现在窗外的青年男子。叶璃含笑按下青鸾的手臂,回头笑道:“韩公子,别来无恙?”窗外正是昨晚才分别的绑匪韩明月。韩明月无奈的苦笑,“三小姐看我这样子算得上不错么?”才刚一进院子就能感觉到暗处虎视眈眈的目光,他丝毫不怀疑如果现在有什么轻举妄动的话,天一阁主绝对会就此无声无息的消弭于世间。

    从衣袖中取出一个木雕盒子放到窗台上,韩明月道:“这是给三小姐压惊的,还有算是恭喜三小姐和修尧的新婚贺礼,到时候我也不知道能不能赶得及来喝一杯喜酒。”

    叶璃点点头,没有去看那盒子,问道:“韩公子准备离京了。”

    韩明月笑道:“最近受的惊吓有点多。还是呆在江南能让我安心一点。欢迎叶小姐有空和修尧一起来江南,到时候在下一定一尽地主之谊。”叶璃笑道:“韩公子这么说倒是让我们有些惭愧了。”韩明月挑眉道:“那么…之前的误会,一笔勾销?”叶璃眼波微转,笑道:“你和我的误会一笔勾销。”至于你和墨修尧还有什么误会,那就是你自己的事了。韩明月稍微有些失望,但是也知道强人所难了,更有些欣赏叶璃知道分寸,也不再耽搁拱手道:“如今,在下告辞。”

    “慢走不送。”

    等到韩明月离去,青鸾才上前拿过窗台上的盒子不满的道:“小姐对那种人那么客气做什么?”叶璃转身坐下,笑道:“他昨天对我们也很客气。”叶璃心里清楚,如果不是韩明月一开始就顾忌着墨修尧的关系的话她们未必有机会全身而退。说韩明月忌惮墨修尧她相信,但是真说韩明月有多怕墨修尧她确是不怎么相信的。

    “要不是因为他,小姐怎么会…外面那些人还在传小姐被掳走的事呢,传得好难听……”青鸾完全没有认为韩明月有对他们客气,要不是因为他小姐怎么会被别人闲言闲语的议论嘲笑。叶璃淡淡道:“不是他也有可能会是别人啊,可不是每个人都刚好和王爷认识。”接过青鸾送上来的盒子打开,叶璃也有些惊讶。盒子里整整齐齐的放着一叠厚厚的一叠银票。两张一万两的金票还有十几张一千两的银票。青鸾看了一眼也不由得惊叫出声,“小姐…这…”

    叶璃挑了挑眉,面色有些为难。两万两金票相当于二十多万两白银,这么大一笔钱即使是叶璃也不好意思真的收下了。银票旁边还放着一对极品的白玉龙凤佩,只看玉质就知道必定是价值非凡。想了想,叶璃重新盖上了盒子转手交给青霜道:“准备一下,我要去一趟定王府。”

    青霜小心翼翼的捧着盒子,她刚刚也看到了。从小到大她还没见过这么多钱呢,呜呜,好怕……

    “是,小姐。”

    “阿璃!阿璃……”慕容婷的声音还没进门就从外面传了进来。叶璃展颜一笑,起身迎了出去。秦筝和华天香还有只见过两次的京城府尹秦牧之妹秦羽灵结伴前来探望叶璃。慕容婷当先一人从进屋里,抓住叶璃连声道:“阿璃,你没事吧?”叶璃莞尔笑道:“我若是有事怎么会站在这里?你们怎么来了?”

    秦筝掩唇浅笑道:“婷儿一大早就跑来拉着我和天香要来找你,我就跟她说了你根本什么事都没有,偏她非要说不放心一定要过来看看不可。我们在路上遇到羽灵小姐就一起来了。”慕容婷搂着叶璃恨恨的挥着粉拳道:“要是让本姑娘知道是哪个混蛋胡乱散播谣言,本姑娘一定打得脸他爹娘也认不出他来!简直太过分了,比冷皓宇那个混蛋还过分一万倍!”众人不由得笑了起来,叶璃含笑对秦羽灵道:“秦小姐,多谢你专程过来看我。”

    秦羽灵有些腼腆的笑道:“其实…我是替我哥哥来向叶小姐道歉的。他初掌京城府尹不久出了这样的事情,连累了叶小姐的名声……”

    叶璃摇头,看秦羽灵的表情就知道她必定是背着秦牧自己来的。其实这样的事情非要怪到秦牧这个京城府尹身上也是毫无道理的。就是前世科技再发达的地方也从来就没少过犯罪,何况现在这个时候人的精力有限,哪里能处处都管得到?

    “秦大人是京城百姓的父母官,一心为民素有铁面判官之称。不过是些许谣言罢了,秦小姐不必在意。谣言止于智者,不去理会他那些人觉得无趣自然就不会再传了。”

    听了叶璃的话,秦羽灵也松了口气。她从小和兄长相依为命,虽然哥哥没有说但是她也知道这次的事情牵扯到定国王府,尚书府和徐家,哥哥不过是个三品的府尹,而秦家也并没有什么后台支撑。一不小心就有可能被人拉去做替死鬼,“谢谢你,叶小姐。”

    华天香笑道:“秦小姐你也不用谢她了,那些小人背后嫉妒阿璃想要坏她的名声秦大人也不可能管住每个人的嘴不是么?阿璃,看你这打扮,是准备出门?”华天香注意到叶璃的衣饰,开口问道:“不会是我们来得不巧吧?”

    “刚才打算去一趟定国王府,不是什么重要的事,回头再去也不迟。”叶璃道。

    “哦?”慕容婷眼珠一转,笑的不怀好意,“原来咱们阿璃已经跟定王那么熟了啊。”

    叶璃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慕容婷毫不在意乐呵呵的道:“干什么要亲自去定国王府啊,送一张帖子去请定王出来一趟不就得了?也顺便让那些多嘴多舌的阴险小人知道,就算他们再怎么费劲也拆不善阿璃和定王的!”秦羽灵有些疑惑的看着慕容婷,“慕容小姐知道是谁干的?”

    “叫我慕容就行了。”慕容婷自信满满的道:“还能是谁,肯定是那个见不得阿璃好过的黎王呗。我这辈子真没见过比他心眼儿更小的男人,和叶莹真是绝配!”

    叶璃默然,墨景黎这回真的是冤枉啊。不过,这应该算是他人品太差了才这么容易被人怀疑吧?其他三人面面相觑,但是看看慕容婷一脸笃定的表情再想想墨景黎和叶璃的恩怨,不约而同的在心里赞同了慕容婷的猜测。就连秦羽灵也一脸没想到黎王竟然是这样的人的表情。

    黎王的脾气不好,这在京城的权贵中不是什么秘密。但是如果有人仔细观察的话就会发现,大婚之后本该新婚燕尔春风得意的黎王殿下的脾气比婚前更坏了。尤其是今天一大早出门,听着别人议论叶璃那女人本来应该让他心情好得无与伦比才对。但是他却发现在他路过的时候总会有意无意的拿怪异的眼光看他,或者是迅速的闭嘴改变话题说些毫无关系的事情。就连喝个茶都能感觉到整个茶楼的人的眼光都在自以为不着痕迹的往自己身上瞟。叶璃那女人出了事被嘲笑被看笑话的应该是墨修尧才对!为什么他会觉得所有人都在看他的笑话?

    京城的百姓大多数还是善良的,所以他们在看到墨景黎出现的第一时间,即使知道自己惹不起这位皇帝的亲弟弟,还是给予了他鄙视的目光。切!什么人啊,无缘无故的退了人家姑娘的婚就算了还见不得人家好,先前就破坏人家姑娘的名声不说,现在居然还传出这么恶劣的谣言?这要是寻常百姓家的姑娘还不被逼的去死啊?这种人,就算是皇亲国戚,也还是统称为人渣!

    “王…王爷…”跟在墨景黎身边的人也被自家王爷身边的低气压吓得不轻。

    “到底是怎么回事?!”墨景黎咬牙切齿的问道。

    侍卫甲看了看左右,悲哀的发现只有自己离王爷最近。其他的乙丙丁都早早的闪到一边去了,知道战战兢兢的道:“回…回王爷,大家都在议论叶…叶三小姐的事。”

    “本王知道他们在议论那个女人!议论那个女人关本王什么事?!”都要那种看人渣的眼神看着本王,以为本王没看见么?他们不是应该嘲笑讽刺那个女人,应该笑墨修尧那个废物被人戴绿帽子了么?(你还知道自己是人渣么?)

    “这个…有人说、有人说是王爷你看不得叶三小姐好恨叶三小姐马上就要欢欢喜喜的加入定国王府并且之前在楚香阁对你无礼所以故意散布谣言…咳咳,破坏叶三小姐的名…声…”意图用做快的速度将话说清楚的侍卫甲脸涨得通红,话还没说完就一脸惊恐的看着自家王爷将手里的折扇捏了个粉身碎骨。

    “你说什么?!”墨景黎身上阴气阵阵,过来过往的人都忍不住绕道而行。

    “王…王爷…”不是我说的啊,是全京城的广大百姓们说的。侍卫甲委屈的在心里道,总之黎王府的名声在继王爷勾搭未婚妻之妹,买东西不给钱之后又一次达到了新低。

    “阿璃,筝儿,快上来。上面没什么人咱们就坐外面吧。”一声清脆的女声解救了快要被冰冻的侍卫甲,在看到自家王爷的目光飞快的转向楼梯口的时候侍卫甲更快的将自己团成一团躲到了安全的地方。慕容婷穿着娇艳的红衣当先走上了二楼,还回头向身后的朋友招手。走在她前面领路的小儿简直想要泪流,慕容小姐,哪里是上面没什么人啊,咱们这里可是京城最好的茶楼之一。是人都被黎王给吓跑了啊。

    “咦?”一回头,慕容婷就看到脸黑色犹如墨石一般的墨景黎。忍不住回头看看后面考虑要不要换一家茶楼,但是这片刻的时间华天香等人也都走了上来,于是一行五位姑娘无奈的大眼瞪小眼。叶璃更加无奈,她都怀疑是不是自己真的跟墨景黎前生有什么孽缘了。无论到哪儿,似乎只要出门就能碰到他。叶璃不知道其实这并不太奇怪,因为京城即使是大楚最繁华的城市但是比起她记忆中那些大城市其实并不算大。而权贵们也不可能和普通百姓去一个地方逛,基本上能去的也就是那么一些地方。所以除非像叶璃这样不怎么出门的,如慕容婷这样经常到处跑的人,基本上进了一家店全都是认识的人。

    “阿璃……”慕容婷抱歉的望着叶璃,她是真没想到新婚燕尔的黎王不在家陪娇妻会大白天一个人跑到茶楼来喝茶啊。

    “没关系,就这儿吧。”叶璃也知道不怪慕容婷,何况她也并没有非要避着墨景黎走得意思。都在一个京城里,同为权贵之家,还有亲戚关系能避到哪儿去?淡然的对墨景黎点了下头,叶璃拉着秦筝和秦羽灵往角落里比较清静的位置走去。

    慕容婷吐了吐舌头,拉着华天香也连忙跟了过去。

    “唉,你说定王到底会不会来?”慕容婷低声问道,她不是在京城长大的,和定王实在是不熟。华天香倒是信心满满,点头道:“放心吧,我爷爷说定王人不错。既然收到了帖子肯定会来的。”

    秦羽灵轻声道:“那咱们还是早点回避吧,别打扰阿璃和定王说话了。”

    慕容婷嘻嘻笑道:“还早呢,咱们出来得早定王这会儿肯定还没出来。等人来了咱们在换地方不迟。呵呵,你们有没有看到刚才楼下那些人的脸色?一看到我们进来变得好奇怪。我都怕他们把眼珠子瞪掉到茶杯里了。”华天香轻哼道:“那些人指不定以为阿璃这会儿正藏在家里哭呢,突然看到咱们出现当然要吓一跳了。”

    秦筝掩唇笑道:“我也没见过那么多人同时目瞪口呆的模样,我这辈子还是第一次这么被人注目啊。”

    叶璃看着几个好友唧唧咋咋的讨论今天出门的感受,只能好笑的摇了摇头。其实流言看起来远没有她预计的那么猛烈,应该是墨修尧和大舅舅他们暗中做了些什么。至少大多数人看到她的眼神多是惊讶或者同情。而不是原本以为可能出现的鄙夷和轻视。看来大多数人并没有相信她被掳走的消息。

    叶璃几个坐在比较偏远的角落里,自顾自的闲聊着。墨景黎独自一人坐在靠窗的位置沉着脸将茶水当酒喝。因为离得远,他并没有听到那边在说些什么,但是依然能感觉得到她们的好气氛和好心情。看起来竟然完全没有被流言影响一般。墨景黎不禁咬牙切齿,明明是叶璃出事,结果叶璃本人像没事人一样,反而要他来背黑锅。但是现在要他冲过去和叶璃理论,即使是墨景黎还是觉得拉不下脸。因此只能任由满身的阴风吓得四周的客人瞧瞧避走,然后继续往嘴里灌茶。

    “啊呀,阿璃!定王来了!”正郁闷之时,就听到身后不远处慕容婷的大嗓门喊的整个二楼都能听见。众人抬头望去,就看到慕容婷正兴奋的趴在窗台上往下看。秦筝无奈的将她扯下来,回头对叶璃笑道:“璃儿,你下去接一接王爷吧。”华天香掩唇偷笑,挥着手调侃道:“不回来也没有关系,我们吃完了点心会自己去逛街的,反正这里也没有多出来的位置给定王坐。”

    闻言,二楼上仅剩的几座客人们开始后悔因为惧怕黎王的寒气而选择了靠里面的位置,现在只能支起耳朵尽力听角落里那一桌的姑娘们说话了。叶璃看在眼里不禁好笑,八卦果然是认识一个时代的人们都不可或缺的天性。在众人或直白或隐晦的注视着叶璃起身往楼下走去。路过墨景黎这一桌的时候明显察觉到墨景黎恶狠狠地瞪着自己的目光,叶璃无奈:有的人天生就不对盘,不能强求。

    看着叶三小姐从容下楼,楼上的食客们打量墨景黎的目光和神情更加复杂了。看叶三小姐如此坦然的出现在大庭广众之下,还从容的赴定王的约,确实不像是出过什么事的样子啊。反观黎王脸色阴沉神情狰狞,分明就像是阴谋诡计没有得逞的愤怒啊。人们暗中交换着眼神,做着无声的讨论。墨景黎似乎终于无法忍受这样古怪的气氛,重重的将茶杯放回桌子上,站起身来透过半开的窗户开了一眼楼下的街道,沉着脸转身下楼去了。

    叶璃从楼上下来的瞬间,整个楼下的大堂瞬间安静下来。等到叶璃神情温和面带微笑的走了出去,人们正要张嘴议论的时候又看到墨景黎阴沉着脸下来,然后又是一阵沉寂。不过看到这两位的表现,至少在场的人们更加倾向于同情叶璃的多些了。

    叶璃走出茶楼时定王府的马车才刚刚停下,阿瑾正准备揭起帘子请墨修尧下来,“修尧。”叶璃轻声叫道,阿瑾见到叶璃十分恭敬地站到了一边。叶璃利落的踩着矮凳上了马车,墨修尧看着她挑眉,“怎么下来了?”叶璃在他对面坐下,笑道:“天香她们说人太多没地儿坐,就把我赶下来了。都是她们胡闹,原本我想明天再去一趟定王府的。”

    墨修尧微笑,“她们胡闹的很及时。”

    “什么意思?”叶璃不解的问道。外面阿瑾已经重新驾起马车往前走了,叶璃想了想探出头去报了个地名。正好看到墨景黎站在茶楼门口眼神阴郁的看着他们的马车。墨修尧道:“今天一早整个京城都在传昨天的传言是景黎故意想要让你难堪才传出来的。”

    叶璃愣住,有点明白墨景黎的脸色为什么那么难堪了。以墨景黎那种性格被冤枉了心里能舒服才怪,想起之前慕容婷自信满满的猜测,原来不是她凭空想出来的啊。

    “阿璃找我可是有什么事要说?”墨修尧看着叶璃不知神游到何方的娇颜问道。

    叶璃回过神来,点了点头道:“早上韩明月送来了两万两的金票还有一万多两银票和一对玉佩。原本打算明天去定国王府时一起带过去,跟着天香他们一起出门也不好带在身边。”墨修尧不怎么在意的摇头道:“那是他送给你的,你收着就是了。”叶璃无语,一出手就几十万两银子,韩明月敢送她也不好意思收啊,“我明天叫人送到定王府去,还是你看着办吧。我的钱够花了。”墨修尧无奈的叹息,“阿璃…韩明月将东西送到你那里就是你的了,你安心手下就是了。你也不必觉得欠他什么人情,韩明月那个人多花一两银子都会肉疼,他肯送那些过来给你做赔礼自然是他觉得这些东西送的值。你也不用答应他任何事情。”

    叶璃笑道:“我确实没打算答应他什么事情。”叶璃暗暗猜测过,大约韩明月曾经做过什么对不起墨修尧的事情,这次又摊上这样的事。没想到墨修尧居然就这么放过他了,韩明月大约是心虚或者觉得歉疚,但是又找不到弥补的办法才这么不计成本的往她这边讨好。可惜叶璃并不打算多事的做什么触成曾经的好友言归于好的友谊之花,所以韩明月这钱大概是白花了。

    “所以你今天约我出来其实就是为了这件事?”墨修尧问道。

    听着墨修尧低沉悦耳的声音,正想着事情的叶璃莫名的心中一跳。有些不好意思的道:“确实没什么大事,打扰你了?”看墨修尧似乎真的对韩明月送来的东西不感兴趣,这让叶璃也不禁有些好奇起来定国王府到底有多财大气粗。

    “我平日里也闲得很。”墨修尧摇头,“既然已经出来了,陪我去一个地方可好?”

    叶璃点头,“我对京城也不太熟,你做主便是。”

    得到叶璃的许可,墨修尧对驾车的阿瑾吩咐了一句,阿瑾立刻调转了马车往另一个方向去了。

    马车里,叶璃好奇的问道:“风华楼?你该不会打算送我什么首饰吧?我自己就有一家专卖首饰的店啊。”

    墨修尧含笑看着她,“送未婚妻首饰不是很正常的事么?难道不可以?”

    叶璃闭嘴不言,难道她能说你还不顾光顾我的藏珍阁,肥水不流万人田?就算她没正儿八经谈过恋爱也知道这话很煞风景。不过…墨修尧这是在讨她欢心么?叶璃莫名的觉得心里有点烦躁,但是看墨修尧温文从容的表情,怎么也看不出来他的心思,叶璃也只有无奈的放弃了。有个不算讨厌而且还是自己未来丈夫的男人送首饰讨好自己总归是件让人开心的事吧?

    风华楼是京城非常有名的饰品店,出售的饰品多以玉器为主。而让它深的京城的闺秀们喜爱的原因不仅是因为它高昂的价格和精美的商品,更重要的是这里出售的饰品从来没有完全一样的款式。每一款都是独一无二的,这让不喜欢与人重样的闺秀贵妇们分外青睐。叶璃曾经考虑过藏珍阁也走这样的高端线路,但是无奈藏珍阁并没有非常出色的设计和雕琢大师,叶璃自己对所谓的珠宝设计也只是一知半解,只得无奈的作罢。

    进了风华楼掌柜的立刻迎了上来,即使看到坐在轮椅里进来的墨修尧也只是极短暂的怔了一下,然后便露出得体的笑容招呼起来。“原来是定王和叶三小姐,两位能光临风华楼真是让小店蓬荜生辉。王爷,叶小姐,里面请。”

    将两人迎进离间,立刻有容貌清秀的少女送上新春的香茶。叶璃微笑着喝着茶,打量着房间里幽雅而舒适的布置,不由轻叹果然是贵宾的享受。难怪风华楼能成为京城贵族们最喜欢光顾的地方。就冲着这份细心的服务,害怕赚不来客人的钱?

    许是因为墨修尧的身份,掌柜亲自站在跟前服务,“王爷是想要为叶三小姐挑选饰品么?叶三小姐好像是第一次光顾小店,不知道喜欢什么样的饰品?”

    叶璃看向墨修尧,墨修尧喝着茶轻声道:“先挑几件好的拿过来看看吧。”

    掌柜的应承了一声,转身亲自去取东西了。叶璃不解的道:“我们真的来买首饰的?”

    墨修尧笑道:“阿璃你想得太多了,既然出来了能看得上眼的买上几件又如何?”

    叶璃有些怀疑的问道:“是不是我平时的打扮给你丢脸了?”想一想还真不无可能,叶璃的首饰不算少,都是徐氏生前留下的。不过叶璃一向不喜欢累赘,所以打扮特别是头饰一般都维持在不会失礼的程度,在华丽的打扮就有些接受不能了。以定国王府的地位,未来的王妃打扮的太过朴素了确实有可能觉得脸上无光。

    墨修尧无奈的摇头,认真的看着叶璃道:“你若真的堆得满头珠翠我才会受不了。事实上,我也不知道该去哪儿,所以就带你来这里看看了。凤之遥说这里的首饰不错。”

    叶璃怀疑的看着他,试图从他的脸上找到一丝不自在的神色。奈何某人太过淡定,即使说着这么让人听起来纯情无比的话面上也依旧优雅淡定的在书房里读一卷古书。叶璃只好告诉自己是自己想太多了。想想也是,虽然某人现在看起来温文尔雅君子端方如玉,但是据说当年也是有过少年轻狂,骑马倚斜桥,满楼红袖招的时候的。

    很快的,掌柜捧着两个盒子回来了。放在桌上小心翼翼的打开,一边道:“王爷和叶三小姐难得光顾小店。这一套饰品是咱们老板最新设计亲自制作出来的。而且今年只怕这是唯一的一套了,叶小姐看看如何?”

    听掌柜说的如此郑重,叶璃也有些好奇起来。

    这是一套极品青玉首饰,青玉在玉器中价值不是最高的,但是像眼前这套饰品的极品玉质即使是慎德轩和藏珍阁中叶璃也没有见过比这更好的。更重要的是那简约而雅致的样式,仿佛一朵清雅的玉兰花在月夜中悄然绽放,让人从心底升起一种宁静幽柔的感觉。这世上没有女人逃得过精美首饰的诱惑,叶璃在心中叹息。

    “这一套饰品一共两支玉兰花簪,一条手链,一只手镯,以及这一件额饰。”掌柜的看到叶璃赞赏的目光,立刻又打开另一个盒子展现出里面的额饰。淡青色的美玉,并没有什么繁复的花纹和宝石镶嵌。只是本身一朵朵造型优美的兰花组成的饰品,安静的躺在铺着丝绸的锦盒里绽放出淡淡的光华。

    “喜欢么?”墨修尧看了看叶璃,含笑道:“很适合阿璃。”

    “确实很漂亮。”叶璃点头。

    “就这一件。回头到我府上取银票。”

    看到两人都很满意,做成了一笔大生意的掌柜显然也很高兴,“是,叶小姐这就带走还是咱们给送过去?”墨修尧淡淡道:“直接送到叶府就行了。”

    ------题外话------

    啊啊,看了留言很多亲对楠竹之前的态度很不满意。其实那什么啦,楠竹现在的身份就注定了他不肯能大张旗鼓的搞死谁。他爹她娘他哥被人搞死了他还没报仇啊,他前未婚妻死了也还没报仇啊。一切都是为了一个字:忍

    另外,楠竹和女主现在不是恋人关系,事实上他们谁也没有爱上谁。所以女主对楠竹的态度并不在意,而且她认为自己曾经是个特种军人出了这样的事绝对是她自己的责任而不会想到要怪谁没保护自己。而在男主看来,他肯定对女主有好感,但是还不到简介里写的那个地步,同样也绝对不可能为了女主打乱自己的计划和安排。不过以后就难说了。哈哈。护短会有的,虐坏蛋也会有的~还有不能理解的地方请留言,我也会回头看看是不是哪里写的不对劲。
(快捷键 ←)上一章:49.脱险,京城多事夜返回目录下一章:51.舅舅的教诲(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