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穿越小说 »盛世嫡妃最新章节列表 » 51.舅舅的教诲

51.舅舅的教诲

文/凤轻
盛世嫡妃 本章字数:9190 盛世嫡妃txt下载
推荐阅读:重生1992 良缘 [综武侠]故国神游 保镖1997 万世魔尊 明末风云起 BOSS易推不易倒 修真之掌门真绝色 狞宠记 仙界网络直播间
    51。舅舅的教诲

    “见过两位公主。”

    叶璃和墨修尧在掌柜的陪同下刚走出内室就听到门口迎客的伙计恭敬地道,掌柜一愣连忙向两人告了声罪迎上前去。门口刚刚进来的人同样也看到了两人,昭阳长公主愣了一下失声道:“修尧?”快步走了过来在墨修尧几步远的地方停了下来,轻声道:“修尧,你这是陪叶小姐出来买东西的?”墨修尧眼神微动,点头道:“正是,长公主多年不见了。”昭阳公主脸上带着一丝悲伤,点头道:“确实是许多年没见了。你如今…好好地就好。等你们大婚了,叶小姐若是无事不妨时常到公主府走动走动,也算陪陪我这个老太婆。”

    叶璃轻轻点头,浅笑道:“蒙长公主厚爱,到时候一定前去叨扰。”

    昭阳公主轻叹一声,拉着叶璃笑道:“虽然我这只是第二次见叶小姐,不过年轻的时候我和你娘也算有些交情。叶小姐看看还有什么喜欢的,算我这个长辈送你的见面礼。”叶璃有些无奈,正要拒绝墨修尧已经先一步开口,“昭阳姑姑…你别吓到阿璃了。我们还有点事先行离开了,你不是和昭仁公主一起么?别饶了公主的雅兴。”

    一直被冷落在一边的华衣美妇正是前些日子在墨景黎婚宴上见到的昭仁公主,听了墨修尧的话,她只是淡淡的哼了一声。昭阳公主皱了下眉,只得叹气道:“罢了,叶小姐以后有什么事直接派人到我府上说一声就是了。”叶璃轻声谢过,陪着墨修尧一起出了风华楼。

    上了马车,叶璃明显察觉到墨修尧的心情不怎么平静。也不多说什么随手拿了一本放在马车上的书低头看了起来,只是回想起刚才在店里昭阳长公主的话和表情总是有一种莫名的怪异。感觉长公主的态度和韩明月有点像。似乎想要亲近墨修尧,但是出于某种未知的原因又只能保持一定的距离。神情中总透出一股若有若无的愧疚和想要补偿的心意。而这种补偿显然并不是墨修尧愿意接受的,所以他们就一厢情愿的转加在了她的身上。比如韩明月送的银票昭阳公主的态度。这两个人到底做了什么对不起墨修尧的事情啊?

    “抱歉,阿璃。”马车里,墨修尧轻声道,眼中带着淡淡的歉疚。叶璃不解的挑眉,墨修尧无奈的笑道:“原本打算带你出来散散心的…”叶璃这才恍然大悟,这个男人是在为刚才他的心情不好跟她道歉?但是这种遇到自己不喜欢的人会心情不好的事情根本是不能避免的吧,还是她表现的像个无理取闹的小女孩儿让他觉得需要道歉赔礼?

    “没什么,你今天没心情咱们先回去吧。改天心情好了在出来。”事实上她也没心情陪一个心情沉郁的男人逛街,她不会安慰人的。有那个空闲不如去做一些别的事,经过昨天的事她发现自己还有一大堆的事情要做呢。

    墨修尧沉默了片刻,点头道:“我送你回去。”

    叶璃点头,对外面驾车的阿瑾吩咐了一声,马车往尚书府的方向而去。墨修尧看着叶璃淡定闲适的神情,神色也缓和了许多,不由笑道:“阿璃好像一点也不担心。”叶璃耸肩道:“原本就没什么好担心的啊。不过我猜家里老太太只怕担心的不行。”如果自己再被定国王府退了亲,老太太只怕就想要把她送到尼姑庵里去修行了。这不仅让叶家的名声扫地,还会损失掉已经到手的定王府的大笔聘礼。足够老太太和王氏心疼不少时间了。

    “不会有事的,最多再过一两天这件事就会过去。”

    叶璃点点头,没有在做说什么。如果昨晚她真的出了事会怎么样?这样的问题叶璃没问,墨修尧也没提彼此心照不宣。也许就算真的出了事墨修尧依然会掩盖这件事,依然会娶她,也许会杀了韩明月。也许叶璃会自己杀了韩明月,但是不会再嫁他。那个幕后凶手到底是谁?墨修尧没打算告诉她,她也没打算问。他们准备共度一生,但是并没有把对方当做最重要的最爱的人的打算。就像叶璃永远也不可能觉得墨修尧比自己的亲人重要一样,在墨修尧心里也必定有着比自己更重要的人存在。

    到了叶府门口,墨修尧亲眼看到叶璃走进大门,才放下帘子对阿瑾道:“回府吧。”

    阿瑾沉默的看着慢慢关上的大门,犹豫了一下低声问道:“王爷,你为什么不告诉叶小姐……”

    “阿瑾,回府。”

    “…是,王爷。”

    ——这不是误会,这是比误会还糟糕的分界线。阿尧,你麻烦了——

    叶璃刚进了大门,早就等候在一边的青霞青霜都迎了上来禀告舅老爷来了,正等着见小姐呢。叶璃不解,“是大舅舅还是二舅舅?”今早刚从徐家回来,难道又出什么事了?

    青霜道:“两位舅爷都来了。正在荣乐堂和老太太说话呢。”

    叶璃无奈的看了看身上的衣饰,道:“算了,直接过去吧。”

    进了荣乐堂,果然看到两位舅舅正坐着喝茶。老夫人和叶尚书王氏都陪坐在一边,神色似乎有些怪异。看到叶璃进来叶老夫人才松了一口气对叶璃笑道:“璃儿,两位舅老爷特意来探你,你怎么跑出去了,还不过来见礼?”叶璃依言上前行了礼,徐鸿羽挥挥手道:“罢了,璃儿今天才从徐家回来,哪里有什么特意来探望之说。”徐鸿彦也沉着脸点头道:“正是,原本昨天我和大哥有些事情要吩咐璃儿才将她接了过去,倒没想到能闹出这么多事来。倒是咱们徐家考虑不周了。”

    叶老夫人和叶尚书有些尴尬的对视了一眼,徐鸿彦虽然说着是徐家的不是,但是他们又岂会听不出其中对叶家的指责。传出流言之后叶家什么都没做,甚至连派个人去徐家问一声都有过。岂会不让徐家感到心寒。但是叶老夫人看着眼前亭亭玉立的少女心里还是有些拿不定主意。她实在是吃不准昨天叶璃到底是真的去了徐家还是如流言说的被土匪掳了去。万一真的是出了什么事,那么……

    徐鸿彦看着叶老夫人和叶尚书不满的轻哼了一声,旁边的徐鸿羽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侧首对叶璃微笑道:“不是说璃儿与华小姐秦小姐出去了么?舅舅过来的时候可听说秦家和华家那两位姑娘被慕容将军的千金拉着找冷二公子麻烦呢。难不成璃儿也跟着去胡闹了?”叶璃倒没想到慕容婷还闹了这么一出,连忙摇头道:“璃儿和定王去了一趟风华楼,遇到了昭阳长公主和昭仁长公主两位,然后就回来了。让舅舅久等了是璃儿的不是。”

    “哦?和定王去风华楼?无妨,年轻人四处走走不是什么坏事。”徐鸿羽显然对叶璃的回答十分满意。徐鸿彦也点头,随口抱怨道:“你舅母时常提醒要清泽那小子陪秦家姑娘出门走走,那小子偏偏是个榆木疙瘩,好像多说半个字能亏了他似的!”叶璃想起徐清泽冷淡的神色也不由浅笑,筝儿明明是她们中最温婉可人的一个,却偏偏有一个生性冷淡不苟言笑的未婚夫。进京这么久了,好像除了有一次被二舅母派去送礼给秦家,两人还没正式见过面呢。

    也不看叶尚书和叶老夫人暗暗变化的神色,徐鸿羽直接转身对叶尚书道:“我有些事情要单独吩咐璃儿,不知……”叶尚书一向惧怕这个大舅子,他开口哪里还敢说不,连忙道:“如此璃儿就带大哥二哥去你院子里坐坐吧。稍后兄弟备了酒宴还请两位兄长赏光。”徐鸿彦起身淡然道:“大哥今晚和苏老约了手谈几局,酒宴就免了吧。”见徐鸿羽神色淡淡的,叶尚书也只得恹恹的作罢,让叶璃请两位舅舅去私下说话。叶老夫人看着儿子这样没出息的样子不满的瞪了他一眼,可惜徐氏现任族长积威太甚,只得作罢。

    回到清逸轩,徐鸿彦打量了一番内外布置,满意的点了点头便转身出去了,将房间留给自家大哥和外甥女说话。

    “大舅和二舅特意走一趟,可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吩咐璃儿?”叶璃请徐鸿羽坐下,亲自动手斟茶一边问道。

    徐鸿羽打量了她一番笑道:“看起来璃儿气色不错,并没有被那些流言影响。是么?”

    叶璃奉上清茶,方才落座无奈的笑道:“流言四起也要过日子。何况,现在的情景已经比原本猜测的要好许多了。”

    徐鸿羽正色看着她,道:“那么,如果事情比原本你以为的情形更糟你要怎么办?昨晚能够全身而退确实是万幸,但如果真的出了什么事…璃儿,你想过么?”叶璃默然的望着眼前的清澈的茶水,点了点头道:“璃儿让舅舅操心了。但是…无论发生什么事总还是要活下去的。璃儿未必怕死,但是只要有希望就一定会活下去。至少,绝不会因为流言而死。”说到此处,叶璃不由自主的咬着唇角。即使在民风还算开明的大楚,女子的贞洁也还是远甚于生命。她不知道自己这番话大舅舅似乎能够接受,但是这却是她的真心话。叶璃,绝对不可能为了不属于自己的错误放弃生命。

    “很好,这才是我徐家的女儿。”许久,徐鸿羽放下茶杯淡淡说道。

    叶璃一怔,飞快的抬头看向大舅舅。徐鸿羽看着叶璃的目光多了几丝伤感,“徐家的男儿虽然素来尚文,却从来都足够坚强。再多的磨难也不足以让我们放弃属于自己的东西。但是…徐家的女儿确实聪慧多智,但是却也比寻常的女人更加脆弱。就像你的母亲……小妹当初若是有你一般的坚强,又何至于此?”

    “大舅……”每次提起母亲总是让大舅舅很是伤神,叶璃想起自己记忆中就羸弱美丽的母亲,也不禁叹息。母亲少年时被徐家保护的太好了,所以成婚后的现实才让她无法接受,只能在叶家的大院中渐渐地枯萎。

    徐鸿羽摆摆手,“定王是个很优秀的男子,即使是现在我依然这么认为。但是无论从哪方面来说,他都不是个好丈夫的人选。璃儿可知道,徐家为何没有反对这门婚事?”叶璃看看大舅温和却略带威严的目光,迟疑了一下道:“皇命难为?”

    “这算是一个原因。”徐鸿羽道,“但是如果徐家真的不愿意的话,也不是没有办法解决。你外公还有几分面子在,如果你外公亲自上京请求皇上收回成命,皇上也不会拒绝的。”叶璃一惊,连忙道:“千万不可。外公年事已高好不容易远离了京城这些纷纷扰扰,如何能再为了璃儿涉足其中。”别的不说,外公今年已经七十多岁,让老人家一路舟车劳顿到京城来叶璃就不能接受。徐鸿羽脸上闪过一丝欣慰,伸手拍拍叶璃道:“你外公知道璃儿是个孝顺的好孩子。”

    叶璃低头想了想,不解的皱眉道:“璃儿确实没想出来,还请舅舅解惑。”

    徐鸿羽叹息道:“因为你的身份,如果你姓徐,徐家可以名正言顺的替你拒绝皇上的指婚。甚至直接在并州找一个普通的书香世家嫁了也没关系,徐家不需要更多的荣华富贵。但是,你姓叶,你的婚事除了皇家还有叶家能做主,更何况之前你还有先皇的指婚。皇上虽然解除了你和黎王的婚约,却将叶莹指给了黎王。叶莹说是叶家的嫡女,其实也不过是个庶女而已,皇上要重用你父亲,要宠信叶昭仪。还要让天下清流满意,那你就不能嫁的比叶莹差。也就是说…如果你不嫁给定王,那么还是会被指给其他的王爷,甚至…入宫为妃。进宫是不用考虑了,舅舅和你外公将所有未婚的王爷都考虑了一遍,只能选定王了。”

    叶璃点点头赞同舅舅的说话,“其实定王也比璃儿原本预料的要好许多了。虽然现在发现…可能比原先想的要麻烦一些。但是也并非无法接受不是么?舅舅也说了,定王是个优秀的男子。”徐鸿羽奇怪的看了叶璃一眼道:“璃儿原本以为定王是什么样子?”

    叶璃有些困窘的笑道:“外面不是传说定王…残疾,又毁容。而且重病在身么。”那样悲惨的人会是什么模样任何人都可以想象,所以现在的墨修尧真的已经好得出人意料了。

    徐鸿羽显然也能想象,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道:“如果真是那个样子,还不如想法子毒死他算了。就算你一辈子嫁不去也好过嫁给一个废人。”

    会不会嫁给废人叶璃倒不在意,横竖以定王府的家世也不可能让她亲自去侍候墨修尧。就当是搭伴过日子呗,现在人倒是没那么废,但是麻烦却比想象中还要多。能让大舅舅不放心的亲自来跟她说这些,叶璃已经可以预料婚后的生活绝对不会向自己想象的那样美好了。

    “昨晚你大哥提起我才注意到叶家这些年简直就是混账!还有你,待在京城这么多年你竟然半点也不了解京城的人事!”徐鸿羽没好气的斜了叶璃一眼。叶璃连忙知错的低下了头做反省状。别说父亲怕大舅舅,她也怕。事实上除了大哥她就没见过不怕大舅舅的。嗯…也许墨修尧也要算一个。

    大舅舅骂得没错,这些年她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确实是刻意的将自己与周围的环境分割开来了,当然这其中王氏也是功不可没但主要责任还是在自己。即使早已经接受了现在的生活,但是在叶璃的内心深处大概依然觉得前世的人生才是真实的,而现在更像是以外得来的游戏或者梦境。当然,昨晚的风险让她多了几分真实感。

    “鸿彦之前给你的东西你了解了多少?”徐鸿羽直接问道。

    叶璃知道大舅舅只得是二舅舅给她的关于京城权贵之前的关系和重要人物的资料,连忙道:“都记住了。”徐鸿羽摇头,“那种东西记住没什么用,要想明白其中的关系。华国公府的人你都认识,宫里的柳贵妃你也见过。你能告诉我你觉得当今皇后和柳贵妃华国公府和柳府的关系怎么样么?”

    叶璃诧异,这个也扯得太远了吧。但是还是认真地按照徐鸿羽的话去思考了许久,才道:“璃儿没有见过皇后,但是与华府的人颇为熟悉,也曾经见过长乐公主一面。皇后是当今的原配,虽然不得宠爱但是应该也是一位大度贤惠的女子吧。至于柳贵妃,略有些高傲,性情冷淡。但是皇上十分宠爱,膝下又有两子一女。所以,这两位…关系应该不怎么和睦。倒是华家和柳家并没有听说有什么不合的地方。”柳丞相和叶尚书倒是在朝堂上互相看不顺眼,目前算是势均力敌。但是宫里的情况看起来明显是柳贵妃更高一筹。

    徐鸿羽点头,提醒道:“说的不错,但是人心易变。特别是宫里的人心更是难以揣测,这方面你还需要多下功夫。看来鸿羽只给了你现在的资料,只怕他以为早些年的你都是知道的。”叶璃有些羞愧,早几年特别是墨修尧出事的时候也正好是她记忆混乱,身体虚弱的时候。好起来之后就极少再关注外面的事了,那些成年旧事她还真不知道。二舅舅只怕也没有想到她会连那些闹得沸沸扬扬的事情都不知道。

    “璃儿对定国王府了解多少?”

    叶璃算是明白了大舅舅特意过来就是为了给他普及基础知识的,“定国王府第一任主人是大楚开国太祖皇帝墨承天胞弟墨揽云。开国之初太祖封其为一字并肩世袭亲王,赐号定国。传三世,自先皇时,权臣欺凌幼主当时的定王墨流芳从边关返回京城,诛杀权臣扶持幼主,被封为摄政王爷。先帝十六岁墨流芳还政与帝,先帝二十九年墨流芳病逝,长子墨修文袭爵,次年先帝驾崩。当今三年,墨修文奉命出征戎夷,途中因病身亡,无子。年仅十八岁的墨修尧继承爵位,领兵出征戎夷。遇伏,损兵折将。险些葬身沙场,虽然最后出奇谋反败为胜,但是却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三个月后,墨修尧的未婚妻病逝,从此定国王府在京城可说是完全的销声匿迹了。”

    “还有么?”

    叶璃皱了皱眉,继续道:“定国王府每一代人才辈出,而且文治武功俱全。反而同出一脉的皇室就要相形逊色的多。其中最杰出的就是第一代定国王爷墨揽云,据说如果不是他娶了一个前朝郡主做妻子的话,也许他比太祖更有机会登上帝位。然后就是墨流芳,武能定国文能治世。而墨修尧曾经被誉为不输其先祖的不世奇才,如果不是墨流芳过世的时候他只有十三岁的话,王位也许一开始就是由他来继承的。”

    房间里一片宁静,叶璃沉默的执起茶壶为徐鸿羽添了一些茶,才听到徐鸿羽问道:“是啊,短短五六年时间,定国王府家破人亡。本当是一代绝世名将从此落入凡尘。定国王府不败神话也就此破灭。璃儿可知道,当初…墨修尧是不输其先祖的不世奇才这论断,就是你外公下的。为此,你外公悔恨了十几年了。”

    “大舅舅的意思是?”叶璃一怔,政治倾扎从古自今从未断绝。即使是现在定国王府的没落各种私底下的猜测也从未断绝过。但是亲耳从舅舅的嘴里听到,还让让叶璃不由得震惊。震惊之下,叶璃很快冷静了下来,道:“听说定王少年时确实是惊采绝艳战功彪炳,那么即使外公没有说那句话也该针对定国王府的人还是会针对。外公只是欣赏他的才华又不是能预见未来。此事…外公也无需自责。”

    徐鸿羽点头赞道:“璃儿小小年纪能有如此见识已是不已。舅舅跟你说这些是希望你明白定国王府的处境。虽然如今在外人眼里定国王府已经没落的只剩下虚名了。但是……”叶璃看着他,接口道:“但是定国王府依然还是有让皇室不敢轻易动他的底牌是么?”

    “不错。若不是因为这样,这些年墨修尧早就该病逝了。当今之所以不敢动他就是因为投鼠忌器。前两代定王先后离世已经启人疑窦,如果墨修尧再出了什么意外,只怕会动摇国本。”

    叶璃轻声叹息,感觉有些冷得握住了茶杯汲取上面的暖意,“皇上选择璃儿是因为同样也忌惮徐家么?他就不怕徐家和定国王府联姻之后……”

    徐鸿羽目光冷淡,“徐家先祖只要皇家不对徐家动手,徐氏一族永不背叛。”

    “这种话也有人信?”叶璃不解。就算签订的条约还随时可以撕碎,何况是立誓。徐鸿羽不悦的瞪了她一眼,“这是写进徐家的家规里的,徐家传世百年以诚信立世。”叶璃缩了缩脖子,默默鼻尖好奇的问道:“舅舅,那个…徐家有没有对前朝皇帝立什么誓?”

    “咳咳……”徐鸿羽闷咳了几声,没好气的瞪着叶璃。叶璃只得耸耸肩托着下巴默然无语。所以说嘛,身为一个历经数百年而不倒的名门大族,怎么可能那么迂腐?我们不是不会背叛,只是背叛的报酬还不够高而已。最后瞪了叶璃一眼,徐鸿羽正色道:“总之不到万不得已,徐家不会背弃皇室。”徐家人不缺名不缺利,对权势也从不执着。皇位?那玩意儿能有什么用?相当明君就得有累死自己的觉悟,想享受胡来就要有遗臭万年的准备。

    “璃儿明白了。大舅舅觉得是谁想要破坏我和定王的婚事?如果不是皇帝的话?”叶璃问道。

    徐鸿羽摇头,“这个还真不好说。清尘也只说是一个女人。但是我们几乎把所有与定王有关的女人过滤了一遍,也没有找出来到底是谁。定王自己总是知道的,他有没有说什么?”提起这个,徐鸿羽儒雅的脸上也掠过了一丝不悦。看到叶璃摇头,轻哼了一声道:“他自己应当有分寸。若是再有什么不该发生的事,他这个丈夫不要也罢。徐家养得起外孙女。”

    “璃儿觉得可能是某个倾慕定王的女子。”叶璃对徐鸿羽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直接说出了自己的怀疑。

    徐鸿羽笑看着她道:“倾慕定王的人?如果你说的是定王年少的时候的话。当时至少有半个京城的闺秀都倾慕他。不过…有本事买通天一阁的…一个都没有。韩明月虽然爱钱如命,但是他也是定王少年时的至交好友。他不可能为了钱就去招惹定王的未婚妻。”

    “那么…既倾慕墨修尧又和韩明月很有交情的女子呢?”

    徐鸿羽挑眉,“有一个,但是不可能是她。”

    叶璃眨眼,徐鸿羽淡定的放下茶杯道:“柳贵妃。”

    这回轮到叶璃咳嗽了,“柳…柳贵妃?”

    “有什么奇怪的?柳贵妃当年可是有京城第一才女之称。连你大哥也从来都不正眼看一眼,偏偏对着当时的定王温言细语。可惜…当时定王已经心有所属,不然倒是一对难得的璧人。而且,柳贵妃善画,韩明月少年时画艺也是称绝京城的。他所画的楚京国色图第二卷就是柳贵妃,到现在还价值连城呢。不过柳贵妃入宫以后这幅画也被当今高价买走了。”不知怎么的,徐鸿羽放弃那些沉重的话题,和叶璃说起陈年的八卦来。

    叶璃想起宫里那个如梨花般冷眼的女子,确实当得起国色二字,“舅舅为什么说不是她?”

    “你大哥认识柳贵妃,虽然没看到那女子的容貌,而且也过了这么多年,但是你大哥还是肯定不是柳贵妃。何况,你觉得皇宫是什么地方,一个贵妃可以随随便便带着一群人半夜在宫外晃?”叶璃受教的点点头,她也没真的认为是柳贵妃。在宫里虽然察觉到柳贵妃对她的轻视,但是还故意挑剔她,但是那女子眼里并没有特别重的敌意或杀意。

    “墨修尧原本的未婚妻是谁?”叶璃问道,她是真的有些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女子才能击败柳贵妃那样的绝色才女赢得墨修尧的真心。而且,照理说能够成为墨修尧的未婚妻必然是出身名门大族。但是叶璃在记忆中搜寻了半晌也没发现有哪一个有名的权贵之家在七年前有个红颜薄命的绝色女儿。徐鸿羽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扫了她一眼,才道:“苏酔蝶。”

    叶璃点头,“听起来是个很美的女子。”

    徐鸿羽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家外甥女,再一次暗暗后悔当初没有坚持把璃儿接回徐家去教养。看看现在被叶家养成什么样子了?他在说她未来夫婿的前未婚妻啊,就算人已经死了她也该多少表示一点兴趣出来吧?名闻天下的徐先生这才后知后觉的想起自家外甥女在提起定王或者黎王的时候从来没有表现出半点女儿家应有的娇羞,就连脸红都没有过!

    “这位苏小姐是哪家的千金?”京城好像没有什么姓苏的名门。

    “你以为定王府下聘那天,苏老大人是来干什么的?”

    “苏老?”

    “苏酔蝶是苏老的孙女。”徐鸿羽淡淡道。

    “那么苏老是来做什么的?”

    “来看看原本该是他的孙女婿的定王到底娶了个什么样的女子。还有,苏酔蝶的病逝对当时本就重病的定王打击很大,苏老对定王就像对自己的亲孙子一样,所以来给定王府撑场面的。”

    看着舅舅不悦的脸,叶璃无奈的笑道:“舅舅,璃儿知道你是什么意思。我和定王相处的很好,你不用担心。”徐鸿羽不赞同的看着她道:“什么叫清楚得很好?如果面对一些必须得选择的时候你是第一个被他放弃的,那能叫很好?”叶璃浅笑,“但是,如果一定要我在舅舅还有外公表哥与定王之间选择的话,我也不会选他的啊。我和他才认识多久?亲人自然比较重要一些。”

    “你们是夫妻!以后你要和他过一辈子,不是和舅舅外公过一辈。”

    “舅舅觉得定王是那种只要他在乎就能放弃一切的男人么?”

    “…是,只要你能抓住他的心。”

    ------题外话------

    一向觉得没话可说,没想到这一章全部巴拉巴拉了。不过总算是写清楚了一件事——柳贵妃,真的不是楠竹的前女友。虽然柳贵妃这个人性格确实有点讨厌,也真不是什么好人,但素她是没有条件亲自出宫害女主滴。皇后和叶昭仪还有等着抓她小辫子的太后都不是摆设的说。之前看亲们一直讨论这个,搞得我自己都以为坏女银是柳贵妃了。

    凤不是设定控,不过这张还是简单介绍了一下楠竹的家世,还有楠竹的前女友。酱紫~
(快捷键 ←)上一章:50.变调的谣言返回目录下一章:52.名剑出鞘(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