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穿越小说 »盛世嫡妃最新章节列表 » 52.名剑出鞘

52.名剑出鞘

文/凤轻
盛世嫡妃 本章字数:9078 盛世嫡妃txt下载
推荐阅读:[综漫]掰直这把箭! 头条绯闻 妙女多娇 送子天王 重生之小狼崽子 重生乱世有空间 我下蛋的姿势一定有哪里不对 一剑破九天 重生写文之路见不平 重生之一世安稳
    52。名剑出鞘

    经过一番长谈,徐鸿羽在此留下一大堆正史秘史野史交代叶璃有空看看,然后带着徐鸿彦在叶尚书的忐忑不安中绝尘而去。叶璃对上父亲复杂的眼神,微微屈膝行礼,悠然的回自己的清逸轩研读史书去了。

    叶璃和墨修尧的婚期定在五月二十,据说是五月里最好的日子。据说叶尚书原本是对这个日子不太满意的,毕竟不算是特别好的黄道吉日,叶莹的婚事状况频出已经让叶尚书恼怒不已叶璃的婚事若是在出什么问题,叶珊和叶琳也不用嫁出去了。不过定国王府和徐家包括叶璃本人对黄道吉日都没有什么看法,而且如果不选这个日子的话,那么婚期至少也要推迟到八月去。因为六月和七月更不适合举行婚礼。而在刚刚出了叶璃被掳的事件的时候,无论是定国王府还是徐家都绝不会允许推迟婚期这样的做法。所以叶尚书那一点点的不满自然就被人给无视了。

    刚进入五月中旬,叶璃原本还算悠闲的生活就彻底结束了。原本安静的清逸轩也变得人来人往热闹非凡。每天都有数不清的东西要往清逸轩送,无数的账册,单子要叶璃亲自过目。即使有两位嬷嬷指点协助还是把叶璃累得不轻。而京城的人们在看到叶家徐家和定国王府丝毫不收留言影响的准备婚事的时候,原本还有些半信半疑的谣言渐渐地平息了下去。

    “好羡慕璃儿啊,定国王府的婚礼肯定是最近十年里堪称最隆重的婚礼了。”清逸轩里,慕容婷毫无形象的趴在软榻上抱着刚刚送来的一品名贵丝绸叫道。

    叶璃和秦筝华天香一边整理帐册,不远处叶珊和叶琳也安静的坐着做女红,门外依然是人来人往的喧闹声。华天香在看账册的空隙抬起头来看了她一眼道:“璃儿不是请你来羡慕嫉妒恨的,有空废话还不如过来看看有什么帮得上忙的。不过…你说的没错。”

    秦筝一边提着笔在在账册上写写画画,一边问道:“王夫人真的就一点都不打算帮你打理婚事?传了出去对她的名声也不好听啊。”

    叶璃淡淡笑道:“老太太另外又给了添了不少嫁妆,她这两天正不舒服呢。说是四妹在黎王府病了,要过去照顾。一大早就出门了。”对此慕容婷嗤之以鼻,“谁听说过女儿刚出嫁没一个月做娘的就巴巴的跑过去照顾的?不过…叶莹不会真病了吧?这些天居然都没看到她回来耀武扬威。”华天香扬眉笑道:“那也得她又那个本钱耀武扬威啊。若是黎王对她好说不定还可以回来展示一下她的新婚幸福什么的。但是现在听说栖霞公主还天天缠着黎王。她没变成深闺怨妇就不错了。”

    秦筝摇摇头,她对这些小道消息不感兴趣,倒是更关心叶璃的婚事本身一些,“真不知道王夫人是怎么想的。定国王府到底送了多少聘礼大家心里有数。叶家就算在添一些也亏不了她,她这么闹丢的还不是叶家的脸?”华天香道:“你又不是不知道王夫人是什么出身。就算她现在是叶大人的正室,主持璃儿的婚事她的身份也不够,到时候只怕还是要叶老夫人亲自出面。对了,定国王府那边也没有能做主的女眷,阿璃,定王可有提由谁在定国王府做主?”

    叶璃点点头道:“原本昭阳长公主有这个意思。不过定王虽然称呼昭阳公主为姑姑,但是据说论辈分其实是平辈的。所以昭阳长公主的意思是请熙福大长公主。”

    “哇哦……”慕容婷惊叫一声,险些从软榻上跳了起来。看到众人齐齐看向她的视线,慕容婷呵呵笑道:“熙福大长公主啊…那是先皇的姑姑啊。就算是前前代定王也要恭恭敬敬的称呼一声皇姐。听说熙福大长公主今年都七十五了。”秦筝点头道:“事实上如果不是这次璃儿的婚事,我都忘了这位公主还在世了。听说这位公主早在二十多年前就不管世事了。没想到这次居然能出来为定王支持婚礼。”

    华天香摆摆手笑道:“也没什么稀奇的,我祖父说过大长公主从前最喜欢的小辈就是定王。定王出生的时候大长公主还抱过他呢。听说当初定王出事差不多只剩下半条命了,也是大长公主不辞辛苦日夜照料的。总之,定王会请大长公主来主持婚礼,足见对阿璃的诚意。”慕容婷笑眯眯的道:“所以我说,璃儿的婚礼大概算是最近十年内最最隆重的婚礼了。听说其他几国的权贵也会来参加婚礼呢。”

    叶璃皱眉道:“定王府的婚礼跟别国的权贵有什么关系?”

    “阿璃你可别小瞧了定国王府的威信。定国王府立府百年说得上是横扫四方也不为过。基本上能和大楚挨边的国家都和定国王府打过交道。”

    叶璃点头,“我明白了。他们是来看笑话的。”威风赫赫的定国王府唯一的后代,现任的定国王爷是一个坐在轮椅上被毁容的废人,还有什么能比这个更让各国权贵们高兴的事情?只怕各国的皇族对这次的婚礼比对大楚换了一个皇帝还更感兴趣一些。众人沉默了片刻,不由得叹息。没错,那些各国使节纷纷前来肯定不是为了祝贺定王大婚,而是来看看沉寂七年之久的定国王府的唯一后人到底落魄到什么模样来,到底还能不能对他们构成威胁。

    “璃儿……”

    叶璃不在意的摆摆手道:“没什么大不了的。在大楚的京城他们还能对我怎么样不成?你们有空担心这些还不如赶紧帮我把这些东西整理好,明天二舅母要过目。”叶璃头痛的看着眼前又多又杂的各种礼单账册。现在才知道阿拉伯数字什么的,复式记账法什么的真的是个好物啊。不过现在不是出风头的时候,等以后到了定国王府有大把的时间慢慢整理。华天香和秦筝无言的看着眼前还有大半的账册,无力的低下了头。回家以后一定要多跟着母亲重新学习一番掌家里才之道,这些鬼东西也太多了一点。

    叶琳和叶珊在一边听着他们闲聊,对叶璃又是羡慕又是同情。却也知道这方面自己插不上什么话,只能竖着耳朵低着头努力做手里的活儿。

    “咦?”原本有气无力的趴在软榻上的慕容婷突然一跃而起冲向一边半开的窗口。探出身子张望了半天才疑惑的收了回来,一脸的迷茫不解。

    华天香看着她道:“怎么了?窗外有什么东西?”

    慕容婷摇摇头,看了看叶璃还是没有多说什么。叶璃浅笑道:“我刚刚好像看到窗外有一只翠色的鸟儿飞过去,慕容是不是也看到了?”慕容婷眨了眨眼睛,懊恼的道:“是啊,我看到一只好漂亮的鸟儿。谁知道等我到了窗口又不见了。”秦筝扑哧一笑,掩唇道:“鸟儿飞的那么快,哪里还能等你。”华天香斜了她一眼,“你什么时候喜欢起鸟来了?真喜欢请你爹帮你抓一只,不然去买一只漂亮的就是了。用得着一惊一乍的。”

    “我乐意。”慕容婷仰着小脸骄傲的躺回了软榻上,顺便不着痕迹的瞪了叶璃一眼。叶璃抿唇微笑,慕容婷听见了什么她当然知道。这几天总有一些奇怪的人想要不走正门拜访叶府,不过都被墨修尧派来暗中保护的侍卫给扔了出去。不过大白天闯进来的倒也罕见。

    “小姐,西陵镇南王世子派人送来贺礼,祝贺小姐与定王大婚之喜。”门外,叶府的总管亲自前来禀告。

    叶璃皱眉道:“西陵镇南王世子?送礼不是应该直接送到定国王府么?”总管恭敬地道:“镇南王世子说这份礼是西陵特意为未来的定国王妃准备的,所以必须直接送到小姐手里才能表现出西陵国的诚意。”

    “镇南王世子现在在哪儿?父亲可在?”叶璃问道。

    “在大厅,老爷刚刚回来正在大厅作陪。”总管道。

    叶璃点点头,“我知道了,请父亲和镇南王世子稍等。我稍后便出去。”

    总管告退,慕容婷担心的拉着叶璃道:“阿璃,你出去小心一点。这个镇南王世子只怕来者不善。”叶璃挑眉,这方面的东西京城的闺秀们了解的确实不多。慕容婷幼年时长期随慕容将军征战在外,应该知道的比他们多一些。青鸾等人侍候叶璃更衣顺便重新妆点一番,慕容婷站在一边念叨自己所知道的东西,“西陵的镇南王爷是当今西陵帝的亲弟弟,也是西陵名将。不过二十年前他曾经败在定王的父王,也就是摄政王墨流芳手中。那时候我父亲还只是一个小小的校尉,听我爹说那一仗镇南王败得很惨,在乱军中还断了一臂。事后镇南王曾多次派人刺杀摄政王,但是都功败垂成。你知道的…摄政王早死了,如果镇南王记仇的话……”那这笔仇就只能记在身为墨流芳的儿子和儿媳妇的她和墨修尧身上了。

    “所以,镇南王世子是来找茬的?”秦筝俏脸一白,不安的看着叶璃道:“咱们要不要派人通知定王?”

    叶璃摇头道:“不用,定王应该很快就会知道了。而且,镇南王世子怎么也不可能来为难一个闺中女子吧。那也太丢西陵国和镇南王的脸了。”就算要找茬也应该是冲着墨修尧去才对,她们可还没有成亲呢。对着镜子看了看已经收拾妥帖,叶璃站起身道:“我先过去看看。你们在这儿等我吧。”慕容婷抢先站到叶璃身边,坚定地道:“我陪你一起去。天香和筝儿留下。”叶璃有些哭笑不得,“慕容,我不是去打仗。”慕容坚持道:“不管,就算悄悄跟着你也行。万一那个镇南世子有什么图谋不轨我也好救你。”

    大庭广众下在大楚对未来的定王妃图谋不轨?也只有慕容想得出来。华天香挥挥手道:“算了,璃儿你带慕容去吧。她就是爱看热闹。”慕容婷才不管她们怎么看呢,高兴地保住叶璃的一只手臂,“快走快走!”

    “父亲。”走进大厅叶璃才发现总管的禀告实在是太不严谨了。她还以为只有父亲和客人在,没想到陪坐的还有墨景黎和叶莹。慕容婷丢给她一个“怎么哪儿都有他”的眼神。叶璃无奈的对她笑笑,上前向叶尚书见礼。在外人面前叶尚书还是非常乐意扮演一个疼爱女儿的好父亲的,一脸慈爱的对叶璃笑道:“璃儿来了,慕容小姐也在?”慕容婷撇撇嘴角笑道:“晚辈不请自来,还请伯父见谅。”叶尚书笑道:“哪里,璃儿有慕容小姐这样的好友,本官深感欣慰。璃儿,慕容小姐,这位是西陵国镇南王世子。”

    两人这才将目光转向坐在一边的年轻男子。西陵国在大楚西北,民风与大楚也不甚相同。不过有一点比较有趣,西陵国内自称大凌,而称大楚为东楚。而大楚则称对方西陵自称大楚。只是称谓上就可以看出两国之间其实一直不大和睦。这镇南王世子身形颀长挺拔,五官深邃如刀刻一般棱角分明。叶璃很明显的看到他的眼珠隐约带着暗紫色。据说西陵皇室都是棕色的眼睛,这位世子的相貌清楚的显示出他并非纯粹的西陵血统,“见过世子。”即使是大大咧咧的慕容婷,在外族使节面前还是表现出了应有的礼节。

    镇南王世子的目光毫无顾忌的打量着两人,很快就放弃了慕容婷将视线转移完全转移到叶璃身上,半晌才道:“定国王妃,慕容小姐,不必多礼。在下雷腾风。”

    雷,是西陵国姓。没有语言障碍很好。

    叶尚书看看眼前气势非凡的镇南王世子,在看看叶璃轻咳了一声道:“璃儿,世子特意来给你送贺礼的。”

    叶璃点头道:“多谢世子。有劳世子特意走一趟,希望大楚能让世子感到宾至如归。”

    雷腾风朗声笑道:“当然,小王也久慕大楚风光,一定会好好游览一番的。来人,送上本世子为定国王妃准备的礼物。”轻轻击掌,两个侍卫模样的男子走了进来,其中一人捧着一个长而窄的雕花木盒。看着那盒子的长的和大小,叶璃有了些不太美好的感觉。这份礼物大概不会是什么常规的礼物。雷腾风做了个手势,另一名男子领命打开了木盒,一阵凛冽寒气迎面而来。叶尚书脸色一沉,腾地起身沉声道:“世子,你这是什么意思?”

    雷腾风挑眉,不解的道:“这是小王的父王以及伯父亲自为定国王妃选的礼物,有什么不对么?”

    叶尚书道:“小女大婚在即,你送一柄剑是什么意思?”剑乃凶器,不祥。精致的雕花木盒里放着一柄外形古朴的长剑。即使还在鞘中也依然能感受到那凛冽的寒光和杀气,这显然是一把经过了血海淬炼的绝世宝剑。

    “这可是敝国和父王为了显示诚意特意寻来的礼物。还是…在做的诸位真的看不出来这把剑的来历?”雷腾风漫不经心的抱胸,似笑非笑的看着眼前的众人。听出他口吻中隐含的轻蔑,墨景黎剑眉一皱,起身看向那盒子里的剑。慕容婷心中一动,有些迟疑的看了看叶璃。

    “这是——揽云!”许久,墨景黎沉声道。

    雷腾风赞道:“还是黎王有眼光,不错,这正是揽云剑。”

    众人为之动容。这不是千古名剑,但是这柄剑的名声绝对不比任何一把传世名剑逊色。这柄剑与第一代定国王爷墨揽云其名,正是墨揽云征战天下的随身利器。也是之后数代定王的佩剑。这柄剑跟着历代定国王爷驰骋沙场纵横无敌,到底饮过多少人的血只怕没有人能够知道。直到七年前,前代定王墨修文在边疆病逝,这把剑也不翼而飞,不知多少人明里暗里的寻找,却再也不见它的踪影。这份礼物,确实是足够分量也足够诚意。

    雷腾风抚掌笑道:“自从知道揽云剑不知所踪,父王不知费了多少心里派人四处寻找。总算是功夫不负有心人,在一年前在北狄寻到了此剑。正好趁着定王大婚之期原物奉还。定国王妃以为如何?”

    叶尚书脸色有些凝重,起身对雷腾风道:“如此厚礼,确实要多谢世子了。”揽云剑,说是大楚的国宝也不为过。雷腾风送这样一份礼,叶尚书连不收都不敢。叶尚书在心里不由暗暗后悔怎么就没有拒绝这镇南王世子拜访。

    雷腾风满意的点头,一扬眉笑道:“实不相瞒,其实得到这样一件至宝小王也曾想过据为己有。只是,这揽云剑似乎有灵,小王费了无数的心思,竟然都无法将此剑拔出。最后虽然寻了当世一流的铸剑大师拔出了宝剑,可惜这剑竟然完全不听使唤。即使是西陵第一剑客也无法驾驭。小王便想,这揽云剑大约只认定国王府之人,因此才想来请定国王妃试剑。”

    叶尚书不悦的道:“小女不通剑术,何况世子要试剑也应该找定王才对。”

    雷腾风看着叶璃笑道:“难道定国王妃不算是定国王府之人?据说百年前首代定国王妃曾以此连斩敌军十六人救了定王性命。从此传为佳话。可见,此剑并不需定国王府血脉,能够匹配定王的伴侣亦可,定国王妃意下如何?”叶璃还没开口,墨景黎冷哼一声道:“轻云郡主乃是文武双全的绝代奇女子,使得了揽云剑没什么出奇的。镇南王世子要叶璃使揽云剑是在故意为难我大楚么?谁不知道叶璃只怕连一套完整的剑法也舞不出来。”雷腾风笑道:“小王倒是相信定国王府的眼光,纵观历代定国王妃,无一不是惊采绝艳的奇女子。”墨景黎嘲讽道:“这一代就是例外。”

    慕容婷不平的道:“镇南世子,你拿一把你练拔都拔不出来的剑要一个从未习武的女子舞剑?西陵国都喜欢这样强人所难么?”

    “是不是强人所难何不问问定国王妃呢?父王吩咐此剑一定要送给定国王妃,难不成…本王只能将它带回西陵?”这已经是威胁了。雷腾风的意思很明显,未来的定国王妃若是拔不出揽云剑,驾驭不了揽云剑,就不要怪他把剑再带回西陵去了。若真是那样,大楚别说是面子,就连里子也要一起丢了。

    “三姐,不如你去试试看吧,说不定能拔出来呢。”叶莹轻声开口道,“西陵世子送了这么重的厚礼,咱们若是不收岂不是失礼于邻国?”叶尚书皱着眉看了叶莹一眼,心里思索着叶璃拒绝拔剑和拔不出来到底哪个比较丢脸。

    “定王到!”门外一声宣告,墨修尧带着阿瑾出现在大门口。在场众人暗暗松了口气,慕容婷暗地里悄悄对叶璃眨了眨眼睛。

    原本来一身轻松的坐在椅子里的雷腾风在墨修尧进来的一瞬间坐直了身子,目光如刀锋一般的扫过墨修尧平静温和的脸。又侧过头看了看叶璃,叶璃心中暗笑,这位世子现在只怕在心里评估着在墨修尧心里到底是揽云剑重要还是她这个未婚妻重要,墨修尧到底是为何而来。

    “见过定国王爷,小王雷腾风久仰了。”雷腾风起身笑道。

    “世子多礼了。本王少年时曾经有幸一睹镇南王风采。多年不见想必王爷风采依旧?”墨修尧淡淡点头还礼。雷腾飞眼角一跳,很快笑道:“父王身体康健,还时常跟小王说起王爷当年风范,希望我等能够效仿一二。”墨修尧面不改色,平静的道:“王爷抬举了,此番见到世子便可知镇南王后继有人。”

    看着眼前两个男人在这明明凝滞紧绷的气氛中温言慢语的闲聊,叶璃莫名的有些想笑。不知道是谁说过外交是一项非常娘们的活动。

    寒暄完毕,墨修尧滑动轮椅到叶璃身边,轻声道:“阿璃心情很好?”

    叶璃浅笑道:“镇南王世子送了一件很名贵的礼物,正好王爷也来了不妨共赏?”

    墨修尧含笑点头,目光落在盒子里的揽云剑上。目光平静没有半点波澜,仿佛里面真的只是一把普通的宝剑一般。回头对雷腾风道:“贵国陛下和王爷费心了。此剑遗失多年没想到今日还能重见。”雷腾风挑眉道:“揽云剑乃是大楚至宝,自该完璧而归。只是不知道小王是否能够一睹名剑风采?”

    “阿瑾。”

    阿瑾上前从西陵侍卫手里去过长剑小心翼翼的捧到墨修尧跟前。墨修尧单手接过,抬头问道:“阿璃,你看如何?”叶璃低下头,伸手轻触古朴的剑鞘,点头道:“我虽不通此道,却也知道的确是好剑。”叶璃对剑道确实不通,前世见过的大概就是公园里老爷爷老奶奶舞的太极剑了。现代战场上即使是冷兵器也用不到剑,反倒是短刀,匕首,峨眉刺这一类的近战兵器比较趁手。慢慢握住剑柄,叶璃并没有急着往外拔。如果这柄剑真如雷腾风形容的那么难以拔出难以驾驭的话,那么剑鞘和剑身上十之**是又什么机关的。墨修尧含笑覆上叶璃握着剑柄的手,另一只手抬起剑身。在众人的注目中,叶璃敏锐的察觉到墨修尧握住自己的手轻微的动了一下然后往外抽去——

    一道寒光乍现,刹那间剑作龙吟。整个大厅瞬间仿佛冰冻了一般,不过也只是一霎。叶璃很快感觉到剑身上传来的磅礴战意和排山倒海般的煞气。这是只有真正上过战场的人才能感受到的危险气息。不知何时墨修尧已经放开了手,叶璃仗剑在手随手往旁边一挥,不远处墙壁上的古画应声而裂。好剑!叶璃赞叹。只凭剑锋的锐气就能切断古画,真正的吹毫断发也不为过。稳稳的手中长剑,叶璃淡淡的看着对面紧盯着自己的雷腾风。

    众人还没回过神来,墨修尧已经从叶璃手中接过揽云剑归剑入鞘。雷腾空看了看墙上那幅只剩下半截的古画,半晌才微微吐出一口气,叹道:“果然是好剑。”至于叶璃到底能不能驾驭这把剑没有人再去关心,因为她已经拔出了那把在她手里锋利无比的宝剑。叶三小姐手无缚鸡之力,能够拿得动握得稳那把剑就已经足够,再强要她舞剑,即使是带着敌意而来的镇南王世子也不好意思开这个口。

    面对如此情形,叶尚书满意的捋着美须脸上堆满了笑意。叶家的女儿替大楚拿回了失落已久的珍宝,并且将带着揽云剑作为陪嫁。这将是多么巨大的荣耀啊。

    叶璃在心中叹息,这把剑要是放在叶府,叶家的房顶还不被人给踩平了。她可不相信雷腾风送出这样的重礼会不声不响的就算了,偏偏这重礼还不能不收。

    “世子,这剑?”叶璃浅笑着看着眼前有些失神的雷腾风。

    雷腾风凝视着眼前的女子,然后看向坐在她身边的墨修尧,笑道:“此剑自然是送给定国王妃的贺礼。小王也在此祝两位百年好合,白头偕老。”

    墨修尧道:“如此,承世子吉言。”

    雷腾风起身对众人道:“礼已经送到,小王先行告辞。大婚当天再来叨扰王爷。”

    “慢走不送。”

    送走了镇南王世子,慕容婷眼巴巴的盯着阿瑾手里捧着的揽云剑就差把眼珠子瞪出来了,一边还忘形的扯着叶璃的衣袖,“阿璃,阿璃…揽云剑啊…真的揽云剑…我可不可以摸摸?”叶璃无奈的看着她一脸眼馋的模样,回头看墨修尧。墨修尧微微挑眉,“无妨。既然是送你的以后自然就是阿璃的了。”

    叶璃看着他道:“我以为这是定国王府的传世之宝。”现在看起来似乎没那么重要?慕容婷才不管这些,欢呼一声扑过去从阿瑾手里抢过了宝剑抱在手里左摸摸右摸摸。

    墨修尧点头,传了这么多年当然是传世之宝。如果能再传个一千年,也不会比那些干将莫邪之类的传世宝剑差。

    慕容婷一边爱惜的抚摸着宝剑,一边道:“事实上据说揽云剑里藏有定国王爷的兵书和宝藏。当然这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是每一代定国王爷都用过的宝剑啊。能摸一摸当真是洪福齐天了。我爹一定羡慕死我。”叶璃挑眉,原来追星这种事无论什么前代都是有的,“兵书?宝藏?这把剑真的还完好无损么?”西陵怎么也应该把它拆的零零碎碎,从里到外检查清楚了才对。墨修尧看了一眼慕容婷手里的剑,眼底闪过一丝暖意,淡然道:“他们确实看过了。剑本身倒没什么损伤。”

    “所以?”慕容婷忘了眼前的是什么人,瞪大了眼睛等待着墨修尧揭晓谜底。

    墨修尧看着叶璃,笑道:“所以这就是一把剑。找回来自然好,毕竟是先祖的遗物,找不回来再寻一个铸剑大师另外铸一把就是了。”

    ?“那兵书呢?宝藏呢?”慕容婷失望的问。

    墨修尧淡然的看着众人,“揽云剑铸于先祖十六岁的时候,花了当时先祖所有的积蓄。哪里来的宝藏和兵书?”

    众人哑然,世人都只记得揽云剑跟随墨揽云一生,又是历代定王不离身的佩剑。就猜测其中定然有什么秘密,却忘了,揽云剑是墨揽云年少时所铸,彼时流芳后世的墨揽云也只是个狂放不羁的世家少年。与二十年后助兄长征战天下平定四方的定国王爷不可同日而语。即使是叶尚书这个对揽云剑没什么了解的读书人也不由失望。

    “揽云剑如果真的那么重要谁会带在身上?又岂会那么容易丢失?阿璃,我先回去了。回头再派几个人过来?”叶璃点点头,拿过慕容婷手里的揽云剑扔给阿瑾道:“揽云剑你还好先带回定国王府吧。放在我这儿不方便。”她可没有兴趣天天放着别人来踩她房顶。

    墨修尧点点头,“如此也好。”

    看着揽云剑消失在门外,慕容婷恋恋不舍的收回了目光。

    墨景黎怀疑的盯着叶璃道:“你真相信揽云剑没有什么秘密?”

    叶璃理所当然的点头,“我要是有兵书和宝藏,我也不会放在一把剑里。”作为一把常用的,需要随身携带的,非常有名气的,而且体积还不小的剑,实在不是一个藏秘密的好东西。

    “你们这些俗人!那时定王的遗物!遗物啊…”,慕容婷愤恨的鄙视满大厅的俗人。

    ------题外话------

    明天大婚大婚大婚!
(快捷键 ←)上一章:51.舅舅的教诲返回目录下一章:53.大婚之日(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