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穿越小说 »盛世嫡妃最新章节列表 » 53.大婚之日

53.大婚之日

文/凤轻
盛世嫡妃 本章字数:8885 盛世嫡妃txt下载
推荐阅读:重生乱世有空间 重生之小狼崽子 我下蛋的姿势一定有哪里不对 重生写文之路见不平 重生之一世安稳 送子天王 你们江湖人真会玩 专治各种不服 [综]超级英雄的御用队医 鲫鱼修仙记
    53。大婚之日

    慕容婷鄙视过一群俗人之后,捧着自己触碰过定王遗物的手孤芳自赏去了。叶尚书心情愉悦的将叶璃大大的称赞了一番,他几乎已经可以预见当叶璃娶回揽云剑的消息传出去之后将会给叶家带来怎样的名声和光彩。至于揽云剑里面到底是有宝藏还是有兵书反倒是其次了。叶尚书还是有一些自知之明的,就算真有宝藏也没他什么份儿。与之相比,完全不需要任何代价而来的名声就更加有意义了。

    “三姐真是好福气,定王知道镇南王世子来访的消息这么快就赶来了。可见对三姐姐的情深意重。”叶莹睁着水眸望着叶璃,幽幽的说道。叶璃淡淡笑道:“四妹和黎王不也同样鹣鲽情深?”叶莹飞快的看了墨景黎一眼,面带委屈的低下了头。叶尚书看在眼底,微微皱起了眉。难不成莹儿在黎王府真的受了委屈了?想到此处,叶尚书面上不经意的看着墨景黎,却对叶莹温声问道:“莹儿这些日子在黎王府可还习惯?”

    “莹儿一切都好,有劳爹爹关心。”叶莹垂眸轻声道。

    叶尚书这才放心,对墨景黎笑道:“莹儿从小娇生惯养,若是有什么做的不好的还望王爷海涵。”

    墨景黎道:“岳父大人放心便是。本王会好好疼惜莹儿的。”

    “那就好,再过几日璃儿也要大婚了,哈哈,今年咱们叶家可说是双喜临门啊。”叶尚书满意的笑道。在场的三人表情各异,叶璃浅笑着点头,“父亲说的是。”

    五月二十

    天还没亮叶璃就早早的被人拉了起来,虽然一向早睡早起,但是看了一眼外面依然漆黑的夜色,叶璃还是有些无奈。迎亲的时间是在正午前一点,而她却要在四更天就爬起来被人摆弄。在丫头们的侍候下洗了个香喷喷的花瓣澡出来的时候二舅母还有华国公府的大夫人,秦筝的母亲秦夫人还有之前帮着叶璃置办嫁妆的堂婶叶夫人已经带着慕容婷,华天香秦筝还有秦羽灵几个都等在清逸轩里了。华天香捧着凤凰锦裁纸的嫁衣满脸笑容的走了进来,宝光莹莹的凤凰锦将娇艳的小脸衬得更加美丽动人,“恭喜。”含笑看着叶璃,华天香无声的笑道。

    叶璃浅笑,抬起手如木偶般的任由几个人替她穿上嫁衣,烛光下,大气尊贵的凤凰随着光线流动,在精致的牡丹中若隐若现。大红嫁衣的映衬下,叶璃平素略显苍白的清丽容颜也多了几分喜气,“真好看,不愧是凤凰锦……”轻声呢喃,众人都看的有些会不过神来。华大夫人看了看满脸笑容欣慰的看着叶璃的徐夫人,心中对叶三小姐在徐家的地位也有了更深的认识。拍拍由自发呆的女儿,笑道:“好了,要欣赏站一边儿去。别打扰咱们上装。”不由分说的拉着叶璃到铜镜前坐下,跟徐夫人和秦夫人一起研究起应该用什么样的发式才好。

    叶璃无语的对着镜子任由他们折腾,顺便欣赏慕容婷拉着几个姑娘在一边对自己挤眉弄眼的模样。等到几位各执己见的夫人总算商量好了发型的问题,外面的天色已经有些发白了。叶璃不由得在心里望天,终于明白为什么要这么早开始准备了。要是天亮了才开始准备估计等迎亲的来了也还没弄好。收拾好头发,几个丫头已经机灵的端来好几套之前就准备好的头面首饰。华大夫人也不忙着给叶璃簪上,笑着吩咐丫头道:“快去给你家小姐拿些吃的来填填肚子,等到待会儿上完妆今儿可就不能再吃东西了。”青霜办了个鬼脸,笑嘻嘻的拉着青玉准备食物去了。几位夫人也相携到外面去稍事休息。

    大人们一走,剩下的几个小的立刻就把叶璃团团围住了,“怎么样阿璃,你紧不紧张?”慕容婷趴在桌上托着下巴好奇的问道。

    叶璃抿唇笑道:“我紧不紧张你不知道,等到将来我倒是可以看看你到底会不会紧张。”慕容婷刷得红了俏脸,咬牙道:“我才不会…才不会紧张呢。”华天香笑眯眯的看着她,“说话都结巴了,还敢说不紧张。肯定比阿璃紧张。啊…下一个该筝儿了,筝儿倒是要做好准备啊。”秦筝恼怒的瞪了华天香一眼,红着小脸低声道:“好好地说我做什么?”秦筝含羞的模样让叶璃忍不住伸手捏捏她的小脸笑道:“天香说的有道理啊,未来表嫂?”

    “你们…璃儿,今天是你成亲呢,你怎么…怎么…”秦筝无奈的看着笑成一团的好姐妹还有躲在一边偷笑的秦羽灵。明明该害羞的那个人没表示,反倒是她这个没关系的人又羞又窘。华天香抹着眼泪笑道:“好筝儿别生气。她是个怪人你就别指望她含羞带怯了。”回头打量着叶璃,华天香满意的点点头道:“咱们璃儿果然是个大美人。”

    叶璃只觉得一头黑线,“你不是想说人靠衣装吧?”

    “怎么会?只不过你平时太不注意打扮自己了。现在看看,没有首饰,没有装点,依然光彩照人嘛。嘻嘻…定王一定会看呆的。”

    叶璃耸耸肩,不发表意见。如果柳贵妃那样的美人墨修尧都看不上眼,实在很难想象他会看到什么样的美人儿看呆。青霜几个端来了几分清淡的早点,吃完了休息一会儿几位夫人又进来准备挑选配饰和化妆。因为嫁衣不能试也不能有第二件,所以连带的首饰发型妆容都只能等到穿上衣服之后再根据嫁衣的效果而决定。所以事先就准备了三套首饰待选。最后几位夫人一致的选用了一套黄金掐丝牡丹镶红宝石的流苏步摇,几只点缀的宝石金簪。然后是画眉,点上淡淡的胭脂。秦夫人来别出心裁的在眉心画上了一朵小小的半开的牡丹。

    叶璃有些出神的望着铜镜里清丽娇艳的女子,一时间差点认不出自己。乌黑的秀发完成一个优雅的髻,宝石点缀的流苏步摇在在烛光下轻轻摇曳着,让端庄贵气的大红嫁衣平添了一份妩媚。叶璃在心中淡淡微笑,她从来没有想过妩媚,娇艳这样的词竟然能够和自己扯上关系。

    “真美,璃儿自己也看呆了吧?”华天香调笑道。

    叶璃瞪了她一眼,华夫人已经含笑推着少女们往外走了,“好了,大家先出去。让新娘休息一下,一会儿迎亲的就该来了。”众人再一次向叶璃道过喜才欢欢喜喜的出去了。只留下徐夫人在最后,等到徐夫人满脸笑容的递给她一本薄薄的册子吩咐她仔细看看然后也走出去之后,叶璃只能无语的望着眼前的册子发呆。几乎不用想也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想了想叶璃站起身来把册子收进一个不怎么用的箱子里去了。

    定国王府显然比黎王府靠谱很多,才过了巳时三刻清逸轩就在此热闹起来,华大夫人和秦夫人亲自为叶璃盖上凤凰锦修成的盖头,扶着她在众人的簇拥下向叶老夫人和叶尚书已经徐氏的灵位拜别。

    这一场婚礼,最让住瞩目的自然就是原本在情理之中但是绝对是意料之外出现的新郎。早在许久以前很多人就在暗暗猜测定国王府会请谁过来迎亲,但是谁也没有想过定王会自己亲自前来。从叶府大门口到定国王府一条路上早早的就已经站满了来看热闹的京城百姓。看到一身红衣出现在人前的定王,百姓们不约而同的想起了当初那个跃马扬鞭潇洒肆意的锦衣少年,心中更多了几分叹息。同样的,叶府送亲的排场也非同凡响,原本应该由叶家唯一的男丁叶容送姐姐出门,但是与叶莹出嫁时完全不同,叶府大门外出现了六名俊逸非凡各具特色的男子。为首的自然是徐清尘和徐清泽,跟在他们身后的是徐清锋和徐清柏,最后才是徐清炎和叶容。徐家的几位公子或温雅出尘,或冷肃威严,或英姿飒爽或俊朗潇洒。就连年纪最小的徐清炎也一派聪慧爽朗,叶容顿时就被人们无视掉了,只能默默无闻的跟在徐清炎的身边。

    新娘在华天香和秦筝的搀扶下走出大门,阳光下流光溢彩的凤凰锦嫁衣再次引来人们的惊叹。

    这一日毫无疑问是京城最热闹的日子,不知是因为定国王府的身份地位还是因为来参加这次婚礼的宾客太过特殊,就连皇帝也带着皇后和太后亲自来参加婚礼。是参加婚礼,而不是主持婚礼,因为这次主持婚礼的是皇帝也要尊称姑奶奶的熙福大长公主。七八年没有过客人的定国王府宾客盈门,大长公主高坐在诸位上与前来道贺的宾客们寒暄着。墨景祁带着皇后陪坐在一边陪着大长公主说话,虽然大长公主已经有二十多年不问世事,但是当年连先帝也尊崇不已的铁腕公主的威严依旧不容轻犯。

    “启禀皇上,大长公主,吉时以至。”

    王府的总管进来禀告,满殿的宾客顿时一片肃静。墨景祁看看满头花白却依然精神抖擞的大长公主,笑道:“既然如此,就行礼吧。皇姑奶奶?”

    熙福大长公主点了点,起身对众人道:“请皇上太后皇后和诸位宾客随本宫一起前去观礼吧。”

    位于王府正殿的礼堂早已布置妥当,红烛高烧,喜气璧人。大长公主高坐在主位上,左右手坐着皇帝和太后。其余的宾客皆依各自的身份顺次而坐。众人的注目中,墨修尧与叶璃在喜娘的簇拥下走进礼堂。本应是郎才女貌的天作之合,偏偏新郎却只能坐在轮椅上,不得不让许多人暗暗惋惜。同样有更多人也在叹息,如果定王不是现在这副模样,早就去了门当父对才貌双全的女子为妻,又怎么会到现在才娶了一个尚书府默默无闻的千金?

    “定王双腿不便,如此行礼未免缺少几分诚意吧?”一个戏谑的声音突然在殿中想起,仿佛在一团烧的炽烈的烈火中突然泼下一盆冰水,整个喜堂里顿时鸦雀无声。所有的人都惊讶的望向声音的来处。那里坐着的是这次来观礼的各国使节,其中一个身形壮硕的青年男子正一脸得意的盯着墨修尧。刚才的话显然就是出自他的口中。他显然并没有觉得自己失礼,看到所有人的目光都聚了过来反而越发的放肆起来。

    “那是北戎的十一皇子。听说他是个白痴,北戎王怎么会派他来出使大楚?”叶璃安静的站在墨修尧身边,耳边传来宾客们低声的议论。

    “你忘了北戎和定国王府可说得上是仇深似海,这几年虽然和咱们大楚和解了,只怕还记恨着从前的事,故意派这个白痴来好让定王丢脸吧。”

    “皇上怎么能允许这样的人来观礼……”

    “人家是一国使节,千里迢迢的来了总不能不让人家观礼吧。”

    纷纷的议论声中,墨景祁看着下面对那北戎王子朗声道:“十一皇子,咱们大楚婚礼并没有跪拜之礼,所以定王并没有什么不方便的。”但是北戎王子显然并没有打算给大楚的皇帝名字,皱了皱粗长的浓眉,不悦的大声道:“本王子在北戎就听说过大楚定王的威名,谁知道今天居然看到一个坐在轮椅上的残废?!大楚皇帝该不会是在糊弄咱们吧?”这话一出,不只是墨景祁,在场的大楚文武官员无一不是变了颜色。

    坐在北戎王子身边的西陵镇南王世子雷腾风轻咳了一声,笑道:“十一皇子,这位确实是大楚定国王爷。只是定王七年前出了些意外,今天咱们是来观礼的,可不是来闹场的。来,小王敬你一杯。”北戎本就是蛮族,这十一皇子却是在北戎人里面也要算是个混人。哪里会因为雷腾风的劝酒就罢休,上下扫了墨修尧几眼嘿嘿笑道:“本王子想起来了,定王的伤好像是咱们北戎的飞骑大将军留下的。以前还老听见飞骑大将军跟本王子惋惜差一点就能抓住……”

    “够了!”熙福大长公主早已气的脸色发黑,也顾不得北戎王子是别国使节了。冷声道:“北戎王子若是来观礼的就安静的坐着。如果不是就出去罢!”

    北戎王子愣了一愣,张嘴想要对大长公主说什么。却被身边跟随的两个人眼疾手快的按了回去,北戎王子虽然满脸不悦却终究是没有多说什么。其他人看大长公主脸色不好,也不敢再多说什么。墨景祁轻咳了一声道:“皇姑奶奶,该行礼了。”

    熙福大长公主眼睛微沉,对着一边司仪的官员点了点头。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叶璃在大红的喜帕下,微微侧过目光只看到身边的人紧紧握住红绸的一只手,心里只余下一声叹息。其实从认识墨修尧到现在,她一直觉得墨修尧完美的有些不真实。身为一个双腿残废,被毁容,而且据说连身体都不好的人,他表现的太过完美。没有自卑,没有自怨自艾,也没有自暴自弃。无论何时都停止了背脊即使坐在轮椅上也仿佛比任何人都要站的高一筹。再回想起传言中的那个据说如烈火一般的少年,这样的墨修尧就更加显得虚幻而飘渺。从炙烈如火到温润如玉,要经过怎样痛苦的淬炼?直到现在,叶璃才真正感觉到墨修尧的一丝情绪,愤怒和杀虐。

    叶璃苦笑,她的婚礼,在礼堂上却感受到她的丈夫这样负面的情绪,即使不是对她的还是让人有那么一点点的郁闷的。

    “礼成——送入洞房!”

    一片喜庆红艳的新房里,龙凤花烛静静地燃烧着。叶璃静静地坐在绣着龙凤呈祥图样的新床上默然无语。她知道墨修尧就坐在离床边不远的地方看着她,似乎并没有上前的打算,“我能把这个取下来么?”等不到新郎动手,她只能自己开口问了。过了片刻,墨修尧慢慢的上前,眼前一亮头上的喜帕被人揭开,两个人看到对方都是一愣。习惯了墨修尧一身素衣的模样,乍然看到他穿着大红的衣衫叶璃很是有些不习惯。不过…这个男人似乎穿什么颜色都不难看。墨修尧只是那一瞬间的晃神,沉静的眼眸中闪过一丝惊艳,但是立刻就消失无踪。两人沉默相对一时间感到有些拘束。

    叶璃向前微倾身子拉过墨修尧的左手,墨修尧一愣立刻就想要抽回握成拳头的手。

    “放开。”叶璃淡淡道。

    手指渐渐松开,宽厚的大手并不像养尊处优的权贵,上面又不少薄茧和伤痕,但是并不狰狞。叶璃记得曾经有一个一起长大的发小跟她说起过男人的手应该是怎么样的。应该有一些薄茧,便是这男人并不是十指不沾阳春水,可能还会有一两个不碍观瞻的伤痕,表示这男人不是养在深闺的手无缚鸡男,然后最好还能看起来好看。这样的手才能让女人有安全感而且赏心悦目。此时,这只手的掌心却染上了触目惊醒的猩红,四个深深的血痕还在慢慢的往外沁血,但是对面的男人仿佛丝毫感觉不到疼一般摊开手任由她看。

    叶璃低头看着他伤痕累累的掌心,伸出一根手指头轻轻碰了碰,然后…使劲按了下去。抬起头看着脸色半点不改的男子,“不痛么?”

    墨修尧淡淡一笑,看着叶璃的眼神意外的多了几分暖意,“这算什么痛,更痛的时候都经过了。”

    叶璃深以为然,对于上过战场的人来说这点伤还真算不了什么。起身走到一边从自己的嫁妆里翻出一个熟悉的小箱子抱了回来。坐到床边打开箱子从里面取出干净的白棉白纱布和药水替他上药,“就算生气也用不着伤害自己的身体吧?我以为你早就习惯了?”

    墨修尧唇边带着一丝苦意,淡淡笑道:“你看到了,我其实还没有习惯。”他也以为自己早已习惯了,事实上他用了整整的七年时间让自己习惯。习惯他从此不能在跃马扬鞭驰骋沙场,习惯从此只要在人前就必须带着面具,否则脸上的伤痕就会引来所有人或恐惧或同情的目光。习惯不时的重病缠身从前的人生仿佛是一场梦。他一直以为自己适应的很好,但是知道今天,站在礼堂之上听着北戎王子毫不掩饰的刻意羞辱他才明白,自己还差得远。所以,今天他不仅让自己蒙羞,还让他的新婚妻子也跟着一块儿受辱,即使他的妻子并没有怪他。

    叶璃清楚的看明白男人眼中的愧疚,不由淡淡一笑道:“我以为你知道我们决定接受这场婚姻开始我就已经做好了任何准备。”墨修尧道:“你早就知道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叶璃摇头,笑道,“就算没有这样的情况也有别的情况。难道我能指望成了亲从此就平安和乐一生无忧?”就算是平常百姓家还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何况是这样的权贵之家。墨修尧静静地看着她,许久才轻声道:“或许我无法保证让你一生无忧,但是只要我,就一定会尽我所能给你你喜欢的生活。”

    叶璃挑眉,“我相信你。”慢慢的上好了药,叶璃收起药品微笑道。

    “累了一天,你早点休息吧。”墨修尧看着叶璃淡淡道。叶璃一愣,很快又微笑起来,“好,你也早些休息。”墨修尧点点头唤了阿瑾来推他离开,并体贴的吩咐了收在外面的青霜几个进去侍候。

    青霜几人进来的时候叶璃已经将自己身上的饰品都取下来放到梳妆台上的首饰盒里。青霜皱了皱眉,有些不满的道:“小姐,王爷怎么走了?”熙福大长公主当场撂下了话不许闹洞房,也不用定王陪宾客饮酒,所以这会儿定王应该在新房里陪着小姐才对,怎么会来了又走了?

    叶璃回眸笑道:“这里是定王府,你还怕他没地方休息不成?”

    青鸾青玉准备好了温水,请叶璃去沐浴,脸上的神色也不太好看。叶璃可没功夫管丫头们的脸色好不好看,事实上在她看来墨修尧的决定实在是太贴心不过了。她虽然没有打算一辈子和他做挂名夫妻但是要让她跟一个完全不熟只见过几面的男人做点什么,她还真有些担心自己能不能适应得了。这一点上她觉得自己应该佩服古代女子的适应能力的。平时跟男人拉个手都不行,到了成亲的时候就要和一个基本上没见过面的男人滚床单。褪去了沉重的饰品和华丽的嫁衣,叶璃满意的放松了身体准备沐浴休息。直到躺进松软舒适的床上沉入梦乡,唇边还带着浅浅的微笑:娘亲,爷爷,爸爸妈妈,还有一大群堂兄弟姐妹,我把自己嫁出去了……

    定国王府某处书房里,已经换了一身素衣的墨修尧坐在书案后面神色难得一见的阴郁冰冷。一身红衣的凤之遥懒洋洋的依靠在门口笑道:“大婚之日摆出这副表情做什么?也不怕吓到嫂子。”房间的一角坐着一个一脸纨绔相的青年,笑嘻嘻的看着他道:“以我之见,嫂子的胆子可是比咱们想象中要大得多。”

    凤之遥想了想,点头赞同道:“说的也是。我还真没见过几个女人有叶三小姐那样的胆量。”

    “说够了?”墨修尧抬起头冷眼看着眼前没正形的两个人。凤之遥耸耸肩道:“今天晚上那个白痴是北戎十一王子耶律平,是北戎王最宠爱的萧妃的儿子,北戎七皇子耶律野的亲弟弟。也是北戎飞骑大将军赫连真的外甥。你不会忘了七年前你对赫连真做了什么吧?”

    “赫连真姓赫连,萧妃姓萧,耶律平怎么会是赫连真的外甥?”一边的纨绔青年不解的道。

    “北戎人的关系乱的让人头大,谁知道他们是怎么扯上关系的?”凤之遥没好气的道:“冷皓宇,这不是应该是你的事么?”青年,正是据说京城最不争气的镇北将军府二公子冷皓宇,“我得到的从北戎传来的消息,好像说耶律野是赫连真的私生子。”

    “这种已经能传到大楚来的消息,能信么?”凤之遥翻了个白眼,回头看着墨修尧道:“七年前你大哥突然病逝,本来赫连真可以趁机建立盖世功勋,甚至横扫大楚。结果因为你横刀里杀出鬼愁谷一把大火险些烧掉赫连真半条命。赫连真损兵折将不说,还弄得北戎整整三年不敢兴兵。等他们缓过来了咱们大楚也恢复元气了。从此赫连真就失宠于北戎王,也连带的让耶律野和萧妃在北戎的势力大打折扣。他们没直接冲到大楚来找你拼命就不错了。”

    墨修尧淡然道:“也就是说,耶律平是耶律野派来给本王难堪的?”

    凤之遥摸着下巴道:“谁都知道耶律平是个混人,得罪了你你还不好意思跟他计较。结果显而易见不是么?”

    墨修尧冷笑一声,“今天他们倒还算客气了,只有耶律平一个人跳出来闹。其他人也都等得不耐烦了吧?”凤之遥敲着额头想了想道:“谁知道咱们陛下会带着皇后和太后出现在定国王府?在陛下面前也不好表现的太过失礼了不是么。既然已经有傻子出头了那些自诩聪明的人自然不会在开口了。不过…各国使节可是还要在京城停留半个月的。嫂子那里……”

    “不许去打扰她!”墨修尧淡淡道。

    凤之遥和冷皓宇对视一眼,冷皓宇眨着桃花眼问道:“王爷,你不会告诉咱们你娶回来的新王妃打算金屋藏娇藏在定王府里不让人见吧。”难道叶家三小姐真的魅力非凡让定王殿下一见钟情再见倾心的想要小心翼翼的藏着掖着,小心呵护?

    墨修尧道:“阿璃不喜欢那些权贵间的应酬,没什么重要的事不要去烦她。”

    凤之遥敲着手里的折扇皱眉,“阿尧,就算寻常人家娶回妻子也是要执掌内院打点人情往来的。何况是定国王府的当家主母。如果是个没什么能耐的大家闺秀就算了,但是叶三小姐可不是什么娇弱无能的女子。她如果能帮着你自然是事半功倍你也能轻松许多。”

    “凤三说的对,婷儿对叶三小姐可是称赞有加。”冷皓宇也符合道。

    墨修尧皱了皱眉道:“这事以后再说。”凤之遥微微挑眉,不知想到了什么倏尔一笑道:“好吧,既然你已经决定了咱们就不管这事儿了。皇上今天带着太后亲自过来是什么意思?难道他还在防着你?”墨修尧道:“他什么时候不防着我了?如今揽云剑又回到了定国王府。这几天至少有十几批人意图闯定国王府,其中至少有三批是从宫里出来的。”冷皓宇眼睛一亮,“咱们陛下的人么?”墨修尧摇头,“不确定,但是肯定有他的人。”凤之遥笑眯眯的看着冷皓宇笑道:“冷二,回去盯着你家那个冷面将军,咱们陛下如果一直闯府失败的话八成会派你他来。谁让他是咱们陛下从小一起长大的发笑又是心腹中的心腹呢。”

    冷皓宇撇撇嘴,道:“放心好了,不管是谁来也休想从这府里带着一根汗毛。”想起自家那个冷面大哥冷皓宇满心的不爽,自以为是没脑子只知道跟着皇帝转的笨蛋,偏偏婷儿每次看到他都一副倾慕不已的模样,看到自己就像是在看垃圾。真是不爽。那家伙最好来闯府,让他抓住了暴揍一顿婷儿就知道到底谁才是英伟不凡,谁才是纨绔笨蛋了!

    “王爷,有人闯府!”厚重的石门被开了个缝,阿瑾飞快的掠了进来。

    墨修尧眼神一冷,“去哪儿了?”

    “王妃的院子。”

    啪!

    “一个也不许放走,既然今天大婚不宜见血,那就明天再招待他们。”

    ------题外话------

    结婚了,洞房木有,花前月下木有,浓情蜜意木有。神马都木有。因为这个是以后才能有滴。虽然这个文才刚开,但是凤已经想好了,下个文绝对会些已婚的女女男男,穿越就直接穿婚后,架空也从婚后开始。哼哼,酱紫就不用写结婚了~
(快捷键 ←)上一章:52.名剑出鞘返回目录下一章:54.平淡新婚(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