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穿越小说 »盛世嫡妃最新章节列表 » 55.定国王府的女眷

55.定国王府的女眷

文/凤轻
盛世嫡妃 本章字数:8972 盛世嫡妃txt下载
推荐阅读:妙女多娇 送子天王 重生之小狼崽子 重生乱世有空间 我下蛋的姿势一定有哪里不对 头条绯闻 重生写文之路见不平 重生之一世安稳 你们江湖人真会玩 专治各种不服
    55。定国王府的女眷

    “启禀王妃,侧太妃来了。”书房里,叶璃正在整理从叶府带过来的账册,门外进来的丫头禀告道。叶璃抬起头看到站在门口的丫头倒是愣了一下,青霜已经开口道:“静文,你怎么会在这里?”这丫头正是在叶府的时候被叶璃派到针线房原名含情的丫头静文。定国王府的侍女都是一色的月白色衣衫系素色腰带,这样简单素雅的衣衫也让她生生的穿出了几分风情。

    静文有些惊惶的望着叶璃,低声道:“管事的嬷嬷说静文的绣功做出来的衣服王妃是不穿的,针线房里有了四位绣功一流的绣娘,所以就让静文到外面来侍候了。”虽然能够离开针线房那个地方她还是很高兴的,但是对于自己的绣功被人挑剔的一文不值,静文脸上闪过一丝耻辱。叶璃在心里淡淡丫头,这丫头在绣房里待了一两个月居然还是没能学聪明一些。难不成她以为长了一副好容貌就真的万事不愁了?

    “好了,你先下去。请侧太妃进来吧。”叶璃挥手道。

    “是,王妃。”静文福身行礼,恭敬地退了出去。

    青霜不满的抱怨道:“林嬷嬷和魏嬷嬷怎么会把她弄到小姐跟前来?一看就不是个安分的。”青鸾和青玉都是后来的,对一直呆在绣房的静文并不熟悉,只觉得她长得太过妖娆了一些。听青霜这么一说立刻都看了过来。青霜有些懊恼的跺脚道:“都是我竟然忘了和林嬷嬷说了。”青霞浅笑道:“好了青霜,林嬷嬷可是当初跟着夫人的老嬷嬷了,你以为她能看不出来静文是个什么样的人么?何况她如今只是个外面侍候的二等丫头。连云儿翠儿她们也及不上,定国王府人生地不熟的也翻不出什么花样来。”

    叶璃放下书笑道:“青霜,你还要多跟青霞学学。别什么事都毛毛躁躁的。”

    青霜吐了吐舌头,“是,谨遵王妃之命。”

    一踏进专门招待女眷的花厅叶璃就是一愣,主位上坐着一个五十来岁的中年妇人。一身华丽的云锦衣衫,戴着一副流金点翠镶宝石的头面,看上去端是贵气逼人。如果不是事先知道身份,叶璃只怕还以为这位不是老定王的侧妃而是嫡妃了。此时侧太妃正靠着椅子闭目养神,她身后站着两个丫头一个正为她垂着肩膀,一个执着一把宫扇轻轻地扇动着。叶璃忍不住有些想笑,这还不到六月,以楚京的天气来说实在算不上热,她就不怕被扇的着凉了么?

    “王妃。”众人见到叶璃进来,连忙起身行礼。

    “退下吧。让侧太妃久等了。”叶璃挥手让人退下,皱了皱眉走到另一边坐下。杨侧太妃这才慢慢睁开眼睛,一脸挑剔的看着叶璃。叶璃唇边含笑,任由她打量自己。将目光转到了下首坐着的一个白衣少女身上,那少女似乎十分怯弱。对上叶璃的视线立刻往后缩了缩有些慌乱的避开了她。

    “侧太妃过来,可是有什么事?”叶璃收回目光,转向杨侧太妃。

    杨侧太妃不悦的眯起了眼睛,明显已经韶华不在地脸更是沉了下来。轻哼一声道:“王妃的架子太大了,过了门也不知道拜见长辈。本太妃只好自己上门来拜见王妃了。”叶璃了然,原来是来找茬的。有些困扰的蹙眉,看着侧太妃浅笑道:“如此倒是本妃失礼了。不过昨日本妃询问过王爷,王爷只说待回门之后需要去拜见大嫂。并没有提及王府里还有别的什么人需要本妃亲自拜见的。”

    杨侧太妃脸上的表情一僵,半晌才回复过来看着叶璃道:“王爷这些年心情不佳,难免有疏漏的地方。你身为王妃不知道提醒也就罢了还敢如此无礼!”

    提醒?墨修尧连提都没提你分明就是不待见你,我吃多了才去提醒他。

    早在成亲之前叶璃就已经将定国王府的成员们的身份记得差不多了。比如眼前的这么杨侧妃,说起来她的身份还真有些特别,她不仅是老定王墨流芳唯一的侧妃,还是墨修尧和墨修文的亲姨母,前定王妃的亲妹妹。不过这样的身份并没有让她在定国王府就更受人尊崇。事实上无论是墨流芳在世的时候还是后来的墨修文以及如今的墨修尧基本上都是把她当成空气一样无视掉了。杨侧太妃今年还不到五十,跟昭阳长公主的年纪差不多大。但是同时为夫守寡的两个女子,只看外表会以为她们至少差了十岁。

    但是叶璃并不会因此就同情她,只能说一切都是自找的。杨侧太妃是在前定王妃生墨修文的时候嫁入定国王府的,生下墨修文之后定王妃身体就变得很差,和定王原本恩爱的感情也变得有些冷漠,然后在七年后生下墨修尧不久就去世了。而且比起墨修尧对杨侧太妃的无视,一贯以温文儒雅闻名的墨修文对她的态度简直就称得上是厌恶。因此叶璃有足够的理由认为杨侧太妃当初是使用了什么不太合常规的方法嫁入定国王府的,并且直接导致了墨流芳与王菲感情破裂。就算抛开这一切不谈,就算将来墨修尧会纳妾,但是她也绝对不会接受叶珊或者是叶琳中人任何一个。如果说与人共事一夫让她觉得难以接受的话,与亲姐妹共事一夫简直就是在挑战她的容忍极限了。

    “本妃…实在不知道,有必要要亲自前去拜见一个侧妃。”清眸半垂,叶璃淡淡的道。

    “你!你放肆!”杨侧太妃气的脸色通红,指着叶璃半天说不出话来。侧妃这个身份可说是她一生的痛。当初嫁进王府就是侧妃的身份,她并不失望谁让她是庶出的。姐姐死了以后她以为自己有机会成为正妃,因为王爷就只有她这一个侧妃,但是直到王爷死去也没有看自己一眼。自从墨流芳去世,她就知道她永远也没有机会了,直到死她也只能是一个侧妃,甚至死了都不能和墨流芳葬在一起。

    “王府的规矩侧太妃不会不知道,到底是谁放肆?”叶璃抬起头淡淡的盯着她。定国王府在外以王爷为尊,对内以王妃为主。别说是区区一个侧妃,就算是正儿八经的太妃也不能让王妃难看。所以温王妃在墨修文去世之后王府的下人们便不再称她为王妃,而是称呼为大夫人。表示她的身份是王爷王妃的长嫂而不是定国王府的王妃。

    压下了杨侧太妃的气焰,叶璃的脸色也缓了缓,浅笑道:“杨侧太妃这么早过来,可是有什么事情要说?”

    被她突然变脸弄得怔住的侧太妃回过神来,脸色一变就想发怒,坐在旁边的白衣女子不安的轻声道:“姨母……”

    侧太妃看了看那白衣少女,竟然真的将心中那一股怒气给压了回去,侧首对叶璃道:“这是我娘家的侄女,芊茹。”

    那白衣少女起身,对着叶璃盈盈一拜,柔声道:“芊茹给表嫂请安。见过表嫂。”

    叶璃皱眉,杨家的女儿侧太妃的侄女那就是墨修尧的表妹了。对于这个表妹叶璃实在是陌生得很,主要是杨家本来就不是名门大户,事实上除了第一代定王墨揽云娶了个前朝郡主以外,墨家数代王妃的家世都不显赫。这其中固然因为墨家的男子不需要裙带关系维系,另一方面只怕也是为了避免被皇室忌惮。据她所知杨王妃娘家并没有嫡出的兄弟,而仅有的一个庶弟也早在数年前去世了,那么这杨芊茹就是杨家庶子的遗孤了,“表妹不必多礼,坐吧。之前想必是王爷忘记了竟没有听他提起过表妹,也没来得及准备见面礼。还请表妹莫怪。”说话间叶璃褪下手腕上一直冰种飘花玉镯放到杨芊茹手里,侧首笑问坐在一边的侧太妃,“表妹是与侧太妃住在一起的么?”

    侧太妃看了一眼叶璃,点头道:“芊茹年纪尚有也没有别的亲人,我才将她接了过来在身边也能照料一些。她毕竟不是王府的姑娘,与我住一个院子也没什么。”

    叶璃也没有打算多事另外安排院落,点头笑道:“表妹和侧太妃不觉得委屈就行。若是缺了什么尽管派人来跟我说一声。不必不好意思。”侧太妃眼神一动,道:“正好我带她来见你也是这个意思,芊茹今年已经快十七岁了,早就该考虑婚事了。偏偏王爷平时也见不着人,我这个老太婆也没什么见识。你既然是芊茹的表示就为她仔细看一看吧,还有她一个姑娘家整日里这么素净也不像话,衣饰方面也要在加一些。”

    侧太妃自顾自的说着,陪坐在旁边的杨芊茹早红了小脸低着头不肯抬头看人。叶璃舒适的靠在椅子里听着侧太妃说着自己的要求,如果说一开始还有点商量的意思的话说到后来就完全是命令的口吻了。叶璃看着杨芊茹一身白衣如雪也不由得皱了皱眉,“府里平时克扣表妹的用度了?”墨修尧就算再不待见侧太妃也不至于克扣一个姑娘家的用度吧?看着杨芊茹这一身素净的白衣,就连头发都是直接用白色的丝带装点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在给谁守孝呢。府里稍微有点地位的丫头穿的也比她得体多了。

    杨芊茹猛地抬起头来,眼中带着点点泪光和慌乱,连忙道:“没有…王府没有苛待过芊茹,请表嫂不要误会了表哥…是芊茹,芊茹自己不好……”叶璃忍不住抚额,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揉了揉眉心对身边的青鸾道:“去看看孙嬷嬷有没有空,请她过来一趟吧。”

    孙嬷嬷来得很快,青鸾显然将事情大概跟她说过了,所以她还带来了一个专管内府账房和专管府中用度的管事。

    “见过王妃。见过侧太妃。”三人齐声行礼。

    叶璃点头道:“嬷嬷免礼吧。”

    孙嬷嬷起身道:“多谢王妃,听说王妃召见老奴是因为侧太妃院里的用度的事情,老奴自作主张将账房的王管事和专管用度的张嬷嬷也叫了来。还请王妃恕罪。”叶璃笑道:“嬷嬷不必如此,我刚到王妃也不熟悉这些,侧太妃提了表小姐的用度我就多事请你过来问问。既如此,张嬷嬷表小姐的用度如何?若是表小姐受了什么委屈叫外人知道了也是咱们王府的不是。”张嬷嬷连忙上前,脸色有些不太好道:“启禀王妃,表小姐的用度一直是按着王府庶小姐的用度给的,咱们府里虽然好几代不曾有小姐了,但是从前的规矩却一直留着的。老奴等也万不敢克扣表小姐的用度。”

    “那么,表小姐每月的用度是怎么样的?若是以前的定例实在不够适当的调整一点也不妨。或者直接从我和王爷的份例中拨出一点也可以。”叶璃道。

    张嬷嬷看了一眼坐在一边的杨芊茹道:“表小姐每月有三十两银的花用,平时用的脂粉等等都是府里另外买的。春夏秋冬各有四套衣服,冬初和夏初也各有两副头面首饰。逢年过节的时候的例银也不敢少了分毫。老奴等世世代代都在王府侍候,万万不敢苛待了表小姐。”

    站在一边的账房管事也开口道:“王妃明鉴,王爷和王妃大婚阖府上下皆有赏赐。大夫人处多了五百两,侧太妃处两百两,表小姐一百两。府中下人们也各得了赏赐,属下不敢耽搁,可送上账册为证。”这话一出,众人的目光都落到了杨芊茹身上。看看那一身白衣,还有羸弱的仿佛风一吹就倒的样子实在不想是没有被亏待的样子。孙嬷嬷正直严肃的脸上闪过不悦。别说王府没有亏待她。就算真的亏待了这么多年也总是王府养活你的吧?王爷王妃刚刚大婚你穿着一身白得是什么意思?

    跟着叶璃从叶家过来的几个丫头对这个娇弱的表小姐也很有意见。四小姐就已经够楚楚动人了,这一位比她还要弱不禁风。而且王府对这位表小姐的待遇跟叶家的嫡小姐也不差多少了。自家小姐在叶家的时候一个月也才三十两的例银,而且在京城里并没有这位杨小姐半点名声,可见这位是从不出门应酬的自然也就没有什么花用了。小姐才新婚就跑过来哭穷,实在是太过分了。

    叶璃皱眉看着侧太妃。并不是她小气,她刚刚到王府不可能大肆违背前人定下的规矩提高杨芊茹的待遇。就算定国王府家大业大也不可能毫无顾忌的随意支取银两。没有规矩不成方圆,何况王府对杨芊茹真的算是不错了。可惜侧太妃明显不是这样认为的,看着叶璃为难的模样不由怒道:“王妃这是什么意思?芊茹总算是王爷的亲表妹,难道花用几两银子还用不得了?若是外人知道咱们定国王府苛待一个父母双亡的孤女,王爷的面子也不好看。”总之,侧太妃就是要把苛待的名声按在墨修尧头上就是了。

    “那么,侧太妃认为要多少才算合理?”

    侧太妃皱着眉,一脸不甘愿的模样道:“一个月怎么也要八十两,还有头面首饰,只有两套怎么够?芊茹这些年不能出去见人了,如今连婚事都拖下来了。以后跟在你身边出去走动的时候肯定不少,让风华楼再送四套过来。”看着侧太妃一脸理所当然的模样,叶璃忍不住在心里翻白眼。她什么时候同意杨芊茹跟在她身边了?连这些年不怎么在外面走动都能扯到王府身上,如果不是在定王府,以杨家的家世只怕也未必记得上定王府的庶女。

    “侧太妃请慎言,王妃是定国王府的当家主母。在外面走动万不可能带着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家。就算是也应该是王府的姑娘或者王妃娘家的嫡妹还差不多。”孙嬷嬷一脸严肃的道。叶璃也不由在心里赞一声说得好。她可不想带着一个见花落泪见雨伤心的弱女子到处相亲。听了孙嬷嬷的话,杨芊茹早就羞红了脸,低叫一声捧着心口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眼看就要落了下来。不等侧太妃发怒,叶璃皱了皱眉,对三人道:“既然问清楚了,王管事和张嬷嬷便先回去吧。另外每月从我的例银里再拨十两给表小姐。来者是客,咱们也不能委屈了表小姐。”

    “是,谨遵王妃吩咐。”王管事和张嬷嬷应声退下。

    叶璃继续道:“侧太妃和表小姐也先回去吧。至于表小姐的婚事回头我会与王爷商量一下再给侧太妃答复。”

    侧太妃心有不甘,但是看到叶璃一脸送客的表情,也不敢真的违逆叶璃的意思。只得带着委委屈屈的杨芊茹怒气冲冲的走了。

    送走了两人,叶璃看着孙嬷嬷道:“孙嬷嬷。王管事和张嬷嬷的俸银这个月再加十两,直接从我那里出就是了。”

    孙嬷嬷应是,看了看叶璃道:“其实王妃没必要理会侧太妃和表小姐。咱们王府并没有亏待过表小姐,杨家留给表小姐的遗产咱们更是一分也没有碰过。”叶璃无奈的道:“你看看她今天穿的是什么衣服,若是让外人看见了你让人家怎么想?”孙嬷嬷撇撇嘴道:“王妃有所不知,这表小姐古怪的很。据说是极为偏爱白色,原本咱们送的四时衣物都是女孩儿们喜爱的颜色,偏表小姐说什么俗气。只肯穿一身白衣,若是送去的衣服里没有白色的她宁可穿着从前的旧衣服。倒是平白糟蹋了不少衣物。府里的管事没法子只得尽量选白色的衣服送过去。这次王爷和王妃大婚,张嬷嬷还特意吩咐人做了一套桃红的和一套淡紫色送过去。谁知道……”

    俗气?只怕不见得吧?叶璃想起另一个爱穿素色衣服的某人。

    “以后王府的客人只怕会不少,可不能让她在这样出来见人了。”毕竟从前定国王府基本上不与外人往来,现在墨修尧既然结婚了也出来见过人了再闭门谢客肯定是不行的,“回头我问问王爷,看他要不要把所有素色衣服全部换掉。”想了想,叶璃微笑道。孙嬷嬷一愣,立刻反应过来,“王妃的意思是说?”

    “我什么也没说,只不过不太喜欢白色的衣服而已。”叶璃笑道。

    “王妃,王爷有请。”

    墨修尧身边并没有丫头侍候,因此来传信的是墨修尧身边的侍卫。叶璃点点头起身问道:“王爷现在在哪儿?”侍卫道:“王爷在水阁等候王妃。”

    “知道了,你去吧。”

    定国王府可以说是京城最大的一座府邸,这当然和定国王府在大楚的地位有关。王府经过一百多年来历代王爷改造虽然面积没有再扩大,但是王府里的景致却可称得上是京城之冠。王府的西南角有一片占了真个王府六分之一的天然湖波,湖面上搭建起木制走廊一直蜿蜒到湖心的一座足有三间的水阁。湖面上满是碧绿的荷叶,将湖水映得碧波清漾,刚刚走进就感到淡淡的凉意,想来是个夏季消暑的好地方。

    挥手让丫头们止步,叶璃独自踏上湖面的走廊走向湖心水阁,果然看到墨修尧正坐在敞开的窗前出神。听到她的脚步声,墨修尧回过神来笑道:“阿璃。”叶璃走了进去,“在想什么?”墨修尧摇摇头笑道:“这两天忙着一些琐事,都没来得及问你可还习惯?”

    叶璃耸肩,在他对面找了个位置坐下来笑道:“我适应能力一向很好。王府里的人也很好,我很习惯。”见墨修尧望着自己的表情有些古怪,叶璃眨了下眼睛笑道:“该不会是你还不习惯吧?”不想墨修尧竟然真的点头,低声笑道:“我确实有些不习惯。似乎…已经很多年了我都是这个王府里好像都只有我一个人。”

    “嗯…需要我回避么?”叶璃有些歉然,没想到自己的存在居然会给墨修尧造成困扰。墨修尧哑然失笑,摇头道:“怎么会?阿璃,我以为我们是夫妻。”

    “所以?”

    “我觉得我们需要更多的相处。”墨修尧道。

    叶璃明了,有些人对于不习惯的事情会习惯性的退避,但是有的人则会选择迎难而上。而墨修尧显然是属于后者。向他们这样婚前明显没有感情的夫妻婚后确实需要培养感情,“你有什么好建议?”墨修尧道:“如果你有空的话可以陪我说说话或者看看书,或者你不觉得面上无光的话我也可以陪你出去走走。”

    出去?叶璃有些心动。她好像忘了成亲以后还有一个福利,出门比以前更方便了。

    “没问题。”叶璃点头,算是同意了墨修尧的意见。

    见她毫不犹豫的模样,墨修尧怔了怔,唇边掀起一丝淡淡的弧度,“昨天说要替阿璃画一幅画像,阿璃过来看看这副如何?”叶璃惊讶的走过去,“这么快就画好了?”

    墨修尧跟前的桌上放着一幅摊开的画卷。画卷上一名红衣女子仗剑而立,叶璃一眼就认出那装扮和头上的饰品正是自己大婚当天的打扮,只是身上的红衣并不是婚礼当天繁复沉重的凤凰锦绣牡丹的嫁衣,而是一件轻柔简约的红色滚金色云纹边的衣裙,腰间束着金色的腰带。眉心的牡丹则换成了一抹鲜红的火焰,女子手握起舞,神色明媚端庄,却又多了一丝傲然凌厉。

    “这是我?”叶璃怔怔的望着画上的女子,轻声道。画像上的女子有着她熟悉的面容,却又隐隐有些陌生。但是那一股陌生的感觉却又仿佛才是她真正熟悉的。不知为什么,叶璃觉得画像上的女子非常的美丽,比平时在镜子里看到的自己美丽百倍。

    墨修尧笑道:“昔传佳人舞,一剑动四方。阿璃有当年轻云郡主之风。”

    “我没……”叶璃摇头,她没有在人前舞过剑。准确的说她根本不会舞剑。叶璃看着画像上的女子手里寒光熠熠的揽云剑出神。

    墨修尧淡淡微笑道:“我觉得这才是阿璃。”

    叶璃沉默不语,只是眼睛怎么也不能从画像上的女子脸上移开。确实,曾经在另一张熟悉的脸上她见过这样的表情。枪林弹雨里来去自如的潇洒肆意,血雨腥风徒手杀敌的凌厉傲然。那是与现在完全不同的人生。自从接受了现实之后她一直努力让自己符合这个时代的女子的标准,也以为自己已经渐渐忘记了那个在泥泞汗水中笑的肆意的女子。但是…如果真的忘了,如果真的接受她又怎么会有现在这样隐藏的身手?

    “那天阿璃握着揽云剑的时候…我觉得阿璃比我见过的任何时候都要美丽。”墨修尧仿佛叹息一般,眼前浮现出叶璃抽出揽云剑的那一刻,虽然只是很短的一瞬间,但是那样完全不同于任何女子的凛冽气势,和挥手挥剑的洒脱英气。那一瞬间墨修尧以为自己看到了一个纵横沙场的名将。

    “你…这副画能送给我么?”叶璃迟疑的问道。

    墨修尧笑道:“这本就是送给你的。”自从昨天偶然提起作画的话题墨修尧知道其实阿璃只是当作说笑而已。但是他的眼前却不时的浮现出新婚之夜叶璃明艳动人的模样还有那日在叶府大厅拔剑时的情景。所以即使这两天王府里琐事不少,他依然在昨晚连夜将这幅画画了出来,“不过,还没题字呢?阿璃觉得题什么比较妥当?”

    叶璃摇摇头,犹豫了一下道:“不用了吧。又不需要拿出去给人欣赏。”她很喜欢这幅画,要是题了字反而弄得糟糕了怎么办?

    墨修尧挑眉,然后点点头道:“好吧,既然题字,但是落款还是要的。”从桌上放着的笔架上拿起一支笔,吩咐道:“帮我磨墨。”

    叶璃也有些好奇墨修尧的字,这幅画单从画艺上看墨修尧之前说的画的不比韩明月差的确不是说大话,只是不知道字又写的怎么样?墨修尧看着她笑道:“阿璃书法上独具一格,我可能要让你失望了。”叶璃含笑看着他蘸墨提笔,在画像一侧留下一行字迹“定王修尧赠妻阿璃。”墨修尧的字挺拔峻秀,看上却不乏气势却又不会让人觉得锋芒毕露。叶璃十分满意,小心翼翼的将画像拎到一边风干了好收起来。扫到画像上赠妻阿璃四个字突然觉得有些莫名的古怪感觉,抬起头去看墨修尧去见他正望着自己。如果就这么撇来岂不是显得心虚?叶璃只好睁大眼睛看回去,墨修尧淡淡一笑,率先移开了眼睛。

    气氛古怪的让叶璃想要抽身离开,但是桌上的画像又让她念念不舍。而且就这么离开不就表示她认输了么?她刚刚还答应要要多跟他相处呢。脑子飞快的转了转,叶璃很快的转移话题,“对了,刚才我想和你商量一件事。你可否将所有的白色衣服都换掉?”见墨修尧不解的挑眉,叶璃问:“还是你刚好特别喜欢白色的衣服?”

    墨修尧摇头,“我对颜色没有偏好,只不过习惯了而已。只是,你怎么想起来这个?”以他对叶璃的了解,她是绝对不会有兴趣干涉他穿什么颜色的衣服的。

    叶璃微笑,将刚才在院子的事情说了一遍。墨修尧无语的望着她,“所以你认为是因为我穿白衣服所以她才非白衣不穿的?”

    叶璃点头,“我是这么认为的。”

    “但是我并不是日日都穿着白色的衣服。”虽然他的衣服素色的多一些,但是也不是没有别的颜色。

    “但是很明显,你每次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大概碰巧都是白衣。”叶璃懒洋洋的耸肩。

    “呵呵…阿璃,你是在吃醋么?”墨修尧盯着她许久,低声笑道。

    吃醋?!

    叶璃忍不住脸上一黑,腾地起身木然道:“抱歉,敝府缺醋!”说完,连画像也来不及管,转身就往外走去。

    “王爷?”

    没一会儿功夫,阿瑾出现在门口看着墨修尧。孙嬷嬷说得对,王爷不太会和王妃相处。这才一会儿功夫就把王妃气跑了。

    墨修尧淡淡微笑,“待会儿把这幅画给王妃送过去。”

    ------题外话------

    感情啊,交流啊什么的~细水长流果然比较难,回头来个震撼的催发一下感情怎么样?
(快捷键 ←)上一章:54.平淡新婚返回目录下一章:56.回门(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