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穿越小说 »盛世嫡妃最新章节列表 » 57.宫宴前奏

57.宫宴前奏

文/凤轻
盛世嫡妃 本章字数:9898 盛世嫡妃txt下载
推荐阅读:仙逆 仙碎虚空 造化炼体决 重生之笑春风 仙界网络直播间 修真之掌门真绝色 大明武夫 明末风云起 保镖1997 阴胎十月之鬼夫缠上身
    57。宫宴前奏

    叶璃皱着眉看着眼前两个男人一言不发的拼酒,叶尚书已经快把眼睛飞出去了也没人理会。叶老夫人勉强劝了一句被墨景黎直接无视了,墨修尧倒是对叶老夫人含笑点了点头却并没有拒绝墨景黎继续劝酒。叶璃扫了一眼站在不远处的阿谨,阿谨察觉到叶璃的眼光,面上露出焦急的神色看向沉默饮酒的墨修尧。

    墨景黎再一次伸手倒酒,一只如玉的素手覆盖在酒杯上。墨景黎脸色一沉,挑眉看着墨修尧道:“墨修尧,这是什么意思?”叶璃神色淡然,将酒杯放到自己面前,“黎王喝醉了么?挡酒的是本妃,你问我家王爷做什么?”墨景黎嗤笑一声不屑的道:“男人喝酒女人多什么事?本王不跟女人一般见识。”叶璃笑容冷淡,“女人也不会跟黎王一般见识的。只是本妃和王爷下午还要去徐家拜访,黎王总不是想让我们王爷一身酒气去徐家吧?要知道,并不是每个人能和黎王一样不拘小节。特别是徐家是书香世家以礼义传家,黎王不会希望本妃和王爷被舅舅扫地出门吧?”

    “墨修尧,该不会成了亲你还添了怕女人的毛病了吧?”墨景黎脸色阴沉的瞪了叶璃半天,才对着墨修尧冷笑道。

    墨修尧平静的看着他,脸上甚至还添了一丝笑意,“景黎,尊重妻子的意见并不是什么坏事。阿璃说的是,下午我们还要去拜见徐先生和徐御史,你知道的,鸿羽先生真的敢把我们扫地出门。”墨景黎确实不依不饶,“本王怎么不知道,回门不仅要见娘家的人,连舅舅家的人都要见?别废话,墨修尧,本王敬酒你到底喝不喝?”

    “不喝。”墨修尧干脆的答道,坐在他身边的叶璃明显的感觉到墨修尧的心情出奇的好,就连和墨景黎说话叶璃也不由得听出几分逗弄的意思来。

    “咳…黎王,既然定王还有事咱们就别强人所难了。回头大家有空再一起喝也不迟。”傅昭无奈的出来大圆场,都在一个京城长大大家也都是从小认识的。墨修尧和墨景黎从小就不合,没想到这么多年不见竟然还越加恶劣起来了。反倒让他们这些旁观的人不好办。看看墨修尧傅昭也不由庆幸,墨修尧现在脾气好了许多,而且居然还能听王妃的劝,若是当年只怕两人不是拼个不死不休就是直接动手打起来了。

    “景黎…”叶莹娇声劝道,“咱们下午不是还要出门么?下次在请定王喝吧。”

    墨景黎眯眼看了她一眼,轻哼了一声不再说话。其他人也纷纷在心里松了一口气,叶尚书揉了揉有些隐隐作痛的额角在心里发誓以后再也不要让这两个女婿在一个桌子上喝酒了。

    用了午膳叶璃和墨修尧便携手告辞直接去了徐府,临走的时候徐鸿羽将墨修尧单独叫到书房里谈了半个时辰,叶璃被勒令不许旁听只得在书房外面等着。徐家几个兄弟除了行踪不定的徐清尘和被二舅母使唤的团团装的徐清泽以外都在院子里陪着她。徐清炎趴在桌上笑嘻嘻的看着叶璃道:“璃姐姐,我爹又不会吃了姐夫,你不用替他担心。”叶璃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你那只眼睛看到我替他担心了?”徐清炎指着自己的眼睛笑道:“两只眼睛都看到了。”

    一向粗神经的徐清锋难得的有些感慨,看着叶璃伤感的道:“没想到只是几天时间,璃儿就变成别人家的了。要是定王欺负你你就回来告诉三哥,三哥一定替你出头。”叶璃点头,正色道:“我记住了,三哥放心吧。”徐清锋叹气道:“过些日子我就要离京了,三哥会跟二哥说等二哥成亲了让二嫂经常去定王府看看你的。”

    徐清炎笑道:“三哥,你不用这么夸张吧。定王府又不是刀山火海,有咱们在定王怎么敢欺负璃姐姐?”

    一边的徐清柏翻了个白眼道:“是谁一看到定王就往后躲的?”徐家怎么就出了个这么胆小的小子,还指望他替璃儿出头?

    徐清炎小脸一红,想起某人的手段不由得抖了一抖道:“四哥,不能怪我胆子小。实在是某人…”太凶残了。想起那晚别院里那两个倒霉的土匪,徐清炎回去还做了几晚上的噩梦。知道现在看到墨修尧就反射性的想要往徐清柏身后躲。叶璃看着徐清炎心虚的表情,虽然没有把话说完,她也能猜个大概。大约是某人做了什么吓人的举动把徐清炎给吓到了吧。对此叶璃倒是无意深究,墨修尧是少年时就从战场上杀出来的名将,她也没指望他就真的是纤尘不染得翩翩君子。

    回到王府叶璃就开始忙着接管王府的诸多事务,光是各种账册就让叶璃整整看了两天才弄清楚。同时也暗暗惊叹定国王府确实是家底丰厚,几代王爷积累下来的明里暗里的家产让叶璃不能不惊叹。等到差不多理得顺手了就接到宫里送来的宫宴帖子。以为各国使节饯别这样的理由,无论是墨修尧还是叶璃都明显找不到理由拒绝。

    再一次进入皇宫,因为上一次不怎么愉快的经历叶璃的心情不怎么美好。定国王府的马车并没有如普通的权贵一般在宫门口下车,而是直接使劲了宫门。墨修尧穿着月白色银龙暗纹绣祥云飞鹰的衣衫,白玉镶蓝宝石玉冠束着头发,看上去温文尔雅风度翩然,“阿璃心情不好?”

    叶璃懒懒的倚坐在马车里,道:“没什么,皇宫里总是让人觉得有点压抑。”

    墨修尧莞尔失笑,“不知有多少人想方设法想往宫里钻。阿璃的想法倒是特别。”

    叶璃淡淡的瞥了他一眼道:“踩着无数人的尸骨往上爬或者被别人踩着往上爬,真的那么有趣么?”

    墨修尧想了想笑道:“过程肯定很无趣,不过大多数人是看不见那个过程的。他们只需要幻想自己爬到了最上面,站在万人之上的快感就足以让他们忘记所有的东西。”叶璃挑了挑眉,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才问,“修尧也是这么想的?”墨修尧一怔,垂眸望着子自己放在轮椅扶手上的手,许久才沉声道:“不只是不想让自己成为被别人踩着往上爬的那一个。”车厢里沉默了一会儿,才听到叶璃的声音静静地响起,“我不喜欢踩着任何人,但是也不喜欢有人踩着我。”

    “王爷,到了。皇后娘娘有请王妃。”马车外阿谨沉声道,马车已经渐渐地停了下来。叶璃在心里估计了一下马车所在的位置并不是自己上一次去过的任何一个地方。大概位置判断应该是在皇后的凤德宫附近。墨修尧侧首道:“我要去见皇上,不能陪你进去,你自己可以么?”

    叶璃点头,起身准备下马车。墨修尧拉住她轻声道:“自己小心,有什么事…立刻让青鸾去出来找阿谨,他就在凤德宫附近。”叶璃皱眉道:“但是你……”阿谨是墨修尧的随身侍卫,也是他最信任的人。如果阿谨不在他身边…墨修尧失笑道:“你不会以为我能信任的人只有阿谨一个吧?不要紧,去吧。”

    “好吧,一会儿再见。”听他这么说叶璃也不再坚持,起身下了马车。马车外早有凤德宫的人等着,见叶璃下来连忙上前道:“奴婢见过定王妃,奴婢奉皇后娘娘之命在此迎接王妃。”叶璃点头,“有劳。”

    “不敢,请王妃随奴婢等来。”

    进了凤德宫,殿里已经有不少贵妇在座了。凤德宫布置的尊贵大气却并不过分奢侈,精细处更见一种特别的雅致。叶璃不由得对这位在民间名声并不显赫的皇后感到一丝好奇。

    “见过皇后娘娘,娘娘千岁金安。”叶璃走进大殿,对着殿上的雍容女子恭敬地参拜。

    “定国王妃免礼,赐坐吧。”皇后的声音清雅平和,丝毫没有想象中一国之后的高高在上。

    “多谢娘娘。”叶璃起身被宫女引着走到最前面空着的位置坐下。虽然叶璃在场的贵妇中叶璃的年纪算是小的,本分也未必高。但是论身份定国王府却是在京城诸亲王侯爵国公之上的,定国王妃的身份自然也凌驾于所有命妇之上。即使叶璃来的晚也依然为她留下了最前面的位置。叶璃随意望了一眼,看到不少熟悉的面孔。华国公府的大夫人带着华天香,昭阳长公主和昭仁长公主身边坐着许久不见的栖霞公主和荣华郡主。还有美丽动人的黎王妃叶莹。此时坐到凤德宫里德显然都是和皇家或多或少有些关系或是有爵位在身的。普通的诰命夫人并不在其中。

    坐了下来,叶璃才去看坐在凤座上的皇后。皇后一身明黄凤袍,雍容尊贵的显示出一国之后的唯一。叶璃望过去的时候正好也看到皇后含笑看着像自己,不由一怔。皇后并不算特别美丽,同是华国公府出身,华天香的容貌就要比皇后更甚一筹。但是那样平和雍容的优雅姿态却是现在的华天香或者是在场的所有贵妇们所没有的。

    “皇后娘娘,这位就是定国王妃么?”一个清脆从对面传出,立刻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叶璃循声望去,却见一个彩衣少女坐在昭阳长公主右手侧,显然是身份非凡。

    皇后笑道:“不错,这正是定国王妃。说起来,凌云公主自从来了楚京一直身体欠安,还没有见过定国王妃呢。定王妃,这位是西陵国的凌云公主。”

    叶璃点头道:“凌云公主有礼了。”

    以叶璃的身份,凌云即使是一国公主也不能随意的轻慢。但是这位刚才还一直巧笑倩兮的公主却仿佛没听见叶璃的话一般,放肆的打量了叶璃一番才道:“听王兄说你拔出了揽云剑?”叶璃微微点头,浅笑道:“我确实见过揽云剑。”凌云公主对这个回答却并不满意,起身仰着下巴道:“本公主不信,本公主要和你比剑。”

    “我不会用剑。”叶璃平静的道。

    “这怎么可能?你不会用剑是怎么拔出揽云剑的?”凌云公主盯着她咄咄逼人得道。

    叶璃挑眉,淡笑道:“公主,拔剑和用剑是两回事。谁规定不会用剑的人就不能拔剑了?”她实在有些不明白,这些公主郡主小姐们为什么一定要逼着别人比这个比那个而完全不顾及对方到底会不会她们要比的东西,“本公主不管,本公主就要和你比。难道你不敢应战。”

    叶璃起身,“公主当着皇后娘娘和满京城的夫人小姐们这么问我岂能不敢?”

    凌云公主满意的道:“既然如此,你的剑呢?”

    “事实上这辈子我除了揽云剑没有来没有碰过任何一柄剑。那日镇南王世子送来的剑也正好是我第一次碰到这种兵器。所以我没有剑,更不知道该如何握剑。”

    “扑哧——逼着连剑都没有碰过的人跟自己比剑…皇后娘娘,天香明儿是不是可以去跟大将军比绣花,然后号称我的绣工天下第一啊。”华天香靠在华夫人身边娇声问道,声音并不大却恰巧传遍了整个宫殿。许多人也忍不住掩唇低笑起来。皇后瞪了华天香一眼,眼底却蕴含着淡淡的笑意,“你那点女红还好意思拿出来说。”华天香掩面笑道:“皇后姑姑怎么这么说人家,人家也是为了有个好名声嘛。天下第一的名头多威风啊。”

    叶璃感激的望了华天香一眼,华天香对她眨眨眼睛靠在华夫人身上掩面做羞怯状。

    皇后忍住笑意,对凌云公主道:“公主,定王妃并不擅剑法,所以这比剑就免了吧。”

    凌云公主早被华天香气红了脸,咬牙道:“她明明拔出了揽云剑,怎么可能不会剑法?分明是故意耍弄本公主。”

    “揽云剑是定国王府的东西,人家定王妃喜欢怎么拔出来就怎么拔出来。会不会剑法更你有什么关系?”一边的荣华郡主斜睨着凌云公主,嘲讽道,“这外邦的公主都这么奇怪么?都喜欢逼着别人比这比那?明知道人家根本不会还不肯干休。公主还不如直接说让定王妃认输承认你剑术比她高不就成了?”

    “你!”荣华郡主这一说,不只是凌云公主连一边的栖霞公主也有些尴尬。在场的不少人也都不由得想起了百花盛会的时候栖霞公主要定王妃比试舞艺的事情来。皇后见要闹僵了,连忙出声道:“好了,这事儿就罢了。荣华,当着两位公主的面休得胡言。”荣华郡主轻哼一声,坐在昭仁长公主身边不再说话。比起叶璃她更讨厌跟她一样气势逼人又深的昭阳公主宠爱的栖霞公主,连带的也讨厌起这位新来的一样骄傲的凌云公主来了。

    “贵妃娘娘到!”

    随着有些尖锐的通报,柳贵妃一身鹅黄宫装神色冷淡的踏入殿中。

    “臣妾见过皇后。”柳贵妃还是和上次见面一样的冷漠高傲,对着皇后也只是浅浅的一福就算是行礼了,看来无论是太后还是皇后,这位冲冠后宫的贵妃都没打算给面子。皇后似乎也习惯了柳贵妃这个模样,微微点头道:“免了,贵妃今儿怎么回来凤德宫?”在场的贵妇们也有不少露出惊讶的表情,柳贵妃素来是不出席宫中的宴会的,即使他们中许多人不少人几乎每月都要进宫一次,却也很少见过柳贵妃本人。

    柳贵妃冷然道:“臣妾闲来无事,皇上说皇后娘娘宫里热闹,就过来瞧瞧。皇后娘娘不怀疑么?”皇后秀眉微皱,却还是大度的道:“既然你有这个兴致,那就快坐下吧。”挥挥手让宫女为柳贵妃准备作为。柳贵妃却径自走到了叶璃跟前道:“本宫做这里可以么?”叶璃浅笑道:“娘娘若是不嫌弃的话,便请坐吧。”

    见柳贵妃在叶璃身边坐下,皇后也就不再去费心另外给她准备作为了。对于柳贵妃这个皇帝最宠爱的妃子皇后一向是敬而远之,还好柳贵妃虽然异常傲慢有的时候甚至十分任性无理,但是在面对皇后的时候还算是收敛了一些。今天这样的冷淡和无理算是极限了。至少相比起太后来,皇后觉得自己有些诡异的平衡了。

    柳贵妃一脸冷肃的坐在叶璃身边,原本还想要和叶璃这位新任定王妃说话的命妇们也都暂时歇了心思。虽不知道这么柳贵妃可是从来都不给人面子的主儿,要是凑上去惹了她的嫌,到时候难看的只会是自己。

    没人交谈叶璃只好坐在座位上听别人说话了,幸好她也是个坐得住的人。

    “刚刚殿里的事本宫都听人说了。”原本以为柳贵妃不会和自己说话,听到身边淡淡的声音,叶璃微微怔了一下。

    “你真是没用!上次南诏公主比跳舞你不会,这次西陵公主比剑法你也不会!你到底会什么?”柳贵妃的声音里满是不满和嫌弃,幸好她的声音压得非常低,不然定王妃第一次出席宫宴就被柳贵妃斥责的传闻可就要满京城飞舞了。听着柳贵妃的责备,叶璃哭笑不得。如果她没记错的话这位柳贵妃只是倾慕过墨修尧而不是他娘吧,这满是嫌弃的语气是怎么回事?“娘娘,我对跳舞没有兴趣,而且…定国王府也不需要一个舞技倾城的王妃。至于剑术…这似乎不是京城的大家闺秀们要学的。”

    柳贵妃轻哼一声道:“你忘了说你还画技平凡,就连写诗都要人替你写。你给本宫小心着一点,要是敢丢脸本宫饶不了你。”

    娘娘,你真的不是墨修尧的娘么?

    “柳贵妃在和定王妃聊什么呢?说的这么开心?”对面的昭仁长公主突然开口问道。

    柳贵妃抬起头来,定定的看了她一会儿才道:“昭仁长公主那只眼睛看到本宫开心了?”昭仁公主被噎得顿时说不出话来,叶璃心底轻叹无限羡慕柳贵妃这样直爽的性格。可惜并不是每个人都有这样直爽的权利的。若不是皇帝护着宠着,柳贵妃这样的性子就算家世再好只怕也在宫里活不了多久。见昭仁长公主哑口无言气的脸色发黑的模样,柳贵妃似乎心情颇好,盯着对面的人傲然道:“长公主不是问本宫和定王妃说什么么?本宫说既然定王妃不通剑术,不如本宫来陪凌云公主切磋一番?”

    “贵妃!”皇后不赞同的皱起眉头。

    柳贵妃却并不在意,只是冷冷的盯着凌云公主道:“公主,你看如何?”

    凌云公主虽然来京城的时间不长,却并不妨碍她知道柳贵妃是东楚皇帝最宠爱的贵妃。无论如何她也绝不会跟柳贵妃动手的,输赢暂且不提,万一失手伤了柳贵妃,东楚皇帝若是追究下来自己绝对是被动的一方,毕竟他们现在还踏在东楚的土地上,“刚才不过是凌云和定国王妃开个玩笑,凌云年轻不懂事,岂敢和贵妃娘娘动手。”

    “好了,贵妃。凌云公主不过是孩子气,何况她并不知道定王妃不懂剑术,并非刻意羞辱我大楚。”皇后淡淡道,脸上的神色确实难得的坚定和不容违逆。柳贵妃身为贵妃替定王妃出头这种事可好可坏。何况当年柳贵妃未进宫前倾慕定王的事在许多权贵之中也并非秘密。她要做的就是为柳贵妃的出头找一个合适的借口。

    陪着皇后说了一会儿话,因为离宫宴的时间为时尚早,皇后便请众命妇去御花园随意赏玩。于是众人谢过恩便辞别了皇后往御花园而去。临走时柳贵妃被皇后留了下来。一出了凤德宫华天香立刻靠了上来冲着叶璃笑道:“见过定王妃。”

    叶璃瞥了她一眼,道:“你太闲了么?”

    华天香摆摆手道:“这话怎么说,按规矩我总该给定国王妃行个礼吧。怎么样,刚才柳贵妃没为难你吧?”叶璃不解,“她为什么要为难我?”华天香默默看着她,一副悲天悯人的模样,“阿璃,早叫你经常出门走走你不听。你不会不知道柳贵妃……”总算是发现在宫里说一个贵妃的闲话不是什么好事,华天香凑到叶璃耳边低声道:“柳贵妃没进宫之前可是对定王十分…倾慕。”叶璃无语,连华天香都知道这消息,看来也不只是十分倾慕的程度了。点了点头,“我知道,她没为难我。”

    华天香走在叶璃身边,耸肩道:“说实话,她会替你出头我都下了一跳。看她那表情也不像对你另有想看的模样。”

    “柳贵妃剑法很好?”叶璃决定还是不要告诉华天香自己被柳贵妃各种鄙视的事情了。

    华天香叹息,一脸的羡慕嫉妒,“要说啊,这么多年京城里每年都在选第一才女第一美人什么的,其实都烂大街了。但是柳贵妃…绝对是货真价实的美人才女。据说那一年的百花盛宴可说是大楚开国以来最精彩的一年了。当时参加参加比赛的正好就是韩明月笔下的楚京国色前两位。可以想象那情景……”叶璃深表赞同,即使没有看见也可以想象那比赛过程绝对凶残,“最后柳贵妃赢了?”

    “没,她输了。”华天香惋惜的道,“那时候柳贵妃才十三岁,苏醉蝶已经十六岁了。就算现在的柳贵妃是个国色天香打绝色美女,十三岁的时候也只是个美人胚子。所以楚京国色之首是苏醉蝶,第二幅柳贵妃的那一副是柳贵妃十五岁的时候韩明月才画的。当然,单说容貌的话,这世上我还真没见过哪个女人胜过苏醉蝶的。柳贵妃败得也不怨。”

    “嗯。然后?”

    “然后这两位对上了。那一年的百花盛会基本上就没有别人什么事。苏醉蝶夺了舞,画,诗,琴四个第一,柳贵妃得了棋,书,两个第一,第二名就是她们对方。之后苏醉蝶订婚之后就没有在参与百花盛会的比赛了。柳贵妃却在之后的三年里分别夺了舞,画,诗,琴,等等只要百花盛会有的比赛的所有第一名。”

    叶璃心悦诚服,难怪柳贵妃能拿鼻孔看她,的确是很有本钱。看着叶璃不在意的样子,华天香没好气的道:“我说你争气一点成不成?难道你就一点危机感都没有吗?”叶璃叹气,“你想的太多了。”她跟柳贵妃这样的才女根本就不是一个路上的好吧?真让她学成那个样样第一的绝世才女,她宁愿去玩一个为期一个月的野外生存。让她画地形图,枪械结构图什么的没问题,让她提笔作画她就只有描绣样的水准,百花盛会那次已经要算超常发挥了。

    “算了。”华天香胡乱挥挥手,瞄了一眼不远处正盯着两人的凌云公主问道:“你又怎么惹上那个凌云公主了?”叶璃无奈,“我确定我是第一次见到凌云公主。之前只见过那位西陵镇南王世子。”华天香不解,“那她没什么一副想吃了你的表情?”

    “揽云剑?”这是她唯一能想起来和凌云公主有关系的事情。

    “揽云剑?那是定国王府的东西,关凌云公主什么事?”

    “谁都知道那是从西陵送回来的。大概凌云公主舍不得吧。咱们换个地方看看吧。”盯着往自己这边走过来的凌云公主,叶璃提议道。

    华天香撇嘴,“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难不成你想在御花园里狂奔看看?”

    “定国王妃。”说话间,凌云公主已经到了她们面前,周围离得不远不近的贵妇们也一副不经意的模样往这边偷瞄。

    “公主,还有什么事么?”

    凌云公主道:“本公主想和王妃单独谈谈。”

    叶璃皱眉道:“我不知道有什么需要和公主谈的。”

    凌云公主俏脸微沉,道:“本公主千里而来,难道定王妃连赔本公主在御花园里走走都不肯么?”叶璃无奈的点头道:“既然如此,公主请吧。”凌云公主轻哼一声,仰着头先一步往前走去。叶璃对担心的华天香使了个安抚的颜色,轻叹一声跟了过。现在的年轻人啊…真是欠教训!

    凌云公主挥退了自己的丫头,叶璃自然也不好意思让青鸾等人跟着。两人沿着御花园的小道并肩而行,叶璃问道:“公主有什么想要和我说的么?”

    凌云公主偏过头看着她,轻哼一声道:“你配不上定王。”

    叶璃唇边带笑,“公主过奖了,嫁女嫁高,这不是说明我加了个好婆家,找了个好夫君么?”凌云不屑的道:“你不用装成这幅模样,本公主早就查清楚你了。一个默默无闻的尚书府小姐,还是被黎王退过婚的女人,被皇上指给定王才在楚京有了些名声。就算得了个什么京城第一才女又怎么样,你一样配不上定王。”

    “哦,是么?”叶璃神色不变,淡淡问道:“就算我配不上定王,与公主你又有什么关系?”

    凌云公主扬眉,略带得意的一笑道:“你很快就知道本跟本公主有什么关系了。定王是本公主的,叶璃你若是识趣就乖乖的滚远一点。”叶璃皱眉,认真的盯着眼前的凌云公主看了许久,才问道:“公主,有个问题请教。”

    “说。”

    “请问,修尧知道您是哪根葱么?”叶璃问道,“据我说知修尧至少有七年没有出过门了,那么最保守的估计就算你们见过面也是在公主七八岁的时候。请问…您觉得修尧记得你是谁么?或者,他根本就不认识你?”

    “那有怎么样?我是大凌最尊贵的公主,难道还比不上你?”凌云公主恼怒的瞪着她。

    叶璃奇怪的看着他,“如果公主真的想要嫁给定王,不是应该在我们婚前就出现和我争夺才对?现在我们已经大婚了公主才出现时什么意思?要知道定王府可从来没有同时娶双妃或者休妻再娶的例子。还是公主宁愿委屈做妾?如果不是…就算我死了,公主也顺利嫁入定王府也只是一个继妻,初一十五还要到我灵前磕头上香呢。”

    “你…你想得美!本公主一定会成为定王的正妃的!”凌云公主怒道。

    “随便你怎么想。”叶璃怜悯的看着她,“不过我觉得镇南王世子的意思好像跟你不太一样,你说是不是?”

    凌云公主眼中闪过一丝恨意,要不是一到楚京雷腾风就将她软禁在使馆里对外宣称她身体不好,直到定王大婚之后才放了她。她怎么会现在才来找叶璃?叶璃含笑看着脸色变幻不定的凌云公主,继续道:“话说回来,带着个正当芳龄的公主出使邻邦的还真不多…一般情况系都是为了…和亲?好像听说去年冬天西陵受了雪灾,难不成……”很多事情她只是不愿意去想,可不是想不明白。对于这位凌云公主她是一点儿也不担心,不管这位有多少本事,单只是皇帝也绝对不会让墨修尧娶一个西陵公主来给自己添堵。别说西陵公主,就是北戎公主南诏公主也没有墨修尧什么事。只有眼前这位小公主才看不清形势,以为直接来找她让她退让就可以如愿。她真的不想鄙视这些公主们的智商,但是…年青一代的公主里有正常一点的么?还是真的是太年轻了?

    “你到底看上定王哪儿了?”看着眼前一脸坚定地凌云公主,叶璃好奇的问道。

    凌云公主轻哼一声道:“你懂什么,定王是这世间最杰出的男子,最年轻也是最厉害的将军,还是这世间最有才华的男子。本公主要嫁的自然是世上最优秀的男子。”

    “他现在好像没你说的那么优秀。”叶璃提醒道。

    “你真是…你真是市侩的让人无法忍受,跟你多说一句话都会让本公主觉得万分厌恶。定王真是瞎了眼了才能看上你这样的女人。我知道,是东楚的皇帝下令让他娶你的。像你这种女人怎么能了解他到底有多么优秀。”

    看着眼前义正词严的女子,叶璃反省了一下自己是不是真的应该羞愧。跟眼前这位公主比起来,杨芊茹是多么的正常,叶莹是多么的可爱啊。

    “我一定会成为定王妃的!”凌云公主盯着她斩钉截铁的道。

    “努力,祝你马到成功。”叶璃淡淡道。

    “我一定会成为定王妃的!”凌云公主咬牙切齿的道,然后一纵身跳下了路边的人工湖。

    “啊啊——救命啊,公主落水了!”一声尖锐的女生在御花园里响起。

    叶璃低咒一声,也跟着跃入水中。

    混蛋,这年头的疯子真他娘的多!墨修尧,你给我准备好怎么死!
(快捷键 ←)上一章:56.回门返回目录下一章:58.凌云公主的闹剧(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