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穿越小说 »盛世嫡妃最新章节列表 » 60.竹林遇刺

60.竹林遇刺

文/凤轻
盛世嫡妃 本章字数:9162 盛世嫡妃txt下载
推荐阅读:伪村姑的锦绣田园 超级灵药师系统 穿越时空之殖民全球 心魔 暗匠 美国之大牧场主 我家萝莉是大明星 鬼夫萌妻之夫人请回家 阴胎十月之鬼夫缠上身 大明武夫
    60。竹林遇刺

    “皇上的意思是,栖霞公主入宫,凌云公主指给黎王。”

    叶璃飞快的看了一眼坐在墨景黎身边的叶莹,果然正脸色阴沉的盯着凌云公主。南诏国那边,栖霞公主的脸色也十分难看。而墨景黎的脸色明显的也不好看,神色阴郁的盯着一脸委屈的凌云公主。叶璃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大殿上显然对自己的安排十分满意的墨景祁,一时间有些不明白这皇帝到底打得什么主意。难道只是单纯的因为凌云公主惹怒了他所以才将她指给黎王?但是栖霞公主到楚京也有好几个月了,墨景祁不可能不知道楚京关于栖霞公主和墨景黎的传闻。

    “皇上不可能让景黎跟南诏再有什么联系。就算没有凌云公主皇上也不可能把栖霞公主指给他的。”似乎明白了叶璃的疑惑,墨修尧在她身边淡淡道,“南诏是多为蛮夷,说是国小民弱其实民风极为彪悍。只是碍于人数太少才难成气候罢了。”叶璃轻声道:“皇上不希望黎王和南诏扯上关系?但是西陵似乎比南诏更加强大一些。”墨修尧低声笑道:“西陵与大楚乃是世仇,除非墨景黎叛国否则西陵无法给他任何好处。何况…皇上也绝不希望皇嗣里面出现拥有西陵血统的皇子。”

    叶璃恍然大悟,有些同情的看了一眼墨景黎。看来这位皇帝的亲弟弟也没那么让他的皇帝哥哥放心啊。

    墨修尧低低的笑道:“阿璃,你的心太软了。皇家从来就不存在没有野心的人。”

    叶璃一怔,细细思量了一番墨修尧的话,看向墨景黎的目光多了几分深思。但是…墨景黎的脑子真的够想这么复杂的事情么?还是他一直在扮猪吃老虎?

    回到定国王府,叶璃不由得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这但半天时间在宫里过的比她这一个月加起来还累。与墨修尧告别之后,叶璃回到自己的院里林嬷嬷和魏嬷嬷立刻带人迎了上来。显然下午在宫里发生的事情已经传回王府了。两位嬷嬷关心的将叶璃浑身上下扫视了一遍确定她的确安然无恙才放下心来。叶璃无奈要求吃宵夜填饱肚子,林嬷嬷挥挥手让人送上来一份早就显然早就准备好的鸡肉粥。叶璃看着眼前足有三人份的鸡肉粥,“嬷嬷,虽然我很饿但是也不会突然变得这么能吃的。”

    魏嬷嬷不满的瞥了她一眼道:“王妃,你以为只有你一个人会肚子饿么?”

    叶璃茫然的眨眼,青鸾她们已经下去用饭了啊。

    魏嬷嬷一脸恨铁不成钢的将鸡肉粥连托盘一起塞进她手里,道:“王爷去书房了,王妃还是送过去和王爷一起吃吧。”

    “这个…不用了吧。我让人拿给阿谨就行了。”

    “王妃!”林嬷嬷一脸正色的盯着叶璃道:“你是王爷的妻子啊,送宵夜这样的事情怎么可以假手他人?难道在徐家的时候二夫人忘了叫你为妻之道?”看着林嬷嬷一脸准备巴拉巴拉说教的表情,叶璃连忙识趣的端起粥道:“嬷嬷,我知道了,我这就给王爷送过去。”也不等林嬷嬷反应端着鸡肉粥一溜烟跑出去了。叶璃觉得自己很委屈,两位嬷嬷都很唠叨,但是比起乳娘,叶璃还是更怕这位跟着娘亲的林嬷嬷。只要她一开口必定引经据典,旁征博采说道理低头认错位置。等闲人绝对消受不起这样语言和精神双重攻击。

    无奈的端着宵夜走在王府的走廊里,身后的丫头们也十分识趣的隔了一段不远不近的距离跟着。墨修尧依然住在大婚前他住的院子里,就在叶璃的院子旁边。所以叶璃在心里还没吐槽完人就已经站在墨修尧的书房门外了。刚要敲门,里面就传来了墨修尧的声音,“是阿璃么?进来吧。”

    推门进去,烛光下墨修尧正提笔在写着什么。见叶璃进来抬头看了她一眼问道:“怎么来没休息?”

    叶璃走过去将手里的东西放在一边问道:“打扰你了么?”

    墨修尧摇头,看了看放在桌上的东西挑眉笑道:“你来送宵夜?”

    不知怎么的叶璃脸上微微发热,故作平淡的反问道:“怎么?我不能送宵夜给你?”

    墨修尧摇摇头,搁下手中笔笑道:“我只是比较好奇阿璃怎么会主动送宵夜给我?嗯…难怪我回来这么久了也没人想到送些吃得来给我。果然,娶了王妃之后别人就懒得操心了。”叶璃无奈的白了他一眼道:“你倒是吃还是不吃?”墨修尧点头,“王妃亲自送来的岂有不吃之礼。”

    两人在桌边坐下来,叶璃取过两个碗为各自乘了一碗粥先递了一碗给墨修尧。虽然这些日子里来两人几乎每天都在一起用膳,但是一起吃宵夜倒是头一回。一边吃着粥,墨修尧想了想道:“明天若是无事,陪我一起去见见大嫂如何?”叶璃点头道:“这么久了确实应该去拜见大嫂。希望大嫂不要怪罪。”墨修尧摇头,“大嫂不会在意这些的。”

    “我需要准备什么东西么?”叶璃问道。

    墨修尧摇头,“我们只是去见见大嫂就可以了。”

    想起那位未蒙面的嫂子,叶璃也只能在心里叹息。一个女人在最美的年纪就让自己的生命变得如枯槁一般,实在不得不让人叹息。

    “今晚那个宫女你怎么处置的?”想了想,叶璃问起晚上在宫里拦路的那名宫女。墨修尧皱眉道:“那不是宫里的宫女。”

    “不是?”叶璃惊讶,什么时候皇宫已经变成可以让外人随意进出的地方了,皇帝晚上睡得着觉么?墨修尧笑道:“不是宫里登记在册的宫女,但是不表示她就不是宫里的人。宫里有些能耐的人手里总有那么几个不为人知的底牌。”

    “但是,那个宫女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出众的地方。”

    墨修尧淡淡道:“有的时候就是这种完全没有出众地方的人才是杀手锏。”

    “问不出来是谁的人?”

    “是死士。”墨修尧道,叶璃了然,死士任务失败就只有死了,自然问不出什么来。

    “不过,在宫里能有那样的死士的人并不懂。所以阿璃…以后如果一定要进宫的话记得小心一点。”

    “我知道了。”叶璃点头,她也没有找死的爱好。

    前代定王妃温氏并不住在定国王府里,早在墨修文去世的第二年温氏就以触景伤情为由搬到了城外的无月庵待发修行,与她一起的还有墨修文的两个侧室。自从搬到无月庵以后,事实上除了每年墨修文的忌日以外,温氏就再也没有回过定国王府。前些年墨修尧因为许多原因也一直闭门不出,所以对这个嫂子虽然尊敬却并不熟悉。

    因为得到了墨修尧的统一,叶璃也就光明正大的早起做一些锻炼,然后陪着墨修尧一起吃了早餐两人才出门坐马车前往城外的无月庵。

    无月庵位于京城郊外一个景色极好的小山上,也是定国王府的家庙。所以并没有什么来上香的香客或是游人。,一路上来倒是十分的清净怡人。一进了庵门便闻到空气中缭绕不散的檀香味。叶璃有些不习惯的皱了皱鼻子,墨修尧侧首看她,“怎么了?”

    叶璃有些不好意思的低声道:“我不信佛。”如果待会儿进去她拿不定到底要不要拜,不信的人去佛前参拜在她看来毫无意义,别人看来应该不怎么礼貌吧,

    墨修尧淡淡笑道:“难怪从不见阿璃出京上香。”楚京无论是大家闺秀还是小家碧玉多爱往京城京郊各大寺庙庵堂或上香或求签。有的求事事顺心,有的问如意郎君。但是似乎确实从来没有听说过叶家三小姐什么时候去过庙里求签上香的。叶璃低眉道:“我既然不信神佛,又怎么好意思在求他庇佑?若神佛真有灵,每天这么多的善男信女她又怎么忙得过来?”墨修尧挑眉,看着叶璃笑道:“所以,阿璃还是更相信自己?”

    叶璃抬头,粲然一笑,“若连自己都不能信,这世上还有什么能信的?”

    墨修尧点头赞同,“正好,我也不信。阿璃随意即可。”

    不多时,里面便有小尼姑出来带两人进去。温氏是个十分温婉的女子,虽然容貌并不算十分出色,但是眉宇间淡淡宁静和平让她的容颜增添了几分独特的味道。即使一身灰色的僧衣也不掩书香门第出身的温柔婉约。见到两人进来,她平静的眼中也没有什么波澜。很明显,她已经是心如止水或者说心如枯槁了。

    “修尧见过大嫂。”墨修尧拉着叶璃上前对温氏道:“大嫂,这是阿璃。”

    叶璃恭敬的上前见礼,“见过大嫂。”

    温氏的目光落在墨修尧的轮椅和脸上,很快又转到了叶璃身上,平静的眼中划过一丝哀伤,轻声道:“免了。弟妹过来坐吧。”叶璃谢过,走到温氏身边坐下,温氏拉着她看了看,从旁边拿起一个有些陈旧的锦盒递给她道:“嫂子已算是世外之人,也没什么见面礼给你。这是当年我刚嫁入定国王府的时候王爷…你大哥给我的,说是母妃当年留下的。你收着吧。”

    “这……”虽然这个锦盒看起来陈旧,但是上面磨损出十分光滑,可以看得出是经常有人拿出来擦拭的。这应该是温氏收在身边的纪念了。温氏淡笑着摇摇头道:“收下吧,我现在也用不着这些。”叶璃也不再拒绝,收起了锦盒道:“多谢大嫂。”

    温氏看着拉着叶璃道:“你大哥就二弟这一个兄弟,我这个做嫂子的…实在没什么用。以后弟妹和二弟要相互扶持,好好过日子吧。”叶璃明白温氏说的是当年定国王府生变,她却没有留在定国王府替墨修尧操持王府的事务而是丢下重伤残疾的墨修尧离府修行的事。对此,叶璃并不觉得温氏有错。她当时也只是一个不满二十的女子,甚至并不是世家大族可以培养出来的女子。在丈夫突然离世,府里唯一的血脉又重伤残疾的情况下,不够坚强的女子确实很难支撑起整个定国王府。

    “多谢大嫂教诲。”叶璃点头,看了墨修尧一眼轻声道:“我既于王爷成婚,以后自然荣辱与共。”

    “好,这样我就放心了。”温氏欣慰的点头。

    叶璃皱了皱眉,犹豫了片刻才道:“大嫂独自一人住在这里未免孤单,不知是否回府…便是大嫂在府中修行也无不妥。”

    温氏摇头道:“我在这里清净惯了,回去反而不习惯。”叶璃再三劝说,温氏只是不肯无奈只得作罢。说了一会儿话,温氏留了两人一起用午膳便说要抄写经书让墨修尧带着叶璃四处走走。

    无月庵虽然只是家庙,面积却也不小。叶璃推着墨修尧行走在庵后幽静的竹林间,因为温氏的原因心情难免有些沉重。

    “阿璃,如果是你定不会如大嫂一般,是么?”许久,才听到墨修尧沉声问。

    叶璃点头,蓦然想起墨修尧看不见自己的动作才道:“不会。我会尽量让自己活得好一些。”

    墨修尧淡淡笑道:“这样很好。大嫂…其实并不适合做定国王府的王妃,是我们墨家对不起她。”如果不是大哥为了避免墨景祁猜忌,也许不会选择普通书香门第出生的温氏。叶璃想了想道:“或许大嫂并没有后悔。”每次听到温氏说起丈夫的时候叶璃都能看到那双平静的眼眸里泛起淡淡的温柔和怀念,也许墨修文是为了定国王府才选择她的,但是温氏对墨修文或者说墨修文对温氏也未必就没有感情。

    墨修尧淡淡笑道:“定国王府从来没有给过她后悔的机会。”大楚并制止丧父的女子再嫁,但是定国王府的寡妇却并不那么容易再嫁。没有足够的面对世人目光的勇气,温氏根本连让自己后悔的念头也不能有。“但是…阿璃。我允许你后悔。”

    “王爷实在告诉我,如果你死了我可以再嫁么?”叶璃挑眉问道。

    墨修尧并没有反对,点头道:“嗯,我就是这个意思。”

    叶璃望天,在墨修尧看不见得地方翻了个白眼。一股不知从哪儿来的怒气让她冷笑,“那么…王爷是想早死呢还是想早死呢?”为她古怪的语句挑眉,墨修尧笑道:“本王还是想尽量寿终正寝。”

    “是么?这真不是个好消息……”

    “让开!”叶璃话音未落,墨修尧突然转身一把将叶璃推开。

    “嗖!嗖!嗖!”一阵破空的响声掠过,叶璃身侧的竹子上钉着三枚泛着幽冷蓝光的菱形飞镖。

    “既然来了,何不出来一见?”墨修尧垂眸,盯着放在轮椅扶手上的手淡淡道。

    “哈哈…墨修尧,你终于舍得从定国王府出来了么?我还以为你一辈子都得缩在里面不敢出来见人了呢。”一声放肆的大笑,一个高大的人影出现在竹林里。很快,一群黑衣人围了过来将三人围在了中间。

    墨修尧抬起头看向来人,唇边的笑容冰冷如雪,“你这话…可敢揭了脸上的面巾再说一遍?”

    来人的笑声戛然而止,灰暗的眼睛猛的一缩。轻哼了一声将目光转向站在一边的叶璃,“这位…就是定王妃了?”

    “正是,阁下…还没请教。”叶璃淡然点头道。

    “好胆识。”男人赞道,似有些惋惜的看着叶璃道:“可惜了……”

    “墨修尧,有如此女子为你陪葬,你也应该没什么遗憾了吧?”男人显然并不打算废话,一挥手皱眉的黑衣人立刻围了上来。

    “先带王妃走。”墨修尧淡然吩咐道。几道人影极快的掠入人群中,阿谨手握长剑落到墨修尧跟前,仗剑警惕的盯着周围的黑衣人。其中两名暗卫落在叶璃身边一左一右拉起叶璃想要送她离开。剩下的人已经和黑衣人交起手来。叶璃扫了一眼阿谨带来的人不过七八个,自己再分去两个就只剩下五个认了。而周围的黑衣刺客却至少有二三十人。来不及多想,叶璃挥开拉着自己的暗卫道:“留下帮忙。”

    “王妃…”暗卫一愣,不赞同的想要说什么。叶璃已经不耐烦的错身而过,顺手放倒了一个想要偷袭的黑衣刺客冷冷道:“废什么话?先解决了这些人再说。”说话间一个回身利落的踢开另一名此刻的攻击,落地时正好一脚踩在刚被放到在地上想要跃起的此刻身上。地上的刺客哀嚎一声顿时昏死过去。

    两名暗卫互相看了一眼,绝对还是先遵从王妃的命令解决这些刺客再说。虽然即使身为训练有素的暗卫他们也没看明白王妃用的是什么招式,但是这并不妨碍他们看到王妃在两招之间挡开了一个刺客并且踩晕了一名刺客的事实。那地上那昏迷不醒的倒霉蛋可以预见运气好的话需要卧床三五个月,运气不好的话估计得终生瘫痪了。叶璃一击得手,心中大定。虽然对自己的身手有一定的信心,但是事实上叶璃一直拿不准古代武学的深浅。毕竟在这个时代她并没有真正遇到过需要动真格的情况。如果按照那位风月公子的轻功来看的话,还真不太好对付。毕竟现代人就算你再厉害也没有到处飞来飞去的情况。不过幸好,风月公子那样飞来飞去的轻功也不是人人都能有的。如果只是近战的话叶璃觉得自己足够应付大多数的高手。

    这些刺客们显然没有想到这位看似无害的定王妃居然会一出手就放翻一个人,等到回过神来的时候第二个人也在叶璃的一个肘击下倒地。

    叶璃前世所学颇杂,从小学习武术,跆拳道柔道等等,当然家里兄弟姐妹多打架的经验同样丰富。进了部队,特别是进了特种部队,学习的方向就从放到对手变成了弄死对手。女子力气本来就不如男子,所以叶璃专攻的方向一向是技巧和速度,如何一招致命上。等闲人被别说是女子就是队里的男人也没几个敢跟她过招的。原本刚开始还有些不太熟练,等到放倒了两个人之后叶璃渐渐感到从前的感觉似乎慢慢的回来了。这些年来坚持不懈的锻炼身体的成果也得到了展现,不然就算叶璃有再多的实战经验有再多的技巧身体跟不上都是白搭。

    “王…王妃……”忠心的守护在墨修尧附近的阿谨看到那边的情景也不由得惊讶的说不出话来。那个飞起一脚将一个比他还高的刺客踢得口吐鲜血的人真的是温柔婉约的王妃么?阿谨有些恍惚的记起有一点晚上他似乎亲眼看到王妃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把黎王弄晕了。他一直以为王妃是使用了什么暗器,现在看来完全有可能是暴力解决的么?

    “阿璃!”墨修尧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同时一把剑凌厉的从背后挥来。叶璃连忙往后下腰险险的避开了直刺而来的剑锋,同时不知何时出现在手里的匕首飞快的在握剑的手腕上划过,然后扣住那只手借着他站立的姿势起身往后一扭,整天胳膊咔嚓一声那人已经睁着眼睛颓然倒地。叶璃疑惑的低头一看,不知何时那人背心已经盯了一把小刀,刀锋直入肉里只剩下一个刀柄留在外面。显然是被人一刀致命。

    叶璃挑眉,飞快的闪过刺客们的纠缠到了墨修尧的身边。墨修尧皱眉道:“不是让你先走么?”

    叶璃一边同阿谨一起警戒着周围的刺客,一边倒:“万一出去再遇上一拨人怎么办?大嫂那边会不会有事?”

    “有人去保护大嫂了。”墨修尧淡淡道,“无月庵里有很多机关,如果那些人先闯入无月庵的话我们早就发现了。”

    这一会儿工夫,二十多个刺客已经倒下了一大半。一直站在旁边旁观的男人冷笑一声道:“定国王府暗卫果然名不虚传。只可惜人少了一些!”男人突然一跃而起手中长剑飞快的刺向墨修尧,阿谨立刻仗剑上前拦住他,两人一瞬间交手十多招,但是阿谨到底只是个十多岁的少年,一着不慎便被男人男人一箭挑开,右臂上留下了一条狰狞的血痕。男人并不理会阿谨,将他一剑避开后立刻再次转向墨修尧赐来。阿谨惊叫一声,想要起身来救却被身后的两名刺客缠住脱不开身。

    “阿璃,让开。”墨修尧推开叶璃,并且同时滑动轮椅往后退去。避开了第一剑更加凌厉的第二剑就接踵而来。坐在轮椅上无法移动的人灵活性自然远不如站着的人,墨修尧侧首一剑刺在了轮椅的椅背上,同时墨修尧突然伸出一只手捏住了剑锋,袖口微动一簇暗器直扑男人而去。男人心中一惊连忙撤剑飞快的推出几丈远才躲开了迎面而来的暗器。男人冷笑一声,再次飞身抢上。他显然已经看出来的墨修尧最大的弱点就是无法移动,就算他的本事再大,暗器再多总有用完的时候。墨修尧也不再闪避,刷的一声响,一根长鞭横空而出,两人的距离顿时拉开,一时之间竟是谁也奈何谁不得。

    叶璃站在一边也不着急,不时帮着解决一个想要偷袭合围墨修尧的人。一边盯着那人的看,研究他的破绽之处。

    终于,当墨修尧的长鞭缠上男人的剑锋时叶璃冷笑一声拔下头上的金簪掷向男人的手腕,在男人被迫放剑的瞬间合身而上,手中匕首毫不留情的攻向男人的要害。叶璃的招式即使纵观所有的武功秘籍也绝对称得上狠辣,不过三五招男人右臂,左肩已经各挨了一刀。叶璃不满的轻哼一声,铤而走险的不顾男人右手挥来的掌风将匕首刺入男人的胸口。男人脸色一边,右手又快又狠的向叶璃拍来。叶璃此时再要退已经来不及了,突然细长的鞭尾缠住了叶璃的腰,然后被一股力道迅速的往后带去。叶璃顺势避开了男人的右掌稳稳地落到了墨修尧的身前。

    不远处的男人脸色灰白,紧咬着牙齿胸口的伤处血流如注。刚刚被墨修尧的长鞭带离的时候叶璃顺势将插在他胸口的匕首一拧,锋利的匕首几乎在他胸口转了半圈才被抽出去,此时胸口狰狞的血洞用手捂也捂不住。

    叶璃低头看看手里的匕首有些不满的皱了皱眉。这种匕首和她最爱的三棱军刺比起来简直就像垃圾。

    “咳咳…好一个定国王妃。没想到竟然深藏不露。”男人按住胸口的伤,咳了一声才嘶声道。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叶璃盯着他冷冷道。

    “今天算我栽了。墨修尧,今天算你命大娶了这么一个厉害的王妃。”男人看了一眼已经被解决的不剩几个的属下,心知的刺杀必然是功败垂成了。即使还有七八个在支撑,但是自己的属下在同等数量的情况下是绝对不可能匹敌定国王府的暗卫的,“不过,你躲得了一次两次,躲不了十次八次。墨修尧,你自己清楚有多少人想要你的命么吧。哈哈…我在地底下等着你!”说完,男人竟放弃了墨修尧和叶璃,厉声叫道:“放弃任务,撤退!”然后再其余黑衣刺客纷纷侧退之时挡住了想要追击的暗卫去路,最后被一人一剑毙命。

    “追!”

    墨修尧摇头道:“穷寇莫追。先回去。”

    想要追击的暗卫立刻停住了脚步,在阿谨的指挥下查看地上的刺客。

    阿谨不顾自己的右臂的伤,紧紧地抓着自己的剑,“王妃…好厉害。”

    叶璃摇头,“侥幸而已。”刚刚那一场看似胜得轻松,但是如果没有墨修尧相助就算能上了那刺客自己也难免重伤。到底无论是力量还是敏捷度都还是不足,有好几次自己明明击中了那人,但是因为力量不足根本不足以造成重大伤害。还有就算找到了对方的破绽,自己也会因为速度根本不上而无法成功。

    “很厉害,阿谨打不过他。”阿谨坚持道。

    叶璃笑道:“一刻钟之内我若解决不了他死的就是我。”

    “王妃很厉害,阿谨可以跟王妃学武么?”阿谨是个死心眼的孩子,眼巴巴的盯着叶璃不妨。如果他有王妃那么厉害,刚才根本就不用王爷出手。

    墨修尧神色复杂的看着叶璃,道:“我以为阿璃只是会谢自保的功夫,现在看来是我错了。阿璃总是能给我惊喜。”刚才叶璃对敌的时候他都看在眼里,那样的眼神还有出手的干净利落绝对不是寻常女子能够达到的。就算是暗卫中许多人也不及她的果决狠厉。他敢肯定的说,就算三个暗卫同时向她出手,输得也未必是叶璃。只是墨修尧怎么也想不明白,叶璃这样一个从小养在深闺的千金小姐,怎么会有这样的身手。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是一个历尽沙场习惯了出生入死的人而不是一个出身名门的大家闺秀。

    叶璃淡淡一笑,并不急着为自己解释,“只要王爷觉得不是惊吓就行了。”

    墨修尧注视着她许久,终于还是轻叹一声问道:“阿璃,你真的是叶家三小姐,徐家的外孙女么?”

    叶璃道:“自然是。”

    “那么…等到你想说的时候再说吧。”

    叶璃一愣,看着墨修尧许久没有说话。以墨修尧和定国王府的处境能说出这样的话确实让她感到非常意外。半晌,叶璃才低声道:“我现在虽然不能告诉你说有的事,但是我可以保证我确实是叶璃。而且,我嫁入定国王府并没有什么目的。”

    “我相信你,我们是夫妻不是么?”墨修尧轻声道。

    “多谢。”叶璃心中一暖,低声道。她不是没有想过如果被发现自己的不同该怎么办,原本是设想先跟着墨修尧寻找的师傅学武,然后慢慢的让人习惯。其实这样的仿佛极其不靠谱,至少她不确定能不能瞒过墨修尧,若是引起了墨修尧的怀疑那就更麻烦了。现在倒是省事了许多,不管如何至少墨修尧愿意相信自己。不管这相信有多少已经比她原本预计的要好了许多。

    ------题外话------

    撒~男生用鞭子好奇怪的说,凤欣赏的是用剑的潇洒男主,用枪的霸气男主。虽然这两样男主都很厉害,但是目前条件所限凤思考了半天也只能选鞭子了。话说…有木有人心水明日公子的金线?哇咔咔,凤差一点就写了,不过想了想还是觉得不合适。求意见…
(快捷键 ←)上一章:59.一箭定胜负返回目录下一章:61.墨修尧之伤(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