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穿越小说 »盛世嫡妃最新章节列表 » 61.墨修尧之伤

61.墨修尧之伤

文/凤轻
盛世嫡妃 本章字数:9113 盛世嫡妃txt下载
推荐阅读:妙女多娇 送子天王 重生之小狼崽子 重生乱世有空间 我下蛋的姿势一定有哪里不对 头条绯闻 重生写文之路见不平 重生之一世安稳 你们江湖人真会玩 专治各种不服
    61。墨修尧之伤

    “阿璃,小心!”

    正出神,突然听到墨修尧的声音叶璃猛的转身一支袖箭向自己激射而来。叶璃手里的匕首也瞬间脱手,眼前清影一动,一个人影将她扑到在地。

    “墨…修尧……”叶璃迟疑的叫道,抬手扶上墨修尧的背后,瞬间感觉到湿意。

    墨修尧无力的跌倒在她身旁,淡淡笑道:“没事……”

    “王爷!”阿谨冲过来扶起墨修尧,墨修尧脸色煞白的皱了皱眉,道:“我没事。看看还有没有活口。”

    叶璃坐起身往前面看去,刚刚射出袖箭的人心口插着自己的匕首已经倒地气绝。而那个人…正是自己之前打晕的人不知什么时候醒了过来。不由在心中苦笑,离开战场太久果然就忘了什么叫警惕了么?她居然在这样的厮杀中留下了好几个活口。不…事实上除了最后这一个她一个也没有杀。如果这些人都在不知什么时候醒来…不由得打了个冷战。

    一只微温的大手盖住了她的手,墨修尧看着她淡笑道:“阿璃,我没事。”

    叶璃轻咬着嘴唇,恨恨的道:“受了伤还没事?那要怎么才算有事。”让阿谨扶着墨修尧,叶璃起身取回自己的匕首擦干净,然后挑破了他背后的衣服查看了一下流出来的血颜色正常,应该箭上应该没有抹毒,才稍微松了口气。只听墨修尧低声道:“死不了就算没事。”

    叶璃咬牙,挥手让阿谨和旁边的人将他弄回无月庵,不用她吩咐早已经有暗卫飞身离开想必是请大夫去了。

    回到无月庵,果然如墨修尧所言的无月庵里并没有被刺客打扰。温氏接到消息早就在门口等着他们了,见一行人回来连忙迎了上来将他们带到准备好的客房。墨修尧的伤虽然现在看着不怎么厉害,但是叶璃刚才已经检查过了那个刺客的袖箭全部都带着倒刺,等一下取箭的时候可以想象是如何的鲜血淋漓。担心吓到温氏,叶璃便请温氏先回房休息。温氏看了看她还是带着一脸的不放心去为她们准备食物去了。

    墨修尧坐在床上,因为背后的伤不时的皱眉。叶璃担忧的问道:“很难受?大夫很快就会来的。”墨修尧苦笑,道:“大夫来了也只是取箭而已,直接让阿谨来吧。他应该还比那些大夫做的利落一些。”叶璃皱眉,侧首看着阿谨,“他会取箭么?这袖箭带着倒钩。”如果是一般的箭,又没有扎到要害直接拔出来就是了。但是带着倒钩的箭却非常难拔,若是强行拔出只怕要撕裂一大块肉下来。阿谨一脸严肃的摇头。

    墨修尧无奈,“如果直接射穿了倒也省事。”

    叶璃冷眼看着他,忍不住嘲讽道:“如果往下再偏两寸射穿了就真的省事了。”

    “阿璃…你在生气?”墨修尧叹息,目光温和的看着她仿佛背后还插着一支箭的人不是他一般。

    “我!……”叶璃有些懊恼的低下了头,半晌才平静下来道:“抱歉,我是在生我自己的气。”如果不是她大意轻敌,如果不是她想事情想得出神,墨修尧根本就不会受伤。这么多年的安逸生活自己的警惕性居然已经退步到如此地步,这若是在从前的战场上,早就够她叶璃死上十七八次了。

    大夫果然来得很快,因为他是被人提着衣领拎过来的。这位大夫倒是很有几分胆色被拎着奔走了一路下了地居然还能面不改色的上前查看墨修尧的伤势。看完了伤,大夫又拿着叶璃带回来的袖箭看了半晌,才开口道:“要么老夫用刀子划开伤口把箭取出来,要么…就再往里扎一点从胸前取出来。几位看是……?”

    “后面一个吧。”

    “从前面取出来。”

    叶璃和墨修尧齐声道,说完不由得看了对方一眼。叶璃若无其事的将目光移开,问道:“大夫,你觉得呢?”大夫满意的点点头,道:“两位的选择很明智,这样取箭看似很痛,但是也就痛那么一下子,用刀子慢慢划开肉那却是要慢慢磨的,而且好的也慢。”

    “大夫似乎很擅长这种箭伤?”叶璃一边扶着墨修尧一边看着熟练地做着准备的大夫问道。

    大夫头也不抬的答道:“老夫从前是军医。”

    原来如此。

    看着大夫将箭尾处理干净,然后毫不留情的握住箭尾往前一送。墨修尧的身体在瞬间紧绷,一只手紧紧地握住叶璃的手臂。叶璃一言不发的扶着他,看着大夫将一个结实的带子套住已经露出带着倒钩的箭头用力往外一拉。一道血花飞溅而出,整枝袖箭立刻离开了墨修尧的胸口。大夫接过旁边递来的烈酒为他洗干净伤口然后以熟练地手法上好药用白布包扎起来。才抬起头擦了擦额上的汗珠道:“行了,没伤到要害也没伤到骨头。每天换一次要养一养就好了。”

    叶璃看着旁边的水盆里已经染红的血水,还有地上一堆带血的纱布问道:“需要服什么要么?补血的之类?”

    大夫不屑的撇嘴道:“王爷还年轻,身体不差养养就好。王妃要是实在担心的话炖点什么四物汤,当归补血汤,红枣汤什么的也可以。”看着大夫留下几贴外用的药抱着自己的药箱大摇大摆的离开,叶璃心里微窘,她怎么觉得那么大夫说的那几个汤是女人喝的?“这位大夫…很有个性。”

    墨修尧淡笑道:“那是咱们府里的专用大夫。以前是黑云骑的军医。”

    墨修尧受了伤,温氏留两人在无月庵里修养待上好一些了再回京城。却被墨修尧拒绝了,叶璃也没有反对。既然那些杀手敢在京城附近明目张胆的刺杀墨修尧,肯定就不会失败一次就此放弃。温氏既然已经打定了主意不理世事他们住在这里只会给她带来不必要的危险。等到定王府派来的暗卫赶到,墨修尧在留下了一部分暗卫保护温氏,便带着叶璃回京城去了。

    定国王爷在京城附近受了重伤这自然不是小事,不过墨修尧似乎命人封闭了这个消息,他们回到京城之后京城里的权贵们似乎并不知道墨修尧受伤的事。横竖墨修尧也不需要如一般人一样每日上朝,闲来无事就在家里养伤了。只是有一件事让两人颇为无奈,刚一回到府里,孙嬷嬷就以王爷的伤需要人贴身照料为由,直接让人将墨修尧送进了叶璃的院里。林嬷嬷和魏嬷嬷以及墨总管自然是乐见其成,兴冲冲的指挥者下人将墨修尧的东西也搬进了新房。那兴高采烈的模样浑然忘了自家主子刚刚遇刺重伤一般。

    因为府中上下有志一同的努力,叶璃只得负起每天为墨修尧换药的任务。即使叶璃曾经是个出生入死的军人,但是看到墨修尧身上的伤痕依旧觉得触目惊心。紧紧只是胸前和背后刀伤,剑伤还有一些七七八八的伤痕让人很难将这句身体和墨修尧外表的温文公子形象连在一起。叶璃也总算有些理解墨修尧的那句“死不了就算没事”是什么意思了。受过那样的重伤还能够活着必然是经历常人无法想象的死里逃生。每次上药的时候看到跟前这儿平静的对自己微笑的男人,叶璃的心理总是忍不住而隐隐抽痛。不过她并不是喜欢纠结的人,很快将这样的异样情绪归结为墨修尧是因为自己才受的伤,并且很快的投入到弥补并改正的过程中去。

    叶璃拒绝了之前墨修尧提议的为她请高明的剑术师傅的事情,而是将每天除了处理府中事务和照顾墨修尧以外的时间投入到了府中隐秘的练武场上。非常有针对性的锻炼自己的力量和速度。同时兼修墨修尧推荐的某种内功,但是叶璃知道,内功这种事情根本就不是能够一蹴而就的,至于所谓的内功练到最强的程度可以开山裂石之类的传言,叶璃不解:她为什么要用自己的手开山裂石?如果能够恢复到巅峰时期,没有内力她一拳也能打断一个人的骨头。让叶璃满意的是,这具身体潜力非常不错。用墨修尧的话说,算得上是练武的好材质。

    所以,叶璃将每天大半的时间耗在了练武场上。原本府里的练武场被她改了不少。索性这本就只有她和墨修尧用到,墨修尧也不去管她怎么改变怎么练习。只是偶尔无事会到练武场边看看她的训练。反倒是阿谨自从看到过叶璃对敌的身手之后就念念不忘。每次跟在墨修尧身边都眨巴着眼睛望着叶璃和跟着叶璃一起练的青霜和青鸾,就差没求王妃收他为徒了。

    墨修尧也是行军出身,开始确实没看出叶璃的训练有多大的好处,但是日子就一些自然就能看出门道来了。看到阿谨可怜巴巴的不时望着练武场里的三个窈窕身影的模样,墨修尧也不由得开口替他求情了。叶璃听了只是笑道:“我现在只是恢复性训练,重要的是锻炼力量和速度还有耐力上,也没什么秘诀。只是阿谨每天都跟在你身边没那么多时间罢了。”恢复性三个字让墨修尧微微挑眉,淡笑道:“阿璃觉得这样的训练之后可以对抗武功高手?”

    叶璃无奈的耸肩,接过墨修尧递过来的手巾擦了擦汗道:“各有长短吧。我这个法子重要的是耗时短,而且对人的资质悟性之内的要求没那么高。就拿你给我的内功心法来说,不考虑资质和悟性的情况下,就算我一天练十个时辰,要多长时间才能有所成?”

    墨修尧若有所思,叶璃笑眯眯的看着他道:“我的训练,虽然练不出来飞檐走壁的武林高手,但是最多一年就可以让一个身体健壮的人的身体状态达到巅峰,如果再有针对性的训练各项技能…武林高手也只有一条命的。”墨修尧明白,身体好的人很多,但是武林高手却并不多。所以并不是每个身体好的人都能成为高手,而叶璃显然是打算另辟蹊径,绕开内功武学用力一种仿佛让人变成一个强者。

    “阿璃的想法很特别。我期待阿璃的结果。”墨修尧笑道。

    “多谢。”叶璃笑道。她并不在意向墨修尧透露一些东西,因为也只有墨修尧才能为她提供她需要的东西。

    整个府里,唯二对叶璃痴迷武功不满的就是林嬷嬷和魏嬷嬷了。显然两位嬷嬷怎么也想不明白原本文雅婉约的小姐为什么一嫁入定国王府就变得喜欢舞刀弄枪起来了。甚至拐弯抹角的想法子劝叶璃女子应该以娴静为主,太过强悍了会让王爷不喜欢之类的。唠叨的叶璃一看到两位嬷嬷的声音就想向后转然后开跑。墨修尧对此只是一副看笑话的模样,也不开口说什么任由叶璃被两位嬷嬷疲劳轰炸。

    “王爷,王妃。黎王府送来了帖子。”墨总管亲自送上一封大红描金龙凤呈祥的喜帖,叶璃伸手接过挑眉道:“黎王迎接凌云公主为妃?”

    墨总管也清楚现在的黎王妃是自家王妃的亲妹妹,开口解释道:“黎王府下的帖子说是迎娶凌云公主为平妃。”

    这几日因为墨修尧的伤还有叶璃自己的事忙着,也没有去关注那些和自己不相干的事情。叶璃险些将凌云公主和栖霞公主的婚事忘到一边去了,有些好奇的问道:“那么…栖霞公主真的入宫了么?”墨总管禀道:“栖霞公主目前还居住在昭阳长公主府上,皇上和太后的意思似乎是八月的时候再挑个好日子迎栖霞公主入宫。不过封号已经下来了,皇上已经册封栖霞公主为霞妃。凌云公主那边因为镇南王世子将要启程赶回西陵,所以婚事就办得急了一些。”墨总管没说的是,虽然说凌云公主是平妃,但是平妃到底和嫡妃不一样,自然不需要像嫡妃一样花费那么多的事情去准备。

    “婚宴定在什么时候?”墨修尧问道。

    “三天后。”

    墨修尧点头,道:“知道了,总管去替本王和王妃准备一份贺礼吧。”

    墨总管有些迟疑的道:“王爷的意思是要去参加婚礼么?”王爷刚刚遇刺,要出门参加婚礼总是让人有些担心。墨修尧淡淡笑道:“总不能为了这点小事就不出门了吧?去准备吧。”

    “是。”墨总管飞快的应声离去。他不仅要准备黎王的贺礼,还要仔细安排王爷王妃身边的侍卫和暗卫,一定要确保万无一失。

    看着墨总管匆匆而去,叶璃无奈的叹了口气,望着墨修尧道:“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清闲的日子又快要没了?”墨修尧挑眉,问道:“你喜欢清闲的日子?”叶璃点头,“最好是平静安宁,一生平顺到老,然后了无遗憾的躺在床上寿终正寝。”

    墨修尧摇头,“既然如此为何还要习武?”墨修尧始终觉得叶璃是个极为矛盾的人,虽然她表现的像一个大家闺秀一样的文雅娴静,但是从最开始给他的映象就跟普通的大家闺秀不一样。有的时候她甚至比慕容婷更像一个将军的女儿。偶尔眉宇间闪过的锐气更不是一个普通女子能够表现出来的。

    叶璃叹息,“你就当我喜欢居安思危吧。”即使在怎么告诉自己想要平静的像个大家闺秀一样的生活,但是叶璃自己心里清楚让她向温氏一样完全把自己的人生交给别人掌控根本就不可能的。她可以对父亲的差别待遇让步,可以对她不习惯的一切繁琐规矩让步,甚至可以对自己的婚姻让步。但是她永远不可能对叶璃这个人的本质让步。她不可能让自己真的成为什么都不会事事依靠别人甚至连自保之力都没有弱女子。很多东西她准备了也许她一辈子也用不到,但是她宁愿将它们一辈子放在那里也不想有一天自己需要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没有。

    “外面那些琐事阿璃不喜欢的话可以不用去理会。”墨修尧道:“下面自会有人打点好那些,何况…定国王府也不需要太多的人情往来。”

    叶璃了然,定国王府沉寂这么多年正好合了宫里那位的心意。这些年来慢慢的打压定国王府在大楚的威望,如果现在她这个新上任的定国王妃太过活跃反而才会让皇帝忌惮。想到此处,叶璃脑海中突然灵光一闪,猛的抬头看向墨修尧道:“南诏和西陵到底为什么突然和大楚联姻?”之前和凌云公主说的理由不过是骗骗小孩罢了,西陵和大楚仿佛是上天注定的夙敌,西陵受了灾大楚不趁机趁火打劫就不错了,又岂是区区一个和亲的公主就能解决的?

    墨修尧眼神微闪,淡淡道:“南诏只是顺便,真正想要和大楚联姻的是西陵。”

    叶璃垂眸,只觉得脑子里的思绪转的飞快一时之间又抓不住什么头绪。过了好半晌才抬头问道:“如果大楚再发生战争,定国王府会怎么样?”

    墨修尧一怔,眼底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悲哀,许久才沉声道:“定国王府再无能够出战之人,不出五年定国王府百年威名必将湮没。”百姓总是健忘的,即使定国王府曾经守护过大楚上百年,即使大楚在他们眼中是如战神一般的存在,但是一旦再次爆发战争,而定国王府无能为力的时候,他们就不会在记得从前的荣耀只会记住他们的无能。然而…定国王府却不能去怪罪他们,因为他们并没有错。

    “北戎……”书房里,沉寂了许久才听到叶璃的声音幽幽的响起。看着墨修尧面无表情的脸低声叹息,天下太平大家安安稳稳的过日子不好么?为什么要为了一些完全不必要的理由将百姓拖进无情的战火之中。叶璃觉得自己永远无法理解上位者的想法。

    叶璃突然觉得这个男人很可怜,他原本应该意气风发和他的先祖一样指点江山一世风流。但是却只能在兄长突逝的时候以少年之姿力挽狂澜。早在十八岁的时候他就已经付出了他所能付出的一切,只为了保住定国王府百年不倒的声威。在失去了健全健康的身体和俊美的容颜之后,他还要小心谨慎的面对来自各方面的窥探和算计,还有那不知道何时来袭的刺杀。聪明如他,或许早就已经看清了定国王府的未来,只是他不肯,也不能认输而已。

    “能…退么?”叶璃问道,但是话刚出口她就懊恼与自己的幼稚。古来功高震主者,有几个能全身而退的?

    墨修尧淡淡道:“墨修尧能退,八十万墨家军,五万黑云骑往哪里退?”

    叶璃默然。墨家的人,聪明如前摄政王墨流芳,甚至墨家前几代的主人他们不会比自己笨。定国王府的主子不多固然可以一走了之,天大地大哪里去不得?但是几十万效忠于墨家效忠于定国王府的军队却不是那么容易走得。大楚为难的时候需要他们,等到江山平定的时候他们每一个却都成了帝王的眼中钉肉中刺。一旦定国王府的主人离开,他们面对最好的结局是被拆散被打压,而更糟糕的结局根本没有人敢去想象。几十万军队,在帝王的眼里有时候或许还不如手里的一把棋子。

    “如果北戎真的重燃战火,你打算如何?”叶璃问道。

    墨修尧看着她,平静的道:“领兵出征。阿璃,到时候我会送你去云州。有清云先生在没有人敢对你如何,如果我…皇家就更不会动你了。”

    叶璃皱眉,突然觉得有些荒谬,他们本来在讨论墨景黎的娶平妃的事,为什么突然就跑到了这种事情上了?明明…明明都还是连影子都还没有的事情。但是心底那隐隐的不安却告诉她刚刚的谈话并不是她一时脑抽了臆想出来的,就算她脑抽了墨修尧也不会跟他一起抽的。

    撇过脸去不理会墨修尧的话,叶璃若无其事的转化话题,“黎王要娶平妃了,我是不是应该回叶家去一趟?”

    不用叶璃考虑,还不到中午就有管事来禀告叶家老夫人请王妃回叶家一趟,有事相商。

    回到叶府叶璃直接被请进了叶老夫人的院子,一踏进荣乐堂看到的就是叶璃已经哭得红肿的双眼和王氏忿怒的尖叫。叶老夫人和叶尚书同样神色阴沉的坐着,叶璃撇撇嘴有点明白这是在做什么了,“祖母,父亲。”

    “璃儿……”叶老夫人看到叶璃进来眼睛一亮,连忙招手让叶璃上前。叶璃嘴角微微抽搐,心中默然。老太太该不会以为她能管得了皇上指婚这种事情吧?她一个定王妃别说黎王要娶一个公主了,就是要纳个小妾她也管不到啊,“璃儿,你可算回来了,你看看你妹妹…莹儿真是命苦啊……”

    叶璃走上前去,看了一眼正伏在王氏怀里哀哀哭泣的叶莹,在叶老夫人下手坐了下来道:“四妹这是怎么了?”

    叶老夫人焦急的道:“莹儿这才过门不到一个月黎王就要娶平妃,这让咱们尚书府的面子往哪儿搁,让你妹妹以后这么活啊?”

    叶璃点头道:“刚才我们王爷也收到黎王府的帖子了,这个时候四妹不在王府里主持事宜,跑回来做什么?”王氏瞪着眼睛,忿恨的道:“你说什么?!莹儿都成这样了你还怪她回家来?叶璃你还是不是人啊?老爷,你看…。”

    “闭嘴!”叶老夫人横了王氏一眼怒斥道,“璃儿说的没错,刚才我这老婆子跟你们说了半天,感情你是当耳旁风了?黎王府现在正在操办婚事,莹儿这个正妃不出面做主你让别人怎么看?”王氏不满的道:“是黎王对不起莹儿还要莹儿为他操办婚事?这还有没有天理了?”叶老夫人冷笑一声道:“皇上说的话就是天理,赐婚那晚你也在场,当时你怎么不出来抗旨看看?少在莹儿身边出那些馊主意。”

    叶莹脑子里还转着上午和墨修尧谈话的内容,此时哪里有心情听她们说这些?忍耐着劝了叶莹几句,但是叶莹却并不领情。含着泪搂着王氏哭泣着,“呜呜…爹爹,都怪你们,当初为什么非要让我嫁给黎王…要不是这样,女儿怎么会受今天的委屈…这原本该她……”

    “莹儿!”叶尚书忍耐的低吼一声,脸色阴郁的瞪着叶莹。从未有过的阴沉脸色让叶莹不由得往王氏的怀里躲了躲,委屈的抽泣着。叶璃无言的垂眸,不着痕迹的掩住了眼中的波动,原来叶莹和墨景黎勾搭上最开始并不是叶莹自己的意思么?那…她爹让自己的一个女儿去勾搭另一个女儿的未婚夫是什么意思?

    “好了,事情都已经这样了说这些有什么用?”叶尚书不耐烦的挥挥手,看向叶璃道:“璃儿,这是你怎么看?”

    叶璃掩下心中的疑问,抬起头来淡然道:“皇命难为,何况关乎两国邦交此事只怕没什么商量的余地了。”

    叶尚书皱眉道:“难不成就这么算了?若是个身份低微的也就罢了,那可是西陵国的公主。”

    叶璃淡淡笑道:“正是因为她是西陵公主才不用担心,不是么?父亲。”

    叶尚书沉思了片刻眉头便渐渐地舒展开来,道:“不错,黎王未来的继承人绝不可能拥有西陵皇族血脉。何况,那天在皇宫里西陵公主演了那么一出,只怕黎王心里多少也对她有些芥蒂。只要莹儿能掌握住府中的大权,根本不用担心一个和亲的公主。”

    “四妹想要在府中立足,只怕还要从贤昭太妃那里下手。”叶璃轻声道。

    “什么?”叶莹忍不住尖叫道:“那个老太婆一直看我不顺眼,你还要我去奉承她?她一直在想尽办法折磨我!我……”

    叶璃蹙眉,打断她道:“贤昭太妃是黎王的亲姨母,又是太后的妹妹。你不想奉承她多得是人想。而且,我也没有让你去奉承她,你只要让她挑不出错来,最好是能让她觉得你是一个让她满意的王妃。”贤昭太妃在深宫几十年,又岂是那么容易奉承的。只怕到时候画虎不成反类犬,马屁拍到了马蹄子上。

    叶莹恨恨的道:“自从我们大婚之后,她就一直挑我的毛病。只要是我做事情这也不对那也不对!我怎么让她满意?”

    “她挑你麻烦你就忍着,有空好好跟祖母请教一下怎么做个贤内助。你是昭仪的妹妹,尚书府的女儿,占着嫡王妃的名头。你的优势远比凌云公主一个别国远嫁过来的公主要多得多。如果这样你都做不到,那就直接收拾东西回尚书府来吧。相比父亲和夫人不介意养你一辈子。”

    “你!”叶莹顿时忘记了委屈苦恼,小脸气的通红一双水眸冒着火一般的瞪着叶璃。冷笑一声反讽道:“也是,你要是不会忍这会儿早就哭着跑回尚书府来了。不…我若是你还没大婚就直接一根绳子吊死算了。”叶璃懒得跟她置气,淡定的放下手中的茶杯瞥了她一眼道:“有那个功夫跟我发脾气,还不如早点回去做你该做的事。”

    叶莹还想回嘴,叶老夫人一拍桌子道:“莹儿,闹够了吧!好好跟你三姐学学,看看你现在成什么样子?”

    叶莹愣了愣,想起自己的事情不由得悲从中来呜呜咽咽的又哭了起来,一边抹眼泪一边道:“我能成什么样子?我现在这个样子是谁害的?现在京城里指不定多少人在暗地里笑话我呢,呜呜…王爷怎么可以这样对我…我哪儿做的不好了?”

    叶老夫人被她哭得脑门隐隐作痛,烦躁的道:“够了,哭有什么用?整天就知道哭,你已经成亲了还以为自己是在家里的时候什么事情都有着你的性子?来人,派人去请黎王来将四小姐接回去。”

    “祖母。”

    叶璃阻止了她道:“四妹既然回来了就多留一会儿不妨。黎王应该会亲自过来接她。咱们现在派人去请黎王反而落了下乘。”

    叶尚书赞赏的看着叶璃道:“母亲,璃儿说的有理。”

    叶老夫人按了按脑门叹气道:“我都要被她气糊涂了。”

    “老夫人,老爷,夫人,黎王来了。”门外的管事禀告道。

    ------题外话------

    这里不止将男主的伤势,还有男主和定国王府这悲催的处境…有亲可能觉得这两只感情发展太慢了,不过这两只都不是那么容易投入感情的人。不过放心好了,往后会有的…看看神马叫拱手河山讨你花,神马叫为你杀得万里山河一片红…灭哈哈~
(快捷键 ←)上一章:60.竹林遇刺返回目录下一章:62.偶遇镇南王世子(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