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穿越小说 »盛世嫡妃最新章节列表 » 62.偶遇镇南王世子

62.偶遇镇南王世子

文/凤轻
盛世嫡妃 本章字数:9074 盛世嫡妃txt下载
推荐阅读:一夜萌妻5块5:压倒腹黑老公 重生之你有病得治 霸道总裁,情深不浅! 至尊主播 伪村姑的锦绣田园 超级灵药师系统 穿越时空之殖民全球 心魔 暗匠 美国之大牧场主
    62。偶遇镇南王世子

    虽然叶老夫人和叶尚书还是沉着脸,但是叶璃还是从他们眼中看到了一丝欣喜。看来墨景黎亲自来接回叶莹这件事还是让两人很满意的。毕竟女儿已经嫁出去了,就算叶家再怎么生气也不

    可能真的如叶璃所说的让叶莹搬回叶府来让叶家养一辈子。

    不多时,墨景黎走了进来脸色依然一如既往的冷淡阴沉。事实上叶璃几乎不记得自己有见过墨景黎的脸色好的时候,似乎永远都是一副别人欠他几百两不还的模样。一进门,看到叶璃墨景

    黎顿了一顿才将目光转向叶莹。叶莹委屈的咬着唇角,轻哼了一声转过头去不理他。叶尚书和叶老夫人神色也是淡淡的,完全没有了往日的殷勤和周到。王氏更是沉着脸若不是叶老夫人暗地

    里横了她一眼,只怕就要直接开口质问了。

    见此情形,墨景黎眼色一沉,显然心情也不怎么美好。

    其实对于这桩婚事,墨景黎心里比叶莹更委屈。又不是他想要娶那个什么凌云公主的,叶璃那个女人的手下败将他娶回家去做什么?皇帝哥哥自己不想要那个女人就连问都不问直接塞给他

    。回到家里以后叶莹就一直跟他闹,凌云公主那个不知好歹的女人居然还敢在使馆里大闹不肯成婚。她以为他是哪根葱,以为他非她不娶么?被叶莹和凌云公主烦的不行了,墨景黎直接进宫

    去跟皇帝哥哥说他要退婚不娶凌云公主,却被皇兄给训斥了一顿赶了出去。然后又被母后和母妃训了一顿。越想墨景黎的脸色越难看,叶尚书一看不对也见好就收,轻咳了一声道:“莹儿,

    王爷来接你回去了。好好坐着跟王爷说说话。”

    叶莹这才红着眼转过身来,可怜楚楚的望着墨景黎,“王爷……”

    幽怨的声音让叶璃不自禁的颤了颤,看着墨景黎走过去将叶莹搂进怀里,低声道:“走吧,跟本王回府。”

    “王爷…莹儿好难过…呜呜…”叶莹呜咽着倒在墨景黎怀里哭了起来,墨景黎拦着叶莹的腰沉默的听着叶莹诉说着自己的委屈,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是脸色明显好转了许多。

    “回去了。”墨景黎打横抱起叶莹,对这叶尚书和叶老夫人点点头,直接无视了叶璃转身走了出去。倒是留下叶璃一脑子疑问,其实到现在她都没看明白到底是不是真的在乎叶莹,又有多

    在乎?大概…面瘫的心思都不那么容易猜吧,即使墨景黎是个有点畸形的面瘫。靠着椅子撑着下巴叶璃默默地想着。

    婉拒了叶老夫人和叶尚书的挽留,叶璃带着人出了尚书府。看看天色还早叶璃想起来自从嫁入定国王府好像还没有单独出门过。正好响起孙嬷嬷各种明示暗示,再过一些日子就是墨修尧的生日,叶璃决定去看看有没有什么合适的礼物。打定了主意带着青鸾和青霜就往京城最热闹的街市而去了。

    走在熙熙攘攘的街道了逛了好几家店都没挑到什么合适的东西,叶璃不由得有些苦恼。她不知道该送什么样的礼物才合适。青霜看着叶璃明显苦恼的模样,大着胆子开口问道:“王妃,想要买什么东西么?”叶璃有些为难的看了看两个好奇的睁着亮晶晶眼睛的丫头,犹豫了一下才道:“孙嬷嬷说再过几天是墨修尧的生日,我想找个礼物送给他。”青霜对着她直翻白眼,“小姐!你送王爷礼物用得着跑大街上来找么?”

    叶璃茫然,“你是说送现成的?会不会显得没有诚意?”而且她房里宝贝是不少,但是除了字画以外大多数是女儿家的首饰之类的东西。难道真的要挑一副字画送给他?

    青鸾抿着唇偷笑,眨眨眼睛低声道:“王爷又不缺什么宝贝,王妃想要有诚意不如自己做一件礼物。就算是一个荷包在王爷看来只怕也比送个古董值钱。”

    “荷包?”

    青霜挥挥手,“荷包怎么行?王妃为王爷做一件衣服如何?”

    做衣服啊…叶璃低头看看自己的手。自从嫁到定国王府她好像就没有碰过针线了。不过…这好像是个不错的注意。

    “定王妃?”

    拿定了主意叶璃就准备调头回王府了,却被从后面传来的声音拦住了去路。叶璃回头看到站在人群中的那一对堂兄妹,只想说一声冤家路窄。

    “世子,公主。”叶璃淡淡点头致意,雷腾风却仿佛没看到叶璃淡漠疏离的神色,走上前来笑道:“真是巧了,定王妃一个人逛街么?”叶璃微笑,“青鸾青霜,见过世子和公主。”这个镇南王世子是眼睛脱窗了么,没看到她身边还站着两个大活人?

    雷腾风眼角跳了跳,笑道:“在下过几日就要启程回西陵了,因此想为凌云买些东西。不知道…王妃可否帮忙参详一二。”

    叶璃皮笑肉不笑的看着眼前一个热情一个冷漠的兄妹俩,道:“只怕我帮不上什么忙。”

    “怎么会?王妃文武双全,更是今年的百花魁首,眼光必定不俗。”雷腾风笑道。

    话说到这份上叶璃也不好再拒绝,只得道:“既然如此,世子公主,请吧。”

    凌云公主瞥了叶璃一眼,容颜憔悴显得有些意兴阑珊。看来自从指婚以后她的日子也不太好过,只是不知道雷腾风用了什么法子让凌云公主那样的性子居然乖乖的听他的话。三人带着随从走在街上,凌云公主完全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就连走路也要身边的丫头不时扶一把才不至于和来来往往的人群相撞。叶璃看着之前飞扬跋扈的小姑娘没几天功夫变得像一根干枯了的豆苗,趁着凌云公主被雷腾风指使去试衣服,叶璃才问道:“凌云公主看起来不太好。”

    雷腾风挑眉,有趣的打量着叶璃道:“王妃是在同情凌云么?”

    叶璃瞥了他一眼,“世子做堂兄的都不同情她,轮得到我一个外人来多管闲事么?”

    雷腾风不在意的笑道:“没什么,小孩子闹脾气玩绝食来着。”

    小孩子闹脾气玩绝食?

    叶璃点头,“希望公主不会在婚礼上婚倒。”

    雷腾风信心满满或者说是根本毫不在意,笑道:“王妃尽管放心,咱们西陵绝对不会让如此失礼的事情发生的。婚礼当天凌云一定会容光焕发的做个新嫁娘的。”叶璃撇过头去打量起店里的装饰,她对于雷腾风这样的人没有半点好感。她不相信雷腾风不知道凌云公主留在大楚嫁给墨景黎要面对的是什么结局,他只是不在乎而已。一个可以笑意盈盈的把自己的堂妹推向绝路还一边笑说我是为你好的人,其实这样的人比墨景黎更加冷酷无情。叶璃的神色间的疏离雷腾风都看在眼底,唇边噙着笑容看着叶璃道:“定王妃似乎对在下有什么意见?”

    叶璃淡淡瞥了他一眼道:“不,我从不对陌生人有什么意见。”

    “陌生人?”雷腾风意味深长的笑道:“怎么会是陌生人?说起来…在下的新婚贺礼定王和王妃还喜欢么?”

    叶璃道:“揽云剑对定国王府意义重大,怎么会不喜欢。倒是有劳世子费心了。”

    “不、不…”雷腾风摇头笑道:“揽云剑是送给王妃的礼物,定王和王妃的贺礼在下可是大婚第二天就派人送去定国王府了,难道王妃没有收到?”

    叶璃一怔,秀眉微蹙神色冷淡的盯着雷腾风道:“世子好手段,那样的名画多少人求而不得,世子却能轻易送出。”雷腾风笑道:“在下是个粗人,名画还要雅士才能赏不是么?看来…定国王爷和王妃都很满意。”叶璃盯着他,倏尔淡淡一笑,“世子如此费心,我和王爷怎么能不满意。说起来韩明月的楚京国色如今早已消失踪迹,能得见昔年京城第一美人姿容,叶璃之幸。”

    “有意思。”雷腾风赞道,似笑非笑的看着叶璃道:“王妃,在下不信王妃会不清楚那画中女子本是定王的未婚妻。”

    叶璃看着他,“所以,世子送那副画是准备让叶璃自惭形秽的么?”

    “岂敢。”雷腾风笑道:“王妃才貌双全腾风很是仰慕,怎敢有如此不堪的心思?不过…王妃总该承认,有的时候…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不是么?”叶璃挑眉道:“这世上得不到的东西多了,世子这样的心思可要不得。”雷腾风嬉笑道:“有何要不得?本世子觉得只要是想要的就该不折手段的牢牢抓住。否则便宜了别人岂不是遗憾?”

    叶璃垂眸,神色平静的饮茶,“公主快要出来了吧,世子确定要与本妃在这里闲扯?”

    雷腾风楞了一下,有些无奈的笑道:“王妃果然是爽快的人,腾风不及。”

    叶璃挑眉,看着他沉默不语。雷腾风笑道:“其实也没什么大事。有人…要在下给王妃带一句话。另外,我也有一句话话想要问王妃。”

    “洗耳恭听。”

    “有人让我告诉王妃…别人的东西终究是别人的。”雷腾风看着叶璃笑道。

    叶璃不动声色,“这句话…不知与世子送的贺礼有什么关系?”

    雷腾风耸肩道:“不知道,在下只负责将话带到。另外,王妃不想听听在下想要问什么么?”

    “世子请说。”

    “在下刚刚说了…在下对王妃十分仰慕。不知…王妃可有兴趣往西陵一游?”

    叶璃眼眸一沉,她这是被调戏了么?还是雷腾风觉得拐了定王的妻子私奔是一件很有成就感的事?定定的看了雷腾风许久,叶璃幽幽叹息了一声道:“世子…本妃倒是有意往西陵一游,只怕……”

    “只怕什么?”雷腾风眼神深晦莫测。

    “只怕——本妃还没踏入西陵境内,就要死在世子手上了吧?”叶璃冷笑一声,淡淡的接上后面的话。雷腾风脸上的表情瞬间僵住,似乎一时间还没想好该摆上什么表情,只好僵硬着脸干笑道:“王妃这是什么话,在下可是真心相邀的。”叶璃起身笑道:“既然如此,若是将来有机会的本妃一定会和我们王爷一起前往西陵拜会世子的。今儿就不打扰世子和公主兄妹相处了,告辞。”

    也不去理会坐在那里的雷腾风是什么表情,叶璃起身走了出去。

    内厅里,被留下的雷腾风抚着下巴若有所思的望着门口因为有人出去而微微摇曳的珠帘,脸上的笑容比起刚才更多了几分张狂和野心,“有趣的女人,难怪墨修尧会娶她。”

    内厅里,被留下的雷腾风抚着下巴若有所思的望着门口因为有人出去而微微摇曳的珠帘,脸上的笑容比起刚才更多了几分张狂和野心,“有趣的女人,难怪墨修尧会娶她。”

    凌云公主从里面走了出来,依旧是进去的那一身衣服。站在门边神色幽怨的望着雷腾风。雷腾风扬眉,垂眸盖住眼中的不屑道:“凌云,别想了。王兄也是为了你好,比起那个一看就知道没什么脑子的黎王妃,这个定王妃简直难缠的不行。你就算进了定王妃也绝对斗不过她的。那天吃得亏还不够么?你自己也清楚,就算没有叶璃你也进不了定王府。”

    凌云公主盯着他道:“你在替叶璃说话?”

    雷腾风嗤笑一声,道:“你当我没说。你觉得你有本事去招惹叶璃就尽管去吧。看看她下回敢不敢直接射穿你的脑袋。我不管你想要做什么,三天后给我乖乖上花轿嫁去黎王府,别逼我给你下药。”

    “我是公主,你敢!”

    “我以为你吵着要来东楚的时候就知道自己的用处了。”雷腾风眼神嘲弄的看着她,“你该不会以为你是来东楚选驸马的,你看上谁就是谁吧?”再怎么受宠的公主也只是一个公主而已,一个和亲的公主…居然还敢在他面前摆架子?

    西陵使馆

    派人将凌云公主送回房里,雷腾风才转身回到自己房里。刚一关上房门雷腾风眼神一暗目光如刀锋一般射向房间里某处。完全封闭的房间里因为没有点灯而显得十分阴暗莫测,上好的檀木圆桌旁坐着一个黑色的窈窕身影。雷腾风眼神一沉,盯着黑衣女子的背影道:“你来这里干什么?”黑衣女子侧过脸,昏暗的光想中露出一双动人的星眸。只是那本该嫣然如水的眼眸中去带着明显的怒火,“你为什么要坏我的事?”

    雷腾风轻哼一声,冷笑道:“坏你的事?本世子坏了你什么事了?”

    “凌云的事!”黑衣女子咬牙道,“若不是你从中作梗凌云怎么会嫁到黎王府去?”

    雷腾风有些散漫的放松了身体,走到一边的椅子坐下道:“你还好意思说,若不是你一天到晚跟凌云些有的没有的,凌云怎么会嫁给黎王?”他们原定的计划可不是把一个公主嫁给一个没什么脑子的王爷,可惜被凌云那么一闹皇帝是怎么也不肯要她的。黑衣女子轻哼一声道:“凌云若是入了定王府岂不是更好?”

    “别做梦了,凌云被你忽悠傻了,难不成你自己也杀了?”雷腾风不屑的道:“你以为墨修尧是什么心慈手软的人?凌云进了定王府过不了一个月我们就得替她收尸。就算侥幸不死,你以为凭凌云的脑子她不会被墨修尧骗的倒戈相向?”似乎被雷腾风嘲弄的语气激怒了,女子怒道:“我这么做还不是为了帮你!”雷腾风嗤笑,脸上得神色明白了写着不信,“帮我?帮我你怎么不让柔云来?你不就是笃定了凌云那个性子墨修尧根本就不可能爱上她么?可惜啊…本世子觉得墨修尧很可能会爱上叶璃呢。”

    “不可能!”女子怒叫,很快又发现了自己的失态,黑衣女子缓了口气,换上更加平稳轻松的语气笑道:“你休想骗我,墨修尧眼高于顶怎么会看上叶璃那样一无是处的女子。”

    “一无是处么……”雷腾风沉吟道,漫不经心的扫了那黑衣女子一眼才道:“墨修尧眼高于顶?也不见得吧。”

    “够了,我不是来跟你吵架的。”

    雷腾风懒洋洋的看着她道:“那么你可以直说你这个时候来我房里有什么事了。”

    “我要留在大楚一段时间。”黑衣女子道。

    “可以,以后都别回西陵就行了。”雷腾风挥挥手,毫不在意的示意她可以出去了。

    “你!”黑衣女子怒视着他,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雷腾风冷笑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想留在东楚干什么?女人能贪心到你这种程度的还真不多见。不过你最好小心一点,别到头来什么都得不到。”面纱下黑衣女子恨恨的咬着朱唇,“雷腾风,你不对我冷嘲热讽就不痛快么?”雷腾风冷哼一声,看着对面的女子的目光冰冷中隐约透着一股恨意,“你不到处勾搭男人就活不下去么?别痴心妄想了,墨修尧不会要你的。”

    “知道你让人送的那副画去哪儿了么?”雷腾风看着她,突然脸上多了一丝恶意的笑容。

    黑衣女子警惕的盯着他,雷腾风有趣的打量着她,看着她在他的目光下眼神渐渐变得慌乱,才笑道:“当天就被墨修尧送去给苏哲了。苏醉蝶长得再国色天香,对墨修尧来说不过是个死人而已。你以为你能做什么?咱们要不要赌一把?我觉得墨修尧一定会爱上叶璃。”

    如果可以黑衣女子眼中的怒火几乎想要把雷腾风燃烧成灰烬,这一次她用了更上的时间才平息怒气,对着雷腾风嫣然一笑道:“那么你呢?西陵国的镇南王世子,为什么要对叶璃这么感兴趣?”雷腾风眼神一闪,很快笑道:“因为她是墨修尧的女人啊,从这一方面来说,她的价值显然比你要高得多。”黑衣女子眼眸流转,轻声娇笑道:“那么…你就不想得到墨修尧的女人么?呵呵…想想看,如果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墨修尧的妻子跟着别的男人跑掉了,该是多么有趣的事啊。”

    雷腾风剑眉一皱,厌恶的盯着黑衣女子道:“墨修尧认识只怕是他这辈子最倒霉的事了。要打败墨修尧本世子自会光明正大的打败他,用不着用这样的方法。”

    “呵呵,怎么会呢?遇到我应该是他这一生最幸福的事情才对。当然我也是这么认为的。”黑衣女子轻声细语,妖娆的水眸里浮上几丝怀念的意味,“还有,墨修尧已经废了。这辈子都不会再上战场。从另一个方面来说,他永远都不会败了。你居然还幻想能够光明正大的打败他?定国王府上百年的不败神话啊……”

    “够了,滚出去。三天后启程回西陵,你尽可以试试自己留在东楚。据我说知韩明月已经回江南了,你不妨看看墨修尧会不会再对你手下留情吧。”雷腾风沉下脸冷声道。黑衣女子站起身,双眸委屈的看着他,“我知道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坏,你在吃醋对不对?还是你觉得我带着面纱不好看……”说话间,女子抬手想要摘下脸上的面纱。雷腾风突然操起桌上的茶杯砸了过去,“滚出去!”

    “你…哼!”被他如此无礼的怒斥,黑衣女子放下了手瞪了椅子里的男人一眼拂袖而去。

    叶璃回到定王府,墨修尧正在房里看书。听到脚步声才抬起头来看向她道:“回来了?叶老夫人可是有什么事?”叶璃摆摆手,无趣的道:“这个时候能有什么事?四妹回家去哭闹呢,祖母要我回去劝了几句。她素来根本不对付,哪里听得进去我的话?倒是在街上的时候遇到了西陵国那位世子和凌云公主。”墨修尧看着她挑了挑眉,叶璃想了想这个话题也没什么好聊的,转身进去换身轻便的衣服。出来的时候见墨修尧依然坐在房里低头看书,便叫青霞几个拿些颜色素净的料子出来。

    青霜一贯是个机灵的,叶璃刚吩咐了没一会还没坐下来就已经笑吟吟的将料子送来了。都是如月白,淡青,米色之类的浅淡颜色。并且体贴的送上了各种用具,叶璃拿了料子对着对面的男人看了看,浅浅的秀眉都皱到了一起。

    墨修尧有些奇怪的抬头看她纠结的模样,淡笑道:“怎么了?府里做的衣服不满意?听说京城有两家绣坊的东西还不错,回头让他们送一些过来看看就是了。不用这么为难。”叶璃无语,我若是从外面买衣服来送你,林嬷嬷和乳娘还不念叨死我?再看看自己身上的衣服,她有那么挑剔么?

    咬了咬牙,叶璃道:“把你以前的旧衣服借我一件。”

    墨修尧挑眉,有些疑惑的看着叶璃努力保持面无表情的模样。慢慢讲目光移到了桌上的布料上,眼神微微一动看着叶璃笑道:“里面自己去拿。”自从他被送到这个院子里养伤,墨总管就吩咐人将原本他房里的衣服之内的全部搬到了这边。不过他的新婚妻子似乎有绝对不随便动别人东西的好习惯,即使这个别人是她的丈夫。所以他们的东西虽然放在一起,实际上确实各放各的,谁也不动谁的。

    叶璃轻哼一声,起身进去房里没走了几步又突然停住了。回过身拿起放在针线匣子里量尺寸的软尺走了进去。

    墨修尧盯着桌上的素雅的布料出了一会儿神,突然淡淡的笑开了。原本略有些清冷的眼底也多了一些真实的暖意。

    一件事要么不做,要做就要尽快最好。所以叶璃每天的日常生活又多出来做女红这一项。对此两位老嬷嬷深感欣慰,看着自家小姐自从出嫁以后就成天舞刀弄剑的两位嬷嬷心里早就急得不行了。虽然王爷没有说什么,但是好好地一个王妃成天跟刀剑为伍像什么样子,徐家可是除了三爷可是几百年没出过一个武夫了。一定是三爷教坏了小姐!两位不知真相的嬷嬷在心里默默埋怨即将入伍的徐清锋。

    自家王妃第一次为王爷做衣服,这让上至嬷嬷下至身边的丫头们都分外关注。等到开动了叶璃才发现一件很让人郁闷的事情,她根本就不会做男人穿的衣服。她娘还活着的时候她还不到要学裁衣服的年纪,她娘去世之后一来没人教二来不需要,竟然就将这件事给忘记了。最后无奈只好由林嬷嬷手把手的教她怎么裁衣服了。

    裁好衣服,丫头们又围着叶璃讨论改用什么图样,该用什么颜色的绣线,该搭配什么样的荷包。七嘴八舌唧唧咋咋的吵个不停。翩翩墨修尧不知道怎么回事,现在看书的地点从书房改到她们房里了。虽然是在外间,但是被丫头们围在房里的叶璃总是觉得墨修尧肯定能听到他们在嘀嘀咕咕什么,不由得又气又恼恨不得几巴掌拍晕这几个多嘴多舌的丫头。

    “王妃……”看到叶璃拿起云纹的花样子准备配线,青霜不赞同的叫道,那模样恨不得上前来将她手里的花样子毁尸灭迹。

    叶璃挑眉看她,青霜道:“王妃,你这是送人的啊。太普通的花样子你怎么拿得出手?”

    叶璃直接的额头上青筋直跳,做件衣服而已这丫头会不会意见太多?青霜才不理会叶璃不满的神色,飞快的将一叠花样图案放到叶璃面前,有各种龙纹,鹰纹,虎纹,还有繁复的各种花草纹样,吉祥纹样等等。青霜看看叶璃的阴郁的脸色,连忙讨好的将其中一张移出来小声道:“青霜帮王妃问过了,王爷喜欢这张。”

    瞪着眼前的雄鹰凌空的图像,恨不得戳青霜一针。青霜看着自家小姐神色不善,连忙送了个求饶的表情一溜烟跑出去了。叶璃怔怔的望着桌上的图样出了一会儿神突然叹了口气,拿过放在一边的绣线筐开始配线。青霞在一边侍候着道:“青霜这丫头着实调皮,不过她也是为了王妃着想,王妃不要生她的气才好。”叶璃抬头看了她一眼,无奈的道:“这丫头平时被惯坏了,整天胡闹。”青玉抿唇偷笑道:“青霜确实精神的很,不如王妃也罚她去做绣活儿去。”

    青霞掩唇偷笑,道:“青玉这罚的忒狠了,不过王妃若是能息怒相比青霜也是高兴领罚的。”青霜性子跳脱,一向最不耐烦的就是做针线了。平时要她绣完一张手帕都仿佛要了她的命一般。叶璃眼睛一转,面上多了几分笑意道:“很好,去告诉青霜绣一副寒梅贺岁给我,半个月内一定要绣好。不然的话…让她自己看着办吧。”

    青鸾等人眨了眨眼睛含笑应了,心里偷偷为青霜默哀。明知道王妃害羞,你还偏要跑去问王爷,这不是自己送上门来让王妃罚么?

    “阿璃要绣什么?”墨修尧的声音清朗的从外面传进来,众人连忙转身行礼,“王爷。”

    墨修尧看了满脸笑意的三个丫头一眼道:“下去吧。”

    三人福了福身躬身告退,将空间留给王爷和王妃。

    看到墨修尧过来,叶璃有些窘迫的看了看手里的东西,道:“王爷已经这么闲了么?整天在房里转悠。”墨修尧微笑道:“既不用上朝,也没有什么事情要处理,自然是很闲。阿璃这两天倒是很忙。”叶璃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他没看到她在忙什么么?轮椅在叶璃身边停了下里,墨修尧轻声笑道:“阿璃不用不好意思,就算你绣的不好本王也不会笑话你的。”

    很好!叶璃恨恨的在衣服上戳了一针。敢说她绣的不好,她的绣工可是连二舅母都称赞有加的。侧首看着墨修尧,叶璃带着一脸的假笑,“哪里,我绣的不好哪儿敢污了王爷的眼睛。还是叫人针线房的人坐吧,我也省得费心了。”

    墨修尧无奈的赔笑,“本王的意思是无论阿璃绣成什么样子在本王眼里都是最好的。”

    叶璃轻哼一声懒得理他,转过身去低头干活。墨修尧安静的坐在一边,静静地看着叶璃渐渐专注的神色,唇边掀起一抹温暖的笑意。
(快捷键 ←)上一章:61.墨修尧之伤返回目录下一章:63.婚礼惊变(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