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穿越小说 »盛世嫡妃最新章节列表 » 63.婚礼惊变

63.婚礼惊变

文/凤轻
盛世嫡妃 本章字数:8953 盛世嫡妃txt下载
推荐阅读:我家萝莉是大明星 鬼夫萌妻之夫人请回家 美国之大牧场主 阴胎十月之鬼夫缠上身 大明武夫 重生之笑春风 暗匠 仙逆 仙碎虚空 造化炼体决
    63。婚礼惊变

    黎王府因为上一次的婚礼丢进了颜面,所以这一次贤昭太妃估计是憋足了劲儿想要把场子找回来。迎娶平妃的排场隆重的丝毫不逊于迎娶嫡妃,但是鉴于凌云公主一国公主的身份,外人也挑不出什么不是来。这也让叶莹原本就不好看的脸色更加黯然了。婚礼当天叶璃和墨修尧一起打了黎王妃,墨景黎亲自站在门口相迎,叶璃习惯性的发现墨景黎依然板着一张脸,脸上没有丝毫喜色,若不是那一身簇新的大红喜服,若不是那张脸长得着实不错,只怕过往的来宾都要怀疑要不要掉头回家换一身黑白素服再来参加…婚礼。

    现在叶璃是真的有心同情叶莹了。墨景黎这家伙不是生性冷淡而是习惯性装那什么。要是哪个男人敢在她的婚礼上摆出这么一副要死不活的表情,无论前世今生都要踢死他不可。

    示意墨景黎不用管他们,墨修尧和叶璃在府里总管的陪同下进了黎王府。墨景黎也的确没有功夫理会她们,也许是为了挣回上次失去的面子,贤昭太妃不仅大肆铺张婚礼的排场,更请了皇太后亲自来为儿子主持婚礼。能奉承上皇太后,自然是个天大的献殷勤的好机会。因此只要在京城的权贵官员们不管有没有收到帖子都想方设法的想要上门道贺。黎王府一时间倒是客似云来门庭若市。

    “怎么了?阿璃在想什么?”看到身边的叶璃神色有些古怪纠结的模样,墨修尧含笑问道。叶璃摇摇头,笑道:“没什么,只是比较奇怪黎王是不是一年到头都是一个表情?今天不是大喜之日么?”若是旁人,指不定还以为这是对皇上的赐婚有什么不满呢。墨修尧回头看了一眼门口的墨修尧,笑道:“景黎从小就不爱笑,熟悉他的人早就习惯了。”叶璃对这个问题也不是十分在意,婚礼还没开始男宾和女眷是分开安置的,进了府中就有管事分别上前来请墨修尧和叶璃去各自该去的地方。

    黎王府的管事娘子引着叶璃进了内府,来参加婚宴的女眷们此时都聚集在黎王府的花园已经园中的小轩里休息闲聊。穿过贵妇们三三两两聚集的花园,叶璃被引进了花园东面的一出雅致小轩,里面坐着得都是一些身份贵重或者年事较高的女眷,贤昭太妃带着叶莹亲自在一边作陪。看到叶莹那幽怨的神情和贤昭太妃眉宇间隐含的不满,叶璃在心中微微叹了口气。叶莹和叶玥同样是王氏的女人,同样生的千娇百媚的,怎么就差这么多?看来叶老夫人和叶尚书的决定是对的,即使叶莹的容貌可能更胜叶玥一筹,但是她这种性子送进宫里只怕早就被人撕成碎片了。

    “见过太妃。”叶璃上前去给太妃见礼。

    贤昭太妃作势要起身相迎,叶璃当然不可能真的让她起来。不等她说话便笑道:“这么多位都到了,反而是我来的最晚。还请太妃不要怪罪才是。”贤昭太妃身子动了动,又稳坐了住了,含笑傲:“哪里,定王妃能来咱们黎王府便是蓬荜生辉了。不知定王……”叶璃笑道:“王爷也来了,只是先去了外面,稍候才能来拜见太妃了。”贤昭太妃满脸笑容对叶璃赞不绝口,当然两个当事人谁也没把这些称赞当一回事。贤昭太妃年纪虽然不小,认真算却也和墨修尧平辈,她可从来没指望定国王爷会真的亲自来拜见她。

    一番寒暄,叶璃看了一眼坐在小轩中的差不多都是熟人。不过昭阳长公主和昭仁长公主以及华老夫人都还没来。坐在前面的南侯夫人起身给叶璃让座,叶璃含笑谢过。南侯夫人是叶家大小姐叶珍的婆婆,叶璃对那位大姐夫映象还算不错,含笑和南侯夫人聊了几句。

    一边听着贵妇们之间随口聊着一些京城里能说的八卦,偶尔叶璃也插上几句。叶璃有些疑惑的发现坐在贤昭太妃下首的叶莹几乎是完全不开口的。一个人孤零零的坐在那里更像是一个美丽的木偶。因为今天的日子,叶莹的打扮也不同于她往日可以的清雅脱俗,穿着一身正红色描金缠枝牡丹的王妃礼服,却更加让整个人都显得十分的不自然。让人只是看在眼里就觉得莫名的别扭。不得不说,叶莹被王氏娇惯的完全不像一个权贵之家的嫡女了,王氏将叶莹所有的聪慧和时间都拿来学习琴棋书画诗词歌舞上面,而事实上权贵之家有许多闺秀根本就不通此道,或者只选一两样来学。她们有足够的好的家世,不愁嫁不到好人家。能有才女的名声锦上添花自然是更好,但是才女的名声与掌权理事的手段之间二选一,任何一个人都只会选择后者。

    “说起来定王妃和莹儿该是有许久没有好好说说话了,咱们这些老婆子也不好要王妃在这里陪着枯坐。莹儿,陪定王妃出去走走吧。”叶璃落在叶莹身上的目光贤昭太妃自然是察觉到了,也不为难直接对叶莹吩咐道。叶莹看了看叶璃,抿着唇起身。叶璃起身对贤昭太妃笑道:“既然如此,多谢太妃体贴了。各位,叶璃先失陪了。”

    目送了姐妹两人离开,南侯夫人笑道:“说起来,这定王妃谈吐温雅,举止有度。若是寻常人家的女儿还不知道要委屈成什么样儿,难怪华老夫人对定王妃也是称赞有加呢。”众人也连连附和,她们都是有女儿的人,若是定王妃不嫁,谁知道会不会轮到自己的女儿嫁进定国王府。定国王府门第是高,但是如今定王在朝中毫无权势,而且还是个不良于行的废人,自家辛苦培养长大的姑娘嫁过去了还不得心疼死?因此,对先一步嫁过去的叶璃难免就多了一份同情怜悯的心思。再看看这姑娘也不过十五六岁,嫁了这么个夫婿还能有这样一份从容镇定的性子,果然是个不错的。

    反倒是那曾经让满京城大家闺秀们羡慕不已的黎王妃让人有点看不上眼。不是说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第一美人么?连个待人接物也不知道进退,也不知道黎王到底看上她什么了。和那定王妃真不像是一个府里出来的。当然,这样的评价大家也都只是放在心里,绝不会拿到贤昭太妃面前说的。

    叶璃带着叶莹一前一后的走在花园里,虽然叶璃尽量选偏僻的地方走,但是两人毕竟身份不同还是引起不少人的注意。还好大家都是知道分寸的人,明白定王妃和黎王妃姐妹想要叙旧并没有上前来打扰。叶璃瞥了一眼叶莹捏着手绢委屈幽怨的模样皱了皱眉,无奈的问道:“你这是怎么回事儿?墨景黎平妃还没娶进门呢,你这一脸怨妇模样给谁看啊?”

    叶莹怨恨的瞪了她一眼,幽幽道:“你说…王爷他是不是真心爱我的?”

    叶璃在心里翻白眼,真心爱你就不会有现在这场面了好么?

    “当初…他明明说过他只喜欢我一个,只会对我一个人好的。”

    叶璃努力的不让自己麻木的脸孔变得扭曲,脑海里幻想出墨景黎面瘫着脸对叶莹述衷情的模样,心底一阵抽搐。连个表情都欠奉的面瘫男,姑娘你得有多好的眼神才能让自己相信他对你一片真心啊?

    “为什么…为什么自从成亲之后一切都不一样了?”叶莹有些失魂落魄的问道。

    “这个啊…”叶璃觉得自己突然圣母附体了居然想要安慰叶莹,“那不是有句话叫做什么来着…婚姻是爱情的坟墓么?你既然都躺进坟墓了就别惦记以前的事情了。”早死早超生吧。爱情?别傻了那是坟墓以外的事情。叶莹被她突如其来的奇怪言语唬得一愣,垂眸痴痴的低喃道:“坟墓…我,我果然不该成亲么?”叶璃只想甩自己一个嘴巴子,面不改色的继续胡诌,“当然不是,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你就算不趟这个坟也得进别的墓。至少这个还比较好看一点不是么?你看这小姐公子们未婚前都是花前月下浓情蜜意,但是你看过哪个话本子些那些才子佳人成婚之后的事情吗?”

    叶莹怔了一怔,摇头。叶璃正色道:“这就对了,婚前就是两情相悦,情有独钟。婚后就是柴米油盐公婆孩子,你也别难过,这京城里至少有九成九的人都是这么过的,没人会笑话你。”

    叶莹一脸怪异的盯着叶璃,仿佛是从来都没认识过她一样,好半天才不甘的道:“你怎么没有这样?定国王府里只有你和定王两个主子。”

    哟,姑娘你这是在羡慕我么?叶璃挥挥手道:“我们这情况不同,你看,让你嫁给我们王爷你肯定不肯对不对?我猜大多数人都不肯,这样…王爷不就是我一个人的了么?”

    “这样么?”叶莹低下头若有所思,叶璃是没有兴趣知道她在思什么,她还记得自己可不是真的来陪叶莹聊天做心理辅导的,看着叶莹想的出神,叶璃不经意的问道:“说起来…我还真没想到你会喜欢黎王。我以为你会喜欢温文尔雅的翩翩公子才对。”

    叶莹回过神来,脸上一红,咬着唇角盯着她道:“你现在是来怪我抢了黎王,还是来看我笑话的?”

    别,我是来谢你的。叶璃拉着她的手做深情状,“虽然我们不是一个娘生的,但是我们依然是姐妹不是么?难道四妹真的以为我会因为一个男人跟你翻脸?从前我也只是生气你没告诉我真相而已。咱们虽然从小出的不好,但是你喜欢的东西我什么时候跟你抢过?你当初要是好好跟我说,咱们私底下就把婚约解决了,也不会闹出后来那些事情来让大家都没面子。”

    叶莹有些怀疑的看着眼前一脸真诚的叶璃,回头想想从小到大自己确实拿过叶璃不少东西,但是每次叶璃都没有说什么(那是她懒得理你)。只不过当时自己巴不得叶璃被退婚的事弄得人尽皆知好让她丢脸,哪里会想到到后来丢脸的反而是自己?这么一想,即使是叶莹那可骄傲的心里也不自觉地有些不自在了,但是她绝不会承认的。叶璃也不看她是什么神色,一边惋惜的叹道:“说起来我一直以为四妹将来一定会配个京城第一才子什么的,郎才女貌珠联璧合。真是…世事弄人啊。”

    叶莹羞红了脸,她当然也曾经幻想过自己的如意郎君是什么样子的。也曾经幻想过某个英俊潇洒白衣翩翩的男子温柔的牵着自己的手深情凝眸的模样,只是后来认识了黎王,王爷的身份和将叶璃踩在脚下的愉快让她渐渐忘了自己曾经的梦想,等到真正爱上黎王之后更是觉得那只是自己小时候的幼稚想法而已。但是如今,自己真心恋爱的如意郎君却如此对待自己…如果…如果是别人的话,一定不会这样对我的…叶莹心底生出有些模糊的想着。

    “你…你真的不恨我?”叶莹迟疑的看着她。

    叶璃浅笑道:“你上次也说了,那不是父亲的意思么?也许是父亲觉得我不适合黎王呢。不过现在看来父亲是对的,我和黎王确实不合适。我很满意我现在的生活,定王也很好。”望着叶璃温和包容的微笑,叶莹眼中的迟疑渐渐扇去,有些委屈的咬着唇角道:“父亲该不会是知道黎王会这样才让我嫁给黎王的吧?娘总说父亲和祖母最重视的就是你。爹爹一定是觉得黎王不好才要我替你的!”叶璃望天,那是你娘想要让你讨厌我好不好?我怎么没看出来家里那两位重视我?侧首看着叶莹,叶璃有些可怜起叶尚书了。这就是他捧在手心里疼着宠着的宝贝女儿啊。

    “谁不知道父亲最疼你了?大概人都有看走眼的时候吧,你还记得当时父亲是怎么跟你说的么?”

    叶莹低下头,轻声道:“父亲…父亲说我和昭仪姐姐是亲姐妹,昭仪姐姐自然是疼我多一些。如果我嫁给黎王了也可以帮衬昭仪姐姐一些,有昭仪姐姐在别人也不敢欺负我。而且…如果我不嫁给黎王,就将来就只能选一个朝中官员的公子联姻了。”若是那样,叶璃嫁给了黎王做王妃自己岂不是永远都比她矮一头?

    叶璃点头,如果不是定王和她当时的情况都实在特殊的话,皇上绝对不会让尚书府的两个女儿都嫁给皇室王爷的。但是…只是这样?叶璃总觉得有哪儿不对。她的父亲真的只是因为太偏心就挑唆自己的小女儿去抢大女儿的未婚夫?怎么想也是不合理的,一定还有什么她不知道的东西存在。不过看叶莹的模样大概是不会知道什么真相了。这么久以来,叶璃早就明白了一个事实。叶莹这妞看着嚣张,骄傲,而且性格是真的自私自利。但是如果动起真格的,她的杀伤力只怕还不如叶珊和叶琳大。被王氏宠得太过了,典型的记吃不记打。即使被叶老夫人抓着教育了几次,但是没几天又故态复萌了。

    想了想从叶莹这里套不出来什么有用的话了,叶璃就准备起身离开,却被叶莹一把拉住,“我该怎么办?”

    我不是你娘?叶璃忍耐着,“你是黎王嫡妃,就算是凌云公主也越不过你的身份。只要你拉住墨景黎的心,别让贤昭太妃讨厌你,日子也没有那么难过。”叶莹不满的瞪着她,她不是想要日子不难过,她要过舒心的日子!叶璃无奈的深吸了一口气道:“比如现在,你就要好好地去陪着太妃接待宾客,让别人知道你才是黎王府名正言顺的嫡妃。明白么?还有什么问题就回去请教祖母,你不会以为我这个刚成亲而且没有公婆需要侍候的人会懂得比祖母更多吧。”祸水东引起来叶璃毫不内疚,反正老夫人肯定是乐意指点她的,“不过如果你有什么不痛快,可以写信告诉我。有什么想不明白的我也可以悄悄帮你出出主意。毕竟咱们是姐妹不是么?”所以,叶家或者黎王府有什么事你一定要悄悄告诉我。

    哄走了叶莹,叶璃才长长地出了一口气。陪着叶莹瞎扯了这么半天,什么都没问出来。

    “凤三公子,听够了的话就出来吧?”瞥了一眼一边的树梢,叶璃淡淡道。

    “呵呵…”枝叶繁茂的树梢被人拨开,露出里面一袭华丽的红衣,“定王妃,又见面了。真是幸会。不过…王妃怎么知道是在下的?”叶璃表情木然的瞥着他,“如果凤三公子能不穿的那么鲜艳夺目,并且将自己弄得香气袭人的话。”

    “香气袭人?!”凤之遥眼角一挑,抬起自己的衣袖闻了闻。苏合斋最新的味道最淡雅的玉兰香,怎么会香气袭人?不是靠近了根本就闻不到好么,他凤三是有品位的风流公子,可不是那些恨不得把香粉全倒在身上的庸俗白痴。看着凤之遥僵硬难看的脸色,叶璃低眉淡淡的微笑。凤之遥巡视了一番自己的仪表,发现并无任何有损自己翩翩公子形象的地方之后将自己的暴露归结为叶璃不小心看到自己的衣角了。一脸陶醉自恋的笑道:“没想到王妃对在下竟然如此的关心,只是看到一片小小的衣角就能猜到在下的身份。真是…荣幸之至…”

    “凤三公子。”叶璃抬起头微笑道:“没有人教过你什么叫朋友妻不可戏么?或者…我该把你的话转告给王爷?还有,我之所以肯定是凤三公子是因为整个京城除了新郎官以外,没有哪个男的会穿的如此的…风骚。”

    嘎——凤之遥的笑容顿时僵硬在脸上,差点一个不稳从树上摔下来。无奈的耸耸肩伸手揉了揉僵硬的脸庞,道:“好吧,凤三知错。还请王妃海涵。”

    叶璃宽容的点头,凤之遥偏过脸去俊颜扭曲。他终于知道为什么墨修尧会娶叶璃了,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他就从来没见过比叶璃更会装的女人,当然也没见过比墨修尧更会变脸的男人!“话说…王妃刚刚的论断真是万分精彩啊。婚姻是爱情的坟墓?嗯嗯?”想起自己刚刚听到的话,凤之遥又得意起来了。不知道阿尧知不知道他亲亲王妃的想法?

    叶璃没有半点心虚,认真的点头道:“凤三公子要相信本妃,这句话绝对是经过千锤百炼的警示名言。相信凤三公子也是认同本妃这句话的,不然以公子如此高龄怎么还未婚娶?”

    口胡!本公子和墨修尧同岁好不好?

    揉了揉鼻子,凤之遥苦笑道:“我倒是想进坟墓来着,可惜人家看不上我。”风流不羁的俊脸上淡淡的黯然一闪而过。对于失恋/单恋/暗恋的人叶璃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只得道:“天涯何处无芳草?”凤之遥苦笑着对她拱手表示多谢安慰。叶璃也不好打扰人家伤感,道:“那就先不打扰公子了,告辞。”

    “唉…”凤之遥看着毫不犹豫转身而去的女人呆了一呆道:“你家王爷要我来看看你,要你小心一点。”

    “多谢。”小心?叶璃一边思索着一边漫步而去。

    凤之遥恨恨的放回树梢遮住自己的身影,口中叽叽咕咕的抱怨着,“本公子都快成什么人了,连这点小事也要使唤我。担心不会自己来看看么?墨修尧你给的报酬最好能对得起本公子对你的贡献,否则……”

    刚回到花园中华天香就拉着秦筝和慕容婷欢喜的扑了过来,“璃儿,你还好吗?”秦筝拉着叶璃关心的问道。华天香笑道:“筝儿,我早就跟你说了让你别瞎操心了。这家伙能不好么?现在京城里谁不知道定王妃的赫赫威名。只用吓就能把西陵公主吓得蹲到地上哭的角色啊。”

    “阿璃,好样的!”慕容婷赞赏的拍拍叶璃的肩膀大声称赞,并且无比遗憾,“真是可惜了,那天的事情本姑娘居然没有看到。阿璃,改天有空咱们比比箭法。”叶璃挥挥手笑道:“免了吧,就是吓吓小姑娘。我可不敢和慕容将军的爱女比剑法。那不是班门弄斧么?”慕容婷可不吃她这一套,“哼,本姑娘才不信!总之,一定要比!”

    “好了,婷儿你能说些别的么?你又想被慕容将军追着揍了是不是?”秦筝头痛的道。

    慕容婷不满的哼哼道:“筝儿你就会拿我爹吓唬我。”

    叶璃好奇的看着秦筝和华天香,可惜两人都在慕容婷威胁的目光下闭口不言。华天香不着痕迹的递给她一个以后再说的眼神,秦筝拉着叶璃笑道:“自从璃儿成婚以后,除了天香我们都还没见过璃儿呢。”叶璃歉疚的笑道:“最近府里有些小事,我也没出门。过些日子你们来定国王府玩好么?”

    四人找了个人少的地方坐下,秦筝三人关心的问了叶璃的新婚生活情况,叶璃也不愿让朋友担心,捡了一些好玩的高兴的事情说了。华天香羡慕的道:“还是阿璃最幸福了。那些死活怕嫁进定国王府的人就是想不开。瞧瞧阿璃现在的日子过的多舒心。一进门就是当家主母,人口简单少了勾心斗角。定王连给侍妾通房都没有……”慕容婷赞同的点头道:“天香说得对,定王果然是好样的!”此人毫无原则的崇拜定国王府。

    秦筝看着叶璃眼底还有些淡淡的担忧,叶璃含笑握住她的手表示自己很好,秦筝才微微点点头。

    几个许久不见得朋友正闲聊的高兴,叶璃也暂时将那些烦人的问题抛在了脑后陪着三个朋友说笑,突然不知从哪里传来一声尖锐的尖叫声。慕容婷腾地从凳子上跳了起来,警惕的望着四周寻找声音的来源。叶璃皱了皱眉,指着一个方向道:“好像是从那边传来的。”

    四人面面相觑,那边好像是女眷休息的地方啊。听到叫声的并不止她们四人,整个花园里至少有一小半的人都听到了,此时已经有不少人好奇的往那边走去。慕容婷低声道:“这回新郎新娘没事,宾客又有事了么?黎王府的婚礼是被老天爷看不顺眼了吧?”秦筝一把捂住她的嘴,狠狠瞪了她一眼:这种事情能乱说么?

    “咱们也去看看吧。”华天香挑眉道。黎王府的热闹,不看白不看。

    花园与前院相连的有一座精致的小院,黎王府将女眷们休息的地方安排在了这里。完全独立的小院只有一道门是从花园里进入的,既避免了前院的客人误入冲撞了女眷,又不会让客人们因此打扰到府里居住的女眷。叶璃四人走到院门口时已经有不少人进去了,叶璃在门口站了站打量着四周。华天香低声问道:“阿璃,怎么了?”叶璃摇摇头,低声笑道:“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刚才那尖叫那女子的声音可真大。”在这样的院子里,如果是在房里声音根本不可能传的半个花园都能听见。所以,最大的可能是故意有人站在院子里尖叫想要把人引过来。

    “咱们靠后面走,看热闹不用急。”叶璃低声道。

    华天香疑惑的看了她一眼,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说却也没有反对。反而和秦筝有志一同的一左一右拽住了想要往前冲的慕容婷。

    “天啊,怎么会这样?”刚踏进花厅就看到两位姑娘红着脸慌慌张张的从里面出来,一个口中还道:“快让人去请贤昭太妃。”

    四人对视一眼,真的出事了。

    慕容婷道:“筝儿,你们在外面等着我先进去看看再说。”叶璃一把拉住她,面上淡定从容的道:“慕容,还是你陪着筝儿和天香,我进去看看吧。”看那俩姑娘红的跟苹果一样的脸叶璃也差不多猜出来里面发生什么事了。自己不管怎么说也是成果亲的人了,要是让慕容婷这个未出阁的闺女看到什么不该看的东西,那可就不太妙了。

    秦筝和华天香也都是生着玲珑心思的,转念一想也明白了叶璃的意思。华天香道:“不如咱们在等等吧。”看热闹也不急在一时。

    叶璃摇摇头,“我先去看看。”她最担心的还是叶莹那个笨蛋做了什么不该做的。而且她身为黎王妃的亲姐姐,这个时候已经到了这里还袖手旁观就有些说不过去了,“不用担心,你们在这儿等着。贤昭太妃应该就快来了。”

    转进里面,其中有一间房门口站了不少人。一个个都脸色古怪的站在门口不知道该进还是该退,叶璃扫了一眼多数都是年轻的女子,还有几个年轻的媳妇。年纪大身份贵重的都由贤昭太妃陪着说话,在有一些能当家理事稳重的都各自找了地方聚集着说话。这会儿还在外面玩耍的本来就多半都是些年轻的少女和少妇们。

    见到叶璃走进,终于有人回过神来了,“定…见过定王妃。”

    一个少妇打扮的女子看到叶璃连忙行礼,虽然力图做到优雅得体,但是还是掩不住一脸的窘迫。

    “见过定王妃。”众人这才连忙见礼。

    叶璃看看神色各异的众人,听到门里半掩的门里传出一阵阵暧昧的呻吟和喘息声。十分无语的上前,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中将半掩的们全部合了上来,淡定的道:“先出去吧,想必贤昭太妃和黎王妃就快过来了。”众人一阵羞愧的红了脸,非礼勿听的道理她们不是不明白,实在是被这诡异的情况给弄傻了。总不能大家悄悄地来再悄悄地走了当什么也没发生过吧?

    “王妃说的是,咱们快走吧。”一个女子道,其他人也纷纷附和。

    可惜就是有人不想让这件事平平顺顺的过去,不知从哪儿出来一个丫头哭哭啼啼冲了过来,“公主!公主在里面!”

    哐当!本来就是掩上的大门被那丫头给撞开了,里面的春光一览无余。

    在场的女子们顿时如被石化了一半,公主?老天啊…她们到底碰到了什么事?

    叶璃淡定的看了看自己抓空了的左手,默默地收了回去。好吧,是她多管闲事。但是那死丫头居然敢恰她,会武功了不起么?

    ------题外话------

    其实我觉得这章有点囧~我居然已经写了三场婚礼了有木有?郑重决定以后木有婚礼…其实这章我想取名叫史上最倒霉的新郎官(上)来着。好吧,我承认我其实就是在恶整墨景黎~
(快捷键 ←)上一章:62.偶遇镇南王世子返回目录下一章:64.皇上,你的妃子被..了(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