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穿越小说 »盛世嫡妃最新章节列表 » 64.皇上,你的妃子被..了

64.皇上,你的妃子被..了

文/凤轻
盛世嫡妃 本章字数:8906 盛世嫡妃txt下载
推荐阅读:炮灰逆袭守则 海妖纪元 鲫鱼修仙记 狞宠记 BOSS易推不易倒 [综]超级英雄的御用队医 万世魔尊 专治各种不服 [综武侠]故国神游 重生1992
    64。皇上,你的妃子被…了

    “啊!”

    听到是一回事儿,看到又是另外一回事。终于从呆滞中回神的闺秀们终于忍不住尖叫起来,顿时刺耳的尖叫声响起一片。叶璃无奈的想要揉揉耳朵,可怜的小姑娘们,回去多喝几万安神茶吧。幸好,里面的人虽然十分投入,但是门被撞开一个人冲了进去这么大的动静还是能够发现的。所以里面的人在门被打开的一瞬间以极快的速度操起被子将两人紧紧地裹了起来。其实不过也没关系,窗前还挡着一个若隐若现的轻纱屏风呢。叶璃默默地想着。

    但是那闯入的丫头显然完全没有放过毁坏自家主子名声的意思,瞬间发出更加凄厉的叫声,“王爷,你对公主做了什么?!”

    这还用为么?

    那丫头尖锐的叫声瞬间熄灭了外面犹自尖叫的闺秀们,所有人面面相觑,这又是哪个王爷和哪个公主啊?深感这黎王府办婚事绝对从来没有看过黄历!

    “这里出了什么事?”贤昭太妃终于带着人匆匆赶到了,看到门口围着的众人沉声问道。总算贤昭太妃也知道大概不是什么好事,一起来的人并不多只有几个看起来大概不那么好拒绝的。不过在叶璃看来也没什么差别了。

    “太妃,这里……”叶璃迟疑了一下道:“还是先让各位小姐出去休息吧。”

    贤昭太妃看着叶璃眼神微闪,点了点头道:“王妃说的是。让各位小姐受惊了,请先出去喝杯茶歇息一会儿吧。”众人自然连连应是,一个个千金小姐健步如飞的离开这气氛诡异的地方。叶璃跟在众人身后也准备随大流一块儿离去,却被站在贤昭太妃身边的叶莹一把抓住了,“三姐,你留下成么?我们…也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事…”贤昭太妃也点头道:“正是,定王妃在这里也好。若是有什么事也好做个见证。咱们先进去看看吧。”

    叶璃不知道自己该摆出什么表情了,干笑了一声道:“既然如此…不如还是请里面的两位收拾好了再出来相见吧。”

    贤昭太妃神色微变,对着里面沉声喝道:“放肆,还不出来!”

    里面传出一声呜咽的哭泣声,然后是一阵手忙脚乱的声音。不多时一个高大的人影身后跟着一个娇小的女子身影从屏风后面走了出来。

    “黎儿,你怎么会在这里?!”贤昭太妃厉声道,那高大男子衣衫凌乱脸色铁青,不是应该在前厅招待宾客的墨景黎是谁?

    “王爷!”叶莹尖叫一声,指着出来的两个人娇弱的身子摇摇欲坠。众人将目光从墨景黎身上转到他身后的女子身上。只见那女子和墨景黎一样的衣衫不整,青丝散乱。娇媚的双眸还含着眼泪,一些暧昧的淡红色痕迹从脖子上一直延伸到衣领下,“栖霞公主……”站在太妃身边的南侯夫人声音都有些颤抖了,虽然皇上还没有正式纳栖霞公主为妃,但是他们这些各有消息渠道的权贵之家怎么会不知道宫里已经在准备封妃大典了,就连礼部的封号也已经拟定了啊。

    看了看站在一边的扶着叶莹的定王妃,南侯夫人立刻拿定了主意道:“太妃,定王妃,这里实在有些不方便,咱们还是先出去再说吧。”叶璃点头道:“夫人说的是。太妃,有什么事还是出去再说吧。”贤昭太妃脸色难看的扫了一眼墨景黎和栖霞公主,点头道:“定王妃说的是。咱们先出去吧,你们收拾一下立刻出来!”

    回到大厅时,其他的女眷们已经被太妃派人送到别的院子里休息了,叶璃等人一时之间自然是走不了了。看到南侯夫人以及跟着贤昭太妃一起来的几位夫人僵硬难看的脸色,叶璃觉得自己心里平衡多了,反正也没她什么事,就当是看戏了。

    叶莹坐在贤昭太妃身边呜呜咽咽的哭泣着,让原本气氛就沉闷凝滞的花厅更多了几分阴冷抑郁之感。贤昭太妃给她哭的不耐烦了,扫了她一眼冷声道:“闭嘴!就知道哭!”叶莹也不管太妃正在生气了,这突入而来的事对她的打击才是最大的。有什么事比自己心爱的人,自己的丈夫在娶平妻的同一天还搂着另一个女人在床上滚更让人崩溃的事情,“王爷做出这种事情,太妃为什么骂我?又不是我的错……”

    贤昭太妃厌烦的道:“闭上嘴坐一边去!”

    出了这么大的事,就算贤昭太妃想要隐瞒也瞒不住。何况今天在这里的人实在是太多了,刚刚她们过来的一路上只看那些女眷们的神色也知道她们多半都知道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贤昭太妃也不会做那等掩耳盗铃的事情,直接派人去前厅请了几位和黎王府亲近的王室宗亲过来,一面派人快马禀告还没出宫来为儿子支持婚礼的太后。

    等到前厅宗亲们过来的时候,刚好墨景黎和栖霞公主也收拾的差不多一前一后的走了出来。叶莹一看到虽然认真梳洗过,但是依然眉目含情,一脸刚刚**过后的羞怯模样的栖霞公主,恨不得直接扑过去撕了她,“你这个贱人!”栖霞公主望着向自己扑来的叶莹,吓得惊叫一声往后退了一步正好跌进了墨景黎的怀里。叶莹顿时气红了眼,“你们这对奸夫淫妇…你这个贱人我要杀了你……”众人连忙拉住叶莹,又是劝慰又是安抚,乱糟糟的一团看得刚进门的几位直皱眉头。

    叶璃回头正好看到墨修尧进来,浅浅一笑也不再理会旁边的一团乱,缓步迎了上去,“你怎么来了?”

    墨修尧挑了挑眉,看看坐在主位上脸色铁青的贤昭太妃。贤昭太妃请了几位墨景黎的叔伯和皇兄,其中爵位最高的定国王爷肯定不能漏掉。何况,定王妃已经在这里了多一个定王也没什么差别了。

    “景黎!你这是搞的什么玩意?!”一位胡须花白气势非凡的老王爷气的胡子都吹起来了,哼了哼指着一边哭闹的叶莹道:“这就是你要死要活非要去的王妃?还有这个…今天是你的婚礼,请了这么多人来你现在来这么一出是什么意思?丢尽了你父皇和皇兄的脸!”

    墨景黎铁青着脸,嘴角动了动终究没说出什么来。这位老王爷是先皇而已还再世的兄长,也是墨景祁兄弟唯一的一位伯父。自然是积威甚深,即使是墨景黎轻易也不敢忤逆这位伯父。另一位年轻几岁的王爷拉住了怒气冲天的老王爷,道:“二哥息怒,咱们先坐下来听景黎怎么说。别吓着孩子。”这一位脾气显然好得多,但是看着墨景黎的神色同样满是不悦。剩下的两位都是墨景黎的兄长,早年为了皇位跟墨景祁墨景黎兄弟关系自然说不上好,听了两位叔伯的话也不所谓的各自寻地方坐下,就当是看戏了。

    “阿璃怎么在这?”墨修尧轻声问道。

    叶璃无奈的看着他,“刚好撞上了。”

    墨修尧淡淡一笑,也不多问拉着叶璃在自己身边坐下。

    整个大厅的人除了一直呜呜咽咽的哭泣着的叶莹和神色自若并且半掩了面容的墨修尧以外大概都很尴尬。毕竟他们现在要说的事情比较与众不同,而更加与众不同的是事件的当事人。一个是当朝皇帝的亲弟弟一个是皇帝内定的未来妃子。虽然说皇家什么样的阴私污秽的事情没见过?但是至少大家也都知道要找块布遮遮羞,想今天这样发生在大庭广众之下,片刻间几乎就传遍了京城所有贵族女眷的,还真不多见。

    “闭嘴!哭什么哭?”老王爷也被那宛如游魂一般不绝于耳的声音弄烦了,一掌拍在桌子上怒斥道。

    叶莹被吓了一跳,哭声立刻就停住了。满脸泪水神色呆滞的望着老王爷不敢说话,老王爷轻哼了一声才看向贤昭太妃道:“太妃,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出了这种事,皇上那里……”要怎么跟皇上交代啊?老王爷心里也清楚贤昭太妃请他们过来时什么意思,出了这种事皇帝肯定是要发火的,与皇帝钦定的妃子通奸,杀了墨景黎都是轻的。但是…贤昭太妃肯定不想让黎王死,太后肯定也不想,皇上…大概也不想。还有,皇上现在大概也不想得罪南诏。那么,他们就得替黎王求情,给皇上给台阶下!

    贤昭太妃叹了口气,道:“本宫也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只是听说这边出事了连忙赶了过来就看见……”

    叶莹哼了一声尖声道:“还能是怎么回事?不就是这个贱人勾引王爷……”

    “叶莹!”贤昭太妃皱着眉严厉的盯着叶莹道:“注意你自己的身份,别将自己当成那些没教养的泼妇一样!如果你不想留在这里就回你的房里去。”叶莹咬着唇角偏过头去不再说话,老王爷皱着眉看向站在堂中的墨景黎问道:“景黎,这个时候你应该在前院招呼宾客,为什么会出现在女眷休息的地方?难道成了婚之后你连基本的礼仪都忘了?”墨景黎性子素来冷傲,估计这辈子都没遇到过这样让他难堪的情形。而且还是在他从小就敌对的墨修尧以及他认为的被他抛弃的叶璃面前。这个认知让他觉得更加的难堪,整张脸上写满了磅礴的怒气,“是有人传话请本王过来的。”

    “所以呢?过来之后你就和皇上的妃子在床上翻云覆雨?”坐在一边的青年王爷嗤笑道,眼中的嘲讽显而易见。这几位王爷叶璃都有过一面之缘,说话的男子是墨修尧的同父异母的弟弟仪王墨景仪。墨景黎脸色阴沉的对他甩了一个眼刀,墨景仪也不在意,冷笑了一声索性抬起头打量起房顶来了。

    “是谁传的话?你有事过来见什么人的?女眷休息之处即使是你也不得擅自出入,这个规矩难道你不知道?”一边的王叔也皱着眉发难,大家的心情都不怎么愉悦。好好地参加个婚礼遇到这种事情,若是一般的闺秀也就算了,大不了让墨景黎纳了就是了。但是偏偏是个公主,还是个已经被内定为皇妃的公主。被贤昭太妃扯进来,这趟浑水他们不想淌也要淌了。此时,在场的众人看栖霞公主的神色也跟看个**荡妇差不多了。栖霞公主怎么会不知道众人的表情是什么意思,连忙摇头道:“不…不是我。我从来没有传信给王爷。”

    老王爷轻哼一声,捋着花白的胡须斜睨着栖霞公主道:“没有?那么黎王怎么会刚好就当了公主的房里?那个时候女眷们不是在一起品茶叙话,就是年轻姑娘们在花园里游玩。为何公主也刚好在房里?更重要的是…昭阳似乎没有来参加婚宴,那么公主为什么会在这里?”老王爷的问题一个接一个的丢出来,显得有些咄咄逼人。但是现在心情都不太好的大家显然没有功夫去同情栖霞公主这个外邦公主了。栖霞公主有些慌乱的摇头,半天也没有从前见到的骄纵蛮横。惊慌的望了一眼花厅里面无表情的众人,栖霞公主突然眼睛一亮,指着一个方向道:“是她!一定是她陷害我和王爷!”

    躺着也中枪的叶璃表示原来她前些日子的猜测没有错,番邦公主脑子都是有问题的。

    “放下你的手,否则,本王不介意你这辈子永远也不用再动手了。”墨修尧眼神平静的看着一脸激动的栖霞公主,淡淡道。栖霞公主不由得打了个哆嗦,无意识的往墨景黎身边靠了靠,没有看到坐在一边的叶莹眼中闪过的怨恨。

    “在大楚,我只跟她有仇。”栖霞公主咬了咬唇角道,“还有黎王,黎王也跟她有仇,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栖霞公主可不是真的傻,她很清楚如果被认为是自己主动勾引设计黎王的话,凭自己未来皇妃的身份,就算大楚杀了自己南诏也不会为自己出头的。所以她必须将身上的责任推干净。但是一时之间她真的理不出头绪到底是谁想要还自己,而在场的人中只有叶璃跟自己有仇,所以把罪名推到她身上是最好的选择。

    “定王妃?”众人一愣。

    叶璃无奈的叹气,轻声道:“公主,我跟王爷是未时三刻左右才跟我们王爷到王府的,之后去见过太妃以及各位夫人,大约刚到申时和四妹离开,在花园里闲聊了也不到一刻钟,然后与华府,秦府,慕容将军府三位小姐汇合。之后我们一直呆在花园里聊天。园中有很多小姐都在相信大家可以作证。另外,我们发现两位嗯…时,还不到申时二刻,也就是说从我到达黎王府到事发还不足一个时辰。事实上能让人怀疑的也只有我和四妹相处的那段时间。也就是申时到申时一刻。栖霞公主似乎并没有收到帖子而且比我和王爷先到王府。请问公主认为本妃要怎么样才能在短短一刻钟的时间里知道公主在黎王府并且知道确切的行踪,然后让人传信引黎王过来?嗯?”

    叶璃这一番话不仅交代清楚了自己的行踪,顺便连和叶莹串谋的嫌疑也洗掉了。

    “呵呵,王妃还漏了一点…还要扣除黎王兄和公主嗯哼…的时间,所以,定王妃连那一刻钟的时间也是没有的。”墨景仪摇着扇子笑道。

    这么一说,众人看栖霞公主的神色就更加不善了。自己做了不知廉耻的事情居然还恶人先告状诬陷定王妃。

    栖霞公主一窒,她也没真的指望就凭这样给叶璃定罪。只是希望能够拖一拖时间让她缓一口气而已,没想到叶璃竟然当场就不紧不慢的戳破了自己的谎言。一时间手足无措的栖霞公主只能痛哭起来,“呜呜…真的不关我的事……”

    “够了!”一直沉默不语的墨景黎盯着叶璃看了许久,突然低声道:“你们不用再逼她了,本王会负责的。”

    “碰!”老王爷被气得拍桌子,瞪着墨景黎的脸色又青又白,指着他的手指头也不停地颤抖,“混账!你会负责?你负什么责?你以为你在干什么,男子汉敢作敢当?”墨景仪笑嘻嘻的上前扶住老王爷笑嘻嘻的道:“皇伯父息怒,黎王大概是一时忘了栖霞公主是皇兄内定的霞妃娘娘,是咱们的兄弟的嫂子了。息怒息怒…”他不说什么老王爷还没这么生气,被他这么一说老王爷立刻怒火高涨到另一个高度了,“混账东西!你的礼义廉耻都学到狗肚子里去了?罢了…这事本王不管了,也管不了。你们爱怎么办怎么办?”一怒之下,老王爷撂挑子了。

    贤昭太妃连忙安抚道:“王爷息怒,景黎不懂事才说出这样的混账话。王爷这个做伯父的还请不要怪罪他才是。皇上…皇上那里……”

    老王爷瞥了她一眼,轻哼一声道:“不懂事?确实是不懂事。还不都是你们惯得,看看他今年干的这些事儿,哪一样是正常人干得出来的?本王看他早晚有一天把天都能给捅破了。”从最早墨景黎坚持要退婚老王爷就对这个侄子非常不满了,婚事是先皇在世的时候赐的,对方还是徐家的外孙女。只要那叶小姐没什么大过你就是再不满也该忍了。现在看来,这叶三小姐倒是好好地,反而是他死活要娶的那个叶四小姐才是个上不得台面的。

    贤昭太妃隐去了眼中的不悦,只能尽力给老王爷赔笑脸。皇上那里还要他们几个去说,要真让墨景黎就这么过去,皇帝的怒火一下来只怕就是不死也要去一层皮。

    终于等到老王爷熄了火,才继续问道:“传话的人去哪儿了?你总不会不记得长什么模样吧?还有,栖霞公主到底是谁带进来的?”前些日子京城就有再传一些关于黎王和栖霞公主的传闻,昭阳公主最是守礼,皇帝下了旨之后就一直约束着栖霞公主不让她出门。就连这次墨景黎的婚礼昭阳公主也没有来,那么栖霞公主又是怎么来的?

    “我…我…”栖霞公主委屈的道:“我来的时候,门口的人没有拦我。”她来的早,而且之前也来过黎王府好多次,黎王府许多人都认识她。所以她虽然没有贴子,但是王府的人也没有拦着她。

    黎王府的管事进来禀告在刚才的房间里发现了一些某些地方用来助兴的香料。一屋子的人无言以对,栖霞公主自己跑到黎王府来,偏偏黎王府的下人没禀告主人也不知道。而墨景黎又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听了个传信就完全无视男女大防来了女眷们休息的地方。然后就……。

    这不是巧合,这是狗血。叶璃在心里默默道,看来这一次皇帝这还没到手的美人是注定要飞了。

    “行了,等太后来了在做处置。还有,赶紧派个人去通知昭阳公主把栖霞公主领回去!”老王爷不耐烦的道,回头看了看墨修尧又加了一句,“修尧,你怎么看?”墨修尧笑容温和有礼,“王爷是长者,一切由您做主就是了。”其他人也连忙表示以老王爷马首是瞻。

    还好太后果然还是很关心自己的小儿子的,昭阳公主还没到太后就已经到了。当然这也是因为黎王府是离皇宫最近的王府的原因。太后穿着一身明黄凤袍怒气怒气冲冲的进来,道:“哀家来没出宫你们就派人来说出事了,好好地大喜日子到底出了什么事?上一次的婚礼脸还没丢够不成?”

    一边的叶莹脸色一白,可惜她可不敢直缨太后锋芒。只能躲在一边摸不着声。

    众人起身见过礼,太后坐了下来听着老王爷和贤昭太妃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不等这两位说完,太后已经勃然大怒,狠狠地将墨景黎骂了一顿。太后骂儿子,自然不敢插嘴只能听着。几个原本就不相干的命妇恨不得将自己的耳朵赌上,心中暗暗发誓过了几天再也不来这黎王府了。

    等到太后终于出完了气,墨景黎已经和栖霞公主跪倒在地上求太后恕罪。太后看了墨景黎许久,神色终于软了一些,长长地叹了口气对老王爷道:“王兄,这事儿你看该如何是好?”老王爷捋着胡须道:“既然太后驾临,这事儿自然该听太后发落。”太后神色有些哀伤的叹息道:“这事儿…实在是有损皇上的面子,就算哀家出面求情,只怕也难消皇上的心中怒火。”老王爷当然明白太后是什么意思,“说起来景黎做出这样的混账事,也是我们这些做叔伯的管教无方。本王和王弟稍后亲自进宫去替景黎求情,只盼皇上能给本王这个面子。”

    太后感激的笑道:“王兄是皇上最尊重的伯父,皇上定然不会拂了王兄的面子的。黎儿,还不快谢过你伯父。”

    墨景黎沉声道:“景黎多谢伯父,多谢王叔。”

    老王爷哼了一声,不去理会他。得了老王爷的承诺,太后自然是十分满意。老王爷如今虽然不理朝政,但是在皇亲中颇有威信,只要他肯求情大半的王爷们都会卖他面子,皇帝就是在生气也不好重罚。贤昭太妃也十分满意,看了看墨景黎和栖霞公主,轻声问道:“太后姐姐,这栖霞公主你看……”

    太后皱了皱眉道:“哀家回去与皇上商量一下,过些日子再想个法子让她入门吧。”这话太后倒也不闭着在场的命妇们。栖霞公主身份不同,除非一辈子不用见人不然的话这事儿早晚还是要传出去的。现在她讲话说出口了,在场的都是聪明人自然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我不同意!”

    “我也不同意!”两个女声一里一外的想起,让众人不由得又是一愣。里面的人自然就是惨白着脸色摇摇欲坠的叶莹。而外面,凌云公主一身红衣娇艳如火,大红的盖头往上掀起却并没有扯下来,一双杏眼正往外冒着火光。她站在门口,仰着下巴瞪着花厅里的众人,道:“本公主不同意,你们东楚休想如此羞辱本公主!”凌云公主身边,雷腾风沉着脸扫过听众的众人,冷声道:“太后,东楚如此作为是不是欺人太甚了?”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还没有人说话,凌云公主已经大步跨进大厅走到墨景黎和栖霞公主身边,在众目睽睽之下一个耳光又快又狠的甩在栖霞公主脸上,“贱人!”栖霞公主半边脸顿时红了一片,连唇角也沁出一丝血痕。似乎还嫌不够解气,凌云公主抬起头还要再打,被墨景黎一把抓住,“你闹够了吧?”

    凌云公主不屑的嗤笑,甩开墨景黎的手冷笑道:“本公主再怎么闹也没有不知廉耻的再别人婚宴上勾引新郎。这种货色居然还是一国公主,真是丢了所有公主的脸!听说你从前就巴着黎王不放了?以前你爱勾搭谁勾搭谁本公主管不着。但是你在本公主的婚礼上做这种事情,就是跟本公主挑衅。”

    太后皱了皱眉,沉声道:“凌云公主,此事黎王和栖霞公主也是无辜被人陷害的,你若是有什么不满事后哀家让黎王跟你赔礼道歉便是。现在当着这么多王爷和夫人的面休得胡闹。”凌云公主冷笑一声,抬手拽下头上的红盖头扔在地上道:“赔礼道歉?本公主消受不起!本公主不嫁了,你们爱怎么办怎么办?反正有这个贱人就没我有我就没她!”贤昭太妃道:“那公主想怎么样?”凌云公主傲然道:“让黎王亲手杀了这个贱人,本公主可以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什么?!”众人大惊,墨景黎将栖霞公主护在身后,盯着凌云公主道:“你疯了,她是南诏公主。”

    “那又怎么样?本公主还是西陵公主呢。区区南诏小国本公主还怕了她不成?”凌云公主挑眉道。

    雷腾风冷眼看着众人道:“看来凌云说的没错,东楚的确没将我大陵放在眼里。既然如此,今天的婚礼本世子看也没有必要举行了。黎王,你说是么?”墨景黎沉默不语,凌云公主冷哼一声道:“王兄,现在你看到了吧。人家根本就不将咱们放在眼里。”

    雷腾风淡淡的看了凌云公主一眼,道:“收拾东西,咱们回去。马上进宫向东楚皇上辞行,一会儿咱们就起程回去。”

    “是。”凌云公主不屑的瞥了一眼栖霞公主和墨景黎,眼里完全没有婚礼半途而废的羞辱,显然对此很是满意。

    “世子,此事好商量。这关系着两国邦交,世子勿意气用事。”老王爷叹了口气,起身相劝。雷腾风漠然道:“多谢王爷关心,只是此事确实是东楚太过分了,并非我西陵无礼在先。相信就是到了东楚皇帝那里也不是我们理亏。定王,定王妃。还请两位主持个公道,两位说是也不是?”

    叶璃暗恨雷腾风狡猾将他们牵扯进来,在众人的注目中有些矜持的笑道:“世子,这事儿的确是黎王殿下和栖霞公主有不实之处,只是这其中也有不少疑问未解。更重要的是,这事儿完全是个意外,咱们东楚对贵国的诚意绝对是毋庸置疑的。这一点,相比世子也不否认吧?”把凌云公主带过来不就是要联姻的么,还真不信你舍得再把她带回去。

    老王爷赞赏的看了一眼叶璃,笑道:“定王妃说的是。黎王对不住凌云公主之处咱们定会尽力补偿凌云公主的。若是因此影响了咱们两国之间的情谊,那可是万万不妥的,还请世子三思。”

    见雷腾风脸上露出沉吟之色,凌云公主皱了皱眉有些焦急的道:“王兄!”

    雷腾风淡淡的扫了她一眼,看着太后道:“凌云是皇伯父最宠爱的公主,在家里的时候谁也舍不得她受半点委屈。不知道东楚想要怎么补偿凌云?”凌云公主微微一震,脸上露出隐隐的失望之色,却在雷腾风淡漠的注视下不敢再开口说话。

    太后沉声道:“世子想要什么补偿?”

    雷腾风眼神一闪,朗声道:“未来的黎王世子必须是凌云所出。最重要的是,栖霞公主永远不能有包括侧妃在内以及侧妃以上的任何名分。永远不得有黎王的骨肉。”
(快捷键 ←)上一章:63.婚礼惊变返回目录下一章:65.婚事告吹(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