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穿越小说 »盛世嫡妃最新章节列表 » 66.野心和权力

66.野心和权力

文/凤轻
盛世嫡妃 本章字数:9260 盛世嫡妃txt下载
推荐阅读:造化炼体决 仙碎虚空 仙界网络直播间 修真之掌门真绝色 仙逆 明末风云起 重生之笑春风 保镖1997 良缘 大明武夫
    66。野心和权力

    “娘娘?”凌乱的宫殿里一片寂静,过了许久跪在地上的小宫女才小心的叫道。

    柳贵妃脸上已经恢复了往日的平静,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一般淡然道:“你起来吧。今天黎王府发生的什么事?”墨景祁不会无缘无故的发疯,今天除了是黎王娶平妃的日子并没有什么大事。虽然最近定王的婚后复出让他有些焦躁但还不至于突然爆发,所以一定是今天发生了什么意料之外的事情。

    小宫女谢恩起身,走到柳贵妃身边低声道:“太后娘娘之前匆匆去了黎王府,然后皇上将黎王黎王妃已经贤昭太妃都招进了宫中。等到黎王离开之后皇上就立刻来见娘娘。奴婢也来不及禀

    告这些事情。”柳贵妃皱眉,“召黎王进宫?黎王的婚礼呢?”小宫女道:“这正是奴婢要禀告娘娘的,婚礼已经取消了。据说西陵的镇南王世子当场拉着西陵公主大怒而去。好像是黎王府…女眷休息的地方出了什么事……”

    柳贵妃皱着眉挥挥手道:“传信回去请母亲最近尽快进宫来一趟。”即使在受宠,身在宫中对宫外的消息掌控永远都要慢一些。

    “奴婢遵命。娘娘…皇上那里……”

    柳贵妃菱唇微勾,笑容清冷,“没什么,大约是在皇太后那里受了气吧。回头想办法给他出出气就成了。”小宫女抿唇笑道:“还是娘娘最了解皇上。不过…老爷让人传话给娘娘,还请娘娘…小心太后娘娘才是。毕竟……”毕竟太后是从先皇那一群出身尊贵的后妃中杀出来的女人,不仅生了两个儿子还能击败了那些女人和皇子们最后扶自己的儿子当上皇帝。太后绝对不是一个能够简单应付的女人。柳贵妃淡淡道:“本宫知道。太后确实厉害,不过…本宫也不是吃素的!”太后的确聪明厉害,但是她最大的失误就是从来都没有弄明白自己的儿子在想些什么。

    她真的以为只有墨景祁才忍受不了她想要掌控一切的**吗?只要有野心的男人谁都忍不了,只不过有的人不愿忍,有的人却不能不忍罢了。

    定国王府

    依然是定国王府最深处隐蔽的练武场上,叶璃难得的脸色阴沉的盯着用轻功在自己面前飞来飞去的青鸾和阿谨。轻功同样不好的清霜躲在一边偷笑,就连坐在旁边的墨修尧脸色的唇角也忍

    不住悄悄地想上掀起一个弧度。叶璃实在不明白,以她身体的协调能力,平衡能力各种素质,还有据墨修尧所说的练武的好体质,她为什么会学不会轻功!梅花桩还是什么桩的她运用自如,

    如履平地。就连内力这种在现代人看来玄而又玄的东西她都搞定了,她为什么就飞不起来?亏得墨修尧还不知从哪儿专门找来了一套据说适合女子练习的轻功,现在就连清霜都学得有模有样

    了,但是她就是…没感觉!

    其实,如果在实战中叶璃觉得会不会轻功真的没什么太大差别,反正一丈多高的墙没轻功她上下也毫无压力,反正潜伏什么的她也不认为轻功高的人会做的比她更好,真的贴身近战轻功更

    是起不了什么作用了。但是…高来高去的轻功是每一个有着武侠梦的中国人的梦想不是吗?既然真的存在,本着技多不压身的原则,她为什么不学?

    “阿璃,你在想什么?”看到叶璃难得的暴躁了,墨修尧很有风度的没有笑话她,但是只看他眼中的光彩就知道他不是不想笑只是忍着没笑而已。

    叶璃怨恨的望了一眼在练武场上满场窜的三个人,道:“我大概没有学轻功的天分。”

    “学轻功不需要太多天分。”只有非常好的轻功才需要天分,那不是轻功秘籍能决定的事,就像风月公子韩明晰。武功平平内功一半,若不是那一身比许多绝顶高手还高明的轻功他不知道

    死了多少次了。

    这不科学!叶璃只觉得额头上青筋乱跳。这根本就超出了人类身体极限范畴,怎么可能不用天分,不用非常高的内力?最重要的是…人根本不可能会飞!

    “阿璃施展轻功的时候在想什么?”墨修尧耐性的问道。

    叶璃有些沮丧,不过还是仔细的将自己的想法说给墨修尧听。墨修尧听完之后有些哭笑不得,“阿璃,你若是一直这样想,你永远都学不会轻功。你一边施展轻功一边却告诉自己人是不可

    能飞起来?”叶璃当然知道,这几乎等于自我催眠。这个时代的普通人当然不会有这种困扰。但是叶璃不同,即使她曾经是最优秀的战士,即使人们可以坐着飞机在天上飞,甚至进入太空。

    但是至少那个时代的人们心中始终有一个根深蒂固不可磨灭的想法。那就是人是不可能靠自己的身体飞翔的。所以叶璃总是下意识的想要踩着什么东西借力,一旦找不到那个东西而身体离开

    地面的距离又达到了她意识中人体的极限距离时,身体就会下意识的进入自我保护状态然后落下来。

    “阿璃,轻功也并不是让你可以凭空飞起来的。也是需要借力的,只不过比不会轻功的人所需要的要少而且小得多。也许是一个树梢,或者是别的什么小东西,只要你能控制的足够好。”

    叶璃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墨修尧无奈的一笑,右手在轮椅扶手上一拍,整个身体突然飞跃而起向着不远处的练武场而去。叶璃一瞬间的惊讶之后便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的声音,只见他的手以极

    快的速度在练武场上的一根木桩上点了一下,然后转向另一处。然后是练武场边的树梢,叶璃布置在场面的网绳,最后重新落回了轮椅中,“看清楚了么?”墨修尧笑问,伸手将一枝从树梢

    头折下的鹅黄色的花儿递给她。

    “这根本不科学!”叶璃咬牙,盯着墨修尧狠狠道。这是一个不良于行的人么?是么是么?其实她才是不良于行的那一个吧?

    “嗯?”墨修尧不解的看着她。

    “我知道了。”叶璃接过花儿在手里把玩着,“我要想想看。”

    墨修尧笑道:“我觉得阿璃就是想得太多了。或者你可以事实看想象一下你从百丈悬崖上贴落下去的清净。无依无靠,什么也转不住自然无处借力。”叶璃默默然看着他,她真的从百尺,

    不几百尺的天空跳下去过。如果这样就行…每一个航空伞兵都会成为轻功高手的,“我知道了,我去试试看。”

    叶璃的试试看,就是让阿谨带着她飞上练武场边上竖着的足有二十米高的木杆,然后……跳下来!

    第一次,在大约十米高的地方突然摔了下来,叶璃运气不错被树梢挂了一下然后掉进了场边的沙坑里。

    第二次,往前横穿了小半个练武场,没能及时找到下一次借力的地方,从五米高的地方跌下来,身体自我保护做的不错,只是擦破了一点皮。

    第三次,一时失控撞上了练武场上的木桩,痛的叶璃半天没缓过来。

    第四次……

    第五次……

    墨修尧坐在场边,安静看着那个纤细的身影一遍一遍的跳下去,飞起来,再跌落下去。然后爬起来检查一下没什么问题再跳,再跌落。墨修尧并没有阻止,看着她一遍遍的失败,然后再一次次的尝试,平静的眼眸中第一次有某种激烈而陌生的情绪在悄然的翻腾着。深邃的眼眸中只有那不停地落下在不停地站起的纤细身影。

    “墨修尧,你居然虐待女人?!”凤之遥的声音突兀的在安静的练武场上响起,暗地里默默守护的暗卫们抽了抽嘴角险些从隐秘处跌落下来。

    凤之遥摇着折扇踱步过来,一边看着练武场中的叶璃,在看看沉默的坐在边上的墨修尧啧啧摇头叹道:“阿尧,那是你的妻子,不是你的仇人,没想到这几年过去你越发的不懂怜香惜玉了。”墨修尧抬起头,淡淡的扫了他一眼没说话。看着叶璃不停地跌落到地上,他的心情并不太美好。讨了个没趣,凤之遥摸摸鼻子默默地站到了一边,看了好一会儿才有些不解的问道:“嫂子这是在玩什么?”

    “轻功。”墨修尧道。

    凤之遥神情扭曲,下巴险些被扇子给戳到,“练轻功?这……她就不怕摔死自己么?”他们这些人都是从小学武功的,凤之遥本人算是野路子出生,没被什么师傅正经交过。但是也没有见过这种练法啊。这年头女人都比男人更不要命么?话刚说出口,就感觉到一道冷芒射到他身上。凤之遥看着眼神不悦的墨修尧抱歉的笑了笑,让到一边一起看叶璃的练习。

    前前后后叶璃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摔了多少次了,等她终于能够顺利的降落到地上的时候只觉得浑身上下像是被人暴揍了一顿一样到处都痛。但是心里却是大大的送了一口气,只觉得从来到这个世界上开始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满足高兴过。

    “啪啪啪——”场外,凤之遥击掌,一脸佩服的对叶璃挑了挑眉。青鸾和青霜立刻围了上来,青霜水灵灵的眼睛早就红红肿肿的了,也不顾有人在场抱着叶璃小姐小姐的叫着哇哇大哭起来。叶璃看看有些狼狈自己,好笑的拍拍怀里的小丫头让她站好才往墨修尧跟前走去,“凤公子,又见面了。”

    凤之遥叹道:“王妃今天可是让在下打开眼界啊。”

    叶璃无奈道:“别人学起来都很简单,偏偏到我就难上加难。既然想要学会自然要多费点功夫了。”墨修尧淡淡笑道:“阿璃,今天就到此为止吧。你可以回去梳洗休息一下,然后找大夫来看看。我和凤三在书房。”叶璃点头,笑道:“没什么大碍,就是摔得有点疼。我先回去了。凤公子,告辞。”看着叶璃带着青鸾青霜离开的背影,凤之遥转身问道:“阿尧,你到底在干什么?暗卫和黑云骑总不至于连定国王府的主母都保护不了,要她亲自学防身功夫吧?”

    “凤公子,是王妃自己要学。王爷才教的。”阿谨出声道。他还没见过比王妃更固执,更能坚持的人。要是王爷不让教王妃轻功的话,他还真觉得王妃有可能因为偷偷练习而摔断自己的脖子。

    “自己有自保的本事,总比让人保护来的放心些。”墨修尧淡然道。这世上没有毫无破绽的保护,即使是定国王府的暗卫也做不到完全的杜绝危险。多一分能力将来就多一分安全。凤之遥摇摇头,叹息道:“能有这样的毅力和勇气,便是男子也没有几个能比得上。我还真有些奇怪,叶家怎么会教出这样的女儿来?就算是徐家……”就算是徐家也不太可能教出这样的女子。徐家的女子可以才华横溢,可以聪明绝顶。但是像叶璃这样的还真没见过。

    墨修尧转过轮椅往书房的方向而去,“我不是让你来讨论阿璃的。”

    凤之遥一愣,望着远去的人挑眉一笑,“阿尧该不会是吃醋了吧?”

    墨修尧的书房被早被摞到了新婚的院子里。这座专门为定王和王妃准备的院子是整个定国王妃面积最大的院子,里面甚至有一座独立的书楼。墨修尧搬进来之后两人迅速将房间重新规划了

    一遍,两层的独立书楼二楼是藏书之处。一楼一分为二,一边是叶璃的书房一边是墨修尧的书房。所以当两人踏入书房就看到已经换了一身衣服的叶璃握着一本书坐在书案后面的时候墨修尧

    并没有赶到吃惊,只是问道:“阿璃怎么不多休息一会儿?”

    叶璃扬了扬手里的书道:“刚刚练过武不宜立刻躺下休息,我看一会儿书。需要回避么?”

    墨修尧摇头,“既然还不累,那就过来一起听听吧。”

    凤之遥打量着书房的陈设,听了墨修尧的话有些诧异的挑了挑眉却没有发表什么意见。叶璃想了想也握着手里的书走过来坐下,凤之遥好奇的看了一眼,“咦?王妃再看在书?”叶璃手里

    的正是一本《兵法奇略》。叶璃低头看了看手上的书,道:“闲着没事,看看解闷。”

    看兵书解闷,喜好真特别。凤之遥腹诽着,面上却是一脸兴趣盎然,“感觉怎么样?”

    “还不错。”叶璃答道。

    凤之遥有些有些拿不准叶璃的这个不错到底是个什么意思,飞快的看了一眼墨修尧。墨修尧不为所动,含笑问道:“阿璃觉得哪里不错?”叶璃稍微犹豫了一下,才道:“战略方面写的不错,但是战术上……”也许是现代战争和古代战争的差别,叶璃觉得这里面写的许多战术根本就不合理,甚至可以说是异想天开。当然不是说战术不可以异想天开,事实上最优秀的指挥官往往就是有着天马行空的想象力的。但是这本书里写得…事实上叶璃觉得称它为小说比较合适。这个作者绝对没有上过战场,叶璃心底暗暗想着。

    “战略?战术?”凤之遥挑眉。

    叶璃心底有些懊恼,脸色却十分平静的看了一眼墨修尧道:“战略便是指战争的全局计划和策略。”墨修尧扫了凤之遥一眼,淡然接口道:“战术就是指达到战略的具体手段,部署以及克敌制胜的谋略。懂了么?”凤之遥沮丧的望着面前这对淡定的夫妻,这是在鄙视他学问少么?

    “阿璃觉得战术怎么样?”墨修尧没理会凤之遥的表情,对叶璃问道。

    叶璃耸耸肩,“比起太祖兵典我觉得这更像一本传奇小说。”

    “啊啊啊…你连太祖兵典都看过?”凤之遥尖叫。

    叶璃奇怪的看着他道:“我舅舅和外公家里都有太祖兵典,看过有什么奇怪的?大舅舅教过我。”她没骗人,大舅舅的确教过她兵法谋略。不过还不到一个月,太祖兵典肯定没讲完就是了。这句话也是顺便解释她为什么懂那么多军事方面的知识。太祖兵典确实是她在这个世界看到过的最好的兵书之一。

    凤之遥默然内流,你怎么生在了叶家和徐家,你要是生在慕容家就凭慕容大将军教导女儿的那个态度,说不定我朝还能出一位女将军呢。太祖兵典可不是一本书而已。全书一共二十九卷,记载了太祖开国初年敌我双方共十七位名将的战例。其中还有定国王爷墨揽云的亲笔点评,可以说是大楚武将的必读书目之一。

    “前院书房里有很多兵法书,阿璃喜欢的话可以去那里拿。”墨修尧道。这个院子本来就不是处理正是的地方,所以书房里的藏书也多是偏向诗词经典或者杂学类的。兵书也有那么几部但都不是上好的。闻言,叶璃眼睛一亮,这个书房里书多是多,但是除掉她不感兴趣的诗词歌赋,名人传记等等,能剩下的也就是一些历史地理游记之类的书了。她对某某朝的那些事儿,某朝秘史没有兴趣,所以历史早在未出嫁之前就已经浏览通了。所以只能看一些地理游记之类的东西,但是这种只能看摸不着的名胜风景风土人情让人郁闷。

    这对夫妻…爷服你们了!凤之遥在心里抽搐着翻白眼。

    言归正传之后凤之遥整个人看起来就认真多了也顺眼多了,他有些歉疚的看着墨修尧道:“阿尧,抱歉的很。这几年我好像疏忽了不少地方。”墨修尧抬眼看他,“怎么?黎王府的事有消息了?”凤之遥点头道:“凌云公主自以为聪明算计了墨景黎,只怕她不知道是她自己反而被人算计了。”

    “怎么说?”

    “据说黎王府已经查出来了,栖霞公主休息房里的香是凌云公主让人放的,栖霞公主也是凌云公主的人放进去的。但是…王妃所说的那个那天第一个冲进栖霞公主房里的丫头并不是栖霞公主的人,也不是凌云公主的人。而是…贤昭太妃从宫里带出来的一个小丫头。”凤之遥神色有些凝重的道。叶璃皱眉问道:“那个丫头……”凤之遥道:“当天下午那个丫头就被秘密赐死了。我一直派人盯着黎王府和昭阳公主府。栖霞公主被接回去的时候身边没有跟丫头,直到半夜才有人从后门将一具丫头的尸体运出去扔到了城外的乱坟岗。不过那丫头死前被毁了容,身上也没有任何证明身份的东西。”

    “那你怎么知道是贤昭太妃的人?”叶璃奇道。

    凤之遥得意的笑道:“仵作在那个丫头的指缝还有头发上发现了少许茉莉香味的头油,这种头油据说是京城的第一的香料铺子里特制的一种头油。非常的贵小小的一盒就要十几两银子。而山最近三个月整个京城这种味道的头油只卖出去了五盒。其中有两盒就是贤昭太妃派人买的。所以,我猜那个丫头应该是贤昭太妃的梳头丫头。还有,昨天早上贤昭太妃换了一个新的发型。根据本人派去的对梳妆非常有心得的人判断,那和从前贤昭太妃习惯的发型绝对不是出自同一人之手。”

    叶璃佩服的点点头,道:“所以,事情就是凌云公主不愿意嫁给黎王所以设计帮助栖霞公主进入黎王府,好让自己能够光明正大的悔婚?而正好贤昭太妃也不满意凌云公主这个媳妇,将计就计好让栖霞公主能够取而代之?可是…这不合理啊。”

    “又哪儿不合理?”凤之遥不解。

    叶璃道:“除非雷腾风也参与了此事,不然的话如果当时雷腾风不那么强硬的带凌云公主走。就算凌云公主再怎么闹最后还是得乖乖成亲吧?这样一来,她的计划非但不会成功还会给自己在黎王府多添一个对手。还是,她只是想抓住黎王和栖霞公主的把柄借此要挟他们?万一黎王和栖霞公主宁愿拼个鱼死网破弄得告诉皇上她设计的事。就算她是西陵公主只怕也脱不了身吧。”

    “阿璃觉得雷腾风为什么走得那么急?”墨修尧轻声问道。

    叶璃想了想道:“雷腾风发现凌云公主被人算计了?”

    凤之遥点头道:“凌云公主还留在京城的话,这件事查出来皇上就算不想处置她都不行。但是现在人不在了,皇上若是不想破坏两国关系那么就只能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总不能为了这事儿发兵去攻打西陵吧?不过,这么一闹雷腾风这一趟大楚算是白走了。”好好地和亲计划被凌云公主那个傻女破坏了,雷腾风肯定气的吐血。

    叶璃叹气,转头看向墨修尧问道:“我是不是该庆幸我不值得他费那么多心思去算计?”

    墨修尧微笑道:“确实应该庆幸。这么多年…景黎倒是让我刮目相看。”

    凤之遥撇撇嘴道:“我看未必。真正厉害的是他身边的那位吧。他要是真有那心计怎么会舍…而取叶莹?”

    墨修尧笑道:“黎王妃如何?她是户部尚书的嫡女,叶昭仪的亲妹。”

    凤之遥不屑道:“嫂子也是户部尚书的嫡女,还是清云先生的外孙女。”

    “凤三你可知道皇上为什么放心让我娶阿璃?”墨修尧问道。

    凤之遥挑眉,墨修尧道:“徐家人不会依附任何人,也不会成为谁争夺皇位的助力。这个到底皇上明白,我明白,墨景黎自然也明白。他根本不可能从徐家得道任何帮助,相反,如果他意图兴兵作乱或者图谋逆反而危及百姓的话,徐家甚至可能会成为他的阻碍。”当年徐家先祖亲手弑君还有竭力辅佐大楚几代君王的事情可不是传说。不过墨景黎大概只以为徐家是死忠于皇上吧,毕竟那些真正的秘闻其实之流传在每一代的皇帝定王和徐家家主之间。

    “就算如此,抛开徐家不谈。同样是叶尚书的嫡女,至少三小姐是先皇赐婚比较名正言顺一点吧。”凤之遥道。

    叶璃抿唇浅笑道:“这一点我大概能猜到。”

    两人同时看向叶璃,叶璃低眉道:“我父亲…应该是太后的人吧。他应该知道黎王的心思和太后的意思。但是如果娶了我,他大概认为以后黎王看重的不会是叶家,而是我身后的徐家。但是四妹的生母娘家薄弱。四妹成为黎王妃或者…将来就会完全不同。叶家将来便会一步登天。当今宫里正宫有皇后,宠妃有柳贵妃,膝下更有多个皇子。如果父亲真的是太后的人,他不会不知道二姐其实并不受宠。所以从皇上那里看…二姐的孩子想要…的机会并不大。何况那个孩子能不能生的下来还不一定。”

    这些日子回想起来,叶璃简直有些佩服自己的父亲了。人人都以为他将叶莹嫁给黎王是为了扶持宫中的叶昭仪,却不知道其实叶昭仪才是备用的那颗棋子。好一个明修栈道暗渡成仓,只可惜叶莹这颗子没有选好。若是有两个叶玥说不定叶尚书的构想还真的可能成功。其实不是这些古人笨,是一直有些藐视这些人的自己傻才对。以叶老夫人一贯的精明和叶尚书的谨小慎微在官场上平步青云,她怎么会以为那两位只是因为叶昭仪怀孕了就得意忘形了。

    “真是让人惊讶的推断。”凤之遥看着叶璃道:“王妃怎么会觉得叶尚书是太后的人?”这件事只怕龙椅上的那一位也想不到,不过,定王妃并没有猜错就是了。

    叶璃淡淡道:“父亲似乎不时会有意无意的表现出对黎王的不满,但是事实上他从来没有做过任何对黎王有影响的事情。既然已经把最看重的女儿嫁给了黎王为什么还要总是表现出对他的不满?看起来倒像是做给谁看得了。上次指婚是凌云公主据说太后和黎王都不满意,父亲的态度便很强硬。这当中当然也有为了四妹将来担心的意思在。但是这一次,以父亲的聪明不可能看不出栖霞公主是肯定要进黎王府的。而且就算换一个身份,将来栖霞公主在黎王府的地位也不会低。但是这次父亲似乎什么也没说。就连四妹回家去当天就被父亲遣了回去。四妹告诉我,父亲已经准备一个月后将五妹送进黎王府做庶妃,说是为了帮助四妹固宠,免得将来被栖霞公主抢了先。”

    墨修尧看着叶璃淡笑道:“阿璃说的确实不错。叶尚书…能够这么早登上尚书之位确实跟太后有几分关系。不过,我更倾向于是两面逢源。”

    叶璃眨了下眼,道:“你是说父亲打算先看那边赢面大,再押哪一边?”

    “当今疑心病之重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够理解的。叶大人若是没有相当的忠心他是不会相信他的。”

    即使已经自己早就想明白不少问题,叶璃依然觉得有些震惊。自己那位看起来圆滑实际上也真的圆滑,在家事上又显得糊里糊涂的父亲居然还是双面间谍的角色?

    “但是,这太后和皇上又是怎么回事?”叶璃道。

    凤之遥嗤笑道:“还能是怎么回事?咱们的皇太后人称一代女杰,女中尧舜。当初扶持皇上少年登基权掌天下来着,不过咱们的皇上也不是吃素的,区区三年不到就把权力统统收回自己手里恭请皇太后退居后宫颐养天年。权力这种东西…没尝过也就罢了,一旦尝到了很容易欲罢不能的。皇上和太后面和心不合很久了,这是京城很多权贵都心照不宣的事情。虽然皇位不会变,但是做皇位的人是可以变的。”

    “所以,真正有野心的不是墨景黎而是太后么?”

    “野心墨景黎自然是有的,只不过他没机会而已。现在有了机会他怎么会不配合?黎王府是他的府邸,没有他的同意就算是贤昭太妃想要做什么也没那么方便。”

    叶璃无言,难怪太后不介意兄弟阋墙了,原来她根本就巴不得自己的两个儿子斗个你死我活么?

    “权力…真的有那么重要么?”

    凤之遥一怔,神色有些黯然的道:“对有的人来说大概很重要吧。”只是一瞬间的黯然,凤之遥很快又嬉笑起来,对着墨修尧眨眼睛道:“怎么样王爷?宫里那两位既然开始出牌了,咱们要不要也跟一把?或者…来个通杀?”

    “通杀?”墨修尧瞥了他一眼,“然后你来收场?宫里宫外杀得血流成河你负责,若是各地叛乱你去平?北戎来犯你去挡?西陵也要参一脚的话你去守边关?”

    呃…凤之遥尴尬的抹鼻子,果然,弄死几个人不难。但是弄死那几个人之后的后果很麻烦。
(快捷键 ←)上一章:65.婚事告吹返回目录下一章:67.初夏游湖(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