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穿越小说 »盛世嫡妃最新章节列表 » 68.定国王妃的“游乐场”

68.定国王妃的“游乐场”

文/凤轻
盛世嫡妃 本章字数:8934 盛世嫡妃txt下载
推荐阅读:阴胎十月之鬼夫缠上身 大明武夫 重生之笑春风 仙逆 鬼夫萌妻之夫人请回家 仙碎虚空 造化炼体决 我家萝莉是大明星 仙界网络直播间 修真之掌门真绝色
    68。定国王妃的“游乐场”

    “快来人啊!黎王落水了!”

    原本丝竹幽幽欢乐悠然的佳人湖上突然传来一声凄厉的尖叫。在不远处的画舫上的人们的目瞪口呆中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从一艘宽大华美的画舫摔了出来,然后直扑湖面噗通一声掉进了水里。等到反应过来刚才那叫声的内容时所有人都吓了一跳,黎王落水了!附近的画舫纷纷靠了过来,跟黎王有过节的找位置看戏,跟黎王有交情的赶紧吩咐下人跳下去救人。

    闹出这么大动静,船舱外的人自然也都听到了。慕容婷和冷皓宇先一步冲了进来,“阿璃,阿璃,你没事吧?”慕容婷拉着叶璃一脸紧张的打量了一番,确定叶璃并没有什么事才松了一口不满的道:“这个黎王是怎么回事啊。阿璃,他有没有欺负你。”叶璃带着一点惊魂不定的惶恐,微笑道:“我没事…是黎王。他…不知道怎么掉到湖里去了。”

    “王爷?!”叶莹和栖霞公主大惊,连忙扑到窗口去看。湖里已经有不少人下去救人了,不过还没有看到墨景黎的人影。叶莹焦急地道:“王爷怎么会掉到湖里去?他…他不会凫水啊。三姐……”这次叶莹倒是没有怀疑叶璃,毕竟墨景黎在叶莹心目中还是一个文武双全的大男人,再怎么样也不可能就这么无声无息的被叶璃扔到水里去。叶璃也不在乎在这个时候安慰安慰饱受惊吓的妹妹,“没事的,有那么多人下去救黎王了。肯定不会有事的。”叶莹含着泪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湖水的人,也顾不得再和叶璃说什么了。倒是栖霞公主看了看船舱里的众人,转身就要往外走。叶璃淡淡道:“姑娘,你去哪儿?”

    “本…我去救王爷,管你什么事!”栖霞公主当然知道叶璃认出自己来了。想起叶璃见过自己那么狼狈的样子,栖霞公主看着叶璃就不舒服,更不想和她呆在同一个船舱里。叶璃拉过叶莹道:“四妹,带着这位姑娘回你们的船上去。这位姑娘既然是黎王的人,你这个做黎王妃的就要照顾好客人,别出了什么事情。”

    “可是……”叶莹犹豫着,她讨厌栖霞公主,何况现在黎王生死未卜她哪有心情管这些?

    “行了,别忘了你的身份。”叶璃皱眉道,“黎王不会有事的,你别自己先乱了手脚。”

    将叶莹劝走了,叶璃才冲其他三人笑了笑,悠闲地坐下来看下面的打捞工作。又过了一会儿黎王终于被人救出了水面,阳光下的湖面上可以清晰的看到墨景黎平时那张冷峻的脸上额头青了一大块,大概是在水里呆久了,鼻子倒是暂时看不出什么不好来。众人七手八脚的将人送上了停在不远处的黎王府的船,看热闹的人们也渐渐围了过去叶璃这边倒是清净了不少。

    冷皓宇若有所思的看着悠闲地靠着窗户的叶璃,道:“王妃一点也不担心么?”

    叶璃浅笑道:“担心什么?冷公子放心吧黎王福大命大不会有事的。刚才冷公子也看到了,还活着不是么?”

    慕容婷托着下颚,好奇的道:“好端端的黎王怎么会跌倒湖里去的?”每年游湖的黄金时期总有那么一两个人掉湖里没错,但是一般都是不懂事的孩子或者身子弱的千金小姐。黎王一个从小习武的男人怎么会掉进湖里。叶璃正色答道:“人有失足马有失蹄,黎王…突然站起来大概是船不稳所以就一头栽下去了吧。”

    船有过不稳吗?一直呆在外面的慕容婷在心里疑惑着,“他轻功应该不错吧。”

    “黎王惧水,大概一时忘了。”叶璃面不改色的答道,轻功不是万能的,特别是在某条腿突然麻木的时候。除非他有某人的本事完全不用腿也可以飞起来。不过…下次想要整到墨景黎大概就没那么容易了。叶璃在心中默默的思考着以后再见到墨景黎一定要小心了。华天香对墨景黎怎么摔下去的不感兴趣,有些忧虑的道:“璃儿,黎王在你船上出事,太后和贤昭太妃那边……”叶璃无辜的眨眨眼睛,“船上偶尔不稳是时常有点事,黎王自己喝了酒没占稳也要我负责么?好吧…没把窗户关好好像是我的错。”冷皓宇的目光扫到船舱里仅开着的两扇窗户,含笑道:“虽然才初夏不过湖面上还是有点热,王妃忘了关好窗户想必大家都能理解的。”

    “多谢冷二公子体谅。”叶璃笑道。

    华天香摇头道:“璃儿,咱们自然没什么。但是黎王那个人一向跟定王不和与你也有过节。没事也能找出事来,你还是小心一些吧。”叶璃笑道:“谢谢你天香,我会注意的。”如果墨景黎真的好意思告诉所有人他被个女人打了的话,那她也不介意好好跟他理论一番。没考虑周全她是不会贸然出手的。想起刚才墨景黎那张衰脸,叶璃突然觉得拳头还有点痒,心里暗暗后悔没有多揍几拳。

    黎王府

    墨景黎被一阵嘤嘤的哭声吵醒,本来浑身上下都说不出的难受,那时起时伏的哭声更是让他脑子如被炸了一般的难受,“闭…闭嘴!”

    “王爷,你终于醒了……”叶莹惊喜的扑了过来。一边栖霞公主也连忙挤了过来,“景黎哥哥,你怎么样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墨景黎闭了闭眼,终于想起来自己发生了什么事。一口气堵在胸腔里发不出来又是一阵惊天动地的咳嗽,叶莹连忙扶着墨景黎替他顺气,“王爷,你好点了么?”看着叶莹泪水涟涟的娇颜,再想起某个可恶的女人那张冷淡无波的脸,墨景黎一阵烦闷,“别哭了,本王还没死呢。叶璃呢?”栖霞公主轻哼一声道:“景黎哥哥你在说什么,叶璃自然回她的定王府去了。你在她的床上出了事,她连来看一眼都没有。真是没礼貌!”叶莹瞪着栖霞公主,“三姐再怎么也比某些人有礼貌得多。男女有别,王爷在病床上三姐怎么会来看?”叶莹也不傻,栖霞公主会进黎王府连自己的父亲都挡不了。叶璃虽然从小跟自己不对盘但是跟栖霞公主也有仇,比起栖霞公主来肯定是站在自己这个妹妹这边的。想起今天叶璃提醒她看着栖霞公主别让她出去乱跑,回来之后连一向对她横挑鼻子竖挑眼的太妃也破例夸了她两句,叶莹就觉得有时候听这个三姐的话也没错。毕竟二姐再厉害再聪明也在宫里,帮不着自己。祖母说得对,她们姐妹出嫁以后就应该相互扶持。

    “你!”栖霞公主大怒,那一次的事情注定让她在京城的贵妇们中间抬不起头来。甚至连南诏公主这个身份也要失去。虽然她可以放下这一切返回南诏去,就算不是栖霞公主她依然还是高高在上的南诏公主。但是她是真的爱景黎哥哥的,就算没有公主的身份她也要永远和景黎哥哥在一起,“景黎哥哥,你看她…。”

    “够了,栖霞莹儿,你们先出去。本王累了!”墨景黎不耐烦的道。二女虽然平时都不是省油的灯,但是对墨景黎的话却还是千依百顺的。见他沉下了脸,只得默默起身带着一脸的不舍转身出去了。

    “黎儿。”房间里刚清净了一会儿,贤昭太妃走了进来。墨景黎连忙想要起身,贤昭太妃先一步按住了他的肩头在床边坐了下来皱眉道:“怎么这么不小心。”墨景黎沉声道:“孩儿让母妃操心了。”贤昭太妃依然盯着他不放,问道:“好端端的你怎么会掉进水里?还是在定王府的船上。母妃告诉过你多少次了,不要再去招惹那个叶璃。你告诉母妃,你掉进湖里是不是叶璃干的。”

    墨景黎脸上一黑,沉默了片刻才道:“是我不小心掉下去的。”

    “不小心?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还不小心?”贤昭太妃不满的斥责道,“这次的事母妃不问你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从现在起你离定王府的人远一点。也不许去招惹定王,明白了么?”墨景黎不屑的扬了下眉,道:“母妃,你和母后未免把墨修尧看的太重了。”看着他不屑地神色,贤昭太妃轻叹一声道:“你从小就和定王打到大,母妃知道你不把他看在眼里。但是你要记清楚,你可以不把墨修尧当一回事,但是绝对不能不把定国王府当一回事。定国王府和徐家咱们现在既不能拉拢也不能得罪。所以,今天的事母妃不会过问。就算你真的吃了亏,也得给我咽下去!”

    墨景黎沉默了片刻,沉声道:“让母妃操心了。孩儿知道。”

    贤昭太妃点点头,看着墨景黎柔声道:“母妃知道你是好孩子。有的时候不能万事凭自己的喜好,等你得到一切的时候,想要做什么还不都是看你的心意?在这之前,一定要忍耐。”

    “多谢母妃教诲,孩儿知道了。”墨景黎恭敬地点头道。

    叶璃花了不少时间做的衣服在墨修尧生日当天作为礼物送给他了,当然鉴于对佳人湖不太美好的映像和墨修尧可能又有了心上人的原因,叶璃没有接受华天香关于邀请墨修尧游湖的建议。虽然她比较好奇墨修尧一年四季比她还足不出户到底是哪儿来的意中人。既然有了意中人为什么又要娶她或者是娶了她之后才有的意中人?无论是哪一个想法都让她的心情非常的不悦。因为她也不知道比起被当成挡箭牌娶进来或者婚后不到一个月丈夫就出轨到底哪个更倒霉一点。于是,整个定王府的下人们都不明白为什么自家王爷王妃的关系好像又慢慢的回到了刚成婚那几天的情形。应该说是王妃单方面的疏离王爷,难道是吵架了?但是看着两人依然平心静气的相处,也不像是吵架了的模样啊?

    墨修尧当然也知道叶璃在不着痕迹的疏离他。不应该说是疏离,而是在不着痕迹的让他们的关系退回到最开始的状态。但是显然并不太成功。因为不仅墨修尧发现了,连叶璃身边的嬷嬷以及平时挺忙的孙嬷嬷都发现了。但是墨修尧一时半刻还没想明白了到底是为什么。似乎…是从杨芊茹来送寿礼那天下午开始的。独自一人在书房的时候,墨修尧默默的思索着。他并不认为叶璃是因为杨芊茹的事情生气,不只是他们都清楚杨芊茹根本就不是什么事,而且以叶璃的性格也不会因为那样一个女子赌气。那么…就是因为他们的谈话了?墨修尧握着书却并没有看进眼里去,而是默默的回想着那天的每一句对话……

    墨修尧在书房里出神的时候,叶璃已经带着青鸾和青霜换了一身男装出府去了。定王妃的身份注定了她走到哪里都会引人注意,所以叶璃也不能免俗的学起了乔装改扮。索性,叶璃的易容术还是很过关的。当然不是那种做人皮面具什么的,只是将肤色,眉毛等等略作修改,还有处理好诸如喉结耳洞之类的细节问题,一个肤色略有些暗淡的清俊少年就出炉了。再加上叶璃不同于这个时代的女子柔弱的气质,不是熟悉的人,不仔细看很难将她认出来。于是在青鸾和青霞惊讶的神色中,叶璃满意的将两人留在了藏珍阁算账,摇着随手摸来的一把折扇大摇大摆的出门了。

    跟着叶璃的两名暗卫在暗地里悄悄为自家王爷捏了把汗。王爷到底娶了个什么王妃啊?如果不是他们一瞬也不敢稍离的盯着王妃进去的房间,又看到那个清俊少年从里面走出来。为了小心谨慎才现身进去看了一眼,他们差一点就把王妃跟丢了啊。他们可是定国王府最资深的暗卫,要是把王妃弄丢了他们哪还有脸呆在暗卫里面,直接回军营回炉操练吧。可是…看着前面悠然漫步的翩翩公子。阿三,他像女人么?

    完全看不出来,小四。

    自从可以光明正大不受拘束的习武之后,叶璃觉得自己似乎越来越不喜欢从前那样的生活了。装的毕竟还是装的,她的骨子里从来就没有大家闺秀的气质,当然她也绝对算不上活泼好动就是了。但是满足人类正常喜好的娱乐休闲还是要的。关于墨修尧的问题,在思考了两三天之后就被她抛到脑后去了,如果墨修尧真的有了一位心上人,并且决定跟他和平分手的话她也不是不能接受。反正她有钱,相信墨修尧也不会吝啬关于赡养费的问题的。但是如此一来,关于培养感情,将来再生孩子的事情就要先搁置起来了。她可没有明知道对方心有所属还要跟人家生孩子的嗜好,所以,自认为不用再培养感情的叶璃空闲的时间更多了就决定多出门走走。结了婚的女人是不用天天锁在家里的。

    “阿三,王妃要去哪儿?”暗地里,默默跟随的暗卫四低声问道。

    “我怎么会知道?王妃好像想出城。”暗卫三答道。

    “王爷和王妃好像闹别扭了,王妃不会打算离家出走吧?”暗卫四蓦地想起来昨天换班的时候一二好像提过王爷和王妃这几天关系有点奇怪。

    “这个…应该不会吧?”暗卫三犹豫着,“要不我跟着王妃,你回去禀告王爷一声看看?”

    “万一王妃真的离家出走你拦得住么?跟丢了怎么办?”虽然他们还没有亲自试验过王妃的武力值到底有多高,但是绝对跟那些花拳绣腿的不一样。

    “这个…已经跟丢了!”暗卫三叫了一声糟,刚刚出了城,王妃怎么就不见了?难道是他们刚才说话太投入了?

    “废什么话,还不快找!”两名暗卫从暗处先生,四下查看王妃的下落。虽然刚才他们不敢跟的太近了但是也没离得太远,就这么一会儿功夫王妃不可能走的太远的。

    叶璃坐在树干上看着底下叽叽咕咕的两名暗卫,隐藏行踪的能力不错,就是性格有点脱线,“我说…你们从来都不往上面看吗?”两个路过的暗卫窘着脸望着倚坐在树上的清俊少年。那是因为定王府从来没出现过会爬树的王妃,还有我们在树下转了半天连一丝呼吸都没有听到啊,“王…王妃……”两名暗卫默默垂泪,心里已经决定今天回去就去统领那里报道。他们不配做暗卫,他们要从新训练自己。

    叶璃轻巧的从树上跳下来,落到两人面前,“辛苦你们了。”

    “属下不敢。”

    “我没打算离家出走。”叶璃含笑看着两名一脸紧张的暗卫,暗卫三悄悄松了口气小心地问道:“那…王妃你出城做什么?”

    “我只是想看看你们能跟我多久。”叶璃微笑,点头赞道:“总得来说还不错。不过如果能控制一下你们的眼睛的话应该会更好。刚出了藏珍阁还不到一里你们的眼神就让我想假装不知道都不行了。”“

    ”多谢王妃教诲。“还不到一里路就被发现了,这算是夸奖么?

    叶璃心情愉悦的看着眼前一脸沮丧的暗卫,道:”你们可以跟着我,不过…我每天都做了什么你们应该不会告诉别的什么人吧?“两名暗卫大喜,:”多谢王妃。自从王爷和王妃大婚第一天起,属下两人还有另外两位就是专属王妃的暗卫了。除非王妃遇到生命危险,不然不会向任何人透露王妃的任何事情。包括王爷。“暗卫四解释道。叶璃点头,墨修尧跟她说过关于定国王府的暗卫问题,这些日子她也确定了这些人确实没有把关于她的任何事情告诉墨修尧。不过说了也无所谓,因为她会让他们看到的自然都是不算秘密的事。

    ”正好,本公子需要几个苦力,你们跟我来。“

    暗卫三四面面相觑,他们说过他们是暗卫吧?

    暗卫三四对定国王妃这个称谓在这一天终于超脱了女人这个词。王妃会骑马?这没什么。西陵和北戎的女人大多数都会骑马。王妃会武功?这也没什么,他们在府里早就知道了。但是谁能告诉他们王妃为什么会带着两个人勇闯土匪寨?好吧,这里现在没有土匪了,早在王妃被劫的当晚,凤三公子就带着黑云骑把这个叫黑云峰的土匪寨给扫干净了。黑云骑的兄弟们很郁闷,不长眼的土匪敢取名叫黑云峰还敢让招惹王爷,这不是给他们黑云骑抹黑嘛?

    看着叶璃骑了上百里的马,然后安步当车的往山上走去,半点也没有感到累的意思。从暗卫变成明卫的三四非常郁闷。叶璃回过头,不解的看着两人挑眉,”怎么不走?累了?“

    两人的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似得,暗卫三鼓起勇气问道:”王妃,我们来这干嘛?“

    叶璃回头笑看两人,”爬山,散步,郊游,散心,把你们俩宰了卖?“

    ”王妃…。“

    暗卫三四都是来过黑云峰的,但是上了山他们就发现这里和上次来得时候完全不一样了。山上原来的寨子并没有破损,反倒是原本上山的从此机关陷阱都已经被拆除了,上山的路也好走了许多。虽然对他们这些武功高强的人来说这算不得什么,但是对普通人来说去显然有很大的区别。而且寨子里居然还有人在居住。远远地他们就看到炊烟了。王妃不会是想要落草为寇吧?还是黑云峰又多了一拨土匪王妃打算带着他们两个来剿匪?

    三人刚走近寨子前面就传来一阵犬吠声,不一会儿一位精神抖擞的六旬老人带着几个老人和孩子迎了上来,看到叶璃脸上便含笑迎了上来,”楚公子。“

    叶璃点头,”王老,进来可好?“

    老人杵着拐杖,连连点头道:”老朽好得很,多亏了公子照应。公子里面请。“

    叶璃请老人先行,走在老人前面一边走一边问道:”我不能经常来这边,王老在这边过的可顺心?“

    老人道:”这里离京城不远不近,一切都好。公子吩咐的事情我们也都一直按照公子的意思在进行。公子可要先去看看?啊…现在快到吃午膳的时候,公子远道而来想必还没用膳,如果不嫌寨子里粗陋,不如先用过膳再说?“叶璃早上就出来了确实没有吃过午饭,便同意的点了点头。老人十分高兴的吩咐人去准备午膳,并且亲自将叶璃请到一间朴素却十分干净的屋子里休息。

    ”王妃…这,这个地方怎么……“老人一离开暗卫三就迫不及待的问道,但是半天也想不明白到底该问什么。

    叶璃一脸闲适的坐在椅子里,道:”你想问这里?我上次到此一游之后觉得这个地方很不错。就想办法买下来了。“这里离京城不愿,并不是荒无人烟的地方。这些山林自然都是有主的,只不过因为有土匪盘踞寻常人不敢管罢了。暗卫四不解的道:”王妃买下这座山做什么?这里看起来…并没有什么价值。“无论是山上的树还是植物都没有什么太高的价值,而且这座山看起来也不像有什么金矿银矿的地方。

    叶璃眨眨眼睛,”我本来就没打算要它有什么附加价值啊,这就是一座普通的山。只是山上和山脚下多了一个庄子和几家住户而已。“

    ”山下?“暗卫三想起来山下不远的地方确实有一处不小的庄子。

    暗卫都不是笨蛋,他们当然知道即使山下的庄子是王妃的,王妃看重的肯定还是山上的什么东西。不然也不会特意爬上山来。两双眼睛默默的看着眼前的俊秀少年,叶璃无奈的合上故作风雅的扇子,道:”好吧,吃过饭带你们去瞧瞧。不相信你们懂得遵守暗卫的职业道德,如果不懂的话,本公子会亲自教到你们懂为止。“暗卫三四不由打了个寒战,近乎本能的回答:”属下明白。“

    吃过了有些简单的午膳,叶璃谢过了老人带着两个暗卫自己往后山去了。

    不久之后,暗卫三四终于明白王妃为什么告诉他们她需要苦力了。从后山的山崖上爬下去,里面是一个非常巨大的山谷,山谷里长满了参天大树,虽然是大白天,远远地甚至能听到狼嚎声。京城附近怎么会有这种地方?叶璃带着他们在阴森的森林里转了一圈一会儿,终于找打了一群正在忙碌着人们。这些人正在忙碌这修建一些简陋的房屋以及一些他们在府里的练武场看到的东西和更多他们完全不明白的东西。最让他们感到奇怪的是,这些日子他们一直跟着王妃,完全没有见到过王妃做任何事情,这里到底是怎么回事?

    上前来招呼他们的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壮汉,看到叶璃立刻迎了上来,”楚公子。“

    叶璃点头道:”做的怎么样了?“

    壮汉脸上满是憨直的笑容,道:”公子你放心,咱们一丝一毫也不敢有错。都是按照你吩咐的做的。你看看如何?“叶璃满意的点头笑道:”我已经看过了,你们做的非常好。“壮汉抓了抓头发,笑道:”我们虽然不知道这些玩意儿是拿来干什么的,但是楚公子对咱们有恩,又给了咱们活儿干,咱们一定会给你做好的。“叶璃笑道:”不用客气,你们也是凭自己的力气赚钱。今天我带来了新的图纸,你们看看有没有什么看不明白的地方,正好可以仔细说一说。“叶璃从取出一叠厚厚的图纸交给他,壮汉打开看了一遍,笑道:”公子画的都明白,我拿去给几位老师傅看看。公子要一起过去么?“

    ”我先看看,等他们忙完了再过去。“

    那汉子拿着图纸兴高采烈的走了,叶璃才撇着神色呆滞的两人道:”想问什么可以问了。“

    暗四看了看四周道:”王妃…王妃是在修一个练武场么?“有很多东西跟府里很相似。”

    叶璃满意的点头笑道:“有眼光,你可以说我在修一个好玩儿的游戏场。”

    王妃你的爱好真特别。

    “王妃是怎么找到这个地方的?”暗三问道。

    “啊,我问某人京城附近有没有什么既隐蔽又好玩的地方,他推荐了这里。我来过一次也觉得的确是个不错的地方。”

    暗三皱眉,抬头望了望上面道:“这里很容易被人闯入吧?”他们刚才就是直接从悬崖上下来的。而且上次天一阁主就是从下面逃走的,说明进来出去的路都不止一条。叶璃笑道:“如果你说的是下面出去的路的话,已经被我堵死了。若是想要从这边这片森林出去或者进来的话,我查过了,这片树林的边缘方圆都在五十里以外甚至更远,其中有一边下面是个更深的悬崖。而且林中有沼泽,各种有毒的植物,飞禽走兽。你们没看见这附近到处都布着驱蛇的药么?简直就是一个得天独厚的的狩猎场啊。能在京城附近找到这样一个地方实在是太不容易了。如果你们打算和我们刚才一样从上面下来的话…等到这里修好了,上去的那条路也会消失,并且…不怕死的可以用轻功跳下来试试看。”

    暗三暗四不自觉的往对方身边靠了靠,听王妃的口吻从上面跳下来的后果可能比从森林里闯进来的更严重。

    “王妃修这样一个地方…做什么?”暗三咽了口口水,有些艰难的问道。

    叶璃笑容可掬的道:“我不是说了么,玩儿啊。府里条件有限太无趣了。等到修好了之后,觉得无聊了就来这里逛一圈,心情肯定加倍的好。”暗三暗四满脸惊恐,他们早就该知道兴趣如此特别的王妃绝对不是正常人。全京城的人都被王妃骗了…就算是老王爷复生也要被这么彪悍的媳妇儿吓到的吧?

    满意的看着周围的布置,叶璃的含笑的眼神微暗。日子不会永远这么平静,所以她也不可能真的就当做什么都不知道做个无忧无虑的定国王妃。大哥去了南疆,三哥去了军营…如果不是预料到将来的危机无法避免,大舅舅是不会让大哥插手朝堂的事的。清尘公子的名声太盛而徐家不需要更多的名声了。那么…在事情发生之前她也要做好自己的准备,以便在未来可以保护她的家人,用她的方式。
(快捷键 ←)上一章:67.初夏游湖返回目录下一章:69.病重(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