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穿越小说 »盛世嫡妃最新章节列表 » 71.轻吻

71.轻吻

文/凤轻
盛世嫡妃 本章字数:8711 盛世嫡妃txt下载
推荐阅读:[综]超级英雄的御用队医 专治各种不服 鲫鱼修仙记 炮灰逆袭守则 你们江湖人真会玩 海妖纪元 重生之一世安稳 狞宠记 BOSS易推不易倒 重生写文之路见不平
    71。轻吻

    “墨景黎若真是与南诏里应外合,形同叛国。他不会这么做的!”凤之遥咬牙道。但是叶璃的话依然在他心里留下了极重的痕迹,如果墨景黎真的那么做了,后果简直不堪设想,“阿尧?”凤之遥转向一旁沉思的墨修尧,希望能够获得他的赞同。墨修尧剑眉微皱,仿佛没听到凤之遥的话,盯着叶璃摆在面前的地图不知道在想什么。过了好半晌才淡淡道:“墨景黎的性子若是把他逼急了也未必不会?凤三,我要南疆的消息,越详细越好。”

    凤之遥点头道:“我知道了,半个月之内一定会送到你面前的。这个…要不要透露给宫里那位?”

    墨修尧摇头道:“现在让他知道了,他马上就能挥师南下。”墨景祁最不能忍受的就是别人觊觎他的江山,如果真的让他知道了这个猜测,墨景黎不想反也要被他逼反了。凤之遥不解的道:“如果墨景黎真的有这个心思,趁着他羽翼未丰之前剪除不是正好么?”墨修尧轻叹道:“现在若是对南诏用兵,只会让南诏王和南疆圣女放下争斗一致对外。而我们,却很有可能同时遭到西陵和北戎两面夹击。原本想先解决西陵或北戎其中之一,既然南诏也不想安分,那么…就先想办法解决他们吧。”

    “解决?”凤之遥和叶璃齐齐看向墨修尧,很难相信不过是这么一会儿功夫他竟然已经想到解决南诏的办法了。

    墨修尧凝眉道:“既然南疆的人觉得闲着太无聊了,就让他们忙一下吧。徐兄似乎说和南诏王太女颇有交情。”

    叶璃淡淡点头,徐清尘既然当着他们的面这样说,想必就没有隐瞒的意思。墨修尧挑眉笑道:“既然景黎暗中支持南疆圣女,那么墨景祁身为大楚国君,南诏又一贯与大楚交好…大楚给予南诏王室一些支持也不为过。凤三,景黎的消息先压下来来。不用让墨景祁知道了。”凤之遥点头笑道:“好办法。不过…墨景祁可不会听你的话。”事实上墨修尧根本不可能向墨景祁提任何意见,因为不管他说的是对大楚有益还是有害的墨景祁都绝对不会予以采纳。墨修尧对此并不担心,“总有他能听进去话的人存在。还有碎雪关…为了以防万一一定要一个有能力的人驻守。碎雪关现在的守将是谁?”

    “云麾将军关珽。”凤之遥答道。

    “我没记错的话…关珽平生没有打过一场胜仗。”墨修尧皱眉道,关珽虽然和墨家军没有什么关系,但是他对这个名字还有些印象。

    凤之遥不屑的挑眉笑道:“事实上他这辈子就打了三场仗。前两场是慕容将军的副将跟着蹭了不少军功,后一场是剿匪。嗯…盘龙山八百土匪,他用了五千兵马,死了一千七,不过总算是赢了。另外,他最后一次上战场已经是七年前的事了。不过…做要紧的是,王爷,你和他有仇。”

    “本王记得。”墨修尧当然记得,当年关珽带兵围剿盘龙山,刚愎自用不听属下劝谏。不过三天时间就损兵折将死伤过千,却连盘龙山寨的外围的边儿都没摸到。碰巧墨修尧外出办事从那附近经过就过去看看。正好听到关珽理直气壮的要士兵当肉盾强攻山寨。彼时墨修尧的脾气修养和现在比起来差了不是一点半点,当场抽出鞭子就将关珽给抽了一顿。当然,事后墨修尧也被兄长给狠狠地责罚了一顿。

    “设法把他换了。本王不想看见那个白痴留在碎雪关。”墨修尧道。

    “恐怕不行,他是墨景祁的伴读之一,也是他的心腹。我才墨景祁把他留在碎雪关就是为了防墨景黎的。”凤之遥摊手道。墨修尧淡淡瞥了他一眼道:“凤三,一个月让那个草包离开碎雪关。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接收到墨修尧威胁的眼神,凤之遥立刻收起了不正经的表情,一脸认真的就差对天起誓了,“是,王爷。我想墨景黎应该对关珽很有兴趣。但是…换了关珽谁去守碎雪关,我们的人肯定不行。墨景祁不会放心的。”

    “慕容将军。”墨修尧沉思了片刻道,“慕容将军滞留京城已经有两年了。虽然墨景祁说是体恤慕容将军镇守边关的辛劳,但是你我都知道武将长期留在京城并不是什么好事。只会消磨他的锐气。”

    “墨景祁不会连慕容将军也怀疑吧?”凤之遥问道,不然慕容将军可比关珽那个废物强多了,把一个能打胜仗的将军闲置着启用一个白痴?

    “不,只不过是比起慕容将军关珽更能让他信任而已。你去想办法把关珽弄回来,慕容将军的事本王来解决。”

    “没问题。王爷。”

    送走了凤之遥,小书房里又恢复了原本的宁静。叶璃懒洋洋的倚坐在椅子里看着墨修尧低头继续研究桌上的地图。这么久的相处足够叶璃了解这个男人,这个男人似乎非常习惯未雨绸缪,而且想的要比寻常人多得多,“不累么?如果你考虑的根本就没有发生怎么办?”

    墨修尧抬头看她,淡笑道:“如果什么都没有发生自然是最好了。”

    “如果你把自己累死了,剩下的事情怎么办?”

    墨修尧莞尔一笑,一边收起桌上的地图一边笑道:“我从来没打算累死自己,何况现在不是有阿璃帮我么?而且…我只在我还活着的时候做我该做的事情,如果我真的死了…那这个天下或者大楚的江山变成什么样子关我什么事?”叶璃无言以对,自从墨修尧发现她处理账册的速度比他更快,效果比他更好之后,就借口身体不适再也不肯接受账册了。无论是内府还是外院,甚至连墨家军的账册也扔给她处理。这也更进一步让叶璃明白了皇室为什么要那么忌惮定国王府了。经过这一个多月的时间,叶璃敢肯定定国王府不一定比国库更富有,但是墨修尧肯定比墨景祁更有钱。虽然墨家军还是朝廷养着的,但是叶璃相信即使朝廷不给墨家军和黑云骑粮饷,定国王府也一样养得起这两只军队。只看墨修尧丢给他的那些账册上几乎遍布大楚的金矿银矿,铜矿,还有大量的土地和产业就知道了。一个皇帝知道自己比臣子还要穷,能不羡慕嫉妒恨么?富可敌国是什么下场,明朝的沈万三给后人做了一个非常好的榜样。

    就在朝堂上皇帝和太后之间明争暗斗的暗涌纷纷的时候,碎雪关守将云麾将军关珽在打猎的时候不慎从马背上甩了下来,并且被自己的爱马踩断了一条腿骨这件事看似微不足道,却隐隐让皇帝和黎王之间的形势更加紧绷了。关于碎雪关的新任守将到底由谁出任在朝堂上又掀起一阵波澜。但是挑起这些暗潮的定国王府却依然独立于人们的视线之外,显得宁静而舒适。

    布置的幽雅舒适的卧室里,一位五十来岁的中年男子坐在床边握着墨修尧的手仔细把脉。中年男子长相儒雅,眼中却隐隐露出精芒。眉宇间带着一丝洒脱傲然之一,说他是个大夫但是看起来倒是更像一位漂泊天涯的游侠。

    “王爷说去年开的药方已经没用了?”中年男子皱眉道。

    平时给墨修尧看病的何大夫也站在一边,接口道:“不错,去年的药方今年刚一入冬就完全失效了。沈先生,王爷的病……”中年男子,正是大楚杏林国手沈扬皱着眉头道:“把现在的药方给我看看。”何大夫连忙送上最近墨修尧服用的药方。沈扬仔细看了看挑眉道:“这个方子…倒也使得。只是,你没加镇痛的药倒是让我十分惊讶。”自从接手为墨修尧治病,沈扬对何大夫这个前军医也算是熟悉了,自然了解他用药的习惯。墨修尧的病发作起来到底有多痛除了墨修尧自己没有人比他和何大夫更清楚了。何大夫心肠一向又比他软,能忍得下不给下镇痛的药还真是让沈扬有些意外。

    何大夫有些惭愧的道:“我确实加了镇痛的药在里面,但是王妃反对所以才……”

    沈扬这才注意到一直站在一旁没有出声的叶璃。如果叶璃愿意,她的存在感可以低到几乎让人忽略不计。所以虽然知道定王今年娶了一位王妃,但是进来这么久还真的没有注意到站在身后的这位王妃长什么样子。抬头看了叶璃一眼,沈扬赞道:“王妃的决定没有错。少了镇痛的药剂王爷诚然会多受一点罪,但是不会留下什么麻烦的后遗症。而且毒发的速度也要比用药的时候慢一些,这也是我一直坚持不用镇痛的药材的原因。这座房子弄得不错,如果是这样不出意外王爷再熬过两三年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他这么一说,房里的众人脸上却没有什么欣喜之色。因为这表示沈扬去东海寻找凤凰草显然是失败了,或者是凤凰草对墨修尧的身体并没有什么用处。

    何大夫依旧怀着一些希望问道:“沈先生,凤凰草……”

    沈扬有些遗憾的摇头道:“凤凰草对寒毒确实有效。但是对王爷的身体来说却是大大的不利。因此,还是等到烈火莲莲子成熟之后再做打算。当然,这两年我也会看看还有没有别的办法。”墨修尧倚靠在床头上,平静的问道:“凤凰草对身体又副作用?”沈扬点头道:“凤凰草确实可以让王爷的身体好起来,但是却并不能真正的将寒毒驱除。而是以其本身的火毒与寒毒相抗衡。一旦失去控制,王爷体内不但寒毒更甚还会新添火毒。到时候…就算烈火莲子在手也无法下药了。”

    何大夫疑惑道:“火毒与寒毒岂不是正好相克?”

    沈扬没好气的道:“寒火相克没错,但并不是每一种相克的药性都可以互相抵消。事实上大多数毒性是会相互并存并且还可能形成更加难以预测的毒性。”墨修尧点头道:“如此这一趟辛苦沈先生了。既然这么多年都过了,再等两年也无妨。沈先生刚回来就如此费心,还是先去歇息一番吧。”沈扬赞赏的看了一眼平静如常的墨修尧,点头道:“王爷的心智之强在下平生仅见。王爷王妃放心,沈扬虽然学艺不精不能为王爷解毒,但是烈火莲成熟之前,沈扬绝对能保证王爷平安。明天在下会重新为王爷调整药方,今年王爷的身体并没有过度恶化,等到天暖之后应该不会有什么大碍。”

    叶璃点头道:“有劳沈先生了,墨总管,带沈先生去客房歇息吧。”

    墨总管应是,上前请沈扬和何大夫一道出去了。

    房间里一片宁静,墨修尧抬头看到正望着自己出神的叶璃淡笑道:“阿璃你不用担心,若是寒毒这么好医治也不会等这么多年了。我原本也没有抱太多的希望。”叶璃在床边坐下,看着他轻声叹息道:“总还是会有些失望不是么?”

    墨修尧微怔了一下,看着叶璃半晌才苦笑道:“有这么明显么?”

    叶璃不语,墨修尧伸手将叶璃拉入怀中。叶璃有些不习惯的想要推拒,却又在一瞬间放弃了这个想法,安静的靠着墨修尧任由他将自己禁锢在怀里。墨修尧紧紧地搂着,将脸埋进了带着淡淡的清香的发丝间,“阿璃…我不甘心……”墨修尧的声音显示出从未有过的空洞和绝望。叶璃淡淡蹙眉,抬起手扶住墨修尧的肩头。她知道墨修尧从来都没有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云淡风轻。如果他真的能做到心平气和那他就不是现在即使躺在病床上还要运筹帷幄的定王,而是离圣人也不远了。

    “如果父王和大哥都还在…只要给我五年时间我就可以扫平西陵,最多十年我就能将北戎全部赶到北方荒漠去!到时候再也没有敌人能威胁大楚的安宁。大楚也能真正的成为一个比前朝更加辉煌的王朝。这一直是历代定国王府的夙愿,也是太祖皇帝的心愿。他们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阿璃…你知道么,七年前我刚醒过来的时候…我恨不得当时就将他们所有的人统统杀得干干净净!他们怎么敢…他们怎么敢那么对待大哥?”墨修尧紧紧地搂着叶璃,声音低沉而疲惫,“父王说要守护大楚百姓,大哥也说定国王府大楚的安宁比什么都重要。但是他们是怎么对我们的?我当时就告诉自己…就算我永远都站不起来了,我也要杀了他们!”

    “但是你并没有动手杀他们不是么?”叶璃靠着他轻声道。以定国王府的实力,在挡时的情况下硬抗整个大楚的兵力或许不可能,但是如果真要鱼死网破杀几个人还是绝对没问题的。但是墨修尧即使在最盛怒的时候也并没有这样做。

    墨修尧沉默了一会儿,才轻声道:“我不能……墨家军和黑云骑的士兵都是世代从军镇守大楚边陲。我不能让他们背上叛国的罪名。如果那样…定国王府和墨家军这一百多年的牺牲和坚持又算什么?”叶璃沉默,或许这才是墨修尧痛苦的根源。他的聪明和定国王府的实力让他连纠结自己的仇人是谁的程序的省掉了。他恨这个国家的统治者,更甚者他恨这个国家。但是他却不能痛痛快快的毁灭他们,甚至他还必须要保护他们。保护自己最恨的人…无论是对谁来说这都绝对是一个折磨。

    “阿璃,总有一天…我会杀了他们的。你…会不会怕我?”靠着叶璃的肩头,墨修尧低声问道。

    叶璃垂眸,望着墨修尧背后的床帏轻声道:“你不是早就知道了么,我并不是胆小的人。”

    “但是我知道,阿璃是个心软的人。”墨修尧低声笑道,“如果有一天阿璃发现我不是个好人,还不如我先告诉你。”叶璃有些惊讶,稍稍退开了一些,看到墨修尧望着自己专注而温和的眼神,“我觉得你是不是好人有很大的关系么?”

    墨修尧抬起头轻柔的拂过她耳畔的发丝,“当然,阿璃是我的王妃啊…就算有一天阿璃发现我不是好人,我也…不会放你离开的。”墨修尧微笑道,那笑容似乎是从未有过的明朗温暖,叶璃不由得有些恍然。只觉的一个淡淡的,带着点点暖意的唇轻轻落在自己的唇上。只是极轻的一点,似乎流连了片刻。然后听到墨修尧的笑声在耳畔响起,“阿璃,我永远都不会放你离开的。”

    唇边似乎还有点轻微的酥麻的感觉,叶璃觉得自己素来骄傲的反应能力似乎有些完全停滞了一般。啊喂,我答应了么?

    “启禀王妃,慕容小姐求见。”门口青鸾朗声禀告。

    叶璃猛地起身,看着墨修尧含笑望着自己的脸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对外面道:“请慕容到花厅,我立刻过去。”青鸾应声去了,叶璃轻哼了一声转身就要走。墨修尧伸手拉住她,对上叶璃的含怒的水眸,墨修尧无奈的笑道:“阿璃,换身衣服再出去。”叶璃不解的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虽然稍显随意了一些,但是去见慕容也不算太失礼吧。墨修尧道:“冷二肯定跟慕容小姐一起来了。我有些累了,你替我去见见他吧。”叶璃见墨修尧眉宇间确实有些疲惫之色,才想起来沈扬到了之后折腾了这么久,墨修尧虽然表面上没什么但是心情必然还是有不小的起伏和失落。心中不由一软低声道:“我去见他,你睡一会儿吧。”

    扶着墨修尧躺下来并且为他掖好被子,叶璃才转身进里间去换衣服。墨修尧躺在床上看着叶璃离去的身影,唇边带着淡淡的笑意。阿璃,你心软的让我不想放手啊。所以…就算你不喜欢我也不会给你后悔的机会的。

    花厅里,慕容婷兴致勃勃的打量着大厅里雅致大气的摆设,看到冷皓宇悠闲地坐在一边喝茶还不忘不满的瞪了他一眼道:“我来跟阿璃告别,你非要厚脸皮的跟着来干什么?”冷皓宇好脾气的笑道:“婷儿,我和定国王妃也算是有一面之缘。你来告别难道我就不能来告别么?”慕容婷有些烦躁的道:“冷皓宇,我是因为我爹要去永州才一起去的,你一个公子哥儿没事到处跑干什么?小心半路上累死你。”冷皓宇眨眨眼睛,一脸感动的望着她道:“婷儿是在担心我么?不用担心,为了婷儿无论旅途再怎么艰险我也一定会坚持下去的。”

    “冷皓宇!你去死!”慕容婷被冷皓宇纠缠了这么多年,却发现自己一直低估了这个家伙厚脸皮的程度气的俏脸通红忍不住直跳脚。冷皓宇好心情的望着气呼呼的未婚妻,笑眯眯的喝着茶。半垂的眼眸里却多了一丝无奈,在婷儿眼里他永远都是一个只会吃喝玩乐的纨绔子弟。永远都比不上他大哥有出息有本事,只有在看到婷儿对着自己生气的时候他才觉得自己在她眼里还是跟别人不一样的存在。

    “咳咳…慕容,谁惹你生气了发这么大脾气?”叶璃缓步踏入花厅,含笑看着眼冒怒火的慕容婷。慕容婷这才想起来这里并不是自己家里,也不是外面的什么地方。而是京城许多权贵都慎重以对的定国王府,不由赫然。瞪了冷皓宇一眼嗔道:“除了这个家伙还有谁?害我这么失礼。”

    冷皓宇起身见礼,“见过王妃。”

    叶璃笑道:“冷公子不必多礼,请坐吧。”拉着慕容婷到一边坐下来,抬手捏了捏慕容婷还气呼呼的小脸笑道:“慕容这个时候来定国王府,可是来跟我告别的?”慕容婷惊讶的看着她,笑道:“没想到你足不出户居然消息也如此灵通,我也是昨天下午才得到消息的呢。但是时间太赶了,爹爹明天一早就要起程我只好趁着今天还有点功夫来跟你告别了。”

    “慕容也要陪慕容将军去永州?”

    慕容婷傲然道:“那当然,我爹爹孤身一人去边关我怎么能不跟着过去照顾他?”

    叶璃挑眉道:“慕容将军也同意你去?”慕容婷年纪可不算小了,最迟两年就必须得成亲。慕容将军驻守边关有可能三年五载也不能回来。慕容婷看了一眼坐在一边的冷皓宇,扯着胸前的辫子小声道:“爹爹已经同意了啊。”原本爹爹确实是不同意的,但是冷皓宇不知道跟爹爹说了什么居然让让爹改变了主意。慕容婷有些妒忌的想着真不知道她是爹爹的亲女儿还是冷皓宇那个混蛋才是爹爹的亲儿子。爹爹居然听了他的话就改变主意了。自己可是求了一个晚上呢。

    察觉到慕容婷的不满,冷皓宇无奈的摸了摸鼻子道:“王妃,其实在下也是来告辞的。在下不日也将前往南方。”

    叶璃有些诧异的挑眉,“哦?冷公子也去永州?”

    “不,在下去翎州。”冷皓宇笑道,“翎州那边有些生意上的事情要处理,或许还会去一趟南诏。听说徐大公子正在南诏游历,如果有幸碰上的话,不知道王妃可有什么话要带给徐公子?”慕容婷不屑的睨了他一眼,轻哼道:“你还做生意?这些年你除了拿冷家的钱出去胡闹什么时候做成过一件生意了?冷伯父居然会同意你出门?”

    冷皓宇扯出一个浪荡不羁的笑容,“婷儿说的没错,我爹觉得我太不成器了,所以决定把我赶出去自力更生了。”

    “呃……”慕容婷倒是没想到冷皓宇居然被赶出家门了。她曾经以为冷皓宇这辈子大概都要让冷伯父和冷大哥养着了。虽然讨厌冷皓宇的顽劣但是想着他以后孤零零一个人去翎州又有些不忍,“那个…你要是过不下去了,可以来碎雪关。我爹帐下应该也需要不少人……”

    “我就知道婷儿还是关心我的。”冷皓宇捧着心口做陶醉状,气的慕容婷一个没忍住一只飞镖直直的朝冷皓宇的面门丢了过去。冷皓宇头微微一偏,手里的折扇轻描淡写的往旁边一拨飞镖便落到了旁边的花盆里。叶璃掩唇闷笑,拉住慕容婷道:“好了慕容,我确实有封信想要请冷公子带给大哥。冷二公子,不知可否去书房一叙?”

    冷皓宇起身道:“在下之幸,王妃请。”

    叶璃向慕容婷道了歉,唤来青霜等人陪着慕容婷说话才请了冷皓宇往书房而去。慕容婷在后面看着冷皓宇离去的身影愣了一下:这家伙认真起来好像也不是那么讨人厌的样子。

    “冷公子请坐。”

    书房里,冷皓宇原本属于纨绔子弟的笑容渐渐地敛去,眉宇间也多了几分锋利的锐气。看上去仿佛换了一个人一般,绝对没有之前的无害。

    “既然知道慕容喜欢什么样的人,何必非要做出让她讨厌的样子呢?”坐在书案后面,叶璃有些好奇的问道。

    冷皓宇扬眉一笑,笑容里带着淡淡的苦涩,道:“如果不是机缘巧合,原本的冷皓宇就是今天世人看到的样子。”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冷家当然也不会是干净无暇的地方。叶璃也不再多问冷皓宇的私事,只是道:“慕容性子活泼,有些争强好胜。注定了会喜欢比她强的人。祝你好运。”

    “多谢王妃。”冷皓宇笑道。

    看着眼前锋芒毕露的青年,叶璃心中轻叹。世人只看到冷家大公子冷擎宇如何的文武双全深的皇帝看重,却没有人知道这个看似每日留恋于青楼酒肆,与狐朋狗友肆意胡闹的青年手里居然掌握着定国王府近半数的产业。每日里从他手里流过的钱财足够让任何一个权贵人家心动不已。叶璃慢条斯理的磨了墨提笔写了写了几个字,晾干了折好连信封都没有直接交给了冷皓宇道:“如果遇到大哥的话,可以把这个交给他。遇不到也没关系,随便处理了就是了。”冷皓宇打来看了看,确定自己没看明白上面写的是什么,也不在意扬了扬眉将纸条收进了暗袋里,问道:“王爷和王妃可还有什么吩咐?”

    叶璃微笑道:“冷公子办事王爷一向放心,我也没有什么可吩咐的了。只是,墨景黎其人只怕之前我们都有些小瞧了。冷公子此去小心为上,当然还有慕容将军的安危。想必王爷同意冷公子前往,也是有这方面的考虑的。”冷皓宇有些歉然的道:“王爷…同意了么?”叶璃看着他挑眉道:“不然冷公子以为我为什么要单独跟你谈?”

    冷皓宇眉宇间闪过一丝喜色,他之前坚持要去南方。王爷虽然没有大发雷霆但是他终究是违背了王爷的意思,这让他很有些愧疚不安。叶璃看着他道:“王爷身体不适,已经休息了。他既然没有阻止你自然是同意了你的计划。只是今后一段南疆局势紧张已成必然之势。你和凤之遥他们到底不一样。此时去南方实在是有些冒险。”凤之遥如今看着也是一副风流公子的样子,但是他跟墨修尧一样少年之时就从战场上拼杀下来的。形势也都是暗中进行。冷皓宇掌握着的是大笔的财富,实在是很容易引人注意。一旦让墨景黎或者皇帝察觉到他的异常,只怕马上就是杀身之祸。

    听了叶璃的话,冷皓宇心中稍安,“请王妃放心便是。皓宇绝不会坏了王爷的事。早几年本来就有在南疆做些小生意的想法,这次南疆随乱却也正是个机会。”

    “冷公子心里有数就好。明日慕容将军就要启程了,冷公子是……”

    冷皓宇摇头道:“我五日后启程,走水路南下。”

    叶璃见冷皓宇思虑周全,也没什么再说的。只嘱咐了几句便请冷皓宇一起回花厅见慕容婷去了。
(快捷键 ←)上一章:70.书房议事返回目录下一章:72.瑶华宫火起(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