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穿越小说 »盛世嫡妃最新章节列表 » 72.瑶华宫火起

72.瑶华宫火起

文/凤轻
盛世嫡妃 本章字数:8815 盛世嫡妃txt下载
推荐阅读:我家萝莉是大明星 美国之大牧场主 鬼夫萌妻之夫人请回家 阴胎十月之鬼夫缠上身 大明武夫 重生之笑春风 暗匠 仙逆 仙碎虚空 造化炼体决
    72。瑶华宫火起

    站在巍峨宏伟的宫殿前面,叶璃心中轻叹,这是她第三次进宫了。鉴于前两次不怎么愉快的经验,这一次被皇帝宣召进宫更让她心里多了几分警惕和小心。她这个定国王妃总算是个女眷,正常情况下就算真的是皇帝要见她也该以皇后或者叶昭仪的名义宣召才对。

    “定王妃,皇上就在里面。您请进去吧。”领路的太监略带点谄媚的低声说道。叶璃侧首看了他一眼,还有些微印象是当初到叶府传赐婚诏书的那个太监。

    叶璃点点头,青鸾青玉都被留在了外面暗卫在皇宫里自然也不可能那么行动自如,叶璃只能孤身一人走进那座金碧辉煌象征着权力和富贵的宫殿。

    “定国王妃叶氏见过皇上,皇上万安。”宽敞的宫殿里显得因为缺少人气而显得冰冷而空旷,墨景祁高高的坐在殿上低头俯视着殿中屈膝行礼的女子。好半晌才道:“定国王妃,平身吧。”叶璃起身道:“多谢皇上。”

    墨景祁指了指一边的椅子示意叶璃坐下,含笑问道:“自从入冬以后定王的身体一直就欠佳,不知现在是否好些了。”

    叶璃垂眸轻声道:“有劳皇上关心,如今天气渐暖,王爷的身体虽然依旧欠安,不过倒是比严冬的时候好多了。”墨景祁眼睛微眯,仔细的打量着殿下女子的神态。平静安宁的仿佛只是一个普通的闺中少妇,但是这种安宁和淡定出现在一国之君面前那就会显得不那么普通了。何况,据他所得到的消息,定王可是相当在意这位王妃的。没有半点本能的人能让定王在意么?看来…当初果然是看走眼了。就连他那个眼高于顶的王弟也在她手里吃了好几次的亏,想起每次在墨景黎面前提到叶璃的时候对方那张跟涂了墨汁一样黑的脸,墨景祁开始真正的开始怀疑将这么一个女子嫁给墨修尧到底是在侮辱对方还是给对方添了一个助力了。不过没关系…很快他就会解决掉这些问题的。

    “既要打理定国王府,又要照顾定王。王妃真是辛苦了。”墨景祁笑道。

    “皇上谬赞了,这些都是叶璃应该做的。”叶璃淡淡答道。

    两人你来我往的寒暄了半天,墨景祁看着底下从容淡定的女子心中越发的烦躁起来。似乎自从给定王指了婚之后什么都开始不顺了。原本来只是暗地里做些小动作的墨景黎在太后的动作越来越大,就差被直接在明面上和自己对上了。因为太后和黎王的原因,朝堂上也隐隐有些人心惶惶。之前被派往驻守碎雪关的心腹关珽却莫名其妙的被马踢断了腿而导致碎雪关必须更换守将。他将自己的心腹派到碎雪关一方面是为了防备墨景黎另一方面也是为了防备南诏的。如今换上的慕容慎虽然虽然是个能打仗的,却并没有关珽那么能让他信任。碎雪关那么重要的地方交给一个不是自己心腹的人手里,这让墨景祁非常的不安。但是…回头巴拉了一遍,墨景祁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心腹里面有本事的人并不太多。至少他真的找不出一个足以让人信服的人选取代慕容慎。

    想到刚刚收到的消息,墨景黎竟然敢暗中勾结南疆圣女又让墨景祁更是胸中怒火千丈。但是他只能忍着,墨景黎是他的亲兄弟,而且他根本没有证据证明墨景黎和南疆圣女有什么关系。无论是太后还是朝堂上跟墨景黎有关的大臣都不会同意他处置黎王的。他是皇帝,但是很多时候他发现自己并没有曾经想象中的那么唯吾独尊,甚至很多时候做个简单的决定都要被各方掣肘。

    “定王妃,朕当初将你赐婚给定王,你心中可有怨?”沉默了片刻,墨景祁盯着叶璃有些突兀的问道。

    叶璃一愣,心中飞快的思索着墨景祁到底是什么意思,面上却是平静的道:“皇上赐婚是对叶璃的恩典,叶璃岂会有怨?”

    “哦?”墨景祁饶有兴致的低头俯视着她,笑道:“你原本是先皇亲自赐婚的黎王妃,朕的王弟一表人才文武双全,堪称京城俊杰之翘楚。而你却因为一纸诏书就从黎王妃变成了人人怜悯的定王妃,你心中真的没有半点怨怼么?”叶璃眼眸微闪,淡笑道:“黎王退婚在前,皇上指婚在后。皇上的指婚正好解了叶璃的窘境。叶璃怎么会心生怨怼?”

    “不怨朕…那么,是怨恨黎王了?也是,据朕所知朕的王弟在定王妃手里吃的亏可不止一次啊。”

    叶璃心中一跳,淡笑道:“皇上说笑了。叶璃何德何能敢让黎王吃亏。不知…皇上今天特意召见叶璃有何吩咐。”在这样扯下去,大概直到中午她还出不了皇宫。一个命妇在没有宫妃的陪伴的情况下和皇帝相处的太久并不是什么好事。

    墨景祁看着她笑道:“很好,朕喜欢聪明人。既然如此朕也不和王妃绕弯子了。定王妃,墨景黎与南疆圣女勾结之事定王可知情?”叶璃垂眸,恭声道:“回皇上,叶璃愚钝…黎王和什么南疆圣女的事叶璃并不太明白。”

    “不明白?”墨景祁挑眉,似笑非笑的看着叶璃道:“定王对王妃可是信任非常啊。据朕所知定王病重期间定国王府许多事务都是王妃亲自料理的。王妃现在跟朕说不知?王妃可知道…欺君何罪?”叶璃半敛的眸中划过一丝寒芒,垂首注视着地面道:“欺君死罪。只是…皇上若是肯定定国王府知道黎王的事情何不直接询问王爷?叶璃不过是一介女流,即使掌管定国王府也是不会过问这些朝堂上的事情的。”

    “放肆!”墨景祁怒叱,盯着叶璃的眼中绽出一丝阴狠和杀气。若是寻常命妇,或许会被这可以释放出来的杀气吓到。但是对于叶璃来说这点威胁和恐吓还远远不够。

    起身淡淡的一福,“叶璃放肆了,请皇上恕罪。”

    墨景祁轻哼一声,盯着叶璃道:“定国王府消息灵通朕知道的比你更清楚。叶璃,墨修尧护不了你一辈子,景黎的性子你你或许不清楚但是墨修尧肯定是清楚地。你不妨回去问问他在考虑朕的问题。”叶璃心中莞尔,皇帝这是在威胁自己么?

    “多谢皇上提点。叶璃会好好考虑的。”叶璃道。

    见叶璃居然如此不识趣,墨景祁眼中的怒意更甚。但是他也知道,他不可能在皇宫里对定王妃如何的。只是盯着叶璃看了许久才哼了一声让人带叶璃出去了。

    “皇上。”看着叶璃离去,墨景祁眼中神色闪烁变幻莫测。一个容貌平平毫不起眼的青年男子从后殿走了出来,恭敬地看着墨景祁。墨景祁平息了一下胸中的怒气,看着男子道:“当初把叶璃指给墨修尧看来真是走错了一步。叶文华是怎么搞的?这个叶璃比他那四个女儿加起来还不好对付!有了她徐家难保不会支持墨修尧。”青年男子低声道:“徐家并未与定国王府有过多的联系。何况,现在实在不宜再惹怒徐家。”青年人心里叹息,皇上什么都好,就是实在太过多疑了。而在他们正暗中跟黎王和太后对垒的时候实在不宜再多树敌。若是因为帝王的猜忌而将徐家推到了黎王或者定王那边,那才是得不偿失。

    青年的劝谏墨景祁何尝不知道,只是不能全权掌控局势让他感到无比的焦急。挥挥手,墨景祁皱眉问道:“早朝的时候华国公启奏大楚协助南诏王室平乱,你怎么看?”

    青年沉思了片刻,点头道:“华国公一心为国,他的提议对咱们确实有益无害。只是咱们倒也不必急着替他们平定叛乱,就让南诏王和南疆圣女自相残杀便是。只要咱们在需要的时候给予一定的助力,相比南诏王会谨记皇上的恩德的。”墨景祁皱着眉想了想道:“你说的有道理,朕倒要看看朕的好弟弟想要干什么。他想要帮南疆圣女不是么,朕偏要帮着南诏王室。朕倒要看看最后赢得是谁!”青年皱了皱眉,看着墨景祁冷笑的容颜,终究还是压下了心中的担忧。希望皇上不要投注太多的精力在南疆才好。

    “见过定王妃,叶昭仪有请。”

    刚从殿里出来,就碰到早已等候在一旁的叶玥宫里的掌事太监。叶璃微微皱眉,十月的时候叶玥平安生下了一个皇子,这是皇帝的第六个皇子了。但是叶玥在宫里的地位却并没有如原本预料的那样上升,依然是昭仪。同时,她也成为了所有生个皇子的后妃中唯一一个不是妃位的。这让上半年很有些如日中天味道的叶玥的地位立刻变得有些尴尬起来了。即使有两个身为亲王嫡妃的妹妹,在宫中没有足够的身份地位还是让叶玥的日子有些艰难。叶璃心中明白,这只怕是墨景祁对叶家的警告。

    想了想,叶璃道:“本妃身体有些不适,想要回府休息了,还请叶昭仪见谅。”

    “王妃……”那掌事太监显然也没想到叶璃会如此干脆的拒绝,有些惊惶无措的道:“王妃,叶昭仪请求王妃看在姐妹之情的份上,去见她一面。”叶璃皱眉,墨景祁既然已经盯上了她,想必太后那边也不会太远了。现在去见叶玥无论对她还是对叶玥本人并没有什么好处。去年她就说过,叶玥若是想要在这深宫中平安的活下去最好不要再掺和那些事情。现在看来,叶玥还是掺和进去了。也是,既然叶家都已经淌进了这趟浑水,叶玥即使身在深宫只怕也是避不开的,“罢了,带路吧。”

    “多谢王妃。”听她应允,掌事太监欢喜的谢道,连忙在前面引路往叶玥的瑶华宫而去。

    比起叶璃第一次到瑶华宫看到的虽然怀着身孕却依然容光焕发的叶玥比起来,现在的叶玥显然黯然失色了很多。抱着还在襁褓中的小皇子坐在软榻上,美丽的容颜上写满了忧愁和暗淡。看到叶璃进来连忙想要起身,叶璃摇摇头道:“二姐姐不必客气了。”

    叶玥挥退了身边时候的人,看着叶璃虽然淡然却显然比前几个月更加幽雅雍容的模样,有些苦涩的一笑道:“我以为三妹不会来见我了。”叶璃垂眸轻声道:“二姐姐应该知道,现在见面对你和小皇子并没有什么好处。”叶玥一怔,低头看着自己怀里还什么都不懂的孩子,苦笑道:“我怎么会不知道呢,只是…我如今的处境三妹也看到了。三妹觉得我还能怎么办?”叶璃皱眉道:“二姐如今有了小皇子不妨安心的照顾孩子吧。皇上再狠心也不会对自己的亲骨肉如何的。父亲那些事儿…二姐就不要再掺和了。”其他的事情,就算叶玥有心也没有那个能力。皇帝和黎王太后之间的博弈她帮不上任何忙。反而会因为叶尚书的脚踩两只船而受到连累。若是最后墨景祁赢了,她有一个皇子护身总不至于有杀身之祸。若是墨景黎赢了,她一介女流也没有回天之力。

    叶玥抱着孩子,怔怔的望着叶璃半晌才幽幽道:“祖母错了,父亲也错了。莹儿那性子我知道,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无论黎王是输是赢,四妹不会为叶家带来任何辉煌。而皇上…等到皇上能乾纲独断的一天,父亲今天的行为只怕会为叶家惹来灭顶之灾。”

    “皇上果然是因为父亲的事,才一直没有为二姐晋升位份么?”叶璃道。

    “不然还能是为什么?”叶玥笑道,笑容里蕴含着点点悲哀。初入宫的时候她也曾意气奋发,志比天高。但是渐渐的她才发现皇宫里从来就不如自己想象中的那么美好。皇上最宠爱的是姿容绝代才艺无双的柳贵妃,皇上最敬重的是出身名门雍容大气的皇后。自己自诩才貌出众,到了这美人扎堆的皇宫里却什么都不是。就连最初的宠爱也不过是看着父亲的忠心罢了。一旦发现父亲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忠心,狠心的帝王就连半点颜面也懒得再给她留了。

    帝王无情,不管叶玥是自己愿意还是被迫走这条路,叶璃都无法给予她太多的同情,“二姐让人找我来可是有什么事情要说?”

    叶玥看着她清冷平淡的神色,终究还是摇了摇头,道:“是我痴心妄想了。就算我现在求三妹帮我们母子三妹也不会答应吧。”叶璃道:“我帮不了二姐,现在…只怕谁也帮不了谁。二姐既然知道皇上和黎王之间的事,那就应该也知道定王府的处境。并未比二姐现在好不是么?”

    叶玥叹息,道:“从前我总是自诩聪明,现在才知道其实三妹才是我们姐妹中的聪明人。”

    叶璃微微皱眉,道:“既然二姐没什么事,我就先回去了。”

    叶玥安静的抱着孩子坐在软榻上,望着叶璃的眼神带着淡淡的歉疚,叶璃突然心生警惕猛地起身,却只感到一阵头晕目眩,眼前一黑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叶玥默默看着跌倒在地上的叶璃,轻声道:“抱歉三妹,我是个孩子的母亲。总要替我的儿子打算的。”

    大楚平帝十二年春,瑶华宫失火。昭仪叶氏与六皇子丧生火海,当时在瑶华宫探望叶昭仪的定国王妃叶璃失踪。

    “王爷…王爷!不好了……”定国王府里,一向以沉着稳重著称的墨总管脚步凌乱的奔向设置在主院偏殿里的书房。

    凤之遥一脸看好戏的模样歪在书房一角的椅子里,懒洋洋地笑道:“阿尧,能让墨总管吓成这样,看来是真的不好……”他话音未落,墨总管已经到了书房门口,脸色惨白的对墨修尧道:“王爷,王妃…王妃在宫里失踪了!”凤之遥一愣,立刻跳了起来叫道:“这怎么可能?好端端的怎么会在宫里失踪?”两人齐齐的转头望向坐在一边的墨修尧,墨修尧似乎愣了愣神,等到两人看过去时才慢慢的将手里的书卷放回桌上。沉声问道:“怎么回事?”墨总管颤声道:“王妃觐见过皇上出来之后瑶华宫的叶昭仪便派人请王妃过去,说是有事相求。等到在宫中的暗卫赶到的时候整个瑶华宫已经燃起来了。叶昭仪和六皇子丧生火海,王妃…王妃失踪了。”

    墨修尧靠在轮椅上,闭了闭眼沉声问道:“青鸾和青玉去哪儿了?”

    “青鸾和青玉也不知所踪了。”墨总管沉声道,“青鸾和青玉没有随王妃进瑶华宫,但是…宫中的暗卫没有找到她们。”

    “很好。”墨修尧的声音低沉似乎并不带怒气,却让人觉得如寒冰凛冽。整个书房仿佛在一瞬间被冻上了一层寒霜一般阴冷彻骨,“王妃失踪,两个丫头不见踪影。宫中的暗卫却一无所知。好得很……本王该称赞这些年暗卫果然尽忠职守么?”

    “王爷请息怒。”凤之遥和墨总管脸色皆是一变,双双跪地请罪。

    墨修尧并没有看两人,淡淡挥手道:“去准备一下,本王要立刻进宫。凤之遥,暗中封锁所有离京的出路,本王不想看到任何一个可疑的人离开京城。”凤之遥起身道:“属下遵命。”墨总管犹豫了一下,道:“王爷,你的身体现在只怕不宜……”话未说完,墨修尧淡淡的一眼撇过来,那锐利如刀锋的眼神让墨总管心中一颤,剩下的话便哽在了喉咙中。凤之遥眼疾手快拉着墨总管就往外走去,墨总管忧虑的皱起了眉头道:“王爷的身体现在根本就折腾不起啊…这…”王妃失踪了他也着急,但是如果王爷也倒下了那定国王府也不用别人再来算计,马上就该完了。凤之遥摇头道:“王爷的性子你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没用。快去请沈先生过来,最好让沈先生跟着一起进宫。”

    墨总管也直达凤之遥所言有理,只得长叹一声快步往沈扬暂住的客院而去。凤之遥回头担忧的看了一眼寂静无声的书房,也只得在心中叹息希望叶璃平安无事了。

    书房里,墨修尧沉默的低头盯着放在扶手上的双手。因为长时间的病痛而显得过分苍白的手背上不知何时已经结上了一层单薄的寒霜。墨修尧面无表情的看着仿佛丝毫没有察觉到自己双手的异常。渐渐地,寒霜开始化成细细的水珠,最终化作淡淡暖烟蒸腾着融入书房的中消息无踪。一丝暗红的血色从墨修尧唇边慢慢滑落,墨修尧低头看了一眼滴落在淡青色衣衫上的血迹,慢条斯理的从袖中取出雪色手帕慢慢抹去唇边的血迹,“墨景祁…你、找、死!”

    皇宫里此时早已乱成一片,墨景祁脸色阴沉,盯着在场的每一个人眼中疯狂的闪烁着怀疑和狰狞之色。叶玥和刚出生没多久的小皇子被烧死了他可以不在意,但是如果其中还有一个定国王妃的话那么他就不能不在意了。墨景祁怎么也没想到,在自己的皇宫里居然会被人钻了空子。没错,事情发生的第一时间墨景祁就警觉到这绝不是普通的意外走水,这是一件针对自己的阴谋。定国王妃死在了宫里,并且还是自己宣召进来的……墨景祁简直不敢想象如果墨家军和黑云骑因为这件事闹了起来,将会掀起多大的波澜。虽然事发的第一时间他就派了自己的亲信警戒京城守卫,但是心里却依然是七上八下的无法安定。

    目光落到坐在一边的太后身上,墨景祁的目光更加复杂难辨。如果要问墨景祁怀疑谁,第一个让他怀疑的就是自己的这位母后。从小在太后身边长大,他自然明白自己这位母后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性格。而从时候的崇拜敬佩到现在的难以忍受,墨景祁不想承认他始终还是有些畏惧太后的。

    再看看坐在一边事不关己的墨景黎,墨景祁眼中的愤怒渐渐地退去。他现在不能自己乱了方寸,后面还有更难应付的人。而他…是皇帝,他不能退缩。

    “定王到!”

    在场的众人,最近一次见到墨修尧也是在去年六月了。当时看墨修尧除了不良于行以外已经于正常人无异,还让不少人心里或多或少的担忧了那么一下。但是没过几个月又传来定王病重的消息,定国王府也和往年一样闭门谢客。这让许多人提着的心又慢慢的放了下来。现在正值初春,楚京的气候依旧带着一些冷洌的寒意。墨修尧坐在轮椅上被阿谨推着进来,身上披着一件淡青色银丝云纹披风,领口处露出里面白色绣银龙的亲王朝服。即使被面具掩盖了半边容颜,但是依然能看得出来墨修尧的脸色并不好。有些异于常人的苍白肤色显示出他确实还在病中。

    “臣定王墨修尧见过皇上,皇后。见过太后。”墨修尧坐在轮椅上淡淡道。

    大殿里一片肃然,墨景祁收敛了心神,朗声道:“定王免礼。”

    墨修尧道:“多谢皇上。恕臣无礼,请问皇上拙荆何在?”

    大殿里众人面面相觑,墨景祁扫了一眼完全无动于衷的太后和墨景黎眼神一沉,侧首看向皇后。皇后淡淡的看了墨景祁一眼,心中轻叹一声,开口道:“定王,当时定王妃也在瑶华宫中。只怕是已经…还请定王节哀。”

    “节哀?”墨修尧淡然的扫过殿中的众人,沉声问道:“本王的王妃奉诏入宫觐见,现在人不见了你们告诉本王节哀?”

    “瑶华宫失火,叶昭仪六皇子以及瑶华宫的宫人都已经找到了。唯独少了定国王妃。定王说的是,或许定国王妃幸免于难也未可知。”太后坐起身,正色道,“只是现在…定国王妃生不见人,死不见尸。这瑶华宫大火…实在是古怪的很。”

    叶莹坐在墨景黎旁边,早就哭红了眼。她确实有些嫉妒叶玥,也确实讨厌叶璃,但是却没想到突然之间两个姐姐就这么没了。而且叶玥还在娘家的时候对她确实是很好,这半年多她和叶璃的关系也缓和了不少。黎王府的王妃生活让她懂得了许多王氏不曾教过她的东西。所以她心里清楚叶玥和叶璃的离世对她绝对没有好处,“太后,皇上,我二姐的瑶华宫怎么会突然失火,怎么会那么巧三姐也在里面?求太后和皇上为两位姐姐做主啊。”

    墨景黎瞥了叶莹一眼,轻哼一声道:“要怪就怪叶璃命不好,好端端的不在王府带着到处乱跑,可不刚好跟叶昭仪和六皇子陪葬了么?”

    柳贵妃坐在墨景祁身边,听了墨景黎的话才抬起头来冷声问道:“黎王的意思是有人要害叶昭仪和六皇子,定王妃只是意外被牵连的?”墨景黎冷笑道:“这不是很自然的么?谁有那么大的胆子又有那个能耐在皇宫里放火杀人?而且还刚好把叶昭仪和六皇子给烧死了?谁知道叶璃是不是看到了什么被人给灭口了呢?就算还没被烧死现在人总应该还在皇宫里吧。”

    墨景祁眯眼,盯着墨景黎道:“黎王有什么意见?”

    墨景黎笑道:“臣弟没有什么意见,只是既然定王妃现在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咱们总要给朝臣和百姓们一个交代。总不能说定王妃就这么在宫里失踪了吧。若是这样,以后朝廷命妇们还有谁敢进宫?”皇后皱眉道:“那黎王的意思是?”

    “回皇嫂,臣弟的意思是最好在宫里搜一搜。如果定王妃真的还活着肯定还在宫里,说不定连放火的凶手也能找到呢。咱们这么多人在这里干坐着那凶手也不会就这么跑到咱们面前来不是么?想必定王也和本王是一个意思。墨修尧你说是不是?”

    墨景祁当然不想搜自己的后宫,但是面对黎王一脸正直的提议和定王神情淡漠的附和他却不能不同意。几乎可以想见不用等到明天这件事就会成为笑话流传到大楚的每一个角落。墨景祁心中暗恨,他这个从小宠爱的王弟现在是不放过每一个机会往他的脸上抹黑。

    墨修尧没有去参与那浩浩荡荡的搜查,而是以身体不适为由留在了偏殿休息。他心里清楚,墨景黎所谓的搜查根本不可能搜出任何有用的线索。倒是很有可能搜出一堆墨景祁后宫里的乱七八糟的事情。若是平时他也不介意跟着去看看,但是现在他的心情非常不好,强忍着心平气和的在大殿上跟那些人说上几句话已经是极限了。

    “王爷,你的身体……”沈扬和墨总管一左一右站在墨修尧身后,担心的问道。

    墨修尧抬手阻止了他,摇头道:“本王没事。告诉凤之遥放弃皇宫,阿璃不在宫里。”

    沈扬挑眉问道:“王爷这么肯定王妃还活着?”

    “阿璃既然去探望叶昭仪的,当时就应该和叶昭仪在一起。就连六皇子的尸骨都找到了,阿璃却不见了…以阿璃的身手绝不至于逃不出瑶华宫,那么…”墨修尧皱眉思索着,瑶华宫一场大火烧的干干净净,现在想要找什么线索也不可能了。暗卫在起火的第一时间就感到了瑶华宫外,却没有看到阿璃出来。而且,瑶华宫的火烧的太快了…

    “来人。”

    “王爷。”偏殿一处不起眼的侧门口出现了一个外表平凡无奇的老太监,恭敬的等候墨修尧的吩咐。

    墨修尧淡然道:“去看看,瑶华宫里有没有什么密道或者机关密室。还有,叶昭仪生前经常接触什么人。最后…派个懂医术的去看看叶昭仪和六皇子的尸体。”

    老太监丝毫不奇怪墨修尧的吩咐的事情,满是皱纹的老脸依然是一片平静,恭敬地道:“属下遵命,定不负王爷所命。”

    墨修尧轻哼一声,淡淡道:“这次的事本王不在追究,如果剩下的事情还是办不好。你们都不必再来见本王了。”

    “多谢王爷,属下告退。”

    阿璃,本王知道你不会有事的…一定不会!
(快捷键 ←)上一章:71.轻吻返回目录下一章:73.悠然的软禁生涯(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