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穿越小说 »盛世嫡妃最新章节列表 » 73.悠然的软禁生涯

73.悠然的软禁生涯

文/凤轻
盛世嫡妃 本章字数:9109 盛世嫡妃txt下载
推荐阅读:修真之掌门真绝色 明末风云起 仙界网络直播间 保镖1997 良缘 造化炼体决 重生1992 仙碎虚空 [综武侠]故国神游 万世魔尊
    73。悠然的软禁生涯

    叶璃从黑暗中醒来,只觉得脑门一阵一阵的抽疼。叶璃不由得苦笑,到底还是大意了。即使知道墨景祁忌惮定国王府,但是依然笃定他绝对不敢在皇宫里动定国王妃。但是却没想到叶玥会

    对自己下手。叶璃并没有立刻睁开眼睛起来,安静的在床上躺了好一会儿,确定自己所在的周围并没有人才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情况似乎比叶璃原本预计的好得多,至少她不是被囚禁在某处暗无天日的牢房里,而是在一个看上去布置的还不错的房间里。房间是按照京城闺秀们最喜欢的模样布置的,房间里的陈设都

    是矜贵而华丽的。就连窗户上糊的都是京城闺秀们最喜爱的烟罗纱。叶璃坐起身来,靠着床柱有些无奈的苦笑。身体软绵绵的,看来叶玥确实下了一些了不得的毒。也难怪对方敢把她放在这

    样一个毫无防备的房间里连个看守的人都没有了。是笃定了她现在这浑身无力的身体只怕连自己走到门口去都困难吧。

    吱呀一声屏风外面的们被人推开,一个绿衣少女端着东西走了进来。看到叶璃坐在床边惊喜的笑道:“姑娘,你终于行了!”

    叶璃看着她,淡淡皱眉,“这是什么地方?我睡了多久了?”

    绿衣少女将手上的东西放到一边的桌子上,笑道:“姑娘来这里已经睡了两天多了。姑娘两天没有进食一定饿了吧,晓云准备了一些粥姑娘要不要先用一些?”叶璃平静的看着少女伶俐的盛

    了一碗带着淡淡清香的米粥送到叶璃跟前。叶璃抬了抬手,扬眉道:“我这样要怎么吃?”她现在还能坐得起来完全是因为靠着床头的柱子,就连举起手都感到十分费力气,要怎么一边端着

    自己的碗一边用饭?绿衣少女歉疚的对叶璃一笑道:“是晓云忘了,晓云喂姑娘吃吧。”

    叶璃垂眸,轻声道:“如此有劳姑娘了。”

    “晓云只是一个使唤丫头罢了,姑娘不必如此客气。”叫晓云的丫头笑得恬静可人,端着粥坐在叶璃的床边细心的喂起粥来。对于被当成重病号伺候叶璃有些不爽,但是她却不是会虐待自

    己的人。饿了两天还为了所谓的骨气面子不吃饭是自己给自己找罪受。至于这个自称是使唤丫头的丫头,她如果只是个普通的使唤丫头她就是个白痴。

    用过了饭,叶璃的力气还是没有恢复。晓云唤了一个丫头进来将碗筷收拾出去了,自己却留下来在房间里走来走去的忙碌着。叶璃注视着她看似忙碌其实什么也没干的模样,淡淡道:“你

    要是没事可以自己找个地儿坐下来,晃来晃去我头晕。”晓云一点也没有被拆穿了的尴尬,嘻嘻笑道:“我们公子怕姑娘一个人呆着闷,要晓云陪着姑娘。”叶璃浅笑道:“你们公子有心了

    ,替我谢谢他。”晓云点点头,俏皮的眨眨眼睛道:“听到姑娘这么说,公子一定会很高兴的。”

    叶璃淡笑不语,安静的靠在床头听着晓云东拉西扯的说一些闲事请不插嘴多问。这个叫晓云的丫头绝对是训练有素的,想要从她嘴里套出什么话来并不容易反而会让她心生警惕。既然现在

    还无力行动,叶璃也就不费那个心了。

    老老实实的在房里待了两天,晓云姑娘看叶璃的眼光里的隐藏的警惕和防备终于散去了一些。早上吃过饭,叶璃漫不经心的问道:“我想出去走走,行么?躺了两天我觉得快要僵硬了。”

    晓云犹豫了片刻便答应了下来,唤来两个小丫头扶着叶璃到园子里去转转。

    时隔两天,叶璃终于踏出了房门。不由得深深熟悉了一口新鲜空气,原本有些沉闷的心情顿时也好了许多。任由两个小丫头搀扶着走在小花园里,叶璃不经意的打量着这座院子。这座院子

    并不大,看着墙头上露出的树梢上刚刚抽出的一点嫩芽的,叶璃浅笑,“扶我到花园里去坐一会儿吧。你们公子现在不在么?”叶璃指了指前面的石桌椅,两个小丫头显然事先被叮嘱过的,

    顺从的接受叶璃的指示将她扶到石桌边坐下,却不肯开口回答她的问题。对此叶璃也不在意,心情颇好的靠着桌子打量起花园里的花草来了。

    现在刚到初春,还没有百花争艳的胜景。北方较南方更加寒冷一些,许多花草更是刚刚抽搐新芽。叶璃似乎有些好奇的注视着离自己最近的花圃里绽放着一簇不起眼的黄色小花儿。俯下身

    刚要伸手去摘,一直微凉的素手抓住了她的手。叶璃抬起头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晓云,疑惑的挑了挑眉。

    晓云微笑道:“姑娘,这小花儿看着好看,但是却是有毒的。所以,你最好还是不要碰它的好。”

    叶璃皱眉,看着那一串儿小花苞道:“我看这整个花园里只有这一朵开花了。虽然不起眼看着倒也清秀,没想到竟然是有毒的。”

    晓云略带些骄傲的笑道:“有时候越是不起眼的花儿越是有剧毒。比起那些鲜艳夺目一看就让人心生提防的,这种不起眼的花儿才是真正的好宝贝。”叶璃含笑摇摇头道:“有毒的花草算

    什么宝贝。晓云姑娘要是喜欢花儿的话我府上养了几盆极品的兰花,这段日子正是开花的时候,可以送给晓云一盆。”晓云眼中流过一丝异样的光彩,对叶璃笑道:“晓云都忘了,姑娘身份

    尊贵,自然看不上这些不起眼的东西。不过这院子里的花草都有些危险,姑娘若是喜欢明天晓云就让人将这院子里的花草都换上姑娘喜欢的。”

    叶璃含笑摇头道:“那倒不必了。奇花异草有他们的独特的美丽,普通的花草也独有一番风情。”而且我可没打算在这里长住下去,所以就不劳烦你整治花园了。

    晓云笑道:“公子吩咐奴婢们好好照顾姑娘,姑娘喜欢什么尽管告诉晓云就是。万一让公子知道姑娘过的不舒心,奴婢可是会吃不了兜着走的。”

    叶璃美眸请转,浅笑道:“虽然我还没见过你家公子,但是还是要谢谢他。既然如此…原本和我…夫君约了今年一起去看桃花的,现在这样恐怕去不成。能否麻烦姑娘等到桃花盛开的时

    候为我折几枝回来?”晓云显然没有想到叶璃提得要求竟然如此简单,大方的笑道:“当然可以,晓云保证一定让姑娘看到今年最早开的桃花。姑娘还需要什么晓云让人一起带回来?”见晓

    云答应自己的要求,叶璃脸上的笑容似乎也真诚了许多,微笑道:“如果可以的话再帮我带一些脂粉回来。我要京城最好脂粉店的脂粉,就要茉莉香味的吧。”

    “茉莉?”晓云一怔,叶璃略带歉意的笑道:“这种是比较普通,不过我很喜欢这种味道。麻烦晓云姑娘了。”

    晓云摇摇头,道:“不,姑娘想要的晓云一定替姑娘办到。”

    叶璃笑道:“那么有劳姑娘了。”

    目送晓云离去,叶璃悠闲的靠着石桌呼吸着新鲜空气。含笑的目光淡淡的落在花圃中还显得有些萧条的花草上,眼中的笑意更加愉悦起来。

    定国王府书房里

    墨修尧神色淡然的望着摊开在面前的卷宗,抬头问站在一边的凤之遥,“宫里有什么消息?”

    凤之遥正色道:“宫里的人已经探过瑶华宫了,瑶华宫是先帝时候新建的宫殿,并没有什么密道。但是瑶华宫内的荷花池并不是人工挖掘的,与宫中的河道相同。暗卫怀疑王妃是被人从水里带走的。而且…应该是在瑶华宫起火之前。”

    “还有?”

    “还有叶昭仪和六皇子的尸体,虽然已经烧得面目全非。不过暗中检查的暗卫肯定那具女尸不是叶昭仪。至于六皇子…如果叶昭仪是假的,那么六皇子多半也还活着。”

    墨修尧冷笑一声,“很好,宫里两个人死了,包括叶昭仪和六皇子在内五个人失踪了。而我定国王府的暗卫却什么都不知道。”

    凤之遥无奈的在心里叹息,自从王妃失踪了王爷的气息就越来越吓人了。只是淡淡的几句话就连半丝怒气也不见,但是听的人就是忍不住感觉浑身发冷。难怪其他人都不肯进来推着他进来受死,“京城里那些人有什么动静?”

    “墨景祁正派人暗中四处寻找,想来他也不知道王妃的下落。墨景黎什么都没做,那天出了皇宫之后就直接回府了,这几天和往常一样该干嘛干嘛。其他的人也没什么动静,京城内外最近也没有什么可疑的人进出。”叶璃就仿佛凭空消息了一样不见半点踪影。凤之遥也无奈,谁也想不到居然有人胆敢放火烧宫中宫殿,劫持定国王妃。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他们想要寻找线索的时候所有有用的线索都已经消失了。

    “叶玥如果还没死,一定还在皇宫里。三天之内本王要见到她,皇宫里藏一个大人或许不难,但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婴儿没那么容易藏。”墨修尧沉声道。

    “遵命。”凤之遥恭敬地领命,迟疑了一下才道:“还有一件事…王妃身边的暗卫,暗一暗二暗三暗四都失踪了。”

    墨修尧一怔,“失踪?”

    凤之遥点头道:“这两天的是,王妃失踪之后他们向暗卫统领领罚,因为王妃还没找到,此时先按下了。但是今天一早发现他们四个全部失踪了。”墨修尧低眉沉思了片刻道:“先不用管他们。”

    “是。”

    楚京郊外某处隐秘院落

    叶璃百无聊赖的坐在花圃边上盯着刚刚种下的桃树出神,每天陪着她的两个疑是哑巴的丫头也只是不远不近的站着等候她的吩咐。伸手戳了戳桃树上的花苞,叶璃撇了撇嘴揪着旁边的花草玩儿。住在这个地方已经五天了,果然如晓云说的一切都照顾的十分周到,只除了晓云那个丫头一直坚持不懈的在自己的膳食里面下药。不过,需要坚持每餐都下的药就表示药效持续的时间并不长。而精通药理的晓云丫头显然并不知道有一种人的抗药性是十分惊人的,也许她知道,但是她不认为叶璃回事其中之一。叶璃现在的身体虽然不如从前进行过专门专业的抗毒性训练,但是从小就知道自己将来要加入王府她还是做过一些针对性的训练和调理的。

    晓云和她的幕后主人显然并没有想要真正伤害她的意图,所以下的是对身体没什么伤害性的药,也就注定了这种药效的持久性和效果都要差一些,但是对付普通人还是足够了。现在晓云每次下药的间隔间她至少会有半个时辰是可以自由行动的,不过叶璃并没有急着想要逃出去。即使平时她只看到晓云和几个不肯说话的丫头,但是依然能够敏锐的发现暗中还有不少人盯着她。以她刚刚从药力下缓过来的身体,想要逃出去只怕也有点困难。

    “姑娘,听说你今天没吃什么东西,是下人做的不好不合姑娘的胃口么?”晓云出现在花园里,看着正在拔着小草的叶璃眼角抽了抽,“姑娘,那个……”叶璃抬起头来,向她扬了扬手里的野草道:“你说这个么?长在这里会影响桃树生长的,我把它拔干净。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晓云姑娘有什么事么?”

    晓云心疼的看了一眼被叶璃毫不在意仍在地上的野草,勉强笑道:“姑娘不喜欢我让人收拾就是了,怎么能让姑娘亲自动手。晓云另外让人做了一些点心,姑娘要不要再用一点?”

    叶璃摇头,轻叹一声道:“这里实在是有些无聊,整天无所事事我哪里吃得下东西。能否通禀你家公子一声,我叨扰这么久也该告辞了。”

    晓云不动声色的笑道:“公子如今不在府中,晓云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擅自怠慢了公子的客人。所以,姑娘若是要告辞恐怕还要等公子回来才行。”

    “我知道了。”叶璃淡淡道,“我这两天没什么胃口,点心就不用吃了。晓云姑娘自去忙吧。”

    晓云望着叶璃好一会儿,似乎在评估她话里的真假,最后还是点了点头道:“既然如此,姑娘饿了再让人送过来吧。公子回来了奴婢会立刻请公子来见姑娘的。”福了福身,晓云转身走了。叶璃看着她离去的背影,眼中掠过一丝冷光,手里拔草的动作更快了一些。

    在叶璃快要将半个花圃的草扒光了的时候,晓云终于端着已经笑不出来的脸来请叶璃去见她家公子了。叶璃十分干脆的一挥手扔了手里的草随手拍了拍手上的尘土任由两个丫头扶着跟晓云走了。叶璃被扶进了离她的房间不远处的一间空置的房间,一进门就看到半透明的屏风后面坐着一个高大的身影。两个小丫头将她扶到椅子里坐下便恭敬地告退了,晓云丢给叶璃一个忿恨的眼神也跟着告退了,出门时还不忘将门带上。叶璃忍不住笑出声,她也猜晓云丫头忍不了她多久了。毕竟只要再给她两天时间,她就会将她院子里那些珍贵的野草全部拔光了。

    “有什么好笑的?”屏风后面传出男人低沉的声音。

    叶璃靠着椅子坐着,笑容可掬的盯着若隐若现的人影道:“心情好就想笑啊。”

    “心情好?你一点都不担心么?难道你不想知道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你不怕我杀了你么?”

    叶璃懒懒道:“你如果想杀我早就杀了又何必浪费咱们彼此的时间呢?至于我为什么会在这里…说起来,能够神不知鬼不觉的把我从皇宫里带出来,看来阁下的本事也不小啊。”男人似乎心情很好,低笑了一声道:“把你从皇宫里带出来算什么?已经七天了你就在京城脚下,但是…无论是你的那个废物丈夫还是宫里高高在上的那一位,不是连你的一片衣角也没有找到么?”叶璃耸肩,道:“好吧,这么说起来你确实有些本事。而且你还能让叶玥帮你暗算我,这一次我栽得也不算冤枉。”

    男人轻哼一声,道:“叶家的女人无论是看起来聪明的还是笨的,都喜欢自以为是。想要让她帮忙根本不需要费什么事。叶璃,你猜定国王府什么时候会宣布你的死讯?”

    “除非看到我的尸体,定国王府不会宣布我的死讯。”叶璃道。

    “自以为是的女人!你以为墨修尧把你看得多重么?”男人的声音带着怒气。

    叶璃并不动怒,笑声里多了一些戏谑,“墨修尧把我看得重不重似乎和阁下没什么关系?真的不打算出来见一面么,还是…你毁容了?墨景黎。”

    屏风后面的人似乎愣了一下,房间里沉静了好一会儿,然后爆出一阵放肆的笑声。屏风后面的人坐起身来,大笑道:“叶璃,本王果然一直还是小看了你。”屏风后走出的男人身形高大挺拔,俊美的脸容即使笑着也依然给人一种冷漠的感觉,不是墨景黎是谁?

    叶璃坐起身来,淡淡的看着墨景黎道:“京城里大多数人不也一直小看王爷了么?”

    墨景黎冷笑一声道:“你倒是一点也不吃惊,看来你不是这个大多数人之一了。”叶璃有些无奈的蹙眉,看着墨景黎道:“显然我也是那些大多数人之一,如若不然之前我是怎么也不会招惹王爷的。大概…也就不会有现在的境遇了。”墨景黎冷哼一声,凑到叶璃跟前居高临下的盯着她问道:“你后悔了么?本王告诉过你,跟本王作对是不会有好结果的。墨修尧救不了你。”

    “王爷给过我选择么?”叶璃挑眉,“在王爷心里您悔婚顺便毁了我的名声是天经地义的,而我为自己找一个更好的归属就是打了王爷的脸么?黎王殿下…你以为你是谁?”

    “哼!”墨景黎拂袖退开,盯着叶璃的眼神阴狠而霸道,“叶璃,你一贯很擅长惹本王生气!”

    叶璃叹气,抬起软绵绵的手,“王爷故作神秘这么久,现在总该告诉我抓我来这里做什么了吧?”

    “你是什么时候知道本王的身份的?”墨景黎不答反问。

    叶璃微笑道:“这个么…京城里跟我有仇的人不多,跟我有仇还有胆子在皇宫里绑人的就更少了。而愿意冒这个险去做还能做成的,我思来想去似乎就只有王爷一人。”墨景黎显然并没有平时表现的那么暴躁易怒,听叶璃这么说反而走到一边坐了下来,状似悠闲的看着叶璃道:“你怎么会认为本王愿意冒这个险?”叶璃淡然道:“定国王妃在宫里出了事,不管是不是皇帝做的都是皇帝的责任。就算定国王府不找皇帝的麻烦,只怕朝堂上的大臣还有百姓对皇帝的评价都会大不一样。不是么?”

    墨景黎心情颇佳,扬眉道:“不错,皇帝哥哥这次可算是里子面子都丢光了。你以为本王不知道墨修尧想要让本王和皇兄相斗他好渔翁得利?本王偏要他先出头,定国王妃在宫里失踪了,本王就不信他还坐得住!你看…这几天他可没少给我那皇帝哥哥添堵。”

    “王爷很得意?”

    “难道本王不该得意了?”墨景黎撇着叶璃笑道,“墨修尧以为本王一辈子都是那个小时候被他耍的团团转的傻子么?现在他就算知道不是皇兄做的又能怎么样?就算是为了他定王的名声和面子他也得替本王找皇兄的麻烦。”叶璃挑眉道:“如果他知道是王爷你做的呢?”

    “你觉得本王会给他这个机会么?”

    我觉得他现在已经在怀疑你了,叶璃心中默默道。

    “你似乎一点也不好奇本王打算怎么对你?”墨景黎打量着叶璃皱眉道。叶璃抬眼看他,“拿我威胁墨修尧?我觉得…我似乎还没有那么重要。”墨景黎打量着她,一边点头道:“老实说本王也有些怀疑你在墨修尧心里的价值。所以,暂时不会不打算拿你去和墨修尧做交易。而且…本王突然想到了一个更有趣的办法。”

    “洗耳恭听。”叶璃兴趣平平的看着他。

    叶璃的平淡反应并不影响墨景黎的兴致高昂,目光满意的在叶璃身上转了一圈,墨景黎眯眼道:“上次在佳人湖上的事,本王还记得一清二楚。其实当时本王不过是开个玩笑,不过现在…本王突然觉得这是个不错的主意。如果有一天全天下人都知道了墨修尧的王妃成了本王的女人…你说会怎么样?”仿佛想到了什么美好的前景,墨景黎得意的笑了起来。

    到时候你这个白痴会被墨修尧弄死…

    叶璃毫不怀疑墨修尧绝对有能力将任何加诸在他身上的耻辱用敌人的血来清洗干净。如果一个人在墨修尧那样的身体状况下,在经历过那样的绝境之后还能坚持不被击倒,并被暗中运筹帷幄的话,那么他绝对会做到任何他想要做的事情。这样的人也是最可怕的敌人。

    “叶璃,你不觉得这是一个不错的注意么?”墨景黎看着叶璃的眼中多了一些笑意,仿佛在看一只被囚在笼子里的小猫儿,“说起来把你让给墨修尧本王还真是有些后悔,不过这都是你不好。你如果不故意装的平庸的样子骗本王,本王怎么会舍弃你娶叶莹那个什么都不懂的蠢货?现在这样不是正好么?一切还是和原来一样,你还是会属于本王。”一边低语着,墨景黎的身子慢慢欺向叶璃,高大的身形越发显得叶璃的软弱无力。

    “王爷,我不建议你这么做。”叶璃轻声道,声音清朗悦耳。墨景黎低声笑道:“本王不需要你的建议,你只要乖乖的听话就行了。叶璃,虽然你一贯的让本王不高兴,不过本王大人有大量不会怪你的。”叶璃笑容微冷,抬起手慢慢的放到墨景黎的肩上,唇边勾起淡淡的微笑,吐气如兰,“是么?那么…想必我这样划下去王爷也不会怪我的?”

    微凉的手中落在墨景黎的脖子上,看上去就像是叶璃坐在椅子里伸手搂住了墨景黎的脖子。但是这本该是柔情蜜意的情景却无端的让人感到几分杀气,墨景黎无比清晰的感觉到有一个锋利的东西正危险地抵着自己的脖子,只要轻轻一用力就能划破。叶璃笑道:“我劝王爷最好别轻举妄动,我刚刚在花园里拔了不少时间的花花草草。万一不小心划破了王爷尊贵的颈子,不知道那位晓云姑娘来不来的为王爷解毒?”

    “叶璃!”墨景黎咬牙低吼着。

    叶璃对着他挑了挑眉,将空闲着的一只手在他跟前晃了一下。保养得非常漂亮的指甲修长而坚硬,指甲上涂着淡淡的凤仙花汁。但是边缘处去隐隐露出让人觉得不祥的幽蓝,“叶璃,伤了本王你也逃不出去。”墨景黎压抑住心中的怒气,冷静的道。叶璃无奈的叹息,“说得好像我伤你王爷就会放我走一样。”

    “叶璃,现在放开本王不跟你计较!”墨景黎沉声警告道。

    压在脖子上的纤指微微往下一压,成功的让墨景黎闭了嘴。叶璃皱眉道:“王爷,我实在很厌烦你一直这么自以为是的样子,希望这是我们最后一次打交道。”

    “你休想!”墨景黎冷笑道。

    “别傻了,换个人或许还能和我赌看谁手快。但是我觉得你不会跟我赌,因为…你从来就不想死,你还要活着成就你的王图霸业不是么?”叶璃笑道。

    墨景黎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心中的怒气,“你想怎么样?”

    “不想怎么样。”叶璃浅笑嫣然,空着的手抬手打了个响指,“暗一暗二暗三暗四。”

    “属下参见王妃。”

    门被人推开,一个人影飞快的闪了进来然后重新合上了门。另一个人影从房顶上无声无息的飘落到地上,一左一右从后面围住了墨景黎的后方,“暗一,暗三,参见王妃。”

    叶璃满意的点头,“还有两个呢?”

    暗三道:“阿二阿四在外面。”

    “什么时候找到我的?”叶璃问道。

    “昨天下午。”

    暗一轻咳了一声,问道:“王妃,你…是不是先放开黎王?”暗三抬头望房顶,他没有看见王妃和黎王状似亲密的靠在一起。

    叶璃挑眉,“王爷?”

    墨景黎冷哼一声,道:“放开。”

    叶璃无所谓的放开手,同时被两把剑指着背后相信墨景黎还没疯的话就知道该怎么选择。叶璃的手指一离开脖子,墨景黎就立刻起身退到一次面对着暗一暗三,“你们是怎么进来的?”

    “走进来的。”暗三正直的答道。

    墨景黎眯眼,开始重新在心里评估眼前这两个暗卫的实力。定国王府的暗卫他多少也知道一些,的确都是极厉害的人物,但是这座院子他布下了重重守卫,单凭四个人就能够无声无息的潜入园中……

    “王妃,现在是……”暗一看了一眼自家不靠谱的兄弟,上前请示道。

    叶璃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筋骨道:“通知暗二暗四,走人。对了,劳烦王爷送我们一程吧。”

    “晓云的药对你没效?”墨景黎盯着她,叶璃摇摇头,“有效,不过时效过了。”她不会告诉他她自己还顺便用花园里被拔了的野草配了点解药,虽然不完全对症,不过所谓的软筋散其实都不会差的太多。

    “刚才……”

    叶璃莞尔一笑,心情愉悦的看着墨景黎道:“如果你刚才轻举妄动的话,我打算直接卸掉你的双手。至于这个…你不用担心,我手上没毒。难道我不担心不小心会划破自己的皮肤么?”

    墨景黎沉默了半晌,终于咬牙道:“这次算本王输了!”

    “其实王爷不必太计较得失,我也没赢。现在,王爷请?”

    “哼!”
(快捷键 ←)上一章:72.瑶华宫火起返回目录下一章:74.脱险,公子君唯(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