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穿越小说 »盛世嫡妃最新章节列表 » 75.清风明月楼

75.清风明月楼

文/凤轻
盛世嫡妃 本章字数:9222 盛世嫡妃txt下载
推荐阅读:心魔 暗匠 美国之大牧场主 穿越时空之殖民全球 我家萝莉是大明星 鬼夫萌妻之夫人请回家 阴胎十月之鬼夫缠上身 大明武夫 重生之笑春风 仙逆
    75。清风明月楼

    静灵寺外树林深处,墨修尧独自一人倚靠在轮椅里面闭目养神。淡淡的斜晖透过树梢洒在他的身上,让还有些寒意的初春泛起了一丝淡淡的暖色。

    “修尧。”叶璃走近,就看到靠在轮椅上的男子清瘦而带着疲惫的容颜,心中一颤不自主的泛起点点愧疚和揪心。墨修尧睁开眼睛抬头看向她,先是一怔才微笑道:“难怪那么多人都找不到阿璃,阿璃这幅模样如果不仔细看,我大概也认不出来了。”叶璃走到他跟前,看着墨修尧带着包容的微笑的眼,沉声道:“抱歉,让你担心了。”

    “阿璃还不准备回去么?”墨修尧目光宁静温和的看着叶璃,轻声问道。

    叶璃摇头,看着他道:“我想去一趟南疆。”

    墨修尧皱眉,“阿璃如果担心徐兄的话我让凤三去南疆协助他。”叶璃摇头道:“冷皓宇不在京城,京城里只有凤之遥和墨总管帮着你,怎么可能再将凤之遥派出去?何况,我现在回去并不是什么好时候,不是么?”现在回去必然就需要弄清楚宫里的事情到底是谁做的。就像墨景黎说的,就算是为了定国王府的颜面也不可能让绑了定国王妃的人逍遥法外。而一旦定国王府针对墨景黎,那么渔翁得利的就是墨景祁。还不如现在这样,定国王妃在宫里失踪无论情理都是站在定国王府这边的。就让墨景黎和墨景祁自己去窝里斗吧。墨景黎虽然知道她已经脱困,但是这个哑巴亏他依然的咽下去,他总不能承认定王妃是他绑的然后还从他手里逃走了吧?

    “阿璃如果觉得京城里无聊,可以去云州。等事情结束了我来接你回京,可好?”墨修尧将叶璃拉到自己跟前,抬头问道。

    叶璃轻咬着朱唇,坚定的望着墨修尧。她知道这个男人想要保护她,但是即使觉得温暖动容她的本质也不是可以站在男人身后看着别人出生入死的弱女子。何况,不只是为了墨修尧,卷入这场纷争的还有她的亲人,她的兄长。可以预见的将来也许还会有疼爱她的舅舅和年事已高的外公。

    “我会带上暗卫,不会以身犯险的。”叶璃低声拒绝了墨修尧的提议。

    墨修尧温和的眼里可以清楚的看到一丝失望,叶璃飞快的撇开了眼睛。相处半年,她已经渐渐地习惯了墨修尧温和淡然的声音和气息。墨修尧很少向她提什么要求,但是叶璃突然发现即使是墨修尧极少提出的要求,她其实都很少有达成过的。算起来,无论从哪种意义上来说她似乎都不是个合格的好妻子,“阿璃,抱歉。都是因为我……”

    “不是!”叶璃打断他的话,“我知道如果我愿意的话可以一直呆在安全的地方,你会为我安排好一切。但是…修尧,我不想那样。我不想躲在你的身后,如果注定要和谁携手一生的话,我希望我是可以站在他的身边,而不是躲在他的羽翼下。你…明白么?”

    墨修尧的手指几不可见的颤了一下,良久才低声道:“那么…一切小心。阿璃。”说罢,取出一块用红色丝绦系着的暖玉放在叶璃手里淡淡笑道:“收好,别弄丢了。”叶璃把玩着手里的暖玉,极品的羊脂白玉雕成的龙子睚眦。即使是温润的白玉雕琢,依然让人能够感觉到龙子的霸气张狂和睚眦的凛冽杀伐之一。叶璃捏在手里看着墨修尧,“这个?”

    墨修尧淡笑道:“祖传的玉佩,本来早就想送给阿璃了。别弄丢了,这跟揽云剑一样,都是传家宝。”

    叶璃无言,默默地收起了玉佩。

    看着叶璃的背影消失在树林外,墨修尧脸上温和的笑容渐渐消失。垂眸望着自己早已残废的双腿,淡然的眼眸中涌起阵阵戾气和不甘。

    “碰!”一挥手,不远处一个碗口粗的大树应声而断,墨修尧低咳了几声脸色疲惫的靠着轮椅微微喘息,“果然是…废物……”

    “以王爷现在的身体,还是不要轻易动怒的好。”沈扬从树林里走了出来,看着地上这段的树干皱眉。周到墨修尧跟前,意料之中的看到他手中雪色的手帕染上了点点猩红。阿谨跟在沈扬身后,担忧的望着墨修尧。

    “王妃是个很特别的女子,王爷应该为娶了这样一位王妃感到高兴才是。”看了一眼叶璃离去的方向,沈扬若有所思的道。

    墨修尧冷声道:“你是说本王应该为让自己的王妃亲身犯险而感到高兴?”

    沈扬看着他放在膝盖上紧紧握起的手,难得的以长者的口吻道:“虽然可能会有点伤了王爷的自尊心,但是我觉得王妃其实并不需要王爷太多的保护。王妃现在的样子远比在王府里金尊玉贵的样子更加真实动人,不是么?还是,定王和凡尘俗子一样更喜欢一个如菟丝花一般事事依附于你的女子?”

    “够了。”墨修尧沉声道,“本王知道该怎么做。回府!”

    阿谨上前推着墨修尧往树林的另一边走去,沈扬在后面摇了摇头也跟了上去。

    黎王府

    墨景黎坐在书房里神色阴鸷的盯着跪在跟前的人,“你是说你到现在也还没有找到叶璃的踪迹?”

    跪在地上的中年男子清楚的感受到墨景黎的怒气,心中暗暗叫苦,“王爷恕罪,属下已经派人将定王妃失去踪影的方圆百里的地方都仔细搜查过了,并没有找到定王妃的踪迹。”墨景黎冷哼一声,“叶璃一直没有回定王府也没有回叶家和徐家。难不成她还会飞天遁地不成?”中年男子连忙道:“王爷,虽然我们在马上做了手脚,但是定王妃似乎也发现了这件事。她让马分别往东西两个方向跑去,将我们追踪的人也引开了。所以…现在……。”

    “所以你现在是在告诉本王,你们的脑子还不如一个女人?”墨景黎冷笑着吐出嘲讽。

    中年男子羞愧的低下了头,心中却不由得吐槽:定王妃那是普通的女人么?王爷在她手里倒霉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所以他们失手也是可以理解的吧?

    “滚出去!给本王好好盯着定王府,本王就不信叶璃她不回去!”将属下赶了出去,墨景黎陷入了沉思。叶璃逃脱之后没有回府确实是出乎墨景黎的意料之外。但是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该松了一口气还是应该生气。这选择就像是让他选择直面定国王府还是他那个皇帝哥哥一样。如果叶璃平安回到定王府,那么无论是他还是墨修尧都退无可退。到时候便宜的还是他那个高踞龙椅的皇帝哥哥。而现在…墨修尧忙着到处找叶璃,还不时替他给墨景祁添点麻烦他似乎应该趁这个机会…但是如果他和墨景祁两败俱伤……

    “王爷,怎么了心情不好么?”娇俏的少女从里间走了出来,眉眼含笑的看着墨景黎。

    “叶璃还没有回府。你下的追踪的药根本没用,现在叶璃已经失踪了。”墨景黎看着眼前俏丽可爱的妙龄少女沉声道。已经换下了朴素的丫鬟服饰显得更加娇俏的晓云眼底闪过一丝异色,惊讶道:“这个定王妃还有点本事。我下的追魂香可是连最有名的毒术高手都察觉不到呢。”偏着头捏着胸前的小发辫,晓云眨眨眼睛望着墨景黎道:“需要我去找定王妃么?我一定能找到她的。”

    墨景黎瞥了她一眼,“找她?真找到她你还回得来么?”叶璃本身的深浅墨景黎觉得经过了几次的交锋还是没能完全探出来,而且她身边那四个暗卫也绝对不简单。就凭晓云一个人被人弄死了连尸骨都找不回来,“你老实给本王呆在王府里别到处乱跑。坏了本王的计划本王可不管跟你姐姐好不好交代。”晓云咬着唇角,幽怨的瞪着墨景黎。可惜墨景黎却不是什么怜香惜玉之辈,冷哼了一声拿起桌上的书卷低头看了起来,完全把晓云丢在一边不予理会。晓云灵动的眼珠一转,走到墨景黎身边低声笑道:“景黎哥哥,我帮你把墨修尧和皇帝毒死好么?”

    “你如果想死尽管去试试。”墨景黎道,她以为这么多年没有人设法下毒暗杀过墨修尧?但是墨修尧拖着病歪歪的残废身体到现在依然活的好好地。反而是那些杀手早就一去不还不知道呈尸何处了。

    江南广陵城

    比起北方的春寒料峭,三月初的江南已经是一片百花盛开欣欣向荣之象。广陵城是南方第一大城,同时也是前朝旧都。虽然前朝早已湮没,但是广陵城身为南方政治经济文化中心的位置却并没因此而动摇。又因为太祖初年也曾在此定都,虽然后来迁都北方,但是广陵城也作为陪都保存了下来。比起楚京的政治军事地位,广陵城则更偏向于文化和经济,大楚四大富商中有三位都居住在广陵城,由此可见广陵富庶远超地处北方的楚京。

    夜色里,叶璃悠闲的漫步在充满脂粉气的喧嚣街道上,街道两边喧喧嚷嚷满是酒气胭脂,传入耳的也都是靡靡丝竹之音。暗三有些尴尬的跟着叶璃不时伸手推开街边来拉自己和自家王妃的热情柔美女子,心中暗暗叫苦。若是早知道王妃会往这种地方跑,他才不要和抢着和老大换呢。呜呜…王爷要是知道他跟着王妃逛青楼一定会宰了他的。

    叶璃一边走一边回头不时欣赏着暗三的窘态,就在暗三快要撑不下去了的时候终于停下了脚步笑道:“到了。”

    暗三松了口气,抬头一看路边,夜色下靠着幽静的湖边立着一座幽雅不俗的楼阁,门上的匾额上飞龙走凤的写着几个大字——清风明月楼。

    身为定国王府专门训练出来的暗卫,暗三当然知道清风明月楼是什么地方。天下第一青楼,听说这里有天下间最香的美酒,最好的佳肴,最美丽的最有才情的女子。这里是每一个男人梦寐以求宁愿沉溺不醒的温柔乡,“公子?”

    叶璃看着他扬眉笑道:“怎么?天下第一楼还不入你的眼?”

    暗三苦笑,“公子,咱们真的要进去么?”

    叶璃笑道:“难不成你以为我是带你来遛弯儿的?走吧。”手中折扇一展,叶璃含笑踏入了清风明月楼中。

    清风明月楼既然能成为天下第一青楼,自然有其不凡之处。一踏入大堂,迎上来的不是媚俗而浓妆艳抹的老鸨,而是两名娥眉淡扫,妆容清丽的年轻女子。见到叶璃一身冰蓝色绣银丝云纹锦衣,白腰带上嵌着一方极品玉佩,手指折扇神态闲适显然气度不凡,连忙迎了上来,“见过公子,这位公子看着眼生可是第一次来清风明月楼?”

    叶璃含笑点头道:“不错,本公子初到江南。久慕清风明月楼佳名才想来见识一番。”

    女子笑道:“公子大驾光临确实敝楼蓬荜生辉。请公子先到雅间欣赏歌舞同时看看公子有什么喜欢的。”

    叶璃笑道:“本公子可是听说贵楼所长的并非只有歌舞,姑娘不妨介绍一些好玩儿的东西。”

    这女子能够负责清风明月楼的接待工作自然也是个通透的人。看了一眼叶璃虽然衣饰气度不凡,但是年龄却绝对不会超过十三岁。十三岁的稚嫩少年有的对温香暖玉很感兴趣,但是确实也有一些还没开窍呢。看着小公子眉眼间透着一股矜贵傲然的模样,想必是哪家的小公子出来寻乐子来的。女子掩唇一笑道:“小公子看不上咱们明月楼的姑娘,可是会让她们伤心呢。咱们明月楼的姑娘确实不只精通歌舞,却不知小公子喜欢什么?”

    叶璃皱眉道:“本公子原本想要赌两把玩玩儿,但是这广陵城的赌坊未免也太过喧闹了一些。三教九流混杂很是扫兴。”

    女子抿唇一笑,道:“如此,公子请随小女子来。”

    跟在叶璃身后扮木桩的暗三动了动嘴唇想说什么,却在叶璃春风般温暖的笑容中讪讪的闭上了嘴。青楼都进来,赌坊还有什么可怕的吗?

    清风明月楼的赌坊自然和外面一般的赌坊是不一样的,无论还望送茶水服侍的还是坐庄的统统都是女子。一进大厅,最先映入眼中的就是一名容貌美艳的紫衣女子正握着骰盅轻摇着。周围聚集了不少赌客。叶璃微笑,赌大小是赌坊中最单调但是也最经典的玩法,再加上坐庄的是一名绝色美女,自然能够吸引无数人前赴后继的投入银两。

    领路的女子自然看到了叶璃的眼神,立刻笑道:“这位姑娘是清风明月楼的十二头牌之一的如眉姑娘,她最擅长的便是这摇骰子。她这一手技艺就连我们楼主也称赞不已呢。”说完,女子

    还十分贴心的向叶璃介绍了这赌坊里的一些情况。比如清风明月楼十二头牌中其中有三位姑娘就在这赌坊中坐庄。而且这三位姑娘都是清倌,只有在赌术上赢过她们的才能成为入幕之宾。而

    目前为止还没有人成功过。

    叶璃哑然失笑,韩明月果然是很会赚钱。一般的男人逛青楼自然是为了美色。但是能够进得了清风明月楼的人大都是大富大贵之人,什么样的美色没有见过。设置这样一个赌场自然比起一

    般的赌坊更有吸引力。男人都是有征服欲的,那些有钱有闲闲着没事的男人想要一亲芳泽自然不会吝惜一掷千金了。

    “阿三,你看着如眉姑娘怎么样?”叶璃拿折扇指了指不远处的紫衣女子回头笑问。

    暗三努力让自己的脸不要扭曲了,木着脸答道:“回公子,自然是美人。”

    “嗯,本公子也是这么认为的。”拿折扇撑着下巴,叶璃笑道:“不如咱们也晚上两句,说不定可以……”

    “公子,你…家里会不高兴的。”暗三咬牙提醒道。

    “我知道,所以…本公子会把一亲芳泽的机会让给你的。”叶璃笑容可掬的看着暗三如墨一般的脸色,心情愉悦的往那边的赌桌走了过去。

    如眉姑娘摇着骰子唇边带笑的看着聚在周围的赌客们,这些男人眼中好不颜色的贪婪和**让她心中不屑脸上却笑得更加娇媚动人。突然挤到前面来的叶璃让她不由得愣了一下,还不过十

    三四岁的小公子,身上上等的衣料和饰品显示出他的出身不凡。少年清澈的眼眸却让她感觉到这少年与别的人的不同,对着他粲然一笑,“小公子,要压么?”

    叶璃偏着头看了看左右,不愧是天下第一楼的赌坊,桌面上的赌资至少也是五十两,这些富人们消遣一般的随便押一注的钱就够普通百姓活上大半年了。旁边的赌客们看到挤进来的是一个

    乳臭未干的小孩子,不由得眼中都露出了轻蔑嘲弄的眼神,还有不少人发出嘲弄的嘘声。叶璃也不在意,笑眯眯的取出一锭五十两的银锭扔在桌面上,笑道:“我赌大!”

    如眉含笑扫了周围的赌客们一圈,赌场上富商显贵和贩夫走卒其实也没什么区别,纷纷起哄叫了起来,“大!大!”

    “小!小!小…。”

    如眉朱唇微掀,抬手揭开扣在桌上的骰盅,笑道:“二四四,小。”

    有人欢喜有人愁,叶璃也不在意那输出去的五十两银子,耐性的等着下一盘。这一次她依然押了五十两,还是大。再一次揭开,依然是小。第三把,叶璃加到两百两一注,依然押大。掷骰子不费什么时间,不过是一刻钟的功夫,叶璃已经输出去了近两千两。旁边的赌客都有些惊讶的看着这个出手大方的小公子,猜测着这是那一家的小少爷。

    “公子,还押么?”如眉笑看着叶璃问道。

    叶璃抬手向后,站在叶璃身后的暗三乖乖的掏出一叠银票送到叶璃手里。大大小小的银票足有两万两。暗三看着叶璃好不心疼的将银票扔到桌面上,做足了出手阔绰的富家少爷的派头,心里直抽抽。定国王府有钱是没错,但是他们现在没多少钱啊。离京的时候主子统共就带了两万两银票和一些零碎现银在身上。两万两很多,足够他们一行五人舒舒服服的走几趟南疆了。但是放到赌场里,两万两又不太多。按他家主子这个架势一个时辰都不用就能输光。

    叶璃在此加注,五百两。

    “小公子押大还是押小?”如眉问道。

    叶璃笑道:“本公子不喜欢小,还押大。”

    于是众赌客都将注押到了和他相反的方向,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这位小公子的运气有多背了。又输了大约一万两,叶璃终于满意的笑了。等到如眉再一次扣下骰盅时含笑摇头道:“这次,不跟。”众人的嘘声和喧闹声中如眉揭开骰盅,“三个六,通杀!”全场一片哀号。

    又一轮开始,叶璃已经将赌注提到了一千两一注。这一次却不同于先前的倒霉,叶璃犹如神助,“小!”

    骰盅揭开,一二四,小!

    “大”

    五五六,大!

    “大!”

    ……

    不到半个时辰,叶璃跟前的桌子上已经堆满了厚厚的银票和银锭子。暗三不知道从哪儿搬来了一把椅子给叶璃坐下,叶璃舒服的靠着椅子笑容可掬的看着如眉越来越白的脸色,带着无辜的笑容押出手中的银票,“三万两,小!”

    如眉纤细的手指顿了一下,慢慢揭开了骰盅,众人眼睁睁的盯着桌面慢慢离开的骰盅,“一一二,小!”

    站在叶璃身后的暗三忧心的看着桌上又增加了的银票。刚刚他是担心王妃输完了银子他们就得灰溜溜的回京城去,现在却要担心王妃赢太多他们会走不出清风明月楼。

    眼里面不改色的以手支颐,轻松写意的看着如眉的动作,“全押了。大!”

    在场众人倒吸了一口气,叶璃面前的银票银锭加起来足有十来万两。若是押对了自然是赢了个荷包满满,若是押错了十几万两银子可就打水漂了。即使在场的都是有钱人也没有几个有这个气魄一注押上十几万两。毕竟他们的银子也是辛苦赚来的而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如眉白玉无瑕的额头上开始冒出细细的汗珠,盯着叶璃的美眸里写满了震惊和探究。众目睽睽之下,慢慢的伸手揭开了骰盅,众人惊叫出声,“三个三!”

    如眉手一颤,脸色惨白如纸。

    “公子好厉害。”如眉神色惨淡的道。

    叶璃含笑不语。当年为了出一个卧底的任务,她特意跟一位赌王学习了几个月的赌术。对方还称赞她很有天赋呢。而且以她的眼力和耳力,如眉根本就不可能在她的跟前出千。当然,叶璃认为清风明月楼这样的地方,庄家还不至于为了十几万两银子出千。若是那样也太有损韩明月清风明月楼的名头了。不过她如果再赢下去就不一定了,毕竟韩明月爱钱如命的名声似乎和他的清风明月楼一样有名。

    “这位公子,我们楼主请公子里面一叙。”叶璃正犹豫着还要不要继续的时候,一个管事模样的青年男子走了出来,对叶璃拱了拱手笑道。

    叶璃眼珠一转,笑道:“明月公子有请,本公子也是三生有幸。不过…清风明月楼不会谋财害命吧?”

    青年男子嘴角抽搐了一下,笑得有些勉强,“公子说笑了。”

    叶璃站起身来,随手将银票塞给暗三,再起来拂了拂身上的衣服笑道:“请带路。”

    青年男子带着叶璃二人转进了赌坊后面的小院,临湖的水阁上轻纱缭绕,悦耳的琴音铮铮的流淌着。

    “楼主。”

    “退下吧,这位公子何不进来一叙。”琴声暂停,水阁里传出低沉悦耳的男音,叶璃听在耳里微微挑了挑眉。看着青年男子恭敬地告退,叶璃朗声笑道:“明月楼主相邀,在下三生之幸。”说罢抛给暗三一个留在外面的眼神,上前掀起层层纱帘走了进去。

    水阁里,一袭暗红锦衣的俊美男子懒懒的斜倚在琴桌边上,俊美的眉目间流转着邪魅的味道。看到叶璃进来挑眉笑道:“没想到能够赢过如眉的居然是这么一位小公子,真是难得的少年英杰。敢为公子高姓大名?”叶璃笑道:“岂敢,雕虫小技不足挂齿。区区姓楚,君唯。”

    “楚君唯?好名字。只是…在下倒没听说大楚有哪家姓楚的公子有公子如此气度。若说是西陵楚氏…观公子容貌却又不像西陵人。”韩明月盯着叶璃一边打量着一边道。叶璃也不在意,自在的找了一个地方坐了下来,笑道:“小户之家,不敢有劳明月公子清听。”

    韩明月轻哼一声,道:“小户之家?本公子看着可不像。”

    叶璃摇着扇子,从容的微笑道:“这有何奇怪的,在下看着公子也不像传说中的明月公子。”

    “哦?”韩明月有趣的挑眉,眼眸中却闪过一丝凌厉的精芒,“不知公子听说的明月公子是个什么样子的?”

    叶璃笑道:“听说明月公子风度翩翩,俊朗不凡。乃是世间难得一见的佳公子。”韩明月状似不满的皱眉道:“难道本公子让楚公子失望了么?”叶璃低眉笑道:“就在下所知,明月公子绝对不会在陌生人面前如公子这般坐着。”看着跪坐在琴桌旁边一派慵懒邪气的俊美男子,叶璃也不由在心里轻叹。只以外貌而论,韩明月和韩明晰这对兄弟至少有八成像。如果真的可以想要糊弄别人也未必骗不到。不过眼前的人显然并没有掩饰的打算,或者他并不认为一个十三四岁的的陌生少年会见过韩明月本人。只可惜她不仅见过韩明月就连他韩明晰也见过了。

    “看来楚公子是认定了本公子不是韩明月了?”韩明晰站起来身来,目露冷光一瞬也不转的盯着叶璃。

    叶璃微笑道:“公子何必动怒,公子以明月公子的名义将在下骗进来,该生气的难道不是在下么?”

    韩明晰冷笑一声,“楚公子又何必装模作样,你在明月楼里如此大手笔不就是想要引起楼主的注意么?所图为何现在可以说给本公子听听,说不定本公子心情好就答应你了。”

    叶璃挑眉,“公子做得了清风明月楼的主么?或者说…公子做得了天一阁的主么?”

    天一阁三个字一出,韩明晰的目光立刻如剑一般的射向叶璃,邪气的俊脸顿时多了几分冷意,“你到底是什么人?”这世上知道天一阁的人不少,知道清风明月楼的人更多。但是知道清风明月楼主和天一阁主是同一个人的绝对不多。叶璃低头道:“公子问在下之前,总该告诉在下到底做不做得了主吧?万一在下费劲口舌说了半天公子却做不了主,那岂不是浪费彼此的时间?”

    韩明晰怒瞪了叶璃一眼,轻哼道:“韩明月现在不在江南,无论是清风明月楼还是天一阁本公子都能做主。你可明白了?”

    叶璃击掌笑道,“如此甚好,还没请教公子大名。”

    “韩明晰。”韩明晰咬牙道,他当然不会告诉他他的绰号叫什么,毕竟风月公子的名头无论对男人还是对女人来说都不是什么好名声。

    叶璃抬手揉了揉眉心,沉吟道:“原来是明月公子的…兄弟么?难怪和明月公子如此相似。”

    “你见过我大哥?”韩明晰盯着她皱眉道。

    叶璃不动声色,微笑道:“这个么…明月公子年少时在下有信见过一面,在下记性甚好一直十分仰慕明月公子风采。”韩明晰撇嘴,他大哥少年时候的确挺出风头的,不过是在楚京,所以江南的人所知并不太多。不过…哪个是后眼前这小子有五岁么?叶璃可不管韩明晰在想些什么,“在下远道而来,公子连杯茶也不肯给,这可不是待客之道。”

    韩明晰盯着他半晌,慢慢的扯出一个阴森的笑意,“想喝茶可以,有事相求也可以,先赢过本公子再说!”

    ------题外话------

    呐…京城的事就先暂告一段,往下就是阿离去南疆的事情了。有亲担心阿离和修尧的感情问题,放心啦,虽然暂时还没搞定但是南疆这一卷肯定会大概搞定的。我觉得修尧需要一个情敌,氮素…究竟要不要呢?
(快捷键 ←)上一章:74.脱险,公子君唯返回目录下一章:76.交易合作(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