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穿越小说 »盛世嫡妃最新章节列表 » 79.病书生的威胁

79.病书生的威胁

文/凤轻
盛世嫡妃 本章字数:7796 盛世嫡妃txt下载
推荐阅读:一夜萌妻5块5:压倒腹黑老公 重生之你有病得治 霸道总裁,情深不浅! 至尊主播 伪村姑的锦绣田园 超级灵药师系统 穿越时空之殖民全球 心魔 暗匠 美国之大牧场主
    79。病书生的威胁

    “手下留情!”

    “卓靖!”叶璃沉声叫道,暗三眼下一沉,飞快的收起长剑凌空一翻轻轻地落在不远处的树梢上。如此一来,这一边有三个人高踞树梢,随时可以发动攻击。而另一方若是还不能及时控制住蛇群的话,绝对是占尽了劣势。

    一名身形高大穿着南疆服饰的中年男子从树林里走了出来,衣服上和那青年男子同样的图腾和不经意显露出来的上位者气息让众人明白来人必定是络依部族身居高位之人。中年男子快步走了过来,经过的蛇群纷纷让开一条路来,显然对来人的气息十分畏惧,“各位大楚的朋友,小儿顽劣得罪了各位,还请手下留情。我族必定也贵宾之礼款待各位。”

    叶璃心中冷笑,顽劣?这个男人从一开始就在树林里,直到自己儿子真的有危险了才出面,现在区区一句顽劣就想要敷衍过去。

    韩明晰站在树梢上,修长的身影随着树梢上下起伏,“确实是够顽劣的。络依部族长,贵公子这副德行你怎么敢放他在外面横行?”中年男人的脸色也不好看,走到那青年男子随便时淡淡的扫了他一眼,青年男子顿时就如被火烤了的树叶一般的篶儿了,瑟缩的往后退了退不敢抬起头来看人。中年男子这才轻哼一声上前对叶璃等人拱手道:“在下络依部族长勒姜,这是小儿勒南。多有得罪还请中原来的客人们见谅。”这位族长显然并不只是长相比他的儿子强,说话做事也完全看不出来这两个人像是父子。

    叶璃道:“虽然贵部的待客之道稍微有些吓人,不过我想络依族长现在是不是先让人把这些小东西收拾一下?”他们站在被驱蛇药和火堆围绕的圈儿里这些失控的蛇群纷纷避开了这一片往别处爬去,时间久了就算让人去找也不一定能全部找得回来。络依族长点头,对着四周的驭蛇人挥了挥手,驭蛇人又开始吹奏起短笛有几个往别处走去,显然是去寻找那些到处乱串的蛇去了。吩咐完这些,络依族长才回头对叶璃等人笑道:“各位途径我族住地,有因为勒南的无礼受到惊扰。不如先到咱们寨子里稍作休息,就当在下给几位赔罪了。”

    叶璃沉吟了一下,侧首看了一眼树上的三个人。韩明晰一脸的无所谓,暗三自然也不会有跟叶璃相反的意见。倒是病书生皱了皱眉,道:“我们急着赶路,就不麻烦勒姜族长了。”

    络依族长挑眉,连连摇头道:“这怎么说是麻烦。让中原来的客人受到惊吓实在有损我们络依部好客的名声。还请几位客人去寨子里稍作休息,明日在下派人亲自送几位前往都城就是了。”听了他的话,在场的几个中原人都不由在心里撇嘴。南疆人是出了名的排外,所以除了一些大胆的商人和有自保之力的人,普通中原人是绝对不会进入南疆的。不过比起身在南疆腹地的其他部落来说,与大楚接壤的络依部确实算得上是热情好客了。如果能有一个南疆本地人带路,那这一路确实要好走许多。

    “这…那就打扰族长了。”见病书生做主应了下来,叶璃也只是挑了挑眉没有开口反驳。

    络依族长显然非常高兴,热情的招来随行的主人为客人们收拾行李。叶璃三人本来就没什么东西,俯下身捡起放在石头边上的一个包袱扔给还在树上的暗三,身下一个自己收着。病书生也是也是一身轻松,倒是那梁老爷在管家和护卫的帮助下忙了好大一阵子。不过他小心的护着不让南疆人碰自己的行礼的行为倒是让叶璃有些好奇他那个显得有些硕大的包裹里到底装了些什么东西,看那重量似乎也不像是真金白银。

    络依部的寨子里他们扎营的地方原来并不远。骑上马走了还不到一刻钟就到达了目的地。当然他们原本的马匹早在蛇群来临的时候被吓跑了,没跑掉的也已经不行了。他们用的是络依部提供的马,这也是叶璃没有反对去寨子的原因。除了这个寨子,下一个有人烟的且能买到马匹的地方至少在两百里外,如果不去就代表他们接下来的路程很可能要用步行了。

    络依部的寨子建在半山腰上,路径倒并不如中原传言的那些南疆寨子那么神秘崎岖。一栋栋木质小楼稀稀落落的坐落在山腰上,因为已经是深夜了,族长把他们带到一栋专门待客的小楼吩咐人送上一些吃食和热水就拎着一路上畏畏缩缩的敢说话的勒南少族长告辞了。

    穿着异族服饰的少女们被请了出去,韩明晰心满意足的用水洗了个脸赞叹道:“还是有房子住好啊,早知道咱们直接到络依部来投宿不久好了么?”叶璃坐在一边好奇的摆弄桌上的食物,一边笑道:“你觉得我们直接上门,半夜你会不会发现你房里床上床下全是蛇?”

    韩明晰想象了一下那个光景,不由得抖了抖摇摇头对叶璃笑道:“说起来君唯,你可要小心哦。要知道南疆女子最是多情,而且最喜欢君唯这样的白白净净的小公子。小心…呵呵…”以折扇遮面,笑得十分不怀好意。叶璃同样不甘示弱,回以颜色,“韩兄你放心,我若是有此艳福一定不会忘记与你共享的。何况…这寨子里可没有一个心心念念不忘惦记我脸皮的人。”一提起勒南,韩明晰邪笑的俊脸顿时沉了下来,轻哼一声眼中一道冷光飞快的掠过。风月公子可是非常记仇的!

    暗三站在紧闭的窗户边上,等到两人停了下来才回头低声道:“外面有人。”

    叶璃挑眉,站起身来一挥袖熄灭了桌上的烛火。有点点暗淡的月光从墙上的窗棂洒了进来,虽然依旧昏暗却并不影响叶璃的行动。从容的漫步到暗三旁边,“不是监视我们的。”暗三点点头,指了指旁边的一栋小屋道:“是监视他们的,不过也有一个人盯着我们这边,应该只是顺便的。”韩明晰也很快适应了屋里的昏暗,低声笑道:“这几个人果然有古怪么?那么他们拉上我们是什么意思?”叶璃浅笑道:“既然他们又算计那么总会显露出来的。累了一晚上我认为我们现在应该先休息。”

    暗三点头,指了指里面的卧室道:“公子进去休息,我和韩公子留在外面守夜。”

    韩明晰想要反驳,却见叶璃毫不犹豫的点头转身,对两人挥挥手进去休息去了。眨了眨眼睛,韩明晰委屈的道:“我也想休息啊。”在野地里没睡好的不止君唯一个好不好?暗三冷冷的瞥了他一眼,指了指厅里的竹榻,“你可以睡那里。”韩明晰无语,那个竹榻有他一半长么?里面的床明明很大啊。似乎看出了韩明晰的心思,暗三面不改色的将位置摞到了叶璃进去的房间门口,拿了一把椅子坐了下来。意思很明显,韩明晰想要进去就要从他面前跨过去。韩明晰只得愤愤的缩进竹榻里休息了,心中暗暗悔恨不已:我为什么要说和君唯住在一起啊?

    叶璃和平时一样一早的醒了过来。,还没起床她就知道今天大概走不了了。外面传来的簌簌滴滴的声音表明现在正下着大雨了。南方多雨的天气叶璃早有体会,不过这场雨来的也太过突然了一些,如果昨晚他们露宿荒郊的话现在显然会很倒霉。想到这一边,叶璃突然觉得那个络依部少主没那么可恶了。整理好衣服出门,暗三依然坐在门口的椅子上闭目养神,不过叶璃知道他并没有睡着。听到叶璃的脚步声,暗三立刻睁开了眼睛回头看她。

    “先进去休息一会儿。早上暂时走不了了。”看了一眼蜷缩在竹榻上皱着眉的韩明晰,叶璃轻声道。

    暗三犹豫了一下,还是点点头起身进去了。叶璃进了大厅推开半面窗户欣赏起外面的雨幕。

    “君唯,你好狠的心。一个人占着那么大的床却让我睡竹榻。”不知何时韩明晰已经睁开眼睛,懒洋洋的躺在竹榻上,惑人的眼睛哀怨的望着叶璃。叶璃回头看着他笑道:“你现在可以进去跟卓靖睡。”韩明晰挑眉,笑眯眯的望着她,“我没什么不能跟君唯睡,本公子很爱干净啊。”

    “我爱吃独食。好东西从来都自己占着。”叶璃面不改色的道。

    韩明晰模糊不清的嘟哝了两句,也坐起身来。皱着眉整理了一下身上柔软的暗红罗衣走到叶璃身边一起看窗外的雨幕,轻叹道:“南疆的雨天也别有一番风情,不过这太常下雨也让人有些吃不消啊。”叶璃还没来得及答话,门外就响起了脚步声,不一会儿敲门声响起。

    打开门,病书生撑着一把油纸伞站在门口,经过半晚上休息他的脸色并没有变得更好反而显得更加蜡黄无光了。空着的一只手抬手掩着唇,不时传出几声闷咳,“韩公子,楚公子,打扰了么?”叶璃淡淡一笑道:“无妨,公子请进。”

    病书生踏进房里,环视了一周将目光落在内室的门口。叶璃淡笑道:“卓靖还在休息,公子请坐吧。一大早公子过来是……”

    病书生在一边坐下,轻咳了两声才道:“这次南疆之行,倒是没想到会遇到韩公子。韩公子…咳,应该认识我吧?”

    没想到他会一开口就开门见山,韩明晰愣了一下方才笑道:“不错,西陵阎王阁三阁主的名声明晰确实是闻名已久。”从他的对病书生的称呼和自称就能看出韩明晰并不想招惹这人,并且还极为忌惮。病书生淡淡一笑,“不必客气,阎王阁主和令兄是莫逆之交,在下和令兄也有几分交情。不过…这位公子倒是眼生的很。”叶璃心中思量,脸上已经露出淡然的笑容道:“在下并非江湖中人,倒是有些孤陋寡闻,让公子见笑了。”我不认识你,你也不认识我,所以大家扯平了。病书生盯着叶璃似乎在评估着什么,韩明晰却不愿见他一直盯着叶璃看,出声打断笑道:“听兄长说公子这几年轻易不爱出门,不知这次到南疆所谓何事?天一阁是否有什么可以帮得上忙的地方?”

    病书生微怔摇头笑道:“不过是一些私事罢了。就不劳烦韩公子了。”他不愿说韩明晰自然也不会再去问,事实上他恨不得离他越远越好。墨修尧当年怎么就没把这个瘟神打死了?韩明晰面带微笑的在心里腹诽着。病书生显然没有在自己的私事上费心思的意愿,看着叶璃和韩明晰笑道:“两位看这个寨子如何?”

    韩明晰皱眉道:“我来往过南疆两三次,还真没注意到络依部的寨子就在这么近的地方。”

    “楚公子怎么看?”病书生看着叶璃问道。

    叶璃蹙眉道:“络依部据说是南疆最大的几个部落之一。但是,我觉得这个寨子里的人不会超过一百个。听说南疆的部族驻地一般都极为隐秘,但是这个络依部的寨子怎么会修在大路边上?”韩明晰挑眉,含笑看着叶璃道:“原来君唯昨晚就看出来了。既然有这么多一点为什么还要来?”

    叶璃扬眉,“我们有的选么?咱们没有马屁,而且四周到处都是毒蛇。对方原本就是要请我们来做客的,让人家客客气气的请过来总比被人绑的像粽子一样扔进来要好看得多吧。不过…我倒是好奇对方摆出这么一副阵仗是想要做什么。在下…除了在永林城里稍许得罪了一下那位少族长以外,似乎没有任何能够让对方如此大费周章的价值。”说完,叶璃的目光定定的落在了病书生的身上。病书生轻叹一声道:“楚公子小小年纪,倒是难得的才思敏捷。不错,他们是冲着我们来的。”

    叶璃挑眉,“愿闻其详。”

    “相信昨晚两位也察觉了,外面一直有人在监视我们。络依部的目标其实也很简单,他们是为了梁老爷身上的一件珍宝。”病书生淡淡道。韩明晰笑道:“在下可从来没听说过公子什么时候改行走镖了。”病书生皱着眉忍住了咳意看着韩明晰淡然一笑道:“不错,我确实不是为了保护梁老爷才跟来的。”

    韩明晰依靠着椅背,瞥着病书生道:“我知道,公子也想要那样东西。既然如此,公子直接将那个老头杀了就是,何必这么麻烦还要送他来南疆?”病书生看着韩明晰,原本清秀含笑的眉宇间掠过一丝阴狠,整个人顿时变得更加阴鸷暗淡,与之前那病弱书生的模样不可同日而语。

    “不错,我确实可以杀了那个家伙。但是很可惜…他也不是笨蛋。那东西在南诏都城,他身上只有能够拿到那东西的信物,而且是只有一半的信物。这天下除了他自己谁也不知道另一半信物在哪里,更没有人知道拿到信物之后该怎么用。”病书生眼底闪过煞气,显然对梁老爷如此狡猾感到十分恼火。韩明晰挑眉笑道:“或许你可以考虑严刑拷打。”病书生冷哼一声,“韩公子当真不知道他是谁?”

    韩明晰无所谓的耸肩,看到叶璃转向自己的目光才笑道:“知道,大楚除了四大富商凤、严、金、吕四家之外的第五家么西北梁家,比我大哥还有钱呢。而且,如果说我大哥是爱钱如命的话,这位梁老爷就是钱比命更重要。听说曾经有土匪绑了他最宠爱的小妾,索要两万两赎金,他连理都没理。而且你别看他那么有钱,平时是能省则省,日子过得连一般的商人都不如。昨晚他不是跟你吹嘘他去清风明月楼么?我大哥最讨厌的就是他了,因为他在清风明月楼一晚上,就点了一杯最便宜的茶,连二十两都没有花到。这样的人如果真有什么宝贝的话,大概就算你杀了他他也不会给你的。”

    叶璃看着病书生,“我比较好奇公子为什么要告诉我们这个消息?难道你就不怕我们也见财起心吗?”

    病书生淡淡道:“我需要你们帮忙,昨晚我看那位卓公子的武功不错,而楚公子虽然不看不出深浅来但是想必也不简单。至于韩公子,事后我自然也不会让你吃亏的。”韩明晰撑着下巴偏着头看他,“我以为刚才公子说不需要天一阁帮忙。”

    病书生点头道:“我不需要天一阁提供任何情报,只是既然碰巧碰到韩公子,所以也只能请你一道了。”

    “我们可以拒绝么?”韩明晰问道。

    “恐怕不行。”病书生沉声道,略显阴沉的目光慢慢从两人身上划过,韩明晰只觉得仿佛被刀刺一般让人不舒服。叶璃面色如常,但是放在身侧衣袖里的手还是不由自主的握紧了一些。病书生笑容冷淡而狰狞,动作优雅的抬起左手欣赏着自己与右手肤色有些微差异的手指,淡淡笑道:“我相信韩公子不会拒绝的,不是么?”

    韩明晰脸色一变,警惕的等着病书生道:“你对我们下毒?!”

    病书生回他一笑,并没有作答韩明晰的脸色却难看起来了。似乎料定了韩明晰不会拒绝,病书生侧首看向叶璃,“楚公子呢?”

    叶璃伸手为自己倒了一杯凉茶,为冰冷的茶水中的苦涩微微皱眉道:“我拒绝。”

    “拒绝?”病书生有些意外,怔了一下之后看向叶璃的目光更多了几分威胁,“楚公子确定么?”叶璃淡然一笑,放下茶杯道:“前两天我听过公子的名声,也知道公子对于用毒一道可以说得上是独步天下。但是…除非公子打算用立即致命的毒,不然的话最好还是不要出手的好。”

    “你什么意思?”病书生神色阴沉的盯着叶璃。

    叶璃垂眸望着自己放在膝上的双手,轻声道:“听说公子多年前不慎伤了心脉?虽然对于这类的伤在下并不了解,但是倒是对这方面的病理有一些浅见。以在下之见,公子如果不能再一弹指之间杀了对方的话那么最好还是不要动手的好。因为…公子的心脏可能会受不了长时间的剧烈震荡不是么?”

    病书生眼中的杀意一瞬间几乎化为实质,咬牙道:“你确定我杀不了你?”

    叶璃微笑,“公子不妨试试。”

    病书生当然不会去试,眼前这个楚君唯一路上都没有动过手,表现的也不想内力高深的模样。但是他的直觉就是告诉他这个淡然自若的少年并不简单。何况旁边还有一个韩明晰虎视眈眈房间里还有一个一直没有出现的身手不弱的护卫。韩明晰外在椅子里,撑着半边俊颜看看神色阴沉的病书生,再看看笑容恬淡的叶璃笑容可掬的眨了眨眼,他好像听到了什么了不得的秘密啊。

    “呵呵,楚公子果然不是寻常人。不过…现在你们后悔只怕已经来不及了。”病书生冷笑道。

    “什么意思?”韩明晰眯眼问道。

    病书生道:“就在我刚才离开的小楼之后,我猜那姓梁的已经不在小楼里了。”

    “你是故意的?”韩明晰道。病书生点头道:“不错,姓梁的来南疆本来就是来找络依部的,而昨晚他们也并不是为了来找我们的麻烦而是为了来接应他的。”韩明晰皱眉道:“那又如何?”病书生轻哼道:“如何?他已经到达目的地了,知道他行踪的人自然要…全部灭口。不把我们都请到这里来万一有一个逃脱了他们岂不是前功尽弃?”

    “前天郑奎过来搭讪邀请我们同行是你的主意?”叶璃看着病书生平静的问道。

    “不错,郑奎以为他只是护送姓梁的去南诏做生意。我告诉他你们两个身手不凡结伴而行一路上也好有个照应。老实说…我原本并不想选你们,但是这个时节实在是没有多少人要去南疆。而我却需要身手不错的人帮忙。正好韩公子跟我也算有些关系不是么?”

    韩明晰笑道:“我比较好奇你为什么不用阎王阁的人,相信阎王阁里愿意为阁下赴汤蹈火的人不在少数吧?”

    病书生脸一沉,冷冷道:“这是我自己的事情。”

    叶璃站起身来,走到窗口看了看外面依旧大雨滂沱,才转身道:“梁老爷所有的到底是什么宝物让公子这样的人也如此费尽心力?”

    “这个楚公子还是不要知道的好。毕竟知道的越少越安全,看在韩公子的面子上事后我不会对你们出手。”病书生沉着脸保证道。叶璃淡淡的瞥了他一眼,笑道:“很抱歉,我这个人不是很喜欢被人蒙在鼓里当枪使。”

    病书生冷笑道:“你不帮我一样出不去。你自己好好看看外面。”韩明晰飞快的飘到窗口往外看去,雨幕中远处的景致若隐若现,空气中却有淡淡的奇怪的香气隐隐传来。叶璃一把将韩明晰拉开,反手关上了窗户。病书生看着叶璃点头赞道:“我果然没看错,楚公子对毒也颇有了解。”叶璃摇头道:“我对毒没什么了解,不过前段日子我刚被一种南疆出产的迷药放倒了,所以比较警惕罢了。”

    那次栽在了叶玥手里事后叶璃多次仔细的回忆了当时的情形。最后终于确定叶玥并不是在自己进殿之后下的毒,而是从一开始那些迷药就摆在那里,瑶华宫大殿门口摆在的两盆半开的兰花,还有殿里也摆了两盆同样的兰花。而之后在墨景黎囚禁她的小院里她也看到了同样的兰花。当然或许那不是兰花,只是长得像而已。

    病书生道:“咱们上山的路都已经被截断了,而外面山坡上那些花草…现在韩公子闻一闻没关系,并没有什么大碍。这种毒花只有在白天而且是晴天才有效的。但是一旦雨停了这些花香就会变成剧毒,闻到的人寸步难行。”韩明晰望着他道:“你有解药?”

    病书生傲然道:“区区小毒,何难之有?”

    韩明晰走回座位上坐下来道:“所以,除非我们肯帮你不然你就不会给我们解药了?难得我们不会趁着雨还没挺的时候下山么?”病书生笑道:“习武之人上山下山自然用不着顾忌有没有路走。你们可以出去试试看,正好帮我把人和那些毒虫都引开也是一样的。”韩明晰想起昨晚那密密麻麻的蛇群,只觉得鸡皮疙瘩都泛起来了,连忙揉了揉胳膊巴巴的望着叶璃。

    叶璃负手而立,淡然道:“那么我可以假设,公子不仅有对付那些毒花毒草的解药,也一样有对付毒蛇毒虫的办法。而我们要做的只是对付那些人是么?”

    病书生好心情的点头道:“不错。”之前被人戳到短处的不痛快终于消散了一些,看着叶璃的眼神的杀气也渐渐地散去了。叶璃沉吟了片刻,方才点头道:“我可以答应公子。”

    “喂,君唯,你不怕他反悔最后杀人灭口?”韩明晰低声提醒道,病书生可不是什么善良人。叶璃微笑,“我相信阎王阁三当家的承诺。”

    “既然如此,一言为定。”

    喂喂…那家伙有信誉这种东西么?
(快捷键 ←)上一章:78.初入南疆返回目录下一章:80.山腹里的秘密(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