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穿越小说 »盛世嫡妃最新章节列表 » 80.山腹里的秘密

80.山腹里的秘密

文/凤轻
盛世嫡妃 本章字数:9165 盛世嫡妃txt下载
推荐阅读:修真之掌门真绝色 明末风云起 仙界网络直播间 保镖1997 造化炼体决 良缘 重生1992 仙碎虚空 [综武侠]故国神游 仙逆
    80。山腹里的秘密

    一个多时辰以后雨终于停了。南疆的天气雨来得快天晴得也快,雨刚刚停住没一会儿温暖的阳光就洒满了大地。刚刚被雨水冲洗过的土地散发出一股新鲜的泥土味,如果没有那仿佛无孔不

    入的香味就更美妙了。雨刚停住暗三就从里面出来了,看了一眼厅里两坐一站的三个人,对于多出来的一个没有丝毫意外的表情。叶璃指了指放在一边桌上的干粮道:“先填填肚子吧,估计

    今天主人是不会来给咱们送早餐了。”

    暗三点头,坐下来在三人的注目中不紧不慢的填饱肚子。病书生饶有兴致的看着暗三细嚼慢咽的模样,对叶璃笑道:“楚公子有卓护卫这样的高手随身保护,难怪敢只身往南疆来呢。卓兄

    这是刚起什么?昨晚一直没睡?”暗三抬头看了他一眼淡淡道:“公子身边只带了我一个人,自然要小心一些。”病书生眼神微沉,像这样的侍卫有一个就已经很不容易了。听这卓靖的意思

    楚君唯平时身边的人还不少,现在这样只有他一个护卫的情况才是特殊的。那么…这个楚君唯的身份只怕就不一般了。淡淡的扫了一眼旁边的韩明晰,能够天一阁主的弟弟交好的自然不是一

    般人。

    察觉到病书生探究的目光,韩明晰一脸无害的冲他一笑。不要问他啊,他也不知道君唯的身份。

    四人收拾妥当便出了小楼,外面的阳光正好空气中弥漫的花香也越来越浓烈了。不过有病书生提供的解药这对于四人并没有照成什么影响。回到旁边的小楼,那梁老爷和管家以及叫郑奎的

    护卫果然已经不见了。韩明晰幸灾乐祸的看着病书生道:“看来他们走了至少有一个时辰了,你现在要怎么找人?”只要有熟悉地形的人带路,一个时辰即使是雨天也足够逃出老远的地方了

    。病书生唇边勾起一抹冷冽的笑意,淡淡道:“只要他人还在南疆,就不会逃出我的掌心。何况…你以为他们为什么要在这里等我们?他们要去的地方离此处绝对不会超过二十里。”

    病书生悠然的从怀里取出一个小巧的盒子打开,从里面飞出一只小小的青色飞蛾。飞蛾扑腾了两下翅膀,在病书生手里打开的一只小瓷瓶上停驻了一会儿便再次飞了起来,向着寨子的深处

    飞去,“走吧。”满意的收回身上的小药瓶,病书生对三人淡淡道。

    三人跟着小飞蛾身后而去,整个寨子果然已经空了。昨晚天色太暗了没有人注意,这个寨子里除了他们所居住的那两栋小楼以外,其他的房子都十分的简陋。不像是一个百姓聚集的寨子,

    倒像是一个临时驻扎的据点。飞蛾一路往深山里走去,路上的毒蛇毒虫在病书生的霸道的毒药下死伤无数,没有人刻意驱使,这些蛇虫类也是懂得避害趋利的,并没有成群结队的来围攻他们

    。走了将大半个时辰,飞蛾在一处悬崖边停了下来流连徘徊围着病书生转圈子不肯再往前走。

    “该不会是公子的小飞蛾带错路了吧?”韩明晰嬉笑道。

    病书生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将小飞蛾收回了盒子中对韩明晰道:“下去。”

    “下去?”韩明晰一怔,很快就反应过来一脸的不可思议道:“你说让我下去?!你知不知道这是哪儿?这里是南疆啊,谁知道下面有多深,谁知道里面有什么毒蛇还是怪物,你让我下去

    ?!”病书生道:“你轻功最好,不然,让楚公子先下去?”韩明晰铁青着俊脸看着病书生状似漫不经心的摸索着左手手指,在看一眼站在一边的叶璃和暗三。虽然相识不久但是韩明晰还是

    知道君唯的轻功其实真的不算太好。下去万一有什么事只怕连逃命都来不及。没好气的哼了哼,“下去就下去,你给我等着!”等你开南疆,本公子不弄死你!

    韩明晰脚下轻点,整个人如一只巨大的暗红色蝴蝶一般翩然而去然后往崖下坠去。病书生轻声赞道:“韩二公子的轻功果然比明月公子要出色的多。”不过也只有轻功罢了,比起心机深沉

    心思百变的明月公子,病书生不怎么将韩明晰放在眼里。只要看在明月公子的份上保证不弄死韩明晰让阁主不好交代就可以了。

    “卓靖。”叶璃皱着眉站在崖边往下看,只看见白云滚滚丝毫不见下面的风景。这个悬崖只怕比黑云峰下的悬崖还要深一倍不止。想要凭轻功直接下到崖底根本不可能。暗三上前伸手探出

    悬崖,一根银色的丝线缀着什么东西急速的往山崖下罗去,好一会儿才见暗三慢慢的收回丝线缠绕在手掌上,回头对叶璃道:“公子,到崖底至少有一百丈,而且…崖壁上十分光滑。”叶璃

    沉吟,一百丈就是将近三百米,这么高的悬崖壁上居然还是光滑的,连草木都不多,显然不可能是自然生长的。看来病书生的飞蛾的确没有带错地方。

    病书生看着暗三的动作眼底闪过一丝好奇,正要开口一道身影从山崖下串了出来,狼狈的落到了地上。刚落地还没来得及喘过气来韩明晰就开骂了,“病书生!你给本公子等着,本公子要

    是被你害死在这里我保证天一阁追杀你到死!”病书生脸色不变,似乎丝毫没将韩明晰的威胁放在眼底,冷声问道:“下面有什么?”

    韩明晰冷笑,“有什么?有个屁,就算有什么你那破轻功你那破身体下得去么?别指望本公子带你下去,除非你想和本公子一起摔得粉身碎骨!”看着病书生皱眉,韩明晰恶意的嘲讽着。

    看来刚刚在崖下确实遇到了危险,让他一时间忘记了对病书生的忌惮,只能用冷嘲热讽来平息自己心中的怒火和惊吓。

    “韩兄。”叶璃沉声叫道,这个时候惹怒了病书生并没有什么好处。

    韩明晰也不是冲动的人,被叶璃一提醒很快便压下了怒火道:“山崖底下是一片花海,不过我猜那些话都有毒。花丛中有很多的毒蛇,里面还有几具骸骨,不知道是无意掉下去的还是被人扔下去的。不过崖壁中间大概大概七十丈的地上有一个不小的洞,似乎是一个入口的样子。但是……”似笑非笑的看了病书生一眼,道:“崖壁被人刻意处理过,基本上没有什么可以借力的地方。我刚刚可不是说笑的,以我的轻功根本不可能带着一个人下去而不落到全是毒蛇和毒物的崖底去。而你们三个…以你们的轻功想要自己单独下去根本就只是妄想。”说起自己的轻功韩明晰还是十分自豪的。

    “难怪这一路连个看守都没有,是笃定我们找不到路么?”病书生沉吟道。如果刚才下去的不是轻功卓绝的韩明晰,只怕他们任何一个都是死路一条,“一定还有别的路,我不信那些人全部都是轻功高手。”韩明晰傲然的道:“那是自然,你以为绝世轻功很容易练成么?不过…就算有别的路你现在能找到?”他们谁也不是机关高手,更何况这里还是他们完全不熟悉的南疆。更重要的是,那些南疆人也不是傻子,难道还能坐在那里等他们找到路进去。

    “你……”病书生皱眉看着韩明晰,韩明晰连忙躲到卓靖身后去,连头都懒得探出来,“你别找我,就算我进得去也没有。论武功我可真不行,我估计里面就算真是入口大概也施展不开轻功。我一个人去最多也只能打草惊蛇罢了。”

    “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这么重要?”叶璃皱眉问道。

    “你有办法?”病书生皱眉看着她。

    叶璃不答,重复了一遍自己的问题,“公子要找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病书生冷哼一声,那边三个人自己只有一个人想要抓住楚君唯威胁根本就不现实。好半晌才沉声道:“是一种奇毒。”

    闻言,其他几个人的兴趣顿时就降低了大半,韩明晰好奇的道:“公子本身就是以毒术闻名于世,这世上还有什么样的毒能让公子心动不惜以身犯险?”病书生阴冷一笑,眼神中闪烁着阴毒的光芒,道:“一种…能让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毒。”叶璃对什么样的毒能让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不感兴趣,这世上让人痛苦的方法多了,完全没必要自己冒险去找什么奇特的毒药。至于什么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如果一个人真的想要求是多得是办法怎么可能求死不能?不死只是因为活着还有期望和牵挂罢了。不过病书生眼底的阴毒却让叶璃心中一跳,心中多了一个有些模糊的想法。

    “公子本身就是毒术宗师,何必在冒险寻什么奇毒?”叶璃神色淡然的道。

    病书生短促的笑了一声,笑声里充满了怨毒和恶意,然后又是一阵猛咳,“没错,我是有不少好东西,不过那还不够…这世上最让人痛不欲生的毒药就在南疆。呵呵……”

    叶璃睁大眼睛望着他,声音微扬带着些许好奇道:“听闻世间最让人痛苦的毒便是断肠腐骨丹,中毒之人会肝肠寸断骨骼碎裂哀嚎七七四十九日而死。难道还有比他跟可怕的毒物?”病书生微带得意的笑道:“不错,断肠腐骨丹确实够毒,但是那是需要口服的,而且带着极重的药味。即使用别的味道掩盖也骗不过精通医术或者嗅觉灵敏的人。但是这个不一样,用它制成的毒真正的无色无味,只需一滴就能让人沦入地狱永世不得超生!”

    “幽罗冥花?”韩明晰好奇的问道。

    病书生不屑的轻哼一声道:“你以为南疆就只有幽罗冥花么?比起被藏在南疆圣地的什么幽罗冥花,这才是真正的绝世珍宝——碧落花。”

    “碧落花?”韩明晰一脸茫然,“名字听着倒是挺风雅的,不过没听说过。”病书生不屑的轻哼一声,叶璃蹙眉,淡淡道:“上穷碧落下黄泉。”病书生笑道:“没错,这种毒的名字真是叫碧落黄泉。”

    “听着好像也没什么啊。”韩明晰道。跟什么断肠腐骨比起来,这个名字简直称得上诗意了。

    病书生笑道:“确实没什么,一旦这个毒沾上人体,立即融入周身百络的血脉之中。除非你把身上的血抽得一丝不剩,否则这种毒永远也解不了。因为即使有办法换血,但是只要有一点血液里面还有这个毒,它就会以最快的速度在新鲜的血液中蔓延生长。”韩明晰不解,“为什么要叫碧落黄泉?”

    “呵呵…一个在天,一个在地。中了这种毒的人外表完好无损,但是内附却会一点一点的烂掉。内里毒术积累的越多,外表就会越来越漂亮。但是…他不能再触碰任何的人和动物。”

    “会传染?”叶璃垂眸沉声道。

    “不,怎么会传染呢?”病书生笑道:“玩弄无法控制蔓延的毒是会有大麻烦的。只所以不能触碰任何人物是因为任何温热的活物都会让他感到痛不欲生并且加快内腑的溃烂速度。所提他只能独自一人躲在与世隔绝的地方让自己发臭腐烂。啊…他的四肢会先一步僵化瘫痪,也许在没有腐烂之前他就会先饿死自己。”

    在场的三人都听的一声寒意,特别是配上病书生那阴测测的声音,即使现在太阳高照也让人觉得毛骨悚然阴寒彻骨。

    “这不可能。如果只是一种毒药的话不可能让人这么重视。”叶璃淡淡的指出。即使再珍贵的毒药也只是毒药,除了在病书生这样的人手里以外只怕还比不上一刻可解百毒的解毒丹。病书生沉声道:“不错,碧落花据说如果配上另外一种药传说可以肉白骨活死人。现在所谓的可解百毒的解毒丹其实只能解一些常见的毒素罢了。但是用碧落花做出来的解毒丹只要人一息尚存,无论什么毒还是什么伤都可以一夕全愈。更能延年益寿。你说…这样的宝贝有没有人抢?如果姓梁的将它制成了丹药,就算是一颗万金也不会有人嫌贵的。”

    叶璃掩下眸中的流光,淡然点头道:“原来如此。确实是个宝贝,公子寻它是为了治病么?”

    病书生冷笑道:“治病制毒两不相误。”

    “那么…到时候在下分一粒丹药应该算是合理的报酬吧。”叶璃问道。

    病书生冷眼盯着她,“报酬?”

    “难道公子找人帮忙从来都不给钱的?既然公子说既可以治病又可以制毒,那么我可以假设碧落花并不太稀少。在下并不擅长药理,碧落花也没用。所以,只要一颗可解毒延年益寿的药应该不算过分吧。”病书生眼神变幻,好半晌才沉声道:“我答应你。”

    “很好。”

    “我自己可以。”病书生反驳道,让人带着他下去让他感觉到自己像是弱者,这让他无法接受。

    卓靖瞥了他一眼道:“不怕摔死的话公子可以自己试试。”

    “你!”病书生脸色一沉,却见叶璃对他挥挥手已经拿起绳子都到韩明晰指定的位置熟练地将铁钩在某处固定,然后将绳子扔了下去。叶璃抓住绳子慢慢的滑下了悬崖,韩明晰探出头去看,还能看到她抓着绳子在崖壁上一点一点的向下而去,看似缓慢但是动作却奇异的熟练而迅速。不一会儿已经消失在云雾之中。

    又过了好一会儿,原本轻轻晃动的绳子精致了下来。然后更加剧烈的晃动着固定在石头上的铁钩渐渐地脱离,“唉……”韩明晰焦急的想要去抓住,暗三沉声道:“没事,公子已经到了。”果然,铁钩松开之后下端的绳子仿佛被人拉下去了一半迅速滑落下山崖。一边的暗三已经开始照着刚才叶璃的方法做准备了。病书生也不再多做争执,等到暗三下去,直接施展轻功落到了暗三身边紧紧抓住了他,两人开始往下方移动。这一次明显比叶璃要慢很多。

    韩明晰独自一人留在悬崖边上,好奇的看着紧紧抓着巨石的铁钩和细绳,喃喃轻语道:“君唯还真是个奇怪的小子呢……”

    叶璃下滑到六十多丈的时候果然看到傍边不远处有一个一人多高的洞穴。心中不由庆幸当初发现这绳子细长结实好处多多的时候将绳索的长度加长了许多。不然的话只怕还到不了这里。轻轻往右边使力荡了过去,叶璃准确的落在了洞穴的边缘一挺身稳稳地站住了。韩明晰看得并没有错,这的确是一个很深深不见底的洞穴,像是一个在悬崖上开凿的通道,前方黑漆漆的一片通向未知的地方。看了看地上明显是新留下的足迹,看来这些人很自信就连派个人在洞口守卫都没有。叶璃小心的收好绳索,往前走了几步精心等待着。又过了好一会儿暗三带着病书生出现在洞口,两人刚刚站好暗三连绳子都还没收好,韩明晰翩然落下掠进了洞口。

    “他们确实从这里进去了。”叶璃指了指地上的脚印和头顶道:“小心一点,上头应该有机关。我刚才下来的时候仔细看来,崖壁上应该有某种能控制的机关,所以他们没有决定轻功也能攀下来。只可惜我们没空慢慢找了。”病书生脸色不太好,刚才下来的时候被暗三带着虽然没费什么劲,但是也不好受,“走吧。先别管机关的事。”

    叶璃皱眉问道:“你能忍住不咳嗽么?”

    有些僵硬的点了点头,病书生从怀里取出一瓶药一股脑全倒进了嘴里,脸色更加难看了,“放心,不会再咳了。”

    叶璃点点头,暗三一马当先走在前面,病书生随后,叶璃和韩明晰押后。

    往里面走了一段之后,地道里变得阴沉黑暗起来。不过看起来还算干燥,等到光亮彻底消失了之后,病书生取出了火折子点燃。叶璃皱了皱眉,在空气稀薄的地道里点火真不是个好主意,不过现在也没什么办法了。韩明晰跟在后面,看着暗三和叶璃一左一右背靠着两边而行的模样挑了挑眉,低声笑道:“君唯,你们是不是太紧张了?”叶璃白了他一眼,“跟轻功卓绝的韩公子比起来我能不紧张么?”

    病书生回头看了三人一眼,举着火折子继续往前走去。这个建在山里的地道显然并不是为了故布疑阵而存在的,所以他们一路上并没有遇到什么岔路,迷宫之内的。并且地势一直在往下走,等到叶璃估摸着他们已经快到山脚下的时候终于听到了前面的动静。病书生抬手将火折子掐灭了,站在转弯处往外望去,果然看到不远处站着两个穿南疆服饰的男子,两人的身后是一道门,嘈杂声就是从里面传出来的。

    这两个人守卫显然也不认为会有人从这个方向过来,真凑在一起低声说笑着什么。但是前面的笔直的过道至少有一百米,而且相当狭窄。他们谁也不可能在这个距离悄无声息的放到两个守门人。而这两个人一旦有什么动静,必然就会惊动里面的人。

    病书生沉默的从怀里掏出一个精巧的匣子对准了前方。只听嗖嗖两声,两个南疆人立刻僵住不动了。四人连忙潜了过去,病书生当先一人闪进了门里。叶璃路过门口时顿了顿,侧首看到依然保持站立姿势的两个人唇边流出一丝黑血,显然已经没有了生息。眼神暗了暗,叶璃跟着闪进了大门。

    门洞里和外面通道的黑暗阴冷全然不同,这里面显得闷热而明亮。不远处人来人往而戒备也开始变得森严了许多。不过四人都是在水准以上的高手,要躲过这些守卫自然不算困难。

    蹲在一块大石形成的屏障后面,韩明晰有些好奇的望了一眼外面。外面显得人声鼎沸,还有平平蹦蹦的打铁声,“他们这是在干什么呢?”病书生淡然道:“他们在打造兵器。”指了指远处,那里已经摆了不少已经成型的兵器了。暗三看了看对着叶璃打了个手势,叶璃了然的点了点头。那些人打造的兵器并不是江湖中人或者一般的喜武之人喜欢的兵器,而是战场上用的常规兵器。如此多的人大批量的生产,很显然是为了某个军队打造的兵器。

    “这不关我们的事,我们走。”病书生对这些人在打造什么兵器没有兴趣,他现在唯一有兴趣的就是碧落花。

    “你知道姓梁的在哪儿么?”韩明晰问道。

    病书生冷笑道:“他跑不了。”韩明晰点头道:“我想起来了,你在他身上下了毒么。你的小飞蛾呢?”病书生冷瞥了他一眼,起身往另一边走去。韩明晰耸耸肩对叶璃笑笑也跟了过去。暗三低声道:“公子,这些兵器是为大楚的某支军队打造的。”叶璃挑眉,“你怎么知道?”暗三指了指不远处摆着的一排刀道:“南疆人习惯用短刀,西陵人的刀刀身较厚。还有北戎,北戎骑兵最强,他们更喜欢长兵器,或者大刀。这种样式的刀是咱们大楚士兵惯用的。”

    叶璃点点头,起身跟上韩明晰和病书生。

    病书生猜的没有错,这的确是一个不算小的地下兵器打造场。整整两个宽大的大洞都是在忙碌的铸造着兵器,其中大多数的铸造师都是中原人大半,也有一部分是南疆人。两人跟着病书生躲过这些人,地势一直往下离开了打造兵器的溶洞进入了另一出地洞。跟前面那些粗糙的山洞比起来,眼前这个更像是一个可以装饰过的地宫。地上都铺着雕刻精美的大理石,和舒适美观的地毯,“那几个人到底死了没有?!”四人刚刚靠近,一道有些尖锐的声音就从里面传来。叶璃皱眉,是那个富商梁老爷的声音。此时他的声音并不像之前那样带着得意洋洋的炫耀和轻蔑,反而显得多了几分焦急和杀意。

    “你放心,他们绝对跑不了。”络依部族长勒姜的声音响起。

    “你为什么不派人直接杀了他们!”梁老爷不满的道,“那个病怏怏的书生很可怕,不早点杀了他必留后患。若不是他这一路跟着我,我早就到了南疆了。但是无论怎么样都甩不掉他!还有那个姓韩的,明显也认识那个病秧子。一定不能让他们或者。不管付出什么代价!”

    “不管付出什么代价?”勒姜冷笑一声,嘲讽道:“是谁付代价?那几个人不简单你当我不知道?连蛇群都奈何不了他们。我络依部每个男儿都无比珍贵,上去和他们硬拼要牺牲掉多少人?你当我络依部的人和你们大楚一样多的杀不完么?”

    “你别忘了……”梁老爷恼怒的叫道。勒姜大声道:“你放心,我没忘记我该做什么。但是超出我们约定范围以外的事情你最好不要命令我。”里面的人似乎窒了一窒,好一会儿才听到梁老爷开口道:“但是…万一那几个人跑了,你觉得他们会放过我们么?其他那三个我不知道,那个病秧子的名声我想你应该听过。他是西陵阎王阁的三阁主。”

    “你为什么会惹上阎王阁的人!”勒姜显然大为恼怒,厉声吼道。

    “我怎么会知道?!我刚出发没几天他就莫名其妙的找上门来,我连想要敢他走都不行,那个人可是出了名的睚眦必报。我能怎么办?”

    “所以你就把他一起带到南疆来!”勒姜咬牙切齿了半晌,才哼了一声道:“我知道了,我会尽快派人处理他们。你放心,下山的路早就被封死了,现在那座山上到处都是毒虫毒蛇,就算他是善于用毒的病书生我也不信他能毒死一座山的毒蛇毒虫!”

    “总之小心一点,一定要看到他的尸体。你要是一开始就动手杀了他们,现在哪儿来这么多麻烦。”

    勒姜冷笑道:“他一步都不离的跟在你身边,你觉得是我们能先杀了他还是他先杀了你。我去吩咐人办事,你先呆着吧。别忘了你的东西,如果主子拿不到他要的东西,你知道后果的!”梁老爷的呼吸蓦地一窒,很快道:“我知道,一半的信物我已经带来了。你把另一半给我吧。”

    勒姜冷哼一声道:“这本来就是我们南疆的东西。”

    关于利益的问题梁老爷也毫不示弱,“东西在我手里,只有我才知道怎么拿到它。”

    “那是南诏先王托给梁家保管的,并不是送给你的。”勒姜沉声道。

    “哈哈,那又如何?你也知道那是南诏王室的并不是你们的?”梁老爷笑道,“我没有将它送给南诏王室已经很不错了不是么?”

    “难道不是我们出价比较高么?还给南诏王除了几句感谢你什么都得不到。”勒姜冷笑道。

    梁老爷道:“你们要宝物,我要钱。大家各取所需不是么?所以,你最好快点把另一半信物交给我,别在玩儿花样了,这座山已经被你们挖的快空了吧,没有我你们绝对找不到宝物的。还有,别想着杀我灭口,别忘了我身后可是……”

    梁老爷志得意满的语气显然让勒姜很不舒服,但是却无可奈何。只得冷声道:“我知道了,一会儿就拿过来。你最好不要耍花样,主子已经说了最晚半个月内一定要看到东西。不然…就算你背后是天皇老子也没用!”

    梁老爷得意的笑声一窒,好一会儿才终于道:“我知道了,你放心。王爷和你家主子的关系我知道,我也不是不懂得分寸的人。只要把信物给我,到了南诏都城我保证把东西送到你眼前。”

    “如此最好!”勒姜道,脚步声渐行渐远,房间里终归于一片宁静只听见梁老爷有些浑浊的喘息声。

    怎么办?四人站在隐秘的角落,韩明晰以眼神示意病书生。病书生垂眸,本就阴沉的脸上掠过一丝阴测的笑意。韩明晰抖了抖身子,有些可怜的朝里面焦躁的走来走去的梁老爷看了一眼。不知道这老头儿会被折磨成什么样子?

    ------题外话------

    (*^__^*)嘻嘻……男主好久没出来亲们想他了么。这一段事情写完就会出来了,感情也会有的,虽然有点慢热。恩,半点男女主感情都挺慢热的,氮素会面绝对澎湃~关于正常情况下都是八千字,凤要上班实在是赶不出更多来。偶尔会特别忙就只能写多少发多少。但是不会断更得,实在抱歉啊~
(快捷键 ←)上一章:79.病书生的威胁返回目录下一章:81.脱困救人(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