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穿越小说 »盛世嫡妃最新章节列表 » 81.脱困救人

81.脱困救人

文/凤轻
盛世嫡妃 本章字数:8766 盛世嫡妃txt下载
推荐阅读:仙逆 重生之笑春风 仙碎虚空 造化炼体决 大明武夫 仙界网络直播间 修真之掌门真绝色 明末风云起 阴胎十月之鬼夫缠上身 保镖1997
    81。脱困救人

    没一会儿功夫,勒姜的脚步声再次响起。重新回到房里的勒姜脸色阴沉的抛给梁老爷一个小巧的木盒子道:“我已经吩咐人去处理掉那四个人了,东西你拿到了,等一下我派人送你去南诏都城。”梁老爷打开盒子看了看,满意的点头道:“很好,既然如此咱们也就不耽误功夫了。我的管家和护卫呢?”勒姜不屑的轻哼一声道:“你的那个管家这会儿还腿软这走不动路呢。至于那个护卫更没用,下来的时候掉到悬崖底下去了。中原人就是脓包!”

    “你!”梁老爷忍住怒气,道:“我知道了,尽快送我去南诏。”

    “很好。”勒姜满意的点头道:“你先休息,一会儿就起程。”

    殿外,叶璃望了一眼韩明晰。韩明晰无声的摇头,悬崖底下确实有不少尸体,但是都是被风吹雨淋了不少日子的白骨了,并没有郑奎的尸体。只怕郑奎不是失足掉下悬崖,而是被这些南疆人给处理掉了。

    病书生并没有急着对梁老爷做什么,因为之前被病书生毒死的两个南疆人已经被人发现了。原本安静的地宫顿时变得喧闹起来。梁老爷在重重护卫的保护下离去,叶璃四人也只能分散开躲避侍卫的收查准备出去。暗三自然是和叶璃一道,韩明晰只好不清不愿的跟着病书生走了。

    “公子,我们……”

    叶璃摇摇头道:“我们先不走,进去看看。”少了病书生和韩明晰两个的碍手碍脚,两人行事自然更加方便了。小心的潜入地宫深处。这个地宫并不太大,也不过分成七八个房间。两人将几个房间都搜索了一遍,也没有发现什么有用的东西,最后将目光盯想了最深处的一个房间。和别的房间不同,这个房间大门紧闭门口还站着两个手持兵器的南疆人守卫着。叶璃看了暗三一眼,熟练地打出一个手势:你左,我右!

    暗三点头,两人轻巧的接近门口,然后同时出手一左一右制住了两名守卫。暗三无声的扭断了对方的脖子,叶璃看着手里昏死过去的人,皱了皱眉将人放到了一边隐蔽的地方。看了看大门上的锁,叶璃皱了皱眉反手从袖间抽出一根束发的金簪,轻轻一拧从金簪里抽出尖锐而锋利的金针在锁孔里扭动了几下,咔嚓一声大锁应声而来。叶璃对着暗处的暗三点了点头,推开门闪身进入了大门。暗三警惕的蹲在暗处盯着四周的动静,过了好一会儿叶璃又从里面闪了出来,重新锁上了门。

    大概因为之前韩明晰和病书生那一组吸引了太多的兵力,叶璃和暗三明显感觉到搜寻的人比刚才少了很多。一路上沿着韩明晰暗中留下的标记寻去,不到半刻钟两人就看到了前方洞口的亮光。不过同样的,离洞口还有一段距离就已经闻到了从外面传进来的危险的花香,跟山上的花香一模一样。暗三从怀里掏出几颗丹药递给叶璃,叶璃碾碎了放在鼻子下面闻了闻,低声笑道:“从病书生那么哪来的?”没有外人在场,暗三的表情生动了许多。略带得意的笑道:“不错,他身上带的毒药太多了。我怕弄错了也不敢多拿。这是他之前给我们的那种药。大概能管一个半时辰。”

    “好极了。”两人一人服了一刻丹药,暗三一马当先走到洞口看了看,才回头对叶璃招了招手。两人小心的闪出洞口却被眼前的景象怔住了,眼前铺天盖地的一片红艳艳的颜色。洞口就在山崖底下不到两米的高度,谷底下绽放着的全是大红色的娇颜花朵,而且几乎每一株花底下都盘着一条红黑相间的蛇,甚至还有一些在花朵花枝上攀爬游移着。叶璃总算能理解之前韩明晰下来之后忍不住破口大骂的心情了。这鬼地方真是让人看了忍不住骨子里发寒。不过出口开在如此危险地地方,南疆人不用打量侍卫警戒倒也不算是自大了。

    “能过去么?”叶璃指了指对面的山崖问道。

    暗三看了看,点点头道:“应该没问题。”

    “小心一点,掉下去可是谁也救不活了。”只要一掉进花海里只怕瞬间就能被这些花和蛇吞的尸骨无存了。暗三皱了皱眉道:“公子怎么过去?”他可以用轻功飞过去,但是带着人肯定过不去。公子的轻功只怕也不足以自己飞过去。这里地势太矮绳索也不太能用。一不小心还有可能被那些随时可能窜起的蛇咬到。叶璃无奈的叹气道:“这破地方真让人头痛,不过如果能出的去的话,这次冒险也算值得了。你先过去,我走别的路。”

    暗三不动,虽然知道王妃很厉害,但是他实在没有看出来还能有别的路走。一直呆在这里也不安全,虽然这里现在并没有人,但是并不代表一直都会没有人来。

    看着暗三倔强的样子,叶璃无奈的摆摆手道:“算了。我先过去,你在这里看着等我过去之后你在过去。真不知道你们这么犟干什么。”暗三沉声道:“我们是公子的暗卫,自然该以公子的暗卫为先。”叶璃对天翻了个白眼,“谢了。如果你能对我更多点信心会更好的。”

    直到天渐渐黑下来,叶璃才爬出洞口借着手中的匕首往山崖上爬去。还没爬一段儿,也会低头看着后面跟上来的暗三问道:“你在做什么?”暗三沉声道:“我跟公子一起。”

    “你以为我想这样?我若是有你那轻功就直接过去了。”没好气的看了暗三一眼,叶璃抬头继续往上攀。暗三已经到了叶璃身边,道:“这个悬崖至少有一百多丈,公子想要直接爬上去只怕有点困难。”叶璃低声笑道:“谁说我要一直爬上去,再往上一点就好。哪里有一颗凸出来的石头,就那里了。”暗三看了看上面不远处一颗凸出的不算小的石头,点头道:“我明白了。公子,我先过去。”

    “小心一点。”叶璃嘱咐道。

    暗三点点头,左脚在崖壁上一点整个人便射了出去,不过可能是因为之前攀爬在山崖上的姿势的原因,飞腾到半空的时候便有些力竭之象。虽然可以往地下的花从借力,但是万一被蛇咬到的话他们现在可找不到解毒的药。叶璃低咒一声,左手的匕首朝着暗三的脚下射了出去。暗三在匕首当一点再一次腾空而其几个起落落到了对面的山坡上。失去了一只匕首,叶璃又花了一点功夫才爬上了山崖上凸出的石头。石头并不大,即使是叶璃紧靠着崖壁也只能堪堪的站住。这应该是一块长在山里的巨石凸出的一块。在石头上站稳了,叶璃喘了口气才取出包袱里的绳索,将绳索的一头固定在袖箭上往对面射了过去。

    对面的暗三接住了绳索的一头,找了个地方固定好了,在抖了抖绳子通知叶璃准备好了。叶璃也找地方固定好了这一头,用力拉了拉才握住绳索顺着往下的方向划了过去。

    “公子!”看到叶璃安稳的落地,暗三悄悄地松了一口气。叶璃拍了拍身上的衣服道:“走吧。这里应该是我们之前住的那座寨子的背面的山,从这边应该能找到出去的路。”暗三点头,跟在叶璃身后一边道:“公子,我想到这里是什么地方了。这里是蛇谷。”

    “蛇谷?”

    暗三点头道:“暗卫里面有些前辈曾经跟着王爷出征过南疆,据说南疆有一个蛇谷里面开满了红色的蛇毒花。不过据说当初王爷一把火将蛇谷烧的干干净净,没想到还不到十年就已经恢复了。不过…位置好像不太对。蛇谷应该在南疆西南部才对。怎么会离碎雪关这么近?”叶璃摇头道:“这个地方应该是有人专门不知出来的。你没注意哪些蛇毒花全部排成一行一行的,就连每一颗的距离都是相差无几,绝对不是自然生长出来的。还有那些蛇。就算是蛇毒花死灰复燃这里也不可能有那么多的赤练蛇。无论是花还是蛇应该都是人为种植放养的。”

    想起刚才那花海里的清净,暗三忍不住低咒道:“南疆的人都是疯子么,这么危险的东西……”

    “南疆人并不怕蛇。”叶璃笑道,“想必南疆人在这里布置这样一个人人望而却步的蛇谷就是为了掩饰这座山腹里的东西了。”

    “兵器铸造厂?”暗三疑惑道。

    叶璃笑道:“不,还有更有趣的东西。咱们先离开这里,有没有看到韩明晰的标记?”

    暗三正蹲在地上,看着地上的东西道:“他们大概出什么事了。这个标记…放的很凌乱。”现在已经是晚上,根本看不到什么脚印之类的东西,暗三也是找了好半天才找到韩明晰留下的这个标记。叶璃皱眉,蹲下身来看着低声的思索着,“从我们和他们分开到现在已经两个时辰了,步行一个时辰应该能走二十里左右,他们两个都会轻功…不过轻功不是用来赶路了,姑且算三十里。如果是正常情况下他们现在应该在六十里外的地方。那么…韩明晰被暗算了?还是他们两个一起被抓了?”

    “病书生应该不会暗算韩明晰。天一阁的眼线很多,永林城里肯定有人看到病书生和韩明晰在一起。如果韩明晰出了什么事病书生没办法向天一阁主交代。”暗三道。叶璃皱眉道:“那么…他们就有可能被抓了?暗三,咱们分开找,看看韩明晰有没有留下别的标记。”如果韩明晰出了什么事,不只是病书生他们也跟韩明月不好交代。毕竟是她先去找韩明晰韩明晰才会跟着跑到南疆来的。如果他们真的被抓了的话现在只能祈祷韩明晰还没有被人给宰了。

    南疆某处隐秘的寨子里,韩明晰软绵绵的躺倒在地上。身体被绳子捆的结结实实的动弹不得。旁边不远处的病书生更惨,铁链加身不说还被弄得伤痕累累,此时正不断地咳嗽看起来像是只剩下半条命了。也不管自己此时狼狈的模样,韩明晰笑嘻嘻的看着病书生笑道:“你怎么样了?还撑不撑得住啊?”

    “你这么肯定他们会来救我们?”病书生轻咳了一声,抬起头来问道。

    韩明晰嘻嘻笑道:“我相信君唯不会弃我于不顾的。”

    病书生轻哼一声道:“我更相信他是看在天一阁的面子上来救你的。”

    韩明晰也不动怒,笑道:“那又怎么样?他总不会看在你是阎王阁三当家的份上专程来救你吧。现在咱们貌似只能等君唯来救咱们了不是么?倒是三公子你,这会儿你倒是找个人来就咱们啊?”斜眼从下往上看着被挂起来的病书生韩明晰就有满肚子的怨气。要不是这个家伙非要胁迫他们来找什么碧落花他怎么会倒霉落在这些人手里?现在碧落花他是没见着,但是可可能他们马上就要下黄泉了。那可真应了君唯的那句上穷碧落下黄泉了。

    病书生猛咳了几声,道:“既然你对楚君唯这么有信心,又何必在这里念个不停?”韩明晰窒了窒,低声道:“你没看见咱们出来的那个地方么?君唯跟你又不一样身上也没有克制毒蛇的药,谁知道他们能不能出来。说不定刚一出洞口就被那些鬼花给迷晕了。还有…那些毒蛇……”病书生沉默了片刻,淡淡道:“从崖上下来的时候卓靖从我身上取走了一些药。”见韩明晰瞪着自己,有瞥了下嘴角道:“不用这么看着我,我也是和他们分手之后才知道的。他从我身上拿走了防迷药和软筋散的担忧,就是在山上我给你的那种。”

    韩明晰翻了个白眼,“所以后来你就只能给我一种药,臭的要死!”

    “你放心,他们没事。”病书生忍住咳嗽,沉声道。

    韩明晰瞥着他,“你怎么知道?”

    “那个姓梁的恨不得立刻就杀了我们。但是勒姜始终没有动手一定是为了等他们来。”

    “他们想要一网打尽?”韩明晰皱眉道。病书生道:“你别忘了楚君唯一直在咱们后面,而且咱们出洞的时候他们根本没有跟上来。咱们走了之后他们肯定在后面又做了什么事。所以这些人一定要抓住他们。你以为刚才你一路上留下的就好他们没看见么?”韩明晰怒道:“你知道他们故意用咱们引君唯上勾,为什么不提醒我?”病书生不屑的冷笑,“我为什么要提醒你?现在至少楚君唯还有机会把咱们救出去,如果他不来你我就死定了。”

    “他来可能陪我们一起死!”

    “那又怎么样?”

    扑扑…

    外面的窗棂发出两声清响,两人同时顿住往窗口望去。一个灵活的身影飞快的从窗口翻了进来回头对他们一笑道:“韩兄,你尽管放心。我绝对不会陪你们一起死的。”

    “君唯!”韩明晰惊喜的叫道。

    “嘘…”叶璃伸出一根手指掩住唇对他眨了眨眼睛。韩明晰连忙压低了声音道:“你是怎么进来的?这个寨子可是布满了埋伏。”叶璃笑道:“这世上没有百分百的安全守卫,只看你能不能找到地方突破。呐…韩兄,还有三当家,你们可都欠我一条命哦。”病书生轻哼一声道:“那些得等我们都脱险了才算。”刚才他和韩明晰的对话楚君唯肯定听到了,但是看着眼前少年笑得月朗风清的模样,病书生一时也不能肯定他到底是不是记恨。

    “好吧,你是对的。”叶璃无奈的道。拔出匕首飞快的割断韩明晰身上的绳子,随手扔给他一把剑道:“南疆不好找趁手的兵器,将就着用吧。”韩明晰接剑在手,笑道:“多谢君唯。”韩明晰身上的绳子好解决,病书生身上的铁链就不那么好弄了。叶璃废了一会儿功夫才解开铁链,病书生活动了一下筋骨才问道:“你那个侍卫呢?”叶璃笑道:“他在准备送给络依部的大礼啊。”走到窗口,叶璃学着几声长短不一的鸟鸣。不一会儿寨子的某一处突然喧闹起来,然后是更多的地方,不过片刻之间仿佛整个寨子都热闹起来了一般。叶璃满意的笑道:“好了,咱们走!”

    病书生一推开门几只羽箭就激射而来,背后韩明晰连忙一把把他抓了回来,叶璃一脚提上了门。后面蹭蹭蹭几箭都射在了木门上。病书生恼怒的瞪了叶璃一眼,叶璃冲他和蔼的微笑,“这是刚才三当家邀我陪你一起死的谢礼。”

    病书生自知理亏,哼了一声没有在说什么。

    外面的弓箭手正警惕的盯着门口,砰地一声木门在此被打开一道暗影扑了出来。噌噌…有一簇羽箭疾射而出。

    砰砰!小楼两边的窗户上各有一人铺床而出。嗖嗖几声,几名弓箭手只觉得身上一阵钻心的疼痛,纷纷倒了下去。叶璃从门口走了出来,看了一眼地上被乱箭射的像刺猬一样的布包,还有躺了一地的尸体眼神微暗,“咱们快走吧。再久卓靖那边撑不住了。”此时整个寨子一片混乱,好几个地方都有火光冒起。看来卓靖放了不少火而且烧的还不是一般的地方。不远处想起几声奇异的鸟鸣声,叶璃带着韩明晰二人,毫不犹豫的往哪一方奔去。

    路过一处泉眼的时候,病书生冷笑一声从怀里取出一个东西扔了进去。韩明晰看在眼里眼睛闪了一闪并没有多说什么快步跟上了前面的叶璃。等他们赶到的时候暗三已经被人团团围住了,显然是在苦苦支撑。叶璃放眼望去,寨子里的主要人物都在场,难怪他们那边指派了十几个人把守。叶璃想起自己从地宫里拿走的某样东西,显然在勒姜眼里那样东西比韩明晰和病书生的命重要多了。

    “救出来两个赔进去一个,这可真不划算。”叶璃无奈的皱眉,“韩兄,抓住那个老头,办得到么?”指了指站在重重保护之中的梁老爷,叶璃轻声问道。韩明晰皱眉道:“他身边人太多了一点。还有…那老头太胖了。”病书生伸手递过来两个东西,“把这个撒到空中去,还有这个直接喂进那姓梁的嘴里去。”

    “这还差不多。”韩明晰接在手里掂了掂点头道。

    暗三神色淡漠的看着眼前穿着南疆服饰将自己重重包围的人,毫不留情的挥舞着手里的兵器。

    “卓靖,闭气!”韩明晰的声音蓦然想起,一道暗色身影掠过空中冲向人群中。暗三在瞬间屏住了呼吸,南疆和西陵不同,懂得中原语言的人并不多。所以韩明晰一落地地上就扑通扑通的倒了一堆人。暗三也趁机拜托了围攻跃上了一边的房顶。韩明晰顺利落到了梁老爷身边,也不过他瘫在地上直哼哼的模样,捏开他的嘴直接将药塞了进去,笑容满面的拍了拍他的脸道:“老小子,你完了。”

    勒姜是在场少数没有倒下的南疆人,看到躺了一地的人脸色难看之极。看着一边哀哀的向他求救的梁老爷更像是看一个仇人和祸害,“可恶的中原人!你做了什么?!”韩明晰此时心情大好,今天一整天的郁闷顿时消散了大半,拎起梁老爷往病书生的方向甩去,一边笑道:“络依族长,你还好意思问我们做了什么?难道你就不会想一想你自己到底做了些什么么?”勒姜哼了一声,不屑的道:“你以为区区的小毒能难得住我们络依部的人么?”

    韩明晰无所谓的摊手笑道:“毒又不是我的,能不能跟我有什么关系?你倒是让你的人站起来啊。”

    病书生拎着肥硕的梁老爷走了出来,梁老爷此时的脸色已经变得跟墨一样漆黑,整个人看起来也是奄奄一息的模样。一看就知道必定是中了剧毒。勒姜心中大骇,他虽然擅长使毒驱蛇,但是一时间也看不出来梁老爷到底中了什么毒,而这个让他讨厌的中原富商现在却又绝对不能死掉,“你们想怎么样?”

    病书生淡淡道:“放我们走,别让人追过来。不然…我就杀了他。”

    勒姜沉思了片刻,点头道:“可以。但是…你们在地宫里拿走的东西还给我!”指着叶璃和暗三目光中带着丝丝杀气。叶璃眨了眨眼睛,无辜的笑道:“又不是什么好东西,至于么。还给你就是了谁知道你那歪歪扭扭的写得什么玩意儿?”勒姜怀疑的盯着他,“看不懂你为什么要拿走?”叶璃笑道:“如果是重要的东西呢我建议你以后不要装饰的那么华丽,那不是摆明了让人去拿么?本公子平生最喜欢的就是那些华丽的小玩意儿。喏,这个没用的破玩意儿还给你。”说完,叶璃掏出一样东西抛了过去。勒姜接到手里,是一个深色的木盒,盒盖上却是刻着几个扭曲的不知道是字还是画儿的东西。可以看得出原本盒身上应该装饰了一些东西,但是现在那上面已经全是凹凸不平的小坑。上面的东西装饰显然是被人扒走了。

    勒姜检查了一下盒子上的机关锁并没有被触发的痕迹,心中重重的松了一口气。脸上的神色也好看多了。看着叶璃嚣张的捏着一个金光闪闪的玩意儿在手里把玩,还一边笑道:“另外还有几件东西都是我在桌上拿的。我相信勒姜族长不会那么小气连我留下一个纪念品都不肯吧?”

    勒姜哼了一声道:“你们可以走了。”地宫里还少了的几件东西是什么他当然知道,都不是什么重要的玩意现在也懒得跟他们追究了。病书生拖着梁老爷最后警告道:“别耍花样,不然我保证让他死的连渣都不剩。”

    叶璃和暗三事先就准备好了马匹,出了寨子四人便上马向着西北方向狂奔而去。直到天渐渐亮了才终于看到大路,都纷纷松了一口气。韩明晰笑道:“昨天过得可真精彩,真是多亏了君唯了。咱们在这里休息一会儿吧。下一个城镇离这里只有十多里远了,可以现在那里休息一天。如果路上顺利最多再过七八天我们就能够到南诏都城了。”

    病书生否决道:“我们绕过集镇,直接奔南诏都城去。”

    “你不累我们可累了。”韩明晰不满的道。

    病书生冷眼道:“我们带着他你觉得可以去投诉住店?还有,你以为勒姜真的不会派人追我们。”

    韩明晰嗤鼻,“谁跟你咱们,你要找的人找到了,你自己去问他东西在那儿吧。咱们分道扬镳各走各的。昨天我们被你害的还不够惨么?君唯,是不是?”叶璃把玩着手里精致的宝石饰品浅笑道:“还好。不过…如果我们分开走的话三当家会把答应我的报酬给我么?”病书生眼神一闪,“所以最好还是一路走不是么?不然楚公子也不放心啊。”叶璃笑道:“反正都经过了这么多的事情了,再来一点也没什么。半途而废的话岂不表示我昨天做的事都白费了?”

    见叶璃如此说,韩明晰只得无奈的点头,“希望本公子不会被你害死。”

    叶璃笑道:“其实韩兄完全可以早日返回中原,反正韩兄对三当家要找的东西也没兴趣不是么。”韩明晰偏过头断然拒绝,“本公子觉得跟着君唯好玩儿,君唯到哪儿本公子就到哪儿去。一起走就一起走吧!本公子我怕过谁?”

    四人决定稍事休息,病书生片刻也懒得等一般拽着梁老爷往一边去严刑拷打去了。韩明晰对梁老爷也是嫉恨在心随行过去围观。叶璃表示没兴趣,暗三虽然有兴趣但是他绝对不会再外人面前表现出来的。也留在叶璃身边保护安全。叶璃走到大树下坐下,看了一眼远处的韩明晰和病书生才从衣袖里取出一些零零碎碎的东西。其中还有两张白纸,叶璃满意的从包袱里取出一支削尖的炭笔在纸上写写画画起来。

    暗三守在一边,看着纸上扭曲古怪的自己奇道:“公子不是说不会这些文字么?公子是骗他们的?”

    叶璃摇头笑道:“我是不太认识,不过别人认识啊。不过不认识的东西记起来也有点困难,本来应该昨天就记下来的,只是担心万一被发现了可就麻烦了。现在…应该没有记错。”说完,叶璃低下头继续在纸上弯弯绕绕的写写画画着。一边对暗三道:“其实我也不太知道这是什么玩意儿,但是那个盒子我倒是认识,上面被我叩下来的玩意儿似乎是南疆圣女的印记,所以这玩意儿应该很重要。”其实她看到一些更有趣的东西,只不过那些东西她看得懂自然也就记得牢。大概看了一边就扔回原位去了,现在当然也不用急着写出来了。

    暗三点头,心里默默为那个以为宝物无损的络依族长惋惜。他绝对不会知道公子在蛇谷山洞口等待天黑的时候已经把里面的东西取出来研究了大半个时辰才又放了回去。私心里暗三对自家主子开锁的功夫十分佩服,心里思量着什么时候请教公子一番。

    好一会儿工夫,叶璃才将一张纸写的慢慢的。满意的对着自己的记忆又检查了两遍才递给暗三道:“尽快让人把这个送回家去,看看这是什么玩意儿。”

    暗三点点头,想了想看着叶璃欲言又止。叶璃有些好笑的看着他道:“有什么话直说就是。”暗三看看手里的纸笺小声问道:“我们出来已经有不少时间了。既然公子要传信回家,是不是要写封家书,也好让家里知道公子平安。”

    家书?夜里一愣。自从出来以后为了不让人发现行踪她一直没有给过墨修尧任何讯息。就连分布在各地的暗卫也都没有联络过。想起墨修尧嘱咐自己的话,叶璃不由得有些心虚。看看手里还多余的纸笺,既然还有的剩那么写一封信吧。
(快捷键 ←)上一章:80.山腹里的秘密返回目录下一章:82.清尘公子失踪(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