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穿越小说 »盛世嫡妃最新章节列表 » 82.清尘公子失踪

82.清尘公子失踪

文/凤轻
盛世嫡妃 本章字数:8889 盛世嫡妃txt下载
推荐阅读:重生之一世安稳 你们江湖人真会玩 专治各种不服 重生写文之路见不平 [综]超级英雄的御用队医 鲫鱼修仙记 我下蛋的姿势一定有哪里不对 炮灰逆袭守则 海妖纪元 重生乱世有空间
    82。清尘公子失踪

    叶璃没有去管病书生把梁老爷折腾成什么样子了,在看到梁老爷奄奄一息的被病书生拖在身后的时候也只是嘱咐了一句小心别弄死了。病书生固然不是什么心地善良的好人,这梁老爷也不是什么好货。听了叶璃的话,病书生只是不屑的哼了一声没有说话。他若是不想要一个人死,那个人就算想死也死不了。不过看病书生那阴沉的脸色叶璃心里清楚,他应该没有从梁老爷嘴里知道自己想要的东西。毕竟这老头子的嘴要是那么好敲开他也不至于一路跟到南疆来了。不过病书生也不是全无收获,至少他等到了那个所谓的完整的信物。叶璃远远地看了一眼,是一块刻着奇怪的花纹的玉玦,因为病书生没有打算给他们分享,叶璃也就没有多事的去过问。一行人小心的避开络依部派出来跟踪的人,一路马不停蹄的往南诏都城奔去。

    楚京定国王府

    “王爷,王妃来信了。”已经是四月末了,阳光暖暖洒在花园里。推窗望去,花园里的几株牡丹开的正艳。墨修尧望着窗外的花园有些恍惚的想起似乎去年和阿璃就是这个时候相识的。那个时候的他绝对没有想到墨景祁怀着恶意和羞辱的指婚会给他带来一个如此与众不同的妻子。如今京城里忠于皇帝的人和忠于黎王的人几乎已经成了水火之势。而定国王府因为王妃的失踪依然大门紧闭不问世事,以沉默的方式表达了对皇帝的不满,放任皇帝和黎王之间的明争暗斗而不像以往的定国王府总是在适当的时候扶持皇帝一把。

    “拿过来!”墨修尧收回目光,侧首看着站在门口的墨总管道。

    凤之遥站在门口,手里捏着一份厚厚的密封卷宗,笑嘻嘻的看着墨修尧道:“话说阿尧,咱们的王妃嫂子可真是忍心啊,一出门都快两个月了才想起来写一封信回来。”墨修尧皱眉,一抬手凤之遥手上的卷宗被一股浑厚的内劲吸了过去,“他们现在在哪儿?”凤之遥摇头道:“王妃的行踪若是那么好找也不至于现在都还没影儿啊。收到信的是暗卫是在南疆络依部边缘一带的地方,但是暗卫们都没有看到送信的人。这一路无论是咱们的人还是其他人都没有发现王妃的踪迹,说起来…他们一行五人应该不难发现才对啊,就算别人不知道我们自己人还是知道的啊。”墨修尧皱眉道:“那就证明他们一路上并没有五个人,而且阿璃的易容术非常好。分布各地的暗卫并没有见过他们几个,要认出来很困难。”而且他们还知道暗卫的大致分布地点,想要躲开也容易的多。

    墨修尧打开卷宗,从纸袋里滑出来一件亮晶晶的东西以及一封同样密封的信。墨修尧将那饰品接在手里,是几颗做工极为精巧的葵花纹镶宝石的金饰。凤之遥惊讶,“王妃居然会送你饰品?”不过…是不是有什么东西弄反了呢?墨修尧打量了一番手里的金饰,便放倒了一边桌上。然后才拆开信封低头看着上面的自己,剑眉渐渐地锁了起来。好一会儿,才道:“找一个精通南疆文字的人过来。”凤之遥诧异的看了他一眼道:“你不是会南疆的文字语言么?”墨修尧皱眉道:“这个不一样,应该是南疆的古文字。”凤之遥接过来看了一眼,上面扭曲古怪的字让他一阵头大,“有点像南疆文,但是好像…又看不太明白。王妃嫂子怎么会懂这种奇怪的文字?”

    墨修尧低头看着另一封明显简短的信道:“她不是会,她是照着这些文字背下来然后按记忆写出来的。”

    凤之遥不信,“就这种扭扭曲曲的东西不认识光凭着记忆能背下来?”

    墨修尧淡淡的瞥了他一眼,凤之遥摸摸鼻子道:“好吧,精通南疆现行的文字的人咱们手底下倒是有不少,但是如果是古文字…那个好像南疆好像两百多年前就不用的东西了吧?”当年南疆虽然依附中原前朝,但是本身部族繁多,文字语言也各有不同。等到南诏立国之后才实行了现在统一的南疆文字,这张纸上写的东西谁知道到底是南疆哪一族的文字,“京城里的话,恐怕要找苏老大人说不定能看得出来这是什么玩意。不过……”苏哲老大人虽然德高望重,但是到底还是朝廷的官员。万一真是什么重大的秘密只怕他也是要禀告墨景祁的。

    墨修尧皱眉,摇头道:“苏大人对南疆素来没有好感,并不精通南疆文字。”

    凤之遥眼睛一转,笑道:“话说…阿尧,你是不是忘了一个至关重要的人了?”

    墨修尧挑眉,淡淡的盯着他警告不要故弄玄虚。凤之遥嘻嘻一笑,道:“别忘了…咱们的王妃出身哪一家。纵观整个大楚还有比徐家更加渊博的世家么?这东西如果徐家的人都解不出来,咱们也就不用指望了。”墨修尧皱着眉低头看着手上简短的只有寥寥数语的家书,从旁边拿起放在桌上的金饰仔细查看道:“你觉得这像是一件饰品么?”凤之遥不解,“难道不是么?”墨修尧摸索着金饰的背面的明显的划痕道:“这应该是从某样东西上面硬撬下来装饰品。还有…你还记不记得南疆哪一族的族徽是葵花的?”

    凤之遥皱眉苦思,“葵花又名望日莲,喜暖耐旱,南疆并不太适合生长。所以似乎也没有哪一族将它当做族徽的。倒是…你记不记得前朝有一位公主曾经下嫁南疆某个部落首领?”墨修尧沉默片刻,他们都是熟读史书之人,这些事情就算没有注意但是前朝和大楚相隔最近自然也都会有些印象,“是前朝高宗的朝阳公主?”凤之遥笑道:“没错,传为这位公主的闺名就有一个葵字。”

    “那么…阿璃会把这份东西带出来说明它并不是普通的古物,这个东西难道会和前朝公主有关系?前朝公主的后人…前朝覆灭的时候这位公主出嫁已经有两百多年了吧?”

    “谁知道呢。”凤之遥摇头。

    墨修尧沉吟了片刻才道:“将这个托印一份派人秘密送往云州。还有…南疆的暗卫如果发现阿璃的话,立刻告诉她不要管这件事了。”凤之遥有些意外的收起信笺道:“王妃显然做得很好,如果有机会继续查下去应该会知道不少南疆的秘密为什么不管?我们可以再派人协助王妃啊。”墨修尧盯着手里的金饰,沉声道:“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那张纸上隐藏着一个很大的秘密,只是现在还没有半点头绪。阿璃什么都不知道,贸然查下去很危险。”

    凤之遥无奈的耸肩,“好吧,一切以王爷吩咐的办。”

    凤之遥带着东西出去,房间里只剩下墨修尧一人。墨修尧再次低头看着手里的信笺。除了简单交代了进入南疆以后发生的事情以外,就只有短短的一句平安勿念。轻轻摩挲着手里的信笺,墨修尧唇边泛起一丝微带苦涩的笑意。

    叶璃四人一路疾赶,不到七天时间就赶到了南诏都城。一道都城,病书生就毫不犹豫的拎着梁老爷走了。气得韩明晰忍不住爆粗口,“他是什么意思?过河拆桥吧?”叶璃瞥了他一眼,笑道:“就算他过河拆桥你又能怎么办?”天一阁在南诏有人,阎王阁一样有人。天一阁是情报组织,而阎王阁确实杀手组织。就算他们不满意又如何谁也奈何不了病书生。韩明晰抱胸睨着她,“你不是想要什么延年益寿还是起死回生的药么?就这么放他走了你觉得他还会乖乖给你送过来?”

    叶璃笑道:“你非要跟着他他也不见得就会乖乖给你啊。他不给我不会自己去找么?”她来南疆可不是为了病书生和他的碧落花的,根本不可能一直跟着他。不过…这种事也不一定就非要自己亲自去办的。

    一进了南诏都城,韩明晰为了犒劳自己这段日子的辛苦拉着叶璃就往南诏都城最好的酒楼去了。叫了一桌子的南疆没事大快朵颐一顿之后就回房休息去了。并且言明两天之内除非酒楼起火了否则谁也不许打扰他。留下叶璃和暗三两人望着晃晃悠悠上楼的身影一阵无语,“韩公子跟明月公子真不像。”暗三难得感叹道。叶璃笑看着他道:“你真的以为他上楼去睡觉了?我赌他最多能睡到今晚半夜。”而现在已经是傍晚了。暗三皱了皱眉,没说话,叶璃心情颇好的挥动着折扇道:“走吧,出去逛逛随便见识一下南诏夜晚的风光。”

    比起庄重恢弘的楚京,南诏的都城要小的多,同样也不及楚京的华繁华,满大家都是穿着南疆服饰的人,叶璃二人穿着中原服饰又器宇不凡的人自然非常的惹人注目。不过叶璃对南疆的服饰并没有什么兴趣,在没有必要的情况下也不打算去改变自己的着装。

    “公子。”一声惊喜的低呼声从背后传来,叶璃和暗三同时转身看到许久不见得暗二。叶璃有些意外,她并没有打算一到南诏就立刻去找大哥,“你怎么在这里?大哥也在?”暗二一脸疲惫,哑声道:“属下有负公子嘱托。徐大公子…徐大公子失踪了。”

    “什么?”叶璃一惊,“什么时候的事情?”

    暗二低声道:“一惊有大半个月了,属下到达南诏都城的前两天徐公子就已经失踪了。”

    “这么多天了!有哪些人知道这件事?”叶璃皱眉问道。暗二低声道:“据说清尘公子离开前吩咐过他五天后回来,所以开始大家都没有在意。等到第六天早上清尘公子依然不见踪影这才知道事情不对。属下与南疆的暗卫也跟着暗中查探了,但是一直没有任何消息。前几日已经让人将消息传回京了,只是公子一路隐蔽行踪所以才没收到消息。”

    叶璃脸色微沉,徐清尘的安危让她担忧不已,“大哥失踪之前是跟谁在一起的?”

    “是南疆王太女安溪公主,她是栖霞公主的姐姐,也是下一任的南诏王。她和清尘公子是朋友,清尘公子来到南疆之后一直住在公主府里。”暗二道。叶璃点点头,吩咐道:“让人把南诏都城的资料尽快送过来。另外,我想见一见安溪公主。”暗二点头道:“属下明白。只是…公子打算以什么名义去见王太女?”虽然南诏是小国,但是王太女和公主也不是一般人说见就能见的。叶璃眼波一转,笑道:“云州楚家三小姐,楚流云。清尘公子的未婚妻!”

    暗二暗三脸色一僵,有些头痛。王妃这到底是在破坏自己的名声还是在破坏清尘公子的名声啊。

    叶璃脸色如常,笑容可掬的看着两人僵硬的脸,“不然怎么办?以定国王妃的身份上门去找表哥?好了,暗二,这段日子你就跟着我吧。暗三,你暗中在查查看南诏还有大哥的事情,另外,如果韩明晰找我的话……”暗三接口道:“属下明白,不会让韩公子起疑的。”

    “那就好。倒也不用太理会他,只要尽量别让他接近我就行。我们先回去,暗二你准备一下明天一早我们去拜访安溪公主。”

    “是。”

    次日一早,看了一夜卷宗消息的叶璃在听到轻轻地敲门声之后神清气爽的开了门。暗三看着站在门口巧笑倩兮的女子不由得晃了晃神。一路上习惯了王妃的男子装扮,他都差点忘了王妃还是个十几岁的女子了。说起来自从离开京城还不到两个月的时间留下的印象居然比之前将近一年的还要深刻。此时再看眼前的女子,一身鹅黄色软罗绣绿梅衣衫,一头青丝轻巧的挽起一个小髻,发髻上赞着精致素雅的四蝶银步摇,额头被薄薄的刘海掩住更加显得容颜娇小精致。纤细的银蝶在发间微微颤动,显得少女跟多了几分娇俏和顽皮,和京城里定国王府那位沉静优雅的王妃并不十分相似。暗三不得不承认王妃的易容乔装之术的确是非常人所能及。

    “卓靖?”叶璃挑眉,看着眼前不知道在想什么的暗卫。

    暗三回过神来,一脸镇定的开口道:“公…小姐所料不错,韩公子昨晚半夜离开了客栈现在还没回来。小姐现在……”叶璃挥手笑道:“辛苦你了,先回房休息吧。我自己下去就成了。”

    “是。”

    叶璃心情愉快的下了楼,暗二正在楼下的大堂等着她。昨天晚上她就和暗二一起进来另外开了两间房子。正好暗二暗三的房间将她的两个房间夹在了中间,所以也没有人发现两个房间其实是一个主人。现在他们只要一起退了房离开就可以了。如果事后安溪公主有兴趣就会查到他们是昨天快到晚上了才进的城,然后在这家客栈住了一晚如此而已。

    带着暗二出了客栈,两人就直奔南诏王宫不愿的安溪公主府而去了。

    在公主府外等了好一会儿,去通禀的人才出来请两位进去。南诏的建筑和中原风格大不相同,但是都城却是大同小异。只是公主府比起面积庞大宏伟的定国王府要差多的。大概也就和叶家的尚书府面积差不多,中原的建筑融合了许多南疆的特点,给人一种奇妙而诡异的感觉。两人被人请到大厅,一进门就看到大厅里坐着一位穿着蓝色绣花服饰的高挑女子。女子的衣服并不是平常看到的直口窄袖,而是干净利落的箭袖,袖口上绣着和一摆上都绣着代表南诏王室的纹印。要见一条银色的腰带束着勾勒出窈窕的身影,也让她整个人看上去更加利落飒爽。比起她有南诏第一美人的胞妹栖霞公主,她显得不够美丽,但是那双熠熠生光的眼眸却让她看起来更加引人注目。

    看到叶璃进来,安溪公主的目光带着一丝探究和打量,叶璃皱了皱秀眉,有些傲然的扬起小脸道:“你怎么不请我们坐下?”

    安溪公主皱了皱眉,看着叶璃道:“请坐,不知道这位小姐怎么称呼?”

    叶璃道:“我叫楚流云,是来找清尘哥哥的。”

    “清尘哥哥?”安溪公主眼神微暗,摇头道:“抱歉,我不知道什么清尘哥哥。”

    “你骗我!”叶璃不满的瞪着她指责道:“清尘哥哥说了来南疆游历,顺便探望朋友。清尘哥哥说过你是他的朋友他怎么会没有来过这里?是不是你把清尘哥哥藏起来了?”安溪公主略带英气的秀眉皱得更紧,看着眼前的娇俏少女泫然欲滴的模样,问道:“你是清尘公子的什么人?”

    “我…我是他的未婚妻。呜呜…清尘哥哥明明说只要三个月就回去,就会娶我的。可是现在…呜呜,他都出来好久了也没有一封信。徐伯母都好担心,呜呜…他一定是不想要流云了…如果找不到清尘哥哥我也不活了!”安溪公主眼神一黯,有些怀疑的盯着哭的伤心的少女道:“你是清尘公子的未婚妻?我怎么没有听他说起过?”叶璃抬起头来,幽怨的望着她,“我们中原女儿素来注重闺誉,清尘哥哥怎么可能在朋友面前谈起我。喏,这是清尘哥哥去年给我的信物,你如果真的是他朋友总该见过吧,他说他戴在身上好多年了多亏了这块玉护身这些年在外面才平平安安的。”

    安溪公主神色复杂的看着叶璃,神色有些动摇。那块玉是不是徐清尘的她不知道,但是那玉佩上面有些陈旧的络子确实徐清尘惯用的样式和颜色,就连配线都和徐清尘身上用的是一模一样的,“抱歉,楚小姐,刚才失礼了。只是中原到南疆一路艰辛,楚小姐怎么会出现在南诏都城呢?”安溪公主将玉佩还给她轻声问道。叶璃轻咬着朱唇,倔强的望着安溪公主道:“清尘哥哥好久都不会来。我二姐说清尘哥哥不要我了。我…我要找他问问清楚。呜呜,他如果真的不要我了我…我就去死!”

    暗二站在一边,看着自家主子将一个为情离家出走的少女角色演得惟妙惟肖,不由大为赞叹。

    安溪公主显然对这样一个倔强又有点任性的小姑娘很头疼,犹豫了一下只得道:“清尘公子前些日子确实在寒舍做客,不过现在已经不在了。不如我派人送楚小姐先行回中原去,如果看到清尘公子,我一定让他尽快给楚小姐写信。你看如何?”叶璃痴痴的望着安溪公主,半晌才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一边抹泪还一边道:“我是带着侍卫瞧瞧跑出来的,如果找不到清尘哥哥一起回去,我爹爹一定会打断我的腿的。呜呜…我才不要回去,我要去找清尘哥哥。”

    安溪公主抚额,“好了好了…楚小姐,这样吧,你先在我府里住一段时间,等到清尘公子回来了你们在一起回去好不好?”

    闻言,叶璃立刻破涕为笑,“谢谢公主姐姐,你真好…”

    安溪公主招来侍女领着叶璃去客房休息,等到侍女退下了叶璃才有些愧疚的看着暗二问道:“你说…安溪公主有没有可能成为我的大嫂?”万一因此而破坏了大哥的姻缘那就麻烦了,她可不想成为那种狗血剧情里的第三者炮灰女。暗二一脸正经的摇头道:“不可能。徐家虽然并不歧视异族,但是徐家几百年来也从未和异族通过婚。更何况安溪公主是南疆王太女身份贵重,徐家也不可能让徐家下一任家主入赘到南疆。更重要的是,以清尘公子的性格如果真的对安溪公主有意就绝对不会和她以朋友相称。”

    叶璃侧首想了想,说的也是。万一因此坏了大哥的姻缘那就罪孽深重了。不过说起来这位安溪公主感觉还真不错,见过了那么多位公主,年轻的除了还是个小丫头的长乐公主以外,就这个安溪公主看起来最靠谱了。要是换了其他几个公主,听说她是心上人的未婚妻还不知道得怎么对付她呢。倒不愧是大哥认定的朋友了。

    “小姐有什么打算?”暗二问道。

    叶璃笑道:“住到公主府里不是正好打听大哥的事情么?”

    暗二道:“但是住在公主府里进出都不方便,小姐行动也会受制很多。”

    叶璃摇头笑道:“安溪公主总不至于软禁朋友的未婚妻吧?现在先弄清楚大哥的下落比较重要,毕竟暗卫这么多天也没能弄明白大哥最后到底去了什么地方。”暗二低头,惭愧的道:“是属下失职。”叶璃摆摆手笑道:“这怎么能怪你们?若是什么事都能弄得清清楚楚,这世上也不存在秘密这个词了。只希望…大哥现在平安无事才好。”想起下落不明的徐清尘,叶璃心底掩不住的担忧起来。

    安溪公主府并不大,也或许是因为南疆对男女之防并不严格,徐清尘的房间也在叶璃的所住的院子里。叶璃也不掩饰行踪,直接问明了徐清尘的房间位置便过去了。推开房门房间里收拾的很干净,显然虽然徐清尘已经有许多天不在了这个房间依然每天都有人整理。房间里属于徐清尘的东西也都没有少。叶璃仔细的查看了一下,徐清尘的衣服,玉佩,折扇,还有显然是随身携带无聊时解闷的游记都放在柜子里的包袱中。

    一边的书桌上还有徐清尘喜欢的白瓷青花茶具,书中上整齐的摆着一些书籍和笔墨纸砚。显然徐清尘在这里住了不短的一段时间。叶璃走到书桌后面坐下来,随手拿过一本书低头翻阅起来。

    “楚小姐怎么会在这里?”安溪公主的声音在门口响起,叶璃抬头看到她正皱着眉站在门口看着自己。叶璃连忙起身,有些不安的望着她道:“抱歉,我听说清尘哥哥之前是住在这里的,所以就想过来看看。随便…找几本书看。”安溪公主走过来,看着桌上的书眼神微暖,问道:“你也喜欢看书。”

    叶璃垂眸,略带羞涩的点头道:“清尘哥哥才绝天下,我想多读一点书……”

    安溪公主点点头道:“清尘公子也很爱看书,平时没事的时候总是书不离手。你们中原的文字我只是大概认识,至于书上写的这些倒是看得不怎么明白。”叶璃放好手里的书,低声道:“我听清尘哥哥提起过公主,公主是南疆的王太女,要关心的都是大事。这些诗词文章之类的没有兴趣也是自然的。”安溪公主大方的笑道:“我学中原文字学得晚,能看个大概已经不错了。就算有兴趣也看不明白。楚小姐既然喜欢书房里的书都可以拿去看。这些都是清尘公子买回来的,放在这里也没用。”

    叶璃点头,“多谢公主。公主…”叶璃望着安溪公主欲言又止,安溪公主挑眉看着她示意她继续。叶璃轻声问道:“我想快点找到清尘哥哥,他好久每个家里写信了。能不能请你告诉我他离开的时候说了要去哪里?我好带着侍卫一起去找找他。”

    安溪公主望着她看了好一会儿,才皱眉道:“并非我不肯告诉你他的下落,而是…现在我也在找他。”

    叶璃有些欢喜的猜测道:“那…他会不会已经离开南疆回中原去了呢?”安溪公主摇头,道:“南疆还有许多事情没有办完,他不会轻易离开的。何况,如果他真的要离开南疆也会跟我告别至少也该留下一个消息才是。”

    “那…那他会不会有危险?!”

    安溪公主有些为难的看着她,许久才摇了摇头道:“应该…不会的。清尘公子聪明绝顶有什么事他也一定能应付的。”

    “可是,可是清尘哥哥不会功夫啊。他连我身边的林寒都打不过。”叶璃焦急的叫道。安溪公主拉着她轻声安抚道:“相信我,他不会有事的,我保证。”叶璃眼神微闪,抬起头来满是希冀的望着她,“真的?你保证……”

    安溪公主重重的点头,“我以南诏公主的身份保证,他绝对不会有事的。你只要乖乖在府里等着,很快就能见到清尘公子了。”叶璃点头,“好,我相信公主姐姐。不过,我也要去找清尘哥哥!”安溪公主无奈的看着她道:“只能在都城里,不能乱跑。万一清尘公子回来找不到你……”

    “我知道了,谢谢公主姐姐。”

    除了客院的门,安溪公主脸上的笑容渐渐地淡了下来。一边往自己的院子走去,一边回头问跟在身后的人,“楚小姐那边,去查了么?”

    跟在身边的男子低声道:“回公主,查过了楚小姐是昨天快天黑才进的城。进城之后就到了都城最有名的客栈投宿。今天一早起来退了房就四处打听公主府的位置然后就直接过来了。不过…她并不是以楚流云的身份等级的,而是徐云和林寒。”

    安溪公主点点头,“出门在外用一个化名也不为过。还有别的么?”

    男子摇摇头,道:“别的没有了。如果要核实楚小姐的身份只怕我们要派人去一趟大楚才行。一来一去最少也要一个月时间。”

    安溪公主摇摇头,“咱们只怕没有那个时间,她肯定是认识清尘而且还是极为熟悉的人。还是抓紧时间找到清尘要紧。是与不是找到他就一清二楚了。这段时间你派人注意着她们一些就是了。”

    “是。”

    “还有什么事?”

    男子犹豫了一下,道:“我们去查楚小姐的时候发现昨天客栈里还来了三个中原人,名字倒没什么特别但是也未必是真名字。”

    “和楚小姐有什么关系么?”

    “目前看起来还没有。他们比楚小姐早到两个多时辰,其中一个吃过饭就回房休息了。另外两个出门了楚小姐入住之后才回来的。也一直没有见过面。”

    “那就先不用管他们,都城里不时有中原人出入也是正常的。这是都城守卫将军该管的是,我们管得太多反而麻烦。”

    “是。”

    “公主,王上召见。”

    “知道了。我立刻进宫。”
(快捷键 ←)上一章:81.脱困救人返回目录下一章:83.徐清尘踪迹(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