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穿越小说 »盛世嫡妃最新章节列表 » 83.徐清尘踪迹

83.徐清尘踪迹

文/凤轻
盛世嫡妃 本章字数:9031 盛世嫡妃txt下载
推荐阅读:阴胎十月之鬼夫缠上身 大明武夫 鬼夫萌妻之夫人请回家 重生之笑春风 仙逆 仙碎虚空 我家萝莉是大明星 造化炼体决 仙界网络直播间 修真之掌门真绝色
    83。徐清尘踪迹

    叶璃带着一本诗集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安心的坐下来阅读起来。安溪公主能够成为南诏的王太女并不是没有脑子的白痴公主,至少她派来监视的人都很有分寸,不会让客人感觉到被人冒犯

    了。叶璃也就懒得对这些多说什么了。如果安溪公主真的完全相信了她那她才要怀疑这个南诏王太女的脑子了。

    “小姐,安溪公主出府了。”暗二进来,低声道。

    叶璃点点头,轻声道:“那个公主不简单,不要靠她太近了免得被误会了。”暗二皱眉,看了看门外道:“她根本不相信我们,如此一来我们留在这里岂不是完全无用反而还让自己不好脱

    身?”叶璃摇头,“安溪公主一定知道大哥去了哪里。即使她现在也无法找到大哥,但是显然她并不担心大哥的安危。大哥进入南诏之后都在做些什么?能查到么?”暗二点了点头,“明天

    之前属下会交给小姐的。”叶璃点头皱着眉盯着手里的书,脑子里却已经飞到很远的地方了。大哥显然并不是被人抓走了,而是自己主动去了某个地方。但是去了之后却没有按照和安溪公主

    约定的时间回来。大哥自己再南诏并没有什么利益瓜葛或者敌人,那么就只能是为了安溪公主去的。即使如此…按照大哥继承了大舅舅算无遗策的性子也不应该没有留下任何蛛丝马迹才对啊

    。线索…到底在哪里呢?

    去过一张宣纸扑在桌上,叶璃拿出惯用的炭笔飞快的在纸上写写画画。脑子里不停的浮现着昨晚熬夜看完的暗卫送来的关于南疆的各种繁复的消息,飞快的在纸上画出南疆势力分布结构图

    表,南诏都城各种势力关系分析等等。不一会儿工夫,一张不小的宣纸上密密麻麻的画满了各种简易符号和奇怪的文字。暗二有些奇怪的看着那上面完全自己完全看不懂得东西,并没有开口

    询问。叶璃阁下笔来,望着纸上的自己也是一愣。倒不是她刻意想要防范谁这张纸上写的其实也不是什么秘密,只是自己将昨晚看到的资料重新归纳的一遍罢了。看着上面流畅的至少夹杂了

    四国文字的纸张,叶璃不由得在心里无奈一笑。其实她真的一直在怀念前世的生活么,她可以做一个安安静静的完美王妃,只是她并不喜欢。所以离开京城以后她才会刻意避开墨修尧对自己

    的保护,而选择了跟危险的方式行进。

    抛开脑子里那些纷乱的思绪,叶璃盯着摊开在桌上的纸看了许久,才皱眉问道:“为什么没有南疆圣女的消息?”眼前清晰的图纸表明了他们对南疆圣女这个在南疆至关重要的人物的信息

    十分的缺少。即使有也只是寥寥数语的提及。都是一些最基本的内容和她在京城的时候所知道的相差无几,只有年龄名字甚至连外貌特征都不清楚。如果南疆圣女正在和王太女明争暗斗准备

    篡权的话,不可能只有这么少的资料。

    暗二道:“南疆圣女被誉为南疆各部的守护神,供奉在南诏城外五里处的圣女殿里。除了有重大的事情和节日圣女不会离开圣女殿,而平时能接近圣女的只有被选去服侍圣女的三十六名圣

    殿侍女。这一任的圣女舒曼琳十五岁继位,八年来一个离开过圣殿十次,但是每一次都带着面具。据说整个南诏除了已经进入南疆圣地的前任圣女以外,根本没有人知道她长什么样子。”叶

    璃摇头,“这根本不可能。在任的圣女并没有教养下一任圣女的权利,那么圣女是谁教导出来的,她小时候又是谁抚养的?她的父母又是什么人?而且…如果真的没有人见过圣女的真面目,

    那么…谁又敢肯定那面具下面的人就是真的南疆圣女?”

    “这……”暗二有些迟疑的皱眉。叶璃拿起笔在纸上重重的写了几行字,“再仔细查南诏王室和南疆圣女的消息,不要漏掉任何细节的线索。”

    暗二应声道:“是,属下立刻让人去办。小姐怀疑…南疆圣女……”

    叶璃把玩着手里的炭笔浅笑道:“如果南疆圣女真的几乎不出圣殿,怎么会和黎王勾搭上?几年前黎王出使南疆的时候南疆圣女可并没有出现过。那么……”暗二眼前一亮,道:“他们

    私底下见过面。和南疆结盟这么重要的是黎王不可能派人来谈,而且,南疆圣女也并不是那么容易就能见到的。”叶璃点头,靠在椅子里思索着,“圣女…这个身份真是奇怪。突然将一个不

    知身份不知来历也不知能力的少女推上整个南疆数一数二的尊崇地位。是南疆的人太容易相信人了么?”暗二摇头,耸肩道:“如果在咱们大楚随便找一个人出来被封为太子,就算是皇上金

    口玉言只怕也不能服众。”

    “南疆的圣女制度似乎是和南诏国的历史一样长久了?”

    “也不算长久,南诏立国之前各部族各自为政并没有所谓的圣女。的确是南诏立国之后由当时的国师,也是南诏王室的祭祀选出了第一位圣女。”暗二低头回忆道。叶璃挑眉,“听起来国

    师和圣女的作用都是差不多的,所以圣女出现之后,南诏也就再也没有国师这个称号了。”暗二点头,沉思了片刻道:“国师的行动并没有圣女那么严格,需要履行的指责倒是差不多。不过

    ,在南疆人的心目中,圣女显然比国师更加值得信奉。”

    “比起一个爱到处晃的老头子,一般人都比较喜欢神秘莫测的美丽少女。”叶璃赞成道。

    清晨,吃过了侍女送来的早膳叶璃带着暗二就准备出门了,不过却在门口与显然也是正要出门的安溪公主相遇,“楚小姐,这是要出门么?”叶璃带着期盼又有些忐忑的笑容迎了上去,“

    公主姐姐,有清尘哥哥的消息了么?”安溪公主遗憾的摇摇头道:“抱歉,楚小姐。暂时还没有清尘公子的消息。”叶璃失望的垂下了头,低声道:“没关系,清尘哥哥一定会没事的。我和

    林寒也一起出去找清尘哥哥,一定会很快找到她的。”

    “楚小姐初到南诏人生地不熟的,想要去哪儿找?”

    叶璃无措的掰着手指,低声道:“我…我四处找找,说不定,说不定就能找到呢。”安息公主不禁莞尔一笑道:“楚小姐若是觉得无聊可以在都城里走走,若是有什么想去的地方可以让府

    里的人做向导,不过南疆危险的地方很多,楚小姐千万不要只身犯险。免得让清尘公子担心。”叶璃点头道:“我知道了,多谢公主姐姐。你会快点找到清尘哥哥,是么?不然,不然我写信

    给徐伯父好了,清尘哥哥说徐伯父是天下最聪明的人,他一定会有办法找到清尘哥哥的。”

    “鸿羽先生么?”安溪公主一怔,轻声道。

    叶璃重重的点头,笑道:“公主姐姐也知道徐伯父?是清尘哥哥告诉你的?”

    安息公主淡淡的点头,微笑道:“楚小姐尽管放心,我保证一定就快找到清尘公子。南疆路途艰难,就不要让鸿羽先生担心了。不然清尘公子知道了也会心有不安不是么?”叶璃眨了眨眼

    睛,有些懵懂的望着安溪公主半晌才点头道:“公主姐姐说得对。”

    目送安溪公主出门,叶璃也跟在身后笑容浅浅的出了公主府大门,“叫人跟着安溪公主。”

    “是。”

    客栈里,韩明晰一副刚刚睡醒心满意足的模样走下了大堂,慵懒而优雅又有异于南疆人的惑人风姿顿时吸引了客栈了所有人的目光。韩明晰自然也不在意别人看他,懒洋洋的走下楼招来正

    跑堂的小二问道:“有没有看见跟我一道的两位公子?”小二看得眼前犯晕,连忙道:“回公子,那两位公子今儿一早就出门了。对了,还有一封信给公子来着。”小二颠颠儿的跑到柜台跟

    掌柜取了信过来送到韩明晰手里。韩明晰挑了挑眉,接过信扫了一眼不由皱起眉来了,“君唯真是太不够意思了,怎么可以丢下我偷跑呢?哼,这世上没有本公子找不到的人。”随手将信揉

    成一团扬了扬手又迟疑着收了回来放进袖袋里,气鼓鼓的走了出去只留下一客栈的还没回过神来的旅客。

    此时,客栈对面一座大楚人开的酒楼厢房里,叶璃一身男装悠闲地坐在窗口喝茶,身边跟着的人已经从暗二换成了暗三。从窗口往外望去,正好看到从里面走出来嘟嘟哝哝一身怨气的韩明

    晰。叶璃好笑的看着韩明晰走进人群中渐渐远去,问道:“韩明晰昨天做了些什么?”暗三沉声道:“韩公子前天晚上半夜出去之后直到昨天晚上午夜十分才回来。应该是去了天一阁在南诏

    的据点。我们与天一阁一向两不相犯,公子…需要去查么?”叶璃摇摇头,道:“不用,只有他没有阻碍到我们就行了。注意暗四那边的消息,别让韩明月找上门来了咱们还不知道。”

    暗三点头,“严格算来公子并没有算计天一阁什么,也是韩公子自己跟上来南疆的。天一阁主应该不会找我们麻烦才是。”

    “那可不一定。天一阁的消息有定时送过来么?”叶璃问道。

    “有,属下将从天一阁拿到的消息和咱们自己的消息做了对比,相差并不大。”暗三应道。叶璃满意的点头,“那就好…如果还有人能同时瞒过暗卫和天一阁的话,那咱们就算上当也不算

    冤枉了。回头问天一阁要南疆圣女的消息,我告诉过韩明晰我要幽罗冥花,现在要南疆圣女的消息韩明晰不会起疑的。”

    “是。公子,病书生那边也有消息了。梁老爷只怕是要撑不住了,你是不是…。”

    叶璃烦恼的皱眉,她没想到刚一到南诏就会接到大哥失踪的消息,导致现在不仅不能从徐清尘那里得到什么建议或帮助,还必须用最短的时间找出徐清尘的下落。也让她有些分身乏术,但

    是病书生那里也绝对不能不管,“梁老爷到底不是习武之人,何况病书生的手段只怕就是习武之人也撑不了多久。”之前病书生还怕弄死了梁老爷就丝毫也没有线索了,现在信物在他手里,

    就算梁老爷死不开口他多费一些心思总能找到线索的。而且没了信物,梁老爷自己也没法交代。

    “他们在哪儿?”

    “城外。”

    叶璃想了想道:“先找到大哥要紧。让暗卫看紧他们,万不得已的时候先帮着那些络依部的人救出那个梁老爷也可以。绝对不能让他把得道碧落花的方法告诉病书生。至少在我们腾出空来之前不行。如果不行的话就只能硬抢了,抢不到就毁了碧落花!决不能让病书生得到。”

    暗三犹豫的道:“碧落花应该说不定可以制王爷的病,如果毁了……”

    “所以才要尽力去拿啊。但是如果实在拿不到的话也不能让病书生得到。你觉得他拿了碧落花第一个想要对付的人是谁?”叶璃笑问。

    “王爷?”

    叶璃望着窗外淡淡笑道:“病书生是阎王阁三当家,他想要做什么事完全可以派阎王阁的属下去办,这次他却独自一人前往南疆而且完全没有动用到阎王阁的势力,是为了什么?肯定是阎王阁的另两位当家不同意。当年病书生重伤差点没命,即使现在也是拖着半条命了,他能不恨么?但是阎王阁却和定国王府定下了约定永不相犯。所以他只能靠自己…”想起病书生提起碧落黄泉的时候那怨毒的眼神,叶璃就忍不住一阵心惊肉跳。甚至还因此冒出过要不要先下手为强杀了病书生的念头,不过这个念头也只是一闪而过。无论是病书生的身份还是别的身份原因,现在都不能杀他,至少他不能死在定国王妃手上。

    “属下明白了。绝对不会让病书生拿到碧落花的。”

    南诏某处秘密的宫殿里,雕刻着精致图案的大理石地面和柱子,各色宝石镶嵌而成的精美金制饰品器具还有无数的夜明珠代替了烛火形成的光亮。南疆最名贵的芙蓉纱层层缭绕。纱幕后,俊雅出尘的白衣男子正静坐着看书。夜明珠柔和的光芒下,男子完美的侧脸泛出一圈淡淡的光彩,整个人显得更加静谧而安宁。

    沉重的石门从外面被推开,一个身形修长窈窕的女子缓步进来。不同于传统的南疆服饰,女子穿着一身明黄色描凤纹的宽大外袍,衣摆迤逦拖地。一头青丝随意的挽起发间缀着华丽的五彩宝石饰品,一张金色的精致面具遮住了整张脸。精致的面具带着一种诡异的魅惑,让面具下那双眼睛显得更加让人目眩神迷。女子优雅的漫步而来,看着白衣男子低声笑道:“清尘公子,你真的不想看我一眼么?只要你点头,我便摘下面具让你看。”

    徐清尘放心手中书卷,轻叹一声抬头问道:“你…长得比当年的楚京国色图上的那几位更美么?”

    这似乎是徐清尘第一次就这个问题给出反应,女子有些惊讶,“你喜欢大楚的女子?楚京国色我也听过,你更喜欢哪一个?是哪个号称大楚第一美人的苏醉蝶么?她似乎已经死了吧?”徐清尘淡笑道:“苏醉蝶…确实是个还不错的美人。如果你长得还不如她就不用看了。”

    “你!”女子眼中闪过一丝恼怒,不过很快又冷静下来了,呵呵笑道:“清尘公子未免太过挑剔了。据我说知你那位小未婚妻长得确实不错,但是…似乎还没到绝色的地步吧。”徐清尘垂眸,淡淡的掩去了眼中的异色。女子却只当徐清尘默认了,轻哼一声道:“说起来那位楚小姐确实对公子一片深情呢,居然千里迢迢的只带着一个侍卫就跑到南疆来了。就这一点说楚小姐还真是不太像中原女子。”

    “她在哪儿?”徐清尘问道。

    “呵呵,她昨儿可是大张旗鼓的闯到了咱们王太女安溪公主的府上去了。既然安溪公主和公子是好朋友,想必会好好招待公子的未婚妻的。”女子掩唇笑道,“清尘公子,真的不考虑一下我的提议么?事成之后…你我可共享天下。”徐清尘神色平淡,轻声道:“如果在下没猜错的话,三年前姑娘也与大楚黎王许下过共享天下的承诺。”女子不屑的拂袖笑道:“墨景黎么?他怎么能跟公子比呢?不…我相信这天下除了定王没有人能与公子相比。只可以…定王已经废了,公子才是这世间最完美,也是和我最般配的男子。”

    徐清尘摇头,“实在抱歉。徐家家规娶妻娶德,徐家子孙不得贪图美色财富和权势。在下今生娶一人足矣。姑娘,你这样一直关着我只怕也没什么用,南诏都城并不大,被人找到这里只是早晚的事。”女子半倚在大理石柱上咯咯直笑,“你就不怕我杀了你么?这大半年你替安溪出了多少坏主意,坏了我多少事?你不是喜欢中原女子么,难道我不比安溪更像中原女子?”徐清尘摇摇头,低下头继续看书,一边道:“你如果想杀我早就杀了,而且…杀了我对你有什么好处?”

    “没错。”女子无奈的叹息,“杀了你真是麻烦多多。中原的徐家,说不定还有定国王府都会找我麻烦。还有咱们的王太女,肯定也会找我拼命的。不过…嘻嘻,我虽然不能杀你但是却能把你关在这里。这样你就坏不了我的事了。没有你坏事,要不了多久安溪那个高傲的讨厌的女人就会死得很难看的。当然…还有你那可爱的未婚妻。”

    “不许你动她!”徐清尘仿佛被激怒了,冷声警告道。

    “咦?你真的在乎她?”女子有些奇怪的看着徐清尘道:“那种一看就是还没长大的小丫头你怎么会喜欢?”徐清尘淡淡道:“只要她是我的未婚妻,我自然会在乎。”女子盯着她道:“你的意思是不管她是什么样的人,只要她是你的未婚妻你就会在乎她?”徐清尘笑道:“这不是很自然的事么?她既然是我未来的妻子,我不在乎她要在乎谁?”

    “你…好,本姑娘偏要动她给你看看!”女子冷笑道,恨恨的瞪了徐清尘一眼拂袖而去。

    听到沉重的石门重新关上的声音,徐清尘慢慢放下了手中的书卷。清俊的眼眸轻轻垂下,“未婚妻…楚小姐…璃儿么…”

    深夜,安溪公主府一片宁静。只有书房里灯火还隐约的亮着。安息公主清秀英气的脸上带着一丝疲惫,秀眉轻蹙的看着跟前的人,“清尘还是没有消息传来么?”男子摇头,沉声道:“没有。”安溪公主有些焦躁的道:“怎么回事?难道她还是不相信我们真的认为清尘失踪了?”

    男子点头,“很有可能,虽然我们派出了人四处寻找清尘公子,但是她还是很有可能认为我们是联合了清尘公子在演戏给她看。”

    “希望清尘不会有什么事才好。”安溪公主疲惫的合了下眼,揉着有些疼痛的额头道:“我们花了这么多功夫,终于让情形好转了一些。若是如今功亏一篑,只怕……父王那里…”男子皱眉道:“王上依然不相信公主?”安溪公主苦笑道:“父王才刚过四十,正当壮年的时候。就算他相信了我们也不会给我们支持的,他需要有另一股势力来压制我这个王太女。”若不是父王暗中偏袒,这半年来他们怎么可能一次又一次的失败。每次都在就要抓到那人的尾巴的时候又被她给逃脱了,“现在连兵符都到了她的手里,如果拿不回兵符咱们做什么都没有用了。”

    安溪公主真的不明白,一向英明的父王为什么一定要偏袒那个女人。但是他却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意图对南诏不轨。这是她身为南诏公主也是王太女的责任。

    “清尘公子现在身在何处能查出来么?”安溪公主问道:“实在不行就请清尘先撤出来吧。这是南诏自己的事情不能连累了他。”

    男子摇头,道:“恐怕不行。我们现在虽然不时能收到清尘公子传出来的消息,但是都是清尘公子让人跟我们联系的。我们根本无法确定清尘公子的到底在哪里。”

    “可恶!”安溪公主低咒道。

    “有刺客!”院外响起一声呼叫,安溪公主猛的起身,旁边的男子也立刻拔出了随身的佩刀退开了门,很快又退了回来皱眉道:“是往客院去的。”安溪公主道:“客院只有楚小姐,刺客找她做什么?快走,去看看。”说完便将先一步出了门往客院方向奔去。男子连忙关上了门也跟着奔了出去。恢复了安静的书房一角的窗户轻微的动了一下,然后被人推开一个黑色身影迅速的翻身进来。黑色的面巾下面露出一双清丽的眼眸,黑衣人飞快的走到书桌旁翻看起桌上的卷宗,看过一遍之后似乎没有什么收获又往身后的书架上去翻找起来。安溪公主的书房里藏书并不多,大多是各类公文卷宗而且多是南疆文字。费了好一阵功夫,一份隐藏在书架最不起眼的角落的卷宗落入了黑衣人的眼中。引起她注意的并不是卷宗本身,而是密封的纹印是一枚葵花形状的印记。眼光微闪,黑衣人指尖出现了一把轻薄的刀片,飞快的拆开了密封的卷宗。一目十行的扫过上面的自己,清丽的眼眸流露出淡淡的笑意,重新将卷宗封印好之后又将书房恢复了原装才从窗口翻了出去。

    客院里,安溪公主带着侍卫赶到的时候立刻被暗二拦在了门口。暗二沉着脸看着眼前的众人道:“公主,这么晚了有什么事么?”安溪公主道:“刚才有刺客闯入了客院,楚小姐有没有事?”

    “刺客?”暗二皱眉道:“在下一直在外面守夜,并没有刺客进来。”

    安溪公主一愣,自己府里的侍卫是绝对不会说谎的。何况自己刚才远远地也的确看到几个黑影进了客院,这楚小姐的侍卫为何要矢口否认?“林护卫,楚小姐是清尘公子的未婚妻,若是有什么损伤本公主也不好向清尘公子交代。当真没有人闯入客院?”暗二脸色不豫,沉声道:“刚才外面一吵起来确实有几个黑影靠近,但是被在下的暗器惊走了,其中应该还有人受了伤。但是绝对没有进客院来。小姐的清誉为重,还请公主慎言。”

    看着暗二阴沉严肃的神色,安溪公主这才有些明白这个侍卫为什么坚持刺客并没有进来了。中原女子对名声方面确实比南疆要严苛得多。

    “抱歉,林护卫。是本公主失言了。”挥挥手让身后的侍卫退出去继续搜寻刺客才回头对暗二道:“刚才的动静会不会吓到楚小姐,这会儿怎么没看见楚小姐出来?”暗二淡淡道:“小姐住在内院,或许是没有听见外面的动静。”安溪公主皱了皱眉道:“既然林护卫不方便,还是本公主亲自去看看楚小姐吧。万一吓到了也是不好……”

    “不……”

    “公主姐姐,出什么事了么?”暗二正要拒绝,叶璃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之间叶璃身上披着一件宽大的披风,秀发披肩,眼底还带着淡淡的睡意和困惑。身边跟着掌灯的真是安溪公主派去服侍的侍女。安溪公主笑道:“没什么事,刚刚有几个小毛贼闯进来,吵到楚小姐了么?”叶璃偏着头,笑容恬静俏丽,“不怕,林寒武功很厉害的。这一路都是他保护我的。林寒,对不对?”暗二低头恭敬地道:“不错,小姐请放心。刚才刺客并没有进来已经被属下打走了。”

    安溪公主看了看叶璃并无异样,这才点了点头道:“既然如此,楚小姐好好休息吧。我再让人看看别处免得又漏网之鱼。”

    “是,辛苦公主姐姐了。”叶璃乖巧的笑道。目送安溪公主离去,叶璃脸上的笑容渐渐地带了下来,回头对身边的侍女道:“我们也回去吧。”侍女点头应是,跟着叶璃往内院走去,刚进了房间去只觉身后一麻整个人软到在地上。暗二安静的出现在门口,叶璃挑眉看着他,问道:“刺客是怎么回事?”暗二沉声道:“确实有刺客,应该是冲着小姐来的。”暗二走进房里,矮身从床底下拉出一个黑衣身影,“一共来了三个人,他们太过轻敌又被公主府的侍卫发现了,被我的暗器伤了之后立刻就走了。这个伤得最重被我抓住了。”

    叶璃蹲下身看了看地上的人,典型的南疆人长相。虽然缠着黑色的夜行衣但是并没有掩饰自己的的特征,“应该不是安溪公主的人,楚流云在南疆应该没有什么仇人才对。什么人敢专门追到公主府来挑衅?”暗二皱眉道:“会不会是我们的身份被别人知道了?”

    叶璃摇头,“不对。如果我们的身份真的被人知道了,只怕就不是这几个不入流的刺客这么简单了。今晚的事更像是示威或者…向安溪公主挑衅。”

    “示威…挑衅安溪公主?那是因为清尘公子?”暗二猜测道。叶璃点头,若有所思的道:“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在南疆楚流云这个身份有关系的人只有大哥一个人。不过,这样的挑衅又不伤皮肉有什么用呢?相比之下抓住我威胁大哥还比较有用的吧。如果大哥是在对方的手上的话。”

    “凭这几个刺客的能力,就算属下不在他们也没办法从公主府带走一个人。”都还没有摸到客院就已经惊动了公主府的侍卫,这样的刺客杀人都不行更不用说绑走活人了,“小姐能猜到是什么人干的么?”

    叶璃浅笑道:“本来还不知道,现在倒是有几分把握了。明天试试看你的刑讯能力,顺便验证一下我的想法吧。”
(快捷键 ←)上一章:82.清尘公子失踪返回目录下一章:84.南疆圣女(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