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穿越小说 »盛世嫡妃最新章节列表 » 84.南疆圣女

84.南疆圣女

文/凤轻
盛世嫡妃 本章字数:8908 盛世嫡妃txt下载
推荐阅读:[综]超级英雄的御用队医 鲫鱼修仙记 专治各种不服 炮灰逆袭守则 你们江湖人真会玩 海妖纪元 狞宠记 重生之一世安稳 BOSS易推不易倒 万世魔尊
    84。南疆圣女

    暗二认识很多审讯的高手,比如风流倜傥的凤三公子凤之遥,比如负责训练他们的暗卫头领,再比如严肃沉默但是心底其实不错的定国王府总管墨叔。但是暗二从来不知道原本娇滴滴的定国王妃他们的主子也是这方面的好手。很多时候他们四个都忍不住在心里暗暗猜测当初叶家到底有多亏待王妃,才把一个名门出身的千金闺秀扭曲成这样?

    想要把那只倒霉的刺客从公主府里带出去很需要一番功夫,在公主府戒严的此刻将人弄出去的代价很可能会和他们所得到的回报不成正比。所以暗二没打算等到明天,他当场就准备撬开那倒霉的侍卫的嘴。客院的面积并不小,叶璃所居住的内室又在最里面,所以只要他们不放声大叫,即使是院外监视的人也不会发现什么动静的。当然原本就潜藏在公主府的暗卫也不会让不该靠近客院的人靠近。那倒霉的刺客被灌了一杯掺了软筋散的凉茶之后就算想叫也叫不出来了。

    于是布置的还算雅致的房间里就出现了几位诡异的一幕。一边的榻上躺着陷入昏睡中的南疆侍女,桌边坐着在灯下写写画画的娇俏少女。几步之外的地方却在进行着惨无人道的刑讯逼供。暗二脸色阴沉的敲断了刺客的左腿骨,那刺客脸色惨白浑身汗水淋漓却依然死咬着不肯开口。因为地方限制又不能动用太过麻烦血腥的手段,这让暗二的脸色越来越难看。直到叶璃处理完自己的事情抬起头来,暗二依然没能让刺客吐出半句有用的话来,倒是险些让那刺客逮到机会咬舌自尽了。

    “不行么?需要帮忙?”叶璃站起身问道。暗二嘴角抽了抽,摇头道:“这种事情还是不劳烦小姐了。”

    “没关系,那就算再打断他一条腿他也不会招的。”

    “那我就敲碎他全身的骨头。”暗二森冷的盯着刺客道。

    叶璃摇头笑道:“等你敲碎他一般的骨头他就没命了。”

    “小姐有什么主意?”

    叶璃悠然走过去,蹲下身对着地上的刺客微笑,轻声道:“你听得懂中原话吧?你放心我不会像他那么粗暴的。”刺客警惕的盯着眼前笑得满脸和善的娇俏少女。身为刺客的直觉告诉他眼前这个俏丽可爱的少女才是真正危险的人物。

    叶璃笑容可掬的看着眼前警惕的盯着自己的刺客,柔声道:“你别怕,我不会像他那样打断你的骨头的,我打算…把你身上的骨头都全部卸下来。就从…手指开始吧。”纤纤素手执起刺客的左手,只听咔嚓一声左手食指的一个指节奇异的扭曲了起来。叶璃继续向下,又是一声清响,整根食指都扭曲了。刺客被卸掉了下巴根本连叫都无法叫出来。嘴里只能发出模糊的啊啊声。叶璃看着他,“什么时候想照了就点点头,不过…你可别真的等到我拆了你全身的骨头才点头,到时候可就晚了。”

    咔嚓……

    叶璃神色平静,手上却有条不紊的动作着。而正是这样的平静却比暗二疾言厉色的威胁恐吓更加让人畏惧。就在叶璃将手移向刺客右手的时候,已经脸色如图呼吸微弱的刺客终于艰难的点了点头。叶璃挑眉,斜眼看了暗二一眼道:“还以为真的是什么硬骨头,就这样的?”暗二默默地擦着脑门的汗珠,他也觉得这个刺客太没用了一点,不过同时觉得主子可怕的不是她折磨人的手段,而是那一份让人恐惧的平静。如果换成他只怕他也会害怕的。

    “很好,不过你可不要跟我开玩笑哦。不然…后果只会让你后悔活在这个世上。”叶璃真诚的看着他劝告道。

    叶璃满意的点头,“很好,那么告诉我你的主子是谁?”挥手示意暗二将他的下巴合上,叶璃问道。刺客眼中闪过一丝畏惧,望着叶璃张了张嘴还是没有说话。叶璃皱起秀眉想了想道:“如果你是担心你的生命安全的话,我可以保证你的安全。并且在我办完南疆的事情之后可以给你一笔钱让你改名换姓重新生活。”刺客眼睛闪了闪,脸色的神色多了一些犹豫,叶璃看在眼里,脸上的笑容更加真诚,“你的消息对我很重要,所以…只要你给我的是真的消息,我保证会做到以上的承诺。不过,我想你也应该明白,知道消息的并不是只有你一个人。你不说别人未必不会说。到时候…很抱歉,我就只能……”看着刺客紧张的神色,叶璃笑道:“不,我不会杀你的。在我来南疆的时候经过一个山谷,里面开满了血红色的花朵。每一株花下面还盘踞这一条小蛇。当时我就在想,那么多的蛇他们要吃什么才能长大呢?你觉得呢…”

    “蛇…蛇谷…不……”并不是只有中原人才惧怕蛇谷这样的地方,南疆人的确不怕蛇,但是除了驭蛇人,没有人会不怕成千上万条不受控制的毒蛇。

    “那么…你的答案?”

    “我说…你们想问什么?”

    叶璃回头看着暗二满意的挑了挑眉。

    其实从刺客那里并没有得到太多的情报,毕竟想这样被派出来当炮灰的人也不太可能是什么核心人物。不过,至少让叶璃的猜测得到了一部分的证实,同时也将徐清尘失踪的目标锁定了下来。只是徐清尘的确切位置依然没有着落。既然确定了徐清尘暂时没有生命危险,叶璃担忧的心也终于放松了下来。

    “君唯…君唯…”

    喧闹的大街上响起一阵欢快的呼喊声,过往的行人纷纷侧目就看到一个穿着白色中原服饰的俊美男子正满脸欢喜的向不远处的少年招手。叶璃回过头来,看到朝自己奔来的白衣男子无奈的叹了口气,扬起笑脸道:“韩兄,好几日不见你可还好?”韩明晰挑着勾魂眼幽怨的望着叶璃,“君唯,人家千里迢迢的跟你来南诏,你居然丢下人家不管,你好狠的心…”

    人家…叶璃不自觉地哆嗦了一下。过往的行人虽然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但是看着那模样,听着那语气,不自觉地都用诡异的眼光看着他们。

    “韩兄!”叶璃忍不住抚额,竭力控制了一下自己的脾气才笑道:“韩兄终于睡够了么?真是难得啊。”

    韩明晰半点也不心虚,凑到跟前笑道:“哪儿啊,人家早就醒了还在城里城外逛了一圈儿呢。不过都没看到君唯。君唯有事怎么也不和我说一声,我跟你一起去办不是更安全一些么?”叶璃给了他一个白眼,“我只是四处看看,不是去闯龙潭虎穴。”韩明晰耸肩,混不在意的道:“就算君唯要去创龙潭虎穴我也会陪你去的。”说完还不忘对着叶璃眨了眨眼睛,眼睛里写满了看我对你多好啊。

    叶璃皱眉,她没想到居然会碰到韩明晰。但是现在带着韩明晰显然是非常不方便,但是如果不带着他以韩明晰的个性还真不知道他会让天一阁把南诏都城闹腾成什么样子。低头想了想,叶璃道:“韩兄,咱们换个地方谈。”

    找了一家茶楼厢房坐下来叶璃才道:“韩兄,我有些事情要办你跟着可能不太方便。”

    韩明晰不满的趴在桌子上瞪着叶璃指控,“你…你要我天一阁的情报的时候怎么不说不方便,现在你就想甩了我。你始乱终弃!”叶璃无语,天一阁的情报她可是付出了相应的代价的,可没有让他做白工。见叶璃一脸不想搭理自己的模样,韩明晰咬着指甲嘻嘻一笑道:“南诏这么小的地方能有什么事?君唯不是来找幽罗冥花的么,那个南疆圣女的消息可在我这里哟。不然就是病书生,病书生的行踪我也知道哟,不过他好像被另一群人盯上了。君唯还是不要去惹他们得好。要不就是…清尘公子失踪了对么?”偏着头,韩明晰笑得一脸无辜。

    “天一阁的消息果然名不虚传。”叶璃轻叹道。

    韩明晰笑道:“天一阁是贩卖情报的么,近期南诏都城就这么几件大事,如果都不知道。我们还混什么?那么…君唯想要先处理哪一个呢?”叶璃定定的看着他,半晌才轻声笑道:“你知道清尘公子在哪儿么?”韩明晰眼神一闪,有些不满的道:“你果然要先找他么?君唯,我以为碧落花和幽罗冥花对你来说才比较重要。”叶璃道:“东西什么时候去拿都可以,人要是不找点找到可就不一定还完好无损了。”韩明晰撑着下巴看她,“你想知道清尘公子的消息也可以,告诉我你和他是什么关系?”

    叶璃摇头,微笑道:“你也不知道徐清尘的消息。不然你不会这会儿才跟我谈条件不是么?”

    韩明晰哼哼一声,一脸郁闷的瞪着她,“那么南疆圣女的消息你要不要?不要我就烧了。”

    “他是我兄长。”叶璃答道。韩明晰皱眉,上下打量了他半晌问道:“兄弟?你是徐清柏还是徐清炎?论年龄…倒是更像徐清炎,但是说性格又像是徐清柏。不过…可没有人说过徐家的几位公子会功夫的?”叶璃笑道:“天一阁的情报看来也不那么牢靠啊。徐家三公子徐清锋如今正在军中效力,韩兄难道不知道么?”韩明晰怀疑的盯着她,“难不成你真是徐家的人?”叶璃含笑不语,既不承认也不否认。

    韩明晰有些烦躁的在厢房里走来走去,不时还对着叶璃嘟哝着发泄自己的不满,“你骗我…你根本不是来找什么幽罗冥花的,你是来找徐清尘的!君唯你骗我……”

    “公子。”门外传来暗二的声音,门被从外面推开,暗二看了一眼韩明晰对叶璃道:“公子,有消息了。”

    叶璃点头,“进来说。”

    厢房里,叶璃和暗二齐齐的望向韩明晰,偏偏一向知情识趣的风月公子出人意料的没有眼色,似乎完全不明白对方希望他回避的心情。大大方方的歪在椅子里吃起了点心来。叶璃无奈的朝暗三挥挥手道:“算了,直接说吧。”

    暗三点头,沉声道:“安溪公主今天接触过清尘公子,或者…和清尘公子有关的人。”

    叶璃凝眉,“怎么说?”

    暗三道:“今天终于安溪公主回府的时候身上沾染了一些特别的香料。南疆人并不喜熏香,所以对香料也并没有特别的研究。但是却不知道在中原即使是同一种香料也有许多不同的讲究之处。比如说徐家的几位公子,除了三公子和五公子不用香料以外,二公子惯用梅香,四公子偏爱兰香,而清尘公子因为常年外出,香料都是徐夫人亲自调制的,其中加了一些对身体有益的药物,所以会有极淡的药箱。寻常人想要辨别绝对不容易,想要模仿调配出来更是难上加难。”

    叶璃皱眉道:“安溪公主去过哪些地方?”

    “皇宫,早上南诏王召见安溪公主,安溪公主出了皇宫之后就直接回府了。”暗三肯定的道。

    韩明晰好奇的笑道:“清尘公子该不会在皇宫里吧?”

    暗三犹豫了一下,皱眉道:“安溪公主亲眼见到清尘公子的机会应该不大。安溪公主进宫到出宫,除了觐见南诏王的时候以外基本上都在我们的视线范围之中,不可能有机会见到清尘公子。除非是在她觐见南诏王的时候。而且…回府之后安溪公主又加派了暗中寻找清尘公子的人手。”叶璃摇头道:“南诏王不会不知道大哥的身份,如果现在大哥在南诏出了什么事对他并没有什么好处。所以…大哥在皇宫里的机会也不大。那香…应该是他想要给我们传个讯息告诉我们他现在还算安全。”

    暗三不解,“既然清尘公子不在皇宫里,讯息为什么会从宫里传出来?清尘公子随身携带的香料怎么会在皇宫里?”

    “自然是因为对方可能是皇宫里的人,即使不是也是能自由出入皇宫的人。”

    韩明晰慵懒的摇头道:“不对哦…君唯。在南诏除了王太女以外是没有任何人能够自由出入皇宫的。包括其他的公主,当然就连这位公主现在也不再南诏呢。”叶璃瞥了他一眼,“明里没有难倒暗地里也没有么?”

    “暗地里?”两人齐声问道。

    叶璃皱着眉头,问道:“那几个刺客的踪迹追查到了么?”

    暗三点点头,“查到了,不过去晚了一步,他们在城外两里的一个小土丘被人灭了口,尸体让在了一个废弃的山洞里。”

    “仔细说。”

    “我们找他他们的尸体的时候是在城西郊外十里处的一个隐蔽山洞里。但是现场并没有打斗的痕迹,而且那个地方虽然离都城也不远但是路非常不好走,周围也没有什么东西。就算那些刺客逃命也不该忘那个方向逃。不过幸好打伤他们的暗器上事先摸了追踪的药香。用了整整一夜时间才找到她们应该是在出城没多久就被人灭口了,然后才将尸体丢弃到那个山洞的。”

    叶璃揉着眉心思索着问道:“他们被灭口的是哪个方向?”

    “往东。”

    “也就是说他们原本想往东走,但是被人杀死之后幕后凶手却把尸体抛到了西边儿?东边有什么东西呢?”叶璃站起身来,“南诏都城的地图给我。”

    暗三低头从怀里取出一张轻薄的纸小心的摊开在桌上。韩明晰探头看了一眼,瘪嘴道:“南诏都城全图?这种东西都有君唯你当初也完全不需要到天一阁打探消息了吧?”叶璃微笑道:“多一份消息多一份安全,我这个人一向惜命。何况…我不信天一阁弄不出这份图。”这又不是什么布防图,只是一般的城市布局地图而已。取出炭笔在地图上圈出了皇宫,去安溪公主府,徐清尘失踪的地点,抛尸的地点,已经灭口的地点,抬头问道:“有什么感觉?”

    韩明晰指画这图纸道:“如果不看这个抛尸的地点和公主府的话,这几个地点似乎都离圣女殿很近。话说…如果不看这幅图的话,还真没看出来圣女殿离皇宫居然这么近啊。”圣女殿在都城东面郊外五里的山上。但是如果从王宫算的话再加上上山的路程。到达圣女殿至少需要走十里路。叶璃指着低头道:“平常人只想到从皇宫去圣女殿的路不近,而且王宫依山而建,王宫后面的山峰陡峭险峻,想要从山上过去困难重重不说而且花费的时间只会比直接出城更多。所以基本上没有人注意过。事实上,王宫和圣女殿的直线距离还不足两里路。”

    “地道?”暗三道。

    “咱们这一路过来难道还没有领教过南疆人挖地道的能力?”叶璃笑问。两人不约而同的想起来那种几乎被掏空了的山峰,默然无语。

    “开国的南诏王是怎么想的?王宫依然而建?”韩明晰不解的问。在中原的历史上,会依山而建的只会是行宫,或者别宫。而真正的皇宫无一不是屹立于都城最中心的位置。既显示了皇家九五之尊的尊贵又有天下归心的威仪。叶璃不怎么认真的回道:“风俗不同吧。”

    韩明晰一眼就看出她的敷衍,不乐意的瞪了叶璃半晌发现对方依然沉溺在自己的思绪里韩明晰脸顿时黑了。干咳了两声引来厢房里两人的注意力,韩明晰才笑道:“你怀疑清尘公子在圣女殿?众所周知,南疆圣女冰清玉洁,圣女殿是不许男子出入的,更不要说窝藏男子了。若是让人知道你这么想,相信我…你会被南诏百姓的愤怒湮没的。”叶璃不在意的道:“真是因为众所周知,所以才更加可能不是么?”

    韩明晰翻了个白眼,“那请问君唯公子要怎能进入守卫堪比皇宫的圣女殿并且找到不知道被隐藏在何处的清尘公子?如果没找到人而你又被人发现了,我们真的会被南诏人打死的。”

    “我没打算从圣女殿进去。”叶璃道。

    韩明晰一脸的惊叹加佩服,“原来君唯公子打算勇闯南诏王宫?君唯弟弟就算人家南诏国小王宫还不及咱们楚京的三分之一大,但是你也不要瞧不起人家成么?别忘了…咱们楚京的王宫里绝对不会有毒蛇,南诏就不一定了。”叶璃浅笑,“说得好像风月公子没去过皇宫似地。不知道是谁前些日子吹嘘某人逛遍了各国的皇宫内院?”韩明晰哑口无言,不知怎么的开始默默后悔起前些时候旅途无聊对君唯吹嘘自己过往的风流史了。

    “就算你进去了,找到清尘公子了,你要怎么把人带出来?”韩明晰问道,“据本公子所知,清尘公子完全不会武功的。”

    叶璃皱眉道:“这个,是要好好想想。”强闯肯定不行,即使暗卫已经强悍到可以从南诏王宫抢人了,但是事后的善后可就麻烦的。要是让外人知道动手的是定国王府的人,那就更麻烦。看着她皱眉沉思的模样,韩明晰欢快的笑道:“怎么样?需要帮忙么?”

    叶璃看了看韩明晰摇了摇头。她和韩明晰只是合作的关系,上一次韩明晰跟着她一起就冒了不少险了,这一次无论如何也不能再拖着他一起冒险了。

    韩明晰含笑看着她笑道:“别这么快拒绝哟,天一阁好歹也是开门做生意的。只要君唯付得起帐,咱们可不只能收集情报呢。”叶璃心中一动,看着韩明晰问道:“韩兄想要什么?”韩明晰得意的笑道:“薰雅阁,我还要再多两成。”叶璃道:“我以为天一阁喜欢真金白银的现钱?你该知道无论多少无论是徐家还是我都会给的。”韩明晰委屈的望着他,“我和君唯是朋友,是朋友怎么能乘人之危呢?”

    朋友?叶璃淡淡挑眉,“天一阁并不擅长这些,还是不麻烦韩兄了。”

    “君唯太见外了。”韩明晰笑道:“天一阁虽然不算擅长这个,但是对南诏都城却非常熟悉哟。比起咱们的交情,韩兄难道不解的天一阁更值得信任一些么?”叶璃蹙眉,深思了好一会儿才道:“那就麻烦韩兄了。事后天一阁的损失都由我负责,当然,薰雅阁两成份额照旧。”

    “我就说,君唯太见外了么。”韩明晰无奈的感叹道。

    叶璃淡淡微笑低头不语,心中暗暗思索着或许还需要安溪公主帮忙?

    莹莹的珠光中,沉重的石门在此被开启。金衣华服的女子却再也没有了往日的悠闲,凌乱的脚步仿佛蕴含着极大的怒气,“徐清尘!”

    正在闭目养神的徐清尘睁开眼睛,温和而宁静的回头望着匆匆而来的女子皱眉道:“怎么了?”女子似乎气极,一拂袖将桌上的青瓷茶杯全部扫落到地上,碎裂声清脆悦耳,“说!他们是怎么知道你在这里的?!”徐清尘摇头,淡淡道:“我在这里连门都出不去,怎么会知道这个?怎么?有人找你麻烦了?”

    “你怎么会不知道?!一定是你把消息传出去的,说吧,你到底用了什么办法?”女子努力克制着自己的怒气问道。

    徐清尘摇头叹息,“你未免把我想的太神了。我只是个束手无力的文弱书生,不是深藏不漏的绝顶高手。你有空想这些还不如想想是不是你最近又得罪了什么人。”女子轻哼一声道:“我怎么会得罪人?除了安溪那个女子,我平生唯一的罪过的…呵呵,好像是你那个娇滴滴的未婚妻。”

    “我告诉过你不要动她。”徐清尘沉声道。

    女子冷笑道:“你放心,你的宝贝未婚妻半点事都没有。不过…现在没事不代表以后也没事,上一次不过是想要吓唬吓唬她罢了。说起来…似乎她身边的护花使者功夫不错呢。”徐清尘并不在意,“你说的是随身护卫么?中原的名门千金出门的时候身边总会有几个护卫,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你倒是信任她。不如咱们继续看看她的护卫到底护不护得住她?说不定护着护着就两情相悦了呢,女儿家不是最喜欢英雄救美了么?”

    徐清尘扫了她一眼,“你若是有那空闲还不如说说看到底出了什么事了让你气成这样。”

    一提起这事,女子掩藏在面具下的容颜不由得一阵扭曲,恨声道:“有人将那几个刺客的尸体丢到了圣女殿外!”

    徐清尘有些意外,很快又展开了眉,“就算如此也没什么。交给南诏王室或者官府处理不久行了。”

    “这怎么可以?!”女子叫道:“别告诉我你不知道,如果有人知道圣女殿被人丢了尸体,安溪一定会借机搜查圣女殿。哼!别以为我不知道,她早就想把手伸到圣女殿来了。可以她没那个资格!”徐清尘伸手取过一本书翻开,一边道:“你还没说,如果让人知道了圣女殿发现尸体,南诏百姓也会在心里怀疑南疆圣女的圣洁。最重要的是,如果再给你一两年时间你还可以把这件事推到大楚或者西陵身上,但是现在…你连和大楚开战的准备都还没做好。”

    女子眼神一暗,阴郁的盯着他沉声道:“你知道的太多了,真不怕我杀了你?”

    徐清尘微微点头,“因为你还想从我这里知道更多不是么?”

    “不错!”女子干脆的承认道:“如果不是你暗中帮着安溪,她根本就不可能赢过我。既然你可以帮她自然也能帮我不是么?”

    徐清尘摇头,“我不会帮你。”

    “我会让你愿意的!”女子冷笑道。徐清尘重新放下书,看着她目光怜悯,“你根本就不适合做这些。历代南疆圣女都不适合,即使你比她们更聪明,但是论治国你依然不如安溪公主。”女子眼中闪过一丝愤怒,冷声道:“谁说我不适合?你也承认我比安溪更聪明不是么?”

    “你只是比她更擅长阴谋诡计而已。但是一个国家并不是靠阴谋就能行得通的。何况…你连阴谋都还上不了台面。”

    “那又如何?至少你现在是在我的手里不是么?”女子傲然道。徐清尘淡笑不语。看着徐清尘宁静淡然的模样,女子突然觉得非常的愤怒,恨恨道:“你看不起我!”徐清尘皱眉道:“我并没有看不起你,我只是不赞同你现在的做法而已。”

    “我知道!你就是看不起我!”女子尖叫道:“你知道什么?你知道安溪从小过的什么日子?我从小过的什么日子?凭什么?凭什么她生来就是王太女就是公主,凭什么什么都是她的?”

    “你是南疆圣女,同样也是受万人尊崇。”徐清尘道。

    “呵呵…万人尊崇?我三岁就没见过我娘,五岁就孤零零的一个人。不许跟侍女说话,不许出去玩,不许哭,不许见外人,甚至还不许动心。等到二十八岁了还要去那个什么鬼圣地,谁要去那个鬼地方?南诏是我的,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的!”女子似乎突然崩溃了一般嘶叫道。

    徐清尘摇头,“南疆圣女的人生确实很值得怜悯。但是我想这其中并不包括你。从来没有人限制过你的行动不是么?不然你怎么会有机会认识黎王,又怎么会和安溪公主结怨?甚至…原本早在两年前新一任的圣女就已经出现了,只是被你给杀了而已。南疆圣女最晚可以到二十八岁,但是事实上大多数圣女在二十五岁以前就退位了。”

    “安溪连这个都告诉你了?!”女子盯着他,“看来她确实很相信你。”

    “我和安溪公主是朋友。”

    “哼!”刚才的崩溃似乎只是个假象,或者可以叫做做戏。女子片刻间恢复了优雅,“好一个朋友。我会把你的朋友,你的未婚妻的人头都送到你的面前的。”说完,女子在此拂袖而去。
(快捷键 ←)上一章:83.徐清尘踪迹返回目录下一章:85.兄妹相见(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