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穿越小说 »盛世嫡妃最新章节列表 » 87.身份揭穿

87.身份揭穿

文/凤轻
盛世嫡妃 本章字数:7997 盛世嫡妃txt下载
推荐阅读:异世之神造 赠我一场美梦 侯门骄妃 一剑破九天 [综漫]掰直这把箭! 头条绯闻 妙女多娇 送子天王 重生之小狼崽子 重生乱世有空间
    87。身份揭穿

    一行三人移步书房里去,虽然安溪公主对叶璃的存在有些疑惑但是基于对徐清尘的信任也没有在多问什么。毕竟眼前这个娇滴滴的少女可是带着一个人千里迢迢的跑到南诏来,并且成功的骗

    到了她还亲自救出了徐清尘的人,自然不会是凡俗之辈。安溪公主打量叶璃的眼光有多了一些极为复杂的东西,叶璃看在眼里只能在心里无奈的苦笑。暗地里恨恨的瞪了徐清尘一眼,抛给他

    一个回头你给我说清楚的眼神。徐清尘淡然微笑不语。

    进了书房坐下来,安溪公主很快就将之前的私事抛到了脑后,神态变得严谨专注起来。徐清尘问道:“兵符拿到了么?”安溪公主有些惭愧的摇头道:“抱歉,清尘。我们之前查到的放置

    兵符的地方是个幌子,兵符根本没在那里。”徐清尘微微皱眉,道:“按理说…舒曼琳不该知道我们在找兵符,应该也没有外人知道真正的兵符在哪里才对。她为什么会把兵书藏得那么隐秘

    ,而且还弄得像是专门设给我们的陷阱一样?”安溪公主摇头道:“我们这边知道的人也没有几个,我可以保证他们都绝对是可信的。”徐清尘摇头,“你的人我们自然是信得过。但是这一

    次…安溪,你有没有觉得有个地方很古怪。这半年来似乎我们每次快要抓到舒曼琳致命的错处的时候,都会被她事先一步逃脱。”

    安溪公主没好气的道:“还不是因为父王,父王总是毫无缘故的偏袒舒曼琳!说什么她是南疆圣女根本不可能做那些事,说什么是你想挑拨我们南诏君臣关系。最荒谬的一次居然说是个误

    会!父王这几年真是越来越糊涂了。”

    徐清尘若有所思的问道:“南诏王真的是老糊涂了么?”

    安溪公主一怔,侧首看着徐清尘问道:“你是什么意思?”

    徐清尘淡淡道:“原本我们都觉得南诏王偏听偏信偏袒舒曼琳,但是这一次…那天我被抓住之后立刻被人下了药迷昏了。但是我记得我晕过去的时间大概是未时末,而从石室里醒来的时间

    大概是申时两刻。当天你早就派人看着圣女殿了,所以他们只能是从皇宫里回去的。但是…那段时间南诏王通常都在寝殿里休息,就算他不在南诏王宫还有密道入口的那些守卫也不是摆设。

    事后安溪你进宫之后有听见过这方便的传闻么?”安溪公主低头回想了片刻摇了摇头道:“没有,我向父王禀告你失踪的事情的时候,父王还十分担忧的模样,说要派人帮着我找人。不过被

    我拒绝了。”徐清尘淡淡笑道:“堂堂南诏王,发生在他寝殿的事情他会不知道么?特别是在他明明随时都派人守着那个密道的时候?”

    安溪公主怔了许久,抬起头来看着徐清尘的目光依旧带着不信和迟疑,“你是说父王根本不是被舒曼琳蒙蔽了,他本身就是偏向舒曼琳在帮着她?为什么…我是父王的亲生女儿,南诏的王

    太女,平时也从来没有做过什么对不起我的身份的事情啊。”

    “或许,就是因为公主太对得起你的身份了?”叶璃挑眉轻声说道。

    安溪公主目光凌厉的扫向她,“楚小姐是什么意思?”

    叶璃眨了下眼,看着安溪公主道:“中原有一句话我不知道公主有没有听过?”安溪公主无声的望着她,叶璃沉声道:“功高盖主。公主和南诏王自然是亲生父女,但是…公主虽然称南诏王一声父王,但是以我之见实则应该是王父才对。身在皇室,先为王,后为父。而公主也一样,先是臣然后才是女。这些日子在南诏都城,公主的名声我也听过不少。南诏百姓无比称赞公主是位贤明睿智的王太女。就连我这样的刚到南诏的中原人都有了这样的印象更不用说南疆那些受过公主恩惠的百姓了。”

    安溪公主脸色一白,颤声道:“你是说父王在忌惮我?所以才会扶持舒曼琳和我作对借此打压我?”

    叶璃轻声叹息,有些怜悯的看着安溪公主道:“公主应该读过一些中原的史书,远的不说,就说近的。公主虽然身处南疆,但是想必对定国王府的处境多少有些了解吧?”安溪公主咬得有些发白的唇角微微颤了颤,求助的望向徐清尘。徐清尘轻声叹息,“安溪…我曾经提醒过你过犹不及。”安溪公主咬着唇角垂首不语,过犹不及…这句话早在四年前他们初相识的时候他就跟自己说过了。但是她却并没有真正放在心上。因为她是真心为了南诏好的,她可以问心无愧的对任何人说她从来没有自己的私心。她以为只要努力为父王分忧父王就会高兴。她以为只要让南诏变得强大富庶,百姓安居乐妹妹栖霞就不用去和亲了。但是结果却是栖霞自己跑到大楚去隐姓埋名的嫁给一个男人做妾,父王早就在暗地里筹算着怎么制衡自己。那她这些年的努力…做的这些事情又算什么?

    看着安溪公主深受打击的模样,叶璃和徐清尘也只能沉默的看着她。这样的打击并不是几句轻描淡写的安慰就能够解决的,一切还是要安溪公主自己想明白了才行。

    书房里一片凝重,安溪公主坐在椅子里低垂着头,外表虽然看不出什么但是只看那握在扶手上拽的紧紧的发白的手指就知道她心里如何的不平静了。叶璃心中赞叹,至少安溪公主绝对是个懂得如何控制自己的人。这很少见,在女子中尤为少见。好半晌,安溪公主抬起头来打破了书房的沉静,“如果我放弃现在的一切,父王是不是……”

    “安溪…”徐清尘皱眉,看着她摇摇头道:“南诏王会如何我不知道,但是舒曼琳…安溪,舒曼琳在恨你你明白么?她根本不会放过你的,而且…她绝对会把南诏拖进地狱,这是你想看到的么?”安溪不解的看着他,“她恨我我知道,大不了我去中原,去西陵去北戎就是了。但是你说……”

    “你以为她拿兵符干什么?调集都城的守卫军围攻你公主府?我跟她谈过几次,她的野心的确很大,但是…她并没有与她的野心相匹配的实力。”徐清尘道。

    安溪公主神色凝重,迟疑的看向徐清尘,“你是说…她想……”

    徐清尘道:“你问问流云她在南诏和大楚边境做了些什么。”

    安溪公主转向叶璃,叶璃沉声道:“我们来南疆的路上,偶然发现在离碎雪关不远的地方有一座人为养成的蛇谷,而隐藏在蛇谷后面的是一座非常庞大的兵器炼制场。里面打造的全部都是大楚士兵惯用的兵器。不过我还从里面找到一些别的东西,另外,控制这座兵器场的是络依部族长勒姜。”

    “人为养成蛇谷?打量打造大楚的兵器?她到底想干什么?”安溪公主惊怒道。南疆人普遍喜欢蛇,但是并不表示喜欢南疆变成满地是毒蛇的地方。所以当年墨修尧一把火少了蛇谷倒并没有引起南疆人太多的仇恨。没想到如今还不过十年,南疆又出现一个蛇谷。至于在南疆境内打造别国的兵器,那更是触犯了安溪公主的底线。谁知道这些兵器有早一日会不会用来对付南疆人?这在安溪公主看来简直形同叛国通敌。

    这一切父王都知道么?是被舒曼琳瞒在鼓里还是故作不知,或者根本是父王同意了舒曼琳的计划?

    徐清尘道:“很明显不是么?黎王协助南疆圣女得到南诏国,反过来,舒曼琳当然也要协助黎王得到大楚。”

    “愚蠢!”安溪公主叱道。帮助黎王得到大楚,说得容易做起来需要付出多大的代价?且不说失败了南诏将会遭受怎样的损失,就算成功了对南诏又能有什么好处?到时候已经元气大伤的南诏必然只能依附于墨景黎,就像几百年前的南疆一样,“我要进宫去找父王问清楚!”安溪公主齐声道。

    “安溪。”徐清尘不赞同的看着她,安溪公主回头看着两人,低声道:“不必劝我。清尘…我不知道你到南诏来有什么目的,但是这半年来如果不是你我只怕早就被舒曼琳算计了。所以,我还是谢你。你们是外来的人,这里到底还是南诏都城。你们想要全身而退或许不难,但是如果父王真的下定决定要和我们撕破脸了,你们也支撑不了多久。尽快离开南诏吧,我去做我该做的事。”徐清尘道:“现在去自投罗网是你身为南疆王太女该做的事么?”

    安溪公主苦笑道:“王太女是父王封的,如果父王铁了心要向着舒曼琳,别说一个王太女就是十个也不顶用。我必须去找父王谈一谈。”

    看着安溪公主坚定的神色,两人也都知道劝不了她。徐清尘低声道:“安溪,保重。”

    安溪洒然一笑道:“放心吧,我到底是父王如今唯一的女儿了,他不会杀我的。”

    看着安溪公主的身影毫不留恋的消失在门口,叶璃叹了口气看着徐清尘问道:“大哥,你就一点也没有心动么?安溪公主是我见过最特别的女子了。”徐清尘神色淡然,瞥了她一眼道:“胡扯什么,我和安溪公主是朋友。”叶璃眨眼,“那你刚才为什么不让我告诉安溪公主真相?这说明你心里也还是清楚的吧?”徐清尘没好气的看着她,“你的时间都用来琢磨这些东西了?原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何必在留下牵念。”

    叶璃点头,“我明白了,安溪公主是个骄傲的女子,她知道你有未婚妻以后是绝对不会再对你有什么想法的。不过大哥,你这些年不会都用这种法子挡桃花运的吧?先说好,这一次是我有错在先,以后你休想再拿我当挡箭牌。”徐清尘抬手将手里的一本折子扔了过来,叶璃接在手中看了看上面的字迹,是天一阁送来的南诏都城这几日的情报,心里不由得一沉,“大哥,安溪公主会不会有事?”徐清尘摇头道:“虎毒不食子,栖霞公主已经算是个死人了,安溪确实是南诏王唯一的女儿了。一旦安溪出了什么意外,南诏只能交由旁支宗室继承,而南诏王在威望并不太高的情况下很有可能以后继无人为由被罢黜王位。”

    叶璃惊讶挑眉道:“还有这条规矩?”

    “南疆与咱们中原不同,女儿亦可继位,但是没有所谓的过继之说。如果没有子嗣南疆人会认为是因为南诏王不被神明庇佑,自然也无力庇佑他的子民,所以退位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了。”叶璃点头,“没有危险就好,其他的以后还能再做打算。”

    “小姐。”暗二出现在门口。

    “怎么了?”

    “刚才天一阁传来消息,梁老爷受不住招了,病书生挟持梁老爷往藏宝的地方去了。韩公子刚才也赶过去了。”暗二沉声道。

    “该死的,他去凑什么热闹!怎么什么事都凑到了一起?”叶璃低咒道,一边抬头吩咐,“你和暗三准备一下,我们立刻过去。”

    “是。”暗二很快消失在门口。叶璃回头对徐清尘道:“大哥,我有事先走了,有什么事你吩咐暗卫去办就是了。既然安溪公主这么说了,你是不是尽快离开南诏?”徐清尘摇头道:“我还有一些事情要弄清楚,现在这里住着。你自己小心。”叶璃点头,“大哥也小心。”叶璃带着暗二暗三快马加鞭的沿着天一阁和暗卫留下的标记赶了过去,幸好南疆并不算特别辽阔,都城附近的范围自然也不会大到哪里去。骑了两个多时辰的马终于找到了天一阁送来的消息里所言的地址,在山脚下找到了韩明晰留下的标记,“公子,是这里。他们进山了。”叶璃点头,回头吩咐道:“分开走。”暗二反对,“不行,公子一个人太危险了。”叶璃无奈,“暗三跟我走,暗二隐秘跟上。”

    “是。”

    带着暗三一路沿着韩明晰留下的标记进山,南疆的山林比起北方更加潮湿而且各种毒虫毒草丛生。幸好这些都难不倒两人,朝着标记的方向一路前进着,“公子,你看前面。”暗三将兵器握在手里,警惕的盯着前面。前面的小山坡下横躺着几句穿着天一阁服饰的男子,伤口的血早已凝固显然已经死去多时。叶璃皱了皱眉,侧耳听了听四周的动静,指了指另一个方向道:“往那边走。”暗三一马当先走在前面,一路上不时看到一些天一阁的尸体。暗三低声道:“没有咱们的人。”叶璃秀眉深锁,脚下不停步的往前走去。

    一路又走了大半个时辰,终于听到前面传来隐隐的兵器撞击的声音和交谈声。两人对视了一眼,小心的潜了过去。一处山洞的洞口,病书生笑得一脸得意的看着地上坐着的人阴鸷的笑道:“韩明晰,你真以为我怕你大哥所以就不敢动你?这一路上你天一阁处处跟我作对,我留你的命到现在算是对你客气了吧?”韩明晰有些狼狈的跌坐在地上,平日里故作风雅的名家题字折扇已经被扔到了一边的尘土里。他轻咳了两声道:“既然如此,你怎么不杀了我?”

    “哈哈,你不用着急。你辛辛苦苦的为了楚君唯奔波,临死了我总该让你见他一面。不是么?你放心,到时候我会送他一起下去陪你的。”病书生冷笑道:“那个姓楚的小子好大的胆子,是没在江湖上混过不知道我的名声,韩明晰你也不知道么?我的东西什么时候给分给别人过?居然敢向我讨什么报酬,还妄想要碧落花。呵呵…咳咳…现在碧落花就在这里,我倒要看看在他眼里到底是你这个认识没几天的朋友重要,还是无价之宝重要。”

    “无聊…”韩明晰不屑的低语道。病书生显然十分的得意,冷笑道:“好好享受你剩下的时间吧,你最好祈祷楚君唯真的觉得你重要能在一个时辰内赶过来,不然的话,我也只能错过这场好戏把你的尸体还给他了。”

    叶璃安静的看着不远处的一幕,低眉沉思着。不一会儿暗三回到她身边低语道:“周围没有埋伏。”

    叶璃点点头,站起身来往外走去,暗三想要伸手去拉已经来不及了。从叶璃背后看到她打出隐藏的手势,只能重新藏了回去。与潜伏在另一边的暗二对视一眼然后将目光紧紧地盯着山洞外的草地上。

    看到叶璃负着手悠然而来,病书生眼光闪了闪,“你果然来了。”

    叶璃神态如常的踱步上前,目光在韩明晰身上转了一圈,才慢慢的放到病书生身上笑道:“三当家,过河拆桥可不是什么好习惯。”病书生微微眯眼,哼了一声狞笑道:“过河拆桥?要怪就怪你太过贪心了。”叶璃无奈的以折扇敲着手心叹息,“这世道…真是人心不古啊。算了,就当本公子这次倒霉好了。说罢,你想要怎么样?不管怎么样,先放了韩明晰怎么样?我知道你不怕韩明月,但是我觉得…凌铁寒应该不喜欢你惹上天一阁。”

    “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想拿大哥威胁我。”

    叶璃摇了摇手里的折扇,笑道:“不,只是刚好我有一位兄长是凌阁主的至交好友。更加刚刚好的是我来这里之前告诉了他一声。如果我们在这里出了事,他自然会替我回家报丧,当然也不会我忘了顺便告知一声明月公子和凌阁主。你说呢?仇家这种东西,能少惹一个是一个对吧?”

    病书生看了看地上的韩明晰,在看看叶璃道:“可以。韩明晰可以走,你留下来。”

    叶璃点头,“没问题。”

    韩明晰坐在地上没有动,叶璃皱眉问道:“怎么了?伤得很重?”

    韩明晰哼了一声,皱着眉,左腿上的布料沁出一片暗黑色,显然是受了重伤。叶璃上前两步关切的问道:“明晰,你要不要紧?”韩明晰抬起头来,摇头,“没事…君唯,你不用管我快走吧。”叶璃摇头,笑道:“你是因为我才惹上病书生的,我怎么能丢下你先走呢?明晰,之前骗你是我不对,你还是叫我真名吧,君唯这个名字…其实我自己也不太习惯呢。”韩明晰脸上闪过一丝异色,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

    叶璃微笑道:“我扶你起来……”

    韩明晰点点头,抬起手搭向叶璃伸过来的手。

    “不要!”变化仿佛只是那一瞬间的事,韩明晰快要握住叶璃的手突然一变,如鹰爪般凌厉的抓向叶璃。而同时叶璃矮身往后一仰,原本握着折扇的手泛起一片绚烂的银芒。几乎是同一时刻,山洞里一个身影如闪电般的窜了出来扑到叶璃身上。叶璃一皱眉手中的匕首飞了出去。

    “咳咳……”扑到叶璃身上的人长着一张跟对面的韩明晰一模一样的脸,只是此时看起来却显得格外的狼狈。一丝血痕从唇角流了出来,“君唯…君唯你没事吧?”叶璃一把拉开身上的人,冷怒道:“我没事,有事的是你这个白痴!”刚刚对面的人那一掌正好打在他的背上,叶璃抬起头来目光如刀锋从那人身上划过,“明月公子,现在你满意了?”韩明晰…韩明月肩头插着一把匕首,暗红的衣衫染上了一片湿意,他盯着被叶璃扶着的人眼中满是恼怒的光芒,“韩明晰,你个混账,你在干什么?谁准你出来的?”

    韩明晰无力的靠在叶璃身上,叶璃原本就不高的身材支撑着他修长的身形显得有些勉强,韩明晰同样等着对面和自己几乎一模一样的男子,挑衅的笑道:“我早就说过,你那破演技还想扮本公子,根本骗不了君唯。还有…本公子在混账有你混账么?”

    “放肆!为一个刚认识没几天的人不要命了你?你知道她是谁么?”韩明月冷声道。

    韩明晰一怔,咬牙道:“不管他是谁都是我的朋友!就算认识没几天也比你好,至少君唯还会来救我,你呢…拼死拼活出了事除了我谁会来理你死活!”听了弟弟的怒吼,韩明月显然愣了一下,神色有些复杂的望着眼前的两个人。很快又回过神来,看着叶璃微微挑眉道:“嫂子,麻烦你先放开我弟弟。”

    韩明晰身体一僵,有些不敢置信的低头盯着叶璃。仿佛想要从她脸上看出她到底有哪儿能让韩明月叫一身嫂子的。半晌才有些艰难的嗤笑一声,“大哥,你该不会挨了一刀就脑子糊涂了吧?别到处乱攀亲戚,我可没有第二个哥哥。”韩明月冷笑一声,指着叶璃道:“韩明晰,睁大你的眼睛看清楚,站在你面前的是男人么?还是你在外面混久了连男女都分不清了?”

    叶璃扶着韩明晰到一边坐下,才慢慢推开有些抱歉的看着韩明晰,“韩兄,抱歉我骗了你。”

    韩明晰盯着她看了半晌,才有些不甘的撇了撇嘴道:“好吧,我知道你是女人了。看在我们同生过死过的份上,你至少该告诉我你是哪个嫂子吧?我不想听那个混蛋说!”叶璃回头看了一眼一脸恨意的盯着她的病书生和一脸木然不知道在想什么的韩明月,低声道:“我叫叶璃。”

    “叶璃…徐清尘是你大哥…没错,徐清尘确实是你大哥。你是叶三小姐,你…你是——!”韩明晰死死地瞪着他,那表情仿佛吞下去了一直苍蝇一般难受。叶三小姐他见过…问题是眼前这个俊美少年到底哪儿像那个明明狡猾却还要故作优雅的千金小姐?!他明明早就发誓要离那个女人远一点,为什么这些日子还天天围着人家转,“你骗我!”韩明晰指控道。叶璃歉然,“抱歉。”

    “抱歉就算了?我要补偿。薰雅阁我还要一成!”

    叶璃爽快的点头,“没问题。”

    韩明晰眯了眯眼睛,继续提条件,“每年至少要四瓶新的香水。”

    叶璃犹豫了一下,还是点头,“可以。”

    韩明晰偏着头,打量了她一会儿似乎在评估她说的话到底可不可信。好一会儿才一仰头傲然道:“既然如此,本公子勉强原谅你的欺骗。并且承认你叶璃是我韩明晰的朋友了。”

    叶璃哭笑不得,无奈的道:“多谢韩兄如此大度。”

    韩明晰依旧不满的哼了哼,不屑的撇向韩明月道:“看到了么。还好意思说自己会赚钱,韩家真指望你还不饿死一大群人。”

    韩明月脸色阴沉,瞪了韩明晰一眼道:“废话说晚了,说完了就滚到一边去。”

    韩明晰给了他一个白眼,“你傻了么?这女人是我的朋友,是我未来的生意伙伴。你动她试试?”

    “韩明晰!”韩明月厉声道。

    “本公子知道自己叫什么。”韩明晰懒洋洋的靠着山坡掏了掏耳朵。

    “韩公子…你们叙旧叙完了么?再不动手一会儿定国王府的人来了可就晚了。”病书生的声音在身后阴测测的响起。

    ------题外话------

    啊啊~木有周末的孩纸表示伤不起啊,别人越闲我就越忙,来了新人要教不说,有人坐在旁边真心的很困扰…实在赶不完的娃表示眼睛睁不开要去睡觉了。亲一个~摸摸~谢谢亲们的支持~
(快捷键 ←)上一章:86.云州密信返回目录下一章:88.战事突起(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