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穿越小说 »盛世嫡妃最新章节列表 » 13.倾城舞(下)

13.倾城舞(下)

文/凤轻
盛世嫡妃 本章字数:5830 盛世嫡妃txt下载
推荐阅读:炮灰逆袭守则 海妖纪元 狞宠记 鲫鱼修仙记 BOSS易推不易倒 [综]超级英雄的御用队医 万世魔尊 [综武侠]故国神游 专治各种不服 重生1992
    13。倾城舞(下)

    瑶姬在璃城住了下来,经过慎重的考虑最后还是请定王妃为孩子找了一户好人家保养了过去。从前在沐阳侯府的是时候她宁死也不愿意放下孩子,是因为她知道,孩子独自留在沐阳侯府绝对不会有好日子过。沐扬再疼爱孩子也会有照顾不周的时候,只要有一次疏忽就足以要了孩子的命。

    现在安定下来了,瑶姬能考虑的时间也就更多了。孩子跟着沐扬诚然不好,但是有自己这样一个母亲也未必就是一件好事。而且,她独身一人养大一个孩子不难,但是要交好一个孩子让一个男孩子快乐欢喜的成长却不那么容易。男孩子…总是会格外的需要父亲的。而且,瑶姬总有预感,沐阳侯府的事情…还没有完。

    定王妃果然为孩子找到了一个好人家,一对年过四十还没有孩子的夫妇,书香门第出身,不算大富大贵家中却也薄有资产。瑶姬暗中去看过几次,那对夫妇果然对孩子视如己出。

    看着儿子在一个健全安逸的家庭里成长着,瑶姬淡淡一笑。心中却是真心的欢喜和平静。

    三个月后,瑶姬在城里开了一座酒楼。开酒楼的钱是跟定王妃借的,最后定王妃只算了她一半的钱,剩下的一半则算是定王府入得股。对此瑶姬并没有异议,先不说定王府对她的恩情今生难报。她在定王府的地盘上开酒楼,还有什么靠山比定王府本身更加稳固?

    瑶姬有个数年经营倾城坊的经验,虽然开酒楼和教坊是完全不一样的,但是至少证明人情往来待人接客方面瑶姬是能够撑得起局面的。果然时间不长,酒楼就在城里站住了脚跟。瑶姬也渐渐地不需要再抛头露面,真正的隐退到了幕后。

    瑶姬也不知道跟秦风是怎么熟悉起来的。只记得酒楼刚开的时候秦风经常回来捧场。他也不做什么,只是点一壶酒,两个小菜,有时候一坐就是一两个时辰。因为有他在,虽然她是个外来的人新开的酒楼,城中许多纨绔子弟还有同行也并不敢在楼中闹事。毕竟,整个汝阳城里,谁不知道秦风是定王妃的随身亲卫?

    时间长了,两人自然免不了会聊上几句,一来二往的自然是更加熟悉了。等到瑶姬反应过来的时候,当秦风神色冷硬故作冷漠却不容拒绝的将那支紫玉簪抛到她手里时,她才立刻慌乱了。然后几乎毫不考虑的向定王妃请求了前往京城协助冷皓宇的任务。等到很久已经她冷静下来了才蓦然发现,她当时竟然觉得面对秦风已经比让她再一次面对沐扬甚至最后可能会刀剑相向更加为难了,所以她才会选择逃往京城。

    定王妃当时并没有答应她的请求,而当天晚上秦风便找上门来了。对于秦风的到来,瑶姬并不意外。以秦风在定王府的地位和定王妃对他的信任,这种事情他不可能不知道。

    “若是因为我让你为难,那个…我可以收回。”看着眼前一身浅紫色,铅华不染的女子,秦风沉声道。沉静的目光落在瑶姬发髻间的那一抹紫色上。

    瑶姬一愣,淡淡摇头道:“不是…不全是。”她并不是说谎,至少那一刻在她心中自己并没有说谎。瑶姬很清楚,定王跟定王妃是不一样的。定王妃本身或许并不赞同她去京城,但是定王却是一定要她去的。这几年下来,她跟定王也有过几次接触,定王对王妃的感情身为女子她只能羡慕。但是定王对那些伤害过定王妃或者意图伤害她的人的手段,却是让人不寒而栗。瑶姬还知道…当初定王妃险些坠崖而死,当时领兵的人就是沐阳侯。当每次见到定王看到自己若有所思的神色,瑶姬就明白,这件事…定王并没有忘记。

    虽然定王没有亲自开口,但是瑶姬却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想要她的静安悠然自在的活着,就必须有她亲自去解决沐阳侯府。她不能比别人解决的更干净利落,但是她还有她带着的孩子,却显然能让沐阳侯府和沐扬更加痛苦。

    瑶姬并不是良善之辈,对此她并没有感到不甘和愤怒,就像即使沐阳侯府真的因为她而破灭,她也不会感到愧疚和伤心一样。这个世界…本就是弱肉强食。当她比不过沐少夫人的时候,就只能躺在别院里跟自己的孩子一起等着沐扬来救或者等死。当定王妃手中兵力不足的时候,就只能跳崖赌命。所以,当沐阳侯府招惹了定王,却无力招架的时候,等待他们的也只有毁灭。她要给自己的孩子一个安宁的人生,别的人怎么样,与她何干?

    秦风默然,并没有再劝什么。只是道:“活着回来。别忘了…你还有一个孩子。我…等你。”看到瑶姬想说话,秦风淡定的补上了一句,“我等你回来再做决定。”

    瑶姬摇头,咬牙道:“我知道你对我我很好…我这一去也不知道要多少年。你年纪也不小了,早该……”秦风侧首看向窗外,淡淡道:“怎么决定是你的事,等不等是我的事。王妃命我护送你去京城,你早些休息吧。明早出发。”说完,也不再给瑶姬拒绝的机会,秦风转身就往门外走去。

    看着已经走出门外的挺直背影,瑶姬心中暗暗苦笑:瑶姬你果然还是…直接拒绝他不就……

    转眼又是数年过去,一辈子想方设法想要打压定王府的楚皇墨景祈已经驾崩,北戎和北境入侵,失去了定王府的大楚无力抵抗,南渡江南。定王府守护河山,南楚摄政王墨景黎却与北戎西陵联手对付定王府,而沐阳侯府…也完了。

    当看到沐扬在自己跟前不甘的闭上眼睛的时候,瑶姬的心里没有一丝报复的愉悦和痛快,甚至连悲痛都没有,她心里只是一片寂静的荒芜。战争依然在继续,而瑶姬只是带着一片荒凉的心境和陪伴了她几年的义子秦烈回到了璃城中,依旧过着从前那样平静的生活。只是偶尔悄悄去看看已经进入私塾念书的儿子,心里才有了淡淡的安慰。

    虽然不问世事,但是前方的战事还是不时的传入瑶姬的耳中。瑶姬每日坐在酒楼里往日秦风最经常做的厢房的桌边,听着不时从楼下走过的人们高谈阔论。

    墨家军虽然几经周折,却终究还是战胜了所有的敌人,凯旋而归。

    “娘!娘,快走!”秦烈冲进来,抓起瑶姬就想要往外冲。瑶姬连忙拉住他,无奈的道:“什么事这么急冲冲的?”秦洌翻着白眼道:“爹回来了啊,咱们去迎接他!”

    原本秦洌一直称呼她干娘义母,叫秦风义父。但是自从回到璃城之后瑶姬蓦地发现原本还算沉稳的秦烈性子居然活跃了许多。而且对她和秦风的称呼也直接变成了爹娘这样让人误会的称呼。偏偏他还屡教不改。

    瑶姬拉开他的手,轻叹了口气道:“今天是墨家军凯旋的日子,那么多人,我们去凑什么热闹?”秦烈不悦的撅起小嘴道:“什么叫凑热闹啊,去迎接爹凯旋归来有什么不对么?爹看到咱们一定会很高兴的。”

    瑶姬摇摇头,道:“你去吧,我就不去了。替我跟秦…统领说声恭喜便是。”

    秦烈顿时耷拉下了小脸,看他娘这意思还是不肯接受他爹啊。秦烈觉得自家义父简直是这世上最痴情不悔的好男人了,看看这世上有谁能一追一个姑娘七八年,娘怎么就看不上眼呢?再想想在楚京和江南时娘经常悄悄拿出来看的某样东西,也不想是看不上眼啊。

    难道说…娘还有什么顾虑?

    “既然你不去,我也不去了。”秦烈垂头丧气的坐在瑶姬对面的桌边,眼巴巴的望着瑶姬。瑶姬无奈的抬手拍了拍他的脑门道:“你这小鬼胡闹什么?我的身份你又不是不知道,跑出去还不是让秦统领…难堪?还有你,以后赶在外面乱叫,信不信我抽你?”

    “不信。”秦烈笑眯眯道:“义父说说不定他这辈子就我这一个儿子了,我还要给她养老送终呢,当然要叫爹了。还有你,干娘什么的…感觉多生分。是吧,娘?”

    瑶姬只觉得满心的无力,挥挥手道:“总之,你快去迎接你义父吧。我有点不舒服,就不去了。”

    “不舒服?”秦烈疑惑的看着她。

    “嗯。你快去吧。我真的不能去。”

    秦烈正色点点头道:“明白了,娘我先走了。”出了门,秦烈回头看看里面坐在桌边发呆的瑶姬,自言自语,“不舒服的意思是说…要爹亲自来探望么?”

    酒楼后面的院子里,瑶姬独自一人坐在树下抚琴。本应优美流畅的琴音却是时断时续,不知所云。树下的人儿心思显然也不在琴弦上,一边漫不经心勾拨着琴弦,一边怔怔的出神。

    一阵沉稳的脚步声从院门口传来,瑶姬愣了愣回头望去,却见秦风一身黑衣,神色平静的站在不远处望着自己。不知为何,瑶姬无端的有几分心虚起来。

    秦风走上前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许久才问道:“为何不出城来?”

    瑶姬有些慌乱的站起身来,道:“我…我要看着店。”其实今天城里的人几乎都倾巢而出去城外迎接归来的墨家军了。即使瑶姬的酒楼是璃城数一数二的酒楼,今天一早也是一个生意也没有。

    “撒谎。”秦风盯着她淡淡道。他是麒麟首领,若是连人是不是再说谎都看不出来,他就不用混了。

    瑶姬有些心烦意乱,咬了咬牙沉声道:“那好,我说…我觉得我们不合适。以后还是少见面吧。这个…还给你!”瑶姬伸手递向秦风,手心里握着的正是那支紫玉簪。

    秦风却并没有动怒,甚至连脸色的神色都没有丝毫的动容,淡淡道:“迟了。”瑶姬一愣,“什么迟了?”秦风道:“几年前你去京城之前,没有把它还给我,我就当你答应了。”

    “我…我…”瑶姬姑娘素来长袖善舞,倾城坊中一舞倾城,惊艳京城。身在江南,也能将上到南楚的官员贵妇下到整个沐阳侯府玩弄于鼓掌之间,在眼前这个沉默而冷静的男子面前却连一句话都说不清楚。半晌才咬牙道:“我说了,我们是不可能的!你是什么身份,我是什么身份?如果真娶了我,你只会被天下人耻笑!”

    “谁敢笑我?”秦风不以为意。这天下敢笑他的人还真不多,他是定王府最精锐的麒麟的统领,是定王妃最信任的心腹。如今天下初定,谁都知道他必然是前途无量。

    “人言可畏,你走吧。这几年若是…是我的错。”瑶姬低头道。她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将这个男人放到心里的,或许是在当年酒楼里他日复一日沉默的陪伴,或许是在江南他平静的无声的安慰,也或许是不愿她为难,情愿她可能恨他也要亲自替他解决掉沐扬的时候。或者…是现在,她即使为他的感情心动却不愿耽误他的前途,让他惹人嘲笑的时候。

    秦风点头,道:“知道错就好,知道错就要改。跟我走。”秦风拉起瑶姬往院外走去。瑶姬的力气自然争不过秦风,即使秦风其实并没有使太大的劲儿。

    “去…去哪儿?”

    “定王府,求王爷和王妃赐婚。”秦风淡淡答道。

    定王府里

    叶璃平静的看着眼前的两人问道:“你们考虑清楚了么?”

    “不…”瑶姬焦急的道,她没想到秦风竟然真的将她拉来定王妃面前。话还没说完,就被秦风打断了,“回王妃,属下考虑清楚了。请王妃成全。”

    人有远近亲疏,比起瑶姬叶璃显然更看重秦风的意思。只是含笑道:“但是我看瑶姬并没有同意,秦风,你可知道强迫良家妇女,该当何罪?”

    “重则一百,流放三千里。”

    叶璃莞尔一笑,满意的点头道:“你是本妃的心腹,流放就免了。不过…王子犯法庶民同罪,那就杖责三百。你可福气?”

    “服,请王妃成全。”

    叶璃顿时乐了,笑眯眯的看着秦风道:“你觉得你捱过了三百,本妃就会将瑶姬许配给你?”

    旁边,一直在看戏的墨修尧突然开口道:“阿璃,如果秦风真的能挨过三百,说明他命不该绝,给他个面子也可以啊。瑶姬你也放心,你到底是定王府的功臣,本王不会推你入火坑的。等秦风挨完了三百下,本王保证他这辈子都爬不起来了。以后…还不是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瑶姬有些回不过什么神来,实在是有些不明白这是什么神发展?怎么突然就到了要打秦风了?眼看定王妃要叫人来见秦风拉出去受刑,瑶姬连忙叫道:“不!不要,王妃,秦风没有强迫瑶姬。”

    叶璃挑眉,“哦?那你刚刚谁不什么?”

    瑶姬语塞,看着眼前定王兴致勃勃的神色。仿佛只要她说错一句话立刻就要将秦风拉住去狠狠地打一顿一般。瑶姬小心的道:“我…我的意思是,这种事情不用劳烦王妃。”

    叶璃浅浅一笑道:“这算什么麻烦?你没有家人,秦风也是孤身一人,你们的婚事自然要由王府操持了。秦风,回头你去跟墨总管说一声吧,嗯…就照一品将军的规格操办。”秦风身为麒麟统领,地位跟统领一军的大将军也相当了。

    “另外,瑶姬是我定王府的功臣和掌管南方情报的掌事,这些年也幸苦了。就按照县主的品级办嫁妆出嫁吧。婚礼就在定王府办,定在今年八月如何?”

    “多谢王妃,一切由王妃做主。”秦风答应的干净利落。

    等到从定王府出来,瑶姬还有些晕乎乎的,也忘记了去顾忌自己和秦风大白天走在一起会惹人闲话的是。秦风含笑看着她道:“现在婚事定下来了,你乖乖在家里等着待嫁吧。”

    “你……”瑶姬神色复杂,她年纪早已经不小了。年过三十的女人早已经不再奢望能够穿上红嫁衣跟寻常女子一般出嫁。但是眼前的男子却给了她梦寐以求的一切。从他的眼中她能够看明白,他是真的不在意那些可能会有的流言和嘲讽。如果…如果这世上有一个男人如此带她,为什么、还要将快要到手的幸福拒之门外呢?

    “你不是还想逃婚吧?”秦风皱眉。

    “不是,我没有。我…我等你。”瑶姬定了定神沉声道。

    秦风神色一缓,含笑道:“好,我先送你回去。”

    “秦风,你…知道我叫什么名字么?”

    “当然知道。”挺拔的男子握住女子纤细的玉手,一边走一边淡淡笑道:“不是姓沈么?沈瑶。”

    “是,我叫沈瑶。”

    她是沈瑶,不再是瑶姬。

    秦风的沈瑶。

    ------题外话------

    纳尼~瑶姬滴故事完鸟。下一篇就凤三吧。名字暂定《双明珠》君知妾有夫,赠妾双明珠…还君明珠双泪垂,恨不相逢未嫁时。其实不太对题,但是很有感觉。嘤嘤~好想写悲剧啊啊啊啊~

    另:凤滴新文改名《盛世谋臣》看相门遗孤侯门嫡女如何青衫风流成就一代名臣。请亲爱哒们多多支持~

    http://www。123yq.com/info/550884。html
(快捷键 ←)上一章:12.倾城舞(中)返回目录下一章:14.双明珠(上)(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