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耽美小说 »弟,给哥亲一个最新章节列表 » 【33】掰弯直男之结局(下)

【33】掰弯直男之结局(下)

文/若竹
弟,给哥亲一个 本章字数:10325 弟,给哥亲一个txt下载
推荐阅读:重生1992 良缘 [综武侠]故国神游 保镖1997 万世魔尊 明末风云起 BOSS易推不易倒 修真之掌门真绝色 狞宠记 仙界网络直播间
    【33】掰弯直男之结局(下)

    第二天,言玮比朴威醒得要早,不过因为两人实在累了,眼下说是早,其实也快九点了。

    言玮是那种醒来就头脑会高速运转思维清晰得很的人,所以,意识到怀里多了一团热乎乎的物体,一点也不意外,昨晚的种种也随之浮现脑海。

    心情极好地勾起唇低头瞧瞧,小猫咪睡得极沉,顶一头乱得跟鸟窝似的卷发窝在他怀里,一对猫爪死死攥着他胸前的衣服,生怕他会偷偷走掉似的。

    言玮低头将脸埋在那头卷发中摩挲了几下,扶在朴威腰部的手紧了紧。

    昨晚那个吻及因吻而勾起那股如潮一般汹涌而至的**,让言玮不得不承认,自己对朴威,无论心理还是生理,都不仅仅只是兄弟那么简单。

    言玮其实真如朴威所说,从没真正爱过谁,所以,一直没察觉他自己对朴威的那种霸道而持久的爱,不见兄弟情而是叫爱情。

    想想也是,他怎么可能对一个兄弟如此上心?即使像黑仔那样陪着自己出过生入过死的兄弟,自己也从不曾那么记挂过。但跟朴威分开八年,自己非但没把他忘记,还自以为是地认为彼此的感情可以经历八年而愈加醇厚。

    他记得很清楚,自己回到电视台的第一天,没等到朴威来找自己,他就迫不及待地以视察工作为由走去录音棚去见朴威,只是,那小子当时只顾着专注录节目,根本就当坐在台下的自己是观众甲。

    不得不说,重逢后朴威对他的漠视及刻意拉开距离的举动,让他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挫败和失落。

    误会朴威跟莫凡有一腿,误会朴威去GAY吧寻欢作乐,误会朴威跟肖峰曾有过不可告人的关系,自己这一连串不像他言玮作风的异乎寻常的反应,仅须两个字便能全部概括清楚。

    那两个字,就是:“嫉妒”!

    他突然想起,舒微跟自己分手的时候,对他说了这么一句话。

    “玮,你有没有认真想过,有一个人在你心中特别到无可替代?”

    当时的自己,还以为舒微是在影射自己的冷淡是因为有第三者的出现。现在回想起来,舒微应该是提醒自己,朴威这小子,对自己来说,比起任何人都要重要且无可替代。

    重要到,不想他多看别人一眼!不愿他多近别人一分!

    这种极具占有欲的感情,自己居然会糊涂地认为那是兄弟之情!

    言玮,你常常骂朴威是傻瓜,其实,你自己才是不折不扣的大傻瓜!

    言玮的内心正在进行着深刻的自我检讨和反省,那只小猫咪开始不安分地他怀里蹭着,看来,是睡醒了。

    “小威,醒了?”

    言玮将唇凑到朴威的耳边,用充满魅惑的嗓音问。

    某只想装睡再在他人怀里窝多一会的小猫咪,被呼呼的热气喷在敏感的脖子和耳垂上,耳根嚓地一下红了。

    “嗯,前辈,早。”

    对朴威,特别是一大早起来还带着些许懵懂迟钝的朴威来说,言玮这个人无论样貌及声线,都具有极大的诱惑力和威力,他对此完全没有免役力,这时的朴威半睁着惺忪睡眼,像做了错事的的孩子被当场抓包般,脸红红地从某人怀里抬起头,扯起唇角露出极为腼腆的笑意。

    言玮从没试过这么近地看朴威刚睡醒的脸容,看到那透红的脸上漾满率真的笑容,只觉得可爱得要命。

    那颗从来不曾为谁心动的心脏“噗”地一下被利箭刺穿,就着本能,头压下去,嘴唇准确地找到对方的唇。

    言玮并不是木讷矫情的男人,意识到自己对朴威的真实感情之后,这一亲下去就像是宣示主权一般又重又霸道,唇齿在朴威的唇上啃咬吸吮,仿佛要将自己的味道和气息全刻印对方柔软的唇上才甘心。

    朴威跟言玮刚好是相反的人,他是那种醒了之后要一段时间大脑才能渐渐进入正常运转的人,他一心只以为自己勾引的路还长着呢,那曾料想到言玮突然就开了窍并变得这么主动,大脑轰地一下呈现缺氧状态,“叮”大脑处于罢工状态,这时只懂得瞪大眼睛望着言玮放大几倍的帅脸。

    言玮被他瞪着,恍然有种错觉自己这下正在强迫良家少女来着。言玮只当朴威还没睡醒,于是在那柔软的唇上使劲啃了一口,朴威被咬得痛了,皱着眉想着推开他。

    “为什么瞪着我?”

    言玮微笑着低头又啃了朴威鼻尖一下,搂着朴威的手臂松了松让小猫咪离开一些,但手却没有要放开的意思。

    朴威皱着眉傻傻地望着这个主动调戏自己的男人,卷长的睫毛扑闪着,一直以来都是自己在主动,一直以来都是自己在勾引他引导着他跟自己亲热,可这一觉醒来,立场却彻底换了,自己这个想要偷吃鱼的猫,反倒成了别人砧板上的肉,难怪朴威会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小威,傻了?”

    唇角略弯的男人恢复了温柔,轻亲上抖动的睫毛,热热的气息喷在朴威额上,朴威这才渐渐有了真实感。

    “嘿,如果傻了就能得到这样的待遇,我不介意变傻。”

    “噗!你还真是个傻瓜!”

    言玮将脸移开,大手盖上去,将那对本来已经很乱的头发揉得更乱,乱糟糟的卷发衬着那张还带着刚睡醒的懵懂神色的漂亮脸蛋,却显得格外地诱人。

    对视着的两人,眼眸里都不约而同地浮现出类似的情愫,两张脸的距离眼看着越来越近,放在床头柜上的电话却在这时极不识趣地响了起来。

    号称情场老手的朴威脸红红地挣脱言玮的怀抱,爬起来拿了电话。

    “姐,早!”

    不知为什么,朴威居然为接到麦姐这通骚扰电话而暗暗松了一口气。如果不是这通电话,他真怕自己的心脏会负荷不了言玮的热情而直接从胸腔里蹦出来。

    “小威,你今天早上要去参加慈善义卖开幕式,半小时后,我让助手在哪等你?台长家还是你家停车场?”

    对朴威经常留宿言玮家里一事,麦姐表现得相当的淡定。在她眼中,言玮跟朴威这两小子,跟丁湛和莫凡那对死小孩差不多,明明爱着却总是不肯坦承,总是要你瞒我猜穷折腾。

    不过,感情这事,得之太易往往不懂珍惜,非得折腾过,才学会珍惜。

    所以,麦姐虽然关心朴威,却对这两人的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在朴威这几年的恋爱史上,是绝无仅有的一次。

    由此可见,言玮在麦姐心目中,是多么特殊。

    两人接下来都有事要做,于是手脚利索地起了床洗漱完,各自换好衣服一起出门。

    黑色的保姆车安静地停在院子之外等待,朴威跟言玮说了再见之后朝院子外走去,言玮却一把扯着他将他,强有力的手臂一收,将朴威拉回自己怀里,极快地在他唇上吻了一下。

    “小威,晚上什么时候能收工?晚点发信息给我,我接你去个安静的地方喝一杯,我有话要告诉你。”

    见朴威点头答应了,言玮才拍拍他屁股轻推他离开。

    中午,朴威从慈善义卖现场离开赶往下一个通告地,保姆车上,朴威捧着饭盒抓紧时间吃午饭,电话有信息提示音。

    “小威,我家里出了些事,我要回去处理一下,等我回来。”

    朴威一看这信息,顿时糊涂了。如果自己没记错,言玮家里,应该只有他自己留在H港吧,那他说回家里处理事情,是指哪里?莫非,是回澳洲?

    朴威将电话回拔过去,对方电话开始在占线中,后来,直接关了机,朴威只得将电话打回电视台。

    言玮的秘书告诉朴威。

    “台长坐半小时后的飞机飞澳洲。”

    朴威又发了个信息过去,直到两天后才收到回音。

    “小威,不用担心我,我很好,事情处理好了,我就回去了。”

    言玮曾告诉过朴威,言爸爸在澳洲的公司规模极大,朴威于是猜测言玮这次回去是因为言爸爸公司的事。

    言玮这一走就是近半个月,除了回复过来那个信息之外,之后言玮没有再打过电话回来。朴威心里很记挂,但他自己也因为新片宣传和入围最佳男主角而变得更加忙碌。

    日子一眨眼,便到了金球奖颁奖典礼。

    朴威坐在台下,当他看着走上台去的莫凡再一次捧起最佳导演的奖杯,并大胆地隔空发表他对丁湛的“爱的宣言”时,朴威心想,假如呆会自己有机会登上去领奖,而言玮能在台下看着他领奖那该有多好!

    当主持人宣布,朴威无论在网络上的选票还是评委的选票都以大比分胜出时,朴威终于能如愿以偿站在台上。

    从颁奖嘉宾手里接过最佳男主角奖杯,朴威心情复杂,说实话,他也很想学莫凡的样子向世人宣示“言玮我爱你”,但他终究没这样做,不是因为他自己,而是因为考虑到言玮的身份和地位。

    晚上禾田一帮人说要去开庆功会,朴威和莫凡作为两大主角自然是要出席。

    酒喝得差不多,朴威带着几分醉意不无羡慕地对莫凡说。

    “莫导,你有种哦!”

    “我当然有种!我才不像你这么娘!”

    同是同道中人,言玮跟朴威之间的暧昧和现状,自然瞒不过莫凡一双眼。

    “嘿嘿……”

    朴威也不好反驳,因为,如果不是舒微和莫凡的提醒,大概到今天,他还在原地裹足不前。一大帮人闹哄哄地从娱乐城里走出来,大家吵着说肚子饿了,要去找个地方吃好吃的东西。

    莫凡推说累了,要回家休息,而朴威,这几天一闲下来就会不停想言玮的事,于是,为免回家胡思乱想,便举手表示跟大队继续HAPPY去。

    “小威!”

    在大帮人的吵杂声中,磁性好听的嗓音突然钻进朴威耳里。

    他在人堆里踮起脚四下张望,试图在人堆中找出让他狂喜的声音来源。

    找了好几秒,朴威都没找到人,失望地拍拍额头,只当自己是真的喝醉了出现幻听了,就在他沮丧不已时,肩膀被有力的手臂搂住,搂住他的男人手臂一扯,微醉的朴威便脚步不稳地撞进某人怀里。

    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前辈?!”

    朴威急切地仰起头,目光所接触到的脸孔,果然是自己朝思暮想了半个月的男人,言玮。

    “麦姐,小威我带走了。”

    言玮没多废话也没理惊愕得张大嘴刷地安静下来的大帮人,强搂着将朴威从人堆中带了出来,没有一句询问或征求的话语,极霸道地将朴威塞上停一侧的车上。

    被强行掳走的朴威,倒也没表现出丁点的不悦,一路上只是静静地听着言玮先将他离开这阵子的事大概说了一下。

    原来,言玮离开H港,是因为他妈妈要结婚了。

    “结婚?”

    朴威的脑瓜一时间转不过弯来,言玮不是说,他爸妈没有离婚吗?没离婚要怎么结婚?

    “没错,结婚!当年我离开H港,是因为他们说想要努力试试看能不能复合。但事实证明,他俩大概只适合做朋友不适合做夫妻,重新搬到一起是错误的做法,只是加速了两人感情的灭亡。但即使是那样,言家跟龙家长辈还是不同意两人离婚。这几年,我爸妈又重蹈覆辙像在H港时一样过起了貌合神离的生活。不过,这一次,我妈好像真的立心要跟那男人结婚,但几大元老反对得厉害,我这些天就是回去做几大元老的思想工作去了。”

    “最后呢?成功了吗?”

    大概是喝了酒的缘故,朴威觉得有点热,将车窗开了一半,冷风呼呼地灌进来,他的酒醒了不少。

    “当然,我怎么会输给他们?!”

    “哦,真好!”

    朴威由衷地说,言玮白朴威一眼,手伸过来捏捏他的脸,却被那跟冰差不多的触感吓了一大跳。

    “呃,你的脸好冰!”

    言玮不顾朴威反对,立马将车窗关上。

    朴威这才感觉到脸冰得有些麻了,呼着气用双手揉搓着脸,言玮瞟他一眼,再次被他的孩子气举动逗笑了。

    “对了,小威,那天我走得太匆忙,来不及跟你解释,你不怪我吧?”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言妈妈终于得到了幸福,这才是最重要的。”

    朴威自己也忙得不可开交,哪有时间去胡思乱想责怪言玮?再说,言玮的妈妈能够顺利结婚,朴威也替言玮高兴。

    “其实,不止我妈得到了幸福。”

    言玮别有深意地望一眼朴威,话到嘴边却欲言又止。

    “啊?!”

    刚才言玮将车里的暖气调高了一些,朴威的脸终于暖和了一些,可脑瓜,貌似还不太灵光。

    “我们回家再说!”

    言玮可没打算要在这毫无气氛可言的车厢里说那么重要的话。

    回到言玮的家,朴威因还带着几分醉意,整个人瘫软在沙发上,言玮开了暖气,帮他脱了外套挂好,回来的时候,手里端了一杯冒着热气的东东。

    “小威,喝了这个!”

    杯子直接递到朴威的唇边,朴威闻着淡淡的中药味,皱皱眉。

    “这是什么?”

    “解酒冲剂,护肝解酒的,快喝!”

    言玮不容朴威拒绝杯子一直贴在朴威唇上,朴威虽然不喜欢那股药味,但在言玮的强势下还是乖乖地将杯里的冲剂喝光。

    喝完,言玮见朴威唇边沾了些药液,极自然地用手指帮他擦干。

    “前辈,你回澳洲那天不是有话要跟我说吗?”

    朴威突然想起那天早上两人离别是言玮的话。

    “嗯。”言玮轻应一声,却没有接着说下去,而是去厨房将杯子洗了,出来后倒了两杯水放在茶几上。

    “你刚才也说有话要说,跟那天的,是一样的吗?”

    朴威一直窝在沙发上,看着言玮走来走去。

    “有点一样,又有点不一样!”

    言玮终于在朴威身边坐下,不过,他坐得很端正。

    “是什么?”

    “小威,你过来!”

    言玮伸手将朴威扯过来,双手扶着他的肩膀,眼睛直勾勾地望着朴威带着几分困惑的眼。

    “小威,做我老婆!”

    “呃……”

    朴威楞了。他真没想到,两人不过是接了几次吻,连正式的表白都没有过,怎么就跳过所有程序,直接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呢?

    “怎么,你不愿意?你不是爱我吗?”

    言玮还以为,这小子听到自己求婚,会立马扑过来啃自己一大口,哪知道,却是这样呆滞木然的反应,难道说,他真的醉了?刚才不是还很清醒的吗?

    “我是爱你啊!”

    朴威想也没想就回答道。

    “哪你是什么反应?难道你不开心?”

    言玮本来笃定得不得了的心,这下呯呯乱跳,生怕接下来会听到朴威的拒绝。他超乎常人的自信,这一刻遭到前所未有的动摇,原来,也是有些东西,不在自己掌控之中!

    “开心啊!但只有我爱你,有用吗?”

    朴威早八年就已经确认了自己的心意,但言玮,除了告诉过自己,他是像喜欢弟弟一样喜欢自己之外,貌似,并没有跟自己表白过吧?

    虽然,彼此都有过亲密的亲吻,但那也不能代表他爱自己吧?言玮和身体已经对自己有反应了,但这并不代表他已经爱上自己,要知道,男人素来是靠下半身思考的生物。

    那杯解酒冲剂效果貌似不错,朴威这下已经能够十分清晰地分析问题了。

    瞅一眼一脸迷惑的小子,言玮终于明白问题所在,凑过去亲了朴威一下。

    “什么叫只有?我当然也爱你啊!傻瓜!”

    言玮长这么大,第一次如此坦白说爱一个人。朴威睁大眼,完全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话。

    暗恋了这么多年,以为到死都不会得到对方的回应。自己是立了心要掰弯他,可自己的掰弯计划,到现在还没实施多少项,但他,却突然主动说爱自己。

    而最重要的是,他好像是让自己做他老婆?他的家人,他统统不要了?

    “前辈,你刚才说什么?”

    朴威再次怀疑自己酒喝多了,出现幻听了。

    “我也爱你!”

    “不是这句……最初的那句……”

    “做我老婆!?”

    眼前这个带些小含糊的朴威,这么可爱,不做自己的老婆难道还要便宜其他男人?言玮当下的心思,一心只想将朴威困在自己的怀里,让他看不到其他男人的好!

    朴威终于确定这不是幻听,但心头的疑惑还是没有解开。

    “可是,你的家人……”

    言玮捏捏他的鼻子。

    “你放心,这次回去,我已经公开出柜了!我还承诺,半个月后,会拐你回去举行婚礼,怎么,你不愿意?”

    言玮又开始紧张了。

    朴威没想到幸福来得这么快,眼眶一热,喉咙哽咽,居然说不出话来,只是频频点头。

    言玮看他那紧张劲,凑过去想要亲他一下安抚他,眼看唇就快贴上去了,朴威却突然一把推开他霍地站了起来。

    “我去洗澡!”

    言玮的目光一路追随着朴威的背影,当朴威走到灯光聚焦之下,言玮眼尖地发现,朴威的脖子和耳垂,红得像是熟透的虾!

    虽然,这些天每每想到自己并不是朴威的第一个恋人,言玮就无比郁闷,但当下看到朴威这种比处子还纯朴的身体反应,心里像灌了蜜一样甜。

    朴威头也不回地进了客房,言玮听着门上锁的声音,心情愉悦地站起来进了自己卧室,等他洗完澡低头将浴巾围在腰间,才意识到自己居然在吹着口哨!

    言玮勾唇轻笑,会开心到吹口哨,貌似是还是十几岁时的事吧!

    等他打开浴室门,更大的惊喜却在他的床上。

    刚才进了客房还要锁上门的朴威,这时却自动送上门来,跟言玮一样,他果着上身只在腰间围了浴巾,如幼儿园的小朋友一般双手放在膝上端坐在床沿。

    听到开门声,朴威抬起头,四目相对,两人,似乎都对接下来要做什么事,已十分明了。等言玮迈至床前,朴威便一把搂着他的腰,头埋在他果着的胸膛上。

    “前辈,我愿意!”

    朴威用脸蹭着言玮结实的胸膛,将刚才哽在喉咙说不出口的回答,郑重而认真的说了出来。边说着,手,已不着痕迹地将言玮腰间围着的浴巾扯了下来。

    言玮一手勾起朴威的下巴,黝黑的眸子对上朴威的眼,哑着声问。

    “所以,今晚是洞房花烛夜?”

    朴威眨眨眼,身子挪到床上双膝跪在床沿,双手搂住男人的脖子子,整个人挂在男人身上。

    “嗯,所以,你想要吗?”

    粉红的舌尖在唇边舔了一下,一双充满魅惑的漂亮眼眸半斜着瞅着言玮。

    言玮轻笑,大手毫不客气地搭上朴威的腰,转眼,朴威腰间的浴巾已在他手上。手扬起,浴巾在半空划出美丽的弧度,然后,无声坠地。

    “为什么不?”

    言玮的唇,眼看就要落在朴威的唇上,朴威侧头避过,用紧贴着的下身蹭了蹭言玮。

    “你不讨厌吗?”

    言玮用同样的动作回应朴威。

    “我小兄弟都这样了,你说会是讨厌吗?”

    朴威不用看,单凭那在自己皮肤上摩擦的热度,也能感受到言玮的身体变化。

    言玮余下的手扣住朴威的头不让他再逃,唇重重地落在朴威的唇上。两人唇舌交缠地吻着,分开了半个月,彼此都被思念折磨疯了,这下只能用牙齿疯狂地啃咬着彼此,以索取对方的气息,并释放内心对对方的强烈渴望。

    本来站着跪着的两个人,吻着吻着,便双双滚到了床上。

    两个人之间,无论是身体还是气势,言玮绝对是强势的一方。吻得火热的两人,正是朴威在下,言玮在上,言玮因为怕自己太重一手撑在床上,这个吻直吻得两人唇发痛才放开彼此。

    喘着粗气的朴威从言玮的怀里钻了出来,双手推着言玮的胸膛,但言玮比他实在要结实强壮太多,凭他的力气根本推不开。

    “小威,你反悔了?”

    言玮眼里早已是山雨欲来的狂热,这下,就算朴威真的拒绝他,他未尽会乖乖放朴威走。

    朴威知道他误会了,抬头亲一下他的下巴。

    “才不是,我等这天等了九年,怎么可能反悔。”

    “哪你?”

    “你躺下,让我来!”

    朴威说完,言玮随即明白了他的意思,不再多言,而是乖乖地躺在床上。

    朴威跨坐在言玮结实的腹肌之上,头埋在言玮颈窝上,对着言玮的耳垂轻轻吹了一口气。

    “前辈,我会让你很舒服的。”

    **以下删减三千,小威和台长,相约在老地方见,欢迎围观(咳咳!节操君,你掉了!)**

    *

    *

    【尾声】总会花开

    这一晚,两人从客厅到卧室,又从卧室到浴室,没完没了地折腾,直到两人都累得连脑子都没力气运转时,才舍得停止对对方的索求,心满意足地手脚交缠着相拥而眠。

    这时,窗外已现朦胧曙光。

    第二天下午,补了大半天眠的一高一矮两男人穿着相同款式尺码不同的家居服相偎着站在一大丛枝叶繁茂的蔷薇前。

    以色泽为界分成的的三丛蔷薇,两边是一色的油亮翠绿,只有中间那丛蔷薇,绿油油的枝叶上点缀着繁密的洁白花蕾。

    瞧清楚眼前景况的瘦小一点的男人挣离高大男人的怀抱朝那丛蔷薇蹦跳过去,随即他便为自自己不顾后果的欢腾而后悔不已,怕被言玮取笑,他甚至不好意思去揉自己又酸又痛的腰部。

    “前辈前辈,你看我的蔷薇开了哦!”

    朴威很快就忘了酸痛得意忘形地扭头向高大的男人炫耀。

    男人抱着臂欣赏着自己的恋人那张笑得比花更美的脸,微笑着点点头。

    朴威得瑟完,将鼻尖凑近花蕾蹭了蹭,微闭上眼深呼吸了一下。

    “好香!”

    陶醉于花香中的朴威,突然想起什么,直起腰身面对高大的男人。

    “我们谁的花开得更早的赌约,前辈你没忘吧?”

    言玮伸手揉揉朴威的发,“嗯,我没有忘记。我输了,愿赌服输,现在,你想要什么?”

    “嘿嘿,我暂时还没想到,先欠着!”

    朴威心里得意,人走运起来果然连老天也会帮自己。言玮没少照顾这些花草,而自己明明从来没照顾过这些花,但同样花期的花,居然是自己的开得最早。

    朴威不知道的是,这丛白色的蔷薇,一直是言玮在照顾着,施肥浇水,都只针对这丛花,言玮这样做的原因,无他,不过是想哄这小子开心!

    言玮这辈子就没在女人身上花过心思,对女朋友除了该有的礼数一样不少之外从来没有献殷勤这一条。所以,要哄女朋友开心这一项压根没在言玮恋爱字典里出现过。

    但对朴威,言玮却仿是出自本能一样,很自然地想看他笑得眼眸晶亮酒窝微露的样子。

    言玮身边那些富少哄女朋友开心招数挺多,送豪车别墅什么的花样儿层出不穷,只是那些花样摊在朴威恐怕都不管用。

    朴威在人前圆滑世故,但私下的性子却是保留着单纯如孩童的一面,很多极普通简单的事,反倒能让他乐得像个孩子似的,眼前这一幕,便是最好的证明。

    言玮输得那叫心满意足,低头在恋人软软的唇上轻吻了一下。

    朴威被输了的人这样温柔对待,不免觉得自己好像得意忘形了,带着内疚转身蹲在那丛浅黄蔷薇前,凑过去细看。

    “前辈,这丛花不会是有什么问题吧?我记得,经你手照顾的花肯定比我照顾得要好的,要不然,我跟花店老板说说,将这花换了吧。”

    “傻瓜,这花肯定会花的!就像我跟你一样,只要是爱,迟早,总会开花结果的!”

    ……

    某天,两光溜溜的大男人在被窝里腻歪完,卷发的男人啃一口抱着自己那人的下巴。

    “嗳,亲爱的,那个赌约,我还没想到要什么,你先欠着啊!”

    那人用下巴蹭着他柔软的毛发,意有所指地从鼻子里轻哼。

    “嗯,那就欠着一辈子吧!”

    【完】

    ------题外话------

    这章一共一万多字吧,删减部分,亲们去老地方找。另外,今天还更了夫夫相性N问的公众章节,亲们有兴趣的可以去看看。

    这阵子,因为竹子家里发生了些变故,以至于这个番外及结局都拖了太久,实在抱歉!

    本来,还打算写两对夫夫一起的枝节,但现在看来,竹子接下来大概有一段时间都没法正常写文了。到此,这个文就彻底画个句号吧。

    躹躬感谢,每个一路以来给竹子留言、送礼物、投票票的亲及所有默默支持竹子的万年潜水党。

    篇幅有限,人员就不一一列明,但这之中,肯定有你!

    你懂的,竹子爱你!
(快捷键 ←)上一章:【32】掰弯直男之结局(上)返回目录下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