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爱情小说 »市長夫人最新章节列表 » 【064】应酬目的

【064】应酬目的

文/南宫晚晚
市長夫人 本章字数:9514 市長夫人txt下载
推荐阅读:漠漠仙途 浪迹在武侠世界的道士 驸马攻心计 全职法师 [穿越]龙小六星际逆袭记 独步紫寒 仙道[综神话] 重生之杨门毒女 道田 小木头
    爱美是女人的天性,看着架子上一件件崭新而设计独特的衣服,苏念卿也不觉也生出了女为悦己者容的小心思。

    穿梭在架子间,颜祈给她挑了几条色系淡雅的裙子,转身递给她,招呼了店员过来带她去换衣服。

    趁着她换衣服的空荡,他朝沙发上的人招了招手,搁下杯子,慕亦尘轻笑了声站起身朝这边的贵妃椅走来。

    慵懒的靠在椅背上,他转头看了眼还站着的颜祈,挑挑眉,俊脸镇定而安然:“怎么,有话想说?”

    颜祈点点头,半笑着微微眯眼,“刚刚,我似乎又看到了五年前的慕少,温柔,宠溺,还有属于你慕式的纵容。如果你带来的是别的女人,我或许不会感到讶异,但带来的是她,就有点儿……

    ”有点什么?“眨了眨眼,他转头看向对面直对的镜子,镜子里的自己,神情慵懒温润,确实像五年前的自己,只不过,脸上多了几分成熟和世故。

    他也很清楚,自己已经不是五年前的那个自己,对于做什么事有什么后果,他自然是清楚的。

    颜祈摸索着下巴想了想,琢磨着该找什么样的词来形容,仔细想了想,还是挑了个最简单的词儿:”有点不可思议。“

    ”怎么不可思议了?就因为她跟楚斯寒有那么一段过去?如果是因为这样,你怎么不想想,有谁没有过去呢?如果要纠结于她的过去就把她逼入绝境,那我们这样的行为跟楚斯寒又有什么区别呢?“

    ”那倒是。只是,如果你是来真的,到时候慕太后那一关,恐怕不好过呢!不管怎么说,你都是楚斯寒的长辈!到时候各种流言蜚语汹涌而至,不仅慕家会被牵扯其中,恐怕……“

    ”以后的事等到来了再说吧,杞人忧天不是我该有的生活态度

    。“抬眸的时候,更衣室的门被推开,一道清丽的身影走了出来。

    裸色七分袖修身蕾丝连衣裙,深V低胸的设计露出胸前完美的弧线,锁骨间精致的刺绣把纤细而性感的锁骨衬得分外性感!

    颜祈仔细打量了一会儿,满意的拍了拍手,一脸的赞赏:”真不错!“

    她的身材其实很好,只不过一直被过于正式的套装遮掩了,从那天试婚纱他就看得出来,这个女人是块璞玉,楚斯寒没有挖掘出来,反倒是被慕亦尘这个眼光独到的男人给抓住了!

    转过头,他看向一旁脸色沉静的男人,询问意见一般,问道:”你觉得怎么样?“

    他替她说了想说的话,苏念卿也转头看向慕亦尘,只见他脸色微沉,原本幽深的眸子闪过一抹淡淡的光,等了一会儿,他才摇摇头,脸色淡然的发表自己的意见:”这件不行,太妖媚了。她今天是以我朋友的身份跟我一起过去,不是女伴。再换!“

    ”哦……“点点头,她也没抗议,转身会更衣室换另一套。

    其实,他说的意思她懂,如果是以女伴的身份跟他出去的话,恐怕到时候误会他们关系的人会更多,到时候她更难下台!

    直至更衣室们关上,颜祈才笑着调侃一旁的男人,”这套衣服其实没那么妖媚,所有的设计都恰到好处,你是起了私心不想让那群人看到吧!没想到一向温文尔雅谦和有礼的慕少,也会有霸道的时候!“

    眸光紧锁着更衣室的那道门,他轻扬了扬唇角,悠悠道来:”不是霸道,我是怕!“

    ”怕?还有你会怕的事儿?“听到他这话,颜祈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我是怕能把她带得出去,带不回来!今天聚餐的除了国土局的几位领导之外,还有其他几个局的局长和科长,有几个还是单身的,我的面子事小,事关我将来的福利,你觉得我能让别的男人觊觎?!“

    ”呵~我只知道,你从不吃亏!“慕亦尘一直是圈子里谦谦公子的表率,温润如玉谦和有礼,几乎没有人不服他,但是在他不为人知的那一面上,却是腹黑无比!

    当初周公子就说,他没去经商,反而转战政界,实在是太屈才了!

    论手段论谋略,他确实是个中翘楚,只不过他对商界上尔虞我诈的事没什么兴趣,从政不为失是个不错选择,如今他能坐上今天的位子,也证明他当初的选择并没有错。

    他们唯一希望的就是,他能走出五年前那个事故的阴影,重新开始,好好生活。

    言笑间,更衣室的门被推开,两人闻声朝门口望去,娇柔的身影踱步出来。

    米白色和黑色撞色设计,上身为镂空刺绣的盘花蕾丝,一字肩的剪裁,露出弧线优美的锁骨,黑色的裙摆成花苞形,长短恰到好处,无形中把那一股属于她原本自身的高贵风情衬了出来。

    ”这件怎么样?“苏念卿还没开口,颜祈先替她开了口,转身走到她面前,替她把盘起的头发放了下来,如瀑的卷发垂落下来,恰好遮住那诱人的锁骨,他抬头看着贵妃椅上的男人,征求意见。

    ”不错,这样就挺好

    !“点点头,他站起身,低头看了眼时间,”就这件吧!你觉得呢?“挑挑眉,他询问她的意思,主导权在他手里的同时,不忘尊重她的意见。

    ”我觉得也不错,那就这件吧!“说着,她伸手从颜祈手里拿过刚刚从衣服上取下来的标签,”我自己买单。“

    听到她这话,颜祈和慕亦尘互看了眼,两人不约而同的笑了笑,对上她讶异的眸子,慕亦尘微微眯眼,扬唇轻声说:”我其实也没打算替你买单。“

    ”为什么?“接过店员递来的装好换下衣服的袋子,她抬眸看着他,等着他解释。

    她以为像他这样绅士风度十足的男人,在这种场合肯定会抢着买单体现一下自己的风度的,却没想到他会来这么一句,倒让她好奇个中缘由了。

    ”我若是替你买单了,你会觉得我对你有所图谋,不是吗?“他的猎物警觉性还算不错,如果他过于表现自己,让她加强了警惕,一昧的躲闪着自己,那他的狩猎还有意思吗?

    ”说的没错,我一向信奉,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在这事上,她不知道为什么有些庆幸他没有抢着买单,与此同时,却又有一些莫名其妙的失落。

    来回看着他们两个好一会儿,直到苏念卿转身去买单,颜祈才半笑着调侃身边的男人:”这一搭一唱的,很有夫唱妇随的感觉啊!“

    ”是嘛?“挑挑眉,慕亦尘轻笑了声,转身朝门口走去。

    等苏念卿出来的时候,外头的人已经拦好了一辆出租车,安静而淡雅的等候在车门边,替她打开了车门,难得享受女王的待遇,她略显羞涩的朝他笑了笑:”谢谢!“

    上了车,她朝窗外看去,这样的时间段是下班高峰期,暗蓝的夜幕渐渐逼近,喧闹的街上亮起了灯火,车子在车水马龙的水泥路上缓慢的行驶着。

    盯着窗外看了好一会儿,感觉车子似乎并非朝市区驶去,反而驶离市中心,她讶异的转头看向身旁的人,”我们这是去哪里?

    缓缓移过视线,他扬唇笑了笑,低头指了指手表上的时间,“时间还早,可以先去吃点东西,酒桌上的应酬,无非是要喝酒,不吃点东西垫着,容易醉。”

    “哦!”知晓他的用意后,她不再说话,转头看着车窗外缓缓掠去的灯火,享受着这一刻的安宁。

    ——南宫晚晚《市长夫人》——

    慕亦尘倒是挺会选地方,去的是一家极有名的私房菜馆,她比较爱吃,这件私房菜馆虽然没来过,但也在舅舅那儿略有所闻。

    馆子座落在古朴的巷子深处,位于古城区,四周的建筑都是古老清代式房子,青灰色的围墙堆砌出四四方方的一片天地,门口挑着两盏半旧的牛皮灯笼。

    这样的地方车自然是开不进来的,如果不是轻车熟路,很少有人能发现这个地方还藏着一间餐馆。

    沿着长长的巷子走了好一会儿,幽静的巷子里泛着昏黄而温暖的灯光,在这喧嚣的都市里,还能找着这么一片安静的地方,着实让人欣慰。

    “我还以为你们当官的出来吃饭,都是选金叶酒店那种极尽奢华的地方才彰显身份呢

    !”

    听着这不咸不淡的戏谑,慕亦尘也没急着反驳,只是扬唇淡淡的笑着,俊雅的侧脸在昏暗的灯光下,更显柔和。

    “去那种地方只是为了应酬,现在,是和朋友吃饭。两者性质不一样,选的地方当然不同。”稍稍顿住脚步,借着昏暗的灯火,他侧着身子看她,薄唇间扬出的嗓音醇厚而温暖:“不论游走在官场或是商场,都有很多身不由己,这些年你也应该有所体会,对某些事情成见太深,可能会走进死胡同,把心放宽了,海阔天空凭鱼跃,这样你才能活得自在。”

    “你对我说这话,有什么特别的意思吗?”她不解的看着他,骨碌碌的猫眼在黑暗中愈发明亮澄澈。

    “没有特别的意思,等你以后明白我这话了,我希望能看到你如我所言,活得自在。”说罢,他微微眯眼朝她笑了笑,悠然转身,闲适的步调摇曳在安静的巷子里。

    站在他身后,看着这道优雅的黑影,她不自觉的扬唇笑了起来,隐隐明白了他的意思,恍然间的领悟,一颗心也位置轻松了起来。

    到了那间馆子门口,侯在门口的两个服务员见着慕亦尘进来,似乎是认识,忙上前迎接:“慕先生,您来了!”

    苏念卿转头看了他一眼,只见他随性的朝她们笑了笑,询问后知道自己常定的那间包厢还空置着,他对她点了点头,领着她往里边走。

    三进式的清代私家花园,环境十分优美,一排排的雕花回廊从门口延伸进去,院子中央有两株茂密的石榴树,橘红色的石榴花开满了枝桠,在这个时节里显得分外绚烂而热闹。

    环境优美,也够清静,确实是慕亦尘这样性子的人会来的地方!

    像他这样身居高位的人,见过了各种官宴各种大小的饭局,竟然还能找着这么个清静的地方,倒也让人意外。

    包厢的装潢沿袭了清代的古朴典雅风格,楹窗木桌青花瓷,所见之处尽显中国风。

    “坐吧!”他绅士不改的替她拉开椅子,待她入座,他才在一边坐了下来,微侧着身子跟一旁的服务员交代:“把上次的明前龙井拿来,茶我们自己泡!”

    “好的!”服务员应了声,把菜单递给他后,转身去准备。

    倾过身,他把菜单递给她,“喜欢吃什么,自己点。”

    她也没跟他客气,也不像其他女孩子那样娇羞的说一声随便,拿着菜单仔细的研究着,等服务员送茶水上来的时候,她才细细的报上自己点的几样菜,不忘抬眸看着他,柔声询问:“你喜欢吃什么?”

    “我不吃葱蒜和香菜这几类的东西,其他的不忌口,你看着点吧!”他把主导权交回到她手里,她点了点头合上菜单,道了谢后抬眸看向对面正准备泡茶的男人。

    褪去了黑色的西装外套,白色的衬衫包裹着昂藏的身材,袖子微微挽在手肘上,纤长而清瘦的手骨略显白皙,泡茶的动作轻缓而优美。

    她其实是懂茶道的,妈妈经营着一整片茶园,听外婆说,茶园是祖上传下来的,一直都是由妈妈在管理,妈妈去世后便由年迈的外婆代劳,外婆是个很强势的人,但是很宠她,希望她能继承茶园,所以从小就让辨别各种茶叶,品尝各种茶的味道。

    可惜的是,五岁的时候,父亲把她带回了苏家,外婆积劳成疾也去了

    看着他泡茶的模样,她依稀想起了外婆那和蔼的笑容,很多年过去了,记忆模模糊糊的,能记着的东西并不多,一点一滴都分外珍贵。

    拿过桌子上的景德镇瓷杯倒了两杯茶,浓郁的茶香和周遭萦绕的木香缠绕在一起,别有一番趣味。

    递了杯查给她,他笑着解释:“这是明前龙井,上次去杭州考察的时候茶园的小妹送的,味道不错。”

    轻抿了一口,淡淡的清香在唇齿间流转,她禁不住称赞出声:“清新明洌,鲜醇柔和,的确是好茶!”

    味道还是和记忆中的味道差不多,清明前的龙井,香醇嫩鲜,细细啜之,馥郁若兰,满口生津。

    “想不到你也懂茶,现在的女孩子都喜欢咖啡奶茶果饮,能品茶的不多了!”搁下茶杯,他有些讶异看着她,深邃的眸光里泛着丝丝赞赏。

    “我的家乡在江南水乡,很小的时候就被外婆带着品尝各种茶,对龙井犹为喜爱,闲暇时间偶也品茶。”

    “品茶跟品生活是一样的。”他扬唇笑了笑,看着她不再说话。

    她品茶的模样很安静,微微偏头的模样像是在回忆着什么,恬静秀气得像个江南的大家闺秀。

    菜馆的服务员上菜也快,几样普通的家常小菜,菜式简单,味道却不一般,两人吃得甚欢。

    从菜馆出来,两人优哉游哉的走在巷子里,苏念卿看了眼时间,抬眸看向一旁的男人,“不是说去应酬么?现在已经快七点了,应酬一般都定晚餐的时间,这会儿过去,会不会晚了呀?”

    瞧他那一脸闲适的模样,看起来似乎一点都不急,有时候这个男人的心思太深沉,表面上看起来温润随和,没什么架子,可实际上她压根就琢磨不透他到底在想什么!

    “我约了他们7:30分,还有半个小时的时间能赶过去,不急。”话语间,两人已经走出了巷子,巷子外头停着辆黑色的商务轿车,看到他们出来,徐衡从副驾驶座上推门出来,毕恭毕敬的打开后座的门。

    “他们都到了吗?”车门旁边,先请苏念卿坐进去后,慕亦尘转头对徐衡问道。

    “我过来的时候还有几个没到,都差不多了!”

    “嗯,我们走吧!”

    ——南宫晚晚《市长夫人》——

    车子在蓝天酒店楼下停了下来,抬头看着头顶耸入夜幕的高楼,再看看二楼上挂着闪烁的那几个大字,隐隐有些明白慕亦尘带她来见谁了!

    微微挺直背脊,她略带紧张的转头看向身边的男人,轻蹙起秀眉,咽了咽口水问:“大概有几个人?总得让我有个心理准备吧?”

    “10几个。”闻声,他转头看了她一眼,轻笑了声,似是看出了她的紧张,放柔了嗓音:“不用紧张,有我在呢,他们不会把你给吃了的!”

    “都怪你,从头到尾都瞒着我,弄得我这么紧张!”想起他一整个下午都故作神秘的样子,她就不禁懊恼!

    对上她娇俏的脸蛋,他眯眼笑了笑,“放心吧,我说了是带你来应酬,就不会带你去见家长,你有什么好怕的?嗯?”

    “胡说什么呢

    !”听到他打趣的说起见家长,她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真要是见家长,我反倒是不怕呢!”

    “哦?这么勇敢?可我听说,丑媳妇见公婆的时候,都是很紧张的!”

    “我不紧张啊,因为我知道不管怎么样,你都不可能带我去见家长的,有这么一层提醒在,我就紧张不起来了!”

    “嗯哼,心态不错,请继续保持!”从楼梯上去,他领着她来到二楼的一间包厢门口,徐衡敲了敲门后,推开门请他们进去。

    看到他们进来,围着桌子而坐的一群人忙站了起来,所有人的视线不约而同的投向门口进来的三个人身上。

    毕竟都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距离门口比较近的几个男人率先回神过来,毕恭毕敬的走上来跟慕亦尘握手:“市长好!”

    优雅的伸手跟他回握,慕亦尘淡淡扬唇笑着,开口第一句话不忘为自己的迟到做解释:“不好意思,路上有点塞车,耽搁了!”

    “没关系,我们也刚到一会儿。”跟他握手的那几个中年男人彼此都毕恭毕敬的,抬手将他们引入专门为他们留着的主座上。

    微微侧过身子,慕亦尘瞥了眼身边的女人,让他觉得意外的是,他并没有在她脸上看到一丝的怯场,像是带了张面具一般,刚刚上楼时的紧张已然被某种既不热络也不疏远的表情代替。

    瞧她淡定的模样,似乎这样的应酬场合,她已经习惯了,单纯的应酬,她反倒没那么紧张。

    为此,他真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心疼。

    踏进这里的时候,苏念卿就快速的扫视了一遍四周,十几个人里头有两个是她见过的,一是国土资源局的科长,另一个是地税局的部长,而周遭几个西装笔挺的中年男人,即便不介绍,她大概也能猜到是什么身份了!

    说是来应酬,还真是应酬!

    只是她想不明白,慕亦尘带她来这种场合做什么,虽然说多认识几个官场上的人,为自己以后办事多了几条门路,但是凭着他们的关系,他恐怕还不至于会这么帮她吧?!

    轻笑了声,慕亦尘侧着身子给周遭一众人介绍:“来,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苏念卿,苏小姐!本市年轻的女企业家。”

    不给她安任何身份,也不过多解释她的身份,他刚介绍完,周遭一众人都把目光放到了她身上,恍惚间大家都明白了慕市长这样介绍她的身份代表的含义。

    “大家好!我是苏念卿,千念广告公司的负责人,还请各位领导多多指教!”

    “苏小姐客气了……”

    “没想到苏小姐这么年轻就是公司的负责人了,后生可畏啊!”

    “本市像苏小姐这样年轻的女企业家可不多呢!”

    “是啊是啊……”

    一众人互相应和,奉承,官场上的一套应酬在苏念卿玩转起来并不难,难的是后面端着酒杯的应酬

    说的差不多的时候,慕亦尘转过身给自己倒了杯酒,端起酒杯先为自己的迟到赔礼道歉:“按着我们的规矩,迟到的当罚一杯!我先自罚,不过苏小姐是女人家,这个规矩就免了!”

    说着,他径自仰头把小酒杯的白酒喝了下去,52°的白酒,火辣辣的从喉咙流下,周遭的人愣了片刻,很快笑着附和热络气氛:“市长好酒量!”

    搁下杯子,他转身跟身边的女人介绍她旁边站着的男人,“来,我给你介绍,这位是法院的江院长,为人正直,刚正不阿,你以后要是遇到什么办不妥的法律纠纷案可以找江院长帮忙,别人我不敢保证,但是在江院长这里,他一定会给你个公道的!”

    “原来是江院长,久仰久仰!”伸过手去,她面色不改的笑着和他握手,语气客气有礼也不过分谄媚,尺寸把握得刚刚好!

    带着她沿着一群人介绍,“这位是负责东城区文化工程的刘局长,这位是负责西城区的王局长,这位是南城区的赵局长,这位是负责中心市区的卓部长!”

    “刘局好,王局好,赵局好,卓部长好!”伸过手去跟他们握手,苏念卿带着笑脸一一跟他们问好。

    “这是质监局张局长……”

    围着桌子一群人介绍下来,一个个局长部长什么长的头衔,几乎可以说是把本市各部门的高官都聚齐了,绕回到自己的位子上,她端起桌子上倒好的一杯酒,客气的朝一众什么长敬酒:“小女子我酒量一般,在这里先敬各位领导!”

    酒桌旁站着,她也不矫情,一副酒中豪杰的模样,举起酒杯子的时候眼皮都没眨一下,仰头就喝,豪爽的模样让周遭一群男人叫好!

    气氛渐渐热络起来,慕亦尘看了眼把五十度酒喝得眼睛都不眨一下的女人,吩咐徐衡开席,生怕这会儿那一群人乘热打铁,一个两个一起敬了过来,到时候,他就是想帮她挡下来都挡不住了!

    开席过后,依照惯例,敬酒的自然是周遭一众各部门的局长部长科长,不过被敬酒的对象却只有一个,有慕亦尘在,他们自然不敢拿苏念卿开刀,任谁都看得出来慕亦尘今天带她来所谓何事。

    真把她给折腾了,慕市长恐怕不会太高兴,一个不小心还有可能被人拉下马,他们能坐上现在这个位子,怎么说都是官场老手了,这一点察言观色不会看不出来!

    于是乎,主座上的慕亦尘,就成了他们今天的目标。

    身为当事人,慕亦尘其实也清楚今天带她过来意味着什么,有求于别人,他自然要遭点罪,即便他是市长,在某些时候,尤其是酒桌上,也是身不由己的。

    站在他旁边,苏念卿看着周遭一众人一杯酒一杯酒的敬了过来,十几个人对付一个,虽然心里不忍心,想上前去替他顶几杯,却被身后的徐衡给拉住,微微摇了摇头暗示她不能过去。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也不敢问为什么,只能担忧的看着他,一杯接着一杯的喝,动作优雅,依旧是一派的从容不迫。

    不经意间她看到他朝自己笑了笑,俊脸温柔,淡然随性的模样维持着他一贯的云淡风轻,似是在安抚她不用担心自己。

    其实,怎么能不担心,在听到那几个负责文化工程案子的局长部长的时候,她就很清楚慕亦尘带她来这里做什么了

    他舍命的带着她应酬,不要命的喝下众人敬过来的酒,全是在替她铺路,替她打好关系,让她的小公司在众多公司的竞争中能多几分胜算的机会!

    他是在用市长的职权,为她徇私!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他跟一众人谈笑风生的模样,她突然觉得有些难过。

    桌子上的酒都是50几度的白酒,十几个人下来也足够顶一瓶了,让他为了自己遭罪,她怎么想都于心不忍!

    想到自己自私的要报复楚斯寒,却把他给拉下水来,为了让自己达到目的,他甚至可以说是舍命的在帮她!

    自己这五年来,拿到的每一笔生意都不容易,磕磕碰碰的一路,真正扶持自己帮助自己的人并不多,而能像他这样为自己做这么多事的人却只有他一个!

    不是不感动的,曾经受过的那么多委屈酸酸涩涩的涌了出来,鼻子一酸,她咬紧唇硬是把眼眶里灼烫的泪水逼了回去,深吸了口气,一口一口的把喉咙里的心疼和难过咽往回咽。

    转过身,她跟身旁的徐衡吩咐道:“徐秘书,麻烦帮我倒杯盐水过来行吗?要咸一点的!”

    “好!”徐衡担忧的看了慕亦尘一520小说步往外走。

    等慕亦尘绕了一圈回来,脚步微微有些虚浮,她忙伸手过去扶住他,骨碌碌的猫眼里泛着浓浓的心疼,小声问:“没事吧?”

    “没事!”几乎把一瓶酒都喝了下去,慕亦尘脸色有些发白的朝她微微一笑,眨着眼睛点点头,把她按在座位上。

    怎么说都是市长,一轮敬酒下来,也没有人敢太狠再上来敬酒,慕亦尘站着身子朝他们摆了摆手示意大家都坐,“大家随意一点,不用拘谨。”

    清雅温润的嗓音依旧清晰,桌子底下,他握住她的手微微捏了捏,冰冷的触感顿时让苏念卿轻颤了下,猛地抬眸,她紧张的看着他,对上那双愈发幽深的眸,却怎么也笑不出来。

    徐衡把杯子递给她,她塞到他手里,瞪着双猫眼儿,“先喝点水缓冲一下。”

    难得看到她紧张自己,慕亦尘轻笑了笑,温柔缱绻,接过杯子喝了口,入口的咸让他微微拧起眉,不想让她担心,他面色柔和的把杯子里的水全数喝完。

    嘴里很咸,在看到她担忧的神色时,他觉得自己似乎还尝到了一丝甜味。

    知道他嘴里咸,她挑了最后上桌的水果送到他手上,也不知道是真醉了还是有意调戏,他只是转过头看着她,眸光深邃而沉静,似乎像是在等待什么。

    她无奈,只能把手里的水果塞进他嘴里,收回手的时候不忘朝周遭看了眼,好在他们彼此都在讨论着别的事,没注意到这里,不然可有她尴尬的!

    ------题外话------

    谢谢各位亲亲支持,大家不要过去闹事,大家的支持,晚晚都看得到,写这个文,晚晚写得问心无愧。也谢谢大家的月票,晚晚也努力冲月票榜,努力更新哦~
(快捷键 ←)上一章:【063】“妻管严”返回目录下一章:【065】突袭的吻(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