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爱情小说 »市長夫人最新章节列表 » 【065】突袭的吻

【065】突袭的吻

文/南宫晚晚
市長夫人 本章字数:7355 市長夫人txt下载
推荐阅读:(修真)临川观花 时空主宰养成记 蚀心醉爱,薄情总裁画地为牢 她回来了 老是穿进同一本书 重生之我为书狂 读档九八 重生八零年代好生活 焚天之怒 帝王的娱乐圈征途[重生]
    有的时候,男人的洞察力比女人更敏锐,但在第六感上,女人的天性敏感。

    看着紧张兮兮的模样,慕亦尘半眯着眼轻笑了声,许是喝了酒,原本温润的俊脸看起来更加柔和,那双莫测高深的黑眸深邃无垠,让人看上一眼都有坠入其中无法挣扎的感觉。

    仓促的避开他的眼神,她转头跟一旁的服务员要了杯水,回头的时候,黑影压了下来,毫无防备之下她倏地顿住,倒抽一口气的同时,她这才意识到,某人倾过身朝自己凑了过来,鸳鸯交颈的姿势顿时让她僵住,屏住呼吸不敢再动一下!

    清爽的薄荷香气扑鼻而来,隐约还夹着一丝的酒精味……

    “你……你干嘛!”因为紧张,牙齿控制不住的打颤,就连声音,也因为这样暧昧的姿势,多了几分弱势!

    倘若在别的时间别的地点,她恐怕不会这么紧张,但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不得不紧张起来!

    轻笑了声,慕亦尘微微直起身子,依旧保持着刚刚那个跟她交头接耳的姿势,轻扬薄唇:“我又不是你奸夫?需要这么紧张么?”

    “我……”知道他指的是什么,她没好气的咬唇瞪着他,粉脸被‘奸夫’二字给刺激得微微发烫,骨碌碌的猫眼儿分外澄澈:“我这是不想他们看到了误会我们的关系!”

    “我们之间除了朋友关系之外,你希望还有其他什么关系吗?嗯?”他挑挑眉,慵懒而沉静的模样像一只隐藏在丛林里的猎豹,死死盯紧了他的猎物,让她有种无处可逃的感觉!

    “我……”僵着脖子,她瞪着眼前清雅的俊脸,突然间找不到话来反驳,他一句话堵住了她所有的后路!

    摇摇头,她侧过身子朝他笑了笑,似乎是换了张面具一般,保持着几分生疏客套的距离:“市长,您醉了吧?”

    听到这句话,慕亦尘微微愣了几秒,她变脸的速度不在他的预料之中,躲避的态度像只可爱的鸵鸟,把头埋在沙子里,以为这样外界的一切就跟自己没有关系了,可他偏不想这么放过她。

    起了逗猫兴致的男人,缓缓坐直身,转身看向周遭朝这边望过来的一众领导,面色不改的浅笑着站起身,“各位,我刚刚喝得有点多了,有点不胜酒力,今天就先到这里吧,改天我们再好好聚一聚。”

    市长开了口,其他人自然不好多说什么,索性都站了起来,一个两个的陪着笑脸点头哈腰的说没关系。

    徐衡见状,转身跟服务员要了单子过来买单,不忘替慕亦尘圆场:“市长这几天胃不好,各位领导,不周之处,还望见谅!”

    “徐秘书客气了!”听到他这么说,周遭的几个局长忙附和,转身跟慕亦尘恭维了几句要照顾好自己保重之类的话后,慕亦尘这才转头跟一群人点点头致意,带着身旁的女人转身出了包厢。

    出了包厢,外头的空气顿时清新了许多,她稍稍放满了脚步,抬眸看着走在前头的男人,黑色的西装外套挽在手上,优雅的身影不见丝毫狼狈仓促,刚刚喝了不少酒,瞧他这副模样并不像是喝醉了

    想到此,她隐隐松了口气,等到徐衡出来,这才迈开脚步跟了上去。

    于心不忍,下楼梯的时候,她还是伸了手过去扶他,引来了他一声低低的轻笑。

    上了车,她这才知道,他今天没带司机过来,是徐衡在开车,还好刚刚他没喝酒,不然就冲他们三个这副样子,上了高速后被检测出有问题,明天一早,慕大市长醉驾的“威名”定当横扫各大新闻周刊!

    车子缓缓驶离酒店,借着外头昏黄的灯光,她转头看了他一眼,轻靠在椅背上的身影,安静得让她隐隐生出一丝心疼。

    张了张嘴,她迟疑了一会,斟酌着开口:“你……没事吧?”

    “嗯?怎么了?”闻声,他微微转头看着她,深邃的眸光潋滟如波,尤其是看向她的时候,温柔似水。

    “徐衡说你胃不好,你刚刚干嘛还拼了命的喝酒?”其实她不是不知道原因,只是不想去承认,生怕自己承认了,某些她原本认定的东西,会变得不一样。

    “我不喝,不仅扫了他们的兴,也很不给他们面子,毕竟今天是我做东,酒桌上的应酬,很多是身不由己的,你不喝都不行。”

    他说的没错,酒桌上,有求于人的时候,被灌得要死都得忍着,身不由己的感觉在过去的五年里,她是深有体会的。

    “其实,你没必要为了我专程请他们出来应酬的,还连累了你被他们轮番上阵的灌酒!我虽然很在乎这个工程,但是我并不想用走后门的方式得到,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眨着眼,她一脸认真的看着他,眸光澄澈,略带哀求的猫眼儿泛着心疼的光。

    他的徇私,她很感动,也不是不领情,如果是以这样的方式来徇私,她只有心疼和难过!

    这是她和楚斯寒之间的一次公平的竞争,她不想把他牵扯进来!

    他扬唇笑了笑,也不说话,只是侧着头看她,俊脸上的神情依旧是一贯的云淡风轻,闲散得让人看不透他此刻的心思,可那双深邃的眸里,却闪着深深浅浅的光,和窗外投射进来的灯光无声的缠绕在一起。

    被他盯着看,她有些不舒服的缩了缩脖子,不解的看着他,再低头看了看自己,“干嘛这么看着我?我说错什么了吗?”

    “你这么说,我能理解成你是在担心我吗?”轻柔的嗓音,醇厚迷人,像是带了蛊惑的味道,让她有些迷惑,最终还是认真的点了点头。

    担心是没错,只是她忽略了说这话的人刻意表达的意思。

    他笑了笑,压低了头枕在她肩膀上,在她紧张的侧过身子的时候,倏地伸手按住了她的手臂,虚弱了几分的嗓音随之传来:“别动……让我靠一会儿。”

    听声音似乎不对,她心里蓦然一紧,僵着身子靠在椅背上,真没敢再动一下。

    僵着脖子转过头,她瞥了眼靠在肩膀上的人,幽幽地问:“是胃疼吗?”

    “嗯……”闭上眼,他低低的应了声,含糊的声音听得她一阵揪心

    “很疼吗?要不要吃点药?”

    “不用了……”

    他的手握在她的手臂上,掌心微凉的温度透过薄薄的蕾丝传了过来,她这才发现,他的手异常冰凉,伸长了手朝副驾驶座后的隐藏式抽屉摸了过去,打开后看到里头放着的是自己丢失的阿狸抱枕,微微愣了下,继而扬唇笑了起来。

    把抱枕抽了过来,她取出里头的毯子替他披上,从抱枕上传来的淡淡的药草香味弥漫在沉闷的空气中,隐隐多了几分宁神的气息。

    “徐秘书,麻烦开慢点儿!”压低了声量,她抬头跟驾驶座上的徐衡道。

    “好的!”从后视镜上看了他们一眼,徐衡微微一笑,柔声应了下来。

    安静的车里,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药香,车子开得慢,她几乎都能听到自己呼吸的声音,她转头看向窗外,霓虹夜景下的迷离灯火匀速往后掠去,繁华的高楼匆忙的路人和长长的马路连成了璀璨的光河,而他们在这里,以安静的姿态,从容而过。

    看着窗外高楼上亮起的灯光,车窗上倒影出自己模糊的脸,不觉间她朝着镜子里的自己微微一笑,一路走来那颗疲惫而疼痛的心,此时此刻竟然是那般的安静宁和。

    似乎是从未有过,也从未享受过,此刻这般无所记挂的安心。

    她不知道是因为此时此刻的情景,还是因为有他在身边才会这么觉得,她只希望这样的心境,能一直持续下去,这样以后,她所能记着的,都是美好,而非悲伤。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车子在十字路口停下来等红灯的时候,肩上传来淡淡的嗓音:“我带你来见他们,并非是想让你走后门。”

    他突然开口,她回神过来时,微微愣了好一会儿,咀嚼了一番他刚刚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她安静的等着他解释。

    “多认识几个官场上的人,对你以后的人际交往有好处,身不由己的时候,要学着妥协一些东西。至于文化工程的案子,你还是要靠自己的努力获得他们的认同,他们能坐上今天的位子,自然不是我一顿饭几杯酒就能收买的,懂吗?”

    “嗯……”她乖巧的应了声,隐约明白了他的良苦用心。

    他虽然为她徇私,替她铺好以后的路,可在同时却也尊重了她的选择,尊重了她的骄傲和自尊。

    在他面前,她就跟个刚出社会的孩子一样,由着他谆谆教导,由着他带着自己走向正确的路。

    “文化工程的案子,你们公司拿出来的竞标方案要有足够的吸引力,同时还要对各个方面的设施考虑周全,我知道你对官场的人都有那么点成见,但也别因此失彼,他们能坐上今天的位子,也不全都是来混日子过的,要过他们那一关,你要努力的地方还有很多。”

    “我知道,我会努力的!”这个案子她势在必得,不管怎么样她都松懈不得!

    “嗯……”他微微拧眉,低低的应了声后,一路再没说话,闭着眼睛安静的靠在她肩膀上。

    靠得这么近,鼻息间充斥着那股熟悉而宁神的药香,其实连他自己都觉得奇怪,他似乎摆脱不了这股香气了,不论是机场她赠送的那个香囊,还是后来遗留在车上的抱枕,关于她的一切,似乎都充斥着这股让他觉得安心的香气

    他一直都知道,她和别的女人不一样,蠢蠢欲动的心多了几分狩猎的意味,活了二十几年,他从未像现在这样,有这么好的耐心和忍耐力!

    车子在彩庭轩楼下停了下来,转头瞥了眼肩膀上的人,动了动唇,最终还是狠下心推了推他,“我到了,你还好吧?”

    “嗯。”他低声应了声,鼻息间传来的声音听起来好像是条件反射下的低吟,她愣了下,有些不忍心,抬头看向推门下去留给他们空间的徐衡,突然觉得有些哭笑不得了。

    明明就是光明正大的关系,徐衡下车的举动,不知道怎么的就他们的关系给整这么暧昧了,她跟他之间,似乎也没什么需要让别人回避的不是吗?!

    “既然还好,那就起来吧!”知道他醒了,她推着他的头侧过身子,被她抵着头按在椅背上,半眯着眼的人不得不睁开眼。

    卷长睫毛下的黑眸,隐约多了几分迷离,微微仰着头,他扬唇苦笑了声,抚着胸口侧靠在椅背上看她,幽沉的眸光里多了几分脆弱,俊彦的脸苍白僵硬,看得她一阵阵心疼。

    原来他并没有自己看起来那么好,她徒然一惊,忙一边伸手扶住他,一边伸手去探他额头上的温度,紧张而孩子气的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以为你没事了!”

    温暖的手贴在他微凉的额头上,他微微眯眼,伸手扣住她的手腕拿了下来,纤细的手腕在他掌心,仿佛柔弱无骨,温暖的温度渐渐融入他沁凉的手心,他竟然有些舍不得松开手。

    “怎么了?很疼吗?要不,我们去医院吧?”她真担心他喝多了酒会出事!

    微微拧眉,他摇了摇头:“不用……”

    拉着她的手,他微微用力,把她正准备去开门的动作给扯了回来,待她转头的时候,凉薄的吻就这样毫无预警的落在了她微微张开的唇上……

    她猛地睁大了眼睛,一切发生得太快,她都还来不及躲闪和挣扎,他却率先抽身离开,清楚的用行动告诉她,这并非是个意外,而是他有心为之。

    蜻蜓点水式的一吻,轻快的动作让她似乎没有准备,等她回神的时候,唇瓣上覆上来的微凉温度已然消失,这一吻带给她的震撼有些大,她无意识的眨了眨眼,咬唇的时候隐隐尝到了上面残留着的很淡很淡的酒香味。

    这一切的情势,似乎都超脱了她的掌控,未经她的同意,他就这么吻了她,直到现在,她的脑子因为这个突如其来的吻,依旧一片空白!

    惊觉中回神,她猛地松开手,像是受惊了的兔子一般,躲闪到门边,警惕的看着他。

    “你……我……”像是绷紧的弦突然松懈下来,她紧张而尴尬的看着他,慌乱的模样看起来有些手无足措。

    他也没急着为自己的行为解释,只是轻轻扬唇笑着,就连那深不见底的黑眸都仿佛有飘忽的笑意溢了出来。

    做了这种事他还能这么淡定,苏念卿不禁有些懊恼,而在懊恼的同时,她却隐隐的感觉到,自己并没有因为这一吻而生气愤怒,连自己都在奇怪,怎么就不生气了呢?

    “你喝醉了吧?”不知道怎么的,她扯了个合理的借口给他,也给自己

    “你说呢?”扯了扯嘴角,他给了她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

    正了正神色,她偏着头看他,再给那个暧昧的念头找了个试图让自己信服的答案:“那慕市长你这是想对我潜规则么?!”

    “潜规则”两字换来他轻轻一笑,微微侧过头,他看着她:“抱歉,我喝醉了!”

    潜规则三个字太难听,说不定等她下车了以后,想明白车上这混乱的一切后,会直接把他列入黑名单,那他今天稍微逾越的举动就会吓跑了猎物了!

    所以,他识趣的在这关键时刻,把自己唐突的行为,归结为——醉了!

    酒后乱性,那么一切想来就有个合理的解释了不是?

    “你无赖!就你这样子像是喝醉了吗?骗谁呢!真当我是傻子呀!”还知道跟她道歉,明显就没喝醉!

    诚然,她并没有那么好糊弄,虽然偶尔神经有那么点迷糊。

    她能这么快反应过来,倒是让他有些意外,面对她的质问,他还是不该一派的闲散,懒懒的说:“那你数数,刚刚一桌子有几个人,一人一杯酒,52°的酒我起码喝了一瓶下去了,能不醉么?”

    “醉了是你这副样子么?”她一脸不信的看着他,压根不相信他说的话,尤其是她现在这副样子,没个正经的,更难让人相信。

    “这只能说明我酒品好!”轻笑了声,他缓缓松开她的手,“下车吧,早点回去休息,我就不下去送你了!”

    刚刚那一吻,就当是晚安吻,一个他强硬索取的晚安吻。

    知道她下了车,他按下车窗,微微偏着头朝车外那清冷的身影淡淡开口:“晚安。”

    “嗯,你回去好好休息吧,真要是疼得不行,就吃点药!我手机随时开着,有事可以找我!”今天晚上他替她喝了不少酒,她怎么着都放心不下。

    “嗯。”他眨了眨眼,算是回应她。

    偏着头,看着那消失在通道上的身影,他还是有些不舍得移开视线,直到徐衡上车,轻微的关门声,才拉回他的思绪。

    移开视线,他低头抚着怀里柔软的毯子,淡淡的药香里,他悠悠开口:“回去吧!”

    “是!”徐衡应了声,车子转了个弯缓缓驶离。

    车窗外,整个小区弥漫着温暖的灯火,若有所思的眸光带着不舍和几分从未外露的依恋看向窗外,才刚分开没几分钟便开始想念了,什么时候他也像是热恋中的男人一般,如此沉不住气了呢?

    文化工程重新招标的新闻发布也是这样,他冒着被她误会的心思,先斩后奏等公布消息了再通知她,为的就是想见她一面。

    徐衡当初还问他这么做是否会不妥,他其实不是没想过,只是太想见她了,想让她亲自过来一趟质问自己缘由,才动了这样的心思。

    这一次又是这样,为了成全她,他动了徇私的念头,带着她不要命的应酬

    爱情来临的时候,真是由不得自己。

    ——南宫晚晚《市长夫人》——

    回到家,苏念卿把自己摔在偌大的小窝里,柔软的沙发垫回弹回来柔软的弹力,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上泛白的灯光,耳朵里嗡嗡作响,安静下来的时候,脑海里不断的闪过那些暧昧的画面。

    包厢里那暧昧的交头接耳,车上那安宁的依靠,还有突袭的吻……

    一幕幕,莫名的涌了出来,重新在脑海回放一遍,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在胸口弥漫,丝丝密密的缠绕在心尖上,带着一点陌生的甜,一点禁忌的诱惑,勾着她这个从未品尝过爱情的小傻瓜,慢慢的从执念的硬壳中破壳而出。

    明知道不可能,她甚至觉得有些害怕,可似乎并不讨厌这种被动的感觉,那种自由而畅快的感觉,让她沉溺其中而不自觉。

    那个突袭的吻,多多少少对她还是造成了一些影响,回想起某人那从未看到过的无赖模样,她不禁笑了笑,笑过之后又不觉的懊恼了一番!

    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缺男人了么?饥渴了么?怎么对一个吻都反应这么大?!

    懊恼着,她蹭的坐起身,焦躁的叫了几声,也不知道是羞涩还是真觉得不好意思,跺了跺脚像个使性子的孩子似地,快步往浴室走去。

    洗完澡出来的时候,桌子上的手机呜呜的震动着,她这才想起,刚刚在车上怕吵到他休息,她把手机调成了震动了!

    看了眼手机屏幕上陌生的号码,她犹豫了下,最终还是接了起来。

    电话那头,传来蒋凯杰略显急切的声音:“念念……”

    听出了是他,苏念卿没好气的拧起眉,正想挂电话,那头的人似乎意识到她会这么做,忙开口唤住她:“念念!听我说几句话好吗?!”

    按下免提键,她一边擦着头发,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说:“你想说什么?”她跟他之间,似乎并没有什么可谈的。

    “明天能见一面吗?我从北京飞过来见你,老爷子让我带些你喜欢吃的东西过来,他老人家怕你饿着。”

    擦头发的手顿了顿,她不是不信,以前老爷子也精彩派通伯或者苏绍琛送吃的过来,热腾腾的爆肚儿,还有各种特色小吃,馋得身在异乡的她恨不得天天都能吃到!

    “以前不都是通伯和我哥送过来吗?你掺和什么?!”

    “通伯明天要陪老爷子去避暑山庄,苏绍琛在英国呢,就我空闲,所以……”

    “知道了!明天我去机场接你!”

    “好!到了我给你打电话!”听到她会去接自己,蒋凯杰欢快的应了下来。

    ------题外话------

    为了避免有心人士挑起事端,有的亲亲的评论被删了,亲亲们不要恼哦,有什么意见可以加晚晚QQ:1317054728,跟晚晚说就行哈!谢谢大家的月票鲜花和鸡蛋,晚晚努力更文哈!
(快捷键 ←)上一章:【064】应酬目的返回目录下一章:【066】男人都是狼(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