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爱情小说 »市長夫人最新章节列表 » 【070】彼此相恨

【070】彼此相恨

文/南宫晚晚
市長夫人 本章字数:6981 市長夫人txt下载
推荐阅读:独步紫寒 仙道[综神话] 全职法师 重生之杨门毒女 道田 小木头 独家定制 驸马攻心计 越战的血 武侠枭雄
    一顿饭吃得倒也温馨,虽然不是亲人,在这种家的温情下,彼此间却更似亲人。

    难得家里有客人来,林爸爸林妈妈一直在热情的招呼着,冒昧前来什么礼物都没带,苏念卿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但看他们似乎并不在意这些繁文缛节,也跟着没了什么顾忌,尤其是看到慕亦尘跟回家似地那般轻松自在,她也紧张不起来了。

    这个男人的笑容很容易影响一个人的情绪,温润如玉的样子,几乎都让人生不起气来!

    只是现在对他多了一层了解,她才知道,这个对任何事情看似云淡风轻的男人,其实心里有一道深深的伤,静待时间或者有那样的一个女子,为他抚平。

    坐在餐桌上,一家人和和睦睦的,她这才感觉,有一种家的温情,是她在那个寒冷的苏家所没有体会过的,融入到了心底都是暖暖的,没有猜忌,没有嫉妒,也没有怨恨和争执。

    这是她一直渴望的家,只可惜,从来都没有拥有过。

    而今天,这个自己以为不会跟他有什么交集的男子,却让自己深刻的拥有了一回

    吃完晚饭出来,辞别了二老,两人在昏暗的巷子里缓缓走着,安静的巷子回荡着车轮滴滴答答的声音和脚步声,彼此间谁都没有说话,许是都觉得说话会破坏了这一刻难得的安宁。

    路口昏黄的灯光从头顶打下,整个小巷笼罩在一股陈旧的气息中,安静的巷子里依稀可闻附近人家里传出的电视剧的声音,还有女人唤孩子做功课的声音,在这个繁华而喧嚣的城市里,或许也就只有这一个角落还存留着朴实的生活步调。

    忙碌的都市人,很少会来这种地方享受这一刻的放松,大家都在忙,忙得抽不出时间停下来看看四周的风景,他们都不例外,所以才愈发觉得这样的时刻难能可贵。

    出了巷子,他坐上车,柔柔的看了她一眼,昏黄的灯光下,潋滟的黑眸有星星点点的光轻微的跳动,她眨了眨眼,等着他开口,而他最终只是轻叹了口气,“上车吧,我送你回去。”

    对视了片刻,她眨了眨眼应声:“就这样走走吧,明天以后,或许享受不到这一份安宁了。”

    再次从长长的梧桐大道上走过,她的心隐隐多了几分伤感,眯眼想了想,其实她还是心疼这个男人的。

    咬咬唇,她最终还是唤了声:“慕少……”

    “嗯?”听到她的声音,他轻柔的回应,似是听出了她欲言又止,他转头看了眼身旁的女子,淡淡的问:“你是想知道什么吗?”

    “我可以问吗?”不是她非要追根究底不可,而是她突然希望自己是那个能进入到他心底的那个女子,用自己的绵薄之力,带给他一丝的温暖。

    毕竟,在她最需要温暖最需要关怀的时候,站在自己身边的男人不是别人,恰恰是他。

    “只要你想知道,你想听,我会说。”看着她,他给了她这么个不易出口的承诺。

    心里藏了五年的故事,他还是第一次想告诉某个人,许是觉得她能懂自己的心,所以他才愿意揭开伤口,把一切伤痛坦露在她面前。

    “你……是因为他,才留着这个城市的吧?”当初她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何这个尊贵的男子会放弃自己显耀的家世和身份,只身来到这个陌生的城市工作,现在想来,该是因为这个男子,他才会留在这个他生长的城市吧!

    “我确实是因为他才来到这个城市的,这个地方,有他的朋友他的亲人,有他割舍不掉的一切。我答应过他要好好活下去,替他尽到一个身为人子的责任,所以我不顾慕太后的反对,来到了这个城市。”

    微微仰着头,他轻叹了口气,“五年前的那次事故,我亲身经历,倘若可以,这辈子都不想记起,可偏偏那些太过深刻的东西,怎么都忘不了。”

    她放慢了脚步,走在他身边,安静的听他诉说。

    “五年前的一次训练任务,我跟向凯一起驾驶同一架战机,任务圆满完成准备降落的时候,向凯发现襟翼突发故障,跟地面联系后,要求迫降,当我检查完其他仪器是否有问题的时候,心都凉了一截,在那样的高度上,减缓速度迫降的地方是居民区,倘若无法安全迫降引起爆炸,还会牵连到附近的居民。最终,向凯做了个让我想不到的决定,他把活下去的机会给了我,自己一个人架着出事的飞机迫降,他让我相信他,相信他能安全迫降的……可是……”

    可是这一场赌注,他们都赌输了,当他借着降落伞安全着陆的时候,听到的那一声爆炸声,彻底毁了他所有的幻想和希翼

    纵然所有人都安慰他,向凯这么做,为的是不想两个人都送命,想让他好好活着,可是他还是免不了自责内疚了这么多年。

    正是因为这样,他才不敢轻生,比任何人都爱惜着他给予自己的生命,代替他去爱他身边的人。

    也是因为这次的事故,他在这五年里,没有坐过一次电梯,也没有再回空军部队看看,就连回北京,倘若不是特殊情况时间很紧,他都会选择坐火车,就连平常坐车上班都选在了后座,不是他怕死,而是他怕自己的一个粗心大意,有任何的损伤,会对不起他用命给他换来的这次生存下去的机会。

    本是无意的问起,得到的答案却是这样的让人难过,她转过头,一脸心疼的看着他,她或许无法体会当初那样的情况下他承受了什么样的痛苦,可她却清楚,看着自己最在乎的人死在自己面前时,那种撕心裂肺的痛。

    那时年纪小,父亲为了保住她,死在了那场车祸中,而后的十几年,回想起的时候,胸口跳动的心总是会控制不住的抽疼着,那些痛扎根在了心底,不管时间怎么磨平了棱角,还是无法减退一丝一毫。

    这一次,她没有为自己的唐突道歉,因为她知道,即便道歉,换来的也只是他苦涩的一声没关系,转过头,她抬手覆在他的手背上,微凉的手背引来她一阵轻颤,而在同时,他松开抓着车把的手反手把她的手握在手心。

    温暖的触感在微凉的掌心蔓延,沁入血液,丝丝密密的流转到胸口,温暖了那颗同样冰凉的心……

    转过头,她朝他扯了扯嘴角,微微眯眼笑着,没有矫情羞涩,也没有不好意思,那样的坦然随性,虽然只是安慰他的笑容,可他却觉得无比的安心。

    牵着她的手,走过长长的梧桐大道,掌心传来的温暖让他不舍得松开,短暂的一段路,她陪着他一路走来,让他生出了一种从未有过的渴望,渴望着她能和自己一直走下去。

    对于这个期限,他多了几分贪婪的私心,他希望不是一两个小时,而是一辈子……

    踩了几公里的车,他一直把她送到彩庭轩门口,稳稳地停住车子,他看着她从车上下来,柔柔一笑,“进去吧!回去洗个澡好好休息,说不定,明天你会有硬仗要打呢!”

    “嗯?什么意思?”似是听出了他话里有话,苏念卿不解的看着他,等他透露一些内幕,可惜的是他却只对她柔柔的笑着摇头糊弄了过去,没再解释任何话。

    被人吊着胃口的感觉实在不怎么好受,她不死心的再问了句:“既然你不解释,那我猜?”

    “有些事,不是提前知道了就会开心,我宁愿你今天到明天早上都有个好心情,好好睡一觉,而不是为了那些小事烦恼得一整晚都睡不着,你是个商人,应该懂得权衡利弊,你说呢?”

    琢磨了下他说的话,觉得在理,她点了点头,半笑着看他,“那好,我不问了,你也早点回去吧,路上小心!”

    “好!”他淡淡的点头,深邃的眸光温柔缱绻:“我看着你进去了再走。”

    “嗯

    !”她朝他笑了笑,转身往里头走去,走到半路还转过头来,摆了摆手:“回去吧!”

    静静地站在原地,他只是朝她浅浅的笑着,隐隐有种还未分别便开始想念的感觉。

    回到家,苏念卿看着坐在地毯上吃东西看电影的叶桑梓,轻蹙了蹙眉,搁下钥匙走上前,“桑桑啊,以后吃东西到沙发上去吃,这个高山羊毛的地毯弄脏了不好洗,知道不?”

    “啊啊,老大你回来了!”从电影中回神,叶桑梓转头看了眼苏念卿,慌手慌脚的去抱笔记本,像是有什么东西怕被人发现一般,慌乱的模样顿时让苏念卿起疑。

    “你在看什么电影,有什么怕被我看到的?”一屁股在沙发上坐下,居高临下的看着地毯上抱着笔记本眼神躲闪的小女人,嘴角扬起一丝笑意,“你不会是在看‘那种片子’吧?!”

    “什么那种片子,老大,我、我不懂你在说什么哎!”抱着笔记本起身,叶桑梓紧张的看着她,因为过度紧张,导致说话也有些口齿不清。

    “行了,你们小女生喜欢看的东西,我还不了解吗?什么攻啊什么受啊,什么一入腐门深似海,从此良知是路人什么的,不就是两个男人谈恋爱嘛,这有什么好遮遮掩掩的,想看就光明正大看呗!”许是因为今天下午跟慕亦尘出去放松了许多,回来的时候整个人的心情都是愉悦的,她似乎很久没有这么轻松自在了!

    “哟,原来老大你也知道**呀,我以为你不知道呢!”听她这么说,叶桑梓也就没了什么顾忌,松开怀里的笔记本放回到茶几上,暂停的画面就这样毫无顾忌地暴露在苏念卿面前。

    盯着那画面上两男OOXX的画面,苏念卿愣了愣,小脸蹭蹭的开始发烫,囧着副外焦里嫩的表情看向献宝似地叶桑梓,有些无语有些头脑冒烟,她是成年人了,这样的姿势代表着什么自然不会不懂,只不过像叶桑梓这样毫无顾忌的让人看的行为,她总觉得有点太开放了!

    指着屏幕上的画面,她咽了咽口水,艰难的问:“桑桑啊……这、这个……你喜欢看这个?”

    “啊,是啊!”转头看了眼屏幕上暂停的画面,叶桑梓转过头看着一脸囧样的苏念卿,笑得狡黠,“老大,你瞧瞧,这姿势多完美啊,我跟你说啊,这种有OOXX画面的电影可不好找呢,1000部H片里只有一两部才是男男的呢!”

    瞧她那一脸兴奋的样子,苏念卿抽了抽眼角,“既然这么难找,那你是怎么找到的?!”

    “像我这种常年混在**世界里的超级腐女,当然能找到啦,老大,你要看不,咱们一起啊!今天这个小受可帅了!”

    “……”轻咳了声,苏念卿拧眉看着她,“苏大少要是知道你看这种东西,那张脸不知道会不会变成调色盘哦,桑桑,你说呢?”

    “呃……”听到这个,叶桑梓猛地转过头来,谄媚的朝她笑着,“老大,你不会出卖我的吧?不会的吧?!啊?”

    “出卖你倒是不会,不过你要是寂寞了也想OOXX的话,我觉得你可以找苏绍琛的,真的!”

    “老大,你说什么呢!你别胡说啊,我跟boss可是清白的,清白的懂么?!”听懂了她话里的意思,叶桑梓脸一红,娇嗔了声,怀里搂着的抱枕毫不客气的砸了过去!

    “好……你们是清白的……”轻笑了声,她站起身摆了摆手,“你看吧,我去洗澡休息了

    !你也别闹腾得太晚了,否则我可跟苏绍琛投诉了!”

    “嗯嗯……知道了!”

    洗完澡出来,桌子上的手机叮叮当当的响了起来,扫了眼屏幕上的来电显示,乍一看到那两个字的时候,不知道怎么的,她竟然觉得有些开心,像是期待着什么东西如她所愿了以后,那种拥有的快乐!

    这个时候的她并不懂,这其实就是恋爱的滋味,也不懂自己此刻已然在无形中悄悄喜欢上了一个人,那种像春雨润物一样细无声的点点滴滴细节,已经入侵了她防守的那颗心……

    “嗯,你到了吗?”接起电话,她柔声开口,声音娇柔得连她自己听得都不觉脸红!

    “我到了,打电话过来跟你说一声。”电话那头传来慕亦尘清雅的嗓音,醇厚得如同拉菲红酒,在这安静的夜晚,温暖着分隔两处的寂寞灵魂。

    “嗯,那你早点休息!晚安!”

    “晚安!”等他道完这一声晚安,她便挂了电话,电话这头,慕亦尘站在落地窗前,扫了眼茶几上徐衡送过来的文件,最终还是没忍住违背了自己的初衷,修长的手指在手机屏幕上轻点着,发了个信息过去:“市里决定把电视台广告发布权交给电视台自行处理,你若是想竞争到下半年的广告发布权,必须要比别人快一步,设计方案除了要有自己的优势,也要有自己公司的特色。好好休息,这事留着明天处理,若是让我知道你因为我的提醒一晚上没睡好,那我以后可就下不为例了!”

    看到信息的那一刻,苏念卿愣了愣,似乎是在那两行信息里读出了他纠结的心思,轻笑了声盘腿坐在床上回信息:“谢谢……这个案子我还是比较有信心的,所以你不用担心我会临时抱佛脚。早点休息吧!晚安!”

    信息发出去后,很久没收到回信,她也没再等,关了灯闭眼睡觉。

    许是因为心情轻松,竟一夜无梦。

    ——南宫晚晚《市长夫人》——

    因为慕亦尘提前提醒过她电视台的广告发布权在这个工程里交由电视台做主,倘若是别的企业谈到了发布权,那么在广告发布上他们占不了任何优势,只能把广告发布权拿到手,到时候文化工程的案子进行起来,她才不用处处受制于人。

    尤其是这个时候,她还抢了楚斯寒的订单,他肯定记恨在心,自然不会放过竞争这个发布权,发布权落在他手里,倘若是她竞争到了文化工程,到时候她就得去求他了!

    想起今天还约了飞宇谈案子,早早爬起来随便吃了个早餐便赶往公司开早会,早会一结束又匆匆杀到了飞宇公司,马不停蹄的在赶,隐约有种兵荒马乱的感觉!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谈判和商讨,最终她以不赚不赔的平稳状态签下了这个案子,问到楚氏集团给他们的底价,价格跟他们一样,之所以一直没谈妥,是因为楚氏在原料方面的供应周转没有他们的灵敏迅速,他们对这个案子又追得紧,飞宇看中的恰恰是他们全方位的供应需求,所以以这个价格签约她也不算吃亏。

    至少,在同样的价格上,千念公司比楚氏更有优势,而且还是她把案子给签了,不算输给楚斯寒。

    还没来得及高兴,下楼的时候,刚从电梯出来,远远地便看到楚斯寒带着秘书和助理朝这边走来,想来也是为了这个案子而来

    她的公司取消了跟他的合作,他不得已要从别的公司那儿签更多的合约来弥补资金空缺,倘若一旦周转不灵,公司的股票很容易被波及出现动荡,为了保住他一手创建的楚氏集团,他这个高高在上的总裁,不得已要亲自过来谈case。

    换做是以前,他可以不用出面,也不用拉下脸面去求别人,一切她都会替他处理好,只要钱花出去了,能签到订单就行,这些年她几乎不去考虑自己到底是在做赚钱的生意还是赔本的生意,只要能让他开心,比让她做什么都值得!

    只可惜,她那样的付出,却没有换来他同等的对待,甚至还残忍的把她打入深渊,从此万劫不复。

    咬咬唇,她深吸了口气,骄傲的挺直了脊梁,迈开脚步往前走,即便前方是一片荆棘林,她也要勇往直前,因为,身后已经没有退路了。

    似乎是看到了她们,楚斯寒微微愣了下,淡漠的俊脸随之沉了下来,转头跟钟瑞吩咐了声后,径直苏念卿走了过去。

    “玲珑,你先去开车。”在楚斯寒面前顿住脚步,她转头跟玲珑吩咐了声后,骄傲的抬起头来跟他对视。

    明亮的一楼大厅里,两人面对面的站着,倘若不仔细看,没有人会在这两张沉静而淡漠的脸上发现他们之间的暗流汹涌。

    对视了一会儿,楚斯寒冷哼了声,俊脸弥漫着浓浓的嘲讽和轻蔑:“苏念卿,我还真是小瞧了你了!”

    “是吗?”挑挑眉,她不弱气势扬起下颚,从牙缝间挤出的字眼,一字一句都充满着对他的控诉:“你从来就没有正视过我的存在,倘若有,哪怕是一点点,你我之间不会走到今天这个样子,我也不会那么的恨你!”

    楚斯寒对她太过薄情,太过绝情,如果当年他早一点对她说他不爱她,或许她不会爱得这么深,也不会恨得这么深!

    可是,一切都没有如果,大错已经铸成,她跟他之间,隔着一股恨,她恨他,他也恨她,他们之间,再不可能走到一起了!

    “我承认我利用你是我有错,但是你现在呢?你觉得你现在的行为就能让我不恨你吗?你错了!我最讨厌的就是被人威胁,尤其是你!你想打倒我没这么容易,你最好考虑清楚自己的行为会带来什么后果!”

    冷哼了声,他没再看她一眼,转身往电梯走去,留给她一道冷硬的背影,那般倨傲冷漠,深深刺伤了她的眼!

    看着他踏进电梯,转过头跟她隔着一段距离对视,电梯缓缓合上的瞬间,她依稀看到了他眼里那深深的恨……

    终究,他们还是走上了殊途,她终究还是让他恨自己了!

    曾经想着,哪怕没有爱,让他恨自己也是好的,至少他能记住自己,不会忘记自己。

    可真正让他恨了,她却丝毫不觉得痛快,反倒是觉得深深的疼在心底撕扯着,疼得她难以呼吸!

    原来不是所有的爱变成了恨,就能把一切不公一切纠葛都扯平的……

    ------题外话------

    谢谢亲们支持,晚晚明天万字更好了,倒春寒,感冒了,烧得昏天暗地的~
(快捷键 ←)上一章:【069】“见家长”返回目录下一章:【071】绅士风度(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