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奇幻小说 »重生之鬼眼商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八章 暴力执法,正当防卫

第二十八章 暴力执法,正当防卫

文/秦三
重生之鬼眼商女 本章字数:13284 重生之鬼眼商女txt下载
推荐阅读:剑道独神 这个大叔有点萌 械化田园 木樨花开秋来晚 女主,你又被坑了 [系统]我的鱼才没有辣么凶 [快穿]炮灰任务 我有药啊 吴闵 倚天之宋青书重生
    徐副局长皱着眉毛,目光微沉,不满的盯着唐玲,“你笑什么?”

    唐玲眉毛微挑,“他刚才说一群混混把吴大队长打了是吗?”伸手指向林子,眼神中带着一丝不屑!

    “没错!”林子板着脸,严肃的说道!

    收起唇边的笑意,将头转向另一边,手指一转,“你说的那些混混,如今都在墙角蹲着,你们不抓他们,反倒打起帝豪的人来,这是什么意思?”

    徐副局长也愣了愣,看向墙角蹲着一排的混混,疑惑的看向林子,这到底怎么回事?不是打了混混吗?怎么改成帝豪的人了?

    林子愣愣的站在那里,不知道说什么好,是啊!他可真是打糊涂了,刚才他们打的可不就是帝豪的人!

    “身为警务人员竟然敌我不分,不问缘由上来就打,这是不是叫‘暴力执法’呢?”唐玲食指点点红唇,看起来好像在思考什么!

    徐副局长一震,这确实麻烦了,他们打的只是混混,还好说,可不问缘由打了帝豪的人,这就难办了!要知道帝豪能在s市立足,肯定是有后台的!

    更何况新市长上任,正是微妙时期,新官上任三把火,若是以“暴力执法”的由头,烧到他们头上,那就不妙了!

    “你们怎么搞的!脑袋被驴踢了吗?我真怀疑这么多年,你们是怎么办的案!”徐副局骂道。

    这种情况只能先稳住帝豪,教训一下林子他们,让帝豪的人也心里舒坦些!免得闹事!

    “恩!我也怀疑!搞不定办了多少冤案呢!”唐玲点点头,十分赞同!

    徐副局听了脸上热得很,脸色也有些挂不住了,沈局寒着脸,一直没说话!

    “你们这谁是负责人?”徐副局转向冯三他们问道。

    冯三也是憋着气,坐在沙发上也没起来,脸上也挂了彩,“我是!怎么着?又想‘暴力执法’?”

    冯三现学现卖的本事倒是强!听了唐玲刚才的“暴力执法”,立马搬过来用了!

    徐副局嘴角抽了抽,深吸一口气道,“今天是我们分队警员弄错了,那几个混混我们带回去,帝豪这里的损失我们会赔偿!”

    “赔偿?”冯三冷笑一声,“那请问你们怎么赔?徐副局长的意思是,我们帝豪的人算是白打了?”

    徐副局有些恼怒,他一个分局副局长,今天能忍让赔偿就已经是底线了,还真当他这个副局长是吃干饭的?

    “难不成你们还想打回来?哼!别忘了,我这几个警员的伤可都是你们打出来的!”徐副局长语气不善,还真以为他们不敢动你们帝豪吗?

    “我们那叫正当防卫!”雷子抱着胸,痞痞的说了一句,这话是从老大那听来的,用在这刚好!

    “哼!你们别得寸进尺!道歉赔偿是我们做的最大让步,其他的休想!”徐副局是个出了名的火爆脾气,今天能如此已是难得!

    唐玲一直盯着沈局,沈局一直没说话,怕是在权衡利弊,听到徐副局的话,沈局有丝松动,唐玲自然捕捉到了!

    看似漫不经心的喃喃道,“刚才上来的时候,好像看到几个报社主编在聚餐,不知道吃完了没有?哎!嗅觉敏感的人群啊~”

    沈局一震,抬头看向唐玲这边,他和唐玲打过几次交道,他也拿不准唐玲的身份,不是没有调查过,调查的结果无非就是什么一中的学生,父母是普通工人,唯一令他意外的就是,吴光远是她的姑父!

    而他想知道的那些消息,却没有一点消息!

    听到有媒体人员在这里,徐副局也沉默了,这种事最怕的就是闹大,如今在这包间里还好,若是被外人知道了,恐怕情况不妙!而媒体人物向来是个敏感的群体!

    一时间包间里异常沉默,林子沉不住,先开口说话了!

    “人是我们几个打的,今天的事儿是我们搞错了,大不了让你们打回来!咱们哥几个不是扛不起事的人!这事跟我们分队没关系,纯属我们个人行为!”

    结果冯三将沈局他们请了出去,包间里传出了阵阵的殴斗声!不一会儿林子几人出来了,脸上都没事,身上就不好说了!

    冯三他们也是个汗子,对于林子的做法也算佩服,自古以来哪有警察自愿让别人打的!那吴光远话说的漂亮,但却是个嘴把式,不过是博取同情罢了!林子他们挨打,吴光远可是没参与进来!早在沈局他们出去的时候,跟着出了包间!

    冯三他们也是留了手的,没下狠手,林子几个人也清楚,所以这顿打,双方非但没有结仇,反倒有些惺惺相惜的意思!

    雷子趁没人注意的时候,盘问了那几个青帮的混混,得到了想要的东西,就让沈局带走了!

    整件事就这么不了了之,不过吴光远恐怕是要受内部处分了,毕竟事端是他引起的,没被开除还是看在他多年资历的份上,不过却降了级,反倒是林子升为了队长!这是谁都没想到的!

    雷子从那几个混混口中得知,这些青帮人确实是来捣乱的,不过不是冲着帝豪,而是冲着珍宝斋,他们听说珍宝斋要在帝豪办年终宴,他们好不容易能来这里玩一次,原本想先玩够了再去找珍宝斋的麻烦,哪知道和东城分队的人因为一个坐台小姐打了起来!

    估计是唐玲阉了他们同伴起到了震慑的作用,那些混混道出,指使他们的人是王平!他们几个只是青帮最底层的,只能算是挂名的,而王平在青帮看起来很有地位,所以王平交代他们办事,他们想拍马屁,就答应了,却没想到搞成这样!

    唐玲听了只是嗤笑了一声,王平还真是不死心,上次王平找刘学勇帮忙,被拒绝了,如今竟然还敢动用青帮的人来闹事!

    “老大,王平那里要不要我们去摆平?”珍宝斋和王平的恩怨,冯三他们算是知情人,当初他们还被王平雇来闹事!

    “不用,三哥,你只要将这事传话到青帮,青帮的人自然会解决!记住,我们可不做赔本的买卖!”

    “好,我知道怎么做了!”冯三点点头,这么多年,他也算是了解唐玲一些,别看她年纪小,算计人的功夫可不是吹的!

    “老大,今天哪个报社的主编来帝豪聚餐?我怎么不知道?”雷子狐疑道,来帝豪都要提前预定,他不记得今天有报社主编预定!

    唐玲眨眨无辜的眼睛,耸耸肩道,“我是说好像,又没说肯定是!”

    噗!

    雷子无语的看着唐玲,他就知道,这帮人被老大阴了!

    冯三早已经见惯不惯,老大的脾气他可是喜欢的紧,现在回想以前的日子,觉得以前自己就算是白活!做事瞻前顾后,哪有现在痛快,跟着老大做奸商,简直快活似神仙!

    唐玲看到他们二人还挂着彩,虽然打了回去,但心中还是郁气难平!以后的路还长,可不能每次都损兵折将!看来她还要好好谋划一番!

    “老大!你不用难过!我们这点儿都是小伤,过两天就好了!再说我们不是打回去了吗!”雷子一看唐玲的表情就知道她在担心他们的伤势!

    唐玲只是点点头,冲着冯三吩咐道,“三哥,今晚挨打的兄弟每人发五万医药费,给他们放几天假,伤好了再来上班!”

    “是,老大!”

    虽然老大是个“奸商”,但是对手下可是大方的很!今晚有十几个兄弟受伤,这就要几十万!唐玲眼都不眨一下!

    唐玲和家里说今晚补课,看看时间也不早了,便先离开了帝豪!临走时唐玲让冯三好好清点一下损失,明天直接去东城分局要账!

    冯三嘿嘿一笑,眼中的狡诈之色,颇有些唐玲的风采!老大果然懂他!算账什么的他最在行了!

    第二天一早,冯三就拿着清单,屁颠屁颠的跑到了东城分局门口,见到了林子几人,竟然还亲切的打了招呼,可能这就是常说的不打不相识!

    当沈局拿到理赔清单时,那脸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一瓶红酒2万?一个液晶屏幕12万?弄破一件衣服五千八,一块手表一万二?水晶茶几三万五?

    …。

    一条一条看下来,沈局的脸都黑了,不算医药费,光是赔偿就将近六十多万,用冯三的话来说,这还是打了折的友情价!

    沈局怎么也没想到,光是昨晚他那么一砸,就砸了14万!顿时觉得肉疼!

    “我们说是赔偿,不是被你们宰!”沈局脸色有些沉,这么一大笔钱,他们根本不可能赔!

    冯三听了只是嘿嘿一笑,耐着性子道,“沈局可能不知道,那瓶红酒是96年的波尔多,进价就要2万1!那液晶屏幕是从德国空运回来的,不算路费就要12万!我敢说咱帝豪绝对是国内第一个有液晶屏幕的娱乐场所!至于衣服手表呢,您也知道,干我们这行的,穿衣打扮一定要时尚,所以给那几个兄弟置备的都是国际名牌,价格上是高了些!”

    看着沈局长阴晴不定的脸色,冯三便知道,今天这账肯定是要不回来了!不过没关系,原本也没真的打算要!

    冯三又嘿嘿的一笑,“虽然是青帮惹的事,但毕竟是在我帝豪出的事,为了表示我们帝豪的诚意,这赔偿款就当是给警队几名队员的安抚费了!”

    听到不用赔偿,沈局倒是松了一口气,但听到冯三说那六十几万当安抚费,心中还是有些计较!这不是小数目,沈局听的明白,这是帝豪在向他们东城分队示好!

    如今他们算是骑虎难下,这六十几万,赔肯定是拿不出钱,不赔,这就算是变相站到了帝豪的阵营!

    这还是有史以来最憋屈的一次站队!

    今天的目的达到,冯三也不做久留,不过临走的时候,貌似无意的插了一句,“昨天带头打我的那哥们不错,是个汗子!有事的时候知道往自己身上扛!有前途!”

    林子后来才知道,他当初犯了错还能升职为队长,靠的就是冯三的一句话!有时候人生的转折,不过就是别人的一句话而已!

    等他领会到这点时,已经登上了高位,一个他不敢想象的高位!

    早上唐玲去补课班,恰巧遇到马科长去找她,留了一间房间给他们二人,杨风他们便继续研究教育计划!

    马科长这次来,主要就是想告诉她,那个工商部门的朋友已经联系好,这个周末可以带唐玲和他吃个饭!

    定好了时间地点,马科长就急忙走了,说是还有事,不过从马科长后脖颈的指甲抓痕,唐玲便知道,定是与女人有关的事,只是不知道是哪个女人而已!

    和杨风他们交代了几句,唐玲便跟雷子去了华夏教育将来的基地,就是市府广场附近的那个教学楼!

    听雷子报告的进度,在下学期开学的时候,华夏教育便可以正式启程,这点让她很满意,下学期开学后正是面临中高考时期,华夏教育便可以此打响名头!

    因为之前这楼要建医院,所以楼梯已经完全成熟,只要将内部装修一下,便可投入使用!

    大厅还没有开始装修,先装修的办公室和教学室,大厅地方宽敞,做咨询接待很合适,大致看了一下各个房间的设计,唐玲很满意。

    “你们听说没,咱国家最新政策,工人都要下岗了,过去的铁饭碗以后没有咯!”正赶上午饭时间,一帮装修工人聚在一起吃午饭,闲聊了起来,正好被路过的唐玲听到。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以前俺还羡慕城里人有铁饭碗,吃喝不愁,要是铁饭碗没了,估计过的还不如俺呢!”

    “可不是,最起码咱们也算有手艺的人,有活干咱就饿不死,不过那些城里人就惨了,没手艺以后咋办啊!”

    “想那么多干嘛!和咱们又没关系,咱也不是领导干部,还要考虑别人以后咋办!反正咱们能活就得!”

    唐玲不自觉的停下脚步,听着这几个农民工闲聊,雷子有些奇怪,“老大,怎么了?”

    收回思绪,唐玲摇摇头,“查一下下岗政策什么时候正式执行,要抓紧!”

    或许这是个很好的机会,s市势力错综复杂,不久后的“秦夏大案”更是牵连甚广,她要在此之前先行准备才是!

    “是!”雷子严肃的道。

    见老大没其他吩咐,雷子想了想,开口道,“老大,你让我查那女人的资料,已经查完了!”

    唐玲抬起头看着雷子,点点头,示意他继续。

    “昨天那个做台叫方晴晴,青县人,今年22岁,单亲家庭,从小和母亲一起生活,18岁母亲过世之后,独自来到s市打拼,在我们这里做了两年,一直挺听话,没惹过事儿,昨天吴队他们点的台,却被青帮那些人看上了,便起了冲突!”

    雷子将昨晚查出的资料都讲给了唐玲,“不过有一点很有意思,那吴队长与方晴晴的母亲从小便是青梅竹马,结果却没能走到一起!”

    唐玲听到后,挑挑眉,看来他们二人竟然是这么相识的,后世大姑与姑父总是吵架,原来是因为姑父有了外遇!没想到重生一次,竟然是唐玲给吴光远和方晴晴创造了相遇的机会!

    见唐玲沉默,雷子以为唐玲不悦,开口道,“老大,要不要把方晴晴弄走?”

    因为接手了“夜鹰”的工作,雷子各方面有不少的门路,想无声无息的弄走一个人,小菜一碟!

    “不用,再看看,方晴晴那边你找人盯着点,有什么不妥及时告诉我!”

    唐玲之所以没同意雷子的做法,不是因为她圣母,而是她根本不想介入别人的家庭纷争,更重要的是,她想看看,自己的重生会不会引起蝴蝶效应!

    “老大放心,我已经派人盯着了!”

    唐玲点点头,雷子办事很有分寸,也很稳妥,是个好帮手!

    “走吧!去古玩市场看看!”

    98年,古玩市场和六年前已经大大不同,以前来古玩市场的只有少数古玩爱好者,而98年,玩古玩的人多了起来,卖古玩的多,买的人也多,古玩市场那凹凸不平的路也被翻新了,原先一条街上只有半条街是卖古玩的,现在一整条街都是古玩店铺!

    交给戚凯平他们的古玩店就开在珍宝斋的斜对面,位置好,地段佳,店铺的规模也大,上下三层,比珍宝斋还高了一层!

    整个装潢风格走的是古朴路线,大气沉稳,给人年代悠久之感!看到这装潢,唐玲倒是笑了,古玩店的事她一直都交给戚凯平和朱宏宇二人,很少有时间过问,没想到他们倒是办的不错!

    雷子和唐玲是开车过来的,他们二人还没进店铺,就被隔壁店铺的人拦住。

    “是要买古玩吗?来我家店看看,我家可是这的老字号了,卖的都是真真的古玩件!”一个二十左右岁的男子,拦着唐玲二人,堆满了笑容!

    唐玲和雷子的脚步一顿,被拦个正着!二人都没理那男子,绕开继续向前走。

    男子还不罢休,见他们是冲着隔壁去的,眼珠一转,又上来拦道,“我看你们二位面生,第一次来吧!这古玩行业,水可是深着呢,想买古玩还是得去老字号,像那种新开的店,是不可能有什么好物件的!你们可别被他家那装潢给骗了!”

    男子一脸嫌恶的表情看着隔壁的新店铺,那家店铺还没正式营业,现在试营业中,外表的装潢可是抢去了不少顾客!不然他家老板也不会让他出来劫客了!

    唐玲皱了皱眉,这古玩店还没正式开业,就开始受同行排挤打击了?拦客都拦到街上了!

    见唐玲停下了脚步,男子心中一喜,有戏!

    “我跟你们说啊!像他们那种靠外表,靠装潢的店铺,都没什么好货,要是真买了,回头有你们后悔的!买到假货你们也得挺着!”

    男子越说越来劲儿,“像我们家店,买过一次的,第二回准来!为啥?因为东西真啊!回头客自然多!不信你们就和我去店里瞧瞧,准保有你们喜欢的!”

    这人不做销售真的可惜了!

    唐玲笑了笑,眼波流转,开口道,“那好,就去你家看看!”

    雷子怜悯的看了一眼男子,你丫脑残吧?抢人家生意都抢到人家老板头上了!被他家老大盯上了,算你不走运!

    男子乐呵呵的将唐玲二人带到店铺,唐玲进了店铺,发现人还真不少!每个人身边都跟着一名像她旁边男子一样的店员!

    这种情形,让她想起后世的一些婚纱影楼的营销手法,无非就是在大街上拉客,让人进去看看之类的!唐玲和朋友逛街的时候,就经常被拉进去,没想到竟然在这里看到了雏形!

    唐玲扫了一圈商铺中的古玩,暗自点头,这古玩店确实有不少好玩件,也怪不得店员敢夸下海口说店里的古玩都是真货!

    “一看就知道你们第一次来买古玩,我给你们介绍几个吧!”男店员见唐玲一直在打量着整个店铺,只当她是头次见古玩,没见过什么世面,所以才这么说!

    唐玲笑笑,“好啊!”

    她倒是想知道,这男店员会给她介绍些什么!

    “这边!”

    男店员带着唐玲和雷子,来到了另一边,这里摆放的都是瓷器,以他的经验,这种瓷器最受关注,特别是那些没玩过古玩的,见到瓷器时总会被瓷器的雕刻和样式所吸引!

    唐玲看了一眼,心中暗暗摇头,这家其他的古玩还好,唯独这瓷器没有一件是真的!

    男店员带上专业的白手套,小心翼翼地拿起一个雕花的茶杯,将一旁的灯挪了过来,拿着杯子在灯光下照了照,才对唐玲道,“你看这清朝龙凤纹瓷杯,这可是正宗的官窑瓷器,在古代,龙凤纹只能用在皇家,百姓要是有一个,在当时可是诛九族的罪!”

    “官窑?”这店员还真敢说。

    “当然!这可是康熙年间的青花瓷,官窑流传下来的没有多少,我敢说这整条街上,再也找不出第二个康熙年间的官窑!”

    雷子不懂古玩,在他眼里这也不过一个破杯子罢了,哪里比得上珍宝斋的翡翠茶杯!

    店员见唐玲二人都不感兴趣,眼珠转转,“二位喜欢什么类型的?我给你们介绍!”

    唐玲四周看了看,手一指,“那边的是什么?”

    店员顺着手指看去,笑着道,“那是些古董字画!怎么对字画感兴趣?来,我们去那边看看,有没有你喜欢的!”

    唐玲左看看右看看,半天才从桌子上拿起一个卷轴,“这个画怎么卖?”

    店员一看,原来是店里的仿品,心中嘀咕,果然不懂古玩,让她看了那么多真品,却单单看上个仿品!

    “这画是件仿品,挂在墙上这些都是真迹,桌上这些卷轴的,都是仿品画,不过虽然是仿品,这画工和着色上可都是难得的极品啊!价格也不贵,800一副,看看没有用其他喜欢的,一起挑着?”不管卖出什么,反正他是有钱拿!

    看了看其他的东西,还真就没有她看上眼的,这家店铺真品有不少,但是能称得上极品,除了手中的“仿品画”,还真就没有了!

    这边刚付了钱,就听到旁边有些吵,好像是顾客和店员吵了起来!

    “我不管,我可是找人做了鉴定的,这墨砚是假的!当初我买的时候可是花了3万块,赶紧给我退货!不然我就报警,去法院告你们!”

    “怎么回事?这么吵!”

    楼梯处一个有些发福的中年男子站在那里,应该是这店铺的老板!

    冲着争吵处走去,见到争吵的人,皱着眉问道,“这位女士,你质疑我们店铺的古玩?”

    “没错!前几天我在你们这买的墨砚,说是明朝的古玩,可我拿去给人鉴定了,人家告诉我这是个假货!根本就不是明朝的!赶紧给我退货!”

    “我们古玩这行,可没有退货一说!”老板摇摇头,不肯退!

    “怎么不能退!你拿个街边就能买到的假砚台,当做是明朝古玩卖,你这明明就是欺诈!”

    “这位女士你可别乱说话,我们这的古玩可都是真真的真古董!谁知道你是不是掉包了之后,来这里骗钱的!而且古玩这行,靠的就是眼力,当初你愿意花钱买,那就说明你也认为那墨砚是真品,若是每个顾客都像你一样,买完货回去换个假的跑来退货,那古玩店还怎么经营!”

    “你怎么冤枉人!我掉包骗钱?我看是你们家骗钱吧!弄了一堆假货,到街上拉客进来买!骗了人还不承认,还要往我头上赖!你们都别买他家的东西!他家就是骗人的!”

    女人气得大声嚷嚷起来,店里的顾客都围着看,有几个想买古玩的,也犹豫着要不要在这里买,古玩的价格都不便宜,买到假的就得不偿失了!

    唐玲并不想多呆,绕过还在争吵的人群,出了店铺!

    雷子看了一眼男店员,嘲讽的说了一句,“回头客?呵!果然有回头客!”

    在男店员尴尬不已的神色中,雷子大摇大摆的走出了店铺!

    “老大!我们就这么走了?就买一个赝品?”刚出了店铺,雷子就忍不住好奇的问道。

    照理说老大不会买一个仿品,这店铺的老板如此抢老大的生意,老大会花钱在他家买个赝品?

    唐玲挥了挥手中的卷轴,眼中的精光划过,“他家的极品都被我淘来了,不走等着他后悔吗?”

    “就这么一副画?还极品?”

    雷子虽然不懂古玩,但是也知道人家看古玩都是翻来覆去的鉴定,才肯花钱买,老大就扫了一眼,就买个极品?

    雷子从来没跟唐玲买过玉石毛料,自然没见识过唐玲的“眼力”!此时若是刘展鹏在,肯定急着回去鉴宝了!

    唐玲盯着手中的卷轴,玩味的笑笑,“搞不好还能成为古玩店的镇店之宝呢!”

    雷子面色古怪的盯着唐玲,镇店之宝?就那副破画?还是刚买的!随手买个字画就能当镇店之宝?

    这么段插曲,雷子没放在心上,走到古玩店铺门口,唐玲才吩咐道,“雷子,你去查一下,刚才那个要求退货的女人!”

    “是,老大!”雷子有些莫名其妙,不过老大吩咐的,他一定照办!

    古玩店在试营业,所以人并不多,因为工商这块还没搞定,只办下了试营业的执照,周末的时候唐玲决定亲自解决这件事!

    见唐玲来了,戚凯平赶紧过来,“唐总,您来了!”

    唐玲笑笑点头,“平叔,这两天试营业怎么样?”

    戚凯平一边引着唐玲往里走,一边道,“试营业这两天,倒是有不少客人来,不过成交的没几个,毕竟我们古玩店里古董的价格普遍高一些!”

    “高没关系,只要东西好,是真品,再高的价格也有人来,这点不用担心!”

    戚凯平点点头,“恩,我们打出的广告就是‘假一赔十’,价格虽高,却也不用担心客源!不过这古玩谁都不能百分百看准,我们货源这块就得慎重了!”

    “假一赔十”可不是开玩笑的,一件古玩都是价值不菲,若是搞错了,这赔偿款可是巨大的!当初唐玲决定这个宣传语时,他们就不太赞同,毕竟古玩的风险太大了,没有一家古玩店敢如此夸下海口!

    “货源方面只要你们找好,每次进货时经过我检查便可!”有“鬼眼”在,自然不用担心赝品的问题!

    “平叔,我们开店,这片儿的同行有什么反应?”

    戚凯平皱着眉道,“别家店铺也没什么,但我们旁边这家店好像敌意很大!找了不少人在门口揽客,倒是影响不少生意!我们还在试营业,我就没太在意!”

    “哼!刚才我和老大还被拉去了!还没开业就这么抢客了,这开业了还得了!”雷子有些不满。

    “这…唐总,要不我去和他们谈谈?”戚凯平脸色有些泛窘,这古玩店交给他和朱宏宇打理,这点事他都没解决好!

    “不用!”唐玲摆摆手,“他们愿意怎么搞就怎么搞,古玩这行业不像别的,需要耍些手段竞争,古玩古玩,只要是真品,还怕卖不出去?更何况我们的目的不是开古玩店,而是打造整个古玩街,像这种事,不用分散过多的注意力!做好自己便可!”

    戚凯平一愣,对啊!他这阵子光忙活古玩店的事,竟然忘了唐玲看准的是这条古玩街,开古玩店只是进军古玩街的垫脚石而已!戚凯平心中顿时感慨,别看唐玲年纪小,可看事情可是长远的很啊!他实在自愧不如啊!

    “朱叔在哪呢?咱们一起看看我刚买的卷轴!”唐玲虽然有“鬼眼”,可以发现古董,但是对古董的知识还是有限,而这方面,朱宏宇可是经验丰富,他可是一个古玩痴!

    “那老哥!”戚凯平感叹一声,“估计又跑古玩堆里研究古玩去了!”

    唐玲笑了笑,这样挺好,戚凯平适合待人接物,而朱宏宇爱好专研古玩,两人正好互补!

    古玩商铺里明面上只是摆了一部分的古玩,还有一些都放在了后边的仓库里,而朱宏宇此时正在仓库里研究龙纹青瓷,研究的入迷,所以唐玲他们进来,他都没有察觉!

    雷子刚想开口叫他,唐玲拦了下来,这时要是被雷子一吼,估计朱宏宇手上的青瓷就要报废了!

    又摆弄了半天,朱宏宇才停下来,将青瓷放到一边,摘下眼镜,嘴里喃喃道,“难道是真的?”

    “什么真的?”戚凯平打断道,面对朱宏宇他都无语了,这家伙专研古玩的时候,常常会忽略其他!也难怪他的古玩店经营不下去!

    朱宏宇听到说话声,连忙转过身,看到唐玲三人还有些意外,“咦,唐总什么时候来的?”

    戚凯平翻了个白眼,“都来了半天了!”

    朱宏宇一愣,拍拍额头,连忙道,“你看看我这老毛病又犯了,小平,你咋不叫我?”

    戚凯平听到朱宏宇叫他“小平”,浑身的汗毛又竖起来了!他最受不了的就是朱宏宇叫他“小平”,戚凯平都30多岁的人了,朱宏宇那略带着“慈祥”的称呼,实在让他接受不了!

    “赶紧来看看唐总手里的卷轴,刚淘来的!”刚刚边走边聊,才知道唐总不仅被拉去了隔壁的古玩店,竟然还买了一个卷轴回来!

    “卷轴?快拿来我瞧瞧!”

    一听有古玩要鉴定,朱宏宇立马来了精神,从唐玲手中接过卷轴,拿到一旁的方桌上展开!

    唐玲几人都围了过来,朱宏宇又戴上他的眼镜,仔细的观察着卷轴,除了雷子,他们三人看的都很仔细,半响戚凯平面色古怪的看向唐玲,“唐总,这是件仿品吧?”

    这纸倒是有点年头,看着像是清末民初的,可这画就很一般了,无论是画工还是着色,都略显生涩,在仿品中也称不上上品!

    朱宏宇没说话,一直研究这卷轴,觉得不够亮,又从旁边拿了盏灯过来,将画轴照的更亮了,从画面到题字,再到落款,一寸寸的仔细看着,看到落款处,朱宏宇皱了皱眉,像是发现了什么,不确信的又仔细看了看!

    “可是发现了什么?”唐玲问道。

    朱宏宇纠结的点点头,又摇摇头,戚凯平见了,翻了个白眼,“我说老哥,你这又点头又摇头的是什么意思?和我们打哑谜呢?”

    朱宏宇还是半天没说话,看得戚凯平连连叹气!没办法一个性子急,一个性子慢!

    “朱叔,是不是有什么蹊跷?”

    其实唐玲也拿不准,这卷轴的雾气很浓郁,却也十分怪异,明明很浓郁,可又很朦胧,很矛盾!

    “这画笔法不精,题字也略显一般,从着色上来看,算是新作,顶多算得上是民国时期的作品,可这落款的朱砂印有些奇怪!”朱宏宇一手指着落款处,一边拿过放大镜!

    “这朱砂印估计先前被水氲开了,之后又被人吹干了!”朱宏宇摇摇头,这确实难道他了!

    “哦?”唐玲上前一步,仔细的看着落款处的朱砂印,朱宏宇给她指了出来。

    “看这里,这里明显比其他地方的纸质要薄,将这卷轴举起来看,这里原本应该是红色朱砂印,而现在却隐隐透出些黑色!难不成是蹭到哪里了?”

    唐玲接过卷轴,“鬼眼”观察了许久,发现落款处的雾气是最清晰的!摸了摸纸面,将卷轴放到桌上!

    “朱叔,将这表面的纸用刀划开!”

    “划开?”雷子三人齐声叫道。

    唐玲点点头,冲着朱宏宇道,“找个专门的裁纸刀,划的时候要轻,切记别将纸划漏了!”

    “唐总的意思是,怀疑这里面内藏乾坤?”朱宏宇听到唐玲的吩咐,便已知晓唐玲的意思!

    像那种内藏乾坤的戏码他也是知道的,但从未见识过,毕竟没有几人有如此胆魄,冒着毁画的风险,去求那千万分之一的可能!

    朱宏宇很快找来了一把裁纸刀,看着卷轴,比划了半天,也没下去手,要知道这薄薄的一片纸,只要手抖一点儿,就直接划破了!

    “我说老哥,你到底划不划?不行我来!”戚凯平见朱宏宇那犹豫的模样,真想替他做!

    “去去去!你懂什么!别人揭开外层的纸,都是有专门的仪器的,我拿一把裁纸刀,能随便就上手吗!”朱宏宇慢悠悠的说道。

    戚凯平听了也不生气,两人的相处模式已经成型了,互相也都了解彼此的脾气!

    “唐总,我就从这落款处往下刮吧,刮出一个口,若真是内藏乾坤,再划开整个卷轴也不迟!”

    唐玲点头同意,朱宏宇便开始了手上的活计!轻轻地在落款处刮了几下,带着深红色的纸沫纷纷掉落,将刮下来的纸沫吹开,又继续刮了几下!

    刮开的口子越大,朱宏宇心中越是激动,这果然有蹊跷!加快了手上的动作,沿着刮开的口子,用裁纸刀横着划开!

    嘶!

    “这…”戚凯平瞪着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画轴,揉了揉眼睛,“难道真的内藏乾坤?天!这可是传说中的绝技!”

    朱宏宇的手都有些发抖,他不是害怕,他是激动,激动啊!他研究古玩多年,从来只听说过画轴的内藏乾坤,没想到他今天竟然亲手揭开了这曾外皮!

    他能不激动吗!就算是当世大师级的人物,都没有机会尝试的事,今天却被他完成了!而且里面真的内藏乾坤!他就差点老泪纵横了!

    因为怕因为年月长久,直接将里面的画拉出来也许会造成毁坏,所以朱宏宇没有直接抽出画卷,而是小心翼翼的将外面的画纸四周用刀划开,这一划就将近两个小时,才将四周全部划开!

    朱宏宇头上已经浮出了点点汗滴,划完最后一刀,才累得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深喘了几口气!

    半分钟不到,就赶忙站了起来,同戚凯平一起,将最上层的薄纸一点一点的揭开!

    “也是一副画!不过看起来不像纸啊!”雷子也很感兴趣,画里有画他还真没见过!

    “是绢丝!”戚凯平一边看画,一边解释道。这种内藏乾坤的画,他也是头一次见,觉得新奇得很!

    “朱叔,能看出是什么年代的作品吗?”这些年在玉石方面,唐玲了解甚多,但古玩还是知道的甚少!

    “这应该是宋朝以前的,这绢画没有落款,宋朝时,落款才开始流行,所以这画应该是在那之前的作品!”

    朱宏宇看了一眼就断定出来,“不过光是从这画工上来看,绝对是极品啊!我见过不少名画,都比不上这幅!瞧这画的多细致传神!竟然连烛台都画的如此精致!”朱宏宇越看越激动,每看一处,便唏嘘不已!这绝对出自书画大师之手啊!

    “天!”

    朱宏宇连忙走几步,拿着画端一角,声音有些激动,“谁!这!这简直糟蹋古董!”

    唐玲几人赶紧跟过去看,这画的末端竟然被撕毁了!这绢画不似纸质画,绢画要用利器才能将其撕开,所以这参差不齐的缺口,定是有人故意将画毁坏的!

    “看来这不是一整幅画!平叔,你去给资深的古玩爱好者发请帖,我们搞一场古玩鉴定展,在正式开业前办好!正好提前给我们古玩店做做宣传!”

    看着那么多年的古玩被毁,唐玲也是心中难受,当务之急,是要弄清楚,这画是什么!

    不过从这种保存画的手法来看,这画的价值定然不菲!

    “成!我今天就着手开始办!”戚凯平也知道,若是这古玩鉴定出来历,对开业定是起到极大的助力!

    他们这古玩店要火了!

    “时间定在下周日吧!这周争取搞定工商那边!”刘展鹏带着戚凯平找了几次工商那边,但都被挡了回来,原本很简单的事,反倒变得有些棘手!

    唐玲盯着眼前的精致非凡的绢画,思绪横飞,政府没人,果然不好办事!

    ------题外话------

    给力三更!累抽了,脖子疼,手抽筋,哈哈!不过看见这么多妹纸支持,三少很开心~明天早上8点更新!一万三千字!

    感谢:紫小渔,老虎1166,fxgj0015966,雅梦沫雪,丸子影月,zyy2011的月票!亲们,你们太给力了!
(快捷键 ←)上一章:第二十七章 紫精灵,青帮闹事(二更送到)返回目录下一章:第二十九章 朝中有人好办事,又见源少(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