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奇幻小说 »重生之鬼眼商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九章 朝中有人好办事,又见源少

第二十九章 朝中有人好办事,又见源少

文/秦三
重生之鬼眼商女 本章字数:15616 重生之鬼眼商女txt下载
推荐阅读:剑道独神 这个大叔有点萌 械化田园 木樨花开秋来晚 女主,你又被坑了 误惹豪门:爵少的迷糊新娘 [系统]我的鱼才没有辣么凶 [快穿]炮灰任务 我有药啊 吴闵
    从古玩店忙完回家,竟然发现大姑一家人来了,带了不少的东西,应该是看爷爷奶奶的!

    吴光远看到唐玲进来,注意力立刻集中到唐玲身上,时不时的总拿眼睛瞄向唐玲!

    唐玲神色依旧,只是开口叫了人之后,便坐在一旁,十分安静!

    “老三怎么这么晚回来?刚放假就玩的那么疯,这可不好!”

    大姑唐子玉一见到唐玲,便一脸严肃的教育起来,她本是国企的主任,说起话来总是带着上级训话的味道!

    母亲张桦听了,赶忙解释道,“我们家唐唐不是去玩了,刚补完课回来!”

    唐子玉淡淡的瞟了张桦一眼,依然严厉的道,“补课是好事儿,不过这个年纪的孩子都叛逆,可得管住了!我记得老三今年也要中考了吧?可得好好考,虽然侥幸能进s市的一中,但是成绩要是跟不上,也没用!”

    看看那对双胞胎唐金凤和唐喜凤,小小年纪便不学好,初中毕业就不念了,成天在社会上混!

    唐子玉看了一眼自家的孩子,脸上带着些傲气,“老三你应该多向你哥和你姐学学,s市毕竟是小地方,学校再好也好不到哪去!像你哥和你姐,高中念得都是省会宁市的一中!宁市一中的升学率可是百分百的!只要能进了一中,大学的门槛就迈进了一半了!”

    唐玲听了只是笑笑,去哪所高中,她还没有想好,到时候再说吧!现在不急!

    母亲张桦面上笑笑,“唐唐的成绩还不错,学习上的事从来不用我们担心!”

    “这考高中的事可不能马虎!都不知道你们怎么当的家长!你看看我家小峰和然然,哪一个不是我操心的!现在都上了名校!”

    唐子玉轻视的看了一眼张桦,她对张桦没什么好感,母亲李红琴每次都和她抱怨,这儿媳妇怎么怎么样的,自然而然,唐子玉对张桦没好感!

    张桦的脸有些挂不住,嘴上也没说什么!

    “唐唐,你准备报哪所高中啊?”

    堂姐吴静然也颇有些大姑唐子玉的风采,今年高三,说起话来也是一板一眼,唐玲记得小的时候,这个堂姐可是个活泼的人,没想到几年下来,竟然失了过去活泼的性格!

    “还没想好,到时候再说,不急!”

    唐玲淡淡的说道,“然然姐今年要高考了吧?有想好考哪吗?”见吴静然还想问话,唐玲直接打断,抛了个问题过去!

    “当然考京城的外语学校,我可是向往已久了!我才不想像我哥似的,考个s市的大学!总是走不出自己的一亩三分地!”边说还边朝哥哥吴峰嘟嘟嘴!

    唐子玉却眼睛横了吴静然一眼,“没大没小!”

    吴静然吐了吐舌头,耸耸肩,便不说话了!

    唐玲看了看吴峰,吴峰只是静静的坐在那,戴着眼镜,眼神却有些涣散,整个人看起来很呆板!

    吴峰今年大三,在s市的师范读大学,原本吴峰的成绩很好,可是高考的时候发挥失常,最终只能上s市的师范,不过在九几年的时候,能念大学就很不错了!

    “老三,你学着点他们兄妹俩,别一天光想着往外跑,天天说补课,也没见你成绩多好!白浪费那钱!”奶奶李红琴插嘴道。

    唐玲平时上学也是早出晚归,放了假之后白天更是不见人影,谁知道她是不是借着“补课”的名义,出去玩了!

    “妈,我们唐唐补课也是为了成绩好,一中也是名校,唐唐能进一中,就说明成绩不错!”

    6年前那次的偷钱事件后,张桦便不像以前那么软弱了,对女儿可是护得紧!

    “那么大声干什么!我耳朵又没聋!”李红琴白了张桦一眼,说出的话带着尖酸的味道!

    唐子玉瞪了张桦一眼,张桦脸上有些挂不住!她说话哪里声大了?这明明是老太太没事找事!

    吴光远似是无意的开口道,“马上要中考了,总往外跑确实不太好!”

    唐玲抬起眼看了看吴光远,眼中划过精光,状似惊讶的道,“大姑父,你的头怎么了?”

    “是啊!姐夫,你这头是怎么了?”刚才张桦就看到他头上有伤,刚想问,唐玲就回来了,也就岔了过去!

    吴光远尴尬的将拳头放到嘴边,轻咳了一声,眼神飘向唐玲这边,见唐玲一脸淡笑,眼角抽搐一下,然后轻描淡写的道,“没什么,出任务的时候不小心伤的,一点小伤,不碍事!”

    “姑父工作危险性大,可要时刻注意点‘安全’!”唐玲嘴角勾起,吴光远看着唐玲的双眸,顿时感觉到了其中的警告之色!

    “就是啊!姐夫可得多注意点安全!”张桦向来是个热心肠,看到姐夫受伤,不忘关心几句!

    唐子玉听到唐玲和张桦的话,心中的担忧又被勾了起来!昨天她赶到医院的时候,吓的魂儿都没了,头上的伤已经包扎好了,可衣服上的鲜血,可是让唐子玉担心不已!

    “爸爸!昨晚的罪犯抓到没有?”

    吴静然有些好奇,想一想就觉得惊险刺激!从小母亲就很严厉,她虽然现在做事也一板一眼,可毕竟是个花季少女,对那种惊险刺激的东西充满好奇!

    吴光远略带敷衍的道,“抓到了,抓到了!你一个小丫头,问那么多干什么!”

    吴静然撇撇嘴,眼神中的光彩淡了下去,不做声了!

    唐玲心中暗自摇头,这吴峰和吴静然两兄妹的童年都被父母扼杀了!她可是记得,后世吴峰因为呆板木讷,30多岁了也没找到对象,而吴静然俨然是唐子玉的翻版,严肃刻板,不近人情!

    或许他们并不想成为那样的人,只是受家庭的影响太大,后来竟是不知道如何去做自己!

    原本吴光远是想试探一下唐玲,结果唐玲直接戳他的痛处,他还确实忌惮,心情烦躁,找了个理由带着老婆孩子,饭也没吃就急匆匆的走了!

    这段时间,唐玲古玩店和补课班两边跑,戚凯平将古玩鉴定展的请帖都发了出去,忙着挑选当天鉴定的古玩!

    而补课班那里,几名老师将唐玲给他们的教学方法学得差不多,而杨风也开始物色合适的教师人选!

    时间过的倒是飞快,转眼就到了周末,和马科长约好在华腾酒店吃饭!

    唐玲只带了雷子,订的是包间,唐玲没让雷子一起进去,而是让雷子在大厅等着,她和马科长一起进了包间!

    没一会儿的功夫,马科长的朋友便来了,刚推开门,看见马科长,伸手过来和马科长握了握!

    说了几句寒暄的话,就请来人入席,点了菜,很快便上好了!

    “老连,这小丫头是我刚认识的有为青年,这不看她想见见世面,今天就带着她过来了,老连不会介意吧!”

    连泉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唐玲,见她不过是个15、6岁的丫头,便笑笑道,“瞧你这话说的,好像我多么不近人情似的!”

    也没有问唐玲的来历,看着唐玲道,“小丫头喜欢吃什么,自己夹别客气!”

    看着连泉那平易近人的模样,很难想象他就是马科长口中那不近人情的人!

    唐玲点点头,乖巧的夹着桌上的菜,一直没有说话!

    马科长见差不多时,声称要去洗手间,站起身来离开了包间,包间中只留下了唐玲和连泉二人!

    因为觉得唐玲年纪小,连泉还直招呼唐玲多吃菜!倒是不见为官的威严!

    “小唐今年念几年级了?”听马科长这么叫唐玲,连泉便也跟着叫道。

    唐玲笑笑,抬起眼,眼中已没了刚才乖巧听话的模样,看着连泉,缓缓开口道,“连科长,我今天来,其实是有件事想请你帮忙!”

    唐玲的话刚说出口,连泉愣了愣,然后一脸严肃的开口,“如果是工作上的事,就不用开口了!”

    没了刚才的和蔼,多了几分凌厉,唐玲开口叫他为“连科长”,那自然接下来想说出口的话,是与他的工作相关!

    冰冷的语气并没有冻结唐玲接下来的话,唐玲只是笑笑,“都说连科长为人严肃,不近人情,果然名不虚传!”

    连泉盯着唐玲,暗自打量着,这女孩年纪不大,说出的话却十分老道!

    见连泉没有接话,唐玲继续道,“还没听我请您帮什么,您就这么快拒绝,实在有些武断!”

    从书包中翻出一个棕色档案袋,放到桌上,将档案袋推到连泉面前,“连科长不如先看看档案袋里的东西,再决定要不要听我接下来的话!”

    连泉剑眉微皱,看看唐玲,然后又看看眼前的档案袋,半响将桌上的档案袋拆开,从中取出一沓文件!

    看着眼前的文件,心中震惊越来越大!眉毛紧紧的皱在一起,嘴唇紧抿,一双520小说速的浏览着文件的内容!

    半响放下手中的文件,盯着唐玲,眼中的精光闪烁不定,“你这是什么意思?”

    唐玲微微一笑,“我的诚意!”

    葱白的手指,从书包里又拿出了一个档案袋,轻轻推到连泉面前,“如果对我的诚意还算满意,不如看看我想做什么!”

    连泉看着递过来的档案袋,犹豫了一下,将档案袋拿起,看了看档案袋中的东西,这回他看的甚是仔细,过了很久,才疑惑的抬起头,声音中带着不确信,“就只这样?”

    档案袋里并不是什么违法的东西,不过就是一些申请资料,手续准备的很全,无非是想办古玩店和一家教育机构的营业执照而已!这些直接按程序正常走,虽然时间长,却也简单!

    “就只这样!不知道连科长愿不愿意帮这个忙!”唐玲点点头,说话的声音让人觉得很舒服!

    连泉默不作声,看看第一个档案袋里的文件,犹豫着,有些举棋不定!

    “当然,不管今天的事成或不成,那档案袋里的东西都是你的!你可以放心,那东西只此一份,绝对不会有第二份出现!”

    在得知马科长的朋友是连泉时,唐玲就吩咐“夜鹰”,将连泉的一切调查出来,而那档案袋里,是他这辈子的污点!

    其实总的来说,连泉算是一个比较廉洁的官员,20年前他大学毕业后,就进了工商部门,如今仅仅是个科长,就是因为他为人不够“灵活”!

    前几年,他老婆被人设计,欠下了一笔高额的高利贷,当时的债主用此逼迫他,做了些违法的事,而这些资料正是他这些年的污点!一件一件全都记录在案,每帮他们做一件事,就将债务减去一些,而每帮他们一次,连泉心中便多一份担忧!

    刚才他看到文件时,便以为自己的事已经暴露了!心情复杂,他担忧已久的事,还是被发现了!而当他以为唐玲会以此威胁他,帮她做些违法的事情时,唐玲却告诉他,那些东西归他了!

    他面上没有表现什么,可心中却翻滚起来!

    这些东西,困扰他许久的东西,如今归他了?今后再不用为此担忧而夜夜失眠!今后再也不用担心有人逼迫他做违法的事!

    他不懂!真的不懂!

    为官这么多年,自然知道官场上的一些门道,唐玲将这么重要的东西给他,就仅仅为了办个营业执照?

    要知道,唐玲有了这些文件,就算逼迫他做一些违法的事,他也只能被迫听从!

    看着唐玲一脸的真诚之色,连泉心中突然冒出一个声音,那个声音告诉他,她不屑这种卑鄙的手段!

    “你仅仅是想让我帮你尽快办下营业执照?”连泉还是谨慎的问了一句!

    唐玲笑笑,“我想这点小忙,难不倒连科长!我的手续都是齐全的,而连科长帮忙办理,也是按章办事,其他人挑不出错处!若不是办理时,遇到点小人拦路,也不至于到现在也没办理下来!”

    说道办理执照,确实难到了唐玲,每当年底,工商税务都卡的要死!光有钱,没有门路也是不成的!所以唐玲才动起了“揽人”的念头!

    “好!这些东西我会跟进,工商这里你有什么困难可以找我,不过前提是‘一切合法’!”

    如果唐玲要办的事一切合法,仅仅要求他能打开方便之门,那他倒是愿意帮忙!但如果涉及到违法乱纪,他是万万不会听从的!他已经有过污点,好不容易有机会“洗清”,自然不会轻易再跳下去!

    唐玲却是笑笑道,“连叔叔,我今年初三,下半年就准备中考了!”

    听到唐玲突然转移话题,连泉微微一怔,却也心思转的很快,面上只是僵了一下,便舒展开,笑着说道,“中考?想好考什么学校了吗?选对高中可是很重要的!”

    “还没想好,到时候再看看吧!”

    唐玲话音刚落,马科长便开门进来,看了一眼两人的神态,笑呵呵的坐下,“在聊中考的事啊!哈哈!老连,你可是不知道,这小丫头厉害着呢!上次去宁市参加省里的竞赛,s市的代表之一就是她!”

    连泉听了很惊讶,不过转念想想唐玲刚才和他那番谈话,便觉得她成绩优异反倒是顺理成章的事!

    他可是看过那些申请材料,一个古玩,一个私人教育机构,哪一个都不是轻易能支撑起来的,若说这些是唐玲的产业,他是打死都不会相信的,可若是唐玲只是一个代表,谁会请一个初中还没毕业的孩子,谈这么重大的事!

    纵使他聪明过人,观察敏锐,也难以猜到其中缘由!

    不过,不管如何,今天他可是解决了一件困扰他许久的一桩心事!在心中他还是十分感激唐玲的!她将他的“污点”还给他,却没有胁迫他落下另一个“污点”!

    这人情他连泉记下了!

    唐玲要的就是这个效果,胁迫他,不如让他感激自己!从调查来看,连泉除了为人严肃,为官清廉,最重的就是恩情!

    而正是因为他重恩情,唐玲才决定用那份文件打动他,而不是威胁他,不过显然,效果还不错!

    接下来一顿饭吃的比较轻松,不过临走的时候倒是遇到了一点小插曲!

    唐玲同二人出来的时候,恰巧遇到了来这里请领导吃饭的二叔唐国栋,显然在这里遇到唐玲,唐国栋很是惊讶!

    再看到唐玲身后的连泉,面上更是怪异,唐国栋快走了两步,来到连泉面前,笑呵呵的道,“连科长,这么巧,在这吃饭!”

    连泉显然也是认识唐国栋,点头笑了笑,伸出手两人握了握,只称今天是和朋友过来吃点饭!

    唐国栋说了些场面上的话,然后才将注意力放到唐玲身上,眼珠转转,“这不是我们家老三吗?你怎么来这了?”

    连泉和马科长一愣,唐国栋竟然认识唐玲!连泉看向唐玲的眼神有些奇怪,心中思量,难道唐玲背后之人是唐国栋?不过看这情形又不太像!

    唐玲只是木木的抬起头,看着唐国栋,中规中矩的叫了声,“二叔!”

    唐国栋心思转了转,然后笑呵呵的开口道,“原来连科长认识我这侄女啊!”

    “谁是连科长?”唐玲插嘴道。

    唐国栋笑容一僵,然后又咧咧嘴,“瞧瞧这孩子!这位不就是连科长!连科长别介意啊,她一个孩子不懂事!”

    唐玲点点头,“哦!”

    然后看着唐国栋开口道,“可我不认识他!”

    唐国栋听到一愣,有些呆呆的看了看唐玲,又看了看连泉,有些搞不懂情况!

    “你…”唐国栋组织了一下语言,“你不是跟他们来的?”

    “我今天有同学聚餐,刚上完厕所回来,就遇见二叔了!”唐玲指了指不远处的洗手间!

    马科长和连泉听得嘴角直抽,这丫头睁着眼睛说瞎话的功夫真是不一般,不过他们刚吃完饭,却被她说成刚从厕所出来,实在是有点…

    唐国栋一听,顿时觉得十分尴尬,原本想借着唐玲,和连科长攀点交情,哪里知道原来是他搞错了!他就说嘛,唐玲哪里会认识这么大的领导!真是失策!

    看着唐国栋尴尬又懊悔的模样,马科长和连泉也知道,这唐国栋打的是攀交情的主意!连泉深深的看了一眼唐玲,心中再次被唐玲的心智臣服!

    连泉对唐国栋印象很深,唐国栋找过他几次,都被他推掉了,唐国栋在圈内比较出名,不是因为他的身份高,而是因为他从商,妻子的父母都是官,所以圈内的人,都比较给他面子,很多事情上放的都很宽!

    在唐国栋的万分尴尬中,唐玲道了声别,就离开了,剩下马科长和连泉二人也没多留,相继离开,直到他们走远了,唐国栋脸上还是有些讪讪的,不知道是喝酒喝的,还是尴尬的!

    所谓朝中有人好办事,一直办不下来的营业执照,交给连泉,两天就办了下来,权的力量果然不容小觑!

    古玩店终于有了正式的营业执照,只需要挂上牌匾,等着正式开业即可!

    戚凯平和刘展鹏广发请柬,为古玩鉴定展找了不少的名家,而这段时间,听雷子汇报,原来大姑父吴光远竟然找上了方晴晴,他想让方晴晴离开帝豪,方晴晴不知出于什么考虑,拒绝了吴光远!这倒是让唐玲惊讶!

    不过唐玲没有时间插手别人的家务事,只要没有影响到她的家庭,她便不会出手!只是可惜了那吴家的两个孩子!

    古玩鉴定展这天,果然来了不少的业内人士,为了方便鉴定,唐玲将举办的地点定在了华腾酒店,让戚凯平包下了华腾酒店,在酒店的大厅做展厅!

    雷子将唐玲送到华腾酒店门口,便连忙赶去了华夏教育的基地,昨天有个工人工作时被砸伤,昨晚已经连夜将人送去了医院,今早雷子得过去解决此事!

    唐玲今天穿着一身白色的羽绒服,扎着俏皮的马尾辫,学生味儿十足,当唐玲准备进酒店时,却被门口的接待人员给拦了下来!

    理由是——她没有请柬!

    于是她便华丽丽的,被拦在了酒店外面!

    正在唐玲思考如何混进去时,远处一辆银灰色跑车马力十足,直冲了过来,一个漂亮的甩尾,停到了酒店门口!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跑车上,就连唐玲也是如此!其他人是因为没见过跑车,而唐玲却是因这跑车震惊!

    清澈的水眸,瞳孔微张,这…竟然是传说中的北欧幽灵!

    那个号称“世界最快跑车”的北欧幽灵!

    那个来自瑞典,价值上千万的世界之最!

    唐玲曾参加过一次世界级车展,当时就远远的看过这辆车!外形如猎豹一般,时刻流露着力量的气息!精巧的线条,吸引着无数人的眼球!这是一辆只需看一眼,便会为之疯狂的顶级跑车!

    车门成90度直角上开,一双锃亮的皮鞋最先映入人眼球,男子身着一身黑色西服,衣领处微开,手中拿着暗红色的精美请柬,勾魂的凤眼第一时间捕捉到了唐玲的身影,薄唇微微翘起,看似心情不错!

    之后接连几辆豪车纷纷停在酒店门口,从车上下来几个人,快步的赶了过来,站在男子身后!

    唐玲看了看,心中暗自咂舌,这赵源当真是奢侈无度!

    而从另一辆跑车中下来的白衣男子也走了过来!走到赵源身边,从怀中拿出支票和笔,大笔一挥,写下一长串的“0”,撕下支票,一手递给了赵源。

    “我真是脑袋被门挤了,才和你赛车!”夏文易笑着摇摇头,看着一旁停着的跑车,眼中的狂热之色毫不掩饰!

    赵源两指夹过支票,看了眼上面的数额,手指弹了一下,看向一旁的唐玲,唇边勾起一抹笑意,“给你一个反败为胜的机会,如何?”

    夏文易笑道,“哦?源少又想到什么好玩的?”

    赵源笑得一脸灿烂,凤眼肆无忌惮的瞄上唐玲,夏文易见状好奇,也向唐玲看去,见到唐玲,竟然眼睛一亮,笑得一脸意味不明!

    这不是源少要查的“花骨朵”吗?竟然这么巧!

    夏文易也来了兴趣,之前他就查过唐玲,家事清白,成绩不错,不过跟珍宝斋倒是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6年前一场赌石上,接连赌涨了两块毛料,结识了刘展鹏,而刘展鹏更是一夜崛起,珍宝斋自此打响了名头!

    从各方面的迹象来看,珍宝斋的崛起,和唐玲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甚至他怀疑,这珍宝斋的真正持有人,就是这个相貌清秀,家室普通的中学生!

    这个猜测,赵源和夏文易都是心中震惊不已!15岁的珍宝斋幕后老大!这意味着什么?

    珍宝斋崛起于6年前,6年前唐玲多大?还不到10岁!一个不到10岁的孩子,撑起了一整个珠宝行!这怎么可能!

    或许是他们猜错了!她和刘展鹏只是认识罢了!

    可不到10岁,就赌涨了两块毛料,这也够让他们震惊的了!要知道其中一块黄秧绿还是卖给了赵源的爷爷——赵振东!

    想到这里,赵源的嘴角便不自觉的微微翘起,盯着唐玲的凤眼,透着星辰般的神采,想不到唐玲和他们家还真是“有缘”!

    “赌什么好呢?”赵源拧着眉,像是在认真的思考,半响眼睛一亮,“不如赌今晚谁能请到她做舞伴!”

    语气中带着漫不经心,却丝毫不影响他与生俱来的尊贵气度!

    夏文易眯着眼笑笑,“好!不过若是谁都没请到呢?”他们经常玩这种游戏,所以对此并不陌生!

    “都请不到?”赵源不介意的笑笑,“那这支票就捐给今天的鉴定展了!”

    钱,他不缺!生活中太无趣,他缺的就是乐趣!

    别看赵源在生意场上雷厉风行,经商手腕无人不服,可工作之外,他却是出了名的浪荡不羁,风流不已!

    “成交!”夏文易轻轻吐出两个字,声音稍显轻佻!

    虽然唐玲让他们另眼相看,不过在他们眼中,唐玲终究不过是个女孩罢了!胜在新鲜,胜在青春年少!

    不远处的唐玲,压下眼中的暗涌,唇边轻勾,她的耳力极佳,虽然离得远,二人说话声音又小,但却逃不过她的耳朵!

    拿她当玩物?很好!那就陪你们玩玩!

    “唐小姐也是来参加鉴定展的?”赵源先行一步,搭讪的话丝毫不显突兀,仿佛二人相识已久!

    唐玲甜甜一笑,耸耸肩,看了一眼酒店门前的展示牌,展示牌上“古玩鉴定展”几个字十分显目!

    “很显然!”

    赵源笑得一脸的优雅,眼神在唐玲和门口接待员之间流转,低头轻笑了一声,眼中带着了然之色!

    举起手,挥了挥手中的暗红色请柬,“我也是来参展的,不介意的话,不如一起?”

    “好啊!”唐玲嘴角划开漂亮的弧度,轻轻的点点头!

    当唐玲和赵源一起进门时,门口的女接待员轻蔑的看了一眼唐玲,没想到这女孩外表清纯,却很会勾搭男人!这么一个极品竟然被她勾搭上!

    进了门,赵源轻浮的冲着夏文易递了个眼色,挑衅的意味十足!夏文易略显邪气的一笑,递了一个“胜负未分”口型,顿时电晕了门口的女接待!

    刚才的赵源有了女伴,可夏文易没有啊!虽然没有赵源那么拉风,却也是个一流帅哥!

    女接待查看请柬的时候,眼神时不时的飘在夏文易身上,带着些勾引之意,连手上的动作都减缓了几分!

    夏文易是何许人也,成天泡在女人堆里,自然明白女接待的意思,见那接待长的不错,轻声在她耳边说了几句,女接待立马笑得花枝乱颤,一脸娇羞,连连点头!

    已经走远的唐玲,唇角上翘,眸中闪过一抹光彩,她可要好好想想,怎么和他们“玩玩”!

    华腾酒店在s市算得上是最好的酒店,大厅宽敞华丽,现场是由戚凯平指导布置的,而朱宏宇则是负责古董,唐玲从古玩店里挑了几样出来,当做是今日鉴定之物!

    这次之所以能来这么多业内人士,除了他们的人脉广之外,最重要的是这次鉴定展,所有参加的人都可以将看不准的古玩拿来鉴定,更像是一场交流会!

    来参加这次鉴定展的人,年龄普遍比较大,所以唐玲,赵源和夏文易三人的出现,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

    因为都是青省有一定地位的人,所以不少人认出了赵源和夏文易,一个华夏烟草的未来接班人,一个副省长家最放荡不羁的老来子!当然他们不知道,夏文易更是“地下赌庄”的幕后老板!

    而反倒是唐玲,一个不起眼的女孩,长相倒是清秀,看着也算舒服,不过却很是普通!

    虽然大部分都是上了年纪的人,可见到赵源都有些跃跃欲试,想来攀谈几句!

    “这不是赵家小公子!哈哈!可还记得我这把老骨头!”

    赵源面带笑容,看向说话之人,微微颔首道,“我看蒋老爷子的身子骨可是硬朗得很,面色更是红润,难不成家有喜事?”

    蒋丘吉大笑一声,“你这小子,就知道打趣我老人家!不过喜事却真有一件!我那不成器的孙子,马上就成家咯!不枉我盼了这么多年!那小子也算圆了我这孙媳妇的梦了!”

    赵源好看的眉毛微挑,“哦?蒋阳那小子这么想不开?啧啧!这么年轻就往婚姻那坟墓里跳!真是可惜了!”

    一番话说的痞味儿十足,蒋丘吉也不介意,赵源说话向来如此,就算对着赵振东,他也是这么说话,大家都见怪不怪了!

    “你这臭小子!早晚会有个人治你!”

    蒋丘吉哈哈一笑,这赵家可是痴情种的聚集地,从老到小,痴情的那叫一个绝!看赵振东就知道了,宠着自己的老伴儿都没边儿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新婚燕尔呢!

    不知怎么,赵源听到蒋丘吉的话,竟不自觉的将目光停在了唐玲身上,眼中划过一丝暖意,不过只一瞬间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赵家出了那么多痴情种,不差我这一个!”赵源漫不经心的说道,“蒋阳哪天大婚?少爷我送份大礼给他!”

    蒋丘吉听了面上带着喜色,和赵源又寒暄了几句,最后赵源说要送他几条特供烟,蒋丘吉笑得比他孙子结婚都开心!

    唐玲心中摇头,嘴角微微翘起,她算是明白为何这么多人都想来攀谈几句了,原来都是奔着特供烟来的!

    “夏家的小公子也来了!没想到戚凯平那小子,面子这么大,竟然把我们青省的两大青年才俊都请来了!”

    又一名老者也走了过来,加入了攀谈大军!

    “古玩在咱青省算是历史悠久了,当然要多多支持!”

    夏文易没了刚刚的轻佻,此时倒是一本正经,举手投足间尽显优雅之气!

    其实他哪里是来参加什么古玩展的,还不是被赵源拉来的!不过也不能怪赵源,赵源的爷爷赵振东要和他奶奶出国旅行,把请柬甩给了赵源,让赵源替他参加!

    结果夏文易就被拉了过来!不过还好,听说s市的帝豪这两年发展的不错,晚上正好可以去玩玩!

    赵源和夏文易被一群老人围攻的时候,唐玲离开了这里,直奔向工作区!

    戚凯平见到唐玲,连忙走了过来,跟着过来的还有刘展鹏,“唐总,你可算来了!”

    唐玲点点头,看了一眼大厅,“平叔,都准备的怎么样了?”

    戚凯平正色道,“都准备的差不多,今天我们古玩店提供鉴定的十件古玩都准备好了,来参会的名家也拿了不少古玩来,看来他们的兴趣还不小!有几个老藏友还私下打探今天的展品呢!”

    “今天来这参展的不少人都是业内的行家,一定不要怠慢了,之前古玩店一直没定下名字,今天便定下来,就叫‘珍宝阁’!”

    “珍宝阁?唐总的意思是宣布珍宝斋和珍宝阁是一家?”刘展鹏疑惑道。

    唐玲笑笑,狡黠的双眸闪着亮光,“我可没这么说!不过他们怎么猜便是他们的事,时不时的放点料出去,‘珍宝阁’火的更快!”

    刘展鹏和戚凯平恍然大悟!对啊!人身上什么最重?好奇心呗!如今珍宝斋势如破竹,若是直接道明珍宝阁是珍宝斋的附属产业,那珍宝阁便被珍宝斋的势头压了下去!而若是不道明,两家店的名字,足够引起各界的猜测,对珍宝阁会更加正视,而不会将它当做珍宝斋的附属品看待!

    而时不时的放些料出去,引起人的好奇心,珍宝阁想不出名都难!

    戚凯平想清楚其中的门道,看着唐玲的眼神越加的火热,高明啊!他怎么就想不到呢!

    唐玲只是笑笑没做声,这种手法就是后世所谓的炒作,噱头!一般都用在娱乐圈里,明星想火,最快的办法就是找个异性,暧昧炒作!而唐玲将手法稍微改动一下,想必效果也不会太差!

    因为戚凯平要负责今天的展会,唐玲便让他去忙了,剩下了刘展鹏和唐玲二人!

    “刘叔,腾越的玉石都运到了吗?”算算时间也很久了,因为她买的玉石太多,运输要分批运,所以时间要久一些!

    “大部分都运过来了,还剩最后一批,应该也快了!”刘展鹏想了想,又道,“唐总,这次买了不少的毛料,是要一次都解开,还是一点一点来?”

    唐玲思索了一下,“先解开一部分吧!照老规矩,解开一部分就放出点消息!不过这到不急,刘叔,最近你帮我留意一下,找个合适的地方,是时候把玉石加工厂办起来了!”

    如今珍宝斋越开越大,是应该有自己的加工厂了!千万别小看这加工厂,有了自己的加工厂,玉石加工的成本可是要大大的降低,积少成多,那也是一大笔的资金!况且,开加工厂唐玲还有自己的打算!

    “成!最后一批毛料到了,我便开始着手办!这回可算有自己的加工厂了!”刘展鹏干劲儿十足,跟着唐玲这几年,越加觉得自己越干越精神!

    唐玲看着这样的刘展鹏,心中颇微感慨,当年遇到刘展鹏时正是他人生的低谷,明明30多岁的人看起来像40多岁,而如今刘展鹏40多岁了,看起来却像个30多岁的壮年!

    唯一有些遗憾的是,刘展鹏这些年一直没有再找另一半,可能是当年他老婆趁他落魄离他而去对他造成了心理阴影,总之这些年刘展鹏一直忙着帮唐玲打拼事业,感情上一片空白,40多岁的人了,没老婆,没孩子,唐玲相信这也是刘展鹏的一块心病!

    各人自有各人的福气,或许是他姻缘未到,人生如此多变,谁又知道下一刻会不会遇到自己的另一半!

    唐玲正出神的时候,台上主持的声音拉回了她的思绪!

    古玩鉴定展正式开始了!

    因为今天是古玩鉴定展,所以主持的风格也比较传统,并未搞什么新意,简单主持了几句,便请上了戚凯平上台致辞!

    戚凯平一身的正装,看起来人很精神,笔直的站在台上,看了眼众人,缓缓开口道,“欢迎各位古玩界的前辈来此参加这次的古玩鉴定展,此次古玩鉴定展,意在学术交流,希望能够使那些隐藏在角落里的古玩重见天日,更好的保护我们国家的文化古迹!我们‘珍宝阁’此次将提供十件古玩进行鉴定,而真品将在下周‘珍宝阁’开业那天进行拍卖!今天的鉴定展马上就要开始,还请各位仔细鉴赏!”

    戚凯平说完这番话,便走下台,将今天需要鉴定的古玩纷纷拿到台上,这次鉴定是分批的,戚凯平将“珍宝阁”的需要鉴定的古玩放到最后一批上场!

    古玩件一上场,底下众人便蠢蠢欲动!对于古玩的热情一下子被点燃了!像这种专门的鉴定展举办的并不多,今天能有机会参加鉴定展,众人都是很期待!

    一次展出十件古玩,众人可以逐一的鉴定,几名忍不住的老藏友,早就纷纷上前鉴定了!

    唐玲也跟着上前,这些东西,她只需扫一眼,便知道是真是假,她跟着上来,是想取取经,这种学术的交流很难得,来这里参展的人对古玩都是颇有见解之人,听听他们的见解,可以学到不少书上没有的东西!

    唐玲在一旁听的起劲儿,赵源却皱起了眉头,“文易!你看到她了吗?”

    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唐玲就溜没影儿了,他们从一堆老人堆儿里腾出功夫来,就发现唐玲不见了!

    夏文易站在那里,四处望了望,“没看见,她倒是跑的快!”随即笑了笑,“看来这支票是要捐给这次的鉴定展了!”

    赵源盯着台上人群处那抹白色,紧皱的眉头舒展开,唇角勾起微微上扬,一双黑亮的眼中闪出丝丝的兴味!

    “那可未必!”

    大步走上展台,穿过人群,便看到一脸认真,听着老者见解的唐玲!看到这样的唐玲,赵源的脚步顿了顿,拧眉想了想,没有打扰她,而是站到她身后,一起听了起来!

    要知道他对古玩并不感兴趣,若不是爷爷赵振东非要他来参加,他才不会来这么无聊的地方!

    不过现在看来,他倒是有些庆幸自己来了!不然哪有机会见到这个让他感兴趣的“花骨朵”!

    这么想着,听他们谈论古玩,似乎也并不是那么枯燥了!

    “这是件什么古玩件?看着像木梳!”

    “做工倒是挺精致的,就是不知是真是假!”

    “我倒是觉得这物件不真!”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摸摸胡子,缓缓说道。

    “哦?胡大师有何不同见解,不妨说与我们听听!”

    今日在场的这些人里,胡兴学的地位颇高,我国古玩界大师叶弘毅,就是胡兴学的师伯,也就是叶弘毅师弟的弟子!

    提起叶弘毅,古玩界没有不认识的,那可是大师级别的人物!就连国家博物馆馆长都将他供为大师,若是能请到叶弘毅鉴定古玩,那可是轰动业界的事!由此可见,叶弘毅叶大师的影响有多大!

    胡兴学摸摸胡子,鼻梁上卡着金属边框的眼镜,拿起物件端详了许久才开口道,“现存于世的玉梳背都是唐朝时期的古物,这古句有‘玉蝉金雀三层插,翠髻高丛绿鬓虚。舞处春风吹落地,归来别赐一头梳。’描绘的就是唐朝妇女的发饰!玉梳背不是梳子,而是发饰!”

    手中拿着玉梳背,胡兴学款款而谈。

    有些不了解玉梳背的人,也纷纷点头,果然还是胡大师学识深厚,若是胡大师不说,他们还以为这是个梳头的木梳!想不到竟然是发饰!

    唐玲早知道这物件是假的,只是不知道这是件什么东西,现在听胡兴学说来,倒是增长了不少知识!

    “胡大师是怎么看出这是假的呢?我瞧着这做工倒是十分精细,而且像这种冷门的物件,能有人造假吗?”

    古玩造假也是有学问的,什么东西畅销,造假便专研什么,一般市面上造假的大部分是瓷器和字画!因为这两类的东西喜欢的人多,而像那个玉梳背,很少人能知道那是什么东西,所以花费大量时间,去造一个不知道能不能卖出去的玉梳背,不如造些瓷器之类的古玩,毕竟造假的目的就是赚钱!

    “因为玉梳背是头饰,所以除了雕琢精微的花纹,和线条柔美的造型之外,最重要的就是玉片要薄,质地要精良,表面不能有太多的起伏变化,而这个玉梳背,雕工和线条都不错,而这表面用的都是阳刻!”

    玩古玩的人都是明白人,一听胡兴学的话,便心中了然!而唐玲却接触古玩较少,开口问道,“阳刻是什么?”

    胡兴学一愣,看向唐玲这里,见她不过十五、六岁的模样,心中疑惑,这么小就来这里?倒是很少见!

    笑了笑,也不介意的给唐玲讲解道,“雕刻的手法分为阴刻和阳刻,阳刻的雕工,通常都是将图案凸显出来,表面会有凹凸之感,真正的玉梳背,刻画图案用的是阴线,线条直而密,用做发饰,当然要用阴刻,不然动不动就勾头发,唐朝的女人岂不是活受罪!”

    来了兴致,胡兴学还开起了玩笑!众人听了也都是哈哈一笑,胡兴学虽然是大师级的人物,却不焦躁自傲,是个很和善的老者!

    唐玲听了点点头,甜甜的一笑,“我明白了,谢谢您!”

    要知道这种学术的东西,不是随便就会教人的!胡兴学给她讲了这些,她自是要感激的!

    胡兴学见到唐玲这么小的年纪,便对古玩有这么大的热情,心中也是高兴!要知道能静下心研究古玩的年轻人,实在是太少了,就连他那不争气的孙子,也是被他逼着才慢慢研习的古玩!

    像唐玲这样的年轻人,实在是太难得了!若不是胡兴学欣赏唐玲,刚才根本不会给她讲那些玩古玩的人都知道的入门知识!

    胡兴学欣赏唐玲的同时,唐玲也暗暗欣赏胡兴学,不错!看来今天的鉴定展办的很成功,想必那副绢丝卷轴,这胡兴学大师定能看出个一二!

    接下来的时间,唐玲一直跟着胡兴学等人,鉴定了一件又一件的古玩,有真有假,其中不乏一些年代悠久的古玩,也是带起了一波又一波的小热潮!

    赵源破天荒的跟着这些人,将每一件古玩的见解听了个遍,夏文易可就不行了,早早的就到一旁休息区泡妞去了!

    赵源跟在自己身边,唐玲一早就知道,不过她没给他机会搭讪,既然他愿意跟着那就让他跟着!看他能挺到什么时候!

    之后胡兴学又品评了几件古玩,见唐玲听的认真,便多讲了些,唐玲觉得受益匪浅!而众人更是立起了耳朵听,这等难得的机会,当然不能错过!

    前面几批古玩都鉴定过,最后的压轴,是由举办这次古玩鉴定展的“珍宝阁”提供的,将最后十件古玩摆上台来,有些年纪大的已经有些累了,一部分人去了休息区,所以鉴定的人没有一开始那么多!

    不过这些唐玲并不在意,她今天举办这个鉴定展,除了想提前为“珍宝阁”做宣传外,最重要的是找人鉴定那内藏乾坤的绢丝卷轴!有胡兴学这等古玩大师在,自是不必担心!

    这十件展品都是唐玲亲自挑选出来的,每一个都是货真价实的古玩,不过唐玲并没有将那些雾气特别浓郁的挑出来,所以这里除了那个绢丝卷轴,还有一件瓷器是极品外,其他都是比较普通的古玩!

    见唐玲还要跟着鉴赏,一旁的赵源终于耐不住性子,有些烦躁的一把拉住了唐玲,“我累了,过去跟我休息一会儿!”

    唐玲勾唇笑笑,“您老身娇肉贵,我可比不得,您还是自己歇着吧!”

    赵源脸色微沉,刚想开口,却被胡兴学大师打断,“小唐丫头,来看看这件!”

    ------题外话------

    哈哈!昨天首订多谢妹纸们的支持!谢谢!以后如果没意外,每天的更新定在早上8点!若有变动,会提前通知!

    感谢:祝福2pm,月樱97cy熙梦,柳晨雨馨,xy真的花花钻钻打赏!

    迷途茫茫,雪兰幽幽,学生香水,雪山寒晓的月票!hiwing2的五分评价票!

    喜欢本文,请大家支持正版,谢谢!
(快捷键 ←)上一章:第二十八章 暴力执法,正当防卫返回目录下一章:第三十章 半幅真迹,真心话大冒险(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