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奇幻小说 »重生之鬼眼商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十三章 周氏集团,搭讪热潮

第三十三章 周氏集团,搭讪热潮

文/秦三
重生之鬼眼商女 本章字数:12068 重生之鬼眼商女txt下载
推荐阅读:这个大叔有点萌 械化田园 木樨花开秋来晚 女主,你又被坑了 剑道独神 [系统]我的鱼才没有辣么凶 [快穿]炮灰任务 我有药啊 吴闵 倚天之宋青书重生
    几乎是一夜间,华夏教育又火了!

    各大媒体集体报道,华夏教育从黑心商人,变成了良心教育!标题由“华夏教育施工伤人,负责人逃避责任”,变成了“施工伤者装病伙同医生,企图诈骗华夏教育”!

    原本一直注意这事件的人,顿时来了兴趣!这可是大逆转,民众对此好奇不已!

    报道称,施工伤者造谣华夏教育逃避责任,实则伤者全部医疗费用都由华夏教育支付,并且华夏教育还赔偿了十万元的赔偿金,华夏教育为了挽救名誉,拿出了医药单据和赔偿协议,并且要求医院对伤者重新鉴定伤情!

    鉴定的结果竟然是伤者伙同脑科主任,弄虚作假,企图对华夏教育进行诈骗行为!

    看到报道的人都哗然了!

    没想到华夏教育非但没有不负责任的对伤者不管不顾,反倒是对伤者照顾有加,更是赔付了一大笔的赔偿款!

    而真相竟然是伤者假受伤,伙同医生进行诈骗!

    顿时伤者和医生遭受一片骂声!而之前华夏教育的不良声音,全被一片赞扬之声湮灭!

    华夏教育被不少人称为“良心教育”,更有不少人呼吁,这样的教育政府应该大力支持,政府机关更是派了人对华夏教育进行表彰!

    一时间华夏教育风头正盛,不管如何,华夏教育出名了!

    此时市里派下来的领导正在华夏教育大楼里,对华夏教育进行嘉奖!而这个代表,竟然是华夏教育出事之后,一直没有露面的马科长马文涛!

    华夏教育的校长办公室里,马文涛坐在一旁,唐玲和杨风坐在他的对面,三人正喝着茶水聊天!

    “这次市里发了嘉奖,趁着此时提议案正是最好时机!”马文涛的议案早就拟好,一直等着恰当的时机将提案提上去!

    因为考虑到杨风今后要接管华夏教育,唐玲认命杨风作为华夏教育的校长,所以很多东西,要慢慢让杨风知道!马文涛是自己人,杨风当然要清楚!

    早在负面新闻之前,唐玲就吩咐了杨风如何应对这次事件,而很显然,杨风做的很好,唐玲很满意!

    “我觉得此时不是最好时机!”

    杨风正色道,“我们华夏教育是个教育机构,如今还没有正式520小说,没有根基,就向市里申请整顿补课机构,恐怕连我们都会受到牵连!如果等到我们华夏教育一炮而红之后再提出申请,那么s市的补课机构绝对是我们一家独大!”

    唐玲赞赏的点点头,她果然没有看错人,杨风没有因为眼前的利益而不顾全局!他和马文涛不同,杨风是华夏教育的人,事事必先以华夏教育的利益为先,而马文涛则是希望尽快提议案,积攒政绩!

    出发点不同,自然意见不同!

    马文涛听了虽然不痛快,却也没说什么,因为他知道提或不提都是由唐玲决定,他能攒到政绩,也是唐玲给他机会!

    “马科长不用着急!你应该也知道欲速则不达的道理,身处官场,你更应该知道每走一步都应小心翼翼,一着不慎满盘皆输!如今华夏教育还没有实质的根基,光靠一个‘良心企业’是不可能成事的!”

    唐玲缓缓说道,“今年的中高考就是我们的机会,等到华夏教育一炮打响,你的议案自然水到渠成!”

    马文涛一听,暗自点头,不错!他确实是心急了!若不是最近烦心事太多,他也不会如此激进!

    “杨校长,去将这‘良心教育’的锦旗挂到正厅,这可是市里的嘉奖,当然要摆在最显眼的地方!”

    唐玲盯着那面小小的锦旗,面带微笑,杨风知道唐玲有话要和马文涛说,拿着锦旗将门带上,走了出去!

    马文涛有丝不解,杨风是唐玲的人,还有什么不能让他知道的?

    看出了马文涛的疑惑,唐玲笑了笑,开口道,“近来马科长似乎气运不佳,难不成家中有事?”

    马文涛一愣,随即笑笑道,“怎么?不满足当老板,反倒研究起看相了?”

    唐玲随手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茶,带着一丝调笑,“神棍的工作轻松自在,又是高薪职业,若是有机会,我倒是也想做做神棍的活计!”

    马文涛摇头失笑,他算是服了这少女了,小小年纪不但支撑起偌大的产业,就连面对媒体质疑,也能轻松面对,愣是将负面新闻扭转成了正面新闻,华夏教育还没正式520小说,就先得到了市里的嘉奖!好像什么事到了她这里,她都能轻松解决!

    唐玲见马文涛并没在意,颇有些神棍模样的开口道,“我看马科长愁云惨淡,印堂暗淡失泽,大福不至祸之所依,倒有些破财之相!”

    马文涛愣了愣,盯着唐玲面色古怪!半响半信半疑的开口,“难不成你真会看相?”

    话说出口,就连马文涛都觉得可笑之极,可唐玲刚才说他有破财之象,却是说到了重点!

    最近他确实损失了一大笔的钱财,这也是他为何着急提议案,希望能借着此事上位的原因!

    唐玲只是淡淡的笑着,马文涛看着却越加觉得唐玲很神秘!说不定她能帮上忙!

    想通了这点,便没了顾忌,和唐玲说了起来!

    马文涛想打通一下门路,打探到副局长喜欢砚台,便花了大价钱买了古董墨砚回来,送出去之前为了保险起见,马文涛特意找了人鉴定,却发现是个假货!

    这墨砚肯定是送不出去了,墨砚是霍文霞,也就是上次大闹补课班的时髦妇女花了高价买回来的古玩,不能退货,如今砸到手里,扔不舍得,留下看着还窝火,马文涛因为这事没少上火!

    没想到唐玲今天看了他一眼,便说他有破财之相,马文涛心里本来就堵得慌,一股脑的对着唐玲都说了出来!

    唐玲只是静静的听着,那天她在古玩店看见上门来退货的霍文霞,出了古玩店后,便让雷子调查了一下,事情的大概唐玲也猜的七七八八,不过其中有些纰漏,就是霍文霞从中间捞了一笔钱,也就是向马文涛虚报了价格,马文涛是公务人员,自然不会去古玩店退货,一个不慎被人抓住了小辫子,那就翻不了身了!所以霍文霞并不担心马文涛会知道真正的价格!

    那墨砚花了马文涛几万块,对他来说也是不小的一笔钱,钱花出去,事没办成,马文涛自然心浮气躁!

    唐玲安慰了几句,给了马文涛一些暗示,他听了没有说话,不一会儿便离开了华夏教育!

    其实马文涛的事很好解决,唐玲从珍宝阁中随便拿出一个砚台便能解决,可她并不想这么做!

    她和马文涛之间的关系很微妙,唐玲如今是想借马文涛的势,她本人并不欣赏马文涛,一个男人周旋在两个女人之间是她所不喜的!

    当时准备用马文涛时,就让雷子将马文涛的事挖了出来,马文涛的妻子叫叶青,陪着马文涛走过了最艰难的日子,好不容易日子过的顺了,马文涛工作也稳定了,他却因为一次意外和年轻漂亮的霍文霞发生了关系,后来竟然还有了孩子,之后马文涛便一直维持着这种状态!

    而近来霍文霞似乎并不甘心做情妇,想着办法的讨好马文涛,这次知道马文涛要打点副局,自报奋勇的接下了任务,却没想到办砸了!

    像马文涛这种家庭问题混乱的人,唐玲并不想重用,依唐玲来看,马文涛早晚因为家庭问题受牵连,不过这是他自找的,唐玲并不打算插手!

    她能给马文涛几句暗示的话已经是极限了,如果他够聪明,自然会解决他混乱的家庭关系!

    此时一间豪华办公室里,男人一脚踹开一名手下,随手拿起椅子砸了过去!

    咣当一声,椅子没砸到人,却将沙发前的茶几砸了个稀碎!把倒在地上的人吓得身子往后蹭了蹭!

    “妈的!一群废物!”

    秦薄阳气愤不已!又连着打了几个手下几巴掌,踹了几脚,几名手下瑟瑟的看着秦薄阳,不敢喊疼!

    秦薄阳看着他们的模样,觉得解了气,才坐到椅子上,语气阴沉的道,“那个脑科主任你们摆平了没有?”

    小六子看了一眼被踹倒在地的男子,咽了一口吐沫,上前了一步,小心翼翼的答道,“阳少,我们给了那个脑科医生一大笔钱,他也算识趣,把事都抗了下来,反正出了这事,他的责任是逃不掉了,还不如多拿一笔钱!伤工那里一直也是脑科医生联系的,应该查不到我们这里!”

    秦薄阳听了火气消了些,看了众人一眼,见他们一个个脸上都有伤,是他刚才打的,从桌上烟盒里抽出一根烟,小六子见了立马上前给秦薄阳点燃香烟!

    “阳少,接下来我们怎么办?”小六子见秦薄阳火气消减,打着胆子问了一句!

    秦薄阳瞥了小六子一眼,见他那狗腿的模样实在心烦,“都他妈的给我滚蛋!一群没用的废物,一点小事都办不明白,还敢问我怎么办!”

    小六子一听身子一僵,深怕秦薄阳上来脾气再打他们一顿,回头和众人对了个眼神,几个人将门口被踹倒的人扶起来,一个个静悄悄的出了办公室,小六子离门最远,还没等他走到门口,又被秦薄阳叫了回来!

    “等等,那个谁,你过来!”秦薄阳夹着香烟的手一比划,小六子立马弯着腰,小跑了过来。

    “阳少,您吩咐!”

    秦薄阳打量了小六子一眼,见他也算机灵,“交给你个任务,办好了,你以后就跟着我了!”

    小六子眼睛一亮,他现在只是一个小喽啰,若是能跟着秦薄阳,以后的日子准保风光无限!想到这里,连忙凑了过去,秦薄阳吩咐了几句,小六子直点头,然后急匆匆的出了办公室!

    看着满屋的狼藉,秦薄阳眼神阴郁,他做事向来谨慎,虽然小六子说那个脑科主任全抗了下来,他却不能就此打住,祸水东移才是最佳解决方式!

    而他的第一人选早就想好,怪只能怪那人想分一杯羹!他秦薄阳的“蛋糕”,可从来没想过和谁一起分享!

    公安局来人,将脑科主任和石峰夫妇带去了警局,因为华夏教育向警方报了案,他们几人便因诈骗罪被警方逮捕,等待法庭的判决!

    石峰老实交代了一切,他受人指使自己弄伤自己,入院之后伙同脑科主任对华夏教育进行诈骗!

    而脑科医生受不了警方的盘问技巧,终于坚持不住招了一个人名,警方立马对此人进行逮捕,审讯之后,那人招出了幕后指使人——杜衡!

    杜衡因为身份特殊,所以警方并没有将他带回警局,而是派了几名警员对他进行监视!

    最后此事不知怎么惊动了省里,警方只好按程序将杜衡逮捕归案,调查的所得的人证物证俱在,杜衡成为了此案的幕后主使人!在此期间,杜衡一直声称他是冤枉的,可却拿不出实质证据,最后法院对此案进行了宣判,杜衡因教唆他人犯罪入罪,对他进行了罚款和半年缓刑!

    在警局如火如荼逮捕相关人员时,珍宝阁开业了!

    珍宝阁开业这天,s市的古玩市场里热闹非凡,引起了不少逛古玩市场人的注意!还一度造成了拥堵事件!

    这也没有办法,谁让珍宝阁一下子出了两件宝贝,引得业界人士纷纷前来争夺!有了这两件宝贝,珍宝阁火了!

    不少逛古玩市场的人,听说这个新开的古玩店里竟然有价值上亿的真品时,都留下了脚步,想一览珍宝的模样!

    “啧啧!小唐丫头,几年没见,你这丫头倒是越发能耐了!想让我不服老都不行咯!”

    “魏老还是那么爱说笑!您如此意气风发,显得我青涩稚嫩了呢!”唐玲笑着打趣道。

    很显然,刚刚说话的人就是司徒兄弟的外公魏老!当年她能进入玉石行业,正是魏老带她入的行,而她的启动资金,正是魏老买下七宝琉璃珠的那两百万!

    所以魏老在唐玲心中,始终占着很高的地位!

    跟在魏老身边的竟然还是几年前的小陈,只是小陈如今更加成熟,举手投足间彰显着大气的风范,想来这几年跟随魏老走南闯北,沉淀了不少东西!

    小陈再次见到唐玲,心中五味陈杂,当年他压根就没把唐玲放在眼中,一直觉得魏老带着她就是浪费时间,而当唐玲赌石大涨,帮了魏老的大忙,他才在心中剔除了芥蒂!

    之后通过魏老的言语,他才知道,原来那迅速窜起的珍宝斋,竟然是一个不满十岁孩子的杰作!那时他看唐玲的眼神便是充满了疑惑和不解,如今再看见唐玲时,他有种感觉,无论他做的再好,永远也比不上唐玲,跟不上她的脚步!

    她是一个值得让人仰望的人!

    “丫头,快和我说说,你是怎么发现那半幅《韩熙载夜宴图》的?”众人都知道珍宝阁有半幅《韩熙载夜宴图》,却没人知道这图是哪里来的!

    唐玲笑笑,压低了声音,神秘的开口道,“隔壁买的,很划算,800块一幅!”

    魏老瞪大了双眼,胡子有趣的抖了抖,半响才回过神来,身子下压,低声道,“丫头,这珍宝阁真是你的!”

    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句!

    他刚才那么问,其实是试探一下,他还记得唐玲淘来的七宝琉璃珠,所以在这里看见唐玲的那一刻,他便有种感觉,这《韩熙载夜宴图》和她脱不了关系!而这珍宝阁极有可能是她开的!

    别人不知道,魏老可是知道,唐玲不到十岁便开了珍宝斋,这丫头绝对不能把她当小孩看待!她可是比一些老家伙还滑头!

    而唐玲的回答,肯定了他的猜测!这珍宝阁果然是她的!

    惊讶之余,不禁感叹后生可畏!

    唐玲见魏老的模样,便猜到了魏老此时的心情,笑了笑调侃道,“魏老那么喜爱古玩的人,来了这里不急着看古玩,怎么还急着确认主人来了!”

    魏老听了哈哈一笑,“你这丫头,就属你最鬼灵精!”

    唐玲笑着耸耸肩,算是承认了魏老所说,魏老摇头失笑!

    今天来这里的人,大部分都是业内的行家,唐玲还真不认识几个,不过有了魏老在身边,倒是从他那里知道了不少的消息!

    “魏老,原来你在这呢!我说找了半天也没看见你!”几名老者走了过来,笑着和魏老打了招呼!

    “咦?这小丫头是?”

    一名老者见魏老身边站着个小丫头,打量了半天也没想出她是谁!他可不记得魏老的后辈中有女孩的!

    “这小丫头可是咱老魏的忘年交!小唐丫头,快来见见几位老头子!”

    魏老提起唐玲,满脸的自豪之色,看得几个老人十分好奇!这丫头有什么能耐,竟然让魏老称她为忘年交!

    唐玲冲着几位老人笑笑,甜甜的开口道,“几位爷爷好!我叫唐玲,叫我小唐便好!”

    几位老人只是觉得唐玲可能很受魏老喜欢,至于忘年交,他们可不这么认为,对唐玲也算和蔼,却并未将她放在眼里,只当她是个招人喜欢的小娃子!

    而魏老逐一将几位老人介绍给唐玲,手指向最靠近唐玲的老人,“这位是王老,是我们青省古玩鉴定协会的副会长,上次珍宝阁举办的古玩鉴定展也邀请了他,不过这老家伙没当回事,结果竟然错过了两件宝贝的鉴赏!”

    王老听了佯装板起脸,有些别扭的道,“我说魏老,在孩子面前你怎么还损起我了!你上次不也一样没来吗!我看啊,你比我还后悔呢!”

    魏老也没生气,依然笑呵呵的道,“可不是吗!上次京城也有个古玩展,原想着能遇到点好物件,哪知道却错过了这两件宝贝!我可是后悔死了!”

    “我看你也不用后悔,我们几个都没见到,还好今天有机会!”站在最中间的老者插道。

    魏老冲着唐玲道,“这位是苏老,这老家伙可是厉害得很!”

    魏老卖了个关子,苏老摇摇头笑道,“每回见魏老,都要打趣我一番,我一个小小的拍卖行,哪里能和你的珠宝行相比!”

    原来这位苏老竟是汇景拍卖行的老板,这个时候拍卖行并不多,而汇景拍卖行是唐玲所知道的规模最大的一家!

    要知道唐玲如今涉足了古玩业,日后免不了要和拍卖行接触,而汇景拍卖行规模大,从业时间久,在国内的知名度非常高,不是什么人都能将拍卖品送进汇景拍卖行的!唐玲知道魏老是在给她拉拢人脉,心生感激!

    “小唐丫头,你以后要是有什么极品就直接送我这里,那些一般的货色就送去苏老那里,可千万别送错了!”

    魏老笑呵呵的说道,可这话听在另外几人耳中,就不是打趣的话,而是在给他们传递一个信息!那就是眼前这个小丫头不简单!能让魏老如此费尽心思的为她拓展人脉,想必交情不是一般的深厚!

    几人都是人尖子,自然瞧得出魏老的意思,苏老笑着道,“我这里收东西可是严得很啊!”

    魏老却不介意,嘿嘿神秘的一笑,眼睛冒着金光,“啧啧!苏老啊,不是我夸大,要是你们知道这小丫头的本事,估计都争着抢着想从她手里收东西呢!”

    “哦?”一直没说话的那位老人终于起了兴趣,口音不是很正。

    “小唐丫头,这位周老可是大有来头,是香港周氏集团的董事长周元堂!周氏集团涉足多个行业,在香港举足轻重啊!”

    唐玲不由得打量了一下周元堂,听魏老说他是香港周氏集团董事长时,唐玲就知道了周老的身份!

    她记得后世s市的古玩一条街就是香港周氏集团打造的!没想到竟然在这里见到了周元堂本人!

    唐玲暗自思量,她记得周氏入资s市是2000年的事,这个时间周元堂出现在这里,不得不让唐玲多想!看来收购的事要加快脚步了!

    “这小丫头手里有什么好东西,被你夸成这样!”周元堂的普通话一般,一听就知道是香港人!

    一个小丫头被魏老夸成这样,他们都觉得不可思议!

    魏老笑笑,挺直了腰板,神色有些显摆的道,“那串你们都争着抢着想从我手里买过去的七宝琉璃珠,就是这丫头卖给咱的!”

    什么?

    三位老人瞬间盯上了唐玲,满脸的不可置信!

    那七宝琉璃珠就是这丫头淘来的?

    因为这珠子,魏老没少向他们显摆,他们知道魏老仅花了两百万就买到了这件宝贝,都眼红的要死!周老更是出了两千万想买下魏老的七宝琉璃珠,可惜魏老死活不同意,一直到现在,周老还惦记着能把七宝琉璃珠弄到手!

    而这七宝琉璃珠的来历,魏老不知道和他们讲了多少遍,他们都能倒着背下来了!

    看着眼前的唐玲,只是淡淡的站在那里,三个老人不禁咂舌!这丫头就是当年花10块钱,淘到了这与王者之剑一样的上古之物!

    如果说刚才三人并未将唐玲放在眼中,此时三人皆是高看了唐玲一眼,觉得魏老极力的向他们三人介绍她,也是情有可原!

    哪知魏老接下来的话,彻底让他们震撼了!

    “你们今天想得到那两件宝贝,恐怕也要这丫头点头才行!”

    唐玲听魏老介绍他们三人身份时,就没想过要隐藏身份,他们都是身份高贵之人,面对他们,唐玲需要一些身份,这样才不会被他们轻视!

    三位老人听出了魏老的言外之意,这回都是仔细的打量着唐玲,仔细看过之后,都暗暗心惊!

    这丫头竟然在他们三人的审视下,还如此的淡然,要知道这三人单一个人的气势就能压倒一片人,而三人一起更是气势逼人,让人不敢直视!

    这丫头果然让人另眼相看!

    不过魏老说,想得到那两件古玩,要着丫头同意是什么意思?难不成这两件古玩也是她淘到的?

    想到这里,三人心中皆是一惊!能淘到一个七宝琉璃珠就已经是天大的难事,这两件古玩也是她淘的?他们实在难以相信!并没有隐藏脸上的怀疑之色!

    魏老见他们不相信,板着脸有些赌气的冲着唐玲道,“丫头!一会儿就算他们拍到,你也不卖给他们!馋死他们!”

    唐玲会心的一笑,她知道魏老是故意如此,可算是给了她很大的人情!

    “魏爷爷若是出高价,那两件古玩就卖给您了,如何?”

    略带调侃的回了魏老一句,魏老听了翻了个白眼,这丫头就不能不打趣他!那两件?光是一件都会挣的头破血流,还两件!

    三个老人盯着唐玲的眼神深邃,几句话间,唐玲在他们眼中便不再是个孩子那么简单!

    “小女娃子,你可不能听他的!上次那七宝琉璃珠他说死都不肯让给我,这次的元青花可一定不能让给他!”

    先开口的竟然是看起来最沉默的周老,听着周老的话,唐玲心里清楚,这周老是在心中认同她了!否则以他周氏集团董事长,多少人排队想巴结都巴结不到的人,怎么会搭理她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丫头!

    “若是能在价格上,以绝对的优势压过魏爷爷,那龙凤纹梅瓶自然归周老!”唐玲淡淡一笑。

    周元堂难得的笑道,“我这岁数比魏老还大,叫我一声爷爷,你也不吃亏!”

    唐玲眼睛一亮,笑着点头,甜甜的开口叫了声,“周爷爷!”

    不管周元堂出于什么目的,他这一句话,便是给足了唐玲人情!如此难得的机会,唐玲又怎么会矫情!

    唐玲和几个老人聊了一会儿,几个老人越聊越惊讶!他们实在难以相信,以唐玲的年龄阅历,和他们交流起来并不逊色!有些观点甚至比他们看的还透彻长远!几个老人当下就对她心生好感,在心中也算正式的接受了唐玲!

    唐玲面上和他们几人交谈,心中却是翻滚不已!虽然唐玲发展的产业也不少,一直以来唐玲也接触了不少有名之士,可像这几位这般有影响力的却少之又少!

    这一刻,她才算是真正接触到了社会顶端的人!

    而正是这次的相识,为唐玲日后产生建立商业帝国的念头埋下了引子!

    不少人都在远处瞄着唐玲这边,看见唐玲能和那几位有说有笑,都暗自羡慕不已,有不少人酝酿着想上前搭讪,可又迟迟不敢迈步,生怕因为自己的唐突,得罪了几人!

    可惜,总有些不开眼的,一名三十多岁的男子,冲着唐玲这里走了过去,看到魏老,脸上带着讥诮,出口更是语气不善!

    “呦!原来是魏老!今儿个魏老这么得空,竟然来这么个小地方转悠!”

    魏老看见来人,脸色一变,气息马上与之前不同,冷冷的带着凌厉的气息!

    “真是走到哪都能碰到你!怎么这回又是你秘书按照我的行程给你安排的!”

    来人脸色一僵,有些难看,他以前确实干过这事,为的就是能攀上魏博达,当时被圈内人不少人嘲笑,而当他有机会的时候,第一时间的设计了魏博达,原以为他做的很隐秘,没人知道,却没想到走漏了风声,闹得人尽皆知!

    最终魏博达也没被他设计成功,之后两人便成了死对头,魏博达倒是没将他放在眼里,但并不代表他也一样!

    来的人也算是熟人,唐玲一眼便认了出来,他就是腾越玉石拍卖会上那个信心满满的王总!

    唐玲暗笑,这个圈子还真是小呢!她了解魏老,魏老虽然从事珠宝行业,可骨子里却是个古玩爱好者!没想到这个王总年纪不大,不仅在珠宝业闯出名堂,如今还对古玩起了兴趣!

    很显然王总也认出了唐玲,看着唐玲的眼神中带着深深的探究!上次的拍卖会他亲眼见到这女孩在一块不值钱的毛料中,开出了令人趋之若鹜的帝王绿和绝世的紫精灵!他输的一塌涂地,心中恨得牙痒痒!

    虽然他不知道唐玲是珍宝斋的幕后老板,可也看得出唐玲是珍宝斋的人,否则珍宝斋的毛料也轮不上她来解!

    不过他一直将唐玲当成了珍宝斋的员工,并没将她放在心上!可是见到唐玲,心中还是犯膈应!总觉得唐玲就是专门克他的!

    “魏老真会说笑!”

    王总眼珠一转,转向周元堂,有些谄媚的笑着道,“周董身体真是越来越硬朗了,这次来这里也是冲着那两件古玩来的?哈哈!没想到这小小的s市竟然出现了两件极品!真是难得啊!”

    一番话说的很熟稔的感觉,周元堂只是点点头,并未搭话!要知道每次出席公众场合,总会有些人上来搭讪,为的就是能攀点交情!不过可惜的是,大部分的人都败兴而归!

    今日他能和唐玲交谈,也是看着魏老的面子,而之后的交谈,靠的就是唐玲的个人魅力了!

    王总见周老没待见他,也知道自己碰了一鼻子灰,面上却还是笑着,就那么突兀的站在几人旁边,也不离开,看着很是别扭!

    结果等来了又一个上前搭讪的人——王志远!

    唐玲知道这次如此轰动,一定会引来王志远,所以早已让戚凯平做好准备,以防他来闹事!

    王志远搭讪的不是周老,而是苏老苏仁泰!王志远本身是做古玩行业的,所以总会送些拍卖品去汇景拍卖行,和苏老算是熟识!

    而古玩鉴定协会副会长王清泉与王志远也很熟,几人交流起来也算融洽!

    王志远见到唐玲,有些惊讶,却没认出她来,只是觉得这么一群地位如此尊贵的人,旁边怎么会出现一道如此不和谐的身影!

    他们聊天时,唐玲就暗暗的观察着几人,不得不承认,王志远是个社交好手,就连很少说话的周老都和他聊上了几句!站在一旁的京城珠宝行的王总见了,盯着王志远不知想些什么!

    几个人站在一起,引起众人的瞩目,青省古玩协会副会长,汇景拍卖行老板,几个珠宝行老总,还有一个香港周氏集团董事长!随便拿出一个来,都是赫赫有名,响当当的人物!今天竟然聚在了这里!

    “看来今天想拍到那元青花难咯!”

    “哎!原以为那半幅《韩熙载夜宴图》肯定是拍不到,没想到这元青花也不能肖想了!”

    “这消息怎么传的这么快!你们看见那边的老人吗?我听说他是香港周氏集团董事长!”

    “什么!周氏集团?”听见的人惊呼出声!

    “那个身价千亿的周氏集团?天!我有亲戚在香港,每回见面都和我说周氏集团的事,那周氏可是上市公司,绝对的商业巨贾啊!顶尖级的人物啊,天!今天竟然被我见到周氏的董事长!要是让我的亲戚知道,一定要羡慕死我!”

    “我也知道周氏,那周元堂可是亚洲富豪排行榜第一的人物啊!要是能上去搭讪多好啊!机会难得啊!”

    “噗!你搭讪周元堂周老?别逗了!”

    “切!想想还不行!要搭讪也不会找周老,苏老那里我可是盯着许久了!我有几件古玩想托人送进汇景拍卖呢,要是能搭上苏老,那还不是一句话的事儿!”

    “我倒是希望能搭上魏老,我老婆每年都在荣福珠宝买一堆的饰品,搭上魏老还不美死我老婆!”

    “那我希望搭上刘展鹏,我老婆喜欢玉饰,荣福珠宝这几年专做黄金珠宝了,倒是珍宝斋玉器火得很!”

    人群中发出了一阵又一阵的热潮,各自都有想搭讪的人,周老这群人无疑成了焦点!

    戚凯平的出现,终于打破了这些人搭讪的幻想,想起了今天来这里的目的——元青花龙凤纹梅瓶,半幅《韩熙载夜宴图》!

    戚凯平简单说了几句,就将那两件宝贝拿了上来,两件古玩一登场,立刻掀起了今天的又一**!

    周老几人也是眼露急切,三位老人知道了唐玲的身份,王清泉立马看向唐玲,急着开口道,“丫头,那两件古玩能不能让我先看看!”

    “能请到我们青省古玩鉴定协会副会长帮忙鉴定,多少人排队都请不到!我要是矫情,估计在这里的不少人都想掐死我!”

    唐玲幽默的开口道,王清泉听了面上一笑,看着唐玲越加觉得顺眼!

    唐玲给戚凯平递了个眼色,戚凯平笑呵呵的迎上了王清泉,在场不少人都是玩古玩的,在他们眼中王清泉可是权威人士!

    而此时几位老人也算确定了,这十五岁的少女真的是珍宝阁的幕后老板,那两件古玩确实是她淘来的!

    唐玲仔细找了一下,竟然没见到胡兴学,也就是上次鉴定展的胡大师!想来是有其他事耽误了,否则以他对古玩的热情,不可能不到场!

    王清泉手中拿着工具,带上白色的专用手套,拿起放大镜仔细的观察着,若是仔细看,还会发现此时拿着龙凤纹梅瓶的手竟是有一丝颤抖!

    那些还没看到元青花的人,都是抻着脖子眼巴巴的看着王清泉手中的梅瓶,瞧见王清泉满脸的激动,心下都清楚,这元青花是板上钉钉的真品了!

    那么接下来,恐怕要有一番龙争虎斗!

    果然当王清泉放下龙凤纹梅瓶,感叹此物确实是元青花时,众人的眼光更加热切了!

    “80万!”

    人群中传来一声叫价!

    人群沸腾了!

    看向叫价之人,惊讶至极!元青花,80万?这人是疯了吗?那可是底价都要上亿的东西!

    一时间没人叫价,看着叫价之人,都是深深的探究!

    戚凯平顺着声音看去,轻轻皱眉,脸色凝重,他果然还是来了!

    ------题外话------

    三少:俺想要票票!月票,年会票!

    众人:撒个娇卖个萌先~

    三少:俺不会…

    众人白眼:真不知道你怎么混过来的!

    三少:要么男扮女装,要么女扮男装,反正不是人妖~别打岔,要票呢!

    众人:回家洗洗睡了…。

    三少:使出俺的绝招!挨个爬床!哼哼!

    感谢:悠梦昕然,毛毛930614的花花~wuli2128的月票!

    hiwing2,絮晴c的评价票~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三十二章 负面新闻,全面曝光返回目录下一章:第三十四章 一掷千金,上门抓人(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