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奇幻小说 »重生之鬼眼商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十四章 一掷千金,上门抓人

第三十四章 一掷千金,上门抓人

文/秦三
重生之鬼眼商女 本章字数:17783 重生之鬼眼商女txt下载
推荐阅读:绝品真人在异世 残王的贪财妃 重生之我为书狂 势利眼 噬元之主 锦衣卫宠妻日常 [红楼]薛蟠生平纪事 情有不甘 鉴宝名媛有妖气 食味生香
    王志远此时站在人群中,显得特别的突兀,有不少人也认出了他,露出一抹疑惑!

    这王志远也算是古玩的老行家了,这价值上亿的元青花竟然只开价80万,不禁让人心生疑惑!

    在众人的疑惑中,王志远面带笑意的开了口,“戚老板许久不见,不声不响竟然跑到这里做古玩生意!这龙凤纹梅瓶可真是个极品,戚老板的‘运气’不错!”

    说到“运气”二字,几乎是咬着牙说出来的,在场都是精明人,自然听出王志远话中有话!

    戚凯平看了一眼唐玲,然后面上淡淡一笑,“戚某能有今日还要多谢王老板,若不是王老板当日‘慷慨’出手,买了我的店铺,戚某也不会跑来s市讨生活!不过上天待我不薄,竟能有幸遇到这两件极品,否则今日哪里还能与王老板相聚!”

    “慷慨”二字也是咬得极重,众人从二人的谈话中,似乎嗅到了些硝烟的味道!

    一些清楚王志远手段的人,很快便猜到,看来是这王志远耍手段强买了戚凯平的古玩店,将戚凯平从宁市逼到了s市,却没想到戚凯平也有奇遇,竟然连着遇到两件极品古玩,翻了身更胜从前!

    周老几个不清楚的人,没有在意王志远他们二人,反倒是暗自打量着唐玲,都没有做声!

    王志远眼神暗了暗,面上仍然带着笑意,“若是我记得没错,这龙凤纹梅瓶是戚老板古玩店里的东西,可是为何当初我买下你的古玩店时,却没了这瓶子?多出了一堆‘不明物’?”

    提起这些,王志远心中怒火难平,当初花了80万买下的古玩店,竟然全是假的!

    而从其他店铺收上来的古玩,也无一例外,全是赝品!

    反应过来,他才明白,自己是被设计了!

    人家早就挖好了坑,等着他往里跳!他还以为戚凯平被他逼得走投无路,自己捡了个便宜!

    耻辱!绝对的耻辱!

    等他再去找人,这些人竟然一夜间走的干干净净!若不是上次的古玩鉴定展,他听人提起了戚凯平,这股火他还没地方消!今天他来这里,为的就是“消火”!

    “王老板真是会说笑,我当初可是‘净身出户’,王老板和你的那些手下,可都是看见了的!”

    戚凯平大方的应对,众人算是听明白了,王志远这是抢元青花的龙凤纹梅瓶来了!众所周知,商业吞并很正常,可你将人家的店铺吞并了,之后见人家发达了,还想来分一杯羹,那就不入流了!

    “我说王老板,你的手也太长了吧!若是没有意思买这元青花,就不要出价!80万不伦不类打发要饭的呢!”

    终于有人不满王志远的作为,原本这元青花就有不少人盯着了,这王志远还想插一脚!跑这里来说这些话,无非就是想说戚凯平的元青花应该是他王志远的!

    呵!开什么玩笑!拍卖前插一脚,这不是找别扭吗!

    不少人也是很不待见王志远的做法,认为他是眼红,跑来闹场了!

    “就是!80万?没钱就别到这来叫价,喊出来的价听着都丢人!”

    “哎!这不是捣乱吗!”

    “还真没见过这样的,眼红成这样,直接过来抢了!”

    谴责的声音,此起彼伏,就算是脸皮再厚,王志远此时也是面上发烧!原本他是想声讨戚凯平掉包了这元青花的,怎想到声讨的话还没说出口,就引起了众怒!

    戚凯平双手虚压了一下,安抚道,“各位稍安勿躁,不要被人影响了大家的心情!这龙凤纹梅瓶没有底价,价高者得,真心竞拍者我们珍宝阁欢迎,若是恶意捣乱,就别怪我们珍宝阁翻脸无情!”

    戚凯平盯着王志远,眼中满是警告之色,这时王志远也看到了,珍宝阁的各个角落里,站着几名保安,好像随时准备将他扔出去!

    王志远眼神阴郁,嘿嘿一笑,没有再说话,想来是不想惹起众怒!可虽然面上带笑,心中早已怒火中烧!

    “戚老板,这元青花我出八千万!”刚才嘲笑王志远的那人直接叫到了八千万!

    王志远听了,脸上发烫!这简直就是打他的脸,他出八十万,那人高了他一百倍,直接八千万!王志远阴狠的盯着出价那人,眼中放着毒光,犹如一条冰冷的毒蛇!

    叫价那人开了头,众人纷纷加入了竞拍中,当价格叫到一亿的时候,苏老开了口,“一亿两千万!”

    不少人退出了竞争,剩下的就是几个实力深厚的人之间的较量!

    王清泉虽然对那元青花爱不释手,他只是古玩协会的副会长,资产当然不能和几个商业巨贾相比,自然便没有加入争夺!

    魏老也很喜欢那元青花,叫价到一亿三千万,那个京城来的珠宝商王总见魏老叫价,眼睛瞄了瞄周元堂,然后将价格喊道了一亿五千万!

    价格一喊出,底下不少人都暗暗心惊!

    有人更是认出了王总,“那个不是京城玉石轩的王海?怎么也开始玩古玩了?”

    “玉石轩老板?我说怎么瞧着眼熟,难怪能和周氏搭上,这玉石轩可是国内珠宝行业龙头老大!”

    “不愧是龙头老大,一亿五千万,喊出口面色丝毫不变啊!果然是其他珠宝行没法比的!”

    王海听到众人的声音,立刻高傲不已,看着魏老的眼神带着轻蔑!如今他的玉石轩已然是珠宝行业的龙头,魏博达想和他争?哼!也要看看自己的实力!

    唐玲暗自拉了一下魏老的衣角,魏老刚想喊出口的话咽了回去,他当然知道唐玲拉他衣角的意思,虽然不懂为何不让他争下去,却也选择相信唐玲,没有继续叫价!

    就在王海暗自欣喜时,周元堂终于开口了,“一亿八千万!”

    哗!

    全场哗然!

    一个元青花叫价到一亿八千万!这价格绝对高出了市价!正常来说,这元青花的市价在一亿左右,拍卖会高出市价一些,但是一下就高了八千万出来,这算是天价了!

    王海在听到周老叫价时,明显愣了愣,看向周老,眼珠转了转,竟然试探着喊出了一亿九千万的价格,而周老凌厉的看了一眼王海,“两亿!”

    珍宝阁内热情高涨,听着叫价心惊肉跳,这可是真金白银的叫价!两亿啊!果然是香港富商,两亿的价钱眉毛都不动一下!那两亿对他来说,九牛一毛而已!

    王海听到周老再次叫价时,面色古怪,像吞了苍蝇一般,垂下眼睑,心思转的飞快,随即笑笑道,“既然周老如此有兴趣,王某哪里还能不识趣!我退出竞价!”

    说完王海殷勤的看着周元堂,周元堂难得的开口,“王总果然识趣,原本一亿的东西,两亿买下,还真是多亏了王总!”

    王海眼角抽了抽,有种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的感觉!之前听着周老的意思,对这元青花似乎很感兴趣,又一直没见他叫价,王海就生出了拍下这元青花的念头,将这元青花送给周老,那他想打通香港市场的计划就有了靠山,哪知道周老突然叫价,杀的他一个措手不及!

    王海再三思量,为了能得到这元青花这个敲门砖,他才硬着头皮跟着叫价,却没想到周老眼皮都不眨一下,直接叫了两亿!出于资金和周老的实力考虑,他便没有跟着叫价,王海原本想将这元青花让给周老,也算能让周老记他一个人情,却怎么也没想到,周老的这一番话彻底粉碎了他的幻想!

    王海想借助周元堂进军香港的计划,就这么泡汤了!

    唐玲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心中不禁暗笑,这王海当真是自作聪明,他以为周老看不出他的意图吗?周老如此说,不过是为了断了王海的念头罢了,不愧为纵横商场多年的老油条,一句话便断了人的念头!

    最终,这元青花经过一番激烈的竞争,还是被资金雄厚的周老得到,魏老一脸惋惜的盯着那元青花,看着唐玲,满脸的委屈!

    唐玲见魏老的模样,便知道他是不解唐玲为何要拉住他,不让他竞拍!

    笑笑地开口道,“魏爷爷都有了那七宝琉璃珠,这个元青花若是再抢了去,几位爷爷还不知道怎么埋怨您呢!”

    周元堂深深的看了一眼唐玲,然后操着那口不算流利的普通话,笑着对魏老道,“就是!好东西不能每次都被你抢去!”

    魏老摇头失笑,唐玲见了笑笑道,“有机会再给您老找一件元青花,到时候给您打八折,如何?”

    听着唐玲那漫不经心的打趣,仿佛那元青花是地里的大白菜一般,说捡就能捡一个!

    可王清泉王老可是上了心,看着唐玲的眼神一亮,眯着眼睛样子像个老狐狸,“小娃子,魏老那都有七宝琉璃珠了,下次再淘到元青花,可一定送我这里来!”

    然后俯下身子,低声道,“以后你有看不准的古玩,咱给你免费鉴定!”

    唐玲也学着王老,眯着眼睛,笑得像只小狐狸,朱唇轻启,“成交!”

    魏老开了头,结果几个老人都争着向唐玲讨要极品古玩,唐玲有些无语,这些老人还真是高看了她,极品古玩哪里那么容易找到!

    可唐玲没想过,她手里出了三件极品古玩,这样的运气可不是谁都有的,几个老人都是酷爱古玩的人,自然愿意结交像唐玲这样的人!也正是如此,几个老人此刻才像魏老一般,打心眼里欣赏唐玲!

    当第二件古玩《韩熙载夜宴图》拿上来时,众人又凌乱了!

    不过都是抱着欣赏的心态,在场的人都知道,另外的半幅《韩熙载夜宴图》如今展在京城博物馆里,可是国宝级文物,没想到京城博物馆里展的竟然只是半幅!如今这半幅的出现,代表的意义非凡,五代时期的文化遗产终于完整了!

    今天来的人中,不乏有些老学者,一生都奉献给了古玩,当真看见了这半幅《韩熙载夜宴图》,眼眶竟然湿润了,唐玲见了不禁感慨,这古玩在这些学者眼中,精神文化的价值要远高出金钱价值!

    其实这半幅《韩熙载夜宴图》,她心仪的买主还没到,在唐玲心中,《韩熙载夜宴图》应该合二为一,以全新的姿态出现在人们眼中!

    正在唐玲心思流转时,似乎听到了门外的疾步声,抬起头看向大门,果然见几个老者推门而入,脚步有些急促,一副风尘仆仆!连忙冲着人群这里走了过来!

    “咦?是胡兴学胡大师!”有几个注意到动静的人,也看到了疾步而来的几人,其中有上次参加古玩鉴定展的人,认出了胡大师!

    “看来是冲着《韩熙载夜宴图》来的!他旁边那几个是谁?怎么瞧着胡大师好像还很尊重呢?”

    “没见过,不过能让胡大师如此尊重的人,恐怕没几个吧!”

    众人都在猜测几人的身份,而这几人并未在意,当胡大师看到那半幅《韩熙载夜宴图》还在时,顿时深深的松了一口气!

    抬手擦了擦头上因为走得太急而流出的汗,稳了稳心神,而他身边的几人则是盯着那半幅《韩熙载夜宴图》,眼神火热而急切!

    魏老几人,除了周老是香港人,不认识刚来的几人,魏老三人将来人认了出来,几人都是眼神一亮!

    唐玲看着几人的神色,再看到胡兴学,大概猜到了来人的身份!能让胡大师如此尊重,恐怕除了他的师叔叶弘毅叶大师,就是京城那位了!

    胡兴学冲着戚凯平点点头,开口道,“戚老弟,能否让我这几位朋友先看看这半幅图?”

    自从上次的鉴定展胡大师鉴定出这是半幅《韩熙载夜宴图》,并且同戚凯平和朱宏宇聊了许久后,称呼就从戚老板变成了戚老弟!

    戚凯平是个聪明人,自然看得出几人身份高贵,不过还是先看向了唐玲,见唐玲冲着他点头,才笑呵呵的道,“当然可以,还请各位专家给仔细瞧瞧!”

    其中一个老者看了一眼戚凯平,然后上前戴上了专业的手套,旁边的人拉开一个专门的工具箱,里面各种工具一应俱全,从中拿出了要用的工具,递给了老者,而胡兴学则是在一旁观看!

    老者接过工具,从一角仔细的开始观察,虽然上了年纪,可是鉴定的一连串动作却如行云流水一般,始终散发出一种高贵的气息!

    唐玲看向魏老,轻声道,“魏爷爷,这位是?”

    魏老收回盯着前面的视线,稍低了些头,带着些许恭敬的道,“他就是京城博物馆的馆长,姚博云姚馆长!”

    唐玲眼神一亮,果然是京城那位!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众人却没有半丝的焦急,此刻都专注的盯着老者,他们虽然不认得老者,不过这老者同胡大师一同前来,想必身份定然很高!就单凭他鉴定的手法,就折煞了多少人!

    半响,老者才停下手中的动作,摘下了眼镜,揉了揉眼睛!

    胡兴学急忙道,“姚馆长,怎么样?是不是真的?”

    一些有心人一直盯着这里,听到了胡兴学的话,狐疑的盯着老者,犹豫的喃喃道,“姚馆长?难道是…京城的那个姚馆长?”

    “什么?你说那老者是京城博物馆的馆长!”

    “我好像也听到胡大师这么叫他的,而且你看胡大师那么尊重他,还有人家那一手鉴定的技术,搞不好真是京城的那位啊!”

    “天!这姚馆长出了名的行踪不定,能见到他本人的少之又少,真是他?天!我竟然见到了姚馆长!”

    讨论的声音越来越大,在人群中已经造成了骚动,一个个都一脸激动的盯着姚馆长,深怕他下一秒就凭空消失了!

    姚馆长冲着胡兴学点点头,不难看出,他此刻心情也是十分激动,没想到这竟然真是那另外的半幅《韩熙载夜宴图》!还好他赶上了,不然真的要错过了!

    其实今天来的晚,是因为姚博云行踪不定,胡兴学昨天半夜才找到他,几人连夜坐飞机飞到了青省省会宁市,然后又转坐车来到s市,s市如今大力整顿交通,到处都在修路,堵车堵了很久,好不容易才赶到这里,幸好这《韩熙载夜宴图》还没卖出去!

    众人见姚馆长点头,看来这《韩熙载夜宴图》真的是真迹了!

    “戚老弟,这位是京城博物馆馆长姚博云,我们这次专门赶过来,就是为了这半幅《韩熙载夜宴图》,不知你这半幅图准备卖多少?”

    戚凯平愣愣的看着姚博云,心脏咚咚的跳动着,姚博云姚馆长可是他的偶像!没想到今天竟然见到了他本人,还能与他说话!这怎能叫他不激动!

    戚凯平双手在裤缝间蹭了蹭,然后激动的伸出双手,握住了姚馆长的手,满脸的激动,“姚馆长,我…我…能见到您,我实在是太激动了!您竟然到这里了,天!我实在太高兴了!”

    姚馆长亲切的笑笑,给人如沐春风的感觉,这就是一个人的人格魅力,不用说话,不用做什么,只要静静的站在那里,就能让人一眼看见他,心生倾慕!

    拉住姚馆长的手激动了半刻,才回过神来,觉得自己太冒失,戚凯平连忙将手收了回来!

    “姚馆长是想买下这半幅《韩熙载夜宴图》?”

    姚馆长郑重的点点头,看向桌上的半幅图,颇为感慨道,“原以为这《韩熙载夜宴图》就仅剩下那半幅,一直以来这都是我心中的一个遗憾,却没想到如今这《韩熙载夜宴图》终于能真正的重现世间了!”

    “戚老板,这半幅《韩熙载夜宴图》能否卖给我们国家博物馆?”

    戚凯平怔了一下,面上有些为难,毕竟这东西说是今天拿出拍卖,而姚馆长想直接买下,恐怕…不太妥当!

    “这…”戚凯平犹豫的开口。

    看出了戚凯平的为难,胡大师开口道,“戚老弟放心,这半幅《韩熙载夜宴图》,我们国家博物馆会出一个合理的价格!”

    戚凯平眼神瞟向唐玲这边,唐玲给他了个眼色,戚凯平才道,“姚馆长匆忙赶来,又鉴定了许久,大家不如先休息一下,看看我们珍宝阁的古玩,之后我们再谈!”

    大家都明白,这么重要的事需要考虑,而且大家确实也有些累了,一早上众人都是精神亢奋,又突然见到那么多大人物,是需要时间消化一下,休息一下也好!

    珍宝阁地方宽敞,还特意准备了桌椅,毕竟来的人大部分都是上了岁数的人,唐玲特意吩咐弄了个休息区出来!

    此时唐玲和戚凯平,朱宏宇二人坐在后面的办公室里,戚凯平和朱宏宇二人显然神色激动,还没平复过来!

    朱宏宇刚刚在库房里研究一件新古玩,想起今天拍卖会的时候,这边正好中场休息,结果被戚凯平直接拉到了办公室,当他听到国家博物馆的姚馆长竟然亲自来了,激动的站起身子就想往外跑,还好戚凯平及时拉住了他!

    “唐总,姚馆长亲自来这里,为的就是这半幅图,可我们先前说了,这半幅图要拍卖,现在怎么办好?”

    戚凯平心中虽然仰慕姚馆长,可是他现在跟着唐玲,就要以唐玲的想法为先,以珍宝阁的利益为先!

    “唐总,虽然拍卖的价格高,对我们珍宝阁有利,但是这半幅图若是能重新拼凑在一起,这意义可就不同了!咱是古玩迷,唐总也知道,所以我还是希望,若是有可能,这半幅图还是卖给姚馆长吧!”

    朱宏宇直直的坐在那里,说出的话带着些恳求的味道,他是真的爱古玩,爱这门艺术,所以希望这代表五代时期艺术文化的《韩熙载夜宴图》,能够重见天日!

    “可如果这样,对我们珍宝阁的信誉有损啊!”戚凯平始终以珍宝阁的信誉为先!

    朱宏宇皱着眉头,沉默不语,他知道小平说的有道理!

    唐玲看着两人愁眉不展的模样,笑了笑,“这原本是好事,怎么你们还发起愁了?”

    戚凯平二人皆是齐齐的看着唐玲,跟着唐玲有段时间了,自然听得出唐玲有话说!

    看着二人那眼中冒着精光的模样,唐玲开口吩咐道,“平叔,你私下传个话给姚馆长,告诉他正常参加竞拍,无论他叫出多少价,我们珍宝阁最终都以他准备出的价为准!”

    二人眼睛一亮,对啊!这样一来,这半幅图终归是国家博物馆拍到,而珍宝阁顶多是少赚一些,一举两得!

    原本戚凯平想去联络姚馆长,结果却被朱宏宇抢了去,“小平,你都和那姚馆长握过手了,这回轮到我了!你小子可不能吃独食!”

    说完站起身,在戚凯平愤愤不平的眼神中,得瑟的晃出了办公室!

    休息了十几分钟,《韩熙载夜宴图》的拍卖终于开始了,众人原以为那半幅图肯定是拍不到了,没想到珍宝阁竟然宣布,这半幅图继续拍卖,还是价高者得,这下不少人跃跃欲试,都打起了这半幅图的主意!

    要知道,这可是国宝级的文物,若是能拍下来,到时候转个手,那可是要大赚一笔的,还好珍宝阁的半幅《韩熙载夜宴图》宣传的力度不大,否则今日来争夺的人更多!

    于是一番争夺开始了!

    姚馆长直接喊出了两亿,起拍价就和那元青花的最终价一样,令人唏嘘不已!那元青花也算是极品的古玩,和这半幅图相比,似乎接了许多地气儿,相对“便宜”了些!

    原以为直接喊出两亿,会打退不少人,却没想到还是有不少人争了起来,一会儿的功夫,价格就开到了两亿七千万!

    出价的人是苏老,唐玲有些惊讶,想了想随即便释然,虽然这半幅画价格昂贵,可苏老是汇景拍卖行的老板,这半幅画在珍宝阁里拍卖的价格,肯定远不如在汇景拍卖行的价格,毕竟汇景资产雄厚,又有自己的宣传渠道,不像珍宝阁的古玩展,只有少数的业内人知道,今天来这里的人除了周元堂周老,资产雄厚的并不多!

    不过显然周老对这半幅图并不感情趣,他今天来这里就是冲着元青花来的,现在元青花已经到手,自然不会争别的!

    姚馆长将价格提到了三亿!这回倒是没有多少人能跟了,三亿不是小数目,虽然转手卖的话不止这个价,但也要有资金周转,贸然拿出那么一大笔巨款,周转上肯定要吃力!

    王海正是出于这个考虑,没有再次叫价!

    然而叫价没有停,还在继续,而正在这边竞拍的火热时,又来人了!

    不过大部分人都没有注意到,唐玲五官灵敏,自然知道!眯起水眸看向来人,最近可真是巧,竟然走到哪都能见到他!

    赵源穿着一身的休闲服,和上次很不一样,整个人看起来清爽了许多,迷人的凤眼透着说不出的风情,身为女人都觉得他那双眼睛真是漂亮的令人嫉妒!

    凤眼流转,便在人群中盯上了唐玲,薄唇轻勾,迈着悠闲的小步,来到了唐玲身边,邪魅的一笑,带着些慵懒的风情!

    一米八多的身高,站在唐玲身边,显得十分协调,看着身前的唐玲,赵源觉得此刻竟是如此舒服!

    唐玲旁边的魏老见到了赵源明显愣了愣,这小子不是最讨厌来古玩场所吗?每回他家老爷子让他陪着参展,他都找事推脱,因为这个赵老没少和魏老抱怨!

    唐玲没看赵源,盯着那半幅图,赵源侧头看着唐玲,深邃的眸子酝酿着些什么,见她盯着那半幅图没看他一眼,拧着眉毛,看向半幅图的眸子闪过一丝不悦!

    似乎不满那破画抢了本应该属于他的视线,有些烦躁的盯着那一群人争得火热的半幅图!

    “五亿!”

    低沉的声音带着些许的慵懒,仿佛那五亿只是个数字而已,随口喊了出来!

    嗡!

    争得热火朝天的几人猛的朝这边看来,心中都是震惊不已!他们争了许久,最多就是一千万的往上加,刚加到三亿四千七百万,就听到有人直接喊出了五亿!

    这简直就是砸钱!**裸的砸钱!

    对于众人的反应,赵源并不在意,当他看到唐玲的视线终于转到他身上时,心情才觉得舒爽,唇边泛开的笑容为他平添了一丝风情!

    这五亿的效果还不错!

    魏老惊讶的看着赵源,略带疑惑的开口道,“你这臭小子搞什么,突然来差一脚?难不成你家老爷子派你来的?”

    赵源换上一副谦和的模样,恭敬的道,“这不是听说这里有拍卖,正巧路过,进来瞧瞧,凑个热闹罢了!”

    魏老听得嘴角直抽,正巧路过?凑热闹?他真想替赵老抽这臭小子!你家路过进来随便砸个五亿,就是为了凑个热闹!

    “五亿一千万!”终于有人心理斗争了许久,喊出了价格!

    唐玲闻言转过头去,没想到竟然是王海!刚才这王海就是几个争夺人中的一个,没想到加到了五亿,他竟然还跟!

    赵源脸色一沉,眼眸暗了暗,似乎很不满唐玲的视线再次被人吸引走,冷冷的看着王海,竟然敢和他争夺“食人花”的注意力?真是不自量力!

    “十亿!”

    哄!

    全场哗然了!

    王海听了胸口一闷,顿时感觉像被什么堵住了一般!他加一千万,人家直接加了一倍!听的他想吐血!

    此时就连姚馆长也直直的盯着赵源,姚馆长平日里沉迷于古玩,更是行踪飘忽不定,除了一些熟识的人,对那些有权势财力的人,认识的并不多!

    赵源依然是一副我行我素的模样,双眼盯着唐玲,眼中带着的渴望连他自己都不知道,那样子像极了渴望被人夸奖的孩子!

    而唐玲抬起头,看到的就是这样的赵源,感觉心脏有一丝跳动,眼前的人怎么看都萌的要死!这哪里还是他源大少爷,若是唐玲没重生,见到他肯定会掐一下他的脸蛋,揉揉他的脑袋!

    “喜欢吗?送你如何?”

    低沉而又有磁性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声音并不大,只有唐玲离得近,才能听得到!

    唐玲此时才认真的打量起赵源,他从头到尾都没看过那幅图,显然并不感兴趣,可是如此抬价,为的又是什么?

    见唐玲没有反应,赵源邪魅的一笑,轻轻的压低了身子,呼吸似有似无的喷洒在唐玲耳际,“只要你喜欢,拍下来送你又何妨!”

    唐玲听了一愣,搞了半天这家伙争那半幅画,就因为她喜欢?这是算什么?一掷千金博美人欢心?

    水眸闪闪,盯着赵源那漂亮的凤眸,轻启朱唇淡淡道,“我喜欢的是那放着画的桌子!”

    笑容在嘴边僵住,若是仔细看,还会看到赵源那双漂亮的凤眼眼角有些微微抽搐,不过很快便恢复了优雅之色,看向戚凯平,像个高贵的公子,略带磁性的声音响起!

    “十亿!买你那桌子!”

    噗!

    在场就连年纪大的老者都喷了!

    十亿买桌子?他们是不是岁数大了耳朵不好使,听错了吧?

    戚凯平也愣愣的看着赵源,接不下去话,怎么搞的?不是在拍卖那半幅《韩熙载夜宴图》吗?怎么变成桌子了?

    面对众人的质疑,赵源仍旧一副优雅的模样,站在那里看着唐玲,唇边笑意不减!

    还是姚馆长先反应过来,“既然无意争夺那半幅《韩熙载夜宴图》,不如从刚刚的五亿一千万开始继续叫价!至于要买这桌子,就等拍卖之后吧!戚老板看这样如何?”

    戚凯平听到姚馆长叫他,立马缓过神来,连连点头,“好好!那就继续吧!”

    众人听到,才纷纷将注意力集中到了拍卖上,又经过了一番你争我夺,最终王海还是败下阵来,姚馆长毫无意外,以八亿三千万的价格拍到了这半幅《韩熙载夜宴图》!

    不过一点一点的向上加价,似乎就没了看头!没办法,谁叫之前赵源一下子翻了一倍,叫出了十亿的价格!

    当然姚馆长给的最高价格是三亿!中间有着五亿多的差距,这倒是令他十分过意不去!珍宝阁这个人情可是大得很,姚馆长记在了心中!

    五亿!不是小数目!

    但五亿能买他的交情吗?答案很简单,不能!

    姚馆长领情,领的是珍宝阁真心想将这《韩熙载夜宴图》献给国家,让这半幅图与博物馆中的半幅合二为一,重现五代时期的艺术文化!

    姚馆长知道这珍宝阁刚刚开业,想了想主动要给珍宝阁题字,就当是恭喜开业的贺礼,戚凯平听了激动不已!谁不知道,姚馆长除了是国家博物馆的馆长之外,还是当代著名了书法大师,以他的身份,为珍宝阁题字,那就是个活招牌,想不火都难!

    拍卖结束,魏老几人才收回了注意力,魏老才冲着赵源开口道,“你这小子,若是让你家老爷子知道,你今天在这瞎胡闹,回去有你受的!”

    赵源笑笑,“这可说不准,我这可是为博美人一笑掷千金,那老头子若是知道,乐还来不及呢!”

    说罢,凤眼一眯,扫向一旁的唐玲,带着一丝暧昧!

    魏老微微一怔,看看唐玲,又瞧了瞧赵源,有些警惕的道,“你小子干嘛?不会是想打小唐丫头的主意吧?这丫头可还小着呢!你可不准胡来!”

    魏老立刻护到了唐玲身边,拉开了二人的距离!开玩笑!这么好的小丫头,他还要给自家外孙留着,可不能让赵家小子先下手!当年他和赵老的戏言,他可是还记得清楚呢!

    赵源愣了愣,没想到魏老反应这么大,看着唐玲的眼神越加深沉,这丫头还真不简单!

    “小?”

    赵源不介意的笑笑,“正巧我现在也没成家的想法,说不定这丫头长大了,我就突然变了想法!这不是先给自己预备着,以防外一啊!”

    “你这小子还是这么没正型,被赵老听到,可有你好看的!”

    苏老摇摇头,赵老喜欢古玩,所以每次汇景拍卖行有大型的拍卖会,都会邀请赵振东,而赵源也是跟着去过几次,和苏老很是熟悉!

    “没事,有我们家皇太后护着,他也只有干瞪眼的份!”赵源调笑道。

    几个老人听了哈哈一笑,听了听了也是面上一笑,赵老她也认识,当初就是因为他的老伴儿喜欢黄秧绿,唐玲才有机会和赵老相识!

    赵源的交际手腕极强,和几个老人在一起交谈,丝毫不显稚嫩,几个老人对他也很是欣赏,不过最欣赏赵源的应该是香港来的周元堂,不为别的,只因为赵源说着一口地道的粤语,两人交谈起来十分顺畅!

    赵源随手递上一根香烟,周老看了看,并不是什么好烟,没往心里去,可当他吸了第一口,眼睛立马一亮!连着多吸了几口,才笑着直夸这烟是极品!对赵源又亲切了许多!

    赵源和几人聊的正忙时,唐玲又悄悄的退了出去,她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戚凯平早就将姚馆长请去了后面的办公室,她原本想走的,没想到被赵源拖住了脚步!

    办公室里,姚馆长和几名随行正坐着喝着茶,他们也有些疑惑,这戚凯平将他们请过来,却一直没说什么,只是让他们在这喝茶,他们确实没搞懂戚凯平的意思!

    门锁微动,坐着喝茶的人,便看到一个扎着马尾的小姑娘开门走了进来!

    戚凯平见了,连忙迎了上来,朱宏宇也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他们这一举动,看得姚馆长几人一愣!

    “唐总,你可算来了,姚馆长可是喝了半天茶了!”朱宏宇急忙开口道,这么半天没等到唐玲,他还真怕怠慢了姚馆长!话说的急,听着有些埋怨的味道!

    戚凯平瞪了朱宏宇一眼,“我说老哥,有你这么和自己老板这么说话的吗!”

    这老哥除了古玩,眼里就没别的,什么人际交往之类的完全是个门外汉,也就戚凯平时不时的提点他!

    朱宏宇听了也没生气,反倒是摸摸后脑,一副不解的模样,看得戚凯平直接翻了个大白眼!

    这老哥没救了!

    还好唐玲并不在乎,若是换了另一个老板,早就把他翻来覆去的“炒”!

    若是此时姚馆长他们还弄清楚,那这么多年都白混了!几人心中皆是一震,吃惊不已!

    这小姑娘才多大?

    最吃惊的莫过于胡兴学胡大师,盯着唐玲的两眼直放光,“小唐丫头,难不成你才是这珍宝阁的老板?”

    声音中很容易听得出激动之色,上次鉴定展认识了唐玲,胡大师便很喜欢这个小姑娘,年纪不大,可对古玩却是充满了热情,他看在眼里,心中欣赏不已!

    没想到,这珍宝斋竟然是这丫头开的!这怎么能不让他惊讶!

    “还有,这元青花和半幅《韩熙载夜宴图》也是你的?”胡兴学灰白的胡子在空中抖着,眼睛睁的圆圆的,看起来十分可爱!

    唐玲笑了笑,点点头算是承认了她的身份,“胡大师,小唐不是有意欺瞒您,只是您也知道我的情况特殊,实在不方便透露太多,若不是今日姚馆长来竞拍这半幅《韩熙载夜宴图》,我也不会这么早就将身份暴露出来!”

    胡兴学听了点点头,转而冲向姚馆长,“姚馆长,这个丫头就是我和你说过,在古玩鉴定展遇到的小丫头!不过没想到这丫头竟然是珍宝阁的老板!真是难以想象啊!”

    姚馆长盯着唐玲,从刚刚唐玲进来,姚馆长的注意力便集中在她身上,这丫头别看年纪小,举手投足之间散发的气质却是难得一见!

    刚才在竞拍那半幅《韩熙载夜宴图》时,那长相贵气的男子随口就将价格加到了十亿,听那男子的意思,竟然是想买下那半幅图送给这丫头的!

    虽然这丫头说是看上了那桌子,可他觉得这丫头似乎有意帮他,没想到他竟然猜对了,这丫头果然是在帮他!而理由很简单,她才是这珍宝阁的幕后老板!也是这半幅图的主人!

    “唐总,这次你能将这半幅《韩熙载夜宴图》卖给国家博物馆,实在是为国家做了很大的贡献,我代表国家向你表示感谢!”

    姚馆长郑重的对唐玲讲出这一番话,要知道不是每个人都能面对利益而去选择为国家做贡献的,这种赔钱的买卖商人是绝对不会做的!所以唐玲能舍弃五亿的巨资,选择将这半幅画卖给国家,这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唐玲笑笑,“姚馆长不必如此严肃,和胡大师一样叫我小唐就好!我也是喜爱古玩的人,也算是机缘巧合,开了这么一间古玩店,哪里称得上总,真是折煞我了!”

    听见唐玲这么说,姚馆长面上也算松动了许多,原本就对唐玲心存感激,所以对唐玲多了一分的亲近!

    唐玲见状笑笑,继续道,“当胡大师说出这画是半幅《韩熙载夜宴图》时,我便想让这图能够重新拼凑,合为一整幅的画作!今天还一直担心胡大师不来呢!”

    几个人听了纷纷感概的点头,这可是极具历史意义的!没想到这小丫头竟然有如此胸怀!

    “小唐丫头果然是真喜欢古玩,哈哈,咱老头子也不说那些个官面话,小唐丫头日后若是有什么难事,我老姚一定多多帮衬!”

    姚馆长一改先前的庄重模样,整个人感觉像是年轻了好多岁,说起话来语气轻快!

    胡兴学看出唐玲的疑惑,笑着道,“小唐丫头习惯就好,姚馆长他啊,本来的性子就是如此,很好相处的!”

    唐玲怔了怔,然后笑笑道,“姚馆长位高权重,却还能保留如此心性,倒是十分难得!”

    国家博物馆馆长,那可是副部级的官员,绝对的位高权重!在文化部绝对是说一句,就要摇三摇的人物!

    唐玲不着痕迹的看了看跟在姚馆长身边的另外两个人,他们见到姚馆长对唐玲如此亲厚,心中都暗自盘算着!

    这两人不是别人,正是青省文化厅的厅长和副厅长,看来应该是姚馆长提前和他们打了招呼,所以今天二人纷纷陪同前来!就算是姚馆长没打招呼,他们若是知道了消息,也会飞奔而来!这可是难得的机会,能见到国家博物馆的馆长,他们也都想沾沾光,找找机会!

    不过他们没想到,他们二人盘算着沾沾姚馆长的光的那一刻,唐玲想沾的光就到手了!

    没错!

    除了考虑到将两幅图合二为一之外,唐玲能以如此的优惠的价格卖给姚馆长,也是因为她认出了姚馆长身边的两名青省文化厅的厅长!

    能当着他们的面,让姚馆长领她一个人情,日后她想打造s市古玩一条街,这两位厅长也会考虑唐玲和姚馆长的交情!

    这种一举两得的事,何乐而不为呢!

    几人看着唐玲淡淡的笑容,谁都没有发现那掩藏在笑容下的一抹算计!

    她卑鄙吗?

    不!

    她从不认为这叫卑鄙!顶多只称得上奸诈!不过她是商人,不奸诈又如何能立足!更何况这种无伤大雅,互利互赢的奸诈,可比不择手段损人不利己的手段强上了不止千百倍!

    商人就是如此,永远不要奢望商人仁慈,商人看重利益,眼前利益或者长远利益,而唐玲能做到的就是利益双方的双赢!

    当赵源意识到身边的人不见了时,唐玲从后门已经离开,因为雷子来了,给她带来了个消息,云省丢失的毛料出事了!

    原本那些毛料放在出事故的运输车里,虽然车提不出来,但是毛料放在里面却很安全!可是今早陆松传来的消息,撞伤的少数民族族长的儿子伤情恶化,结果引起了骚动,纷纷要求砸车毁物,于是丢的那批毛料便遭了秧!

    唐玲先是急忙回家取了户口本,又找了个借口去刘欣家,便带着雷子一同前往去了云省!

    刚下飞机,陆松就在机场等候着,看见唐玲连忙小跑了过来!

    “唐总,那批货现在就在事故科的停车场里,那附近从早上开始就被围住了,因为事件比较敏感,所以去那维持秩序的警察也只是暂时拦着,情况不太理想!”

    一边走,陆松将知道的消息一边透漏给唐玲,自从知道唐玲才是珍宝斋的幕后老板后,他便不再“小唐丫头”的叫她了,而是跟戚凯平一样,叫上了“唐总”!

    从陆松口中得知,原来雷子回来的这几天里,这里发生了好多事,先是少数民族民众围堵警局,要求交出肇事者,警方戒严,之后其中一名伤者不幸不治身亡,激起了少数民族民众的怒火,如今族长的儿子病危,才造成了今天的局面!

    唐玲一直皱着眉,云省这里他们没有根基,虽然陆松在这里人面比较广,可这涉及到了少数民族,事情就难办了!

    先让陆松带着他们二人去了事故科的停车场,结果还没到事故科那里,便被路障拦了下来,只好下车步行!

    事故科的停车场还算比较大,还没走到停车场大门,远远的就能看到身着民族服装的人围在了大门门口处,旁边的警车停了不少,警察都是站在一旁,没有一个敢上前去轰人的!

    唐玲皱皱眉,这种情况别说将毛料运出来,就算是你想走进去都难!

    其实唐玲倒是有办法将毛料神不知鬼不觉的带出来,她的随身空间就可以办到,可这样的话容易暴露,并不安全!所以想将这批毛料带出来,还是要用光明正大手段!

    “唐总,你看,这里将停车场围的水泄不通,想将毛料运出来根本不可能,可若是不快点,我怕当地政府为了平息动乱,会将那肇事车和车上的毛料都交给他们,以他们的性子,这东西肯定是保不住了!”

    陆松实在有些焦头烂额,原本事故科他也有熟人,可这次的事件敏感,谁都不敢放水,他现在可真是没办法了!只能祈祷族长的儿子平安无事,否则损失惨重!

    “先去你那吧,这里肯定是进不去了!”唐玲扫了一眼前面的人群,转身离开了这里!

    结果陆松刚将唐玲和雷子领到他的公司,就被告知有警察找上门,已经在会议室里候着了!

    陆松一愣,警察找他做什么?

    狐疑的带着唐玲和雷子去了会议室,还没推开门,就有人从里面将门推开,几人正好碰见!

    几个身穿制服的警察见到他们三人,先是敬了个礼,然后用比较标准的普通话道,“你们谁是陆松?”

    陆松先是愣了愣,然后连忙道,“我就是,请问你们这是?”

    陆松疑惑的看着几名制服警察,实在不明白他们来这里到底做什么!

    为首的警察一口官腔的道,“我们是云省省公安厅的,你们公司是不是有辆运输车,车牌号云MFA209X,车是挂在石业运输有限公司名下,而你陆松是这家公司的老板?”

    陆松一听到车牌号,心里咯噔一声,有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几名警察见到陆松点头,立马将他围住,为首的警察开口道,“你们公司的这辆运输车,前不久出了交通事故,撞上了民族交流会的游车,造成五人重伤,一人死亡,肇事的司机已经找到了,而这肇事车我们查到是隶属你们公司名下,按照程序,你需要跟我们回警局录口供,现在你就跟我们走吧!”

    虽然为首的警察说的话都是官方常说的话,但是就是听起来有些怪,突然有警察要带陆松回去录口供,陆松有点转不过弯,心中的一抹疑惑也忘了!

    可陆松没注意,一旁的唐玲可是一直观察着,见这几名警员要带走陆松,示意了雷子,雷子将上前的警察拦了下来!

    几名警察立刻气息一变,会议室门口的气氛凝重!几名助理见到了,都停下了手中的工作,悄悄的聚在了一起,深怕出什么事!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赶紧让开,否则你们这就是妨碍公务!随时抓你们回警局!”

    一名女警喝声道,一身警服显得十分英气干练!唐玲不由得多看了两眼,忽然觉得有些眼熟,却想不起在哪见过!

    “警察抓人也要出具证件,我们一进来你们就要抓人,是不是有点莽撞?你们当警察这么多年,不会连这点基本常识都要别人教吧!”

    雷子一改之前懒散的气息,整个人看起来竟然比这几名还有气势,看得几名警察也是一愣,那名女警更是气息矮了一截,偷偷的打量着雷子,这家伙刚才看起来就像个跟班的,怎么突然一下变得这么有气势?这种气势她只在厅长身上见过!

    他们哪里知道,雷子没跟唐玲之前就是个小混混,成天唬人恐吓,痞气十足!而跟了唐玲之后,帮唐玲建立起“夜鹰”,这么多年的磨练,他身上的凌厉之气已经深入骨髓,平日里吊儿郎当的看不出,可遇到事儿绝对强悍无比!

    就连陆松也是一惊!他一直以为雷子就是唐玲一个跟班,上次唐玲派了雷子和他一起回来,雷子也总是神出鬼没不见人影,就算二人有交集,雷子也是平日里的那副吊儿郎当的模样,所以陆松一直没把他放在心上!

    而此时,陆松忽然觉得,他好像从来就没看懂雷子,更别说是唐玲了!

    为首的警察皱了皱眉,却也没有说什么,从里怀里掏出了警察证件,打开展现在雷子眼前,“这是我的警察证件,现在可以将人带走了吧!”

    为首的警察和雷子二人对视着,火药味儿十足,双方对峙,互不相让!

    “你们说那辆肇事车是什么时间出事的?”

    唐玲淡淡的开口,瞬间转移了众人的视线,雷子见老大开口,便退到了唐玲身边,几名警察看到后不禁心生疑惑,谁也没敢小看唐玲!

    “那辆车是1月3号那天出的事!就是如今传的沸沸扬扬的那场车祸!”那名干练女警开口答道。

    唐玲冲她笑了笑,看得女警莫名其妙,“1月3号那天出的事,今天是1月13号,前前后后过去了十天,听说肇事者你们也抓到了,怎么会如今才想起找车主回去做笔录?不是应该第一时间就带他回去吗?”

    女警被问的一愣,不过很快回过神来,“先前这件事儿由市局接管,如今才交到我们厅里,我们已经第一时间过来了!”

    女警也算机灵,找了个常用的借口搪塞过去,市局确实出了点事儿,不过这些绝对不能传出去,不然也不会直接将案子由省厅接管!

    “好了!我们厅里办事,还轮不到你们指手画脚,再阻拦别怪我们不客气,全把你们带回警局!”又一名警察催促道。

    陆松六神无主的看着唐玲,虽然他也算见过大风大雨,可是被警察抓走还是头一次,正常人看到警察上门抓自己,都会惊慌不已!而陆松此时已将唐玲当成了主心骨,希望唐玲能给他些意见!

    唐玲也知道陆松现在的心情,因为毛料失窃的事,陆松就一直没闲下来,每日操劳担忧,如今又有警察上门,确实难为他了!

    “陆叔,你先跟他们去吧,当初车子和毛料被偷,你也向警方备了案,既然警方将车子找了回来,正好将丢失的东西领回来!”

    那名刚才说话的警察听了,轻蔑的哼了一声,开玩笑!跟他们走了还想回来?别说东西领不回来,人都回不来了!

    女警瞪了同事一眼,没有说话,他们今天的任务就是将人带走,不适合多生事端,她是看出来了,眼前的那个男人和小丫头都不是好糊弄的人!现在赶紧将人带走才是正事!

    唐玲将他们几人的互动看在眼里,收回视线,看着陆松笑着安慰道,“陆叔放心,一切有我!”

    陆松听了才稳下了心神,不知怎么,他就是觉得唐玲身上有种能让人安心的感觉!

    “成!我跟你们走!”陆松正色的开口道,“张秘书,公司的事你多担待,这位是唐总,她有什么需要,你一定要全力配合!”

    陆松看着唐玲,唐玲冲他点点头,让他放心,然后便跟着几名警察一起走了!

    那个张秘书还有些转不过弯来,怔怔的站在那里,看着陆松离开的方向!

    看着陆松和警察走远,唐玲和雷子进了会议室,雷子才若有所思的开口道,“老大,我感觉事情好像没那么简单!这么敏感的时候来‘请’人回去做笔录,似乎有点巧合!”

    唐玲嗤笑一声,“巧合?恐怕没那么简单!雷子,你去联系‘夜鹰’,查一下为什么市局的案子突然由省厅直接接手!”

    “是,老大!”

    ------题外话------

    7天十万字,终于搞定,三少兑现承诺啦!话说,妹纸们,咱给力不?吼吼~你们要是继续给力,三少明天还万更!

    感谢:若咬的花花钻钻!

    274893451,若咬1,冰娃娃,雪兰幽幽,梦舞儿,黄影的月票!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三十三章 周氏集团,搭讪热潮返回目录下一章:第三十五章 神秘男人,推你下楼(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