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奇幻小说 »重生之鬼眼商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十六章 咖啡还是茶,宴会邀请

第三十六章 咖啡还是茶,宴会邀请

文/秦三
重生之鬼眼商女 本章字数:12375 重生之鬼眼商女txt下载
推荐阅读:九阳剑圣 柯南世界里的巫师 一念成婚 废材逆天:特工毒医小兽妃(毒步天下:特工神医小兽妃) 情笙意动,总裁大人离远点! 坤道 功德簿 游戏主神养成指南 淑女本色,鬼王的新妃 毒步天下:特工神医小兽妃
    办公室里只有族长的声音在回荡!

    要知道警方动用了不少警力都没找到人,虽然他手中也有势力,可是如今却不能动用,若是这丫头能找出人,那毛料倒是不成问题!

    族长也是老练的人,自然看得出唐玲是说大话,还是真有实力,很显然唐玲属于后者!

    唐玲轻轻点头,族长见状思量了一下,然后眼皮一抬,炯炯有神的双眼流露着不亚于年轻人的神采!

    “好!用肇事者换毛料!”

    唐玲唇角上扬,彰显着她此刻的心情,对这次交易,她很满意!

    因为谈妥了条件,陆松很快被放了出来,雷子没想到事情这么容易就解决了,心中暗暗佩服老大!

    唐玲心中思绪纷杂,昨天在医院听到那群族人要求族长与政府交涉,交出肇事者,唐玲就猜到族长今日定会前来,所以才早早的来了警局等候!

    明面上是说保释陆松,可实际里,唐玲根本就是冲着族长来的!只有让族长知道了肇事者逃亡,陆松才能洗脱“备胎”的身份,而他毕竟是一族之长,不管是迫于压力还是出自内心,肇事者一定要揪出来!

    族长手中的势力如今不能动用,正是唐玲出手的最佳时机,她自然不会放过!

    当然族长的那些私密事,她也是听了个大概,只知道族长手中似乎有着不小的势力,可昨天为了救他的儿子,他与那神秘男子做了笔交易,所以他暂时动用不了手中的势力!

    为了尽快交出肇事者,解决此事,他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和唐玲做了这笔交易!

    从警局出来,陆松整个人看起来憔悴了许多,呆在局子里肯定是受了不少苦,唐玲让他直接回家休息,而她和雷子去了一座民宅!

    到了门口,雷子上前,有规律的敲击了几下门,屋里立刻有人开了门,见到来人是雷子,连忙开门将二人让了进来!

    屋内一间房里,窗帘被紧紧的拉上,中间的凳子上绑着一个头套黑布的人,嘴里塞着破布,时不时的总是发出“呜呜”的声音!

    屋内有三名男子,见到雷子神情有些激动,虽然“夜鹰”有幕后老大,可平日里对接工作都是雷子出面,所以他们对雷子更崇拜一些!

    雷子也是亲切的和他们三人打了招呼,聊了几句,那三人虽然看见唐玲觉得奇怪,不过他们是“夜鹰”的人,自然知道规矩!那就是谁的消息都可以打探,唯独不能打探“夜鹰”内部人员的消息!

    他们组织内部的成员有多少,他们并不清楚,互相认识的也不多,只认识对接人,像这次三人一起行动的时候,少之又少!

    而不允许他们打探内部人员的消息,是因为他们的工作太敏感,他们接触的工作就是各种消息和秘密,若是没有这条规矩在,他们也会害怕这个组织,会觉得没有安全感!

    毕竟谁都不愿意被人挖出自己的秘密!而这条规矩则成了他们的保护伞和定心丸!

    “他怎么样了?”雷子看向里屋的人,询问道。

    “哥放心,那家伙好得很,只是绑了一宿而已!”

    雷子点点头,和唐玲对视一眼,然后吩咐道,“你们在这守着!”

    然后和唐玲进了里屋,关上了房门,厅里的三人自觉的远离房门,为的就是不去听不该听的!

    其中一人还随手将电视打开,调到一定的音量,三人坐在了沙发上,看起了电视!

    屋内,被绑在椅子上的人,时不时的扭一扭哼两声,可是依然没办法挣脱束缚,蒙着头感觉到好像有人接近,有些激动的摇晃起来!

    雷子上前将他头上的黑色布罩拉开,男人的脸露了出来!竟然是之前越狱逃跑的邓老板邓宏宇!

    来开布罩,眼睛有些不适,眯了半天才适应屋内的光线,见到眼前的两个人,邓宏宇一时反应不过来!

    雷子他根本没见过,不认识,而当他看到唐玲时,瞳孔一阵紧缩,满眼的难以置信,动了动嘴巴,却不知道说什么!

    唐玲见状只是淡淡一笑,清脆的声音中带一丝丝的凉意,“邓老板,好几不见!”

    邓宏宇听了,瞪着眼睛,张了张嘴终于说话,因为长时间没喝水,声音中带着一丝沙哑,“你要做什么?为什么抓我!”

    唐玲但笑不语,邓宏宇心中急切,又忙道,“你快放了我!你这是绑架!再不放了我,我一定告你们!”

    “绑架?”

    唐玲笑着摇摇头,“不不不,绑架那是野蛮人干的事儿,我们可是正经的斯文人!至于你说的要告我们,我想你应该没那个机会!别忘了,你如今可是越狱在逃中!”

    邓宏宇盯着唐玲,眼中带着深深的防备,他心中是震撼的,原本他逃了出去,想直接逃到国外,这里是边境,离缅甸很近,只要他逃到缅甸,再从缅甸逃到别的国家,那他们就拿他没辙!

    哪里知道,他刚托人找好门路出境,就被人打晕,醒来之后就被绑在这屋里,头上套着罩子,嘴里塞着抹布,满嘴的土腥味!在这里绑了一宿,终于见到了绑他的人,却没想到,竟然是那个拍卖会上刘展鹏身边带着的小丫头!

    他记得这丫头,当时的紫精灵就是她解出来的,害得他输的一败涂地!所以对于唐玲,邓宏宇可是“印象深刻”!

    “我说小丫头,你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你先放开我,咱有什么话好说!”

    邓宏宇眼睛转转,扯出一抹他自己觉得很亲和的笑容!

    雷子看着邓宏宇,大大的翻了个白眼!这人可真白痴,竟然和老大谈条件!他还真是认不清现在的情形!

    唐玲没有接话,找了个邓宏宇对面的位置坐下,然后缓缓道,“邓老板偷天换日,偷了我的毛料,不知有何解释呢!”

    邓宏宇一怔,表情十分惊讶,他偷走的是珍宝斋的毛料,怎么成了她的毛料?

    “你是…”

    邓宏宇疑惑的开口,眼睛上下打量着唐玲!心思飞转,稳了稳心神,试探的开口,“你和珍宝斋到底有什么关系?”

    当初他只是觉得,唐玲是珍宝斋的工作人员,跟在刘展鹏身边,是个打杂的,可现在看来似乎不对!

    唐玲唇角微微上挑,“邓老板似乎还是没认清你的现状,我问你答,这种方式我喜欢!”

    看着愣愣的邓宏宇,轻笑了一声,声音中却让邓宏宇感受不到半丝的笑意,反倒是那股冷冷的寒意爬上后背,一个字一个字的道,“懂了吗?”

    邓宏宇咽了一口吐沫,后背的凉意不减,下意识的点点头!

    唐玲见了很满意,点点头,“说吧!”

    邓宏宇下意识的问道,“说什么?”

    可见到唐玲勾起的红唇,连忙开口道,“我,那个,毛料…”

    支吾了半天,才将语言连贯好,原来真的有人背后给他支招,而那个支招的人竟然前两天唐玲还见过的,京城玉石轩的老总,王总!

    邓宏宇背后有人指使,唐玲只是隐约有这个猜测,当初邓宏宇将车子掉包后,没有往回走,而是上了国道,想要出省!结果一个不巧,与云省民族交流会的游车相撞!

    而如今很明显,邓宏宇是准备直接将这车毛料送进京,和王总交易!

    还好出了这等事儿,否则此刻,唐玲的那些毛料可都便宜给了那王总!

    很好!

    那王总竟然打起珍宝斋的主意!

    问道了想知道的东西,雷子将抹布再次塞进了邓宏宇的口中,黑色的布罩再次将头罩上,和唐玲一起出了房间!

    外面看电视的三人见雷子出来,都齐齐的站了起来,看向雷子,等着雷子给他们吩咐!

    雷子让他们三人再看着邓宏宇一天,因为老大决定明天再将邓宏宇交出去,然后便和唐玲离开了民宅!

    三个人看着跟在唐玲身后的雷子,面色怪异!心中纳闷,怎么感觉雷哥好像是跟着那女孩似的!

    二人离开后,直接去了陆松的公司,结果很不巧的是,这次竟然又有警察上门!不过这次他们要找的不是陆松,而是唐玲!

    到了会客室门口,陆松在门外候着,看见唐玲,急忙的走上来,还没等说话,会客室大门打开,几名穿着制服的警察走了出来,这次为首的竟然是昨天的那个女警察!

    几名警察见了唐玲,直接走了过来,这次女警先是从怀中拿出了证件,然后眼中带着一丝愤怒的开口,“有人报警,告你意图谋杀,请你和我们回去协助调查!”

    不止是陆松,就连雷子听了,心中一愣,谋杀?这是怎么回事?

    雷子焦急的看向唐玲,唐玲心思一转,给了雷子一个稍安勿躁的眼色,雷子见了心中渐渐平静下来!老大做事很有分寸,倒是他紧张过头了!

    “你们是说医院的事儿?”

    唐玲盯着女警,怪不得她昨天见到她觉得眼熟,原来是因为这女警和冯倩月长得有五分相像!便也猜到了女警的来意!

    女警听了,眼中的怒火更甚,“在市医院你接连推了两人下楼,如今他们重伤在床!没想到你小小年纪,心思竟如此狠毒!”

    雷子听了,眼睛一立,寒光射出,“你他妈的不会说话就滚一边去!真他妈的给你们警察丢人!你们有实质证据吗,没有证据你就进行人身攻击,犯法的,你知道不!”

    说完还向地上啐了一口,鄙夷之色毫不掩饰!

    雷子的学问不多,可平日里听老大说的话,从来都是默默记在心中,久而久之,竟是学了不少文词!什么正当防卫,人身攻击之类刁钻话学了个十足!

    女警听了脸上一烧,在几名手下面前被人劈头盖脸的损了一顿,面子上过不去,气得心中冒火!

    不过她也知道不能在这闹开,深吸了一口气,重新开口道,“刚刚我说话确实有不当的地方,不过确实有人举报你推人下楼,请你跟我们回警局,我们警局会进行调查!”

    雷子和陆松都陪着唐玲来到了警局,警局有几人昨天上班见到过唐玲,今天又看见他们,心中疑惑!这丫头来警局来上瘾了吗?

    很快唐玲被几名警察带去了审讯室,进了审讯室唐玲仔细的打量了一番,果然和电视里演的差不多!

    颇为悠闲的坐到了椅子上,神色没有半点紧张,看的几名警察面色古怪!要知道,每一个被带到这的人,没犯罪也是心中打怵,他们还真没见过谁来这审讯室还能如此悠闲的!更何况唐玲还这么小!

    到底是她心理素质好呢,还是压根不清楚这里是什么地方?不过估计是后者!

    “你们这是上茶还是咖啡?”

    唐玲倒是有些好奇,她记得港剧里,每次抓人去警局,都会说请你去喝警局的咖啡,于是多嘴问了一句!

    几名警察听了,嘴角直抽,看着唐玲向看怪物似的!她当这里是什么地方?

    茶楼还是咖啡厅?

    女警听了瞪着唐玲,脾气火大的冲着其中一名警察道,“给她拿杯水!”

    警员应声出去,唐玲摇摇头靠在椅背上,“啧啧!你们这的待遇有待改善啊!”

    几名警察张着嘴,这回眼角直抽!

    女警瞪着唐玲,喝声道,“哪来那么多废话!”

    唐玲听了,嘴边只是挂着淡淡的笑意,清澈的水眸干净得让人见了心中感到平静!整个人给人的感觉除了淡然还是淡然!

    这时出去倒水的警员进来,将水杯放到唐玲面前,然后坐下,打开一个本子,看样子是准备做记录!

    女警正色开口问道,“昨天下午四点二十分,你在哪里?在做什么?”

    唐玲笑笑,好熟悉的开场白,以前在电视里总能听到,没想到今天在这里听到了真人版的!

    拿起面前的水杯,送到嘴边,轻抿了一口,看得女警有些不耐烦,才缓缓开口道,“大概是在市医院,看了一出家庭闹剧!”

    做笔录的警员抬起头,看了看唐玲,想了想皱着眉,低下头,拿着手中的笔唰唰的写了几笔!

    女警冷冷的问道,“你去医院做什么?还有,有人举报你将一男一女推下了楼梯,这事你怎么解释!”

    唐玲懒懒的开口,“医院是公众场所,谁都可以出入,至于你说那一男一女…”

    唐玲顿了顿,然后面上带了一抹轻笑,“我猜他们可能是想不开,想摆脱束缚,一起殉情了吧!”

    做笔录的警员再次抬头,看着唐玲的表情像是便秘了一般,一副愁眉苦脸,然后想了想,又拿着手中的笔唰唰的写了些什么!

    女警听了猛的拍了桌子一下,声音震得耳朵生疼!桌上的水杯也漾出了水滴,把做笔录的警察吓了一跳!

    “满嘴胡话!你要是再不配合,小心我们再告你一条妨碍公务!”

    唐玲听了不但没有害怕,反倒是笑笑道,“这位警察同志,你的法律似乎不太好,妨害公务罪指的是以暴力威胁的方法,阻碍国家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我一没有使用暴力,二没有对你进行威胁,你带人去抓我,我乖乖的跟着来,你问我问题,我也老实回答,像我这种良好市民,怎么可能构成犯罪呢!”

    女警看着唐玲一脸笑嘻嘻的模样,抿嘴不语,唐玲却继续道,“反倒是警察同志你,对我大呼小叫,拍桌子瞪眼睛,要知道我坐在这里是协助调查,不是审讯!如果你用审讯的态度,那么请你按照未成年人保护法第五十六条规定,通知我的法定代理人或者其他陪同人员到场才可以对我进行审讯!”

    拿起水杯喝了一口水,似是想到什么,好心地提醒道,“哦,对了,忘记了说一点,在你对我进行审讯前,还请你拿出实质的证据!否则法律保护的可是我这个未成年,而不是你!”

    啪!

    笔掉在桌子上发出的声响!

    也是这声响,拉回了几名警察的注意力,惊恐的看着一脸悠闲的唐玲,她才多大?

    来了这里非但不害怕,竟然还熟知法律,侃侃而谈!就连省里下来的女警都被她堵的没话说!

    厉害!

    真是太厉害了!

    瞧人家说的多好!一点错处挑不出,反倒是他们警察落了一身的错处!

    “警察同志,注意你的问话态度,否则我可是有权追究你的法律责任的!”

    噗!

    你看看!不仅挑了你的错处,现在还有可能追究法律责任!

    几名站着的警察同情的看了看做笔录的警察,这哥们真悲催,刚来就被叫来做笔录,真是苦了这哥们了!

    果然做笔录的警察,满脸便秘的模样,张了几次嘴,终于冲着唐玲略带尴尬的道,“那个,刚才的话你能再说一遍吗?”

    噗!

    几名警察心中喷血,一个个都暗自留心,回去以后一定要恶补一下法律,不然下次做笔录的时候,遇到一个像唐玲这样的,岂不是要尴尬死!

    人家说了那么多法律知识,你却记不下来,那可真是丢人了!

    女警气得脸色发青,狠狠瞪了一眼做笔录的警察,没好气儿的道,“你!不用做笔录了!一边呆着去!”

    笔录员立马放下手中的笔,站了起来,退到了一边,和另外几名警察一起站在一边!

    那几名警察拍了拍他的肩膀,既是安慰又是同情!

    头一次做笔录就遇到唐玲这么个刁钻的人,就算是他们,也真不知道这笔录应该怎么做!

    一场问话,女警问一句,唐玲答一句,看似老实的全都回答了,可没有一点有用的信息!女警最后气得拍桌子走人,把唐玲留在了审讯室!

    没一会儿的时间,女警脸色难看走进来,一同前来的还有局长!局长见了唐玲,连忙上前!

    见唐玲人好好的坐在那里,才板着脸看着女警道,“这是怎么回事?”

    别看局长面对少数民族族长时小心翼翼,可不代表他没有自己的威严!

    虽然女警是省厅下来的,可她再大也大不过一个市局的局长,况且唐玲现在身份特殊,她与族长做了交易,会帮助警局寻找肇事者邓宏宇的下落!

    这件事是秘密进行的,虽然肇事者逃跑的事是唐玲告诉族长的,可她却能安抚族长,没有追究警局的责任,只要求警局和唐玲尽快将邓宏宇找出来,所以这件事,省厅并不知晓!

    要知道,肇事者从市局逃跑的事,他就记了一大过,若是让省里知道,犯人逃跑的事被族长知道,那他的局长就做到头了!

    所以综合来看,局长对唐玲还算是满意的!若是唐玲能帮着找出邓宏宇,那他也能将功补过!

    而如今这女警乱搞什么!竟然把唐玲抓到了局里,那谁去找邓宏宇?这不是添乱吗!

    女警出身省厅,本身就有傲气,而这事情又事关她的家人,自然冲动了些!

    “局长,这个小姑娘涉嫌伤人,报案人举报,她将一男一女推下医院的楼梯,造成二人重伤,我是按照程序抓她回来问话的!”

    她在省厅工作,平日里傲气惯了,面对局长,一番话说语气很强硬!

    局长听不惯她的语气,一个省厅下来的小警员竟然不知天高地厚,敢这么跟局长说话,还真以为自己是省厅厅长吗!

    局长脸色阴沉,冷哼了一声,“那你问出了什么?”

    女警脸上有丝不自在,似乎也意识到她在市局有点嚣张,深吸一口气,带着些不情愿的道,“还没有!”

    “既然没有,那我可以走了吧?”

    唐玲依然一副笑嘻嘻的模样,坐在椅子上,手里玩着纸杯,女警虽然愤愤不平,可是也知道自己无证无据确实难以将她定罪!

    都怪那宋雪儿,让她当证人,她却说死不干,一副柔柔弱弱的模样,看着就心烦!

    半晌,才从喉咙里发出闷闷的一声,“恩!”

    不过还是高傲的仰起头,用看着犯人的表情看着唐玲,“你可以回去,不过这件事还没解决,所以你不能离开云省,要等事情结束才能离开!”

    唐玲含笑,未出声,颇为潇洒的起身,经过女警时,上下打量了她一下,然后淡淡道,“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局长,人不大,官威倒是不小!”

    女警听了心中一惊,偷看了一眼局长,果然看见局长的脸色难看,冷冷的看了她一眼!

    糟了!

    她太冲动了!虽然她向省厅自荐下来办这件事,但毕竟这里是市局的天下,她确实太不给局长面子了!还没等她思考完,就被局长打断了!

    “我不知道你在省厅是怎么办事,但在我们市局,你就得按程序办!下次再去抓人,记得要有证据!没有证据就上门抓人,我们市局可丢不起这个人!”

    女警脸上一烧,感觉像被人抽了一巴掌,火辣辣的!硬着头皮道,“我知道了,林局长,这次是我失误,下次一定注意!”

    此时哪里还有刚刚的嚣张劲儿!几名警员只是看着这一幕,他们对这女警也没好感,仗着自己是省厅的人,一来这里就指挥他们干这干那,怎奈他们职位低,只能忍着!

    怪只能怪她不懂人事,嚣张的过了头,如今还得罪了局长,就应该让她吃点亏,否则还真不把他们市局看在眼里了!

    女警没想到,唐玲淡淡的一句话,不仅挑起了局长的怒气,就连警员的怨气也挑了出来,以致之后很多事都不配合,气得她直跳脚!

    出了审讯室的门,远远的就看见雷子和陆松奔了过来,陆松瞧见那审讯室的大门,心里还是打怵!

    “老大,你怎么样?”雷子脱口而出,听得那几名警察一愣!

    这是什么称呼?老大?

    那不是黑社会的称呼吗?皆是上下打量着唐玲,越看她越觉得怪异!

    这丫头的心性与气质绝对不是一般人能拥有的,几人在心中纷纷猜测着唐玲的身份,可谁也不敢上前问!

    局长听了,面上没露出什么,他早就猜到这丫头身份不一般,否则也不敢和族长做交易!至于她是什么身份,那就不是他该担心的了!

    唐玲笑笑,“没事,招待的挺好,就是喝的差了点!”

    几名警员已经雷得外焦里嫩,做不出表情了,局长单手握拳放到嘴边轻咳了一声,掩饰了一下窘迫!

    还喝的!

    这丫头把警局当成什么地方了?哪一个进审讯室的人不是局促紧张,害怕担忧,就算是给他水,他也不敢喝!

    这丫头竟然还嫌喝的不好,要知道她可是第一个在审讯室里喝到水的人!

    没等局长心中诽腹完,唐玲抻了个懒腰,似是感慨的道,“看起来明天应该是个好天,希望这些乌七八糟的事儿能烟消云散!”

    局长眼睛一亮,心中一喜,看着唐玲的眼神别有深意,唐玲只是笑笑,冲着林局长眨眨眼睛!

    林局长心中压着的巨石顿时减轻了许多!暗松了一口气!

    而众人看着局长亲自将唐玲送出警局,再次集体凌乱了!这丫头到底什么人?用得着局长亲自相送!

    几个昨天见过唐玲的人,没有说话,有些事儿只能烂在肚子里,见过就当没见过,听过就当没听过!明哲保身才是王道啊!

    第二天一早,族长早早来了警局,和局长一起,果然等到了那个逃跑的肇事者,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族长看着邓宏宇的双眼透着恨意,若不是这么多人在场,他一定扒了他一层皮!

    林局长见到邓宏宇,终于狠狠的松了一口气!这回总算是将功补过了!这还真要多谢唐玲,虽然知道唐玲不是为了他,但是她帮他解决了这么大一件事,林局长心中还是心存感激的!

    族长说道做到,用邓宏宇换毛料,结果还没到中午,唐玲就收到了丢失的毛料,不过肇事用的车,却要扣押,稍后交由他们族人,进行销毁!

    陆松在这件事上,算是吃了点小亏,不过相比毛料丢失,一辆运输车真是无足轻重了!

    族长的儿子病情有所好转,族长倒是深深的松了一口气,因为唐玲帮了他很大的忙,所以族长邀请了唐玲去参加他们举办的一个私人聚会,也让他的家人谢谢她!

    盛情难却,更何况如今官非在身,她不能离开云省,族长在云省的地位超然,唐玲倒也愿意结交,于是接下了请柬,准备晚上应宴!

    瞧着自己一身打扮,确实不适合出席聚会,于是带上雷子,去了市区的繁华地带,置备服装!

    唐玲穿的随意,只是普通的云省这边的特色长裙,虽然衣服很廉价,可整个人看起来朝气蓬勃,廉价的衣服穿成了高雅的范儿!

    雷子就是一身休闲服,不过衣服都是国际品牌,整个人看起来像个事业成功的成熟男人!

    这时候,华夏国的商场还很少,唐玲看到一家的装潢不错,带着雷子推门走了进去!

    女营业员听到门声,迅速的抬起头,看到了唐玲和雷子,上下打量了一下,然后走上前,“这位先生,有什么我能帮您的吗?”

    雷子让人一看便知道是个成功人士,所以女营业员自然先开口问他!

    她做这行多年,看人的水平还是有的!

    雷子没说话,只是站在那里,女营业员碰了个软钉子,只好讪讪的转向了唐玲,“请问想看什么类型的?”

    “正式些,能出席宴会就行!”唐玲直接道明,然后想了想又道,“要低调些的!”

    女营业员看了看唐玲,表情有些古怪,出席宴会竟然还要低调的!哪个出席宴会的,不是想方设法,在穿着上下功夫!

    没多说,带着唐玲走到了礼服区,营业员从中快速的挑出几件,一看便知很熟练!

    唐玲从中挑出了一件紫色长裙,拿去更衣室换上,女营业员眼睛总会飘向雷子,雷子今年也就二十多岁,长的不错,整个人的气质好,浑身散发着成熟男人有的韵味,看着他的穿着,定是有钱人,于是便起了心思!

    她做这行可不是喜欢伺候人,这里是国际大牌的服装店,能来得起这里的人非富即贵,她就是来钓金龟婿的!能钓到一个,她后半辈子就不愁了!

    在她眼里,唐玲那种小丫头,毛都没长齐,一点女人的韵味都没有,哪里是她的对手!刚进来的那一刻,女营业员就将唐玲看做是傍大款的物质女,否则以她那副模样,哪能来得起这种地方!

    女营业员总是故意的在雷子眼前晃过,那双浓妆艳抹的眼睛不断的给雷子放电,而雷子压根看都没看一眼!

    另外几个营业员见了,聚在一起小声的嘲笑着,哼!每次有素质好的男客人出现,她肯定是第一个冲过去接待的,不知道抢了她们多少机会!活该她碰一鼻子灰!几名营业员有些幸灾乐祸地看着这里!

    不一会儿,唐玲从换衣间出来,雷子赶紧上前,这件长裙是斜肩设计,整个线条设计优美,样式简洁,侧面是纯手工绣上去的暗花,使这条裙子显得沉稳大气,又不失特色!

    看了看镜子里的人,唐玲皱了皱眉,衣服是不错,就是她穿不合适,她这张脸太清纯,穿不出这衣服的韵味来,若是她再大上几岁,那就十分合适了!

    摇摇头,穿着一袭紫色礼服走到了礼服区,再次挑选起来,当她看到衣橱那件展示的白色礼服时,眼前一亮,上前就要去拿,却被营业员拦了下来!

    “这件礼服是我们店这季的最新款,是由著名国际设计师简。米契尔大师亲自设计的,是我们店的镇店之宝,这可不能随便碰,若是碰坏了,可是要赔的!这一件衣服可是价值十几万,不是什么人都能穿的!”

    营业员看着身穿紫色礼服的唐玲,就心生不满!装的那么清纯干什么,还不是小小年纪就知道勾人的小狐狸精!而再看那雷子,虽然一表人才,看着也挺有钱的,不过绝对不是能买得起十几万裙子的人!

    唐玲皱皱眉,这营业员从进来就没给过她好脸色,刚才挑礼服的时候,就百般刁难,充满了敌意!唐玲只是懒得跟她计较罢了,现在竟然变本加厉,有越演越烈的味道!

    “哼!”

    雷子冷哼一声,他怎么会看不出那营业员的心思,也清楚那营业员“勾引”的意图,他不鄙视这种想法,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活法,他以前不也只是个今天不知道明天的小混混!可却不能接受她看低了老大!

    “一件破衣服,也值得你们把它当祖宗供着!真是瞎了眼了!”

    营业员听了顿时脸一红,有些烧,脸上讪讪的,有些尴尬!

    唐玲没有说什么,这种营业员她真是见得多了,看着一个个体面大方,骨子里却满是傲气!

    “既然接待我让你这么不舒服,那就换一个来!说实话,我看着你也心烦!”

    营业员眼神一暗,不悦的看了唐玲一眼!

    唐玲没有在意,而是向角落里一个自己默默地检查服装的营业员招手,那营业员一愣,然后连忙赶了过来!

    她刚上班不久,所以点货,检查这些累的活都给她,像接待顾客这种机会,是不会留给她这个新人的!因为没接待一个顾客,成交的话,营业员都会有相当可观的提成!

    “我看你挺顺眼的,就这件吧,我不试了,你直接帮我包好!”

    那名新人一愣,随即反应过来,赶紧忙活,将展示窗里的那条白色晚礼裙拿了下来,然后小心翼翼的折好,放到了衣袋里!

    先前那名营业员愣愣的看着这一切,她是被人嫌弃了吗?竟然被一个新人抢了她的客人!

    因为雷子也要跟着她出席,所以唐玲和雷子又挑了男士的宴会服装,一套颇显气质的西服,拿着两套衣服去结账!

    新人营业员一直跟在唐玲身后,唐玲没看一件服装,她便介绍一遍,包括衣服的设计、衣料、剪裁、风格,听得唐玲眼睛一亮,这个新人不错,从谈吐和知识上来看,定是下过一番苦功夫!

    结账的时候,两套衣服一共二十多万,收银员偷瞄着唐玲,刚才那个给雷子放电的营业员听了,一脸的幸灾乐祸,面上露着准备看笑话的神情!

    哼!看你们怎么出丑!

    哪知接下来的唐玲,竟然让她大跌眼镜,心中暗悔不已!

    唐玲从容的从怀中掏出一张代表着身份的vvip华夏银行卡,随手递给了收银员,收银员一看,眼睛一亮,偷偷打量了一下唐玲,暗自心惊!

    她可是知道这张卡代表了什么!这种卡在全国也没发行多少张,能拥有这张卡的人绝对不是一般人!

    她在这里工作了这么久,才见过两次这种卡,一次是个优雅帅气的男子,一次就是眼前的小丫头!

    拿着手中沉甸甸的vvip卡,利落的刷下,然后带着一脸的笑容,恭敬的道,“这位女士,您的钱已付完,这是我们店的会员黑卡,以后您在我们店里购物,只要出示这张卡,就会享有八折的优惠!”

    将唐玲的vvip华夏银行卡和一张黑色水晶卡恭敬的递给唐玲,收银员看着唐玲,暗自猜测着这女孩的身份!

    原以为这女孩是傍大款,小小年纪便钓了个金龟婿,却没想到付钱的竟然是这女孩!

    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先前嫌弃唐玲的营业员早就愣在了一旁,脑袋转不过弯,二十几万,就这么轻松的买了?

    这要多少提成啊!而这提成原本是她的啊!怎么转眼就成了那个新来的了!

    还有,那女孩不是被人包养的吗?怎么是她付的钱?

    那几个聚在一起的营业员,一脸嫉妒的看着那新人,那可是好几千的提成啊!可随即看到一脸铁青的人,众人又是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

    经过哪营业员时,雷子一脸鄙夷,冷冷的吐出两个字,“白痴!”

    在众人各种猜测的目光中,唐玲和雷子离开了品牌店,晚上要去参加族长举办的宴会,迟到可不是好习惯!

    ------题外话------

    之前上架7天十万,前天存稿已经用完了,现在都是每天现码,三少尽量多更,让大家看的爽!(裸奔的滋味不好受~羞射中…。)

    接下来是有奖留言活动!留言内容:谈谈你理想中的男主!

    要求:正版订阅读者(留言我会看到你的消费点数,没有点数的不会奖励,这是给正版读者的福利),从更新之后开始,前20名读者留言~一定要有自己的看法,不然无效哦~20名大家快抢吧~

    感谢:易阁,月樱97cy熙梦,风绫,13886015750,月光华舞的花花钻钻!

    wail1314,蔡婷儿,yyq19830102,糖果星星,龙杰南,psf10,wawasishui,vtkbbb,伊佐那海的月票~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三十五章 神秘男人,推你下楼返回目录下一章:第三十七章 红妖孽vs白妖孽(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