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奇幻小说 »重生之鬼眼商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十八章 两女绯闻,暂时停职

第三十八章 两女绯闻,暂时停职

文/秦三
重生之鬼眼商女 本章字数:13379 重生之鬼眼商女txt下载
推荐阅读:木樨花开秋来晚 女主,你又被坑了 [系统]我的鱼才没有辣么凶 械化田园 [快穿]炮灰任务 我有药啊 吴闵 倚天之宋青书重生 咬定男主不放松 倾城绝(GL)
    二人又是同时开口,对视一眼,两人都可以明显的看到对方眼中的挑衅!在空中较量了一番,然后又齐齐的看向唐玲!

    唐玲瑟瑟的从门板后面出来,迈着小碎步,然后偷偷的瞄着地上的两人,在赵源和莫君尘再次开口时,突然焦急的摆手喊道,“我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没看到!”

    众人听了一愣!

    狐疑的看着洗手间的三个人,地上两人压在一起,而唐玲像个被惊吓住的孩子,离两人远远的,防备的看着二人!

    这是什么情况?

    唐玲的视线若有若无的瞄向地上两个衣衫不整的二人,一副欲言又止,颇受惊吓的模样!

    这时有眼尖的人,不知道谁道了一句,“这姿势有些不雅啊!”

    刚才众人进来,就看到两人倒在地上,都是一愣,还没等反应过来,唐玲那副受了惊吓的模样,又是令他们一愣!

    此时这一句话,就像是一簇火苗,一下燃起了燎原大火!

    可不是吗!

    看看这两个人,衣衫不整,露了不该露的,有的女伴连忙捂上了男伴的眼睛,生怕自己的男人看到不该看的!

    钱雨菲的胸露出了一半,而那一半正好对着慕容燕的嘴,而慕容燕的手正搂着钱雨菲的腰,看似二人举止亲密,看起来像是做着什么“亲密”的事!

    顿时众人炸开了锅!

    十分惊恐的看着两个人!两人这幅模样,而唐玲又是一副被惊吓到,嘴里慌乱的说什么“什么也没看到”之类的话!

    这答案呼之欲出啊!

    劲爆新闻啊!太劲爆了!

    钱家千金和慕容家千金竟然有这种癖好!这简直大跌眼镜啊!有些人似是同情的瞄向莫君尘,眼神怪异!

    这时闻讯赶来的钱家人和慕容家人见到两人如此,顿时大惊失色,恼羞成怒,连忙将众人赶了出去,上前拉起了二人!

    众人退出去的时候,两人至始至终什么也没说!这更加重了众人的猜测!

    其实她们哪里是不想说!而是根本说不出来!

    慕容燕被压在底下,摔倒时撞了脑袋晕了过去,慕容家和钱家人赶众人出去的时候才悠悠转醒!

    而钱雨菲则是腰扭的用不上力,抽气都觉得疼,话更是一句说不出来!

    也正因为这些巧合,有些绯闻悄悄地传开了!

    唐玲被赵源带出了洗手间,莫君尘只是稍微迟疑了一下,结果就被赵源抢了个先,等到他再跟上来时,唐玲已经被赵源拉出了大门!

    看着绝尘而去的汽车,莫君尘冰蓝色的眸子闪了闪,随即放纵的一笑,没有停留,转身回了大厅!

    大厅里,不少人在窃窃私语,刚才一少部分人看见的一幕,很快传遍了这个大厅,抽气声,质疑声随处可以听到,莫君尘听着众人的猜测,和那些若有若无瞄到他身上的视线,忽然觉得心情舒畅,头一次觉得这种宴会,似乎也有不错的时候!

    例如,今天!

    坐到休息区,修长的手指拿过一杯酒,悠闲地喝了一口,看着大厅中人,唇边勾起一抹弧度!

    “君尘,这是怎么回事!”

    不用抬头就知道是他的父亲莫云,还没等莫君尘开口说话,莫云急忙开口问道,“我听大家都在传…”

    似是有些说不出口,压低了声音,“雨菲的事到底是怎么回事?她怎么会跟…会跟慕容家那丫头…这简直是无稽之谈!那丫头不是从小一直就喜欢你吗?怎么会发生这种事?”

    莫云有些气急败坏,他早就看中了钱家那女儿,两家身份地位相配,那丫头还讨人喜欢,原本他是中意钱雨菲做他的儿媳妇,两家人都打算找个时间订婚了,怎么会出现这种事!

    莫君尘冷哼了一声,似是心中怒气难平,犹如他大男人的尊严被人侵犯,脸色十分难看,声音中带着愤怒,“不是传言!我亲眼看见的!”

    顿了顿,迟疑了一下,补充道,“赵源那家伙也看见了!”

    莫云瞪大了眼睛,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问道,“赵源也看见了!”

    刚才莫云听到钱雨菲和慕容燕在洗手间大玩激情,脸色都没有如此难看,可听到莫君尘说赵源竟然也看到了,心中顿时阴沉的可怕!

    半晌,冷酷的道,“我看钱家那丫头跟你并不合适,以后少接触,绝对不能让赵家看了我们笑话!以后不许你和那丫头再见面!听见了没有?”

    莫君尘冰蓝色的眼眸淡淡的看了一眼莫云,喝了一口酒,垂下眼睑,低沉的声音响起,“知道了!”

    莫云的脸色这才怒气散了许多,看着儿子,语重心长的道,“钱家那丫头虽然和你一起长大,有感情也是在所难免的事,可如今她出了这等子事儿,你对她就算再有感情,也要给我打住!以她现在的名声,绝对不允许嫁到我们莫家,我们莫家可丢不起这个人!”

    莫云只顾叹气,并未看到莫君尘唇角那抹可以令百花尽失颜色的笑意!

    冰蓝色的眼眸闪过一丝笑意,他还真是要感谢那个“小骗子”!

    心细如尘如他,又怎会发现不到破绽呢!这丫头,还真是个有趣的丫头!

    飞速疾行的跑车里,一男一女气氛有些闷,赵源车子开的飞快,唐玲倒是挺享受!这北欧幽灵可不是谁都能坐到的,今天能体验一下,感觉还真是不错!

    不得不说,这速度是真快!还好族长家住的是郊外,否则这么快的速度,她还真担心自己的小命会被报销!

    刚才赵源直接拉着她出来,既然要做戏受了惊吓,自然要演全套,不能在众人面前甩开赵源,否则她一个未成年少女见到如此情景还那么镇定,岂不是让人抓住把柄做文章!

    其实唐玲也知道,这个把戏总有人会看穿,不过不怕,她除了“我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没看见”之外,可是没说过其他的!至于他们猜测是什么,她就管不到了!

    唐玲正想着,突然一个急刹车,惯性的向前冲去,还好系了安全带,可也是被安全带勒得正在发育中的胸口直疼!

    嘶!

    唐玲瞪着一身白色西服,阴着脸的赵源,这家伙搞什么?

    赵源从怀中掏出一盒纯白色没有图案的烟盒,从中掏出一根香烟,拿起zippo打火机,点燃香烟,送到唇边,深吸了一口,然后慢慢吐出!

    也不说话,只静静的坐在那里,看着前方!

    等他吸完一根烟,将烟头掐灭,扔到了烟灰缸中,唐玲淡淡的开口道,“源少拉着我出来,一路飙车到这里,不会只为了吸根烟吧!”

    赵源漂亮的凤眸盯着唐玲的小脸,这丫头胆子还真大!不止耍他玩,现在竟然还玩上了钱家和慕容家的两个千金!

    赵源刚进去的时候,看到唐玲的模样确实被他吓到了,毕竟她还没成年,若是真看到了两个女人在厕所里亲热,确实会吓到她!

    可是当他看了地上的两人时,就知道,这两人应该是被唐玲设计了!

    若是她们真的在亲热,他们冲进来的第一时间,两个人早就尖叫慌忙收拾自己了!哪里还会摆在那里,让他们猜疑!

    他憋闷,并不是因为唐玲设计钱雨菲她们二人,他一直知道尘不想和钱家联姻,经过这件事,两家的联姻肯定取消,他为尘开心,可是他却不想那个帮助尘取消联姻的人是唐玲!这是一种很矛盾的心情,他一时也搞不懂!

    不知怎么,他觉得尘是一个威胁!那小子之前就上前搭过讪,他了解那小子,最不屑的就是搭讪,可他却上前搭讪唐玲,这很反常!

    他有种感觉,尘也看上这小丫头了!而这丫头刚刚帮尘摆脱了一桩他从小到大一直想摆脱的身份——钱家女婿!

    有了这个认知,心中不知为何一慌,急忙拉着唐玲,跑了出来!

    心情有些烦躁!即使抽了一根烟,还是烦躁!

    “你胆子太大了!”

    赵源有些阴冷的道,可唐玲听得出里面隐隐的担忧!

    看着这样的赵源,唐玲玩味的笑道,“有你给我练手,最近胆子确实涨了不少!”

    赵源听了一愣,然后看到唐玲那双晶亮的水眸带着些调笑,烦躁的心好似平静了许多!

    想想也是,这丫头没少拿他练手!连他都敢耍,还用怕钱家和慕容家吗!就算是那两家想找麻烦,也要看他答不答应!

    “你也知道对不起我?”

    赵源哼了一声,不过显然已经没了刚刚的冷冽,仔细听,似乎还有些赌气撒娇的味道!

    唐玲笑笑,“这个倒是不清楚!”

    话一出口,立刻引来了赵源的“怒瞪”,唐玲丝毫不怕,看了看外面,然后脸色有点郁郁道,“我说源少,你敢不敢告诉我,我们这是在哪儿?”

    赵源闻言,看了一下窗外的环境,路的两边全是茂盛的树木,乡土道上也没有路灯,四周黑漆漆一片,刚才没有注意,现在看着却有些渗人!

    面对唐玲略带揶揄的眸子,赵源脸上有一丝尴尬!刚才心中烦闷,看见路就一直开,天这么黑,他也不清楚这是开到了哪里!

    “安全给你送到酒店就是,哪那么多废话!”

    赵源不自在的赌气道,然后将车子调了个头,按着原路返回,结果因为天黑,岔道又多,华丽丽的再一次迷路了!

    看着唐玲唇边越来越大的笑意,赵源一脚踩住刹车,将车停到了路边,然后熄火,看向唐玲道,“我累了,今晚就在这睡!”

    然后也不管唐玲如何,调了座椅,将座椅放平,然后直直的躺了下来,闭上了眼睛!

    唐玲看了看外面的情况,确实有些乱,天黑又没有灯,岔路又多,想找回主道上确实不容易!原本她也不是矫情的人,学着赵源将座椅放平,然后也倒了下来!

    看了看自己,这么躺下还真是有些不方便!她还穿着那身白色的礼服,虽然不暴露,可是这么一躺下,胸前便有些遮不住!

    就在唐玲决定起身时,赵源忽然坐了起来,看着半躺的唐玲,凤眸闪了闪,然后脱下了西装外套,扔到了唐玲身上,漂亮的凤眸勾魂不已,声音中带着一丝别扭道,“别拿你那没发育的小馒头,荼毒了本少爷的眼睛!”

    说完再次躺下,闭起了那双漂亮的眼睛,没了声音!

    唐玲手中拿着他的西装外套,笑了笑,盖到了身上,隐约中,似乎味道淡淡的薄荷香,分不清是与赵源离的太近,还是他的衣服上带着属于他的味道!

    带着一丝调笑道,“闭着眼睛,还能被荼毒到,看来不是你开了天眼,就是动了心眼!”

    然后在赵源再次发作时,转过身,找个了舒服的姿势,闭上了眼睛!赵源看着背对着自己的唐玲,那娇小的身子正披着他的外套,宽大的外套似乎显得她更加的娇小!

    心中一动,忽然有种嫉妒那件外套的感觉!那种烦躁的心情又回来了!翻来覆去一直也没睡着,直到很晚,睡意才渐渐来临,闭上了那双凤眸,进入了梦乡!

    而一直“睡着”的唐玲,突然睁开眼睛,唇边勾起一抹笑意,然后才缓缓闭上眼,真正的睡过去了!

    而一夜间,两女的绯闻传开了,虽然两家人极力将这事压下去,可还是传了出来,一些以前和两人走的近的千金,纷纷撇清与她们的关系,深怕引火上身!

    于是钱雨菲和慕容燕两人华丽丽的“被同性”了!一时间,两人从人人恭维巴结的上流社会的淑女,变成了人人避之不及的同性百合!两人只能呆在家中,不敢出门半步!心中把唐玲恨惨了,恨不得将唐玲扒皮抽筋!

    “老大,那女警又来了!”

    雷子推开陆松的办公室大门,径直的走了进来!结果发现唐玲和陆松二人正在一副云省地图面前,不知在研究什么!

    听到雷子的话,唐玲笑了笑,这女警还真是执着!

    “带她进来吧!”

    不一会儿,女警踩着皮鞋的声音传了进来,女警一身正气的走到唐玲面前,板着一张脸,先是出示了她的警官证件,然后一板一眼的道,“唐玲女士,我们接到报案,有人举报你殴打她人,以致她人受伤,并且间接使她人名誉受损,请你配合我,跟我回警局录口供!”

    唐玲微微叹了一口气,最近这警局,她似乎出入的有些频繁,还真是有些烦了!

    唐玲朝着女警笑笑,眯着眼睛,“希望这次你有证据,不然该是没脸再穿这身警服了!”

    女警冷冷的瞪着唐玲,出口的话没有一丝感情,“哪那么多废话!你还真以为每次都被你侥幸逃脱!”

    唐玲耸耸肩,女警看见她那副悠闲自在的模样,气便不打一处来!她就没遇见过这么难缠的犯人!

    再次踏入市局审讯室时,竟然还是上次的笔录员,看见唐玲,直接出去了一趟,回来手里竟拿着一瓶灌装咖啡,递到了唐玲面前!

    唐玲见到一乐,打量了一下那笔录员,拉开易拉罐,送到嘴边喝了一口,然后冲着笔录员笑笑道,“还是雀巢的好喝点,下次别买错了!”

    笔录员一愣,看着唐玲的眼神有些怪异!

    下次?

    她还想来几次?

    别人巴不得这辈子都和这里不沾边,她搞的来这里就像家常便饭!现在的少年少女思想都这么特别吗?他才二十几岁,难道就老了吗?

    “有什么要我关照的?”唐玲看着笔录员笑着道。

    笔录员一愣,然后有些憨厚的扒了扒脑袋,有一丝讨好的道,“待会儿做笔录的时候,能不能…呵呵,说的慢点?”

    在唐玲若有若无的笑意中,笔录员的脸红了红!没办法,谁叫他文凭有限,写字太慢,根本跟不上唐玲的速度!更何况唐玲说的话都很古怪,他还真怕按照唐玲说的写,上级会被气得跳脚!

    唐玲点了点头,笔录员松了一口气,憨厚的笑了笑!

    不一会儿,女警走了进来,坐在唐玲对面,看到唐玲手边的灌装咖啡,先是一愣,然后看向笔录员,严肃的道,“这里是警局,你是警察,不是服务员!记住你的身份!”

    笔录员面上尴尬,支支吾吾的“恩”了一声,女警没有看他,转头看向唐玲,“昨天晚上八点五十分,你在哪里,做过什么事?”

    又是熟悉的开篇!

    唐玲拄着下巴笑笑,“在一个私人宴会上,当然是参加宴会了!”

    女警冷哼了一声,“你还真是会绕弯子,那好!我换个问法,昨晚的宴会上,你去了女洗手间之后,发生了什么事?”

    拄着下巴,卡了卡眼睛,看向那个忙着做笔录的笔录员,然后缓慢的开口道,“去洗手间当然是上厕所,肯定不是去吃饭的!”

    笔录员果然抬起头,憋闷的看了看唐玲,她说的这句话,还真不能写在笔录上,扒了扒后脑,唰唰的写了起来!

    “别和我兜圈子!我知道当时你在洗手间,里面还有两个人,你们发生了什么事?是不是起了争执?你做了什么?”声调越来越高,在审讯室中回荡着,听起来让人感觉压抑!

    一连串的问题问出来,旁边的笔录员看了一眼女警,没有说话,可眼中却明显带着不赞同!

    用这种问法,是警察盘问技巧中最常见的一种,就是轰炸式盘问,一堆问题甩出来,正常人的思维都会混乱,思维一混乱了,就容易说错话,露出破绽!

    可是唐玲毕竟还未成年,对一个孩子用这种审讯手法,确实不太正派!

    “里面确实有两个人,我们没发生什么事,也没有起争执,我上了厕所!”

    一个个问题回答的干净利落,一点没有受到影响,笔录员一边记录,一边暗自佩服,这小姑娘小小年纪,抗压能力竟然这么强!

    女警听了气得冒火,大力的拍了一下桌子,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的盯着唐玲,“没起争执她们两个为什么会倒在地上!当时只有你们三人,而他们两个也都说是你将她们两个打成了那样的!我告诉你,上次是你走运,证人不愿意出来指证你!这次你就没那么幸运了!钱家慕容家的两个千金可是异口同声的指证你!”

    说道这里,停顿了一下,然后口吻中带着些许诱惑的道,“我劝你还是老实点,赶紧交代了!否则没你好果子吃!早早交代,你的罪名还会轻一些!”

    唐玲拄着下巴的胳膊有点酸,换了一只手,然后盯着女警,没受半点影响,依然是笑眯眯的道,“你说报案人是那两个孔雀?”

    女警听了眼睛一瞪,却也开口道,“报案的是钱雨菲和慕容燕!”

    唐玲看着女警,有些惋惜的摇摇头,一脸疑惑的开口道,“你不会是空降兵吧?为什么同样的错误要犯两次呢!”

    觉得无聊,拿起那灌装咖啡,喝了一口,昨晚睡的晚,而且在车座上睡觉,始终是不舒服!其实她还是有点困的!

    大大的伸了个懒腰,然后缓缓的道,“既然你说她们两个是报案人,那么她们就不能作为证人,按法律上来讲,只能算是受害人,受害人又怎么能当证人呢!所以说,你的说法不成立!这件案子,你还是没有证据也没有证人!真不晓得我要说多少遍,你才能记得住!警察若是都像你这么糊涂,那岂不是乱套了!”

    笔录员听了,抿着嘴,憋着笑,这女警是省厅下来的,平日里整个局除了局长,就属她的官威最大,作威作福,自己说上句还不让人说下句,简直霸道的很!

    估计能看到她如此憋闷又被人鄙夷的模样,还是要这小丫头出手才是!这丫头真有气死人的本事!不过他倒是挺喜欢的!说实话,他还真搞不懂,那女警为何总是喜欢找那丫头的麻烦!简直就是自己找罪受!

    果然女警听了,脸上的寒气更重了,她最听不得的就是质疑她的办事能力!

    “当时里面除了你们三个没有其他人,如果不是你,她们二人怎么会摔倒在地!难不成还是她们自己摔倒的,只为了嫁祸你一个小丫头!”

    “哎!你还太纯洁,不懂啊!”

    一句话说的极为老成,好似感概一般,“我当时正在上厕所,就听到洗手间有锁门的声音,然后便听到窸窸窣窣的声音!然后我便看到她们两个倒在地上,一个胸露出一半,一个嘴贴着她的胸,两人看起来还挺亲密的,我又没见过,就躲在阁子里没出来!”

    她说的可都是实话啊,当时她虽然在洗手,可这也可以称为上厕所,锁门的是慕容燕,窸窸窣窣的声音是钱雨菲的高跟鞋声,两人确实举止亲密,反正她是绝对不会告诉别人,这是她们摔倒的失误!而她也确实没见过这么笨的两个女人,而进厕所的阁子里确实是躲起来,不过这是为了营造更好的效果罢了!

    唐玲句句答的认真,看似什么都说了,可是没得到一点信息!呃,不对!有一点信息,让人无限遐想,那就是当时钱雨菲和慕容燕似乎是在…而恰好被唐玲瞧见,如今她们的丑闻怕被传出去,所以合力想将唐玲这个唯一的“证人”推成“凶手”,好掩饰她们的奸情!

    “哼!你以为这样你就能逃脱吗?你还真是太小瞧我们警察了!你动没动手,我们只要让医生验她们的伤,拿你的指纹进行对比,自然就知道结果!如果你心里没鬼,那就老实配合!”

    “虽然你说的这些不符合法律程序,不过我倒是愿意配合,免得你总是盯着我不放!苍蝇见了肉也没有你这么执着的!”唐玲摊开手,一副很无奈的模样!

    噗!

    笔录员喷了!

    那个高傲的女警,被唐玲形容的,竟然连苍蝇都不如!

    女警听懂了唐玲的讽刺,却根本不在意,只是居高临下的看着唐玲,只要查出她们二人身上有唐玲的指纹,看她还如何狡辩!

    女警离开了审讯室,应该是去找鉴定指纹的医生给她取指纹,那名笔录员偷瞄着唐玲,脸上有一丝好奇,支吾了半天,才小心翼翼的开口问道,“她们两个真的是…那个?”

    “哪个?”唐玲坐这里也无聊,便想逗逗这小警察!

    果然那笔录员脸上一红,支支吾吾的道,“就是…那个!你知道的我说的是什么!”

    唐玲摇摇头,“上流社会什么都有,应该也不是什么特别的事!”

    虽然唐玲没有明说,可是笔录员也明白了其中的意思!可他真的明白吗?

    唐玲只是感慨了一下而已!她发誓,她绝对不是误导那笔录员往那方面想哦!

    这时审讯室的大门却被人用脚踹开,赵源从外面匆忙的赶进来,见到的就是唐玲喝着灌装咖啡,和那小警察聊着天的悠闲模样!哪里有审讯的模样,倒像是在咖啡厅闲话家常!

    看得他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大步的走了过来,凤眸阴冷,寒光凌厉,看的笔录员一抖!

    这个男人的气势好强!

    “这是怎么回事?谁把你抓来的!”

    声音阴冷低沉,很显然这话是在问唐玲,唐玲甚至看到了赵源眼中的怒火!

    笑了笑,指了指她对面刚才女警坐过的椅子道,“坐吧!”

    赵源盯着唐玲看了看,然后优雅的拉开椅子,径直的坐了下去!一派贵气!

    看得笔录员直蒙!这又是什么情况?这人踹开了审讯室的大门,不但没人拦着,还直接坐在了警官的位置!

    看这样子,她们是想在这叙旧吗?

    笔录员心中感叹!牛人年年有,今年特别多啊!这不眼前就两位!

    “是赵继红抓的你?”

    唐玲点点头,赵继红就是那名盯着她不放的女警!

    赵源皱皱眉,“你怎么惹上她了?那个疯女人虽然像猪那么笨,可却像牛一样那么犟!被她盯上,有你受的!”

    笔录员有些便秘的看着赵源,那个猛女警官竟然被这男的说成是猪牛!听着那意思,感觉好像还挺熟的!

    唐玲轻笑一声,摆摆手,环视了一圈审讯室,“很显然,我深有体会!”

    赵源看着她那一副不在意的模样,揉了揉额角,今早送她回了酒店,回到烟草基地却怎么也静不下心,于是开着车又找了回来!没想到被告知,她竟然被抓进来了!

    而且这还不是第一次!

    听到这个,赵源心中那股无名的火便烧了起来!她还未成年,这群警察都是脑残吗!把她带到警局那样的地方,对她心理要造成多大的阴影!

    一路飙车来到市局,直冲了过来,之前他就给林局长打电话问怎么回事,没想到林局长竟然也不知道,他今天休息没去警局,听到赵源的话,挂了电话后,先是给警局打了招呼,让他们千万别得罪了赵源,然后连忙穿上衣服,开车赶了过来!

    单是那小丫头还好,若是因为这事惹火了源少,那麻烦就大了!他可是将源少的怒火听了个清楚!心中暗惊不已!那丫头和源少果然交情不浅啊!

    林局长问清楚了情况,一边开车,一边暗骂赵继红,三番四次的给他找麻烦,真拿他这个局长当软柿子了!

    源少上下打量了一下唐玲,见他没有受伤,提起的心稍稍落下不少,算他们识相,没敢用什么手段,否则他非拆了这警局不可!

    笔录员坐在赵源旁边,他觉得自己要被赵源冻死了,瑟瑟的问了一句,“你要不要喝点什么?咖啡还是茶?”

    赵源侧过头,才注意到旁边的笔录员,皱了皱眉,没有说话,反倒是唐玲冲着笔录员道,“一样,咖啡吧!”

    笔录员点点头,站起身连忙走了出去!

    偌大的审讯室里,只剩下赵源和唐玲二人,赵源看着唐玲手边的灌装咖啡,冷冷的嗤笑一声,“哼!你倒是清闲!”

    唐玲撇撇嘴,“还成吧!”

    赵源皱了皱眉,“你是怎么惹上那灭绝师太的?那女人难缠得很,被她盯上的,不扒一层皮,她是不肯罢休的!”

    唐玲白了赵源一眼,其实这事的根源还真就是因为他!

    “这事儿你最好问一下冯倩月!”

    赵源愣了一下,关那个聒噪的女人什么事?不过赵继红和冯倩月是表姐妹,赵继红如此针对她,倒真有可能和冯倩月有关!

    “你和冯倩月有了冲突?恐怕没那么简单吧!我了解赵继红,虽然她笨了点,脾气倔了点,可也不算是个无事生非的女人!”

    唐玲听了水眸划过狡黠的精光,揶揄的一笑,“源少了解的女人还真不少!”

    赵源听了眼睛一立,刚想发作,却被唐玲抢了先,“那天在医院,不巧遇到的冯倩月,争执了几句,结果她和她表哥‘不小心’滚了楼梯,之后的事,想必以源少聪明的脑袋,应该能猜到!”

    “滚楼梯?”

    唐玲撇嘴耸耸肩!

    “你没受伤吧?”

    唐玲笑了笑,“我倒是没受伤,不过冯倩月和她表哥可是伤的不轻啊!”

    赵源听了,凤眸盯着唐玲,半晌低沉的开口道,“她想害你!”

    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句!

    “害人不成终害己,大概可能就是这个意思!”

    唐玲说的轻描淡写,可赵源听着就不是这么回事了!心中只要想着当时的情形,心脏就像被人抓着一般!冯倩月竟然想推唐玲!如果不是意外,如今摔下楼的人很可能就是唐玲!这个想法在脑中形成,他心中就恨不得直接掐死冯倩月!

    赵源默不作声,阴沉的吓人!冯家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正在赵源眼中酝酿着风暴时,赵继红带着专业医生走了进来,看到审讯室里的人,心中一愣!

    赵继红平日里得罪了不少人,所以林局长打电话来提醒他们的事,不约而同的,谁也没告诉她!下意识的就想让她碰个钉子!所以赵继红根本不知道赵源来了!

    看见赵源,赵继红走上前来,看了看赵源,然后又看了一眼唐玲,最后冲着赵源道,“表哥,你怎么来了?”

    赵源没有回答,看了一眼她身后的医生,眸光一寒,盯着赵继红,“你这是什么意思!”

    赵继红顿时感觉后背一凉,脚底发寒!愣了愣,看着赵源怔住了!

    “我在办案啊!可是你怎么在这?”

    赵源冷哼了一声,“办案?就你那榆木脑袋,真让你查案,还不知道要冤死多少个人!”

    给赵继红安排在省厅,就是让她做文职工作,她那性格实在不合适查案,可这丫头拧,一有机会就自荐去查案,因为她的身份特殊,所以也由着她来,反正又不是什么大事!

    赵继红听了心里不服,可对赵源提不上半点脾气,她从小到大,最敬佩的就是这个表哥,而最怕的也是这个表哥!她和谁都敢叫板,唯独赵源不敢!

    “如果表哥你来这里就是为了侮辱我的智慧的,那你还是不要来了!”

    说出的话,少见的带着赌气的味道,只有此时,唐玲才把她当成了一个女人看待!

    呵!没想到这赵源能耐倒是不小!

    “智慧?你有那东西吗?”唐玲发现,赵源其实嘴也挺毒的!

    身后的医生扑哧的一声笑了出来,弄的赵继红尴尬不已!瞪着赵源,埋怨他不给她面子!

    赵继红张了张嘴,却撇到一旁暗含笑意看着她的唐玲,脸色立刻沉了下来,瞪着唐玲,喝声道,“你看什么看!赶紧取指纹!”

    唐玲非但没有被吓到,反倒笑出声来,赵继红刚想说什么,看到了赵源那阴郁的脸,一下憋了回去!

    “你就是这么办案的?对待未成年就这种态度?你那么年读的书都就饭吃了吧!”

    赵继红被吼得莫名其妙,表哥虽然公事上严厉的吓人,可对她可是从来没有那么严厉过!这还是他头一次这么和自己说话,赵继红有点蒙!

    愣愣的看着赵源,有些不知所措!

    一时间审讯室气氛凝重,结果赵继红带来的医生皱着眉,开口道,“到底还要不要取指纹?我手上还有不少工作呢!”

    他还有不少事要做,若不是认识赵继红,他才不会放下手中的工作,跑来这里!

    “验!为什么不验!我还等着赵警官还我清白呢!”唐玲一直笑嘻嘻,还带着些调侃的味道!

    几人皆是一愣,没想到唐玲竟然主动要求验指纹!在赵源的阴沉和赵继红的惊讶中,医生取了唐玲的指纹,然后收拾东西离开了审讯室!

    出门的时候,恰巧遇到了匆忙赶来的林局长,打了个照面,林局长赶紧进了审讯室,那个赵警官简直就是个惹祸精,他的市局本来就够乱的了,她还非要插一脚!

    “这是怎么回事?赵警官,今天局里好像没有出任务吧?你怎么又去抓人了!抓人抓上瘾了!”

    林局长心中有气,说话也没给赵继红面子,他这个局长做的憋屈,原本是政府机构,结果被地方彻底压制不说,他还上下受气!上次局里一个警员收了钱,放跑了交流会的肇事者,被省厅知道后,差点撤了他这个局长的位置,结果上边迫于族长的压力,只好决定直接派人抓了人顶罪,他这个局长做的简直窝囊得要死!

    可是没办法,这里的大环境如此,面对强压势力,他们也不得不低头!所以就造就了这里的政府无力,官员敷衍了事的现状!

    赵继红听了,脸上一烧,像被人扇了一巴掌似的,火辣辣的感觉!在表哥面前被人批评,她有点抬不起头!可作为一名警察,还有她那倔强的性子,不容她低头!

    仰起头,看着林局长,“局长,我是今天接到的报案,而且第一时间已经报备了,刚刚也提取了嫌疑犯的指纹,只要验出伤者身上伤痕的指纹和嫌疑犯的指纹一致,那就可以正式落案抓人了!”

    一番话说得正气凛然,就连唐玲都忍不住佩服!她在这种大环境下,竟然还能如此执着,可她去抓陆松的时候,明知道省里的安排,怎么不能正气凛然了!

    林局长眼睛一瞪,冷冷道,“前提是你等得到那天!赵警官,从今天起,你暂时停职放假,交出你的证件,直到接到通知,否则你不能再回警队!”

    赵继红听了睁大了双眼,什么?停职?不行,她还没亲手抓到唐玲呢!怎么能停职!

    “局长,我犯了什么错要停我的职!而且我是省厅的人,要下通知也是厅里下!市局还没有那个权力!”

    赵继红据理力争,她放着大小姐不当,跑来做警察,就是因为她喜欢当警察,心中有一团警察之火!又怎么如此轻易让局长停了她的职!

    “你三番两次无证据抓人,而且对上级无理,对同事更是呼啦喝去,你的停职通知,我马上会向省厅申请!这职你是停定了!”

    林局长一番话说的干净利落,以赵继红的心性和办事方法,他很惊讶,她这么多年是怎么在省厅混的!

    赵继红心中一急,虽然她是省厅下来的,可林局长若是向上申请停她的职,以后她的仕途就难了!她不是担心自己的前途,而是她不想丢了警察这份得来不易的工作!

    “我看林局长的做法很正确,你是应该停职了!”赵源声音低沉,可赵继红听了难以置信的抬起头,盯着赵源!

    她选择当警察,就是想扭转如今政局混乱,警局乌烟瘴气的现状!赵继红紧握着拳头,红着眼睛,她一直以为源表哥明白她为何选择当警察,可他今天竟然不再支持她!

    这么多年,她付出了多少努力!她并不傻,反而很清楚云省的政局环境,有时候甚至要同流合污,就像上次去抓陆松顶罪,她不喜,她反感,却又不得不这么做!

    可这不代表她被染黑了,她有抱负有理想,而这一切,最开始的出发点,就是为了她的表哥!

    她每次看见表哥在外人面前那副花花公子的模样,她就隐隐心痛!

    她的表哥不该是这样的!

    没有理会神色激动的赵继红,赵源一把拉住唐玲,大步走出了审讯室!

    刚出了审讯室,唐玲便抽回了手,看着神色有些不对的赵源,笑着道,“貌似我们还没那么熟,拉的这么紧,叫人误会多不好!”

    赵源看了一眼唐玲,“小小年纪,脑子里净是乌七八糟的!”

    唐玲笑笑,看着赵源,眼中略有疑惑,“你怎么来了?”

    赵源没好气的看了看唐玲,“昨天提早离席,你不觉得今天应该和族长致个歉吗!走吧,跟我去医院,听说他儿子醒了,正好前去看看!”

    人醒了?

    唐玲诧异!前两天她还看见族长的儿子气若游丝,眼看着要断气了,还送去了急救室,今天竟然醒了?

    看来族长与那神秘男人的交易没白做,那名医生还真是妙手回春!

    她承认,对那神秘人又多了一丝好奇!

    ------题外话------

    推荐好友的文《嫡女毒心》不错的古言文,书荒的去看看~

    感谢:love蜂蜜,雪晓茉的花花钻钻~

    hu19861225,悠梦昕然,qx900422,hbsyts1122 ,柠檬茶2010,zl890111,君新婷,赵久玲的月票

    love蜂蜜,qx900422,悠梦昕然,zl890111,香凝纤手的评价票~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三十七章 红妖孽vs白妖孽返回目录下一章:第三十九章 深沉心机,再遇十一(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