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奇幻小说 »重生之鬼眼商女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十九章 地下赌庄,我想跟着你

第四十九章 地下赌庄,我想跟着你

文/秦三
重生之鬼眼商女 本章字数:12218 重生之鬼眼商女txt下载
推荐阅读:食味生香 情有不甘 噬元之主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残王的贪财妃 绝品真人在异世 燕少,请你消停点 重生之我为书狂 势利眼 锦衣卫宠妻日常
    果然唐忠听到姑父吴光远这么一问,眼神慌了一下,然后支支吾吾的说道,“我…我是想买手机!”

    手机?

    众人愣了一下,不明白什么是手机,二婶孔娇云笑了笑,给众人解释道,“这个手机就像电话座机一样,只不过可以随身携带,非常方便,s市也是刚上市,我还想着这几天去买来用呢!”

    众人了解的点点头,唐玲一愣,手机这就进入s市了?她还真是没关注这方面的事,看来她也要赶紧为手下置备了,有了手机很多事方便了许多。

    “你想买手机也用不着偷东西啊!让你爸给你买一个不就成,你爸不给你买,你也可以找奶奶啊!奶奶给你买!”

    老太太拍拍孙子唐忠,顺便将他拉了起来。

    唐忠却满不在乎的冷哼了一声,“那手机一部要八千块,你能给我买?哼,那还不如我自己想办法呢!”

    “八千块?”

    老太太叫了一声,这么贵?一个那玩意要八千块!

    孔娇云缓缓道,“八千块算是便宜的,好一点的要上万块左右。”

    家中众人都惊叹不已,怪不得唐忠要偷摩托车卖钱买手机,他要是向家里要钱,谁也不会给他买的。

    唐忠见众人的相信的模样,心中松了一口气,而他的异样却被唐玲看了个正着,勾唇笑笑,没有说话。

    看来这个唐玲的小表哥还有事隐瞒啊!

    在老太太的维护下,唐忠免了一顿毒打,而大姑唐子玉家也没有什么损失,丢失的摩托车也被找了回来,便也没有计较,三叔唐国华一家却一直觉得偷东西什么的并不算大事,说教了唐忠几句,便将这事抹了过去。

    唐玲没兴趣知道唐忠隐瞒了什么,第二天放了学,唐玲就带着二狗去了商场,昨天听二婶孔娇云说,手机只在商场有卖的,于是唐玲便直奔了商场。

    因为雷子一直住院,所以二狗又充当起了雷子的替班,每天跟着唐玲办事。

    商场的一楼是卖电器的,唐玲和二狗问了手机在哪卖,直接去了卖手机的地方,这时候手机刚上市,样式单一,只有一个款式,二狗第一次见手机,看着很感兴趣,拿在手中把玩了几下。

    可卖货的女售货员却脸色不太好看,很怕二狗将手机弄坏了,连忙把手机抢了过来,嘴里说着什么非买勿动的话,二狗脸上尴尬,偷偷瞄了一眼唐玲,深怕因为他的无知丢了唐玲的脸。

    却听到唐玲道,“碰两下就会坏,谁还会花上万块买个不能碰的垃圾?”

    女售货员有些尴尬,她反应确实有些过头了,不过这手机十分贵重,都是看的人多,买的人少,每个人都把玩一番,那她还要不要卖货了!

    而且看着他们两个人的穿着,一看就知道买不起,估计她要是告诉他们这手机的价格,他们还不是小心的放下,然后灰溜溜的离开。

    不过想了想,女售货员扯出一抹笑容,轻轻的道,“不好意思这位顾客,这手机很贵重,而不少人对它不了解,不如我给你们讲解一下,你们再自己摆弄吧!不然不知道怎么用,摆弄坏了,那就不好了。”

    她听说今天大老板要来视察工作,她可不想惹出麻烦,然后便开始给唐玲和二狗讲手机怎么使用。

    结果真让售货员蒙对了,大老板真来视察了,首先来的就是她这里,要知道手机刚进入到s市,公司的大老板自然要格外的重视,这次下来视察工作也是为了看看手机销售如何。

    “戴总!”售货员站得笔直,恭敬的叫了一声。

    男人点点头,身后跟着一群人,很有阵势,唐玲听到回头看了一眼,结果男人见了唐玲惊讶的叫道,“唐总?”

    唐玲朝着男人微微点头,“戴总,这么巧!”

    这个男人就是当日玉石展览,魏老为唐玲介绍的几个人中的一个,也是红枫实业的戴枫!

    戴枫身后的一众人都愣愣的看着,那名刚才的售货员嘴张的大大的,她没听错吧?刚刚戴总叫这个女孩什么?

    唐总?

    售货员疑惑的打量着唐玲,怎么也看不出她是个什么总,会不会是她听错了?

    “唐总是来买手机?”

    戴枫虽然只见过唐玲一次,却对唐玲的印象深刻,十几岁的珍宝斋的老板,又有像魏老那样的人为她拓展人脉,而据他所知,刘展鹏还是国家玉石总会的一员,从现在来看,唐玲才是国家玉石总会的一员,这简直是前无古人啊!

    唐玲笑着点点头,“昨天听说s市的手机市场已经成型了,所以来给下属置备一些,没想到这么巧碰到了戴总。”

    戴枫点头笑道,“唐总准备要多少部?二十部可够?”然后冲着身后的秘书吩咐道,“去取二十部手机,配好电话卡,给唐总送过来!”

    秘书一愣,不过很快反应过来,带着身后的一个人连忙去置备手机,而剩下的众人包括那名售货员在内,全都目瞪口呆的看着唐玲,二十部?

    “戴总真是客气了!”唐玲笑道。

    戴枫却是摆摆手,“哪里的话,唐总来我这,我哪能怠慢了!怠慢了唐总,我那绿精灵的名额朝谁要去,唐总给了我那么大的面子,哪里是这些小物件能比的!”

    戴枫笑着调侃,唐玲也抿嘴笑笑,这戴总倒是实在,上次和唐玲讨要了一个绿精灵的名额,这回拿手机表示一下谢意,唐玲也不做作,收下了这二十部手机,要知道,一个绿精灵的名额,多少人想求都求不来,他能求得到,还是托了魏老的光!

    不一会儿,戴总的秘书便将安装好电话卡的手机准备好,放在两个精美的纸袋中,递给了唐玲身边的二狗,戴总笑着要送唐玲,被唐玲推脱了,笑着称别影响到他工作,戴总也就没有再坚持,可是却派了他的秘书,送唐玲出去。

    整个过程,看到这一幕的人都震惊不已,这女孩到底是谁啊?戴总竟然如此客气,一开口就是二十部电话送出去,还要亲自送她出去,这太不可思议了!

    那名售货员直到唐玲和二狗离开,一直都是忐忑不已,幸亏她刚才没有说太过分的话,不然她可要倒大霉了!

    “咦?妈,那个人是不是唐玲啊?”唐梦珍看着刚出了商场大门的方向,疑惑的问道。

    “哪个啊?”孔娇云顺着女儿的手看去,并没有看到人。

    “已经出去了!不过我感觉背影好像是唐玲!”唐梦珍还是觉得自己没有看错。

    “哪里有什么人!肯定是你岁数大了,老花眼了!”唐烨臭屁的说道。

    唐梦珍抬手打了比她高出一头的唐烨,“臭小子,你又欠打了是不?敢说你姐老?看我怎么收拾你!”

    唐烨立马拉过母亲孔娇云,挡在他的身前,一副老成的模样道,“妈,您快管管你女儿,动不动就动手打人,哪里还有一点淑女风范,您要是再不管她,以她这么暴力,恐怕这辈子都要嫁不出去了!”

    孔娇云笑着拍了儿子的脑门,“她打你,你就不能有点绅士风度?你不是整天说你要当哥吗?难不成你就这么当哥?”

    唐烨听了瞪了唐梦珍一眼,然后一副人小鬼大的模样,“哼!哥要有风度,不和你一般见识!”

    唐梦珍手一掐腰,指着唐烨叫道,“唐烨,你姐我今天非要教训你不可!看你还敢不敢和我贫嘴!”

    结果两个人追跑起来,看得孔娇云笑呵呵的,她从小就在官员世家,小的时候基本没什么童年可言,长大之后她也没有按照家里的安排进官场,而她的孩子她希望能有个无忧无虑的童年。

    “咦?戴总?”

    孔娇云怔了一下,然后一脸笑容的道,“戴总来视察公司?”

    戴枫见到孔娇云也是一愣,笑着冲孔娇云点点头,“原来是孔家小姐,你这是在逛街?”

    孔娇云笑着点点头,她是孔家的千金,商场上的一些人是知道的,就像戴枫,她记得当初父母找人给她相亲的时候,还和戴枫见过面,不过她却没看上眼,最后看中了唐国栋。

    孔娇云刚想说话,刚才送唐玲出门的戴枫的秘书赶了回来,冲着戴枫道,“戴总,唐总我送走了!”

    “刚才那些手机你安排妥当了吧?可别出了什么岔子!”戴枫冲着孔娇云致歉的一笑,孔娇云也没有介意他的秘书插话。

    秘书点头,“戴总放心,二十部手机我都检查过了,绝对不会出问题,而且安装的电话卡都是最高额的话费卡,绝对不会出错的!”

    他跟着戴总好多年,自然知道戴总的意思,所以每一样都想的很周到,果然戴枫听了满意的点点头。

    “唐总?”

    孔娇云疑惑的开口,她和唐国栋的生意虽然做的不大,可是商场上的一些老总他们还是都认得的,除了她老公,好像没听过哪个唐总。

    戴枫只是哈哈一笑,说是一个朋友,没有细说,因为唐玲的身份毕竟比较特殊,就算他知道了,也不会外传。

    虽然被戴枫一笑带过,可孔娇云可有一颗七窍玲珑心,对这个“唐总”多了一丝好奇。

    这些手机,唐玲自己拿了一部,其余的那些分给了刘展鹏,珍宝阁的二人,帝豪的管事,青帮的主事,和华夏教育的几名老师。

    之前联络不便,如今s市也有了手机,做事方便了许多,回家的路上,唐玲无意间看到几个男人将唐忠绑走,想了想,还是遣走了二狗,跟了上去。

    虽然唐玲和唐忠的关系并不好,可是唐忠毕竟是唐家人,唐玲还做不到视而不见。

    唐玲一直跟着几人,没有直接上去救人,就是想知道,到底是谁要抓唐忠,唐忠到底惹了什么事!

    一路跟随,几人并未发现唐玲的跟踪,到了一家酒吧,进了门之后,几人从酒吧的另一个门进去,唐玲没有立刻跟上,不过她却知道这几个人要带唐忠去哪里。

    拿着手机,想了想,拨了个电话过去,没想到对方马上就接起,然后听到了左湛的声音,“老大?是你吗?”

    原来二狗离开之后,立刻按照吩咐将手机送到了各人手中,左湛觉得这东西挺有趣,看了说明书,在摆弄手机,结果唐玲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恩,是我,带几个人来地下赌庄!”唐玲吩咐道。

    左湛听到唐玲说地下赌庄,立马重视起来,挂了电话之后,连忙挑了几名手下赶到了地下赌庄,见到了唐玲。

    “老大,什么情况?”左湛看着酒吧里一道不起眼的大门,皱了皱眉,老大怎么会突然来这里?

    “我们两个进去,让其他几个兄弟在外面等着!”

    唐玲找左湛,是因为地下赌庄不是谁都能进的,就算唐玲想进去,没有人带,也是进不去的,而帝豪里,对地下赌庄最为熟悉的就是左湛了。

    果然,左湛和唐玲进了那扇门,马上便有人拦着,左湛从怀中掏出一张黑色的卡,来人核实检查了一遍,才让他们进去,唐玲跟着左湛,地下赌庄之所以称为地下,就是因为这赌庄是开在酒吧下面的,唐玲和左湛一路走下去,通道中黑乎乎一片,只有脚下的指示灯亮着,走起来有些恐怖。

    经过一个转弯,看到一道门,有专门的人员打开门,里面的灯火辉煌闪得人眼花缭乱,唐玲和左湛这才真正进了地下赌庄,唐玲打量着这里,果然名不虚传,赌钱的人非常多,各种赌博方式,这里应有尽有!

    这倒是让唐玲开了眼界,她还没见过赌场,今天算是开眼了。

    唐玲和左湛左右看了看,实则唐玲是在找他们将唐忠带到了哪里,“左湛,你知道这里关人在什么地方?”

    唐玲对这里地方确实不熟悉,而左湛曾经在这里混了好长一段时间,对这里比较熟悉。

    左湛看了看,看向其中一间房间,冲着唐玲道,“老大,如果没错的话,应该是在那个房间!”

    唐玲顺着看去,是一间很普通的房间,没有人把手也不特殊,想了想,看着左湛一脸的猥琐,“左湛,看来这次需要你大显身手了!”

    左湛眼角不自然的抽了抽,长叹了一口气,奔赴了战场。

    两人兑换了赌注,直接去玩最热门的白—家—乐,玩法很简单,由6副扑克牌组成,只要在庄闲和上面下注即可,左湛压根就不去分析之前开过多少庄闲和,坐在那里,每局开盘,他只负责决定下注哪个,然后唐玲便将手里的一堆赌注押上去。

    来这里赌博的都是老手,看着左湛和唐玲的玩法,心中都暗自摇头,直接把这两人划分为了“冤大头”,看着唐玲将所有的赌注几乎是用扔的押下去,顿时觉得肉疼,那是多少赌注啊!战局也不分析,就那么扔下去,不输死他们就怪了!

    然而当荷官开出“和”时,一圈人顿时凌乱了!

    搞什么?和局?

    大冷门啊!

    顿时一桌的人都看向唐玲这里,一个个眼中都带着深深的打量,心中在盘算着,他们这是瞎猫碰上死耗子,还是深不可测?

    第二局开场,左湛又随意的选了一个,唐玲将赢来的赌注又扔了下去,看着一群人心惊胆战,要是他们,一局下来赢了五十多万,早就收手不玩了,而他们一下子将赢来的所有赌注都扔了下去赌,真是…怎么形容呢?

    后生可畏啊!

    而众人看向左湛选的是“和”时,一个个大跌眼镜,果断不跟着左湛,那家伙根本就不会玩,上一局肯定是蒙的!

    其实,他们猜的对,左湛真的不会玩,确实是蒙的!

    而当荷官连着五次开出“和”时,全场膜拜了!一个个盯着左湛,看他选什么,他们便跟什么,结果次次中,一个个将之前输的钱,一下子全赢了回来,而这引起了地下赌场的注意,几名保安过来,将左湛和唐玲带走了。

    果然唐玲和左湛被带到了那间房间,刚一进去,就看到被人打的倒在地上的唐忠。

    一名管事见左湛和唐玲被带进来,扔下了唐忠,走了过来,打量起他们二人。

    “听说你们今晚运气不错,局局大赢,不知道有什么秘招,不如也教教我们!”

    说话的管事身材魁梧,嗓音洪亮,震得人耳朵发疼。

    “运气比较好,瞎猫碰上死耗子了!”唐玲随意的道。

    管事板着脸,冷哼了一声,“运气好?哼!别拿这些话敷衍我,说吧,你们是怎么出千的,老实交代我们地下赌庄还可以饶你们一条命,否则,哼哼,别怪我们不客气,让你们有去无回!”

    听到管事说这话时,一旁角落里的唐忠抖了一下,然后缩到一旁,气都不敢喘,深怕管事要了他的命!他现在都后悔死了,怎么当初就被人带到这里,迷上了赌博呢!现在要怎么办?

    “咦?”

    一名手下看着左湛,仔细的观察了半天,才出声道,“你是湛哥!”

    左湛一愣,没想到还有人认得他,他已经好多年没有来过这里了!

    管事皱着眉,“你认识?什么人?”

    说话的手下有些激动的道,“就是我们地下赌庄的传说啊!那个赌神湛哥啊!”

    赌神湛哥?

    管事愣了愣,看着眼前的左湛,然后激动的上来拉住左湛的手,满脸的崇拜之色,“湛哥!原来你就是湛哥!天!我来的时候你都已经离开地下赌庄了,我可是一直崇拜你啊!简直就是我们赌界的神话啊!”

    左湛笑着,不着痕迹的抽回手,看着唐玲,一脸便秘的模样,老大,人家可是为了你,被人卡油了!

    “你刚才不是要干掉他吗?”唐玲在管事激动的时候,冷得插了一句,那管事脸上的笑容立马冻结,样子很搞笑。

    “那个…那个我不是不知道吗!湛哥你别介意啊!”

    左湛没说什么,唐玲却笑着开口道,“那你还准备抓我们吗?”

    管事尴尬的摆摆手,可又犹豫的道,“放了你们倒是可以,可这钱…”

    唐玲状似惊讶的道,“不会吧?这里只许输不能赢的吗?赢了钱也不让带走,还要灭口!”

    管事刚想说话,大门却被人推开,然后屋里的人全都站的直直的,冲向门口喊道,“老板!”

    唐玲轻轻勾唇,转过身看向来人,然后满脸的笑意,朝着门口的人摆摆手,“易少爷,好久不见!”

    门口不是别人,正是赵源的好友夏文易,也是副省长的孙子,地下赌庄的老板是夏文易,这很少有人知道,不过并不代表唐玲不知道。

    夏文易见到唐玲,明显一愣,半晌才惊讶的问道,“你怎么会来这里?”

    在他眼中,唐玲和地下赌庄完全搭不上,在这里看到她,简直太令他惊讶了!

    她来赌钱?

    而当他看到左湛的时候,又是一愣,左湛几年前在地下赌庄当赌手,每次遇到运气特别兴赢钱多的人,左湛就会到那人的那桌玩,直到将那人的钱输光,他在地下赌庄的地位极高,不少内部人都把他当神一样供奉。

    可是几年前,他突然失踪了,然后便消失了,夏文易也派人找了很久,可是依然没有他的消息,没想到今天左湛竟然又凭空出现了!

    左湛看着夏文易,叫了一声“易少!”

    夏文易点点头,他刚刚听手下汇报,说场子里来了一个厉害人物,赢了大笔钱,所以他想过来看看,却没想到竟然是失踪已久的左湛。

    夏文易看了一眼屋里的人,挥了挥手,将人都遣了下去,屋里只剩下唐玲、左湛、夏文易和刚才的管事,以及蹲在墙角,抱着头蜷缩在一起的唐忠。

    夏文易看着二人,有很多话想问,却没有问出口,只是淡笑道,“今天来这里,玩的可还舒心?”

    唐玲笑笑,看了一圈空旷的屋子,然后笑道,“除了你这屋子简陋了点,其他都还不错!”

    管事听了嘴角抽搐了一下,她当自己在做什么?搞参观吗?

    夏文易却毫不在意,似乎习惯了唐玲说话的方式,“若是再来几个像你们这样的,恐怕我这地下赌庄都要关门了,哪里还顾得上装修的好与坏!”

    唐玲似模似样的点点头,“怪不得易少爷要将赢钱的人都灭口,原来是怕经营不下去啊!”

    然后看向角落里的唐忠,笑着道,“瞧瞧,多好的一个例子啊,就是不晓得易少爷准备什么时候对我们进行‘毒打’呢?”

    夏文易看了看角落里的人,皱了皱眉,管事立马汇报道,“老板,那小子是赌输了钱,在我们钱庄借了钱,如今却还不上,我们才按规矩办事的!”

    哪知唐玲听了,又有些风凉的道,“啧啧啧!你们地下赌庄可真是有意思,赢了钱要灭口,输了钱也要灭口,是不是进了这里,想不死都难?”

    左湛坐在一旁,听了唐玲的话,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他一直觉得老大是讲歪理的,不过你若是想挑出错来,却又好像挑不出来,反正每次都是让人憋屈得很,没想到今天易少爷也中枪了。

    果然,左湛看到夏文易也是满脸的憋闷,找不出话来反驳。

    而此时窝在墙角的唐忠却抖索的抬起头,看向唐玲这边,刚才人多,他又怕的要死,所以一直没有注意,可听到刚刚的说话声,唐忠心中一跳,他怎么感觉好像听到那个木讷的小妹唐玲的声音,所以抬起头想看个究竟。

    结果这一抬头,他惊呆了!

    那个坐在那里,一脸悠闲的笑着的女孩,不就是他的小妹唐玲吗!

    唐忠忍着疼痛,使劲儿的揉了揉眼睛,深怕自己瞧错了,结果不管他怎么看,眼前的人,好像真的是唐玲!

    “唐…唐玲?是你吗?”

    唐忠颤抖的小声叫道,声音中带着一丝的不确信。

    唐玲侧过头看向唐忠,唐忠这才相信,眼前的人真的是唐玲,立刻激动的想站起身来,可是因为伤的有点重,根本就没站起来,可声音中还是难掩激动之色。

    “唐玲!唐玲!你…快,快救救我!他们会杀了我的!你快来救我啊!”

    激动之处,唐忠鼻涕眼泪流了一堆,毕竟他还只是个十八岁的孩子,来赌庄赌博,却输了大笔钱,回家偷摩托车想卖点钱先还利息,却被警察逮住,而现在更是被赌庄的人抓住,一顿毒打之后,时刻担心会被灭口。

    所以看见唐玲的那一刻,他就像看见了救命的人一般,心里的害怕与担忧一下子全发泄出来,哭的极其狼狈。

    唐玲看着这样的唐忠,摇摇头,看着夏文易失笑道,“让易少看笑话了,很不巧,那角落里蹲着的,是我表哥!”

    夏文易一愣,唐玲这样的人,竟然有个那么…夏文易看向角落里狼狈不堪的男孩,呃,实在将唐玲和那男孩联系到一起。

    一旁的管事有点反应不过来,现在这情况是怎样?妹妹赢钱被抓进来,哥哥输钱被抓进来,还真是…巧啊!

    夏文易看了看眼前的一幕,突然一笑,黑色的眸子盯着唐玲,单手指着墙角处的唐忠,“你是特意为他来的!”

    不是疑问,而是肯定!

    唐玲被人拆穿目的并不慌张,反倒是悠闲的点点头,还不忘夸上夏文易一句,“易少还真是冰雪聪明,聪慧过人啊!”

    夏文易听了皱皱眉,怎么听,这两个词都像是形容女人的!

    夏文易给管事递了个眼神,管事立刻上前,大手一抓,就将唐忠抓了过来,把他放到了夏文易面前。

    唐忠还是直哆嗦,刚才管事去抓他,他差点惊叫出声,看到了唐玲,立马爬了过去,死死的抱住唐玲的腿,此时唐忠心中,只有这个平时不爱说话,被他们归结为智障一类的小妹才能救他!

    夏文易看了一眼唐忠,然后冲着管事问道,“他欠了多少?”

    管事恭敬的回答道,“连本带利一共五万!”

    唐忠听了,立刻惊恐的抬起头,看向管事,“我只借了一千块,不是说还一万就行吗?怎么变成五万了!”

    五万?要了他的命也没有五万块啊!

    管事看了唐忠一眼,一副没得商量的道,“昨天是一万,今天可就不是一万了!”

    利滚利这是行规了,唐忠这么久没还钱,自然滚到了五万块。

    唐忠听了,整个人立刻瘫软在一旁,他元以为钱少的话,让唐玲回去找家人借点,可一听到五万,他心里就凉了!

    家里听他说8000块买一部手机,都一个个满脸的惊恐,更何况是五万块!刚燃起的希望,瞬间破灭了。

    唐玲没有理唐忠,而是笑着点点头,冲着夏文易道,“这好办,刚才我也赢了不少,随便拿一个筹码给你们,就当是还账了!”

    末了还冲着夏文易眨眨眼睛,“多出来的部分,就当是赏钱了!”

    唐玲手中的筹码,一个就是十万,用来还唐忠欠的账绰绰有余。

    管事听了一愣,他原本还想着,唐玲将今晚赢得钱放手,他便将唐忠放了,息事宁人也就罢了,可没想到,唐玲竟然还想将钱拿走!

    夏文易听了,黑眸转转,满是算计,哈哈一笑道,“想将钱带回去也成,不过这可不是你赢回去的,而是当成我的定金,我要绿精灵的一个名额!如何?”

    唐玲只是笑笑,“易少真是会算计,用我的钱和我做生意,算起来,我很吃亏啊!这种赔本的买卖,我可从来不做。”

    唐忠听的一头雾水,想不明白唐玲到底在干什么,不过看着唐玲面对地下赌庄的人,还能如此淡定自如的和人谈判,唐忠已经彻底从心中服了唐玲。

    “你别蹬鼻子上脸,我们老板给你面子,你别不识抬举!”管事看不过去了,虽然唐玲是和他的偶像湛哥是一起的,可他也不能让唐玲不识抬举。

    夏文易摆摆手,管事闭上了嘴,“怪不得源少说你是食人花,果然是吃人不吐骨头!也好,你赢的你带走,你的这个表哥也可以带走,那绿精灵就当卖我一个人情如何?”

    那绿精灵的奇效太诱人了,原本他还想着如何提前下手,先弄到一个名额,谁知唐玲今天竟亲自上门了,若不是源少,他还被蒙在鼓里,原来唐玲真的是珍宝斋的幕后老板!这还真是让他惊讶!

    唐玲眼睛一眯,像足了一只狐狸,唇角微勾,“成交!”

    等唐玲带着赢来的钱,和被人打的够呛的唐忠带出地下赌庄时,二狗已经在那里候着了,他听到唐玲要来地下赌庄,不放心的也跟着过来了。

    看到唐玲和左湛出来,身后还跟着一个狼狈不堪的男孩,看了一眼唐玲,上前扶住了唐忠,出了酒吧,唐玲就让左湛回家了,并且明天放他一天假,二狗开车,带着唐玲和唐忠,去了市医院。

    因为唐忠身上的伤挺多,现在回家肯定是要全家轰动,所幸唐玲直接给他办了住院手续,让唐忠在医院住了下来,反正唐忠一天到晚也不着家,就算是不回去,也没有人知道。

    医生检查完,确认只是一些皮外伤,并没有伤及内腹,给唐忠包扎了一下,就送去病房了。

    地下赌庄里

    “老板,就这么放他们走了?”

    管事疑惑的问道,要知道被唐玲拿走的钱可不是小数目,而且看得出唐玲认得老板,若是老板的身份被传出去,那可是要惹大麻烦的,若是依着他的意思,刚才这三个人都应该灭口才是。

    夏文易勾唇笑了笑,黑眸中不知酝酿着什么,喝了一口酒,嗓音有些沙哑的道,“你以为她是才知道我的身份?呵呵,从她的反应来看,她是早就知道我的身份,想来,她等的就是我这个老板!”

    “这怎么可能?”管事惊讶道。

    夏文易似乎心情还不错,又缓缓道,“左湛在这里做了那么多年,自然知道赌庄的规矩,他躲着我这么久,这次竟然高调现身,你说他为的是什么?”

    管事想了想,“这么说,他们是故意赢钱,然后被我们带去黑屋?这…难道就是为了唐忠那个小子?”

    管事越想越觉得心惊,他们那么招摇就是为了能进黑屋,然后引来老板,继而谈判将那小子带走!

    “可是老板,若是他们将你的身份说出去…”

    管事还是有些担心,老板的爷爷可是副省长,而地下赌庄却是老板的产业,若是被有心人知道,那可要引起轰动的!

    夏文易轻轻勾唇,“传出去对她没好处,况且今日放她走,她那么聪明的人,自然知道该怎么做。”

    管事站在一旁,看着满脸自信的老板,暗自点了点头。

    病房里,唐玲坐在那里,唐忠躺在床上,脑袋上缠的一圈又一圈的纱布,眼睛一直盯着唐玲,显然还处在震惊中。

    “你…”

    唐忠开口,想了想,又不知道该从哪问,最后只憋出了一句,“谢谢!”

    唐玲靠在椅背上,看着如此的唐忠,挑挑眉,意味深长的看着他,他也会说“谢谢”!

    唐忠被唐玲瞧得有些不好意思,他从来没和人说过谢谢,可以这么说,他根本不懂什么是谢,从小他父母就没教过他,父母每天不务正业,耳濡目染的,他和妹妹也都沾染了父母的习气,走上了混混的道路。

    他刚才那一刻还以为自己死定了,他没见过那些因为还不上钱,被人砍断手脚,还有被人砍死横尸街头的人,他以为这次肯定逃不掉了,那一刻他真的很痛恨自己,为什么好好的路不走,非要走上这条不归路。

    内心深处,更加的怨恨他的父母,为何不能像别的孩子的父母一样!他从小就认清了这个事实,所以便放纵了自己,混了社会,如今还差点混死自己。

    而唐玲出现的那一刻,他的心真的感动了,他不得不承认,他像是被太阳照过,心中涌过一丝暖流,他的父母对他不管不顾,家里人都看不起他,嫌弃他,从来没有一个人正视他,关心他!就算是奶奶李红琴,也是时常的念叨他不长进。

    而这个他平时看不上的妹妹,却出手救了他!简直不可思议,原本以为唐玲是恰好救了他,可是回来的路上,从那个叫二狗的人口中得知,唐玲竟然是特意去救他的!

    唐忠心中震撼了!

    心中好像被什么填的满满的,从来不流泪的眼睛,也涌满了泪水,他不知道此刻是什么心情,总之很复杂,千言万语卡在心头,最后凝结为一句“谢谢”。

    “好好养伤,有什么事以后再说。”

    唐玲站起身,她救了唐忠是因为他算是唐玲的亲人,不能见死不救,可是她却没有兴趣给他做什么心理开导的工作。

    “等…等一下!”

    唐忠急忙的支起身子,一脸希冀的看着唐玲,唐玲就那么站着看着他,唐忠看似下了很大的决心道,“我…我想跟着你!”

    唐玲听了一愣,随即轻笑了一声,“跟着我?”

    唐忠使劲儿点点头,深怕唐玲不相信,唐玲只是笑着看着唐忠,“你有什么资本可以让我留下你?”

    唐忠听了愣愣的,是啊,他有什么资本可以让唐玲留下他?他只懂得偷鸡摸狗而已,仔细的想了很久,也没有想出他有什么优点。

    唐玲看了一眼唐忠,淡淡道,“你慢慢想。”

    然后转身出了病房,留下唐忠一个人在病房里冥思苦想。

    青帮最高会议室里

    重新划分势力之后,青帮内部整改,如今高层由长老组成,原青帮的刘学勇,老者慕云,好斗的杜强,空降兵孟涛,帝豪的雷子,冯三,高勇,武林组成了长老会,而乌军师和帝豪的左湛两人作为督监,对青帮的这些长老进行监督。

    如今会议室里,所有高层在向唐玲汇报近来青帮的动向,却听到会议室外有吵闹声,而唐玲听到那声音,眉头一皱。

    竟然是他们两个!

    ------题外话------

    亲们,到月底了,手里有月票的快砸吧~爷端着碗在门口坐着呢~哈哈

    感谢:南翎羽忧,463288501,蓝紫的涟漪,魅文夜的花花

    joyceq,刘香丽,abc4818075,星晨兒,蓝紫的涟漪,lanse900406,YSXU,lanse900406,海上燕子,雪兰幽幽,晓雯雯,令扬,463288501,雨飞qq123,huisheng100,今夕是何夕aa,463288501的月票~

    463288501,水晶童心,cococty的评价票
(快捷键 ←)上一章:第四十八章 不外传,摩托车事件返回目录下一章:第五十章 开刀,给我交代!(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