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奇幻小说 »重生之鬼眼商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三章 争夺,大师有请

第五十三章 争夺,大师有请

文/秦三
重生之鬼眼商女 本章字数:11733 重生之鬼眼商女txt下载
推荐阅读:僵尸本源 毒步天下:特工神医小兽妃 九阳剑圣 柯南世界里的巫师 一念成婚 废材逆天:特工毒医小兽妃(毒步天下:特工神医小兽妃) 情笙意动,总裁大人离远点! 坤道 功德簿 游戏主神养成指南
    第一天的展览结束,唐玲跟着魏老回了魏家大宅,回想刚刚临走时,那周莹莹暗地里给魏青放电的情形,唐玲便觉得好笑,这女人胆子还真是大,金主就在面前,竟然还敢如此勾引其他男人!

    回到魏家大宅,竟然看到了不少人,唐玲这才知道,魏家的儿子不管结婚与否,都要住在这个大宅里,这是规矩!

    魏老只有一个女儿,就是司徒兄弟的母亲,嫁到了s市,魏老这些年,每个月都会去s市看古玩,其实主要还是想女儿,是去看女儿了!

    刚开始魏老在宁市定居,来回也算方便,而现在定居在了京城,显然没有以前方便了,不过魏老还是一有时间就会去s市。

    魏老一共有四个孩子,魏青是最小的,他还有两个哥哥,和一个姐姐,而唐玲现在看到的就是魏青的两个哥哥,魏老的大儿子魏云,二儿子魏海,大儿媳妇龙娇月,二儿媳妇乔敏。

    魏老给唐玲一一介绍了之后,才向众人介绍唐玲,而对唐玲的称呼却是他魏老的“好友”,这倒是让一大家子除了魏青的其他人充满了疑惑,看着唐玲,几人心中猜测不已!

    唐玲笑笑,冲着众人很有礼貌的道,“各位叔叔婶婶好,我叫唐玲,大家可以叫我小唐,这次来京城可能要在这里叨扰几天,还希望不要影响到叔叔婶婶才是!”

    魏老听了却一摆手,“你这丫头尽管住,他们要是有招待不周的地方,看我怎么收拾他们!”

    唐玲看着如此的魏老,笑了笑,而其他人看着唐玲的眼神更加的探究了,看来这唐玲很受老爷子喜欢啊!

    大儿媳妇龙娇月见状笑了笑,上前一步拉住了唐玲的手,很是亲和的道,“小唐一看便知道是个听话的孩子,怎么会影响到我们呢,我们喜欢还来不及呢!小唐今年多大了?”

    唐玲笑着道,“今年十五了,在念初三。”

    龙娇月听了一笑,“原来十五了,我家女儿今年十七了,一天咋咋呼呼的,要是有小唐一半乖巧,我就省心多了!”

    魏老听了,状似严肃的道,“你家那丫头哪里能和小唐丫头比,她能有小唐丫头的十分之一,我就算欣慰了!”

    龙娇月听了,唇边的笑容僵了一下,却很快调整好心情,唐玲还是比较理解龙娇月的心情的,自己的女儿说不好,那是谦虚,可是别人嘴里说出来,当母亲的自然心里不舒服,更何况唐玲是个外人,刚刚认识,龙娇月听了魏老的话,自然心中不是很畅快。

    “若是大嫂家的嫣儿不及小唐乖巧,那我家的晨晨就更不行了!”

    二儿媳乔敏笑着开口道,魏家的唯一一个第三代独子,就是她生的,老爷子给取名叫魏宇晨,今年也是十七,因为家里就他一个男孩,自然得宠的很!

    其实还有一点唐玲不清楚,那就是龙娇月的女儿并不是魏家的孩子,而是她结婚前别人的孩子,但是因为魏云爱她,所以就算家人反对,他也将龙娇月娶进了门,所以严格来说,魏家都是男丁,除了一个没有魏家血缘,却冠以魏姓的魏嫣。

    虽然魏嫣不是魏家的孩子,可是老爷子喜欢女孩,所以魏嫣在魏家还是挺受宠的。

    不一会儿,魏家的两个孩子也放学了,回到家中看到多了一个小女孩,两个孩子倒是觉得很新奇,两个孩子被大人教育的很好,不是那种娇惯的孩子,很快便和唐玲有说有笑起来。

    魏老见了,点点头,对这两个孩子他还是很满意的!

    晚饭时间,魏老将唐玲的位置排在了他的右手边,家人虽然觉得不可思议,可谁也没有提出质疑。

    要知道,魏老右手边的位置,一直都是大儿子魏云坐的,这可是象征着地位的座位,而魏老竟然让唐玲做,众人心中明白,这是老爷子将唐玲奉为上宾了!

    “小唐这次来京城是做什么?这个时间学校不是应该还没放假吗?”龙娇月笑着问道。

    饭桌上,魏家的人聊了起来,虽然魏老在家为人严肃,可是却没有制定什么餐桌上不许说话的规定,平日里和孩子们交流的少,所以在饭桌上,魏老还是希望孩子们能多说说话,他就算听着也觉得很好!

    唐玲停下筷子,将口中的饭咽下,然后笑着道,“我这次来京城,是和魏爷爷一起看古玩展览的,学校那里请了一周的假。”

    “古玩展?”魏海吃惊的道,打量了一下唐玲,见她不过是一个自己孩子那么大的孩子,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唐玲笑着点点头,魏嫣眼睛睁得大大的,然后一脸兴奋的道,“那我也去参加古玩展,爷爷,我能不能也请一周的假?”

    几个大人听了只是笑了笑,魏宇晨看了一眼魏嫣道,“你参加古玩展?算了吧!你去了那地方,岂不是要鸡飞蛋打,那里的古玩可都是贵重的很,就算大伯再有钱,也架不住你败坏的!”

    魏嫣是个糊涂虫大家都知道,经常干一些糊涂事,魏老的古玩不知道被她不小心打碎了多少,后来家人简直当她是保护动物,走哪里佣人都会跟着,深怕她又将魏老的心爱之物毁坏了!

    魏嫣听到魏宇晨的话,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摸了摸脑袋,吐了一下舌头,而魏老虽然没有笑,却也能看到他眼中的慈爱之色!

    “小唐妹妹,你很喜欢古玩吗?”

    魏嫣歪着脑袋看向唐玲,那种古老的东西她可真是提不起兴趣,不过爷爷喜欢,她也耳濡目染的多少了解一些,她觉得唐玲懂的应该没有她懂得多,所以还想当前辈指导她一下。

    唐玲哪里知道魏嫣的想法,只是笑着点头,“我和魏爷爷相识,也是因为古玩呢!”

    “原来是这样啊,我说爷爷怎么会认识你这么小的丫头呢!”魏嫣恍然大悟的点点头,唐玲比她小,她自然将唐玲划为妹妹行列。

    魏老听了却开口道,“人家小唐丫头可比你成熟多了,你还好意思张口闭口的喊人家丫头!”

    魏嫣可爱的吐吐舌头,魏青看着唐玲道,“小唐给我们讲讲,你是怎么和我父亲认识的?”

    魏青现在对唐玲可是充满了好奇,其他人可能觉得唐玲来看古玩展只是小孩子见见世面,他可是见识了唐玲的眼力,就连父亲都不敢确定真假的手把件,她可是看了一会儿就看出来了!所以这丫头绝对不是来玩的,而是真的有真才实学!

    唐玲没有细说,只是说她和魏老在s市古玩市场认识的,最后还是魏老说,他手中的七宝琉璃珠就是从唐玲手中买到的,众人愣住了!

    一个个看着唐玲,满脸的不可思议,他们觉得唐玲不过是喜欢古玩,在s市无意间和魏老相识,而魏老喜欢古玩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所以对唐玲喜爱也是众人能理解的,可是他们怎么也想不到,魏老手中那七宝琉璃珠竟然是从唐玲手中买到的!

    而据他们所知,那七宝琉璃珠是好多年前魏老得到的,众人狐疑的看着唐玲,好几年前,唐玲多大?

    反正众人看着唐玲的眼神,早就没了看小孩的眼神,就连魏嫣和魏宇晨都是一脸崇拜的看着唐玲,他们两个一直觉得爷爷的收藏中,只有那个七宝琉璃珠是个宝贝,其他都是破铜烂铁,听到那七宝琉璃珠竟然是从唐玲那里买来的,他们两个看着唐玲都崇拜不已!

    “小唐,你实在太厉害了!你是怎么看出那手链是宝贝的?我喜欢那手链喜欢得紧,可爷爷从来不让我碰,你能不能再淘来一个给我瞧瞧啊!”

    魏嫣两眼冒星星的看着唐玲,满脸的期待,惹来了大家的一阵笑声,一顿饭吃的很融洽,而众人更是破天荒的从魏老脸上看到了笑容,他们可是很久没看到魏老笑了,几个子女见着面带笑容的魏老,心中不由得有些心酸,这老爷子自从老板去世之后,在家中便不苟言笑了,转眼间,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们今天忽然发现,虽然住在一起,他们是不是有些忽略了老人呢!

    很快到了第三天,今天是拍卖的日子,魏老带着唐玲一早便去了展厅,展厅设了位置,专门给人准备的,因为能接到请柬的,都不是一般人,全都是举足轻重的人物,魏老给唐玲指了一些人,唐玲都暗自记住,没想到今天的拍卖会竟然来这么多厉害的人物!

    “咦?魏爷爷,今天的拍卖会是由汇景拍卖行组织的?”唐玲看到了台上汇景拍卖行的字样。

    魏老笑着点头,“苏老那家伙可是厉害着呢,像这种级别的拍卖会,也就只有汇景能接下来!”

    苏老这次也来了这里,他知道魏老来,在会前苏老特意来了魏老这里,见到唐玲,苏老也很是高兴,不少眼尖的看到苏老过来,都想上前拉关系,不过却没人上前,都只是远远的看着,羡慕着,都知道苏老和魏老的关系好,今天见了,果然如此!

    “小唐丫头是特意来的?”

    苏老知道唐玲在上初中,没想到这丫头竟然特意跑到京城来,知道这丫头能耐,没想到竟然这么敢想敢干!

    唐玲笑着看着苏老,“特意请了假过来,没想到拍卖会竟然是苏老板操办的!”

    苏老听了脸一板,这丫头啊,真是在什么场合叫什么称呼,他听着这声“苏老板”可是真心的不舒服,开口纠正道,“你这丫头,难不成我比魏老认识你晚,你这丫头就区别对待?”

    魏老倒是听得喜滋滋,他在这丫头心中的地位,那可不是谁都能比的!

    “苏老啊,这丫头就是跟我好,难不成你还嫉妒了不成?”

    苏老看着如此心性的魏老,也不和他争辩,只是盯着唐玲瞧,直到唐玲叫了他一声“苏爷爷”,他才收回板着的脸。

    “丫头,这回你可淘到什么好物件了没?要是想出手,可一定拿来我们汇景这里!”

    苏老知道唐玲淘东西的眼力,这次的古玩展还没开始时,外面就聚集了一堆卖古玩的,就是不知道这小丫头有没有淘到什么好物件!

    唐玲想了想,从手中拿出那个在房英手中花了十五万买下来的手把件,将手把件递给了苏老,苏老顿时眼前一亮,连忙接了过来。

    而魏老也是一愣,这东西他可没见到,一定是这丫头前几天淘到的,一脸怨念的看着唐玲,说出的话都是酸溜溜的,“小唐丫头,你淘到好东西也不说让咱老过过眼瘾,难不成还怕魏老我给你的宝贝吞了不成!”

    唐玲眼睛笑得眯眯的,“我这不是给忘了吗,要不是苏爷爷提起来,我还真忘了这物件了!魏爷爷你也瞧瞧,这手把件可是从卖您儿子的人手中买来的!”

    “哦?”魏老眼睛微睁,竟然是从一个人手中买来的,那这真假可就不好说了!

    魏老和苏老两个人都仔细的看着,“那仿品就是仿的这个手把件,两件手把件还真是像啊!”

    魏老微微感叹,暗自称奇,竟然有人能将古玩仿的这么像,太难得了!

    “丫头,你确定这是真品?”魏老疑惑的问道。

    唐玲点点头,“这个确实是真品,不过我见过做仿制品的人,是个女孩,手艺很精巧,是个很有才华的人!”

    唐玲又将一个仿品拿出来,苏老比对了一下,也是暗自心惊,这两件古玩真是太像了,就算是常年把玩古玩的人,也容易不小心看走眼啊!

    因为拍卖会要开始了,苏老还有事要忙,便没有多留,连忙去了后台盯着,很快展厅了坐满了人,手中都拿着牌子,是一会儿叫价用的,不少人看到唐玲手中也拿着叫价牌,觉得很新奇,却也没多想,毕竟京城这个地方,有钱人到处都有,说不定她是哪个家族的孩子,出来见世面也很正常!

    主持人上台主持了一会儿,宣布一会儿将有重量级人物出现,吊足了众人的胃口,不少人得到消息,听说这次的拍卖会,我国古玩第一大师叶弘毅大师将会出席,都是心中雀跃不已,要知道能见到叶大师的机会并不多,他们可都是崇拜叶大师很久了!

    台上摆着主席桌,放着三把椅子,想来一会儿的大师级人物都会坐在上面,这样底下的人看得清楚,众人都很兴奋。

    苏老上台说了一些致谢的话,引来了下面的鼓掌声,苏老虽然在地位和资产上不及很多人,可是他的汇景拍卖行可是名头响亮的很,连带着苏老的声望也是很高。

    “这次的拍卖会,我们荣幸的邀请到了不少国内大师级人物,想必大家也是期待已久了,那么下面我们有请我国著名古玩大师胡兴学胡大师,国家博物馆馆长姚启山姚馆长,我国古玩第一大师叶弘毅叶大师!大家欢迎!”

    苏老说完这番话,他们三人依次上了台,苏老刚说完话时,底下众人全都愣住了,展厅里静悄悄的,简直不敢置信,这次的拍卖会竟然请到国内如此举足轻重的三位,他们震撼了!

    而当看到这三位大师上台时,底下爆发起一阵热潮,掌声不断,到处充满着热情,看着台上的三位,甚至比看到展览的古玩还要激动,掌声不断,最后还是苏老将掌声压了下去,宣布这次的古玩拍卖会正式开始!

    第一件抬上来的是一个乾隆年间的青花瓷,足有一人之高,整个青花瓶线条流畅,做工精美,无论从着色还是勾勒上都堪称完美,而众人刚看到几位大师心情还未平复,造成这第一件拍卖品便引起了争夺热潮!

    场面十分激烈,原本市价三百万的乾隆年间的青花瓶,竟然拍出了八百六十万的高价,算是打了个开门红!

    唐玲只是看了那青花瓶一眼,便转移了视线,一直盯着台上的叶弘毅叶大师,她9岁那年就从魏老口中听说过叶大师,后来慢慢接触古玩,叶大师的名字出现的频率便越来越多。

    唐玲仔细的观察着,这叶大师如今应该有六十八岁,整个人红光满面,看不出一丝老态,一点都不像快要七十的人,而在唐玲盯着叶大师瞧的时候,叶大师不知怎么,看向了唐玲这边,在人群中看到了这个静静坐在那里的小丫头,见唐玲盯着他瞧,叶大师笑着冲唐玲点点头,笑容和煦,让人看着心里便觉得很舒服。

    “你们快看,叶大师在冲我笑!”

    坐在唐玲前面的一个男人激动的和旁边的人说道,声音都有点大。

    “什么冲你笑!明明是冲着我笑!你从来没见过叶大师,他怎么会冲你笑,我上次去国家博物馆时,见过叶大师一次,叶大师肯定是还记得我!”

    “你们都不用争了,叶大师那是冲我笑呢!”这两人前面的人回过头,有点得意的道,“我表舅的大姨的孙子的朋友在国家博物馆里工作,上次叶大师去博物馆时,我可是跟着工作人员呢!”

    唐玲没有想到,叶大师只是一个点头一个笑,就会引起这么大的轰动,一个人的人格魅力真的是无限的!

    拍卖会进行的如火如荼,期间魏老也有相中的古玩,也是经过了一番争夺,最后才将古玩拍下,高了市价很多钱,不过魏老喜欢,钱倒是其次了!

    拍卖会里确实有不少好东西,不过唐玲并没有出手,因为她今天的目的不是这些,而是那个牵动她心的古铜镜,拍卖会进行到一半,那古铜镜终于上场了!

    唐玲内心狂喜不已,心脏砰砰的跳个不停,小灰传达的欣喜直入唐玲脑海,而那小白竟然从小灰身上飞下来,围着小灰转圈的飞,好像在做庆祝一般!

    唐玲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压下心中的狂躁不安,一双水眸盯着那台上的古铜镜,手中的叫价牌握紧,而五官灵敏的唐玲还注意到,这古铜镜上来的时候,叶弘毅叶大师似乎也颇为关注。

    唐玲眼神微暗,不管她的对手是谁,这古铜镜只能是她的,就算是那个叶大师想抢,她也绝对不会退让!

    “下面这件古铜镜,时代我们没有鉴别出来,不过单从这铜镜的材质和做工上来看,应当是历史悠久,这古铜镜的起价为二十万,每次加价不得低于一万,开始竞拍!”

    主持人话音刚落,那边便有人举了牌子,“二十万!”

    出价的是个老人,年近花甲,头发和胡子都白了,颇有些道骨仙风的感觉。

    “二十五万!”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女人,一身干练,身子坐得笔直,不难看出是个女强人。

    “三十万!”

    这次出价的便是那个林总了,林总今天果然带着周莹莹来了这里,上次说要给周莹莹拍下这古铜镜,倒是没有敷衍她!

    周莹莹一脸的笑容,好似在和林总撒娇,林总捏了周莹莹的秀鼻,看似很是恩爱!

    “五十万!”

    那名干练的女人直接加到五十万,喊完价之后,还怒气冲冲的看了一眼林总和周莹莹,周莹莹眼波流转的娇笑了一声,然后视若无人的趴在林总的肩头,小声的在说着什么。

    那干练女人见了,眼中怒火更甚,唐玲打量着几人,从几人的表情上来看,唐玲觉得自己猜到了些什么。

    惋惜的看了一眼那干练女人,没想到如此干练的女强人,也是过不过情字一关!

    林总像是故意一般,和那女人死死争夺,不一会儿的时间,一个普通的古铜镜,竟然喊到了80万!

    80万?

    众人哗然!

    看着还在争夺的两人,有相识的,开口道,“那不是林总和他的夫人吗?两人又开始斗起来了!”

    “这两口子也真是有意思,人家都怕家丑外扬,他们倒是好,经常在外人面前斗来斗去,要是真不能过,还不如离了!”

    “你懂什么?他们两家是家族联姻,两家的利益在那里摆着呢,哪能说离就离!”

    “哎,也是!这两人也真是的,有好日子不过,非要这么别着过!”

    从一旁人的闲聊中,唐玲得知,原来这林总和那个干练的女人真的是夫妻俩,竟然在这里斗了起来。

    台上的叶大师看着眼前的一幕,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被唐玲捕捉到,心中奇怪,这叶大师对那古铜镜显然很有兴趣,可为何迟迟不出价呢?

    唐玲实在不愿再看那两人家斗,抬手举牌,清脆的声音在展厅里显得特别动听,“一百万!”

    哗!

    坐在唐玲身旁的人,惊讶的看着唐玲,表情有些怪异,刚才他看见旁边是个女娃,根本没将唐玲放在眼里,而这女娃竟然不声不响,开口就是一百万,还真是把他震住了!

    魏老也侧头看着唐玲,刚才还在想这丫头怎么没出价,结果这丫头还真是出人意料,直接提到一百万,拍卖这东西也有技巧,若是一点一点往上加,便不会觉得很多,可是一下子加那么多,人心里就会觉得有负担了!

    而不认得唐玲的人,都是惊讶的看着唐玲,纷纷猜测着唐玲是哪家的孩子,不少人见唐玲和魏老一起前来,暗自猜测着,这女孩是不是魏家的什么人。

    林总听到有人喊一百万,而喊价的还是个孩子,连忙看了过来,看见是唐玲,眼珠转了转,心中思量着,这古铜镜到底是魏老看上还是这丫头自己的主意。

    在他眼里,唐玲不过是个孩子罢了,他心中倒是更倾向于唐玲是受了魏老的指示,心中在思考要不要跟下去,先不说一百多万买个破镜子,就单是魏老,他便不想得罪,于是心中有了退却之心。

    一旁他周莹莹见了,心下一急,暗骂了唐玲一句,为什么这丫头总喜欢和她抢东西!

    周莹莹拉住林总的胳膊,娇滴滴的发嗲道,“林少,人家真的很喜欢那镜子嘛!你就给人家买了好不好~人家今晚一切听你的好不成嘛~”

    声音酥得人心神一颤,林总血气方刚,听到周莹莹如此露骨的话,心中热血沸腾,这个周莹莹简直就是个小尤物,总是能变着法儿的讨他欢心,床上更是姿态万千,花样百变,每次都伺候得他爽到极点!

    而刚才听到周莹莹那话,心中不由一动,冲动之下,举起了手牌,“一百零一万!”

    噗!

    众人听着林总叫的价,顿时心中鄙视了一下!

    人家一个孩子直接叫到一百万,结果他费了半天的力气,却只提高了一万,真是有些丢人啊!

    那名干练的女人气得火冒三丈,但碍于公众场合,只能暗自忍耐,一双眼睛盯着周莹莹,恨不得把她扒皮抽骨!

    死狐狸精!就知道勾引男人!

    而场上最关注这情况的,莫过于叶大师了,叶大师盯着唐玲,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唐玲看了一眼林总,和林总身旁扬着眉向她挑衅的周莹莹,唐玲只是嗤笑了一声,不过是个靠男人而活的女人罢了,唐玲压根就没把她放在眼里!

    优雅的抬起手,手中的手牌举起,朱唇轻启,淡淡道,“一百五十万!”

    哄!

    一百五十万?

    疯了吧这是!就一个普通的镜子,用得着这么出价吗?

    周莹莹那挑衅的眼睛一怔,嘴角扬着的笑容僵住,面上讪讪的,就像被人当众抽了一巴掌一般,脸上火辣辣的难受!

    林老板听到这个价时,已经完全没了再跟下去的**,用一百五十万去哄一个女人,他还是觉得有些不值,尽管身边这个女人很会伺候人!

    魏老虽然觉得唐玲喊那么高的价格有些惊人,可也没有阻止,唐玲可不是一般的孩子,要知道如今的珍宝斋和珍宝阁,可都是这个小丫头自己打造起来的,她出如此高价,必然有她的用意,只是这镜子到底是何物?

    魏老再次看向了那展台里的古铜镜,样式简单,表面还有些生锈了,他以前也见过很多的古董铜镜,比这好的有很多,这铜镜除了厚重感强了些,其他还真瞧不出哪里好!

    唐玲出价到一百五十万,果然场上没人再跟了,原本看上这铜镜的人就不多,如果今天是一个十分懂行的人抢这铜镜,或许还会引起他们怀疑,怀疑这铜镜是不是有什么说道,然后去争夺一番,可众人见唐玲只不过是个孩子,便打消了这个念头!

    唐玲在等着叶大师的争夺,可是叶大师只是盯着她,迟迟没有出价,于是这个古铜镜被唐玲以一百五十万的价格拍了下来。

    周莹莹在一旁气得够呛,盯着唐玲的眼神都带着怨毒,而那个干练的女人,也就是林总的夫人,见到周莹莹如此,倒是很感激的瞧了唐玲一眼,她和周莹莹斗了这么久,还是头一次见到周莹莹吃瘪!

    众人都没想到,一个不起眼的古铜镜竟然引起了第一波的**,接下来的展品也有高价卖出的,而刚搬上台的一件铜像,又引起了一阵议论。

    这件铜像是临时加进来的,铜像有一人多高,是由几个人合力抬上来的,可见这铜像十分沉重,这么一个大家伙放上台,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因为是大运集团送过来拍卖的,所以临时加了进去。

    “魏爷爷,这大运集团是?”

    唐玲虽然掌握很多东西,但只是在青省,出了青省,很多东西她想知道都要去查的,所以唐玲对这个大运集团了解不多,只知道实力很强,涉及了多个领域。

    “这个大运集团实力雄厚,当时国家政策刚改革的时候,他便是第一波下海经商的人,很走运,赚到了第一桶金,其实也是钻了不少国家当时转性时期政策的漏洞,一步步走到了今天!”

    唐玲点点头,八几年的时候确实有不少下海经商的人,如今都已经发家了,看来这大运集团也是那时候的受惠者!

    大运集团的实力毋庸置疑,要知道像这种拍卖会,是不可能临时加拍卖品的,况且这次举办拍卖会的是苏老的汇景拍卖行,苏老收东西一向谨慎,而这件展品能在此出现,直接说明了大运集团的实力!

    “各位来宾,这件铜像是由大运集团临时送拍,按照规矩,我们汇景拍卖行是先要进行鉴定的,不过今天正好有我国的三位大师在场,不如这鉴定的工作,便交由三位大师,大家看如何?”

    原本不少人以为,这种加拍的古玩,风险性很大,没有拍卖行鉴定过,真假无法保障,而苏老这么一说,这件铜像由三位大师亲自鉴定,众人心中大石落地,而又有些雀跃。

    大师鉴定的,准确度可是高过拍卖行啊,要知道能请到其中一位大师给鉴定,那就已经是难事了,而这件铜像能由三位大师同时鉴定,简直就是奇迹!

    而且,他们能在现场亲自看到大师是如何鉴定的,这简直是受益匪浅的事,一个个古玩爱好者都十分兴奋!

    唐玲看了一眼铜像,然后便收回了视线,盯着叶弘毅大师,她倒是很想见识一下叶大师的风范!

    果然看见三位大师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在众人热切的目光中,走到了铜像的面前,三个人仔细的观看起来。

    要知道鉴定古玩是件颇耗费时间的事,可是没有人觉得此刻很难熬,很枯燥,而是一个个睁大了眼睛看着三位大师鉴定的步骤,看大师鉴定哪里,用什么方法。

    三位大师每个人观察的顺序都不同,都有自己的风格,看得众人暗暗点头,果然是大师!

    而在胡大师和姚馆长还在看上面的铜像头部时,叶大师却突然蹲下了身子,弯下腰,仔细的一寸寸查看,不少人都在心中暗自吸气,要知道像叶大师这样神一般的人物,却能如此低下身子,几乎是趴在地上的去鉴定古玩,这种精神实在令人钦佩!

    唐玲心思一动,也朝着叶大师查看的地方看去,刚才这铜像搬上来的时候,她只不过大致扫了一眼,确实从铜像身上看到了雾气,而此时再仔细去看时,唐玲才发现,那铜像的下方,底座的位置竟然没有半丝雾气。

    果然,唐玲刚看出来时,叶大师已经站起了身子,缓缓开口道,“这铜像确实是真的,只可惜底部的底座却是假的!”

    什么?

    众人顺着看了过去,不过离得远,根本看不清楚,可叶大师都如此说了,那定然不会错!

    胡大师和姚馆长听了,也都纷纷的蹲下身子,查看底部的底座,半晌,纷纷站起身点头,“没错,这铜像的上边是真的,可底座却是假的,应该是后拼接上去的,底部连接的地方很隐秘,若不是仔细观察,根本看不出来!”

    听着几位大师一解释,众人心中了然,要知道,这铜像若是真的,那么价值可是不菲的,可这铜像却是上下拼接起来的,那就不值钱了!

    虽然这铜像是半残品,有点可惜,可是众人却看到了三位大师的水平,特别是叶弘毅大师,竟然直接看底部底座,要知道,像这种铜像,一般人都是习惯性的鉴定出上面是真的就完事了,很少有注意底座的,大师果然是大师,上来就知道哪里最容易作假,哪里最容易被人疏忽!

    不少人都多长了个心眼,以后再鉴定古玩的时候,一定不能放过一些死角,说不定哪里就出问题了!

    这铜像因为鉴定出是半残品,没有愿意买,便流拍了,之后的拍卖很顺利,虽然也有流拍的情况,可总体上来说,这次的拍卖会还是很成功的!

    拍卖会结束,拍到古玩的人要去和拍卖行对接拍卖品的事宜,苏老直接给魏老和唐玲开了私人通道,很快手续便办好了,两人也拿到了古玩。

    当唐玲将古铜镜拿在手中的时候,一颗跳动不安的心,终于安稳了!

    魏老近距离的看了唐玲花了一百五十万拍下来的古铜镜,并未发现有什么奇特之处,不过有钱难买心头好,唐玲喜欢,花多少钱也是值得!

    在魏老和唐玲准备离开时,苏老赶了过来,给唐玲带了一个消息——叶弘毅大师要见她!

    魏老和唐玲皆是一愣,叶弘毅大师怎么会找唐玲?

    其实苏老也是心中不解,刚刚叶大师让他帮忙转达给唐玲时,他都是心中一愣,一直在想叶大师为何会认识唐玲,不过从叶大师的称呼来看,他并不认得唐玲,只是让他转达给刚才拍下这古铜镜的人。

    唐玲虽然心中一愣,可是隐约似乎能感觉到,叶弘毅大师找她,很有可能是为了这个古铜镜!将手中的古铜镜握紧,看来她要赶紧将这镜子融进小灰才是!

    不过她怕贸然融进去,会有什么异动,她可是记得,当初小白融进去的时候,可是有一道七彩光划过的,若是这铜镜融进去,引起了什么异动,被人看见了,可就不妙了!

    想了想,唐玲没有将古铜镜扔进空间,而是将古铜镜拿在手中,苏老带着唐玲去展厅的vip休息室。

    推开vip休息室的大门,唐玲便瞧见叶弘毅大师正坐在里面,苏老没有跟进去,而是将门随手带上,出了门。

    叶弘毅大师听到门响,抬起头看向门这里,见唐玲静静的站在那里,手中拿的正是刚才拍下来的古铜镜。

    看到唐玲脸上的一丝戒备,叶大师极其和蔼的笑了笑,“很好奇为何我想见你?”

    唐玲见到叶弘毅大师身上并没有恶意,向前走了几步,笑笑道,“确实好奇!”

    唐玲晃了晃手中的古铜镜,眯着眼睛,笑着继续道,“不过,以我猜测,叶大师是为了这古铜镜吧!”

    叶弘毅大师眼睛一亮,盯着唐玲的一双眼炯炯有神,根本不像一个老人有些浑浊的眼神。

    叶大师没有说话,走到沙发旁,坐了下来!

    ------题外话------

    好吧,月初了,搞个活动和大家互动一下吧~有奖留言(请看清要求,不按要求视为无效)

    参加资格:童生或以上都可以参加!

    留言内容:暂时文中出现的男性,大家喜欢的是谁

    获奖名额:前20名
(快捷键 ←)上一章:第五十二章 黑夜相见,古铜镜返回目录下一章:第五十四章 奇门遁甲,拜师(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