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奇幻小说 »重生之鬼眼商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六章 雇主是谁,介绍工作

第五十六章 雇主是谁,介绍工作

文/秦三
重生之鬼眼商女 本章字数:11873 重生之鬼眼商女txt下载
推荐阅读:鉴宝名媛有妖气 [红楼]薛蟠生平纪事 官路逍遥 我有四个巨星前任 锦衣卫宠妻日常 至尊宠情,邪魅少主的逃妻 势利眼 逍遥海岛主 重生之我为书狂 [综]全忍界都以为我们会在一起
    一顿饭没吃完,他们三人便离开了,顺带着将这些人中的一个带了回去,原本赵源不打算让唐玲一起,可唐玲坚持,他便也没有反对。

    一间别墅的房间中,一个男人被绑在房间的椅子上,幽幽的转醒,惊愕的意识到自己被人抓了,四肢扭动着,想逃离这里,可是却没有半点作用。

    “呦,醒了?可真够慢的!”

    那男人看着眼前这三人,看到赵源他认得,可是唐玲和莫君尘他不认识,因为他在唐玲他们进去之前就被赵源打晕了。

    “你们想做什么?快放了我,不然有你们好看的!”

    男人似乎没认清事实,他任务失败被抓,还妄想别人放了他,真不知是他太天真还是太愚蠢。

    “是谁雇你们来的?”

    赵源坐在床上,衣服已经换过,整个人又变成了气质优雅的公子,只是眼中的戾气散发着阵阵的寒气。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没人雇我们,我们打你纯属看你不顺眼!”

    男人头一仰,虽然面上绷得很紧,可还是不难看出有一丝心虚。

    “你以为不说,我就没办法知道了?”

    赵源冷冷的看着男人,那男人脸上立刻出现了一丝慌乱,可还是闭着嘴没有松口。

    “我真不是被人雇来的,我们哥几个不过是看见一个大男人,在洗手间脱光光,我们看不顺眼才打你的!”

    “你家打人,招招都往死里打吗?”莫君尘脸色也不善,出口的话也是带着阵阵的寒意。

    那男人干脆闭上嘴不说话。

    不管赵源和莫君尘怎么问,那男人就是不说话,而赵源和莫君尘都不是那种会对人动刑的人,一时间什么信息也没问出来。

    唐玲一直坐在一边,不知在想些什么,莫君尘觉得唐玲挺有意思,非要跟来,来了之后只坐在一边不说话。

    突然唐玲站起了身,缓缓走到了那人面前,随手拉过一把椅子,在那男人面前坐下。

    “你是青帮谁的手下?”

    声音清冷,却带着不容置疑。

    果然一直沉默不语的那人直直的盯着唐玲,眼中露出了一抹不可置信,而赵源和莫君尘更是瞪着一双眼睛看向唐玲,她怎么敢确定这人是青帮的?

    二人也看出了那人的变化,没有出声,都想看唐玲接下来会如何。

    唐玲盯着那人,在脑中想了许久,皱着眉道,“你是杜强的手下!”

    要知道,唐玲这个青帮当家的位置并不好做,她对青帮的兄弟了解不多,为了尽快了解青帮,雷子弄来了青帮手下一些重要兄弟的照片,唐玲想了很久,才将眼前这人和她看过的其中一张照片对上号,毕竟照片和人还是有些差距,所以就算是唐玲,也想了许久。

    果然唐玲说出杜强时,那人瞪大了双眼,整个人处于慌乱之中,要知道这次的事杜强根本不知道,是他一时贪心,自己接下来的,没想到却出了事。

    赵源二人见这人如此,心中一丝了然,这人果然是青帮的!可是,二人狐疑的看着唐玲,她怎么会知道,而且竟然还能确定他是谁的人!青帮可是青省最大的黑道,唐玲怎么可能知道这么内部的事?

    这太不寻常了!

    “本少和你们青帮向来没有瓜葛,今天青帮的人来杀我,到底是何意?我和青帮的乌军师相交多年,没想到今天竟然有青帮的人敢来动我!”

    赵源和青帮向来井水不犯河水,而与乌军师更是相交甚好,他实在想不通为何青帮会派人来杀他!

    唐玲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赵源,没想到赵源和乌军师之间还有关联,这倒是她不知道的。

    那男人听到赵源竟然与乌军师相识,顿时心凉了,暗恨自己为什么不搞清楚,为了那点钱,竟然踢了个大铁板!

    “你们别胡说,你们不要胡乱猜测!”

    哪知话一出口,唐玲略带风凉的道,“太给青帮丢人了!五个人偷袭一个人,竟然惨败成这样,看来你们真应该好好锻炼一下了!”

    唐玲暗自感慨,虽然她接管了青帮,可是对青帮手下的实力却不清楚,而她自己抽调的一班人马,基础训练的事全交给了雷子,她没想到这帮青帮的手下,身手竟然差成这样!

    三个人听到之后都是面色怪异的看着唐玲,怎么都觉得她这一番话说的很诡异。

    不过从他们今天的手段来看,这人说的很可能是实情,他这行动可能真的不是青帮下的任务,否则青帮想杀一个人,怎么可能不带枪支!要知道青帮可不单单只有毒品生意,军火生意也是涉及到的!

    所以这些人,很可能是私自行动的!

    “说吧,谁指使你的,说出来或许还有活路,否则就算我们不杀你,青帮也绝对不会饶了你!”

    唐玲冷冷的开口道,那清冷的声音令男人心中一滞,虽然她看起来没有什么威胁,可是说出的话却有种令他不得不信的感觉。

    那人咽了咽口水,心里衡量了许久,“我可以告诉你们,可你们不能传出去是我说的,你们能保证,我就告诉你们!”

    唐玲勾唇笑了笑,看着那男人,朱唇轻启道,“我们保证不会将消息说给青帮的人,你可以放心!”

    虽然觉得唐玲笑的有些怪异,说不上哪里有问题,那人眼睛转了转道,“你们外人可能不清楚,我们青帮之前内部出现了大变动,如今的当家早已经换了人!”

    赵源听了一愣!青帮的当家是刘学勇,这他很清楚,可是他从来没听说过,青帮的当家换人了!

    而莫君尘根本不了解这里,所以并没有惊讶。

    那人继续道,“我这次的任务就是那个新上任的当家直接交给我的任务,而雇主是杜家!”

    杜家?

    当然他口中的杜家不是杜强,而是那个之前因为嗦摆他人行骗,秦薄阳找的那个替死鬼杜衡!

    要知道杜衡家族在s市也算很有实力,家里是做工程的,s市的不少工程都是杜家接手的,而秦家与杜家的关系一直不错,杜衡可能一直也想不到,那个陷害他的人竟然是秦薄阳!

    而赵源听到杜衡的名字,明显皱了皱眉,唐玲思索了一下,看来二人应该是有冲突的,看来赵源有些相信这人就是杜衡指使来的!

    不过赵源相信,并不代表唐玲也信,原因很简单,这人竟然说是她派他来干掉赵源的,光是这一句谎话,他的可信度就降低了很多。

    “你说是你们新老大直接交给你的任务?是杜家指使的?”唐玲盯着那人,缓缓的开口道。

    “没错!”

    那人几乎脱口而出,深怕他们不信任他,声音很坚定。

    唐玲轻笑一声,却引来了三人的注意,赵源和莫君尘都不清楚,唐玲是怎么了。

    “你说你们新老大直接给你的任务,就是说你见过你们的新任老大了?”

    那人愣了一下,然后使劲儿点点头,“当然!”

    唐玲见了笑得更欢了,颇有兴趣的道,“那你们的新老大长什么样?给我们讲讲!”

    看着一脸兴奋好奇的唐玲,赵源和莫君尘明白了,他们说唐玲怎么这么反常呢,原来是好奇黑道大哥什么样!这也难怪了,小孩子总是对黑道什么的最感兴趣。

    赵源见唐玲小孩心性,摇了摇头,这极度危险的事怎么到了唐玲这里,成了趣事了!

    “我说丫头,你的好奇心还是收起来吧,没看人家源少脸都铁青了!”莫君尘飞了个媚眼给唐玲,顿时整个人娇媚无限。

    唐玲抖了一下,直接无视莫君尘那风骚的模样!

    那被绑着的男人心中急切,这到底是怎样啊!他都说了,怎么还不放他走,反倒在这里调上情了!

    “你说是杜家的指使,是杜家的什么人指使的?”

    赵源沉声问道,他成立专案小组的事刚敲定下来,就遇到这事,看来还真是有不少人不想让他来这里!

    那人滞了一下,然后开口道,“是杜家的杜衡!”

    杜衡?

    唐玲轻笑一声,这杜衡还真是…被人陷害了一次不够,这次又当了一回替死鬼!

    “杜衡是谁?”莫君尘对这里不熟,开口问了一句。

    “杜衡家族是做工程的,s市近来的不少工程都是杜家把持的,没想到我刚申请了专案小组,这么快就有人跳出来阻拦!没想到我源少竟然如此不受人待见!”

    赵源轻轻勾唇,可那对漂亮的凤眼中却毫无笑意,反而是多了一丝的兴味,很好,若是他顺顺利利的来到了s市,那他还当真觉得无聊了!

    杜衡,唐玲当然知道,当初华夏教育被人诈骗的“主谋”就是他,唐玲又怎么不记得他呢!唐玲当然知道上次的事是秦薄阳耍的手段,那么这次,到底是谁的主意呢?

    唐玲看向那男人,眼中多了一丝兴味,或许从他身上可以知道些内幕,想让他说真话,恐怕要借助一下她如今的身份了!看了看赵源与莫君尘二人,眼波流转,既然决定和他们合作,也确实应该让他们了解一下她的实力,否则看低了她,造成出场费太低,她可就得不偿失了!

    “你还没说你们新任老大什么样!”

    对于唐玲的不依不饶,赵源与莫君尘已经默认了,看来这丫头不问明白,今晚上肯定会睡不好觉,而他们也想知道,究竟是什么人竟然能毫无声息的将这么大的一个青帮收归门下!

    要知道在青省,青帮当家的换人,可是一点消息都没传出来,若不是今天这人说出来,他们还真的不知道,看来这个青帮的新任当家,竟是个狠角色!

    那人见状,眼珠直转,搜肠刮肚的将听来的消息添油加醋的说了出来,而从他口中,赵源他们得知,原来青帮的新任当家竟然是个女的!这实在是太令人震撼了!

    不是他们歧视女性,而是一个黑道的当家竟然是个女人,他们实在难以相信,而令赵源更难以相信的是,这个青帮的新当家,竟然是帝豪的老大!

    虽然他来s市不长,可是帝豪他也是去过,加上夏文易对s市的势力划分很清楚,他自然知道帝豪的当家是个叫冯三的人,可什么时候帝豪的当家变成了女人?

    赵源眼神微沉,看来这个青帮新任当家当真是神秘!

    “新任的当家对我很是器重,而且承诺了,若是这次我办成了,会给我一个长老的位置!我劝你们还是赶快放了我,以我们当家对我的器重,若是发现我被你们抓走了,一定会带人把你们包围,哼!你们最好识相点,别到时候后悔!”

    那男人还不忘提高一下自己的地位,言语中不难听出青帮当家对他的器重,若是他们动了他,很可能会遭到青帮的报复。

    赵源和莫君尘的面色凝重,他们一个势力在云省,一个身份敏感,贸然和青帮作对,并不明智。

    而此时,唐玲却嗤笑了一声,笑得那人心里发颤,说不好那种感觉,反正觉得浑身毛毛的,好像要发生什么事一般。

    “你们新老大叫什么名,你知道吗?”

    那人咽了咽口水,想了一下,然后眼睛突然一亮,对啊,他知道新老大姓唐,而不少底下的兄弟总是说什么“玲姐玲姐”之类的话,当即脱口而出,“我们新老大叫唐玲!”

    声音洪亮高亢,不是因为他崇拜这个新老大,而是他觉得自己真是太有才了!这样都能被他想到,果然人的潜力是无限的!

    可还不等他高兴,就觉得屋里的气氛有些凝重,那两个男人听到他叫出“唐玲”的名字时,齐齐的看向了他面前的女孩。

    面上是惊恐的,是疑惑的,是难以置信的!

    而这个女孩却是笑意吟吟,单手拍了拍他的脑袋,就像拍小狗一样,然后笑着道,“怎么办呢?你能叫出我的名字,可我却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那人愣了一下,没反应过来,开口道,“我叫吴大勇!”

    话一出口,便后悔了,他怎么就脱口而出了呢!

    唐玲点点头,“很好,那么这位杜长老手下的吴大勇,我是什么时候见过你,又是什么时候给过你任务的?难不成是我年纪大了,脑袋有些不好使了吗?”

    吴大勇愣愣的看着唐玲,一头雾水,他什么时候说自己见过她了?什么给他任务?他说的是青帮的老大唐玲给他的任务!

    等等,吴大勇疑惑的看着唐玲,她这话是什么意思?顿时心中有种不安划过,眨眨眼睛,模样有些呆滞!

    “唐—玲!”

    低沉的声音从唐玲身后传来,那浓重的磨牙声音怎么可能逃过唐玲的耳朵。

    “你能不能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青帮的新任当家,名字叫唐玲!”

    莫君尘此刻早就收起了玩味,一脸的凝重,看着唐玲的眼神也不再有嬉笑,一时间屋内气氛凝重。

    而吴大勇脑袋犹如被雷劈过,顿时一片混沌,瞪大了眼睛瞧着前面的女孩,她…她也叫唐玲?不会这么巧吧?

    唐玲只是耸耸肩,然后笑意吟吟的看着赵源,声音中带着一丝调侃,“这么简单的事,源大少爷不会还要人解释吧?”

    “你是青帮新任当家!”

    莫君尘脱口而出,声音中带着浓浓的震惊!

    唐玲清澈的水眸看向莫君尘,笑了笑,“还是尘少比较聪明!”

    还没来得及莫君尘反应,吴大勇刺激过度,晕了过去。

    赵源和莫君尘都是死死地盯着唐玲,唐玲只好开口道,“帝豪的确是我开的,至于青帮嘛,前阵子一不小心,就收了过来,这事可是秘密,你们记得要保密,不然下次可能真的就是我派人去灭口了!”

    尽管是赵源和莫君尘这种见惯了大场面的人,此刻的心情也是无法平复,很难消化眼前的事实,太震惊了!

    本以为一个珍宝斋和唐玲的刁钻古怪就很让人另眼相看了,却怎么也没想到,这个青省的黑道大帮,竟然也是她的!

    这…

    他们还是无法接受,这怎么可能!

    逆天了吗!

    直到晕了的吴大勇再次幽幽转醒,赵源和莫君尘依然没有消化这个事实!

    “醒了?”

    吴大勇看着此刻的唐玲,心拔凉拔凉的,没了刚才的镇定,看着唐玲就像看饿狼一般,生怕唐玲下一秒钟就把他给撕裂!他可是听说了,像孟涛孟长老那样有权有势的人,都被她干掉了,他这一个小虾米,竟然敢顺嘴胡邹,把屎盆子往唐玲头上扣,这不是找死吗!

    “既然醒了,那就好好想想,告诉我,雇你的人到底是谁?”

    清冷的声音在吴大勇耳边响起,吴大勇浑身一激灵,汗毛孔全竖了起来。

    咽了咽口水,舔舔嘴唇,终于将实话说了出来,“我刚才说的都是假的,其实我也不知道那人是谁,他只给了我一大笔钱,说是事情办成了,还有重酬,而且隐隐透露出他是杜家的人,可是我吴大勇也不是傻子,派了兄弟跟着,看到他进了秦氏大楼!”

    从吴大勇口中还得知杜衡又做了替死鬼,而吴大勇之所以把唐玲搬出来,纯属就是想让他们有所忌惮,不敢把他灭口,可他怎么也没想到,他就当着新任当家的面,大吹特吹,当真是可笑。

    而更可笑的是,他竟然在青帮当家的面前,让他们保证别跟青帮的人说,确实不用他们说,他自己全坦白了!

    秦氏?

    唐玲玩味的一笑,这个秦氏果然开始玩起小动作了,很好!

    而赵源听到背后指使竟然是秦氏时,明显眼神阴郁了一下,然后拧着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半晌,起身手起刀落,砍到了吴大勇的后颈,吴大勇第三次晕了过去。

    “尘,这次恐怕我是去不成云省了,我还要在s市留一段时间!”

    然后赵源神色复杂的看向唐玲,他心中还是震惊,“之前还担心计划没那么顺利,既然我们的合作伙伴如此深藏不露,相信这次云省之行,少我一个,并无大碍!”

    虽然一番话说的很正式,可听在人耳朵里,总有一丝埋怨的味道,唐玲知道,赵源这是在别扭她的身份,于是只是耸耸肩笑笑。

    唐玲第二天出现在学校,再次向校长请假之后,不仅夏老师炸毛了,就连一向胆小的钟果佳都发出了反对的声音。

    “唐唐,你不能总是请假啊,马上就中考了,你这么请假,考试怎么办啊?”

    “我说小果子,我老大请假那是做大事去了,你跟着起什么哄!你放心吧,老大不在,还有我罩着你呢!”

    古依依大力的拍了拍钟果佳的肩膀,钟果佳的小脸顿时挤到了一起,因为唐玲的缘故,钟果佳对古依依终于不那么害怕了,而这个一姐总觉得钟果佳实在是弱爆了,于是总想着办法的锻炼钟果佳的胆子。

    虽然每次钟果佳都被古依依吓得半死,可是她知道古依依是为了她好,所以只好默默承受着古依依的惊吓,不过古依依的惊吓治疗法还确实有点效果,最起码现在钟果佳说话不再像以前那么小声,说话也终于正常了许多。

    “看来我不在的这些天,你们两个相处的倒是很不错!”唐玲眼神在钟果佳和古依依之间流转,看得出来两个人关系还算不错。

    古依依哈哈大笑一声,立刻引来食堂里不少人的注视,看到是一姐,又都纷纷收回视线吃饭了。

    “老大对我这么好,派了我的睿王子‘贴身’保护,我当然得知道感恩,帮老大照顾这颗小果子!”

    很少见的,钟果佳听到古依依的话之后,撇了撇嘴,唐玲看见如此的钟果佳,倒是有些欣慰,这丫头终于不像以前那样死气沉沉了!

    “老大,要不我也请假,和你一起去吧!”

    慕祁睿自保奋勇,他可是知道小道消息,老大要离开几天,他不想错失机会,若是老大同意了,他就不用天天面对那个古依依了!

    “老大办正事,你瞎搀和什么!你充其量就只能当当老娘的跟班,连我都打不过,还想跟着老大!”

    古依依摆摆手,慕祁睿哪都挺不错,就是打不过她,真是有点让她失望,可她哪里知道,每次慕祁睿都是让着她的,因为慕祁睿知道古依依喜欢能打的,原本古依依就已经这么粘着他了,要是让古依依知道他很能打,那她岂不是直接糊过来?

    慕祁睿只是想想就觉得头皮发麻,眼神坚定,绝对不能让古依依知道他身手还算不错!绝对不能!

    唐玲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慕祁睿,慕祁睿立马望天装傻,唐玲见了只是轻笑一声,没有揭穿。

    古依依认唐玲做老大的事,钟果佳是知道的,可是她不懂,为什么班里来的这个酷酷的睿王子也跟着叫唐玲老大,不过她不是八卦的人,所以不会去问。

    她发现自从和唐玲在一起之后,自己好像变得开朗了一些,以前身边没有朋友,现在有了唐玲、古依依还有这个每天吃饭都会坐在一起的睿王子,钟果佳觉得那天她决定去安慰唐玲的举动真的对她的生活产生了改变。

    有时候,只是一小步,就可以改变很多人的命运,只是看你愿不愿意迈出那一小步!

    夏老师那里已经完全放弃了唐玲,校长每次都给她假,她这个当老师的实在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了,马上就要中考,她还真没有必要把精力浪费在唐玲身上,那么多的优等生等着她来辅导,唐玲那个中等生她不准备管了!

    “唐唐,你放心请假吧,等你回来我帮你划重点!”钟果佳甜甜的一笑,自从她去华夏教育补课之后,成绩突飞猛进,思路开阔了好多,学起来十分轻松。

    唐玲笑着点头,钟果佳笑得很开心,她总算能为唐玲做点什么,那种感觉很开心。

    青帮内部问题刚解决,还不够稳定,s市秦家开始针对青帮的活动,唐玲思索了一下,没有让雷子同行,交给了不少事给雷子,整个青帮高层都各司其职,上次唐玲整治孟涛的手段大家都有目共睹,逐渐的大家总算是认同了唐玲的当家身份,这点倒是让唐玲松了一口气,否则她去云省也不会安心。

    “老大,这次去云省身边一定要带上保镖,不然若是再发生上次当街被人围堵的事,我们哪里能放心!”

    雷子也知道自己身负重任,没有坚持跟着唐玲,可是老大的安全,他可是时刻不敢忘。

    “没错,老大你这次去云省虽然表面去收玉石采买的场子,可云省毕竟不是我们的地盘,老大还是要十分小心才是!”

    冯三也赞同雷子的做法,他们几个要坐镇s市,所以一定要派人去保护好老大的安全。

    “老大,我早前倒是找过专门的保全人士保护过,若是老大放心,不如这事就交给我办!”

    刘学勇突然开口将这工作揽了过来,雷子和冯三没有说话,虽然刘学勇归顺了老大,可他们对刘学勇依然不放心,可是暂时来看,刘学勇一直是支持老大的,一些青帮兄弟的质疑和不满情绪都是刘学勇解决的,所以他们对刘学勇还是比较有好感的。

    唐玲看了看刘学勇,然后笑着点头道,“好,那就麻烦刘叔了!”

    刘学勇面上一松,然后点点头,在他看来,唐玲这个老大还是比较称职的,起码懂得用人不疑疑人不用!

    “雷子,上次挑选的一百人,如今的进展如何?”

    上次挑出了一百米精英之后,一直交给了雷子处理,她没有时间查看成果,如今过了一段时间,她想知道这些人的进展如何,若是一个个都像吴大勇那群人一样,她的这个青帮还真是不堪一击啊!

    “除了慕祁睿,其余的人整天都在进行操练,按老大的吩咐,找了一些专门的导师对他们进行地狱训练!”

    这事交给雷子办,也是因为雷子能挖到一些退役的特种兵,这些资源都是这些年“夜鹰”积攒下来的人脉。

    “这些人你好好操练着,以后会派上大用场!”

    “放心吧,老大!”

    唐玲点点头,莫君尘这小子知道唐玲是青帮的当家后,总是要吵着要来青帮见识一下,唐玲便将他带到了青帮,而此时那家伙盯上了左湛和乌军师,不为别的,就为了和左湛与乌军师下棋!

    没错!就是下棋!

    莫君尘生平第一爱好就是下棋,他喜欢下围棋,可是圈子里会的人少的可怜,也没人愿意陪他下,他参观的时候竟然看到两个人在下围棋对弈,顿时激动不已,在一旁看热闹,后来干脆参进了战局!

    左湛的面色已经完全红润了,上次唐玲放了左湛一天假,可是没想到竟然估计错误,左湛整整一个星期没能来青帮。

    唐玲对此深感愧疚,于是又让他休息了几天,别人不清楚,唐玲可是清楚的很,左湛每次赌完钱,第二天绝对浑身虚脱,整个人像脱水了一般,瘫软成一团,可唐玲没想到左湛这次竟然这么严重,想了想,可能是因为左湛这几年没有赌过,突然又去赌,身体有些不适应吧!

    “左兄弟咱再来一盘,就一盘怎么样?”远远便听到莫君尘激动的声音。

    “军师,他不来你来,好不容易我的棋瘾上来了,你们可不能就这么跑了!”

    莫君尘如此,唐玲还真没见过,看不出他还是个棋君子,竟然爱棋如此!

    “尘少,我帝豪的两位督监可不是雇来陪你下棋的!”唐玲扫了一眼左湛和乌军师,两人少见的同时出现吃瘪的表情。

    莫君尘见唐玲来了,眼睛立刻一亮,“唐唐,快让你这两手下再陪我下一盘,快快!”

    唐玲侧头扫了一眼桌上的棋盘,然后便明白,为何左湛和乌军师都会如此了!

    这莫君尘简直就是个臭棋篓子,左湛和乌军师都是棋艺高手,两人经常对弈,棋艺也是越来越精湛,莫君尘是唐玲带来了,说是喜欢下棋,二人便和莫君尘下了起来,可哪里知道莫君尘的棋艺差到如斯地位,二人被他拉着下了几盘之后,终于忍不住不下了!

    唐玲笑了笑,给左湛和乌军师递了个眼神,两人赶紧逃离现场,莫君尘满脸的不舍,“唐唐,你太不够意思了!”

    唐玲眼角抽了抽,看着一脸欲求不满的莫君尘,笑着道,“让你来是干正事的,你反倒下起了棋!要不你就留在s市,给我们青帮打工如何?我让他们两个轮流陪你下棋!”

    莫君尘别开了眼,全当没听见,深吸了一口气,看向唐玲道,“安排好了吗?明天就走了!”

    “差不多,这次速战速决,你要准备好如何处理之后的局面,我只负责打破局面,收了慕容家的产业,顺便帮你夺了掌权之位!”

    莫君尘冰蓝色的眼眸微沉,这一天他等了太久,这一次一定要成功!

    晚上回家,三叔一家竟然来了,这倒是让唐玲很惊讶,要知道这三叔一家向来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就是不知道这次来又是为了什么。

    三婶文云芝看到唐玲,便笑嘻嘻的开口,“哎呦,是老三回来了,这么晚啊,学习学的挺累的吧!”

    唐玲没说话,挑挑眉,这文云芝今天倒是反常的很,文云芝见唐玲没说话,她也没在意,唐玲不爱说话家里人都知道,她也不过是说点好听的罢了,唐玲学习累不累,回来早还是晚,跟他有什么关系!

    果然说了一句之后,立马转向了张桦,“大嫂啊,你看你在你们单位职位那么高,给我们小凤找一个职位肯定不难,小凤没啥学历你也知道,要是大嫂能给说说,也好让小凤找个地方上班,不用像现在这样成天游手好闲啊!妈,你说是吗?”

    文云芝怕张桦不答应,连忙拉出了老太太,果然老太太听了,帮衬着开口道,“就是啊,大媳妇,你看这小凤也不上学了,工作也不好找,你们工厂给的钱那么多,你给小凤找一个位置,让自己家人也赚赚钱,不能只知道自己赚钱啊!”

    张桦一直在犹豫,没有松口,要是照着张桦以前的性子,听到老太太这么说,肯定脸上发烧,然后点头答应,可是自从张桦做了库房主任之后,接触的东西不同了,见识也宽了,玉石加工厂不是什么人都能进去的,渐渐的有了自己的想法。

    唐玉凤是什么样的孩子她很清楚,平日里就喜欢偷鸡摸狗,若是把她介绍到工厂工作,指不定要出什么乱子呢!她能在珍宝斋的加工厂工作,心里本就存着感激,对珍宝斋不利的事,她是不愿意做的。

    见张桦半天没说话,文云芝有些不乐意,有些尖酸的道,“算了吧妈,有些人自己发达了,就不想家里人也好,帮衬着找个工作都不愿意,这还是自己家里人呢,还不如一个外人来的亲近!”

    张桦被说的脸上有些讪讪的,文云芝这话就是在讽刺她,说的她小气对家里人不好。

    “老大媳妇,你不会是不想给介绍吧?做人可不能这么自私,自己家里人都不帮衬着,那还能叫一家人了吗!”

    老太太板着脸,说话有点冲,要知道自从张桦当上了主任,老太太对张桦比之前好了很多,已经很久没有像今天这样说话了!

    唐玉凤虽然一直没说话,可是一直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要不是听说那个加工厂里有很多值钱的珠宝,她才不会去那里呢,等她去了那里捞够了,立马就不干了!

    而唐忠视线一直没离开唐玲,自从上次唐玲离开医院之后,他就没再见过唐玲,他看到了唐玲的能力,而心中也对唐玲心存感激,或许还有那么一小份的感动,以前母亲如此,他从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可是今天见到文云芝如此,心中不知怎么的,异常的烦闷!

    “妈,她三婶,不是我不给介绍,人家珍宝斋是大企业,不是我介绍就能进去的,雇人方面都是公司决定的,虽然我是个库房主任,可是这方面我也插不上手啊!要不这样,我明天帮你问问,看工厂还要不要人!”

    张桦如今也懂得了说话的技巧,说起话来也不像以前那么小家子气。

    可文云芝哪里那么好糊弄,咄咄逼人的道,“大嫂,你不想给介绍就直说,搬出人家珍宝斋就能吓住我们了?哼,当了几天主任,就把你飘上天了!”

    “飘上天?三婶可真是会说笑!”唐玲见母亲被编排成那样,自然不会坐视不管,“能进珍宝斋的人都是有手艺的人,请问三婶,唐玉凤她可有一技之长?”

    文云芝听了一愣,唐玉凤确实什么都不会,可嘴上却反击道,“没有一技之长怎么了,到那里学不就成了!而且大嫂不也是什么都不会,她那样的都能当个主任,我家小凤怎么就不行?”

    唐玲轻笑一声,这文云芝想的可真美,不仅想让唐玉凤进加工厂工作,竟然还想做个主任,真是异想天开!

    “我妈在砂轮厂工作了几十年,对打磨有多年的经验,请问唐玉凤会什么?玉石打磨还是玉石雕刻?她从没上过班,她是会管理还是会沟通?什么都不会,还想当主任,你们以为珍宝斋那么大的珠宝公司是玩过家家?”

    唐玲一句一句说的文云芝找不出话反驳,唐玉凤听了却不服气,“要不要我也是人家珍宝斋说了算,关你什么事!”

    还没等唐玲说话,一旁的唐忠沉声道,“唐玉凤,你自己有几斤几两自己还不清楚,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去那加工厂打的什么主意!无非就是想从人家加工厂偷点东西回来,我告诉你,趁早给我断了这念头!”

    唐玲看向唐忠,有些意外,这小子倒是转性了,若是以前,这番话从唐忠口中绝对不会出现,看来经过上次的事,唐忠倒是懂事了许多。

    ------题外话------

    咳咳,下章,下章一定把十一搞出来,搞不出来,爷自觉去撞墙!
(快捷键 ←)上一章:第五十五章 神秘人,洗手间突袭返回目录下一章:第五十七章 穆先生,你不踹我吗?(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