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奇幻小说 »重生之鬼眼商女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十三章 轻轻一吻,穿帮了

第六十三章 轻轻一吻,穿帮了

文/秦三
重生之鬼眼商女 本章字数:11879 重生之鬼眼商女txt下载
推荐阅读:[系统]我的鱼才没有辣么凶 [快穿]炮灰任务 我有药啊 吴闵 女主,你又被坑了 倚天之宋青书重生 咬定男主不放松 倾城绝(GL) 鉴宝大师 宅萌喜事
    黑影没有动,也没有回答,只是静静的坐在那里,慢慢的,唐玲似乎感觉到了一丝怒气。

    怒气?

    唐玲心中划过一丝疑惑,脑子有点转不过来,可能是喝了酒,所以整个人有点飘的感觉。

    想了想,还是决定先将帐内的油灯点亮,这里是临时扎的寨子,所以没有点灯,只有油灯。

    唐玲在盯着那黑影的同时,向床边移过去,她记得今早离开的时候,那油灯是放在床头边上的,屋里黑,她又喝了酒,所以有点脚步不稳,一个踉跄不知道脚下绊倒了什么,向前扑了过去!

    虽然向前扑过去,不过唐玲并不担心,她没记错的话,自己面前就是床,所以顶多就是扑到床上,在等待下落的时候,突然腰间一紧,一瞬间,整个人被拉了回来,等她站稳了身子,鼻间传来了熟悉的味道,那是他独有的味道!

    搂在腰间的手臂十分有力,好像一只手就能撑起整个世界一般,黑暗中两具身体紧紧相贴,坚硬的胸膛微微起伏,有些微凉的夜里,空气渐渐升温,帐子里很安静,只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声。

    唐玲感觉脸上有些热,不知道是喝了酒的反应还是两人太近,有些灼热的呼吸喷洒在男人颈间,暖暖的湿湿的,带着些酒精的味道。

    一时间帐子内很安静,谁都没有说话,两人之间流露出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

    “你怎么来了?”

    唐玲首先打破了这份安静,由于十一搂的太紧,唐玲的双手抵着十一那坚硬的胸膛,隔着衣服的布料,似乎可以摸到那健壮结实的胸膛,可以感受到他那略微有些温热的体温,顿时感觉有什么东西,一股脑的冲到了脑袋里,夹杂着酒精的作用,整个人感觉有些飘然。

    十一听到唐玲的声音,那若有若无的呼吸喷洒在他颈间的呼吸,弄得他有些痒,又好像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可想到唐玲的所作所为,顿时又冷了下来。

    “你没等我!”

    声音低沉而沙哑,原本是冷冷的一句话,可不知怎么唐玲却听出了些赌气的味道。

    “突然有事要做,而且我有给你留纸条!”

    若是别人,唐玲可能不会开口解释,可面对十一,不知怎么,解释的话自己就说了出来。

    “很危险!”声音中带着一丝僵硬的担忧。

    唐玲听了唇角向上弯了弯,眼睛笑得眯了起来,略微抬起头对上十一那深邃的黑眸,“你担心我?”

    黑暗中的十一显得更加的有王者之气,好像他天生就是黑暗中的王者,深邃的眸子,里面只有唐玲一人。

    “没有下次!”

    唐玲听着那冷冰冰的声音,却觉得心中无比的安定,虽然十一没有说,可唐玲知道,他很担心她!

    两人之间又是一阵沉默,二人一直维持着刚才的姿势没有变过,看着十一的黑眸,唐玲有些混沌的脑袋又开始有点眩晕,虽然她的身体是一个没成年的孩子,可她的心智早已经成熟,此情此刻此景,面对如此的十一,她怎么可能不心动!

    可能是压抑了太久,也可能是酒精的刺激,不知怎么唐玲那双水眸盯着十一的眼睛,缓缓的踮起脚尖,整个人离十一越来越近,两人的脸也越来越近,唐玲觉得自己的心跳越来越快,眼中似乎只有十一那好看的红唇,脑中两种声音在作斗争。

    那样的唇形,吻上去一定很舒服吧!好想尝一尝他的味道。

    十一是她的保镖,她在十一眼中还没成年,做出这种惊人的举动,一定会吓坏十一的!

    两种声音不断交替出现在唐玲脑中,脸越来越近,只要再进一点点,就可以吻上十一那迷人的嘴唇。

    唐玲犹豫了!

    在十一专注的眼神中,侧过了头,然后轻轻的,在十一的脸颊边,亲了上去,那温热的,暖暖的,湿湿的一个吻,印到了十一那刚毅的脸颊。

    十一顿时瞳孔收缩,眼中风起云涌,感受到脸边那温柔的一吻,顿时觉得身体犹如触了电一般,那种酸麻的感觉瞬间在身体里游走,这种感觉很奇怪,好像是触电,可心中却觉得很舒服。

    看着十一那傻愣愣的表情,唐玲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这个十一还真是有些可爱,只是被亲了一下脸颊,就愣成这个模样,唐玲有些庆幸,她临时改路,不然此时十一可能会石化!

    “当是我的承诺一吻!”

    唐玲从十一的怀里出来,十一还在愣愣的看着唐玲,唐玲微微一笑,“没有下次!”

    十一黑眸微深,他听懂了唐玲的意思,这一吻是唐玲对他的承诺,没有下次!

    “你怎么这么快就到了?不是说三天吗?”这才第二天,他怎么就赶回来了!

    唐玲摸索到了床边,拿到了油灯,走到十一身边,将油灯点燃放在桌子上,房间里瞬间亮了起来,唐玲和十一坐在桌边的椅子上,感觉别有一番风情。

    “因为你没听话!”

    唐玲笑了笑,若不是她的理解能力比较强,还真是不太容易理解十一的话。

    “你的事办妥了吗?没耽误你吧?”

    十一深邃的眸子一直专注的看着唐玲,在油灯的光亮下,眼中泛着暖色的光点。

    “差不多,你比较重要!”

    唐玲觉得心中一股暖流划过,十一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有他在总会让她感到很安心。

    唐玲不是刨根问底的人,自然不会去问十一去了哪里,做了什么事,当然,她也不会去问,为什么十一会知道她来了缅甸,每个人都有秘密,十一有,当然她也有。

    唐玲和十一又聊了一会儿,从十一的口中,唐玲才算是弄清楚缅甸内如今的情况,也明白了为何十一急匆匆的赶来,因为这里现在并不安全,而唐玲无意间卷进了主位之争,恐怕已经身处险境。

    缅甸的主位之争由来已久,这种争夺和云省的家族之争还不相同,云省的家族之间只不过是暗地里争夺,而缅甸的主位之争,已经白热化,可以说已经搬到了台面上,明的暗的,只要是手段就能用上,十一之所以如此担心,就是因为这里唐玲没有任何势力,很容易被某一方干掉。

    不过既然他来了,那么无论是哪一方,都别想动她一根汗毛!

    “你的意思是说,这云省的主位如今已经不是每年争夺,而演变成了随时争夺?”

    唐玲眉头微微一皱,这点卢比克·夏可没有和她说明,她原以为这主位之争是每年争夺,所以才会考虑那长老的位置,可若是像十一所说,主位随时都可以争夺,那么就意味着卢比克家族随时都存在着威胁,那么她身为长老,就没那么清闲了,若是每次卢比克家族遇到劫难,她都要出面,那她不用做别的了!

    看来这个长老的位置,她还是要慎重考虑!

    两个人谈了一会儿,唐玲喝酒之后的困劲儿就上来了,两个眼皮直打架,于是睡觉又成了问题,虽然帐子给唐玲准备的很大很豪华,可是床是临时搭的木床,并不大,而且帐子里只有这一张床。

    想起十一这两天到处跑,肯定也没休息好,所以唐玲当下决定,也不考虑什么男女设防,这床虽然不大,可要睡两个人,应该也没问题,于是唐玲和十一两人就在这一张床上过夜。

    十一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可看到唐玲那疲惫的小脸,便没有多说,看着唐玲躺倒了床的一边,想了想,走到了床的另一头,坐了上去,然后半身靠着墙壁,一手搭着膝盖,在黑暗中,一双黑色的眸子盯着躺在他身边的唐玲,眼中涌动着让人看不懂的情愫。

    安静的帐子里,一个少女侧身躺着,身侧的另一边,一个男人靠着墙壁,目光柔和的看着少女,犹如一副美丽的画面定格在某一瞬间!

    不知睡了多久,唐玲一个转身,胳膊却搭上了十一的左腿,正闭目养神的十一瞬间睁开双眸,眼中带着凌厉的杀气,浑身的肌肉都处于紧张状态,当意识到这碰触来自唐玲时,身上的凌厉之气逐渐散去,低下头看着一手抱住他左腿的唐玲,伸出手将唐玲脸上的发丝拢到耳后,露出了那一张带着些许青涩的小脸。

    可当十一意识到,唐玲死死抱着的正是他左腿大腿根处时,心中划过一丝不自在,心中划过一丝异样,呼吸也急促了一些,意识到自己的不对劲儿,十一连忙静下心来,闭上了眼睛。

    这一夜对唐玲来说可能是很短暂,而对十一来说,却显得十分漫长。

    第二天一早,唐玲起床时,已经看到十一正在用水盆打水,笑了笑,冲着十一道,“早!昨晚睡得好吗?”

    正在倒水的十一后背僵了一下,然后将水倒好,才转过身,冷峻的脸上没有表情,冲着唐玲点点头。

    “恩!”

    声音带着异常的沙哑,那种早上起来的沙哑声,不禁再一次晃了唐玲的心神,这样的十一,还真是…有一丝性感!

    唐玲猛的摇了摇头,轻轻的拍了拍脸,看来她真是太久没有男人了,竟然yy起了十一,还好十一不知道!

    唐玲下了床,准备洗漱一下,也好清醒一下,走了过去,十一将水盆端了过来,唐玲一愣,看着十一。

    “洗脸!”

    唐玲恍然大悟,原来十一是为她准备的!心中一暖,冲着十一笑了笑。

    卢比克·夏说好,今天会带唐玲去见识一下,卢比克家族长老的势力,所以唐玲带着十一来到了卢比克·夏的帐子。

    刚拉开帘子进去,便发现小少爷也在,见到唐玲来了,小少爷眼睛一亮,直奔唐玲冲了过来,可当看到跟着唐玲身后进来的十一时,连忙停下了脚步,刹住了闸,然后一脸防备的看着十一。

    小少爷郁闷的看着唐玲,声音中带着愤愤不平的道,“他怎么来了?”

    唐玲见此,微微一笑,“他是我的保镖,自然要来保护我!”

    小少爷扁扁嘴,偷偷的瞄着十一,他可是记着这个男人,竟然将他像小鸡一样拎着,而且还扔了他两次!简直是有损他的形象!

    卢比克·夏那精明的双眼打量着唐玲身后的十一,他们卢比克家族的寨子竟然来了陌生人,竟然没有一个人发现,是他们的防御太差,还是这个人的身手太敏捷?

    卢比克·夏哈哈笑了一声,既然这人是唐玲的保镖,那便不是敌人,有一个像那人一样的人跟着唐玲,他对唐玲更加的放心了!

    “唐小姐这么早来这里,可是有什么事?”

    唐玲看了一眼屋内的人,虽然十一只是她的保镖,不算是她的自己人,可唐玲一点也没有避讳十一。

    “夏老先生,您昨天和我说的事,我考虑好了,我要知道那势力到底如何!”

    卢比克&8226;夏一愣,没想到唐玲竟然当着另外两人的面谈起这件事,他的孙子也就罢了,这件事他早晚要知道,可是唐玲的那个保镖就…

    唐玲看出了卢比克·夏的担忧,唐玲笑笑道,“夏老先生,我是一个有分寸的人,自然知道什么场合说什么话,既然我决定在这里说,那么夏老先生便不用担心!”

    卢比克·夏沉思了一下,然后开口道,“好!既然唐小姐相信你的那个保镖,那我便带你去看看,你想知道的东西!”

    小少爷疑惑的看了看唐玲,然后又看向他的爷爷,狐疑的开口道,“你们在搞什么?为什么说的话我都听不懂!不会是私下做了什么交易吧?”

    卢比克·夏当即便将所有的事讲给了小少爷听,小少爷听了之后,满脸震惊,难以置信的看着他的爷爷。

    “长老?我们卢比克家族竟然还有这样的职位?我怎么会不知道!就算是有长老一位,我们卢比克家族的长老为什么要找唐玲做?老头,你不是开玩笑的吧!”

    家族有些他不知道的事,也属正常,毕竟他的年纪还小,而且还没有正式成为卢比克家族的家主,所以有些秘密接触不到很正常!

    可爷爷为什么说,要让唐玲当这个长老呢!

    卢比克·夏瞪了小少爷一眼,“怎么不能!这么大的事我会拿来开玩笑吗!动动你的脑子,不要把脑子放在家里睡觉!”

    小少爷听到他爷爷竟然质疑他的智商,立刻开口反击,“我没带脑子?我看是爷爷岁数大了,有点老糊涂了,竟然找一个还没成年的丫头来做我们卢比克家族的长老,这简直就是太疯狂了!”

    唐玲看了一眼小少爷,然后淡淡的开口道,“如果年龄可以决定能力,那么你这个小少爷比我还不如!”

    小少爷听了一愣,没想到唐玲会拿这话来噎他,其实他不是质疑唐玲的能力,而是觉得将唐玲卷进来,不太妥当,如今缅甸境内的局势有点混乱,他不想让唐玲也卷进来!

    见小少爷没有继续反驳,唐玲开口道,“夏老先生,我们是不是可以走了呢?我时间有限,不能在这里停留太久!”

    “好!不过我只能带你一个人去看!”卢比克·夏看了一眼唐玲身后的十一,意思很明确,十一不能跟着一起前去!

    十一没有看卢比克·夏,只是一直看着唐玲,然后清冷的声音传来,“我想去,你拦不住我!”

    卢比克·夏皱着眉看向十一,唐玲思考了一下,然后冲着卢比克·夏道,“十一一定会跟着我的,这是我跟您去见识长老势力的前提!”

    唐玲眼神坚定,语气半丝不让,很清楚的表达了她的意思,那就是十一必须跟着她,否则她不会考虑长老的位置。

    小少爷看了一眼十一,“他有什么好的就会欺负小孩子罢了!”

    没人理会小少爷的抱怨,卢比克·夏在唐玲的坚持中,狠狠的皱了皱眉,然后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妥协了!

    唐玲和十一跟着卢比克·夏看过长老的势力之后,回到了唐玲的帐子,唐玲犹豫了!

    之前她只是抱着看一看的想法,说实话,做了这个长老,很有可能时常要帮着卢比克家族解决麻烦,这点她还是觉得很麻烦的,可是当她见识到那长老的势力时,她心动了!

    她想十一心中也是震惊的,十一自从看见了长老的势力之后,便是一直沉默,没有说过话。

    唐玲眼睛转了转,然后看向十一道,“十一,你觉得,我应该接手吗?”

    十一轻轻皱了皱眉,然后看着唐玲心动的模样,眉头舒展开,低沉的声音响起,“若你喜欢,那便接手!不怕,我会护着你!”

    唐玲盯着十一,看到的是十一对她的承诺,笑了笑然后道,“夏老先生让我做的是小少爷接任之后,卢比克家族的长老,我现在接任,也只不过是挂一个头衔罢了,既可以拥有长老的势力,又不用多管闲事,所以说,只要夏老先生还在位,我就不用参与进来,或许这也是个占便宜的好机会!”

    看着唐玲狡黠的目光,算计的模样,简直就是一只小狐狸,十一就是那么盯着她瞧,然后低沉的道,“好!”

    这次矿山的争夺告一段落,而玉石承运商的位置自然归了珍宝斋,在那些人还在忙活招标大会时,缅甸这边就已经定完了,所以说,那个所谓的招标大会,就是走走过场罢了!

    卢比克·夏专门派了车子,将唐玲等人送回云省,小少爷原本也想跟着,可是却被他爷爷扣下了,急得小少爷直跳脚,想了很多的借口,也没能成功,只好眼泪汪汪的看着唐玲,说他有机会一定会去看她,让她有时间也要来看他!

    唐玲连连点头应允,小少爷才恋恋不舍的目送唐玲离开了这矿山。

    坐在车里,唐玲才有时间静下心来,想着空间里的东西,唐玲心中很是期待,她倒是想看看,她从那矿山中淘来的宝贝,到底是什么东西!

    不过现在有人,她不能进空间去瞧,所以还要等到回去之后,没人的时候才能进去看一看。

    车子开的很快,不一会儿的时间就进了云省的境内,刚进了云省,唐玲很多天没有响过一声的手机响了。

    从包里掏出了手机,看了一眼,是雷子的号码,心中有些不好的预感,按下接听键,便听到了雷子急切的声音。

    “老大,不好了!穿帮了!”

    唐玲心中咯噔一声,瞬间就明白过来雷子的意思,不是别的,而是她根本没上学,却和家里说她住校的事,穿帮了!

    挂下了电话,唐玲的脸上有些难看,吩咐了刘展鹏一些事,让刘展鹏代替她在这里接管承运商的事,她和十一直接去了机场,买了最快的机票,飞回了宁市,宁市那里早就备好了车子,唐玲这边刚下飞机,那边便坐上了车,回了s市!

    接机的是雷子,电话里毕竟有限,雷子亲自来了这里,唐玲刚一上车,果然询问起了雷子。

    “是这样的老大,你母亲担心你在学校住的不习惯,而且也很多天没见到你,便带着水果去了学校,结果发现你跟本就没住在学校的寝室,而且还好几天没有上学了,她原本就挺着急的,没想到有几个老大班级的同学,说了些难听的话,结果你母亲就晕倒了!”

    唐玲抿着嘴,浑身散发的怒气是雷子从来没有见过的,看来这次老大真是恼怒了!

    “现在那边什么情况?”

    唐玲现在就想知道她的母亲什么情况,家里怎么样,至于那些惹是生非的人,她稍后再收拾他们!

    雷子在后视镜里看了一眼唐玲,然后缓缓开口道,“老大你放心,你母亲只是吓晕过去的,已经没事了,现在在家里,不过老大你回去可要有心理准备,这件事你们家的人几乎都知道了!”

    “这是昨天的事,现在他们到处找不到你,还要报警,而且…”雷子犹豫了一下,不知道该不该说。

    唐玲面无表情的道,“说!”

    雷子深吸了一口气,开口继续道,“老大,你父亲找上了源少,说…让源少交出他的女儿!”

    说完,雷子偷瞄了一眼唐玲,他觉得这次的事可真是大条了,都怪他不好,怎么没想到帮老大想办法拦着她母亲点,要是他能想到这点,也不至于现在这种情形!

    十一听到雷子说起源少时,明显的皱了皱眉,却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坐在唐玲身边,看着唐玲面无表情的小脸,心中有一丝不舒服。

    雷子的车开的很快,他知道老大现在一定是想快点到家,所以开的没有平时那么平稳,而有颠簸的地方时,他明显的发现,老大身边的保镖总会提前护住老大,所以这一路唐玲基本是没有受到什么颠簸。

    几个小时的车程,雷子愣是两个多小时就开到了,到了s市,雷子看向唐玲,“老大,我们这是直接回你家吗?”

    唐玲想了想,从包里拿出手机,然后拨通了一个号码,电话那边很长时间,才有人接起电话,声音却带着深深的无奈。

    “你终于现身了!我联系你好多次都联系不上!”是赵源的声音,明显带着无奈。

    “我爸是不是还在你那?”唐玲声音没有波动的道。

    赵源两指捏了捏眉头,“在!你父亲说了,若是我今天不把你交出来,他就不走了!不过你放心,人我已经给他请过来了,现在在大厅里坐着呢!”

    唐玲听了顿了一下,然后开口道,“谢谢!”

    赵源一愣,然后扯出了一抹笑容,声音也略显轻快了些,“想好怎么谢我吧!”

    唐玲没有心情和他闲扯,告诉他她这就过去他家,然后便挂了电话。

    赵源看着手机,摇头失笑,挂他电话的人,估计也只有唐玲了吧!

    赵源将手中的香烟掐灭,然后开门走下了楼梯,看到了客厅里正襟危坐的唐父和那个四处闲看的唐玲的三叔。

    赵源优雅的走了过去,唐父见了他,脸色十分难看,他眼前的这个男人,就是他女儿同学口中,包养了他女儿的大款!

    这人看起来彬彬有礼,一表人才,可是唐父哪里有心思考虑这些,他现在就是想知道,这事到底是不是真的,还有他的女儿在哪里!

    赵源看着唐父的模样,就知道唐父现在心中都恨死他了,心中暗自无奈,他可真是够冤枉的了!

    “唐先生,您女儿一会儿就会到,具体的事情,我看您还是问她比较好!”

    唐父听到,眼睛立刻一亮,他们找了一天了,他姐夫吴光远那边也去警局备了案,可是就是没找到唐玲人,他可是担心的要死,听唐玲的同学说,唐玲被人包养了,他想掐死唐玲的心都有了,可是前提是要先找到他的女儿,问清楚这件事。

    于是他找到了学校的校长,校长也知道家长担心,而且假期也是他批准的,所以便帮忙联络了赵源,于是唐父便来到了赵源这里要人,唐父已经在这里坐了一天了,可还是没见到他女儿。

    其实他也不确定,他女儿会真的在这里,只是如今却是没有其他的消息,所以只好在这里等了!

    没想到真的让他等到了!

    唐父没有说话,一直憋着一股气,而唐玲的三叔唐国华却不是,他本来是合计跟着大哥过来瞧瞧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家,能包养唐玲的,结果进来之后,看到这屋子的装潢,他激动不已!

    要是有这样的身家,若是要包养他的女儿,他还巴不得呢!啧啧,这一个房子得要多少钱啊!看看这家居,这装潢,简直像进了皇宫一样啊!

    唐国华笑呵呵的坐到了沙发上,然后看着一边的赵源,开口搭讪道,“我说这位小兄弟,你和我们家老三到底什么关系啊?”

    赵源看了看唐国华,他自然看得出唐国华的品行,可他毕竟是唐玲的三叔,便也不好怠慢,开口道,“我叫赵源,我和唐玲算是朋友!”

    唐父听到赵源说他和唐玲是“朋友”时,顿时瞪了一眼赵源,赵源和他的女儿是朋友?怎么可能!唐玲才多大,每天上学,怎么会和这样一个有钱人相识!

    唐国华才没有考虑唐国斌想什么,又一副笑嘻嘻的模样,然后看着赵源道,“我说小赵啊,你和我们家老三是怎么认识的?为什么我们没听说过老三有你这么有钱的朋友啊!这个老三可真是的,认识了这样的朋友,怎么不给我们介绍介绍,光想着自己享受了!”

    赵源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小赵?呵!还真没人敢这么叫他!唐玲这个叔叔还真是个极品!

    赵源还没说话,唐父唐国斌看着自己的弟弟,瞪了他一眼,“国华,你怎么说话呢!我们家唐唐怎么可能和这种是朋友!”

    唐国华讥笑了一声,满不在乎的开口,“不是朋友?大哥,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人家老三的同学都说了,而且你看看这个小赵不也说他们是朋友了吗!大哥啊,你就是不够开通,死脑筋,这年头,朋友可是有很多解释的,要我看啊,你们家老三也算是能耐,有了这么一个‘朋友’,你们家可是要富贵了!”

    赵源脸色微沉,不说这个唐国华对他的不敬,就单是他如此看轻唐玲的想法,就让赵源很是生气,这是什么家人!

    唐父听了也是十分气愤,他怎么可能听不懂他弟弟的意思,他这个弟弟竟然在外人的面前,这么诋毁他的女儿,唐父气的要死,可是又不能在人家动手,让人看了笑话!

    正在这时,外面响起了汽车的声音,一辆轿车停在了赵源家门口,赵源心思一动,看来是唐玲回来了!

    连忙起身去开门,唐父也反应过来,连忙也跟着走了过去,赵源刚打开门,唐玲正好站在门外,见赵源开了门,直接走了进来。

    刚一进屋,正好看到了走过来的父亲唐国斌,唐父看到唐玲,心情十分激动,走上前来,眼中带着些泪花,劈头盖脸的就对着唐玲吼道,“你这个孩子到底怎么回事!一声不吭就跟学校请假,和家里撒谎,要不是你妈去学校看你,我们到现在还不知道,我们唐家的乖女儿,竟然不上学,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你有没有想过家里人该多担心你!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分轻重啊!”

    唐父越说越激动,他是后怕啊!孩子这么大了,有一天突然不见了,而且一走就是好几天,怎么可能不让他担心!

    况且学校里还传了什么“包养”的事,怎么能让家里人不担心!

    若不是在别人家,还有这么多的外人在场,唐玲觉得,她肯定逃不过一顿暴打!

    “爸,您别激动,我跟您慢慢解释!”唐玲淡淡的开口道。

    唐父看着如此的女儿,忽然感觉很陌生,女儿此时哪里像平日里的模样,就单单是她此时身上散发出来的气质,就简直和平日里判若两人!

    唐父心中混乱,有些迷惑不解,而出奇的,唐玲的简单一句话,便安抚了唐父一直焦躁的心绪。

    此时,唐父才注意到,唐玲身后还跟着两个男人,顿时唐父的脸又阴了下来。

    唐玲没有和唐父说什么,而是看向了赵源,略带歉意的道,“源少,借用一下你家的客厅,你不会介意吧?”

    赵源勾唇一笑,漂亮的凤眼向上翘起,左臂伸展开,十分绅士的道,“荣幸之至!”

    唐父瞧着这一幕,眉头拧得更紧了,这是他的女儿吗?太不一样了!这为人处世的态度,说话的方式,简直比他弟妹孔娇云还要大方得体,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过看到了唐玲,此时他的心也算是安稳了下来,他女儿没出什么事便好,否则他可真是要伤心死了!

    几个人坐到了沙发上,然后唐玲看向雷子几人,淡淡的开口道,“源少,我想和我父亲单独聊聊,可否让你带着他们几个去别处转转?”

    赵源点点头,雷子自然听老大的,十一深深的看了一眼唐玲,然后也选择了离开,只有唐玲的三叔唐国华不肯离开,非要听听唐玲和他大哥说什么。

    唐玲给了雷子一个眼色,雷子一把拉起了唐国华,因为怕他捣乱,直接拉着唐国华出了房子,去了外面。

    这时,偌大的客厅里,只留下了唐玲和她的父亲唐国斌。

    唐国斌震惊的看着自己的女儿,他刚刚可是看得清楚,唐国华不愿出去,可唐玲一个眼神,那个跟着唐玲进来的一个小伙子,就把唐国华带出去了!

    唐玲看着父亲,也知道父亲会震惊,会难以置信,她一路上也想了很久,可确实不知道应该从何跟父亲讲起。

    看着唐玲有些沉默,唐父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开口道,“唐唐,你和爸爸说句老实话,你跟那个叫赵源的,到底有什么关系?是不是真的像你们同学说的那样,是…是…”

    唐父实在说不出口,唐玲看着这样的父亲,深吸了一口气,轻声道,“爸,您放心,不是他们说的什么包养,压根没有的事,他们不过是无中生有罢了!”

    唐父一直盯着唐玲,见她说话语气坚定,眼神丝毫没有闪躲,才深深的松了一口气,心算是安稳了,不是就好,不是就好!

    随即又皱了皱眉,开口问道,“你突然请了那么多天假,又和家里撒谎说住校,可你并没有上学,你到底是做什么去了?”

    唐玲想了想,然后开口道,“爸,这事不是一句两句话能说明白的,您别担心,不是什么坏事,我和您慢慢说,您有个心理准备。”

    唐父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坐得笔直,看着唐玲道,“你说吧,我准备好了!”

    看着父亲那副上战场的模样,唐玲笑了笑,然后缓缓道来,唐父听到唐玲说的第一句话,便顿时破功了,眼睛瞪得大大的,嘴也张开,刚开始还能发出声音,可听到后来,震惊的连声音也发不出来了!

    唐玲只是将自己是珍宝斋老板的事告诉了父亲,至于古玩一条街,帝豪,华夏教育的事她没有说,她怕父亲会一时接受不了,特别是青帮的事,她还不能说!

    看着自己的女儿,眼神十分复杂,时而惊讶,时而惊喜,时而激动,他的女儿竟然是这些年红遍了云省的珠宝行珍宝斋的老板!

    唐父脑子里一直回响着这一条,久久不能回过神来,这…这怎么可能!

    “爸,我知道这件事,您一时半会儿可能会接受不了,我一直没跟家里人说,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本来想着找个适合是时机和家里人说,可是公司的事一忙再忙,就拖到了今天!”

    唐父看着自己的女儿,心中无比的自豪,他的女儿竟然白手起家,创建了这么大的珠宝公司,要知道珍宝斋在s市的名头可是大得很,里面的珠宝可不是什么人都能买得起的,而这么大的一个珠宝行竟然是他女儿创办的!

    他激动,他自豪!这是他的女儿啊!

    “爸,这件事我暂时还不想让家里其他人知道,原本我也只打算告诉您和母亲的。”

    唐父听了一愣,有些不解,为什么不能让家里人知道?

    唐玲缓缓道来,“爸,说实话,珍宝斋现在确实已经根基稳定,在运作方面不会出现任何问题,我这次去云省,为的就是拿下那边的玉石原料供应的市场,说句不敬的话,这件事若是让三叔一家知道,您觉得他们会怎么做?”

    唐父愣了一下,顿时明白了女儿的担忧,确实,他自己的弟弟弟妹是什么样的人,他心里有数,若是让他们知道,这珍宝斋是唐玲开的,那岂不是要翻天了!

    女儿辛苦建立起来的产业,不能让他们搅和,而且女儿也说了,现在她还有别的事要做,确实不能让家里人给添乱子!

    唐父当即点点头,“唐唐,爸爸明白了,虽然这事不能说,但是我们也要回家,家里还有一堆人等着呢!”

    ------题外话------

    好吧,嘴没亲到,是爷的错,抱头,来吧,砸票吧~砸的爷体无完肤,爷不会介意滴

    推荐:师徒萌宠文,若咬《师父,墙太高》书荒的亲可以去看看~
(快捷键 ←)上一章:第六十二章 震惊众人,帐中黑影返回目录下一章:第六十四章 身份曝光,进医院(快捷键 →)